FULL

TEXT



3394072 matching pages

Results 1-100

https://zh-classical.wikipedia.org/wiki/%E7%B6%AD%E5%9F%BA%E5%A4%A7%E5%85%B8%3A%E6%9C%83%E9%A4%A8
  維基大典:會館 - 維基大典 維基大典:會館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嚮 、 尋 捷徑: WP:VP 發潛闡幽,以勵來兹。齊心協力,精善大典。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人誰無惑?遇有疑難,不妨直言。眾志成城,定能釋答。而論道之時,理當守禮,相敬相重,不爭意氣,不拘小節。如是大典之成,可計日而待也。 往昔之論 丙戌年 丁亥年 戊子年 己丑年 庚寅年 辛卯年 壬辰年 癸巳年 甲午年 乙未年 丙申年 丁酉年 通言錄 卷首議 遣僕書 木鐸 起鐸 [人事] 夏侯韜 拜有秩。 [人事] WAN233 拜有秩。 [進策] 館議 區劃類名綴字 。 [共筆] 今草《 共筆津逮 》,以盡維基語法之能。我文士,其譯諸。 [告示] 我典已立 臉書公眾頁 。 [告示] 我典已立 lzhwp.org短址 ,例: lzhwp.org/文言維基大典 。 百務輳聚,諸士雲合,斯之盛也, 咸在市集 。 如有疑惑,宜 求助於線上 (Get ... a steward if there is no objection. 序 議題 論 參議 末議者 新易(UTC+8) 議刪削規則 三 二 WAN233 2017-06-07 20:44 二 大典之繁體字,新字形乎?舊字形乎? 五十 清和先生 2017-11-21 21:31 三 已引入Twinkle 九 三 WAN233 2017-06-25 13:06 四 區劃類名加置字議 九 四 ... :26 七 Call for Wikimania 2018 Scholarships Slashme 2017-12-21 03:24 八 User group for Military Historians MediaWiki message delivery 2017-12-21 18:46 九 倡設古今異義詞表 六 五 勝爲士 2017-12-28 19:19 十 大典系統之星期 三 三 AndyAndyAndyAlbert 2018-01-06 13:30 十 立wp:報毁典 WAN233 2017-12-24 13:19 十二 商酌「Youtube」漢名 五 CACHE

維基大典:會館 - 維基大典 維基大典:會館 文出維基大典 往: 嚮 、 尋 捷徑: WP:VP 發潛闡幽,以勵來兹。齊心協力,精善大典。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人誰無惑?遇有疑難,不妨直言。眾志成城,定能釋答。而論道之時,理當守禮,相敬相重,不爭意氣,不拘小節。如是大典之成,可計日而待也。 往昔之論 丙戌年 丁亥年 戊子年 己丑年 庚寅年 辛卯年 壬辰年 癸巳年 甲午年 乙未年 丙申年 丁酉年 通言錄 卷首議 遣僕書 木鐸 起鐸 [人事] 夏侯韜 拜有秩。 [人事] WAN233 拜有秩。 [進策] 館議 區劃類名綴字 。 [共筆] 今草《 共筆津逮 》,以盡維基語法之能。我文士,其譯諸。 [告示] 我典已立 臉書公眾頁 。 [告示] 我典已立 lzhwp.org短址 ,例: lzhwp.org/文言維基大典 。 百務輳聚,諸士雲合,斯之盛也, 咸在市集 。 如有疑惑,宜 求助於線上 (Get online help),或就 燕語閣 、 電報群 、 騰訊群 。 Instruction for bot requests: Requests for the bot flag should be made on this page. This wiki uses the standard bot policy , and allows global bots and automatic approval of certain types of bots . Other bots should apply below, and then request access from a steward if there is no objection. 序 議題 論 參議 末議者 新易(UTC+8) 議刪削規則 三 二 WAN233 2017-06-07 20:44 二 大典之繁體字,新字形乎?舊字形乎? 五十一 十一 清和先生 2017-11-21 21:31 三 已引入Twinkle 九 三 WAN233 2017-06-25 13:06 四 區劃類名加置字議 九 四 Itsmine 2017-09-27 23:25 五 終論路線之名 七 三 Davidzdh 2017-08-23 19:56 六 設維基大典:文白相雜 四 四 逆襲的天邪鬼 2017-11-26 19:26 七 Call for Wikimania 2018 Scholarships 一 Slashme 2017-12-21 03:24 八 User group for Military Historians 一 MediaWiki message delivery 2017-12-21 18:46 九 倡設古今異義詞表 六 五 勝爲士 2017-12-28 19:19 十 大典系統之星期 三 三 AndyAndyAndyAlbert 2018-01-06 13:30 十一 立wp:報毁典 一 WAN233 2017-12-24 13:19 十二 商酌「Youtube」漢名 五 四 Tsehghen 2018-01-06 13:13 十三 清末民初之撰述,亦文言乎? 五 三 勝爲士 2018-01-01 21:39 十四 日期 三 二 AndyAndyAndyAlbert 2018-01-09 21:10 十五 有秩續秩 一 WAN233 2018-01-07 13:43 十六 議生者不傳之規並倡記事代傳法 四 二 Davidzdh 2018-01-09 21:18 十七 WP:TWPREFS 一 LNDDYL 2018-01-10 10:51 #set%|?%sec-del|1?%sec-arc|1?%top-bar|0?%arc-loc|維基大典:會館/存檔/丁酉年?%data-init|1? 議刪削規則 [ 纂 ] 因為要引入Twinkle,所以現在需要制定一套比較規範的刪除規則。以下是我結合實踐和中文維基制定的一套標準,歡迎提出意見: 刪除包含速刪和議刪,只有符合速刪條件的頁面才能速刪,其他的一律提交到 維基大典:議刪 。 由於大典管理員很少,所以管理員很難像大維基一樣避嫌,可能需要直接刪除頁面。這樣的話,除非頁面含有侮辱、誹謗等內容,應當在摘要中留有頁面原文。 速刪標準如下(注意和 MediaWiki:Deletereason-dropdown 並不完全相同): 刪削常因 作者請求:只有頁面作者唯一或實質貢獻者唯一時才適用。 毀我大典 廣告宣傳 試筆 文 非文言:只適用於條目,而且內容完全不是文言文。 極短且不知所云:適用於內容極短而且主題不明確的條目。 生不立傳 渡 斷渡 筆誤:只適用於明顯筆誤的標題。 條目渡至非條目 題以簡化字:只適用於重定向。如果不是重定向,先移動到合適名稱後再提刪。 大典維護 孤頁:沒有主頁面的討論頁、不存在用戶的用戶頁、IP的用戶頁等。 空類:沒有內容的分類。不適用維護性質的分類(例如 Category:速刪候 )。 大典維護:因技術原因刪除頁面,例如用戶不再永禁而刪除其用戶頁、為了執行移動而刪除,或者刪除MediaWiki命名空間頁面等。 議刪為期七天,任何人都可以發表意見,而且不是投票,執行時只看參與討論者的理據如何。注意,目前暫時未對提名人和提名間隔作出限制。 執行或提請刪除時應檢查編輯歷史,只要存在不符合速刪標準的歷史版本,就不應該提請速刪。 雖然已經修改 MediaWiki:Deletereason-dropdown ,而且最近會先把Twinkle弄進來,但是我會根據這裡的討論隨時調整內容。--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一日 (三) 一五時五〇分 (UTC) 文白相雜是個特殊例子,雖然「一月為期」,我覺得仍然不宜直接刪除。--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一日 (三) 一五時五三分 (UTC) 增加“胡言乱语”,“雷同过往之议删”,“雷同我典他文”,“雷同中文他维基策”。至于文白翻译,如果篇目比较短花一点时间就可以完成,长篇找原作者或议删。--— WAN 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六月七日 (三) 一二時四四分 (UTC) 大典之繁體字,新字形乎?舊字形乎? [ 纂 ] 陸標之繁體者,謂之“説”“緑”“絶”,異於舊字形之“說”“綠”“絕”也。此之情形,前者乎?後者乎? 另,“内”本“內”之新字形,而凡以“内”入文者,皆自動注以“簡體字”之簽,此何哉?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五) 〇九時四八分 (UTC) 確實是個問題, 幫助討論:凡例#.E5.B0.8D.E3.80.8C.E6.9B.B8.E7.B9.81.E9.AB.94.E3.80.8D.E7.9A.84.E7.96.91.E5.95.8F 這個地方也沒結論。--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五) 〇九時五四分 (UTC) 我覺得,如果只看內容的話,書傳統漢字比較好;但是還要考慮電腦輸入的問題,所以可能至少在條目標題上需要現代常用的繁體字。當然,因為現在沒有規定,所以用古字今字都沒人管。最近大典來了一些懂漢字的人,看看大家意見如何吧。--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五) 一〇時〇二分 (UTC) 能來大典的都不會不懂漢字罷。-- Mrhso2014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五) 一〇時二二分 (UTC) 我認爲陸標是很好的(x-- Mrhso2014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五) 一〇時二二分 (UTC) 康熙字典,影响深远,允称字海彝宪。今大典广纳四海文士,不宜偏颇陆若者台若者日若者。文宗康熙,可谓中正矣。既法康熙,而偶用字形异之者,亦无不可,惟避简化字、新字体,乃至一简多繁云者可矣。不佞惶恐拜言。 —是言乃 106.186.114.218 ( 論 | 獻 )於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五) 一一時〇〇分 (UTC)纂之。 難道要使用康熙字典避諱字?(x-- Mrhso2014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日 (五) 二二時五八分 (UTC) 仔細一看,很多日本新字體的字也能在康熙字典中找到XD。--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五時五一分 (UTC) 《康熙》雖有收簡字、俗字,蓋亦有定孰正孰非乎?以《康熙》為則,不為不可,然其特殊狀況種種,宜詳列研討。—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六月八日 (四) 一六時〇五分 (UTC) 還是得有個標準,否則容易引起混亂,例如鄕/鄉、眞/真、靑/青、考/攷、爲/為、線/綫、衹/只、裡/裏等,因為在技術層面上它們是完全不同的字,而且即使在中文維基有些字也不能完全正常轉換。我先立提議,看看大家意見如何。因為我沒專門研究過漢字,所以下面有些概念可能是錯的: ① 為了方便討論,把字分成三類: 傳統字(傳統漢字,與今天常用的字不同)、現行字(現在的臺港標準,注意其中也有衝突,例如線/綫) 舊字(陸標等)、現行繁體(臺標與港標)和簡化字(簡體字和日本新字體) ② 把條目分成三部分分別討論:頁面標題、內文和分類。因為漢字輸入法的問題,所以頁面標題只用 傳統 舊字的話在檢索和鏈接上可能會遇到困難。 ③ 問題就變成了: (1) 在頁面標題、內文和分類這三種場合分別應當優先用哪些字?是否應當與其他形式的字進行轉換? (2) 如果傳統字之間發生衝突(「回字有四樣寫法」),如何處理? (3) 如果現行字之間發生衝突(例如爲為),如何處理? (4) 如果原文與以上標準不同(例如香港用「香港天文台」而不是「香港天文臺」),是否優先使用原文?當然「原文」仍在「繁體字」這個範圍之內。 (5) 新標準制定後如何處理之前的文章? ④ 因為我不怎麼懂字的問題,所以尚不清楚如何在技術層面上解決問題。如果要弄變體轉換功能,我需要一個傳統字與現行字的對應表。 --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〇日 (六) 二一時三五分 (UTC) 因為文言跨了上千年,本身也沒有統一標準,所以我再提議一個最低標準供參考: ① 不規定具體標準,只是要避免簡化字和新字體,而且同一文章用字標準要统一,不要前面用「衞」後面用「衛」; ② 陸台港繁體標準地位平等,先到先得;補充:原則上不應當無故或單純地轉換用字。 ③ 不支持也不反對把內容改成傳統漢字; ④ 使用 傳統漢 舊字作為文題時應給當今常用的繁體字設立重定向,以便其他讀者和編者尋找。 另外有一條雖然沒說,但是屬於維基方面的常識:大規模修改用字之前應取得共識。 --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三日 (二) 一四時二六分 (UTC) (+) 可也 。「不要前面用為後面用爲」,則文士自行協商可矣。—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三日 (二) 一四時三一分 (UTC) 有一疑问,若原文有“為”字,增之时可增新段落以“爲”乎?另,标题之字,可建重定向乎?我刚才创建了 魔法禁書目録 重定向到 魔法禁書目錄 。若前者于Re:0之讨论页提及之 分類:輕小說 (説),可立 分類:輕小説 为重定向乎?噫吁嚱,白话大典立世久矣,未有似此之事,兴文言之路亦曲哉!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四日 (三) 一一時二五分 (UTC) 條目重定向無害,分類不應重定向,模板重定向可能會多餘。如果有字表,可以用機器人來解決條目重定向的問題。--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四日 (三) 一二時五五分 (UTC) 用机器人,宜乎哉。于是又需字表矣。—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五日 (四) 〇〇時一七分 (UTC) 要不什么时候的人事物用什么时候的标准?-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六日 (五) 一四時三八分 (UTC) 那么现在请将 中國共產黨 移动至 中國共産黨 。(#滑稽)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六日 (五) 二二時三七分 (UTC) 说得好,这样还可以弄一个东西作为标识,让新旧字形同码的通过次标识来选择页内的字体载入,完美。-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〇六時四九分 (UTC) (+) 可也 。用陆标字形看到“誤”和“娛”混排真是 蛋疼 。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二時二〇分 (UTC) 答 Honoka55 :大典之內皆爲君子,不可出狂言。— 淸 和 先 生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二一日 (二) 一三時三一分 (UTC) 还有,可不可以允许用户自行选择自己用户页的命名空间是“用户”还是“用戶”?陆标繁使用者prefer前者。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二時二〇分 (UTC) 答 Honoka55 :天邪鬼看到想打人系列,囿於梅典維基系統所限,這個肯定做不到,這裏就從舊字形吧,不然只能從英文了,或者可以換一個詞?-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二時二六分 (UTC) 可以把“用户”设为“用戶”别名,去phab提交个task就行,但是反过来不行。如果仍然不想看到“用戶”,请在 Special:MyPage/common.js 中加入 document.getElementById('firstHeading').textContent = document.getElementById('firstHeading').textContent.replace(/戶/g, '户'). 。如果想做个功能完整的转换系统,我需要一张完整的字表。--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二時五六分 (UTC) 感谢!另外,如果有了字表,就可以像中文维基那样在左上角显示使用陆标/台标/港标繁体了吗?请问需要的是什么格式的字表呢?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二一分 (UTC) 能让我看懂就行。--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二四分 (UTC) 沒啥意義,網址依然是戶而不是户-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二三分 (UTC) 那个改不了,除非在本地开个投票而且大家一致决定改名叫“用户”。--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二四分 (UTC) 不可能,大典台/港标繁体用户不(hen)少(duo)。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四九分 (UTC) 如果只是想让“用户”能够正确跳到“用戶”,那个没问题。--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五一分 (UTC) 文章用字,可議,諸位見解亦善。而系統用字,則宜從大五碼既有之字,以便舊版繁體視窗用者,確保無誤。-- 孔明居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五一分 (UTC) (-) 不可 :照这么说是不是还要支持GB12345-80?-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五五分 (UTC) GB12345-80素不用於繁體視窗系統,不可類比。系統字體,宜顧及用者。-- 孔明居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三時五八分 (UTC) 前面讨论的是条目的字体。--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四時〇二分 (UTC) 也不看看zhwp.org因为照顾老旧系统搞的页面内多少图片字,排版恶心得要死,我坚决反对这种行为。-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四時〇四分 (UTC) 稍微查了一下资料,发现自己提议确实有问题,所以改了一下, Special:Diff/275063 。--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四時三八分 (UTC) ←我也数不清我打了多少冒号。 正在做对照表。 用戶:Honoka55/陸標繁體與“臺標”繁體對照表 。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四時四二分 (UTC) 答 Honoka55 :替你更正冒号,顺便叫你来群里QAQ-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四時四七分 (UTC) 抱歉,我现在上不了qq,燕语阁也上不去。有急事请在这里或用户讨论页直说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四時五五分 (UTC) 好吧QAQ-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七日 (六) 一四時五七分 (UTC) 我又有一惑。若用陆标繁体,标点(主要是引号)可以用陆标的吗?台标引号: 「」 双引号 『』 单引号;而陆标引号:横排 “” 双引号 ‘’ 单引号,纵排(直排) 『』 双引号 「」 单引号。若用陆标繁体书写,可否使用“”(横排)『』(纵排)作为双引号?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八日 (日) 〇四時三〇分 (UTC) 答 Honoka55 :按照 H:H 的说法,最终都是要竖排的,所以标点改不改都没多大意义-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八日 (日) 〇四時三九分 (UTC) 我的意思是: 台标的单双引号和陆标的直排单双引号是相反的! 之前天邪鬼在我用户讨论页提醒我「」是双引号,『』是单引号。既然早晚要直排,现在我可不可以用陆标的直排引号,陆标『』是双引号,「」是单引号。 Honoka55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八日 (日) 〇四時四四分 (UTC) 忘了這茬,看來似乎要學粵語維百加轉換器了(瑟瑟發抖)-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八日 (日) 〇四時五一分 (UTC) 同我在 #關於日本新字體 中的观点。。。不希望这里有 zh:汉字简化争论 ,建议弄个机器人把 英文维基词典 中汉字的字体(如传统的 wikt:en:絲 、日本新字体 wikt:en:糸 、简体字 wikt:en:丝 )列个表,字形分地区(参见 zh:汉字规范#各标准对比 ),提供基本的字形转换。-- 袁澤禧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一八日 (日) 二〇時四一分 (UTC) 然而使用繁/正体字是既定标准XD,我们讨论的是使用怎样的繁体字标准XD- 七个点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〇日 (二) 〇五時〇一分 (UTC) 分割线 [ 纂 ] 总结一下前面的讨论结果: 文章用字:仍然未定 系统用字:未定 其他: 引入陆港台标用字转换,就像中文维基“大陆简体”“台湾正体”或粤语维基那样; 引号问题希望通过用字转换来解决; 设置命名空间别名,补上“用户”和“用户討論”( phab:T168422 ,已解決)。 --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〇日 (二) 一八時一四分 (UTC) 嘻。用戶若者,用户若者,特一時所擇而已。昔不佞唱正命名空間之譯,惜而見沮,日後必因機而複提案云。—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一日 (三) 一五時一二分 (UTC) 舊字體・正體字 [ 纂 ] 日本舊字體、臺灣正體字、孰使可。(「真」「眞」、「鄕」「郷」、「爲」「為」) Ooyamanobutatu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八月五日 (六) 〇三時二一分 (UTC) 無限制。正文之用字統一,則可。—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八月五日 (六) 一二時五八分 (UTC) 理解。感謝  Ooyamanobutatu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八月六日 (日) 一二時三四分 (UTC) 吾認為「為」「爲」二字應當按照大典封面用「為」。 蒋哲涵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〇月二九日 (日) 一二時一一分 (UTC) 已引入Twinkle [ 纂 ] 现在已经引入Twinkle(具体介绍见 zh:WP:TW )。如果需要开启,请点击右上角的“簿註”,找“小工具”,然后选择“Twinkle”。目前支持的功能包括:给条目加维护模板、回退编辑、提删、警告、结束存废讨论(管理员)、批量删除和反删除(管理员)。为了使引入过程简单一些,现在只有编辑摘要和模板是文言文,其他部分仍然是白话,而且“Twinkle”也是英文名。如果想翻译界面请和我说一声。 引入速删需要制定一套删除标准,见上面,有疑问或异议可以提出来然后修改。Twinkle涉及的模板见 CAT:維基警告 、 T:AFDNote 、 T:Db-notice 、 Template:SharedIPAdvice 。 由于刚引入Twinkle,所以欢迎进行测试,有问题请向我报告。另外建议给Twinkle起个中文名。 --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〇六時二〇分 (UTC) 善,感激不尽。中文之名,愚以为可作“维案”。--— WAN 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〇六時五三分 (UTC) 恢復此版本可作復此本,回退可作撤。--— WAN 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〇七時一三分 (UTC) 完成。--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一三時四一分 (UTC) 議刪應該有選項,現在要人工添加模板“去”“留”之類。可見 [] --— WAN 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〇七時四三分 (UTC) 議刪肯定是刪,所以加個「去」。--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一三時四一分 (UTC) 麻煩加上{{ Substub }}與{{ Stub }},謝謝。-- By Jimmy Young . ( Talk )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〇七時二一分 (UTC) 完成。--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六月六日 (二) 一三時四一分 (UTC) 「一閃一閃亮晶晶」,twinkle者,謂之晶晶可矣夫。且晶晶之辭,固爲文言。二〇一七年六月七日 (三) 〇四時二七分 (UTC) 議刪应加移动,合并的选项。--— WAN 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五日 (日) 〇五時〇六分 (UTC) 區劃類名加置字議 [ 纂 ] 請舉例以「分類:北京市」。是類既名北京市,則不特收行政區劃之文。凡京華物事,若北京市建築、北京市郵傳,無不可收焉。然今者此類,皆行政區劃之分類。而建築、郵傳云云,殽然不辨而並收之,恐背 邏輯名理 。是故今者大典,凡區劃之類名,宜後加「置」字,以免混淆。而使北京市置、北京市建築、北京市郵傳並屬新類,曰「北京市」。茲為建議,望諸君熟思之。—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七月九日 (日) 一一時一五分 (UTC) 善。大典它山,亦多有此用法,或置「地理」之下,或置主類之下,皆是善法(通語維基大典之 北京行政區劃 置地理之下; 雲林縣行政區劃 置主類雲林縣之下),惟欲引入大典,須統一所置。-- S099001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六日 (日) 〇二時四九分 (UTC) 余謂加「區劃」二字可。「區劃」一目了然。—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六日 (日) 〇三時四二分 (UTC) 諸君以為如何?—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〇三時三一分 (UTC) 市內,置次類如列傳、地理志、區劃、建築、郵傳何如?-- Mr.Yim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一二時五九分 (UTC) 列傳以地分,恐太細。餘者余讚同!拜教。—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七日 (一) 一三時〇二分 (UTC) 未來以朝代及地方分列傳,抑或以朝代加姓氏,抑或以朝代加所從事,皆可熟議。—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七月一八日 (二) 〇四時五五分 (UTC) 今加拿大之部,用「地方志」之名,斯議如得施行,則宜改其地方志爲區劃。至最高之類,若「加拿大地方志」「中華人民共和國地方志」之屬,則不改之。—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〇日 (日) 一一時一六分 (UTC) 同意所議。-- 孔明居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七日 (三) 一五時二五分 (UTC) 終論路線之名 [ 纂 ] 路邪線邪,此爭數日矣。予查孫中山《實業計劃》,言鐵路事,俱用線字,其從俗從新無疑;而查《清史稿》之《交通志》則不然,鐵路不言線,獨電報言線,是以線字專屬電線矣。知清史稿用名不苟,誠經史語,故臚列如後:(引文用簡體,見諒) 中国要路有二:南路一由清江经山东,一由汉口经河南,俱达京师;北路由京师东通盛京,西达甘肃。若未能同时并举,可先修清江至京一路,与本年拟修之电线相为表里。【南路=南線、北路=北線】 至推广西北一路,尤为日后必然之势。【西北路=西北線】 津通之路,非为富国,亦非利商,外助海军相辅之需,内备徵兵入卫之用。【津通路=津通線】 不仅修津通之路,而志期应援全局。 粤督张之洞请缓办津通,改建腹省幹路……【幹路=幹線】 宜先择四达之衢,首建幹路,为经营全局之计。 翁同龢请试行于边地以便运兵,徐会沣等请改设于德州、济宁以便运漕,均拟缓办津通,为另辟一路之计。 德济一路,黄河岸阔沙松,工费太钜。【德濟路=德濟線】 幹路袤远,厂盛站多,经路生理既繁,纬路枝流必旺。 各国兴办铁路,以幹路为经,以枝路为纬……【枝路=支線】 津通铁路应即暂从缓办,而卢汉必以汉口至信阳为首段,层递而北,并改为卢沟、汉口两路分投试办,综计需银三千万两…… 命李鸿章为督办大臣,裕禄为会办大臣,而卢汉路工因之延缓…… 二十一年,命张之洞遴保人才,及筹议清江至京路事。 英则请修五路:一苏杭甬,自苏州经杭州以达宁波;一广九,自广州以达九龙;一津镇,自天津以达镇江;一浦信,自浦口以达信阳;一自山西、河南以达长江。法自越南筑路以达云南省,自龙州筑路以达镇南关。 先是俄人阴结朝鲜窥奉天,建言者请急建关内外路以相钤制,乃命顺天府尹胡燏棻督办津榆路事;后以续造吉林一路款绌中辍。【津榆路=津榆線、吉林路=吉林線】 关外一路,初拟迳达吉林,以无款又落后著。 广东财赋之区,南戒山河,未可遐弃,此粤汉南路当与北路并举者也。 以上諸句中,路字皆代線字用之,可無疑義。是以惡線字不典者,以路字代之,未嘗不可,《清史稿》以為據也。 ——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八月九日 (三) 一五時五三分 (UTC) 路字虽典,亦曰维新。请举隅共和国书证。昔成渝鐵軌通,而毛潤之揮翰云:繼續努力修築天成路。(《重慶日報》〈 成渝鐵路建成通車 〉)( 「慶祝成渝鐵路通車,繼續努力修築天成路」墨跡 )路合贯习,线特直译,予取路。—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〇日 (四) 〇二時三八分 (UTC) 補現代證:line 2,謂二號線,亦云二路。——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〇日 (四) 〇二時五一分 (UTC) 然。今中夏之公車,猶留路字之習。—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〇日 (四) 〇五時五〇分 (UTC) 二者皆可。--— WAN 233 (留言) 二〇一七年八月一三日 (日) 〇四時四一分 (UTC) 以上非倡議也,但作遣詞之資具,存之去之,唯執事者命可。——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三日 (三) 一一時五二分 (UTC) 宜設各界文章用辭指南,此類考辨,皆可收錄。—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三日 (三) 一一時五六分 (UTC) 設 維基大典:文白相雜 [ 纂 ] 所以誌文白相雜之條目,及文士之討論、更易之緩急多寡。既正色不間,而此頁所記,可存於條目之討論頁。如何?—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九日 (四) 一四時三一分 (UTC) 為何文章 第九行星 更改近三個月,仍須等侯審查?初定本有列出衛星數量之誤,而底本已修正之。還望校官校對文章,感激萬分! UU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〇日 (五) 一七時〇〇分 (UTC) (+) 可也 ,有益於大典。---- By Jimmy Young . ( Talk )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一五日 (三) 〇九時四二分 (UTC) 宜正文句,列更易前後二文,以曉讀者。-- 逆襲的天邪鬼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一月二六日 (日) 一一時二六分 (UTC) Call for Wikimania 2018 Scholarships [ 纂 ] Hi all, We wanted to inform you that scholarship applications for Wikimania 2018 which is being held in Cape Town, South Africa on July 18–22, 2018 are now being accepted. Applications are open until Monday, 22 January 2018 23:59 UTC. Applicants will be able to apply for a partial or full scholarship. A full scholarship will cover the cost of an individual's round-trip travel, shared accommodation, and conference registration fees as arranged by the Wikimedia Foundation. A partial scholarship will cover conference registration fees and shared accommodation. Applicants will be rated using a pre-determined selection process and selection criteria established by the Scholarship Committee and the Wikimedia Foundation, who will determine which applications are successful. To learn more about Wikimania 2018 scholarships, please visit: wm2018:Scholarships . To apply for a scholarship, fill out the multi-language application form on: https://scholarships.wikimedia.org/apply It is highly recommended that applicants review all the material on the Scholarships page and the associated FAQ before submitting an application.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wikimania-scholarships at wikimedia.org or leave a message at: wm2018:Talk:Scholarships . Please help us spread the word and translate pages! Best regards, David Richfield and Martin Rulsch for the Scholarship Committee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〇日 (三) 一九時二四分 (UTC) User group for Military Historians [ 纂 ] Greetings, 'Military history'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subjects when speak of sum of all human knowledge. To support contributors interested in the area over various language Wikipedias, we intend to form a user group. It also provides a platform to share the best practices between military historians, and various military related projects on Wikipedias. An initial discussion was has been done between the coordinators and members of WikiProject Military History on English Wikipedia. Now this discussion has been taken to Meta-Wiki. Contributors intrested in the area of military history are requested to share their feedback and give suggestions at Talk:Discussion to incubate a user group for Wikipedia Military Historians . MediaWiki message delivery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一日 (四) 一〇時四六分 (UTC) 倡設古今異義詞表 [ 纂 ] 「土著」語爭已久,今復見之,蓋訟者以今奪古也。而文俗歧說,漸為理障,不可不謹。前見館中,有 雅言琢磨 之置,意殆同此。竊謂不如廣之,添造詞表,比諸方言維基之用字、辨名。或獨立一頁,或收併於雅言琢磨之中,隨校隨錄,待來日有聚訟如「土著」者,可直留鏈接,以為解釋,免餘煩擾,更備研學之利也。——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二日 (五) 〇四時三九分 (UTC) 可也。中文維基詞典不堪此用,文言維基宜自謀也。—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二日 (五) 〇四時四五分 (UTC) 同意,惟事涉浩大,入手艱難,或可搜索坊間書籍,以茲考據,俾便成事。-- 孔明居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二日 (五) 〇五時三四分 (UTC) 可也,文言應從雅避俗。-- Tseh ghen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四日 (日) 〇三時一四分 (UTC) 可立我典之專頁,自謀詞說。--— 启明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四日 (日) 〇五時五七分 (UTC) 已嘗試對雅言琢磨改造,煩請垂顧。例言已寫出,旨在專糾大典內文辭之失,隨有隨增,一則有針對性,再則以免工作量過大。——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八日 (四) 一一時一九分 (UTC) 大典系統之星期 [ 纂 ] 今观大典之星期為一二三四五六日,若以火水木金土日易之,如何? Daiquping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四日 (日) 〇四時五〇分 (UTC) 以數字計時,符合漢文習慣。火水木金土日之說,雖古有,亦從西域譯來耳,未足光大。日本用之,但為星期之法,非各國通同。知之可矣,不必廣之為文言標準。——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四日 (日) 〇五時三八分 (UTC) 日月火水木金土未通用。日本(及韓)以日月火水木金土七曜,代星期中日,但在文言不廣用。 ja:曜日 。-- AndyAndyAndyAlbert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六日 (六) 〇五時三〇分 (UTC) 立 wp:報毁典 [ 纂 ] 在線的管理員都可以處理,避免去往管理員的討論頁而該管理員不在的尷尬。。--— 启明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四日 (日) 〇五時一九分 (UTC) 商酌「Youtube」漢名 [ 纂 ] 比者擬立篇目關於youtube者,而此網站本無漢名,網俗謂油管,取之可乎?忝蒙諸賢賜教。-- 薰蘭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七日 (三) 一八時二一分 (UTC) 中原油管,尚止為俗名。大馬所譯優管,則每見報端矣。—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八日 (四) 〇二時四二分 (UTC) 善!— 薰蘭 ( 對話 )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二八日 (四) 〇六時一七分 (UTC) 優视?--— 启明 (留言) 二〇一七年一二月三〇日 (六) 一二時二三分 (UTC) 優圖、祐圖?-- Tseh ghen (對話) 二〇一八年一月六日 (六) 〇五時一三分 (UTC) 清末民初之撰述,亦文言乎? [ 纂 ] 余嘗覽《我之歷史》(宋教仁)、《陳天華集》(陳天華),皆晚晴倒滿志士之著也。內中之文,溷然不明:遣詞構句,幾與白話無異;然“之乎者也”等字用之,以為文言是也。且多以“的”代“之”。學生自史書觀之,自新文化運動,始白話正統之肇端,則前此之文,諸如上列,其文言乎?或亦白話乎?-- 栗原秀野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一日 (一) 一三時〇五分 (UTC) 竊謂純在句法。句法在,則姑謂之文言。句法崩潰,則純為白話而已,雖文飾不可救。至「的」字之用,蓋 東 人是效,以對譯「-tic」乎?僕不知之,妄言而已。—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一日 (一) 一三時一〇分 (UTC) 試舉一例。“噫!今而後吾乃益知政府之不能開明專制與立憲矣!今而後吾乃益知異族的政府雖能開明專制與立憲,亦吾國民之不幸也!今而後吾乃益知民族的革命與政治的革命不可不行于中國矣!”(宋教仁《我之歷史》語)詳觀此文,誠然難以謂之文言,而謂之白話似亦不可。-- 栗原秀野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一日 (一) 一三時二二分 (UTC) 句法猶在,然綴字乃爾,誠古之未有。噫。不知文言耶白話耶,蓋時文而已。—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一日 (一) 一三時二七分 (UTC) 此類報章體、新問體或者說利俗文字半文半白的算是書面共通吧,“的”之使用受西文形容詞後綴而來,有的也是受日語影響,還有些其實就是宋明清以來語錄體或淺文言加古白話。這種寫法古文家是不取的,經史文章不用,但一般書信日記隨筆之類則用。其實就是俗不甚俗。——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一日 (一) 一三時三九分 (UTC) 日期 [ 纂 ] 今日之典維基日期號「二〇一八年一月五日 (週五)」,未知可否改「丁酉年十一月十九日(五)」?-- 安迪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六日 (六) 〇五時五八分 (UTC) 蓋農曆者,非吾等日用也,多所不便。余意書之以新曆可也。況有“週五”或曰“五”者,夫豈非西人之法乎?日期之用,本便乎察記者也。若為效古而故避西法,反自累之,則不必也。-- 栗原秀野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六日 (六) 一四時一〇分 (UTC) 維基大典:有秩選舉 日期號仍農曆也。-- 安迪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九日 (二) 一三時一〇分 (UTC) 有秩續秩 [ 纂 ] 有秩 WAN233 ,在有秩之位凡一季至十二月廿五。 Davidzdh ,在有秩之位凡一載至十二月廿三。今續任,以襄大典。特此佈告。--— 启明 (留言) 二〇一八年一月七日 (日) 〇五時四三分 (UTC) 議生者不傳之規並倡記事代傳法 [ 纂 ] 生者不傳,取蓋棺定論義,誠古之道。然傳記而外,猶有行狀、記事之可為。若《屠呦呦》一文,今已刪去,而屠氏受諾獎之事尚足特書。典中之文,如《膜蛤》亦江公之記事也,非其傳;而外文諸版,其名人健在,而備言某年某事者,不亦行狀乎?未必有定論也。私見凡及人物,大典必殞後書,則缺漏太多,自梏手腳,不如“以記事代傳”,及其人百年以後,取若干已成之記事,合併為傳;或則大事歸集部,不歸史部;或則本當有此記事,與別版同,只於傳論者不書耳。如《屠呦呦》傳不作,然可渡至《屠呦呦受諾獎事》或《屠呦呦得青蒿素事》以承其乏,受諾獎、得青蒿素皆已事也,自無所謂立場,惟述其然。待渠仙逝,補述前後事件,改為傳記即可。或其人事件甚多,可先於名下頁面仿消歧義,明言“生人不傳,見記事如下”之語,臚列鏈接,以恭俟來日之整合。——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七日 (日) 〇七時〇八分 (UTC) 不傳而托以紀事者,此大典實所行也。獄訟之文以某某案爲題者,即是。—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七日 (日) 〇八時二一分 (UTC) 鄙意要在傳頁設渡,或仿消歧義作集合列舉,而非空置之也。如其人未死,於中文版為傳記,點入文言,則得見相關記事臚列,再選所需閱讀即可。—— 勝爲士 ( 對話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七日 (日) 〇八時四〇分 (UTC) 亦無不 (+) 可也 。— 关山 ( 修書 ) 二〇一八年一月九日 (二) 一三時一八分 (UTC) WP:TWPREFS [ 纂 ] 需文言化。-- By Jimmy Young . ( Talk ) 二〇一八年一月一〇日 (三) 〇二時五一分 (UTC) 取自' https://zh-classical.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維基大典:會館&oldid=301569 ' 一類 : 維基社群論壇 導 家私 尚未登簿 議 績 增簿 籍名 名集 策 議 變字 覽 閱 溯源 入題 誌 餘 尋 導覽 卷首 市集 世事 監修 絕妙好文 清風翻書 貢獻品物 凡例 凡例 會館 全典 燕語 捐助 諸策 維基共享 共筆臺 維基中樞 維基物種 維基數據 付梓 存為PDF檔 多寶 取佐 援引 進獻 特查 付梓 恆通 文訊 維基數據 項目 他山 Аҧсшәа Адыгабзэ Afrikaans Akan Alemannisch አማርኛ Aragonés Ænglisc العربية ܐܪܡܝܐ مصرى অসমীয়া Asturianu Atikamekw Aymar aru تۆرکجه Башҡортса Boarisch Žemaitėška Български भोजपुरी Bahasa Banjar Bamanankan বাংলা བོད་ཡིག Brezhoneg Bosanski ᨅᨔ ᨕᨘᨁᨗ Català Chavacano de Zamboanga Mìng-dĕ̤ng-ngṳ̄ Нохчийн Cebuano ᏣᎳᎩ Tsetsêhestâhese کوردی Corsu Nēhiyawēwin / ᓀᐦᐃᔭᐍᐏᐣ Qırımtatarca Čeština Kaszëbsczi Чӑвашла Cymraeg Dansk Deutsch Zazaki Dolnoserbski डोटेली Ελληνικά Emiliàn e rumagnòl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Eesti Euskara Estremeñu فارسی Fulfulde Suomi Võro Føroyskt Français Arpetan Nordfriisk Furlan Frysk Gaeilge 贛語 Gàidhlig Galego گیلکی Avañe'ẽ गोंयची कोंकणी / Gõychi Konknni 𐌲𐌿𐍄𐌹𐍃𐌺 ગુજરાતી 客家語/Hak-kâ-ngî Hawaiʻi עברית हिन्दी Hrvatski Hornjoserbsce Kreyòl ayisyen Magyar Հայերեն Interlingua Bahasa Indonesia Interlingue Iñupiak Ilokano Ido Íslenska Italiano ᐃᓄᒃᑎᑐᑦ/inuktitut 日本語 Patois La .lojban. Basa Jawa ქართული Taqbaylit Gĩkũyũ Қазақша Kalaallisut ಕನ್ನಡ 한국어 Къарачай-малкъар कॉशुर / کٲشُر Ripoarisch Kurdî Kernowek Кыргызча Latina Ladino Lëtzebuergesch Лакку Лезги Luganda Limburgs Lumbaart Lingála ລາວ لۊری شومالی Lietuvių Latgaļu Latviešu मैथिली Basa Banyumasan Malagasy Māori Baso Minangkabau Македонски മലയാളം Монгол मराठी Bahasa Melayu Malti Mirandés မြန်မာဘာသာ مازِرونی Dorerin Naoero Nāhuatl Napulitano Plattdüütsch Nedersaksies नेपाली Nederlands Norsk nynorsk Norsk Novial Diné bizaad Chi-Chewa Occitan ଓଡ଼ିଆ Ирон Picard Deitsch Pälzisch Norfuk / Pitkern Polski Piemontèis Ποντιακά پښتو Português Rumantsch Romani Kirundi Română Armãneashti Русский Русиньскый संस्कृतम् Саха тыла Sardu Sicilianu Scots سنڌي Davvisámegiella Sängö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සිංහල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Slovenščina Gagana Samoa ChiShona Soomaaliga Shqip Српски / srpski Sranantongo SiSwati Sesotho Basa Sunda Svenska Kiswahili Ślůnski தமிழ் ತುಳು తెలుగు Tetun Тоҷикӣ ไทย Tagalog Türkçe ChiTumbuka Twi ئۇيغۇرچە / Uyghurche Українська اردو Oʻzbekcha/ўзбекча Vèneto Tiếng Việt West-Vlams Volapük Walon Winaray Wolof 吴语 ייִדיש Yorùbá Zeêuws 中文 Bân-lâm-gú 粵語 IsiZulu 纂鏈 此頁二〇一八年一月一〇日 (週三)〇二時五一分方易。 凡我維基之文,悉為 共享創意授權 。翻印增刪,皆須引據,並同道為之。然條款繁多,不一而足。請閱 全文 ,以得其詳。 隱私通例 大典自序 免責告示 司空津逮 鑑識聲明 掌中書卷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E%B7%E6%84%8F%E5%BF%97%E7%BB%9F%E4%B8%80
  德意志统一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德意志统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條目介紹的是1871年的德意志统一。關於1990年 西德 与 东德 的合并,請見“ 兩德統一 ”。 1871年–1918年的德意志帝国。多民族的 奥地利帝国 中的德语区域排除在外,因此德意志的统一参照的是“ 小德意志 ”的方案。 德意志 统一 发生于1871年1月18日。法国于 普法战争 中战败投降之后,德意志诸侯于此日来到 法国 凡尔赛宫 镜厅 ,加冕 普鲁士 国王 威廉 为 德意志帝国 皇帝威廉一世,德意志诸国正式在政治上和行政上统一为 民族国家 。事实上在很早之前德语人口即已通过贵族之间正式与非正式的联盟逐渐联合起来。自 神圣罗马帝国 解体(1806年)和 拿破仑战争 期间 民族主义 崛起,贵族之间便不断尝试进行联合,但由于各自利益关系不一致,这一联合过程频繁受阻。 德意志的统一还暴露了新国家在宗教、语言、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巨大内部差异,表明1871年的统一仅仅是长期联合过程中的一个时间节点而已。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常稱“全德意志人民的皇帝”,通讯中称“德意志”,而在帝国内高等贵族也称为“德意志诸侯”,统领着在 ... 德意志统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德意志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條目介紹的是1871年的德意志统。關於1990年 西德 与 东德 的合并,請見“ 兩德統 ”。 1871年–1918年的德意志帝国。多民族的 奥地利帝国 中的德语区域排除在外,因此德意志的统参照的是“ 小德意志 ”的方案。 德意志 统 发生于1871年1月18日。法国于 普法战争 中战败投降之后,德意志诸侯于此日来到 法国 凡尔赛宫 镜厅 ,加冕 普鲁士 国王 威廉 为 德意志帝国 皇帝威廉世,德意志诸国正式在政治上和行政上统为 民族国家 。事实上在很早之前德语人口即已通过贵族之间正式与非正式的联盟逐渐联合起来。自 神圣罗马帝国 解体(1806年)和 拿破仑战争 期间 民族主义 崛起,贵族之间便不断尝试进行联合,但由于各自利益关系不致,这联合过程频繁受阻。 德意志的统还暴露了新国家在宗教、语言、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巨大内部差异,表明1871年的统仅仅是长期联合过程中的个时间节点而已。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常稱“全德意志人民的皇帝”,通讯中称“德意志”,而在帝国内高 CACHE

德意志统一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德意志统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條目介紹的是1871年的德意志统一。關於1990年 西德 与 东德 的合并,請見“ 兩德統一 ”。 1871年–1918年的德意志帝国。多民族的 奥地利帝国 中的德语区域排除在外,因此德意志的统一参照的是“ 小德意志 ”的方案。 德意志 统一 发生于1871年1月18日。法国于 普法战争 中战败投降之后,德意志诸侯于此日来到 法国 凡尔赛宫 镜厅 ,加冕 普鲁士 国王 威廉 为 德意志帝国 皇帝威廉一世,德意志诸国正式在政治上和行政上统一为 民族国家 。事实上在很早之前德语人口即已通过贵族之间正式与非正式的联盟逐渐联合起来。自 神圣罗马帝国 解体(1806年)和 拿破仑战争 期间 民族主义 崛起,贵族之间便不断尝试进行联合,但由于各自利益关系不一致,这一联合过程频繁受阻。 德意志的统一还暴露了新国家在宗教、语言、社会和文化方面的巨大内部差异,表明1871年的统一仅仅是长期联合过程中的一个时间节点而已。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常稱“全德意志人民的皇帝”,通讯中称“德意志”,而在帝国内高等贵族也称为“德意志诸侯”,统领着在 查理大帝 崛起之前(800年)便已经存在的 东法兰克 独立君主制小国。这一领土多山,人口相对隔离,在如此长的时间之内发展出了基于文化、教育、语言和宗教上的诸多差异。但19世纪的德意志同时也和全世界一样,在交通和通讯技术的发展之下更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德意志人民的神圣罗马帝国曾拥有超过500个诸侯国,而在 第三次反法同盟战争 后,皇帝弗朗茨二世宣布退位(1806年8月6日),改称 奥地利帝国 皇帝,帝国事实上解体。帝国的解体导致了法律、行政和政治上的混乱,但旧帝国德语地区的人民仍然保有共同的语言、文化和法律传统,而这一传统也通过参与 法国大革命战争 和 拿破仑战争 的共同经历而得到了巩固加强。这些独立国家有各自的统治阶级、封建制度、传统以及地方法律。欧洲自由主义思潮挑战了 王朝制度 和 专制制度 下的社会和政治结构,为统一提供了思想上的基础;这一思想的德意志版本强调了一个地区内的人民传统、教育和语言统一的重要性。经济上, 普鲁士 于1818年创立 关税同盟 ,并于日后扩张至全 德意志邦联 中,减少了各国间的竞争。新的交通运输方式为公务和娱乐提供了便利,在中欧推动了德语使用者之间的联系,但有时也带来一定的冲突。 在 拿破仑战争 之后,1814-15年的 维也纳会议 建立了外交上的 势力范围 体系,支持 奥地利 在中欧的霸权。然而维也纳的与会者却没有意识到普鲁士在德意志诸国中实力日益增强,因此也没有预料到日后普鲁士将会就 德意志 的领导权问题向奥地利发起挑战。这一“德意志二元”问题为统一提出了两个方案:“ 小德意志 方案”,即没有奥地利的德意志;“ 大德意志 方案”,即有奥地利的德意志。 对于普鲁士首相 奥托·冯·俾斯麦 本人是计划将1866年 北德意志邦联 扩大并包含所有德意志国家,从而建立一个统一体,还是仅仅希望扩张 普鲁士王国 的国际力量,史学界存在争议。史学家认为俾斯麦的“ 现实政治 ”以及其他的一些因素导致了一系列近代政治制度的建立,并推动了19世纪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关系的重组。对丹麦和法国 民族主义 的回应为德国统一提供了问题的聚焦点。在三场区域战争中的军事胜利(尤其是普鲁士的胜利)推动了统一的热情,增强了民族的自尊。这一经历与拿破仑战争中的共同成功遥相呼应(尤其是1813-14年的 解放战争 )。在没有奥地利的德意志建立起来之后,二元的问题至少在短期内得到了解决。 历史 系列条目 德国 历史 早期历史 日耳曼人 民族大迁徙时期 法兰克王国 中世纪 東法蘭克王國 德意志王国 神圣罗马帝国 东向移民运动 近代历史 ( 英语 : Early Modern history of Germany ) 地方割据 ( 英语 : Kleinstaaterei ) 18世纪 ( 英语 : 18th-century history of Germany ) 普魯士王國 统一 萊茵邦聯 德意志邦聯 德意志1848年革命 关税同盟 北德意志邦聯 德意志国 德意志帝國 第一次世界大战 ( 英语 : History of Germany during World War I ) 魏瑪共和國 阿尔萨斯-洛林 萨尔 但泽 梅梅尔 奥地利 苏台德 納粹德國 弗伦斯堡政府 冷战时期 ( 英语 : History of Germany (1945–90) ) 军事占领 前东部领土 对德意志人的驱逐 西德 東德 薩爾保護領 兩德統一 当代 新联邦州 统一后的德国 ( 英语 : History of Germany since 1990 ) 专题史 时间轴 ( 英语 : Timeline of German history ) 经济史 ( 英语 : Economic history of Germany ) 军事史 ( 英语 : Military history of Germany ) 领土演变 ( 英语 : Territorial evolution of Germany ) 柏林 女权主义 ( 英语 : Feminism in Germany ) 德国的名称 ( 英语 : Names of Germany ) 查 论 编 目录 1 简史 2 十九世纪初的中欧德语区 2.1 拿破仑体系下德意志民族主义的崛起 2.2 中欧重组及二元德意志的崛起 2.3 重组的问题 3 经济合作:关税同盟 3.1 道路和铁路 3.2 地理、爱国主义及语言 4 三月革命前及十九世纪自由主义 4.1 哈姆巴赫庆典:自由民族主义和保守派回应 4.2 自由主义和对经济问题的回应 5 统一的最初努力 5.1 德意志1848年革命和法兰克福国民议会 5.2 1848年革命和法兰克福议会的回顾性分析 5.3 势力范围问题:埃尔福特联盟和奥尔米茨条约 5.4 统一德意志的外部期望 5.5 普鲁士实力增强:现实政治 6 建立统一国家 6.1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 6.2 奥地利与普鲁士的战争 6.2.1 选择一方 6.2.2 孤立奥地利 6.3 现实政治和北德意志邦联 7 与法国的战争 7.1 势力范围体系在西班牙的崩溃 7.2 军事行动 7.3 德意志帝国宣告成立 7.4 在统一过程中的地位 8 政治和行政统一 8.1 构成帝国的邦国 8.2 帝国的政治结构 8.3 历史争论和帝国的社会剖析 9 政治机制之外:建立国家 9.1 文化斗争 9.2 整合犹太社群 9.3 书写国家故事 10 参考资料 10.1 注释 10.2 文献 11 拓展阅读 12 外部链接 简史 [ 编辑 ] 1801: 拿破仑·波拿巴 开始入侵莱茵河以东的德意志国家。 1804:奥地利领导的 神圣罗马帝国 解体,弗朗茨一世宣布建立 奥地利帝国 。 1806:拿破仑将德意志国家合并为法国附庸国 莱茵邦联 。 1815:拿破仑战败后, 维也纳会议 将德意志国家团结为 德意志邦联 ,由奥地利帝国领导。 1819: 卡尔斯巴德法令 ( 英语 : Carlsbad Decrees ) 禁止一切形式的泛德意志活动以避免“德意志国”的出现; 普鲁士王国 则同其他邦联国家成立了关税同盟。 1834:普鲁士领导的关税同盟发展为 德意志关税同盟 ,包括几乎所有德意志国家但不含奥地利。 1848:骚乱席卷德意志邦联(包括 柏林 、 德累斯顿 和 法兰克福 ),迫使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立宪。同时 法兰克福国民议会 召开,试图宣布德国统一,但腓特烈·威廉四世予以拒绝。关于统一德国应当采取“小德意志方案”(不包括奥地利)或是“大德意志方案”(包括奥地利)的争论浮现出来。 1861:威廉一世成为普鲁士国王,任命 奥托·冯·俾斯麦 为宰相。俾斯麦倾向于通过“铁血政策”建立普鲁士领导的统一德意志。 1864:普鲁士反对 丹麦王国 吞并 石勒苏益格 , 普丹战争 爆发。俾斯麦有意将奥地利帝国拖入这场战争。奥地利-普鲁士的胜利使北部的石勒苏益格归于普鲁士管辖,南部的 荷尔斯泰因 归于奥地利管辖(《 维也纳和约 》)。 1866:俾斯麦宣称奥地利在石勒苏益格制造骚乱。普鲁士军队进入荷尔斯泰因,并占领了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全部。奥地利对普鲁士宣战, 普奥战争 (七周战争)爆发。奥地利迅速战败,《 布拉格条约 》签订,德意志邦联正式解散,普鲁士建立 北德意志邦联 ,包括所有德意志国家,但不包括支持法国的南部国家巴伐利亚、巴登和符腾堡。 1870:法国皇帝 拿破仑三世 要求获得莱茵兰地区领土以作为他在普奥战争中保持中立的报偿。俾斯麦利用西班牙王室继承问题及 埃姆斯密电 (1868年)试图将南部国家并入邦联。拿破仑三世对普鲁士宣战。 1871:普鲁士军队开进 法兰西第二帝国 首都巴黎, 普法战争 结束。巴伐利亚、巴登和符腾堡在《 法兰克福条约 》后加入北德意志邦联。俾斯麦拥戴国王威廉一世为统一德意志( 德意志国 )的领导人。德意志军队驻留在巴黎,拿破仑三世宣布法兰西帝国解体, 阿道夫·梯也尔 领导的 法兰西第三共和国 成立。 十九世纪初的中欧德语区 [ 编辑 ] 更多信息: 神圣罗马帝国 菲利普·怀特的壁画中(1834–36)描绘的 日耳曼尼亚 (德意志人民的化身)形象。她手持绘有德意志邦联徽章(大图见下)的盾牌,下方则绘有神圣罗马帝国七个传统 选帝侯 的徽章。 德意志邦联 徽章 1806年之前,中欧的德语区包括超过300个政治实体,其中大部分是 神圣罗马帝国 的一部分或是 哈布斯堡王朝 的世袭领地。它们大小不一,小至霍恩洛厄家族分支的各个领地,大至诸如 巴伐利亚 和 普鲁士 这样边界分明的王国。统治的方式也各自不同:其中包括大小不一的 帝国自由城市 ,从强大的 奥格斯堡 到微小的 魏尔德尔斯塔特 ;教会领地,大小和影响力亦不同,例如富有的 赖兴瑙修道院 和强大的 科隆总教区 ;以及王朝国家诸如 符腾堡 。如上政权的领土(准确地说应当是这些领土的一部分—— 哈布斯堡王朝 和 霍亨索伦 普鲁士都还在帝国之外拥有其他土地)组成了神圣罗马帝国,国家数量有时 超过1,000个 ( 德语 : Liste der Territorien im Heiligen Römischen Reich ) 。自15世纪起,在绝大部分时间中,帝国的 选帝侯 们都选举 哈布斯堡王朝 家长为 神圣罗马皇帝 。在德语国家中,神圣罗马帝国的行政和法律机制为地主和农民、国与国之间和国家之内提供了一个解决争议的平台。通过“ 帝国行政圈 ”体系,各组国家整合资源,发展区域和组织利益,促进经济合作和军事保护 [1] 。 第二次反法同盟战争 (1799–1802)中, 拿破仑·波拿巴 击败了帝国和其盟友;《 吕内维尔条约 》、《 亚眠和约 》和1803年德意志并吞将大量神圣罗马帝国的土地转移至了王朝国家名下;世俗化的教会土地和大部分的帝国城市在政治和法律层面绝灭,居住于这些土地的人民则向新的公爵和国王效忠。这一转移尤其扩张了 符腾堡 和 巴登 的领土。1806年,拿破仑成功入侵普鲁士,并在 耶拿-奥尔斯塔特 击败普鲁士和俄罗斯联军。他订立了《 普雷斯堡和约 》,皇帝被迫解散神圣罗马帝国 [2] 。 拿破仑体系下德意志民族主义的崛起 [ 编辑 ] 更多信息: 拿破仑战争 在 法兰西帝国 的 霸权 之下(1804–1814),德意志民族主义在重组的德意志国家中盛行。因为这般共同经历,虽然仍然受到法国统治,许多将“德意志”称作一个国家的说法浮现了出来。德意志哲学家 约翰·戈特利布·费希特 说道: 第一的、最始的、也是真正自然的国境线无疑是其内部的界线。那些操着相同语言的人为自然通过许多隐形的纽带联系到一起,这早在任何人类技艺产生前便开始了;他们能够相互理解,亦能使自己更清楚地受到理解;他们应当在一起,并自然为一体且不可分离。 [3] 共同语言对于一个国家的建立有一定的基础性作用,但当代(19世纪)德意志史学家则认为,若要结合这数百个政体,语言还远远不够 [4] 。中欧德语区诸国共同经历了法国霸权时期,决心赶走法国入侵者,重新掌控自己的领土。法国在 波兰 (1806–07)、 伊比利亚半岛 和西部德意志的战役以及1812年 对俄罗斯入侵 的惨痛失败使许多德意志人、诸侯和农民对拿破仑的幻想破灭。他的 大陆封锁 几乎摧毁了中欧的经济。俄罗斯的远征军包括近125,000名来自德意志的士兵,这一严重损失使许多德意志人(不论出身高低)开始设想一个没有拿破仑的中欧 [5] 。 吕佐夫志愿军 这类学生民兵队伍的出现便体现了这一倾向 [6] 。 民族大会战纪念碑 建于1913年百年纪念之际,旨在纪念德意志人民在战胜拿破仑过程中的努力 在俄国的惨败使法国对德意志诸侯的控制减弱。1813年,拿破仑在德意志发动战役,意图将诸国拉回法国势力范围内;此后的 解放战争 在 莱比锡战役 (又称民族大会战)中达到高潮。1813年10月,超过500,000名士兵在三日内展开激烈战斗,这也是19世纪欧洲最大规模的陆战。这场战役以奥地利、普鲁士、俄罗斯、萨克森和瑞典同盟的决定性胜利告终,并终结了法国在莱茵河东岸的影响力。同盟军在胜利鼓舞下跨越莱茵河追击拿破仑,他的军队和政府由此垮台,本人亦流放并囚禁于 厄尔巴岛 。1815年 百日王朝 时期拿破仑短暂复辟。在 第七次反法同盟 战役中, 威灵顿公爵 指挥的英国-同盟军队和 格布哈德·冯·布吕歇尔 指挥的普鲁士军队在 滑铁卢 取胜(1815年6月18日) [7] 。 布吕歇尔军在前日刚自 利尼 ( 英语 : Battle of Ligny ) 成功撤退,在滑铁卢扮演了决定性地位,扭转了战斗的局势。普鲁士骑兵于6月18日夜晚追击战败的法军,为同盟锁定了胜局。从德意志的角度看,布吕歇尔军在滑铁卢的表现以及德意志诸国在莱比锡的协同作战成为了民族自尊和热情的聚合点 [8] 。这一阐释在19世纪成为亲普鲁士民族主义史学家“ 普鲁士神话 ( 英语 : Borussian myth ) ”的核心 [9] 。 中欧重组及二元德意志的崛起 [ 编辑 ] 更多信息: 维也纳会议 1789年的神圣罗马帝国地图。地图上大部分为 哈布斯堡王朝 (橙色)及 普鲁士王国 (蓝色),此外还有大量的小国(许多国家由于太小而无法展现于地图上)。 在拿破仑失败之后, 维也纳会议 在 权力平衡 的基础上建立了一套新的欧洲政治及外交体系。这一体系将欧洲划分为不同 势力范围 ,而在一定程度上这抑制了一些民族的诉求,包括德意志和意大利 [10] 。大体来看,扩大了领土的普鲁士和在1803年并吞之后整合出的其他38个国家归入 奥地利帝国 势力范围内。会议建立了松散的 德意志邦联 (1815–1866),由奥地利领头,拥有一个“联邦议会”(称 Bundestag 或 Bundesversammlung ,为一个任命领袖组成的会议),在 美因河畔法兰克福 召开会议。鉴于哈布斯堡王朝在传统上拥有帝国中的重要位置,奥地利皇帝便成为了议会的名义总裁。然而,这一人设的奥地利霸权却没有考虑到普鲁士于18世纪在帝国政治中的崛起。在 勃兰登堡 选帝侯 于该世纪初自命为普鲁士国王之后,他们的领地范围通过战争和继承逐渐得到扩张。在 腓特烈大帝 治下,普鲁士的实力在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 和 七年战争 中更加明显地展示了出来 [11] 。在 玛丽亚·特蕾西亚 和 约瑟夫二世 试图在神圣罗马帝国中重塑哈布斯堡霸权的同时,腓特烈则相应地于1785年创建了“ 诸侯联盟 ( 德语 : Fürstenbund ) ”( Fürstenbund )。奥地利和普鲁士的德意志二元问题深深植根于旧帝国的政治之中。这一关于势力范围的争夺在 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争 (或“马铃薯战争”)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在神圣罗马帝国终结之后,这一竞争仍然影响了19世纪民族主义运动的成长和发展 [12] 。 重组的问题 [ 编辑 ] 联邦议会虽有议会之名,但它却完全不能視為一个广泛且大众的选举代表集合。许多国家没有宪法,而在有宪法的国家(例如 巴登大公国 ),严格建立于财产基础上的 选举权 仅仅适用于一小部分的男性人口 [13] 。此外,这一不实际的解决方案无法反映普鲁士的全新地位。虽然普鲁士军队在1806年 耶拿-奥埃尔斯特会战 中惨败,但在滑铁卢却又完成了强势的回归。由此,普鲁士的领袖们希望能够在德意志政治中扮演一个关键性的角色 [14] 。 德意志邦联的国境。普鲁士为蓝色,奥地利为黄色,其他为灰色。 德意志的 民族主义 在拿破仑时代由于德意志人的共同经历而得到刺激,一开始与 自由主义 思想相结合,改变了德意志诸国之间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关系 [15] 。在此背景下,能够感受到这一运动深深植根于拿破仑时代的经历 [16] 。学生组织和群众示威(例如于1817年10月在 瓦尔特堡 的示威)使中欧的德语者愈发团结。此外,在解放战争期间许下的明确和不明确的承诺也使人对 人民主权 产生了期望,并且使人广泛参与到政治中来,但许多承诺在和平到来后却没有得到实现。学生组织的骚动使保守派领袖诸如 克莱门斯·梅特涅 开始担心民族主义思想的崛起;1819年3月德意志戏剧家 奥古斯特·冯·科策布 ( 德语 : August von Kotzebue ) 死於一个追求统一的激进学生刺杀,而在1819年9月20日, 卡尔斯巴德法令 ( 德语 : Karlsbader Beschlüsse ) 颁布,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民族主义运动的思想领导 [17] 。 保守势力对于刺杀行为感到十分愤怒,梅特涅也借此通过法律,进一步限制媒体,遏制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运动的发展。由此,这一系列法令使学生组织转入地下,限制了民族主义出版物的出版,扩张了对媒体和私人的审查,并通过禁止大学教授鼓励民族主义讨论而限制了学术传播。这些法令成为了 约翰·约瑟夫·冯·戈雷斯 ( 德语 : Joseph Görres ) 的小册《德意志与革命》( Teutschland und die Revolution ,1820年)的主题,他在其中表示通过反动手段来压制公众观点的自由表达是既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当的 [18] 。 经济合作:关税同盟 [ 编辑 ] 更多信息: 德意志关税同盟 另一大统一德意志诸国的重要制度—— 德意志关税同盟 帮助创造了在经济上的统一。1818年普鲁士财政大臣 汉斯·冯·比洛 ( 德语 : Hans Graf von Bülow ) 最初构想了普鲁士的 关税同盟 ;此后关税同盟将许多普鲁士和 霍亨索伦王朝 的土地连结到了一起。在此后超过三十年的时间内,许多德意志国家也加入其中。这一同盟在德意志诸国之间削减了贸易保护壁垒,尤其是促进了原材料和成品的运输,于是跨境运输货品变得更加容易,购买、运输和销售原材料的成本也变得更加低廉。对于新兴的工业中心来说这相当重要——大部分工业中心都位于 莱茵兰 、 萨尔河 和 鲁尔河 河谷地带 [19] 。 道路和铁路 [ 编辑 ] 1817年10月,近500名学生在 瓦尔特堡 (三个多世纪前 马丁·路德 在此寻求庇护)前进行抗议,支持民族统一。之所以选择瓦尔特堡是因为它对德意志民族精神具有象征性地位。当代彩色木刻画 [20] 。 至19世纪初,德意志的道路状况已经恶化至令人震惊的地步。国内和国外的旅者都对“军道”( Heerstraßen ,军用道路,原先的作用是为运输军队提供便利)的状况叫苦不迭。但在德意志诸国不再是军事叉路之后,道路的状况得到了改善;普鲁士的硬面道路长度从1816年的3,800公里(2,400英里)增加到了1852年的16,600公里(10,300英里),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碎石路的发明推动的。至1835年, 海因里希·冯·加更 ( 德语 : Heinrich von Gagern ) 已称这些道路为“国民的命脉”,并预测它们将会促进自由、独立和繁荣 [21] 。人们四处流动,在火车、旅馆、参观或诸如 巴登-巴登 的浴场这般的时髦度假地相互接触。水上交通也得到了改善。在拿破仑的命令下,撤銷了莱茵河上的封锁,而到1820年代,蒸汽机則使内河船從不便的人力和畜力牵引系统中解放出来。至1846年,有180艘蒸汽船定期往返于德意志河流与 博登湖 ,一系列的运河从 多瑙河 、 威悉河 和 易北河 延展开去 [22] 。 这些改善是十分重要的,但是在重要性方面却无法与铁路相提并论。德意志经济学家 弗里德里希·李斯特 将铁路和关税同盟称作“连体双胎”,强调了二者之间的重要关系 [23] 。他并不孤单:诗人 奥古斯特·海因里希·霍夫曼·冯·法勒斯莱本 ( 德语 : August Heinrich Hoffmann von Fallersleben ) 作诗颂扬关税同盟,在诗的开头他列举了一系列商品,这些商品相比政治和外交对德意志统一的作用更大 [24] 。德意志帝国的史学家日后称铁路是统一国家的第一个指示;爱国主义小说家 威廉·拉贝 ( 德语 : Wilhelm Raabe ) 则写道:“德意志帝国在第一条铁路建设时建立了起来” [25]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钢铁怪兽”持有热情的态度。普鲁士国王 腓特烈·威廉三世 不认为将柏林至波茨坦的旅程缩短几个小时有什么益处,而梅特涅则直接拒绝搭乘火车。其他人则思考铁路是否是威胁景观的邪恶力量: 尼古拉斯·雷瑙 1838年的诗作《致春》( An den Frühling )即哀叹火车摧毁了德意志森林的纯朴静谧 [26] 。 巴伐利亚路德维希铁路 ( 德语 : Bayerische Ludwigsbahn ) 是德意志第一条乘运或货运铁路,1835年建成,连接 纽伦堡 和 菲尔特 。它的长度只有6公里(3.7英里),并只在日间运营,但却获得很大收益并且广受欢迎。在三年内便铺设了141公里(88英里)的铁轨,而1840年则是462公里(287英里),至1860年达到了11,157公里(6,933英里)。由于缺少一个地理上的中心(例如国都),铁路便以网状分布,在区域内连结城镇和市场,连结区域与区域,等等。随着铁路网的扩张,运输货物的成本更低:在1840年每吨/公里为18芬尼,而在1870年则为5芬尼。铁路的影响是即刻的,例如原材料可以来往 鲁尔河 河谷而无需装卸。铁路通过创造商品需求和推动贸易促进了经济活动。1850年,内河运输装载货量是铁路的三倍;而到1870年这一情况则发生了逆转,铁路装载量是内河的四倍。铁路还改变了城市的面貌和人们旅行的方式。它的影响超越了社会阶层,从贵族至平民。虽然一些较远的德意志省份直至1890年代才连入铁路,但在1865年之前,绝大多数人口、制造业中心和生产中心都已经连入了铁路网 [27] 。 约1834年。这一漫画讽刺了德意志诸国收费站的广布。有些国家实在太小以至于运输者在一天内需要两三次卸装货。 地理、爱国主义及语言 [ 编辑 ] 当旅行变得便捷、快速和廉价,使德意志人开始看到除了语言之外的其他统一因素。 格林兄弟 编纂了一本大词典,并且搜集了一系列的民间故事和寓言,显示出了不同区域内故事的相似性 [28] 。 卡尔·贝德克尔 ( 英语 : Karl Baedeker ) 出版欧洲不同城市和地区的旅行指南,指明居住地和目的地,并包括了城堡、战场、名建筑和名人的简史。他的指南还包括了旅行的距离、不应旅行的道路以及徒步旅行的路线 [29] 。 奥古斯特·海因里希·霍夫曼·冯·法勒斯莱本 ( 德语 : August Heinrich Hoffmann von Fallersleben ) 的诗句不仅表达了德意志人民在语言上的统一,还表现了地理上的统一。在《德意志,德意志高于一切》( 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s ),正式名称为《 德意志之歌 》中,法勒斯莱本号召德意志诸国君主承认德意志人民的一统特性 [30] 。其他爱国歌曲如 马克斯·施内肯伯格 ( 英语 : Max Schneckenburger ) 的《 守护莱茵河 》则将注意力集中至地理上,而不仅仅是共同语言中的“德意志性”。施内肯伯格创作《守护莱茵河》是为了对法国称莱茵河为“天然东部国境”做出回应。歌曲的副歌部分,以及其他爱国诗歌如尼古拉斯·贝克的《莱茵河》( Das Rheinlied ),号召德意志人民保卫自己的领土和家园。1807年, 亚历山大·冯·洪堡 提出民族性反映了地理的影响,将景观同人民联系到一起。与这一思想同时发生的是保护古城堡和史迹的运动,这一运动主要集中于与法国和西班牙发生频繁冲突的莱茵兰地区 [31] 。 三月革命前及十九世纪自由主义 [ 编辑 ] 在 德意志1848年革命 前奥地利和普鲁士成为警察国家并广泛进行审查的时期后来称作“三月前”( Vormärz ),指的是1848年的3月。在这段时间内,欧洲自由主义的发展势头增长;其议程包括经济、社会和政治的议题。这一时期的大部分欧洲自由主义者希望能在民族主义原则下达成统一,推动向资本主义的转型,扩展男性选举权,等等。他们的激进程度则取决于他们对于 男性选举权 的立场:选举权越广泛便越激进 [32] 。 哈姆巴赫庆典:自由民族主义和保守派回应 [ 编辑 ] 1832年,支持民族主义的与会者前往哈姆巴赫城堡废墟。大部分参与者是学生、职业人士及其配偶。他们举着学生组织的地下旗帜,而这也成为了现代德国旗帜的基础 虽然保守派反应强烈,统一的思想仍然与人民主权思想在德语地区结合到了一起。1832年5月的 哈姆巴赫庆典 ( 英语 : Hambach Festival ) 与会者超过30,000人 [33] 。它原先称为一个乡镇集会 [34] ,参会者则到此颂扬友爱、自由和国家一统。他们来到巴伐利亚普法尔茨的哈姆巴赫小镇,并向高处的 哈姆巴赫城堡 ( 英语 : Hambach Castle ) 废墟前进,举着旗,敲着鼓,歌唱着,花了上午至中午的一大段时间到达了城堡,听取从保守到集锦的民族主义者的演讲。演讲的大致内容表明1830年代的德意志民族主义和 七月革命 的法国民族主义存在本质差别:德意志民族主义聚焦于教育民众;当人民获得了教育,知道需要什么,他们便会去实现之。哈姆巴赫的言辞着重强调了德意志民族主义的温和性:重点不在于“法式”民族主义式的构建壁垒,而是在不同群体之间构建情感桥梁 [35] 。 德意志漫画,讽刺抑制自由表达的 卡尔斯巴德法令 ( 英语 : Carlsbad Decrees ) 。 和1819年 科策布 ( 英语 : August von Kotzebue ) 遇刺之后一样,梅特涅利用哈姆巴赫的群众示威来推行保守的社会政策。1832年6月28日的《六条》主要重新强调了君主权威的原则。7月5日,法兰克福议会投票通过另外10条,重新强调了现有的审查规则,限制政治组织以及其他公众活动。此外,邦国同意对受到动乱威胁的政府提供军事支持 [36] 。 卡尔·冯·威德 ( 英语 : Karl Philipp von Wrede ) 带领一半巴伐利亚军至普法尔茨以“镇压”该省份。多名哈姆巴赫的演讲者不幸被捕、經审判後入狱;其中一人,法学生和学生组织代表卡尔·海因里希·布吕格曼(1810–1887)遣送普鲁士,判处死刑,但后来得到赦免 [33] 。 自由主义和对经济问题的回应 [ 编辑 ] 2007年邮票,纪念哈姆巴赫庆典175周年 还有一些因素使民族主义在德意志的崛起变得复杂化。人设因素包括德意志邦联成员之间的政治敌对,尤其是奥地利与普鲁士,以及商业和贸易利益与传统土地所有者和贵族利益之间的社会经济竞争。自然因素包括1830年代初广泛的旱灾,1840年代的旱灾以及粮食危机。工业化和制造业的变迁使问题更加复杂;人们为了寻找工作而离开农村和小城镇,在周中转移到大城市工作,而在周末的一日半返回 [37] 。 平民百姓在经济、社会和文化上的错位,转型过程中的经济困难,以及气候灾难的压力都使中欧的问题变得严重 [38] 。1840年代中期, 马铃薯枯萎 ( 英语 : Phytophthora infestans ) (与 爱尔兰大饥荒 亦相关)和连季的糟糕气候导致食物危机,而大部分政府都未能成功应对,许多人开始感到富人和有权势之人对他们的问题没有任何兴趣。拥有权力的人更关心的是日益增长的动荡、工人阶级在政治和社会上的躁动,以及 知识阶层 的不满。审查、罚款、关押和驱逐似乎都无法遏止之。此外,显然奥地利和普鲁士都希望成为统一之后的领导者;双方也都遏制了另一方推动统一的动力 [39] 。 统一的最初努力 [ 编辑 ] 更多信息: 1848年革命 相当重要的一点是,1817年的瓦尔特堡抗议和1832年的哈姆巴赫庆典都没有对统一做出任何清晰的计划。在哈姆巴赫,许多演讲者的立场展现出了他们截然不同的政纲。他们仅为统一的理念而走到一起,而对于如何统一却没有明确的计划,仅仅模糊地称“人民”若能够得到适当的教育将会自己实现统一。宏伟的演讲、旗帜、兴高采烈的学生和野餐并没有转化为全新的政治、官僚或行政机器。许多人提到了对宪法的需求,但在讨论中并没有出现这样的文档。1848年,民族主义者寻求补救这一问题。 [40] 德意志1848年革命和法兰克福国民议会 [ 编辑 ] 更多信息: 法兰克福国民议会 1848–49年广泛的革命 (主要为德意志)寻求德意志在单一宪法下的统一。革命者向多国政府施压(尤其是 莱茵兰 政府),希望能够有一个议会会议负责起草宪法。最终,许多左翼革命者希望这一宪法能够建立 男性普选制 、永久的全国议会,以及一个可能在普鲁士国王领导下的统一德意志。由于普鲁士是德意志诸国中实力最强且领土范围最大的,这看起来符合逻辑。总体来看,中右翼革命者希望能够在各国内扩大选举权,或许进行松散的统一。他们施加的压力最终导致了一系列的选举,这些选举的投票要求各自不同,例如 普鲁士三级选举制 ( 英语 : Prussian three-class franchise ) ,给予一些选举集团(主要是较为富有的拥有土地的人)更大的代表权 [41] 。 前议会代表进入法兰克福 圣保罗教堂 ,并在此为选举全国议会立下了基础 [42] 。 1849年3月27日, 法兰克福国民议会 通过了《 保罗教堂宪法 》,并在次月授予普鲁士国王 腓特烈·威廉四世 “凯撒”(皇帝)头衔。腓特烈·威廉以多个理由拒绝了。他公开回复自己不能在各国(王侯)没有同意的状况下接受皇冠;而在私下他则担心其他王侯的反对和奥地利或俄罗斯的军事干预。同时他还对于从一个民选议会接受皇冠的概念持有根本性的厌恶态度:他不会接受一个“黏土”皇冠 [43] 。虽然自由派试图解决的投票权限制问题仍然存在,但法兰克福国民议会仍然得以起草了宪法,并在“小德意志”方案上达成了协议。自由派没有能够获得自己希望的统一,但他们也得以取得局部胜利——能够同德意志王侯在许多宪政问题和改革问题上进行合作 [44] 。 1848年革命和法兰克福议会的回顾性分析 [ 编辑 ] 对于法兰克福议会对德意志建国的贡献,德意志历史学者们在数十年来有一定的争论。一个在 第一次世界大战 后出现并于 第二次世界大战 后起势的学派认为,德意志自由派在法兰克福议会上的失利使 资产阶级 被迫向保守派(尤其是保守的 容克 地主)妥协,最后导致20世纪德国历史中所谓“ 独特道路 ( 英语 : Sonderweg ) ”( Sonderweg )理念的出现 [45] 。这一观点还认为由于在1848年未能完成统一,在1871年建立民族国家过晚,最终延缓了积极的民族价值观的发展。希特勒时常号召德国民众为自己的伟大国家而牺牲一切,但他的政权却没有带来民族主义:它仅仅是利用了德国社会的内在文化价值观而已,而这些价值观在今日仍然普遍 [46] 。此外,1848年的“失败”认可了德意志中产阶级对贵族理念的潜在渴望,于是这一群体并没有自觉地发展出现代化的计划 [47] 。 而近些年来的学术研究则否定了如上的观点,认为德意志和其他国家相比并没有什么“独特道路”——这一观点在编史上称作 例外主义 [48] 。现代史学家认为在1848年自由派的政客们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他们的许多观点和计划后来进入了俾斯麦的社会计划中(例如社会保险、教育以及选举权拓展)。此外,独特道路的设想是建构于其他国家的道路(例如英国)是一条标准道路的假想之上的 [49] 。这一全新的观点进一步挑战了英国中心的发展模式:对于英国和其他“正常”国家(例如法国或美国)的国家发展研究说明,即使对于这些国家,现代的民族国家也不是一帆风顺地发展的。它发展得也并不算太早,大致是19世纪中期至后期的现象 [50] 。自1990年代末,这一观点已獲得广为接受,虽然一些史学家仍然认为“独特道路”的分析方法对于理解国家社会主义时代有一定的价值 [51] [52] 。 这一对“日耳曼尼亚”的描绘(同为菲利普·怀特作品)用于遮挡法兰克福 圣保罗教堂 的风琴。手中的剑象征着“上帝之言”,喻示着人民和胜利精神的革新。 势力范围问题:埃尔福特联盟和奥尔米茨条约 [ 编辑 ] 在法兰克福议会解散之后,腓特烈·威廉四世在将军 约瑟夫·冯·拉多维茨 ( 英语 : Joseph von Radowitz ) 的影响之下,支持建立 埃尔福特联盟 ( 英语 : Erfurt Union ) ——一个在诸侯同意下由德意志诸国(不包括奥地利)组成的邦联。这一由普鲁士领导的联盟将完全消除奥地利对其他德意志国家的影响。在奥地利和俄罗斯(1815年协定的担保方)的联合压力下,普鲁士在摩拉维亚小城 奥尔米茨 的一次会议上宣布放弃了这一构想。1850年11月,普鲁士(腓特烈·威廉和拉多维茨)同意在奥地利领导下重新建立德意志邦联。这便是《 奥尔米茨条约 》,而在普鲁士则称为“奥尔米茨之辱” [53] 。 这一事件虽小,但埃尔福特联盟的设想和《奥尔米茨条约》却将德意志国家政治影响的问题搬上了台面。这一问题变为不是“是否统一”,而是“何时统一”,而“何时”则取决于力量。法兰克福议会前成员之一 约翰·古斯塔夫·德罗伊森 ( 英语 : Johann Gustav Droysen ) 简明扼要地概括了这一问题: 我们无法回避这一事实,那便是整个 德意志问题 ( 英语 : German question ) 只是简单的普鲁士或奥地利的问题而已。在这两个国家,德意志的生活有其积极和消极的极端——在前者,所有的利益都是国民的和改革性的,而在后者,则是王朝的和破坏性的。德意志问题不是一个宪政问题,而是一个权力问题;普鲁士王权完全是德意志的,而奥地利的则不能是 [54] 。 在这些条件下的统一带来了一个基本的外交问题。德意志(或 意大利 )的统一将会破坏1815年维也纳会议建立的 势力范围 体系。这一体系的主要构建者 梅特涅 、 卡斯尔雷 和 亚历山大一世 (与其外务大臣 卡尔·内斯尔罗德 设想欧洲应当由四个“ 大国 ”来进行平衡与担保:英国、法国、俄罗斯和奥地利,每个国家占据一定的地理势力范围。法国的势力范围包括伊比利亚半岛以及意大利诸国的一部分。俄罗斯则包括中欧东部及巴尔干地区的一定影响。奥地利的势力范围则跨越前 神圣罗马帝国 控制的中欧领土。英国的势力范围则是世界各地,尤其是海上 [55] 。 这一体系是建立在德意志和意大利诸国分裂的基础上,而非统一。由此,统一的德意志国家将带来十分显著的问题。对于德意志人究竟是谁以及德意志国家的边境将延伸至何处,并不存在现成的定义;而不论如何定义“德国”,谁将更好地领导和保卫之亦没有定论。不同的群体对此问题提供了不同的方案:在“小德意志”( Kleindeutschland )方案中,德意志将在 普鲁士霍亨索伦王朝 领导下统一;而在“大德意志”( Grossdeutschland )方案中,德意志将在 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 领导下统一。这一争论即是最新一期的 德意志二元 ( 英语 : German dualism ) 争论,自1701年 普鲁士王国 建国开始便成为了德意志诸国政治和奥地利-普鲁士外交的主题,而在接下来的二十年时间中则将完结 [56] 。 统一德意志的外部期望 [ 编辑 ] 其他民族主义者对德意志统一运动有很高的期望,而在1850年后对于德意志迟迟无法统一所导致的沮丧情绪似乎使民族主义运动有所失势。革命派将国家统一与进步联系在一起。就如 朱塞佩·加里波第 在1865年4月10日写给德意志革命家 卡尔·布林德 ( 英语 : Karl Blind ) 的信中所说,“人性的进步似乎停顿了下来,而您以您的超人智慧应当知道为何。世界缺乏一个真正拥有领导力的国家。这般的领导力并不是用来统治其他民族的,而是领导他们在义务之路上前进,领导他们前往各民族的兄弟会,那裡一切由自我主义立起的壁垒都将受到摧毁。”加里波第希望从德意志找到“这般的领导力,跟随中世纪骑士精神的真正传统,将贡献自我以矫正错误,支持弱者,牺牲暂时所得和物质优势,去争取救济人民苦痛这一更高尚和更令人满足的成就。我们需要一个足够勇敢的国家来领导我们走向这一方向。它将把所有受苦或热望更好生活的人以及所有受到外族压迫的人团结起来 [57] 。” 德意志统一还被认为是建立一个欧洲联盟的前提, 朱塞佩·马志尼 和其他的欧洲爱国者们在过去超过三十年的时间内一直推崇这一构想: 1834年春天在 伯尔尼 ,马志尼和一些来自意大利、波兰和德意志的难民建立了一个新的组织,具有一个宏伟的名字“青年欧洲”。它基础的以及同样宏伟的构想是,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扩大了个人自由的概念之后,需要另一场革命来争取民族的自由;而他的构想则走得更远了,他希望在遥远的未来,自由的国家能够联合起来组成一个松散联合的欧洲,由一个联邦议会来规制其共同利益……他的意图当然是要推翻1815年维亚纳会议的欧洲体系,这一体系重建了几个大国反动的霸权,阻碍了小国家的出现……马志尼希望,但未抱信心,他的独立国家联盟构想将能够在他此生中实现。事实上,青年欧洲缺乏长期的金钱和大众支持。不过他总是坚守大洲联合的构想,而独立国家的建立则是其不可缺少的前提 [58] 。 普鲁士实力增强:现实政治 [ 编辑 ] 更多信息: 老赫尔穆特·冯·毛奇 俾斯麦(左)在政治和外交上的领导力, 阿尔布雷希特·冯·罗恩 ( 英语 : Albrecht von Roon ) (中)对军队及其训练方式的改革,以及 赫尔穆特·冯·毛奇 (右)对作战和战略原则的重新设计,这三者的结合使普鲁士成为了1860年代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1857年 腓特烈·威廉四世 中风 ,无法继续统治,他的弟弟 威廉 便于1858年成为普鲁士王国摄政王。同时, 赫尔穆特·冯·毛奇 于1857年成为 普鲁士总参谋部 参谋长, 阿尔布雷希特·冯·罗恩 ( 英语 : Albrecht von Roon ) 则在1859年成为 普鲁士战争大臣 ( 英语 : Prussian Minister of War ) [59] 。这一普鲁士军队内部的权力变革产生了重要的后果。冯·罗恩和威廉(威廉对军事结构产生了积极的兴趣)开始重组普鲁士军队,而毛奇则通过简化作战指令对普鲁士的战略防卫进行了重新设计。1860年,在普鲁士军队改革的问题上(尤其是关于如何资助普鲁士军队),由于议会和威廉(由其战争大臣代表)都希望控制军队的预算,一场宪政危机爆发了。1861年,威廉加冕为威廉一世,在1862年任命 奥托·冯·俾斯麦 为 普鲁士首相 。俾斯麦选择支持战争大臣,最终解决了这一危机 [60] 。 1854-55年的 克里米亚战争 和 1859年的意大利战争 破坏了英国、法国、奥地利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在这一混乱局面之后,冯·毛奇的作战重设、冯·罗恩的军队重组和俾斯麦的外交影响了欧洲势力平衡的重新构建。通过普鲁士军事支持的外交胜利和由实用主义支持的内部保守主义,即日后所谓的“ 现实政治 ”,他们共同使普鲁士成为了德意志的第一强国 [61] 。 俾斯麦上任首相之后,于1862年9月30日在普鲁士下议院预算委员会发表了著名的“ 铁血演说 ”,阐述了现实政治的内涵:“当代的重大问题不是通过演说与多数议决所能解决的——这正是1848年和1849年所犯的错误——而是要用铁与血来解决 [62] 。”俾斯麦的用词“铁与血”时常受外界误解为德国对血和权力的饥渴 [63] 。首先,演说中的“当代的重大问题不是通过演说与多数议决所能解决的”时常視同对政治进程的否定——而俾斯麦本人却并不支持这一否定 [64] 。其次,他对于血与铁的强调并不是简单地暗示普鲁士的军事实力,而是其他的两个方面:德意志国家生产钢铁和其他战争资源的能力,以及在需要的时候使用这些资源的意愿 [65] 。 建立统一国家 [ 编辑 ] 在政治地理学上并没有德意志地区这么一说。有王国和大公国,公国和侯国,德意志人在其中居住,每个国家各由一个独立君主统治,国家机制齐全。然而却有一种潜在的民族意识,希望能够完成德意志民族的一统,由一个共同的领袖统治。 – 《 纽约时报 》文章,1866年7月1日 [66] 对铁与血的需求很快变得明显。至1862年,当俾斯麦发表演讲时,和平 泛日耳曼主义 之下德意志民族国家的概念已经由1848年的自由和民主转为迎合俾斯麦的保守“现实政治”。一贯奉行实用主义的俾斯麦明白统一国家的可能性、阻碍和优势。他同时也明白将统一国家与霍亨索伦王朝联系在一起的重要性,对于一些史学家来说,这是俾斯麦对1871年 德意志帝国 建立的首要贡献之一 [67] 。虽然德意志诸国的条约法律不允许俾斯麦单方面采取行动,但精于政治和外交的俾斯麦也明白如此行事的不现实性 [68] 。为了使德意志诸国能够联合到一起,俾斯麦需要一个外部敌人首先对德意志的一个国家宣战,提供一个 战争借口 将全体德意志人团结起来。这一机会在1870年 普法战争 爆发时出现了。史学家们对于俾斯麦在这场战争前的一系列事件中的地位有一定争议。传统的观点(主要由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亲普鲁士的史学家所持)认为俾斯麦的目的一直便是德意志统一。1945年后的史学家则更倾向于认为俾斯麦操纵事件引发战争主要是出于短期机会主义和犬儒主义的考虑,而非统一民族国家的宏大企图 [69] 。无论如何,俾斯麦既非恶人亦非圣人:通过操纵1866年和1870年的事件,他展示出了出色的政治和外交手腕,而正是这些手腕导致了1872年威廉与他的关系破裂 [70] 。 由北至南: 日德兰半岛 的丹麦部分赤红色; 石勒苏益格 红色与褐色; 荷尔斯泰因 橙黄色。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 即与这些领土有关。 三个阶段的事件对于德意志的行政和政治统一十分关键。首先,丹麦国王 弗雷德里克七世 死时无子嗣,导致了1864年的 第二次石勒苏益格战争 。其次, 意大利的统一 为1866年 普奥战争 中的普鲁士提供了重要的反奥盟友。最后,法国担心受到霍亨索伦王朝的包围而在1870年对普鲁士宣战,导致 普法战争 。通过俾斯麦的外交和政治领导、冯·罗恩的军事重组和冯·毛奇的军事战略,普鲁士向欧洲展示了没有哪个 1815年和约 的签订者能够保障奥地利在中欧的势力范围,从而建立了普鲁士在德意志的统治地位,终结了二元德意志的争论 [71] 。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 [ 编辑 ] 主条目: 第二次石勒苏益格战争 德意志统一的第一个阶段是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 。1863年11月15日, 克里斯蒂安九世 登基成为丹麦国王和石勒苏益格与荷尔斯泰因大公。1863年11月18日,他签署《丹麦十一月宪法》,宣布 石勒苏益格公国 为丹麦的一部分。 德意志邦联 认为这违反了1852年的《 伦敦议定书 》中丹麦与石勒苏益格和 荷尔斯泰因 相互独立的约定。此外,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人民亦十分看重这一分治关系。德意志邦联可将两个公国的种族作为战斗口号: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的大部分人口都来自德意志,并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德语(虽然石勒苏益格有一定的丹麦少数族裔)。通过外交手段推翻《十一月宪法》的努力无果,1864年2月1日,普鲁士和奥地利军队跨境进入石勒苏益格,战争开始。最初丹麦试图使用古老的土墙( Danevirke )保卫自己的国家,但这最终成为徒劳。他们无法抵御普鲁士和奥地利的联合军队,并且由于违反《伦敦议定书》而无权向北欧的盟友求助。最初在战争中使用的 手动枪机步枪 之一的“ 针枪 ( 英语 : Needle Gun ) ”在这场战争及两年后的 普奥战争 中大大地帮助了普鲁士。这种武器使普鲁士士兵能够在俯卧时发射五次,而前膛装填步枪则只能发射一次,并且必须站立着更换弹夹。 第二次石勒苏益格战争 以奥地利和普鲁士联军的获胜而告终,两国也在其后于1864年10月30日签署的《 维也纳和约 》获得了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的控制权 [72] 。 奥地利与普鲁士的战争 [ 编辑 ] 主条目: 普奥战争 战争开始时的局势: 普鲁士 奥地利 奥地利盟友 普鲁士盟友 中立 共治地区(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俾斯麦统一德意志的第二个阶段事件发生于1866年。与 新建立的意大利 一起,俾斯麦创造了一个外交环境使奥地利对普鲁士宣战。战争的前奏大致发生在 法兰克福 ,两个国家都在议会上宣布自己是德意志诸国的代言人。1866年4月, 佛罗伦萨 的普鲁士代表同意大利签订了秘密协定,保证在对奥战争中相互帮助。次日,法兰克福议会的普鲁士代表提出计划,希望订立国家宪法,建立直选议会,提供普选权。德意志自由派对于俾斯麦和普鲁士议会的关系早有所见(俾斯麦哄骗和欺凌议会代表),因此自然对此计划表示怀疑。他们认为这一计划只是增强普鲁士实力的手段,而非一个先进的改革方案 [73] 。 选择一方 [ 编辑 ] 1866年4月,意大利军队在 蒂罗尔 和威尼斯边境活动的消息传到 维也纳 ,关于宪法的争论陷入擱置。奥地利政府下令在南部地区进行局部 动员 ;意大利则以全面动员作为回应。虽然多方呼吁理智思考和行动,意大利、普鲁士和奥地利继续向着开战前进。5月1日,威廉将普鲁士军队指挥权交予 冯·毛奇 ,而他次日也开始进行全面动员 [74] 。 在议会中,一些中等规模的国家(称 Mittelstaaten ,包括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和黑森大公国、萨克森-魏玛、萨克森-迈宁根、萨克森-科堡和拿骚公国)支持在邦联内彻底解除动员。这些国家拒绝了俾斯麦的软硬手段,不愿支持他反对哈布斯堡王朝的意图。普鲁士战争内阁也意识到在德意志诸国中他们唯一的盟友是两个靠近 勃兰登堡 的小国 梅克伦堡-什未林 和 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 ,而这两个国家基本没有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他们还意识到普鲁士只有意大利一个外国盟友 [75] 。 对于普鲁士的强硬策略的反对还在其他社会和政治团体中浮现出来。在德意志诸国,市议会、支持统一的自由派议会成员和商会反对普鲁士和奥地利之间的任何战争。他们认为任何形式的冲突只事关王朝的利益,而他们自己的“公民”和“中产”利益则完全无关。普罗大众同样反对普鲁士的霸权。 莱茵河 流域的天主教人口(尤其在多元化的 科隆 地区和人口诸多的 鲁尔河 谷地)继续支持奥地利。至晚春,大多数重要国家都反对柏林通过武力重新规划德意志的企图。普鲁士内阁认为德国的一统事关权力,以及谁能够有使用这一权力的力量和意志。同时,法兰克福议会的自由派认为德国的一统是相互协商的过程,将会导致权力在多方之中的分配 [76] 。 普鲁士亲王 弗里德里希·卡尔 ( 英语 : Prince Friedrich Karl of Prussia (1828–1885) ) 在 克尼格雷茨战役 中下令军队进攻。他的军队较晚到达战场,并且地理位置也颇为不利,但卡尔仍然立刻命令军队投入了战斗。普鲁士在这场关键战役中取胜,迫使哈布斯堡王朝结束战争,并为“小德意志”方案(即没有奥地利的德意志)打下了基础。 孤立奥地利 [ 编辑 ] 虽然许多德意志国家开始站在奥地利一方,它们却采取了防御性的态度,对普鲁士军队没有有效地运用自主权。奥地利军队由此要面对 在科技上领先 ( 英语 : Needle Gun ) 的普鲁士军队,支持它的只有 萨克森 。法国承诺給予援助,但来得太晚且不足 [77] 。更为复杂的是,意大利在南部边境的动员使奥地利需要从普鲁士方面调动一部分兵力,在 威尼托 和亚得里亚海开启第二战场,参与 第三次意大利独立战争 [78] 。在 萨多瓦 村庄附近进行的 克尼格雷茨战役 持续一日,以普鲁士取得无可争议的决定性胜利而告终 [79] 。 现实政治和北德意志邦联 [ 编辑 ] 更多信息: 北德意志邦联 为了防止俄罗斯加入奥地利一方,迅速议和是十分重要的 [80] 。普鲁士吞并了 汉诺威 、 黑森-卡塞尔 、 拿骚 和 法兰克福市 。 黑森-达姆施塔特 失去了一部分领土,但主权得到保全。 美因河 南边的国家(巴登、符腾堡、巴伐利亚)各自签订和约,因應要求赔款并组成同盟,进入普鲁士的势力范围。奥地利和其大部分盟友則排除在 北德意志邦联 之外 [81] 。 在德意志霸权的结束使奥地利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巴尔干。1867年,奥地利皇帝 弗朗茨·约瑟夫一世 接受妥协( 1867年奥匈折衷方案 ),使其匈牙利领土与奥地利领土地位平等,建立二元君主国 奥地利-匈牙利 [82] 。1866年的《 布拉格条约 》对奥地利采取了仁慈的态度,奥地利同意大利的关系进行了重要的重组;虽然奥地利在战场上相较意大利更为成功,但他们还是失去了重要的省份 威尼托 。哈布斯堡王朝将威尼托割让给法国,而法国也正式将其控制权交给意大利 [83] 。法国公众对普鲁士胜利表示不满,要求“为萨多瓦复仇”( Revanche pour Sadová ),展示出了法国的反普鲁士情绪——这一问题在 普法战争 前的几个月逐渐扩大 [84] 。普奥战争还破坏了同法国政府的关系。1865年9月,在 比亚里茨 同 拿破仑三世 的会晤中,俾斯麦使拿破仑认为(或者拿破仑自认为)法国能够通过在战争中保持中立以换取吞并 比利时 和 卢森堡 的一些领土。这并没有发生,使拿破仑对俾斯麦产生了怨恨。 失败的现实使奥地利对于内部区划、地方自治和自由主义进行了重新的考量 [85] 。新的北德意志邦联有自己的宪法、旗帜和政府及行政结构。通过军事胜利,在俾斯麦影响下的普鲁士战胜了奥地利对于统一德国的积极反对。虽然战争击破了奥地利对于德意志国家的影响,但同时也使泛日耳曼的统一精神产生了分裂:大部分德意志国家都对普鲁士的权力政治表示厌恶 [86] 。 与法国的战争 [ 编辑 ] 到1870年,普奥战争带来的三大启示已经变得明显。首先,通过武力,一个强国能够挑战旧的联盟和1815年建立的势力范围体系;其次,通过外交手段,有能力的领袖能够创造一个环境使敌国首先宣战,迫使“受害者”一方的盟友进行帮助;最后,普鲁士的军事实力远超奥地利,因此它是邦联(或德意志诸国)中唯一能够保卫各国不受外部介入或入侵的国家。1866年,大多数中等规模的德意志国家都反对普鲁士,而到1870年这些国家都被迫使或诱使同普鲁士进入了相互保护的同盟。如果一个欧洲国家对其中一国宣战,所有国家都会支援受到攻击的一国。通过对欧洲政治的巧妙操控,俾斯麦创造了一个外交环境,使法国成为德意志事务中的进攻一方,而普鲁士则成为德意志权利和自由的保卫者 [87] 。 势力范围体系在西班牙的崩溃 [ 编辑 ] 在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上,梅特涅和他的保守派盟友们在 费尔南多七世 名下重建了西班牙的君主制。在此后的四十年中,列强支持西班牙王权,但1868年的事件将会进一步挑战旧的体系。在西班牙发生的革命推翻了 伊莎贝拉二世 ,而当伊莎贝拉在巴黎享受奢华的流亡生活时,西班牙的王位仍然空缺。为了寻找合适的天主教继承者,西班牙向三个欧洲王侯提出邀请,但作为区域权力协调者的 拿破仑三世 拒绝了这三个人选。最后在1870年,摄政提议将王位交给霍亨索伦天主教分支的王侯, 霍亨索伦-西格马林根王朝 的 利奥波德 。史学家们將此后的骚动局面称作“霍亨索伦候选” [88] 。 在此后的几周内,西班牙的提议成为了欧洲的重要话题。俾斯麦鼓励利奥波德接受这一提议 [89] 。倘若霍亨索伦-西格马林根王朝能够在西班牙登上王位,这便意味着在法国的两侧都是霍亨索伦王朝的德意志国王。这对于俾斯麦来说是有利的,但对拿破仑三世和他的外交大臣 格拉蒙公爵 ( 英语 : Agenor, duc de Gramont ) 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格拉蒙起草了一封言辞尖锐的最后通牒给霍亨索伦王朝的家长威廉,称倘若任何霍亨索伦王朝的王侯接受西班牙王位,法国政府将会做出回应——虽然回应本身模棱两可。利奥波德宣布退出,解除了这一危机,但法国驻柏林的大使并不愿作罢 [90] 。他直接找到了在 巴特埃姆斯 休假的威廉,要求他保证绝不会再让霍亨索伦王朝成员成为西班牙王位的候选人。威廉拒绝给予如此肯定的答复,此后向俾斯麦发出电报,描述了法方的要求。俾斯麦利用这份电报——《 埃姆斯密电 》——为模板,起草了一份公开的声明。他将言词修改得简略而尖锐,而在法国方面的翻译之后产生了更大的变更,最后激起了法方的愤怒。法国公众仍然对萨多瓦的失利耿耿于怀,要求开战 [91] 。 1870年9月2日于色当,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左)坐在普鲁士首相俾斯麦身边,后者手持拿破仑的投降佩剑。法军的失利使拿破仑的政权发生了动摇;巴黎的革命建立了 法兰西第三共和国 ,战争继续。 军事行动 [ 编辑 ] 更多信息: 普法战争 在普奥战争之前和之后,拿破仑三世都尝试从双方获得土地的补偿,但作为和谈调解人的他最终一无所获。他希望奥地利能够加入一场复仇战争,并且希望其盟友(尤其是南德意志的国家诸如巴登、符腾堡和巴伐利亚)也能够加入。随着1866年的协定使所有德意志国家在军事上结合到一起(虽未必情愿),这一希望最终也落空了。于是,法国没能在德意志诸国的支持下打一场复仇战争,而是只能单独与所有德意志国家开战 [92] 。冯·罗恩对军队的改革和冯·毛奇对战略的改革相结合,在同法国的战争中起到了极好的效果。普鲁士动员的速度超出了法国的预期,并且其军队能够在特定的地点集中力量(与七十年前拿破仑一世的战略相似),完全压倒了法国的动员。普鲁士军队有效利用其铁路网络,在到达战区时已经休息充分并做好作战准备,而法国军队则需要行军一定距离才能到达战区。经过几场战役后(尤其是在 斯皮舍朗 ( 英语 : Battle of Spicheren ) 、 沃埃尔 ( 英语 : Battle of Wörth (1870) ) 、 马尔拉图 ( 英语 : Battle of Mars-la-Tour ) 和 格拉韦洛特 ( 英语 : Battle of Gravelotte ) ),普鲁士击败了法军主力,并向重要城市 梅斯 和法国首都巴黎推进。1870年9月1日,他们在 色当 俘获了拿破仑三世和他麾下的整支军队 [93] 。 德意志帝国宣告成立 [ 编辑 ] 皇帝的被俘和法军的丧失(全军前往萨尔的一个临时战俘营)带来的耻辱使法国政府陷入了混乱;拿破仑的反对者推翻了他的政府,宣布 第三共和国 成立 [94] 。德意志最高指挥部希望法国主动议和,但新共和国拒绝屈服。普鲁士军队便合围了巴黎,并 将之围城至一月中旬 ( 英语 : Siege of Paris (1870-1871) ) ,此间持续轰炸但无果 [95] 。1871年1月18日,德意志诸侯和军事指挥官在 凡尔赛宫 的 镜厅 拥威廉为“德意志皇帝” [96] 。在此后的《 法兰克福条约 》中,法国失去了其大部分的传统德意志领土( 阿尔萨斯 和 洛林 的德语区);根据拿破仑在1807年对于普鲁士的要求进行准确计算,以人口为基础进行赔款 [97] ;并接受德国对巴黎和法国北部大部分地区的管制,“每一期赔款偿清时,德国军队相应分阶段撤出 [98] 。” 1871年1月18日: 德意志帝国 在 凡尔赛宫 镜厅 宣告成立。 俾斯麦 為衣着白色者。巴登大公立于威廉身后,领衔欢呼。王储腓特烈三世,即后来的 腓特烈三世 立于其父右侧。 安东·冯·维尔纳 ( 英语 : Anton von Werner ) 作。 在统一过程中的地位 [ 编辑 ] 普法战争的胜利成为了民族主义的最高峰。在1860年代前半段,奥地利和普鲁士都试图为德意志诸国代言;两国都认为自己能够在海外支持,在国内保护德意志的利益。在解决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上,两国都证明自己足够勤勉。1866年在击败奥地利之后,普鲁士开始在内部树立权威,为德意志诸国代言,保卫德意志利益,而奥地利则将其注意力愈发转移至巴尔干领土。1871年战胜法国使普鲁士在德意志的霸权上升到了国际级别。在擁戴威廉成为皇帝之后,普鲁士成为了新帝国的领导者。在《 1871年凡尔赛条约 ( 英语 : Treaty of Versailles (1871) ) 》(1871年2月26日签署;1871年5月10日于《 法兰克福条约 》中批准)中,德意志南方诸国正式并入统一的德国,战争也正式结束 [99] 。虽然俾斯麦在将德意志从一个松散邦联转为一个联邦 民族国家 的过程中起了领导地位,他却并不能揽下全部功劳。神圣罗马帝国的法律合作传统以及关税同盟的经济协作是统一的重要基础。三月前时期的挣扎、1848年自由派的影响、冯·罗恩的军事重组和冯·毛奇的战略才华也在统一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00] 。 政治和行政统一 [ 编辑 ] 更多信息: 德意志帝国 新的德意志帝国包括25个国家,其中三个是 汉萨 城市。它实现了“ 小德意志方案 ( 英语 : German question ) ”( Kleindeutsche Lösung ,不包括奥地利),而非“ 大德意志方案 ( 英语 : German question ) ”( Großdeutsche Lösung ,将包括奥地利)。虽然军事胜利能够提升士气,但将多个国家统一为一需要的还远不够。它还需要对政治、社会和文化的行为进行重新思考,并且对“我们”和“他们”进行新的定义。谁将是这个新国家的新成员?他们代表着什么?他们应当以何种方式组织 [101] ? 构成帝国的邦国 [ 编辑 ] 德意志帝国虽然时常有君主联盟支撐,但它严格来说是一个国家的联盟 [102] 。 德意志帝国(桃色)的成员,普鲁士王国为蓝色。 邦国 首都 王国 ( Königreiche ) 普鲁士 ( Preußen ) 柏林 巴伐利亚 ( Bayern ) 慕尼黑 萨克森 ( Sachsen ) 德累斯顿 符腾堡 ( Württemberg ) 斯图加特 大公国 ( Großherzogtümer ) 巴登 ( Baden ) 卡尔斯鲁厄 黑森 ( Hessen ) 达姆施塔特 梅克伦堡-什未林 ( Mecklenburg-Schwerin ) 什未林 梅克伦堡-施特雷利茨 ( Mecklenburg-Strelitz ) 诺伊斯特雷利茨 奥尔登堡 ( Oldenburg ) 奥尔登堡 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 ( Sachsen-Weimar-Eisenach ) 魏玛 公国 ( Herzogtümer ) 安哈尔特 ( Anhalt ) 德绍 布伦瑞克 ( Braunschweig ) 布伦瑞克 萨克森-阿尔滕堡 ( Sachsen-Altenburg ) 阿尔滕堡 萨克森-科堡-哥达 ( Sachsen-Coburg und Gotha ) 科堡 萨克森-迈宁根 ( Sachsen-Meiningen ) 迈宁根 亲王国 ( Fürstentümer ) 利珀 ( Lippe ) 代特莫尔德 罗伊斯-格拉 (幼系) ( 英语 : Principality of Reuss-Gera ) ( Reuss-Gera ) 格拉 罗伊斯-格赖茨 (长系) ( 英语 : Principality of Reuss-Greiz ) ( Reuss-Greiz ) 格赖茨 绍姆堡-利泊 ( 英语 : Schaumburg-Lippe ) ( Schaumburg-Lippe ) 比克堡 施瓦茨堡-鲁多尔斯塔特 ( 英语 : Schwarzburg-Rudolstadt ) ( Schwarzburg-Rudolstadt ) 鲁多尔斯塔特 施瓦茨堡-桑德豪森 ( Schwarzburg-Sondershausen ) 桑德豪森 瓦尔德克-皮尔蒙特 ( Waldeck-Pyrmont ) 阿罗尔森 汉萨自由市 ( Freie Hansestädte ) 不来梅 ( Bremen ) 汉堡 ( Hamburg ) 吕贝克 ( 英语 : Free City of Lübeck ) ( Lübeck ) 帝国直辖领 ( Reichsland ) 阿尔萨斯-洛林根 ( Elsass-Lothringen ) 施特拉斯堡 帝国的政治结构 [ 编辑 ] 更多信息: 德意志帝国宪法 1866年的《 北德意志宪法 ( 英语 : North German Constitution ) 》在一定语义的修改之后便成为了1871年的《 德意志帝国宪法 》。通过这一部宪法,新的德国获得了一些民主制的特点:最显著的是 帝国议会 ,和普鲁士议会不同,通过直接和平等的 普通选举 (25岁以上的全体男性)给予公民代表权。此外,选举基本上不受操纵,这为国家的议会带来了一定的自豪感 [103] 。然而,立法需要经过联邦议会的批准,该议会由各国代表组成,普鲁士对其拥有极大的影响力。由此普鲁士对于两个议会都施加其影响,將行政权力赋予普鲁士国王(皇帝),而后者可以任命宰相。宰相只对皇帝负责,并听命于皇帝。官方上,宰相作为一人内阁,对国家的所有事务负责;而在现实操作中,国务官员(掌管财政、战争、外交等事务的官僚)则行使非正式的权力。除1872-1873年及1892-1894年之外,帝国宰相总是普鲁士的 閣揆 。帝国议会有权通过、修改和驳回法案,但却不能起草法案(起草法案的权力属于宰相)。其他国家则保留了自己的政府,但小国的军队则归普鲁士控制。大国的军队(例如巴伐利亚和萨克森)保留了一定的自主权,但在经过大规模改革后要与普鲁士的军事原则相协调,并在战时归于联邦控制 [104] 。 历史争论和帝国的社会剖析 [ 编辑 ] “日耳曼尼亚”,又称 下瓦尔德纪念碑 ( 英语 : Niederwalddenkmal ) ,于1877–83年在 吕德斯海姆 建造。 “独特道路”的假说将德国在20世纪遇到的困难局面归因于新帝国薄弱的政治、法制和经济基础。普鲁士 精英地主阶级 容克 在统一国家中保有了显著的政治权力。“独特道路”假说认为他们之所以能够获得这种权力,是由于中产阶级、农民和城市工人在1848年和1871年都未能取得革命性的突破。现代对于大资产阶级在建国过程中地位的研究,很大程度上否定了容克作为一个社会群体对于政治和经济的统治这一说。这一观点体现了 汉萨城市 商人阶级和工业领袖(在莱茵兰尤其重要)在帝国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地位 [105] 。 对于威廉时期德国不同群体的其他研究也提出了新的观点。虽然容克阶级的确控制了军官群体,但他们对于社会、政治和经济事宜的控制程度却并不像“独特道路”理论者们所设想的那般。东部地区的容克权力受到了西部地区大资产阶级的制衡,这其中包括银行家、商人、工业家和企业家,以及日益成长的官僚、教师、教授、医生、律师和科学家等阶级 [106] 。由此,“独特道路”理论虽然仍然能够解释德国在纳粹主义之下的经历,却无法主导19世纪的中欧研究。学者们开始研究保守的社会政策(例如俾斯麦的政策)如何吸收或利用了1840年代的自由主义革命和1860年代及其后的社会主义元素:帝国的政策反映了一种对社会、政治和经济问题的谨慎而实际的态度。值得注意的是,俾斯麦的保守观念与 埃德蒙·伯克 的 古典保守主义 相应和:社会的一些特定成员生来更适合领导,并且这些人通常来自地主和金融阶层 [107] 。 政治机制之外:建立国家 [ 编辑 ] 科布伦茨 的威廉雕塑,位于 摩泽尔河 (上)和 莱茵河 (下)交汇处,此地称作 德意志之角 ( Deutsches Eck )。 如果说瓦尔特堡和哈姆巴赫的集会缺乏宪法和行政纲要,这一问题已经在1867年至1871年之间得到了解决。然而德国人发现,宏大的演说、旗帜和热情的民众;宪法、政治重组和帝国上层建筑;以及1867-68年修订的关税同盟,仍然无法完全实现一个“ 国家 ” [108] 。 民族国家 的一个重要元素是创造民族文化,这时常(虽然并非必须)要通过刻意的国家政策来促成 [109] 。在新的德意志国家中,一场“ 文化斗争 ”(1872–78年)在政治、经济和行政的统一之后试图修正德国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但缺乏成功。它涉及语言、教育和宗教上的斗争。对帝国非德意志人口(包括 波兰 和 丹麦 少数族裔)的 德意志化 政策由语言开始,尤其是 德语 ,强制教育,以及创造标准化大纲,宣扬和颂扬共同的过去。最后,它还涉及新帝国人口的宗教信仰 [110] 文化斗争 [ 编辑 ] 对于一些德意志人来说,“国家”的概念并不包括多元化,而 天主教信徒 则尤其受到了注意;一些德意志人,尤其是俾斯麦,担心天主教徒与教宗的联系会使他们对国家不够忠诚。作为 首相 的俾斯麦试图通过学校、教育和语言政策来限制 罗马天主教 及其政党组织 天主教中央党 的影响力,但成效甚微。天主教中央党在巴伐利亚、南巴登等传统天主教要地,以及离开农村投入重工业的离散工人聚集的城市区域稳固扎根,并且试图保护天主教徒乃至其他少数族裔(诸如波兰人和阿尔萨斯的法国人)的权益 [111] 。1873年的五月法令将任命和教育教士的权力揽到国家之下,导致神学院大量关张和教士数量的紧缺。1875年的《 会众法 ( 英语 : Congregations Law ) 》取缔了修会,停止了国家对天主教的补助,并将宗教保障的条款从普鲁士宪法中剔除 [112] 。 整合犹太社群 [ 编辑 ] 下瓦尔德纪念碑特写(全景见上);“日耳曼尼亚”位于吕德斯海姆镇40米(131英尺)高处。她右手持皇冠,左手持剑。该雕塑建于1877-1883年。 更多信息: 德国犹太人 德意志化的犹太人 是新的德意志民族国家中另一弱势群体。自1870年来,在受到神圣罗马皇帝 约瑟夫二世 解放之后,居于前哈布斯堡王朝领地的犹太人获得了在其他德语区无法获得的经济和法律待遇:例如他们能够拥有土地,并且无需居住于 犹太人区 。他们还能够进入大学和从事职业。在法国大革命战争和拿破仑时期,许多犹太人和基督徒之间的壁垒遭到推翻。拿破仑下令在法国统治的领土上 解放犹太人 。富裕的犹太人和法国犹太人一样,资助 沙龙 ;许多犹太沙龙资助者在法兰克福和柏林进行重要的集会,德意志知识分子在其中发展了自己的共和主义思想。在此后的数十年内,自法国战败开始,对于犹太人和基督徒混合的反对限制了这些沙龙在知识上的作用。在沙龙之外,犹太人延续了德意志化,他们有意地开始使用德意志模式的着装和言辞,努力融入19世纪的德意志 公共领域 。在德意志犹太人中的宗教改革运动反映了这一状况 [113] 。 到统一时,犹太人在德意志的职业、知识和社会生活领域已经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1880年代和1980年代俄国对犹太人的驱逐使德意志公共领域对犹太人的整合状况变得复杂。成千上万的俄国犹太人来到北部城市;他们教育水平和资产状况都较差,其贫困状况使很多德意志化犹太人感到沮丧。许多与贫困相关的问题(例如疾病、住房拥挤、失业、旷课和拒绝学习德语等)体现了他们与日耳曼基督徒乃至本地犹太人的差别 [114] 。 书写国家故事 [ 编辑 ] 在建立国家问题上另一大重要元素是书写伟大过去的故事,这一责任落到了德意志民族主义史学家的头上,诸如自由主义宪政家 弗里德里希·达尔曼 ( 英语 : Friedrich Christoph Dahlmann ) (1785-1860),其保守派学生 海因里希·冯·特赖奇克 ( 英语 : Heinrich von Treitschke ) (1834-1896),以及其他相对不那么保守的诸如 特奥多尔·蒙森 (1817-1903)和 海因里希·冯·西贝尔 ( 英语 : Heinrich von Sybel ) (1817-1895)。达尔曼本人在统一前已过世,但他通过为英国和法国革命编史,将这些革命称作对建立国家具有基础性作用,为后来的民族主义编史打下了基础;此外达尔曼还认为普鲁士是统一的合逻辑选择 [115] 。 海因里希·冯·特赖奇克的《十九世纪德意志历史》于1879年出版,其书名有一定歧义:它将普鲁士的历史置于其他德意志国家的历史之上,并以普鲁士注定将领导统一全德意志的口吻讲述德语人群的故事。“ 普鲁士神话 ( 英语 : Borussian myth ) ”将普鲁士称作德意志的救世主;它称所有德意志人统一是历史的必然,而完成这一统一是普鲁士的使命 [116] 。据此,普鲁士在将德意志诸国统一为民族国家的过程中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只有普鲁士能够保护德意志的自由免於法国或俄国侵犯。它引申至普鲁士于1815年在滑铁卢从拿破仑手中拯救德意志这一事例,创造了经济统一的表象,并在1871年后将德意志统一于一面旗帜之下 [117] 。书写国家历史是民族主义史学家的职责;这意味着回顾国家的历史,需要塑造的也是一个民族主义的历史。书写这一历史的过程便是一个记忆与遗忘的过程:选择一些元素来记忆,即是强调,并且无视或是遗忘其他的一些元素和事件 [118] 。 蒙森对于《 日耳曼历史文献 ( 英语 : Monumenta Germaniae Historica ) 》的贡献为对德意志国家进一步的学术研究打下了基础,将“德意志”的概念拓展到了普鲁士之外。蒙森是一位自由派的教授、史学家和神学家,并被认为是19世纪末学术界的巨人,他于1863-1866年和1873-1879年在普鲁士众议院担任议员;并于1881-1884年先后为 德意志进步党 ( 英语 : German Progress Party ) 和 国家自由党 ( 英语 : National Liberal Party (Germany) ) 担任帝国议会议员。他反对俾斯麦“文化斗争”中的 反犹太主义 计划,以及特赖奇克在其《犹太问题研究》(宣扬对犹太人的同化和德意志化)中时常使用的刻薄言辞 [119] 。 参考资料 [ 编辑 ] 注释 [ 编辑 ] ^ 例见:James Allen Vann, The Swabian Kreis: Institutional Growth in the Holy Roman Empire 1648–1715 . Vol. LII, Studies Presented to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History of Representative and Parliamentary Institutions. Bruxelles, 1975. Mack Walker. German home towns: community, state, and general estate, 1648–1871 . Ithaca, 1998. ^ Robert A. Kann. History of the Habsburg Empire: 1526–1918, Los Angeles, 1974, p. 221. 在其退位书中,弗朗茨宣布终结其过去领地对他的一切义务和职责,并宣布自己为奥地利国王(头衔于1804年创立)。 Golo Mann, Deutsche Geschichte des 19. und 20. Jahrhunderts , Frankfurt am Main, 2002, p. 70. ^ 费希特, 约翰·戈特利布 . 对德意志民族的演讲 . www.historyman.co.uk. 1808 [ 2009-06-06 ] . ^ James Sheehan, German History, 1780–1866 , Oxford, 1989, pp. 434. ^ Jakob Walter, and Marc Raeff. The diary of a Napoleonic foot soldier . Princeton, N.J., 1996. ^ Sheehan, pp. 384–387. ^ 普鲁士陆军在 七年战争 中打出了名声,但在 耶拿 和 奥埃尔斯特 的耻辱性失败摧毁了普鲁士在军事上的自尊。在流放俄罗斯期间,包括 卡尔·冯·克劳塞维茨 的许多军官都开始思考军事重组和新的训练方式。Sheehan, p. 323. ^ Sheehan, pp. 322–23. ^ David Blackbourn, and Geoff Eley. The peculiarities of German history: bourgeois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Oxford & New York, 1984, part 1. Thomas Nipperdey, German History From Napoleon to Bismarck, 1800–1871 , New York, Oxford, 1983. Chapter 1. ^ Sheehan, pp. 398–410. Hamish Scott, The Birth of a Great Power System, 1740–1815 , US, 2006, pp. 329–361. ^ Sheehan, pp. 398–410. ^ Jean Berenger. A History of the Habsburg Empire 1700–1918. C. Simpson, Trans. New York: Longman, 1997, ISBN 978-0-582-09007-1 . pp. 96–97. ^ Lloyd Lee, Politics of Harmony: Civil Service, Liberalism, and Social Reform in Baden, 1800–1850 , Cranbury, New Jersey, 1980. ^ Adam Zamoyski, Rites of Peace: The Fall of Napoleon and the Congress of Vienna , New York, 2007, pp. 98–115, 239–40. ^ L.B. Namier, (1952) Avenues of History. London, ONT, 1952, p. 34. ^ Nipperdey, pp. 1–3. ^ Sheehan, pp. 407–408, 444. ^ Sheehan, pp. 442–445. ^ Sheehan, pp. 465–67.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106–107. ^ Sheehan, pp. 460–470. German Historical Institute ^ Sheehan, p. 465. ^ Sheehan, p. 466. ^ Sheehan, pp. 467–468. ^ Sheehan, p. 502. ^ Sheehan, p. 469. ^ Sheehan, p. 458. ^ Sheehan, pp. 466–467. ^ 他们追溯德意志语言的根源,并且研究其共同发展的路线。 The Brothers Grimm online. Joint Publications . ^ (德文) Hans Lulfing, Baedecker, Karl [ 失效連結 ] , Neue Deutsche Biographie (NDB). Band 1, Duncker & Humblot, Berlin 1953, p. 516 f. ^ (德文) Peter Rühmkorf, Heinz Ludwig Arnold, Das Lied der Deutschen Göttingen: Wallstein, 2001, ISBN 978-3-89244-463-3 , pp. 11–14. ^ Raymond Dominick III, The Environmental Movement in Germany , Bloomington, University of Indiana, 1992, pp. 3–41. ^ Jonathan Sperber, Rhineland radicals: the democratic movement and the revolution of 1848–1849 . Princeton, N.J., 1993. ^ 33.0 33.1 Sheehan, pp. 610–613. ^ Sheehan, p. 610. ^ Sheehan, p. 612. ^ Sheehan, p. 613. ^ David Blackbourn, Marpingen: apparitions of the Virgin Mary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New York, 1994. ^ Sperber, Rhineland radicals. p. 3.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 127. ^ Sheehan, pp. 610–615.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138–164. ^ (德文) Badische Heimat/Landeskunde online 2006 Veit's Pauls Church Germania . Retrieved 5 June 2009. ^ Jonathan Sperber, Revolutionary Europe, 1780–1850 , New York, 2000.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176–179. ^ 例见:Ralf Dahrendorf, German History , (1968), pp. 25–32. (德文) Hans Ulrich Wehler, Das Deutsche Kaiserreich, 1871–1918 , Göttingen, 1973, pp. 10–14. Leonard Krieger, The German Idea of Freedom , Chicago, 1957. Raymond Grew, Crises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 , Princeton, 1978, pp. 312–345. Jürgen Kocka and Allan Mitchell. Bourgeois society in nineteenth-century Europe. Oxford, 1993. Jürgen Kocka, 'German History before Hitler: The Debate about the German Sonderweg.'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istory , Vol. 23, No. 1 (January, 1988), pp. 3–16. Volker Berghahn, Modern Germany. Society, Economy and Politic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Cambridge, 1982. ^ World Encyclopedia V.3 pg.542 ^ For a summary of this argument, see David Blackbourn, and Geoff Eley. The peculiarities of German history: bourgeois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Oxford & New York, 1984, part 1. ^ Blackbourn and Eley. Peculiarities , Part I. ^ Blackbourn and Eley, Peculiarities , Chapter 2. ^ Blackbourn and Eley, Peculiarities , pp. 286–293. ^ Jürgen Kocka, 'Comparison and Beyond.'' History and Theory , Vol. 42, No. 1 (February, 2003), p. 39–44, and Jürgen Kocka, 'Asymmetrical Historical Comparison: The Case of the German Sonderweg ', History and Theory , Vol. 38, No. 1 (February, 1999), pp. 40–50. ^ 对此视角的代表性分析见:Richard J. Evans, Rethinking German history: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and the origins of the Third Reich. London, 1987. ^ A. J. P. Taylor ,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in Europe 1914–1918 , Oxford, 1954, p. 37. ^ J.G.Droysen, Modern History Sourcebook: Documents of German Unification , 1848–1871. Retrieved 9 April 2009. ^ Zamoyski, pp. 100–115. ^ Blackbourn, The long nineteenth century , pp. 160–175. ^ 书信的剩余部分号召德意志人民统一起来:'This role of world leadership, left vacant as things are today, might well be occupied by the German nation. You Germans, with your grave and philosophic character, might well be the ones who could win the confidence of others and guarantee the future stability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Let us hope, then, that you can use your energy to overcome your moth-eaten thirty tyrants of the various German states. Let us hope that in the center of Europe you can then make a unified nation out of your fifty millions. All the rest of us would eagerly and joyfully follow you.' Denis Mack Smith (editor). Garibaldi (Great Lives Observed) , Prentice Hall, Englewood Cliffs, N.J., 1969, p. 76. ^ Mack Smith, Denis. Mazzini.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4: 11–12. ^ Holt, p. 27. ^ Holt, pp. 13–14.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175–179. ^ Hollyday, 1970, pp. 16–18. ^ Blackbourn, Peculiarities , Part I. ^ 俾斯麦在法兰克福对德意志的政治和政治家有了最初的经验:作为一位典型的政客,俾斯麦通过吸收不同政见建立了自己的权力基础。他首先是一个政客,这是他力量的来源。此外,他不信任毛奇也不信任罗恩,因此不愿意成为一个他无法控制的军事谋划中的一员。 Mann, Chapter 6, pp. 316–395. ^ Isabel V. Hull , Absolute Destruction: Military culture and the Practices of War in Imperial Germany , Ithaca, New York, 2005, pp. 90–108. 324–333. ^ The Situation of Germany. ( PDF ) - The New York Times , July 1, 1866 ^ Michael Eliot Howard, The Franco-Prussian War: the German invasion of France, 1870–1871. New York, MacMillan, 1961, p. 40. ^ Mann, pp. 390–395. ^ A.J.P. Taylor, Bismarck: The Man and the Statesman. Oxford, Clarendon, 1988. Chapter 1, and Conclusion. ^ Howard, pp. 40–57. ^ Sheehan, pp. 900–904. Wawro, pp. 4–32. Holt, p. 75. ^ Holt, p. 75. ^ Sheehan, pp. 900–906. ^ Sheehan, p. 906. Wawro, pp. 82–84. ^ Sheehan, pp. 905–906. ^ Sheehan, p. 909. ^ Geoffrey Wawro, The Austro Prussian War: Austria's War with Prussia and Italy in 1866.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1996, pp. 50–60. 75–79. ^ Wawro, pp. 57–75. ^ Sheehan, pp. 908–909 ^ Taylor, Bismarck , pp. 87–88. ^ Sheehan, p. 910. ^ Sheehan, pp. 905–910. ^ Rosita Rindler Schjerve Diglossia and Power: Language Policies and Practice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Habsburg Empire , 2003, ISBN 978-3-11-017653-7 , pp. 199–200. ^ Bridge and Bullen, The Great Powers and the European States System 1814–1914 . ^ Sheehan, pp. 909–910. Wawro, Chapter 11.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Chapter V: From Reaction to Unification , pp. 225–269. ^ Howard, pp. 4–60. ^ Howard, pp. 50–57. ^ Howard, pp. 55–56. ^ Howard, pp. 56–57. ^ Howard, pp. 55–59. ^ Howard, pp. 64–68. ^ Howard, pp. 218–222. ^ Howard, pp. 222–230. ^ Taylor, Bismarck , p. 126 ^ Die Reichsgründung 1871 (The Foundation of the Empire, 1871), Lebendiges virtuelles Museum Online, accessed 2008-12-22. 德语翻译:[...] on the wishes of Wilhelm I, on the 170th anniversary of the elevation of the House of Brandenburg to princely status on 18 January 1701, the assembled German princes and high military officials proclaimed Wilhelm I as German Emperor in the Hall of Mirrors at the Versailles Palace. ^ Taylor, Bismarck , p. 133. ^ Crankshaw, Edward. Bismarck . New York, The Viking Press, 1981, p. 299. ^ Howard, Chapter XI: the Peace, pp. 432–456.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255–257. ^ Alon Confino. The Nation as a Local Metaphor: Württemberg, Imperial Germany, and National Memory, 1871–1918. Chapel Hill,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7. ^ Richard J. Evans, Death in Hamburg: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the Cholera Years, 1830–1910. New York, 2005, p. 1.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 267.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 225–301. ^ David Blackbourn and Geoff Eley. The peculiarities of German history: bourgeois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Oxford [Oxfordshire]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4. Peter Blickle, Heimat: a critical theory of the German idea of homeland , Studies in German literature, linguistics and culture. Columbia, South Carolina, Camden House. Boydell & Brewer, 2004. Robert W. Scribner, Sheilagh C. Ogilvie, Germany: a new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London and New York, Arnold and St. Martin's Press, 1996. ^ 一部分研究:Geoff Eley, Reshaping the German right: radical nationalism and political change after Bismarck. New Haven, 1980. Richard J. Evans, Death in Hamburg: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the Cholera Years, 1830–1910. New York, 2005. Evans, Richard J.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Wilhelmine Germany. London and New York, 1978. Thomas Nipperdey, Germany from Napoleon to Bismarck, 1800–1866. Princeton, New Jersey, 1996. Jonathan Sperber, Popular Catholicism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Princeton, N.J., 1984. (1997).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Chapter VI, particularly pp. 225–243.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240–290. ^ 参见:Joseph R. Llobera, and Goldsmiths' College. The role of historical memory in (ethno)nation-building , Goldsmiths sociology papers. London, 1996. (德文) Alexandre Escudier, Brigitte Sauzay, and Rudolf von Thadden. Gedenken im Zwiespalt: Konfliktlinien europ?ischen Erinnerns , Genshagener Gespr?che. vol. 4. G?ttingen: 2001. Alon Confino. The Nation as a Local Metaphor: Württemberg, Imperial Germany, and National Memory, 1871–1918. Chapel Hill, 1999.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243–282. ^ Blackbourn, Long Century , pp. 283. 285–300. ^ Sperber, Jonathan. Popular Catholicism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 Princeton, N.J., 1984. ^ Marion Kaplan, The making of the Jewish middle class: women, family, and identity in Imperial Germany , New York, 1991. ^ Kaplan, in particular, pp. 4–7 and Conclusion. ^ Blackbourn and Eley, Peculiarities , p. 241. ^ Karin Friedrich, The other Prussia: royal Prussia, Poland and liberty, 1569–1772 , New York, 2000, p. 5. ^ 许多现代史学家描述了这一神话,但并不支持之,例如:Rudy Koshar, Germany's Transient Pasts: Preservation and the National Memor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Chapel Hill, 1998. Hans Kohn. German history. some new German views. Boston, 1954. Thomas Nipperdey, Germany history from Napoleon to Bismarck. ^ Richard R. Flores, Remembering the Alamo: memory, modernity, and the master symbol. 1st ed, History, culture, and society series. Austin, Texas, 2002. ^ Josep R. Llobera and Goldsmiths' College. The role of historical memory in (ethno)nation-building. Goldsmiths sociology papers. London, Goldsmiths College, 1996. 文献 [ 编辑 ] Berghahn, Volker. Modern Germany: Society, Economy and Politics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ISBN 978-0-521-34748-8 Beringer, Jean. A History of the Habsburg Empire 1700–1918. C. Simpson, Trans. New York: Longman, 1997, ISBN 978-0-582-09007-1 . Blackbourn, David. Marpingen: apparitions of the Virgin Mary in Bismarckian Germany . New York: Knopf, 1994. ISBN 978-0-679-41843-6 __. The long nineteenth century: a history of Germany, 1780–1918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978-0-19-507672-1 __ and Geoff Eley. The peculiarities of German history: bourgeois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 Oxford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4. ISBN 978-0-19-873057-6 Blickle, Peter. Heimat: a critical theory of the German idea of homeland. Studies in German literature, linguistics and culture. Columbia, South Carolina: Camden House Press, 2004. ISBN 978-0-582-78458-1 Bridge, Roy and Roger Bullen, The Great Powers and the European States System 1814–1914 , 2nd ed. Longman, 2004. ISBN 978-0-582-78458-1 Confino, Alon. The Nation as a Local Metaphor: Württemberg, Imperial Germany, and National Memory, 1871–1918 . Chapel Hill: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7. ISBN 978-0-8078-4665-0 Crankshaw, Edward. Bismarck . New York, The Viking Press, 1981. ISBN 978-0-333-34038-7 Dahrendorf, Ralf. Society and Democracy in Germany (1979) Dominick, Raymond III, The Environmental Movement in Germany ,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1992. ISBN 978-0-253-31819-0 Evans, Richard J. Death in Hamburg: Society and Politics in the Cholera Years, 1830–1910.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978-0-14-303636-4 __. Rethinking German history: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and the origins of the Third Reich. London, Routledge, 1987. ISBN 978-0-00-302090-8 Flores, Richard R. Remembering the Alamo: memory, modernity, and the master symbol.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2002. ISBN 978-0-292-72540-9 Friedrich, Karin, The other Prussia: royal Prussia, Poland and liberty, 1569–1772 , New York, 2000. ISBN 978-0-521-02775-5 Grew, Raymond. Crises of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8. ISBN 978-0-691-07598-3 Hollyday, F. B. M. Bismarck. New Jersey, Prentice Hall, 1970. ISBN 978-0-13-077362-3 Howard, Michael Eliot. The Franco-Prussian War: the German invasion of France, 1870–1871 . New York, MacMillan, 1961. ISBN 978-0-415-02787-8 Hull, Isabel. Absolute Destruction: Military culture and the Practices of War in Imperial Germany. Ithaca, New York,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978-0-8014-7293-0 Kann, Robert A. History of the Habsburg Empire: 1526–1918.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74 ISBN 978-0-520-04206-3 Kaplan, Marion. The making of the Jewish middle class: women, family, and identity in Imperial Germany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978-0-19-509396-4 Kocka, Jürgen and Allan Mitchell. Bourgeois society in nineteenth century Europ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ISBN 978-0-85496-414-7 __. 'German History before Hitler: The Debate about the German Sonderweg.'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istory Vol. 23, No. 1 (January 1988), p. 3–16. __. 'Comparison and Beyond.'' History and Theory Vol. 42, No. 1 (February 2003), p. 39–44. __. 'Asymmetrical Historical Comparison: The Case of the German Sonderweg '. History and Theory Vol. 38, No. 1 (February 1999), p. 40–50. Kohn, Hans. German history. some new German views. Boston: Beacon, 1954. OCLC 987529 Koshar, Rudy, Germany's Transient Pasts: Preservation and the National Memor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Chapel Hill, 1998. ISBN 978-0-8078-4701-5 Krieger, Leonard. The German Idea of Freedom ,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7. ISBN 978-1-59740-519-5 Lee, Lloyd. The politics of Harmony: Civil Service, Liberalism, and Social Reform in Baden, 1800–1850 . Cranbury, New Jersey, Associated University Presses, 1980. ISBN 978-0-87413-143-7 Llobera, Josep R. and Goldsmiths' College. 'The role of historical memory in (ethno)nation-building.' Goldsmiths Sociology Papers. London, Goldsmiths College, 1996. ISBN 978-0-902986-06-0 Mann, Golo. The History of Germany Since 1789 (1968) Namier, L.B.. Avenues of History. New York, Macmillan, 1952. OCLC 422057575 Nipperdey, Thomas. Germany from Napoleon to Bismarck, 1800–1866.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978-0-691-02636-7 Schjerve, Rosita Rindler, Diglossia and Power: Language Policies and Practice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Habsburg Empire. Berlin, De Gruyter, 2003. ISBN 978-3-11-017654-4 Schulze, Hagen. The course of German nationalism: from Frederick the Great to Bismarck, 1763–1867 . Cambridge &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978-0-521-37759-1 Scott, H. M. The Birth of a Great Power System. London & New York, Longman, 2006. ISBN 978-0-582-21717-1 Scribner, Robert W. and Sheilagh C. Ogilvie. Germany: a new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London: Arnold Publication, 1996. ISBN 978-0-340-51332-3 Sheehan, James J. German history 1770–1866 . Oxford History of Modern Europ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ISBN 978-0-19-820432-9 Sked, Alan.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Habsburg Empire 1815–1918 . London, Longman, 2001. ISBN 978-0-582-35666-5 Sorkin, David, The transformation of German Jewry, 1780–1840 , Studies in Jewish history. New York, Wayne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87. ISBN 978-0-8143-2828-6 Sperber, Jonathan. The European Revolutions, 1848–1851 . New Approaches to European Histo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4. ISBN 978-0-521-54779-6 __. Popular Catholicism in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4. ISBN 978-0-691-05432-2 __. Rhineland radicals: the democratic movement and the revolution of 1848–1849 .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ISBN 978-0-691-00866-0 Stargardt, Nicholas. The German idea of militarism: radical and socialist critics, 1866–1914 .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978-0-521-46692-9 Steinberg, Jonathan. Bismarck: A Life (2011) Taylor, A. J. P.,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in Europe 1914–1918 , Oxford, Clarendon, 1954. ISBN 978-0-19-881270-8 __. Bismarck: The Man and the Statesman. Oxford: Clarendon, 1988. ISBN 978-0-394-70387-9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Dept. of Prints and Drawings, and Susan Lambert. The Franco-Prussian War and the Commune in caricature, 1870–71 . London, 1971. ISBN 978-0-901486-30-1 Walker, Mack. German home towns: community, state, and general estate, 1648–1871. Ithaca,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978-0-8014-8508-4 Wawro, Geoffrey. The Austro-Prussian War.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978-0-521-62951-5 ___. Warfare and Society in Europe, 1792–1914 . 2000. ISBN 978-0-415-21445-2 Wehler, Hans Ulrich. The German Empire, 1871-1918 (1997) Zamoyski, Adam. Rites of Peace: The Fall of Napoleon and the Congress of Vienna. New York, HarperCollins, 2007. ISBN 978-0-06-077519-3 拓展阅读 [ 编辑 ] Bazillion, Richard J. Modernizing Germany: Karl Biedermann's career in the kingdom of Saxony, 1835–1901 . American university studies. Series IX, History, vol. 84. New York, Peter Lang, 1990. ISBN 978-0-8204-1185-9 Brose, Eric Dorn. German History, 1789–1871: From the Holy Roman Empire to the Bismarckian Reich. (1997) online edition Bucholz, Arden. Moltke, Schlieffen, and Prussian war planning . New York, Berg Pub Ltd, 1991. ISBN 978-0-85496-653-0 ___. Moltke and the German Wars 1864–1871.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1. ISBN 978-0-333-68758-1 Clark, Christopher. Iron Kingdom: The Rise and Downfall of Prussia, 1600–1947. Cambridge,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2009. ISBN 978-0-674-03196-8 Clemente, Steven E. For King and Kaiser!: the making of the Prussian Army officer, 1860–1914 . Contributions in military studies, no. 123. New York: Greenwood, 1992. ISBN 978-0-313-28004-7 Cocks, Geoffrey and Konrad Hugo Jarausch. German professions, 1800–1950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ISBN 978-0-19-505596-2 Droysen, J.G. Modern History Sourcebook: Documents of German Unification , 1848–1871. Accessed April 9, 2009. Dwyer, Philip G. Modern Prussian history, 1830–1947 . Harlow, England, New York: Longman, 2001. ISBN 978-0-582-29270-3 Friedrich, Otto. Blood and iron: from Bismarck to Hitler the von Moltke family's impact on German history . New York, Harper, 1995. ISBN 978-0-06-016866-7 Groh, John E. Nineteenth-century German Protestantism: the church as social model . Washington, D.C.,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82. ISBN 978-0-8191-2078-6 Henne, Helmut, and Georg Objartel. German student jargon in the eighteenth and nineteenth centuries . Berlin & NY, de Gruyter. 1983. OCLC 9193308 . Hughes, Michael. Nationalism and society: Germany, 1800–1945 . London & New York, Edward Arnold, 1988. ISBN 978-0-7131-6522-7 Kollander, Patricia. Frederick III: Germany's liberal emperor , Contributions to the study of world history, no. 50. Westport, Conn., Greenwood, 1995. ISBN 978-0-313-29483-9 Koshar, Rudy. Germany's Transient Pasts: Preservation and the National Memor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Chapel Hill,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1998. ISBN 978-0-8078-4701-5 Lowenstein, Steven M. The Berlin Jewish community: enlightenment, family, and crisis, 1770–1830 . Studies in Jewish histor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978-0-19-508326-2 Lüdtke, Alf. Police and State in Prussia, 1815–1850 . Cambridge, New York & Pari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 ISBN 978-0-521-11187-4 Ogilvie, Sheilagh, and Richard Overy. Germany: A New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Volume 3: Since 1800 (2004) Ohles, Frederik. Germany's rude awakening: censorship in the land of the Brothers Grimm . Kent, Ohio, Ohio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92. ISBN 978-0-87338-460-5 Pflanze Otto, ed. The Unification of Germany, 1848–1871 (1979), essays by historians Schleunes, Karl A. Schooling and society: the politics of education in Prussia and Bavaria, 1750–1900 . Oxford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 ISBN 978-0-85496-267-9 Showalter, Dennis E. The Wars of German Unification (2004) Showalter, Dennis E. Railroads and rifles: soldiers, technology, and the unification of Germany . Hamden, Connecticut, Hailer Publishing, 1975. ISBN 978-0-9798500-9-7 Smith, Woodruff D. Politics and the sciences of culture in Germany, 1840–1920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978-0-19-506536-7 Wawro, Geoffrey. The Franco-Prussian War: The German Conquest of Franc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978-0-521-61743-7 外部链接 [ 编辑 ] 德国统一文献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德意志统一&oldid=46911326 ” 分类 : 19世紀衝突 神聖羅馬帝國 拿破仑战争 國家統一 德國歷史 兼并扩张 隐藏分类: 带有失效链接的条目 使用ISBN魔术链接的页面 含有德語的條目 含有丹麥語的條目 含有法語的條目 優良條目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Afrikaans العربية Asturianu Беларуская Български Bosanski Català Čeština Dansk Deutsch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añol Eesti Euskara فارسی Suomi Võro Français Galego עברית हिन्दी Hrvatski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Íslenska Italiano 日本語 ქართული 한국어 Lietuvių Latviešu Македонски Nederlands Norsk nynorsk Norsk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Scots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தமிழ் తెలుగు ไทย Tagalog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Tiếng Việt Winaray Wolof Bân-lâm-gú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15:43。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0%86%E6%9F%A5%E5%BE%B7%C2%B7%E5%B0%BC%E5%85%8B%E6%9D%BE
  理查德·尼克松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理查德·尼克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 第37任 美国总统 任期 1969年1月20日-1974年8月9日 副总统 斯皮罗·阿格纽 (1969–1973) (无) (1973年10月-12月) 杰拉尔德·福特 (1973–1974) 前任 林登·约翰逊 继任 杰拉尔德·福特 第36任 美国副总统 任期 1953年1月20日-1961年1月20日 总统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前任 阿尔本·W·巴克利 继任 林登·约翰逊 加利福尼亚州 联邦参议员 任期 1950年12月4日-1953年1月1日 前任 谢里登·唐尼 ( Sheridan Downey ) 继任 托马斯·库切尔 ( Thomas Kuchel ) 美国众议院 议员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第 十二国会 选区 任期 1947年1月3日-1950年12月1日 ... 历史上首位在任期内辞职的总统,也是至今唯辞职的美国总统 [1] 。尼克松曾于1953至1961年担任 第36任 美国副总统 ,还曾任 加利福尼亚州 联邦众议员 和 联邦参议员 。 尼克松生于加利福尼 ... 致他失去大部分的政治支持。1974年8月9日,面临 国会 弹劾 罪名几乎必然会成立导致撤职压力的尼克松宣布辞职。 杰拉尔德·福特 继任总统职位后宣布赦免尼克松的切刑事责任。辞职后,尼克松编写九部著作,走访多个国家,定程度上恢复自己的公众形象。1994年,尼克松因 中风 陷入 昏迷 ,于4天後逝世,享年81岁。 目录 1 早年生活 1.1 小学和中学教育 1.2 大学和法学院教育 2 早年职业生 ... ( Milhous ),家人住在弗朗西斯所建的房子里 [2] [3] 。母亲信奉 贵格会 ,父亲婚后从 循道宗 皈依贵格会,他就在当时保守的贵格会氛围影响下成长,如不许饮酒、 跳舞 及讲粗话。理查德有四个兄弟 ... - 爱尔兰 血统,而母亲汉娜则有 德国 、 英国 和爱尔兰血统 [6] 。 1916年尼克松(从右往左第二位)第次登上报纸,向个战争孤儿基金捐款5 美分 尼克松的童年生活很困苦,他之后曾引用 艾 CACHE

理查德·尼克松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理查德·尼克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 第37任 美国总统 任期 1969年1月20日-1974年8月9日 副总统 斯皮罗·阿格纽 (1969–1973) (无) (1973年10月-12月) 杰拉尔德·福特 (1973–1974) 前任 林登·约翰逊 继任 杰拉尔德·福特 第36任 美国副总统 任期 1953年1月20日-1961年1月20日 总统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前任 阿尔本·W·巴克利 继任 林登·约翰逊 加利福尼亚州 联邦参议员 任期 1950年12月4日-1953年1月1日 前任 谢里登·唐尼 ( Sheridan Downey ) 继任 托马斯·库切尔 ( Thomas Kuchel ) 美国众议院 议员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第 十二国会 选区 任期 1947年1月3日-1950年12月1日 前任 杰里·沃里斯 继任 帕特里克·J·希林斯 ( Patrick J. Hillings ) 个人资料 出生 李察·米爾豪斯·尼克遜 Richard Milhous Nixon ( 1913-01-09 ) 1913年1月9日 美国 加利福尼亚州 约巴林达 逝世 1994年4月22日 ( 1994-04-22 ) (81歲) 美国 纽约州 纽约市 死因 中风 和 脑水肿 墓地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 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 政党 共和党 配偶 帕特·瑞安 (1940-1993) 儿女 特里西娅·尼克松·考克斯 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 ( Julie Nixon Eisenhower ) 母校 惠提尔学院 ( 文学士 ) 杜克大学 ( 法律博士 ) 专业 律师 政治人物 宗教信仰 贵格会 获奖 美国战役奖章 亚太战役勋章 (两枚 战斗之星 )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奖章 绰号 迪克( Dick ) 签名 军事背景 效忠 美利堅合眾國 服役 美国海军 服役时间 1942至1946年 军衔 中校 参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 * 太平洋战争 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 ( 英语: Richard Milhous Nixon ;1913年1月9日-1994年4月22日)是 美国政治家 ,曾于1969年至1974年担任 第37任 美国总统 ,1974年时成为该国历史上首位在任期内辞职的总统,也是至今唯一辞职的美国总统 [1] 。尼克松曾于1953至1961年担任 第36任 美国副总统 ,还曾任 加利福尼亚州 联邦众议员 和 联邦参议员 。 尼克松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 约巴林达 。他于1934年从惠提尔学院毕业,1937年从 杜克大学法学院 毕业,然后回到加利福尼亚州从事 法律 工作。1942年,他和夫人 帕特·尼克松 搬到 哥伦比亚特区 为 联邦政府 工作,随后在 第二次世界大战 期间应征加入 美国海军 服役。1946年,尼克松 获选 成为代表 加利福尼亚州第十二国会选区 的联邦众议员,又于1950年 当选 该州联邦参议员。阿尔杰·希斯伪证案让他成为 反共主义 的领导人物,也成为全国知名的政治家。尼克松在1952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成为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的竞选搭挡,获胜后当了8年副总统。1960年他 参选总统 ,但以微弱劣势不敌 约翰·F·肯尼迪 ,1962年竞选 加利福尼亚州州长 仍然落败。1968年,他再度参选总统并 胜出 。 尼克松起初加大美国对 越南战争 的参与力度,不过之后还是在1973年中止美国介入。1972年他 访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 ,给 两国外交关系 打开新的篇章,同年还与 苏联 签订 反弹道导弹条约 并实施 缓和政策 。国内政策方面,他领导的行政部门普遍重视州权,侧重将权力发放各州而不是向中央集中。尼克松还发起倡议向 癌症 和非法药物开战,实行工资和价格管制,在 南方州 学校中强制废除 种族隔离 ,推行环境改革,还提出法案对医疗保险社会福利加以 改革 。他主持 阿波罗11号 登月计划,之后以 航天飞机任务 取代载人太空探索。1972年,他在 总统选举 中 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 。 尼克松的第二个总统任期期间, 中东 爆发 赎罪日战争 ,导致 石油禁运 和 中东和平进程的重启 。国内政治方面, 水门事件 不断发酵,导致他失去大部分的政治支持。1974年8月9日,面临 国会 弹劾 罪名几乎必然会成立导致撤职压力的尼克松宣布辞职。 杰拉尔德·福特 继任总统职位后宣布赦免尼克松的一切刑事责任。辞职后,尼克松编写九部著作,走访多个国家,一定程度上恢复自己的公众形象。1994年,尼克松因 中风 陷入 昏迷 ,于4天後逝世,享年81岁。 目录 1 早年生活 1.1 小学和中学教育 1.2 大学和法学院教育 2 早年职业生涯,婚姻及服兵役 3 政坛崛起 3.1 国会生涯 3.2 副总统 3.3 1960和1962年选举,在野时期 4 1968年总统选举 5 总统任期(1969至1974年) 5.1 对外政策 5.1.1 中华人民共和国 5.1.2 越南战争 5.1.3 拉美政策 5.1.4 苏联 5.1.5 中东政策 5.2 国内政策 5.2.1 经济 5.2.2 政府倡议和机构 5.2.3 公民权利 5.3 太空政策 5.4 连任与辞职 5.4.1 1972年总统选举 5.4.2 水门事件 5.4.3 辞职 6 晚年及逝世 6.1 赦免和疾病 6.2 回到公众视野 6.3 作家和政界元老 6.4 逝世和葬礼 7 遗产 8 个性和公众形象 9 参见 10 注释 11 参考文献 11.1 引用 11.2 来源 12 扩展阅读 13 外部链接 早年生活 [ 编辑 ] 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于1913年1月9日出生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约巴林达, 父亲 叫弗朗西斯· A ·尼克松( Francis A. Nixon ), 母亲 是汉娜·尼克松( Hannah Nixon ),母亲的娘家 姓 叫米尔豪斯( Milhous ),一家人住在弗朗西斯所建的房子里 [2] [3] 。母亲信奉 贵格会 ,父亲婚后从 循道宗 皈依贵格会,他就在当时保守的贵格会氛围影响下成长,如不许饮酒、 跳舞 及讲粗话。理查德有四个兄弟,大哥哈罗德( Harold )生于1909年,于1933年早逝,二弟唐纳德( Donald )于1914年诞生,1987年去世;三弟亚瑟( Arthur )1918年出生,但在1925年夭折,小弟爱德华( Edward )1930年出生 [4] 。尼克松五兄弟中有四位是以历史上或传说中曾统治 英格兰 的国王来命名,例如理查德就是以 狮心王理查 命名 [5] :11 。理查德的父亲弗朗西斯有 苏格兰 - 爱尔兰 血统,而母亲汉娜则有 德国 、 英国 和爱尔兰血统 [6] 。 1916年尼克松(从右往左第二位)第一次登上报纸,向一个战争孤儿基金捐款5 美分 尼克松的童年生活很困苦,他之后曾引用 艾森豪威尔 的一句话来形容这段时间:“我们很穷,但我们不知道这一点。” [5] :12 尼克松家庭牧场于1922年破产,全家搬到加利福尼亚州的 惠提尔 。当地有许多贵格会成员,父亲在此开了家杂货铺和加油站 [5] :21 。1925年,理查德的三弟亚瑟因一场急病而夭折 [5] :41 。12年那年,尼克松经检查发现 肺 部有一个斑点,由于家中的 结核 病史,他从此被禁止参加 体育 活动。最终这个斑点经确认属于早期发作 肺炎 的疤痕组织 [5] :27 [7] :56–57 。 小学和中学教育 [ 编辑 ] 理查德在惠提尔东部小学就读,八年级时当上班长 [8] :16 。他的父母认为理查德的大哥哈罗德正是因为就读惠提尔高中( Whittier High School )而染上放荡的生活习性,导致他于1933年因结核病去世。于是两人把理查德送到更大的 富勒顿联合高中 ( Fullerton Union High School )就读,这是一所位于 橙县 的私立 高中 [9] :89 [8] :17–19 。高一时,理查德需要每天坐一 小时 校车才能到达学校,不过他的学习成绩非常出色,之后搬到 富勒顿 与一位 阿姨 同住, 周末 再回家 [9] :91 。他还参加学校的少年 美式足球 队,虽然鮮有上场机会,但很少错过练习 [9] :92 。他在辩论上获得较大的成功,赢得多项 冠军 ,还在富勒顿头号英语学者H·林恩·谢勒( H. Lynn Sheller )手下接受自己唯一的公开演讲正式指导。尼克松之后回忆谢勒教导的原话中说:“记住,演讲就是交谈……不要对着人大吼。与他们聊天。和他们对话。” [5] :28 尼克松表示,自己已经尽可能地使用交谈的语气来演讲 [5] :28 。 高中时的尼克松,摄于1930年 1928年9月28日,尼克松的父母准许他转学到惠提尔高中读高二。他在这里竞选学生会主席,但遭遇自己的首场选举失利。他一般会在清晨4点起床,开着家里的 卡车 到 洛杉矶 ,在 市场 上购买 蔬菜 ,然后开到店里把菜洗好并摆出来再去上学。大哥哈罗德于前一年诊断出患有肺结核,母亲带着他去了 亚利桑那州 ,希望能够改善长子的身体状况,理查德需要承担的家务逐渐增加,为此他只能放弃足球。不过他最终还是在全班207名学生中以第三名的成绩从惠提尔高中顺利毕业。 [8] :20–23 大学和法学院教育 [ 编辑 ] 尼克松获得就读 哈佛大学 的学费资助,但哈罗德的病情仍然需要母亲的照料,理查德也因此不得不留下来给店里帮忙。他留在家乡就读 惠提尔学院 ,学费来自外祖父的一笔遗产 [8] :23–24 。尼克松参加学校的蓝球队,还试着去踢美式足球,但由于体型不够强壮而未能如愿。他留在队中担任替补,并以对运动的热情而为人所知 [10] :15 。惠提尔学院有文学社团,但没有 兄弟会和姐妹会 ,尼克松是社团中唯一的男子并因此受到冷落,社团中的许多成员家世都很显赫,这更令尼克松显得格格不入。为此他协助建立一个新的社团 [8] :24–25 。除了完成社团工作、家庭作业并且在店里工作外,尼克松还抽出时间参加大量的课外活动,成为冠军辩手,还赢得工作勤奋的名声 [7] :61 。1933年他开始与惠提尔警察局长的女儿奥拉·弗洛伦斯·韦尔奇( Ola Florence Welch ) 约会 ,两人于1935年分手 [5] :58-63 。 1934年从惠提尔学院毕业后,尼克松获得就读 杜克大学 法学院 的全额奖学金 [11] 。这所学校当时还属 法学院 中的新秀,希望可以通过提供奖学金来吸引优秀的学生 [7] :33–34 。学校的教授有较高的薪水,其中许多人都拥有全国性或是国际性的声誉 [5] :67 。第二和第三学年获得奖学金的学生名额大幅度减少,迫使学生刻苦学习激烈竞争 [7] :33–34 。尼克松的成绩一直很优秀,不但总能拿到奖学金,还当选为杜克律师协会主席 [12] :81 ,成为 法学院优等生协会 成员 [13] ,并于1937年以全班第三名的成绩毕业 [11] 。他之后在念及母校时表示:“无论我曾经做过什么,或是将来可能会做什么,我永远都记得杜克大学在其中有一份功劳。” [14] 早年职业生涯,婚姻及服兵役 [ 编辑 ] 从杜克大学毕业后,尼克松起初希望能加入 联邦调查局 ,但是寄出求职信后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多年后他得知自己当年有被录取,但自己的职位最后因预算削减而被取消 [5] :76 。于是他于1937年回到加利福尼亚州并获该州律师协会录取,之后开始在惠提尔的温格特和比尤利律师事务所( Wingert and Bewley )从事法律工作 [11] ,受理当地石油公司的 商业诉讼 和其它企业事务以及 遗嘱 相关诉讼 [5] :79–82 。晚年时,尼克松曾自豪地声称自己是唯一曾担任执业律师的现代总统。尼克松不是很愿意接手 离婚 类案件,因为他不喜欢坦率地与女性谈论 性 的话题 [9] :193 。1938年,他在 拉哈布拉 开设属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分部 [8] :44 ,并于次年成为正式合伙人 [8] :43 。 1938年1月,尼克松获选在惠提尔社区 舞台剧 《黑暗之塔》中出演,与一位名叫 塞尔玛·“帕特”·瑞安 的高中老师演对手戏 [11] 。尼克松在回忆录中形容两人是“一见钟情” [15] :23 ,可惜显然只有他是如此,因为帕特·瑞安之后拒绝这个年轻的律师好几次后才答应和他约会 [7] :93, 99 。面对尼克松的求爱,瑞安却并不情愿,两人交往两年后她才接受求婚。两人于1940年6月21日通过一个小规模婚礼完婚,到 墨西哥 度 蜜月 后小两口开始在惠提尔过日子 [7] :100–101 。他们一共有两个孩子,生于1946年的长女 特里西娅 和生于1948年的幺女朱莉 [16] 。 1942年1月,尼克松接受一份价格管理办公室( Office of Price Administration )的工作,夫妻俩为此搬到哥伦比亚特区 [11] 。尼克松在他之后的政治竞选活动中称自己接受这份工作是因为 珍珠港事件 ,但他实际上整个1941年下半年都在争取这一职位。尼克松夫妇都认为,留在惠提尔会限制他的发展前景 [9] :124–126 。他被分配到配给部门,工作是回复信函,尼克松不满意这样的工作,于是在4个月后申请加入美国海军。尼克松生来就是贵格会成员,本有权对征兵豁免,并且从事政府工作的人按常规还可以获得延期入伍的待遇。军队接受申请,他于1942年8月加入海军 [5] :96–97 。 1942年10月,完成 军官预选学校 课程的尼克松获得 少尉 军衔。他的第一岗是到 爱荷华州 的 奥坦瓦海军航空站 担任指挥官的助手。尼克松希望有更刺激的经历,于是申请出海并被重新分配到 南太平洋战斗空运司令部 担任海军客流管制员,对二战西南太平洋战场提供 后勤 支持 [17] [8] :58–60 。他是作战空运司令部在 所罗门群岛 瓜达尔卡纳尔岛 的负责人,之后还负责 布干维尔 以北的尼桑岛( Nissan island ,又称格林岛)。他的部队为 C-47运输机 编制清单和飞行计划,并监督货机的装卸。1943年10月1日,作为“南太平洋作战空运司令部负责军官”的尼克松以“高效和负责”获得一份嘉奖信的肯定,并获提升为 上尉 。虽然没有经历实战,但尼克松赢得两枚战斗之星。回到 美国 后,尼克松成为加利福尼亚州 阿拉米达海军航空基地 的行政人员。1945年1月,他转至 费城 的 航空局 办公室,协调结束战争合同的谈判,并因这一期间的工作表现获得另一封嘉奖信 [8] :62 。之后尼克松还到了其它多个办公室工作,最终来到 巴尔的摩 [5] :112 。1945年10月,他被提升为 少校 [8] :62 ,但在1946年 元旦 辞职 [8] :62–63 。 政坛崛起 [ 编辑 ] 1952年9月10日,尼克松夫妇在 华盛顿国家机场 向两个女儿介绍自己的竞选搭挡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上将 ,站在地上的是长女特里西娅,尼克松抱着的是小女朱莉 国会生涯 [ 编辑 ] 關於有关尼克松国会选举的更多信息,請見“ 1946年加利福尼亚州第十二国会选区选举 ”及“ 1950年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选举 ”。 1945年, 加利福尼亚州第十二国会选区 的共和党人希望能在联邦众议员人选上达成一致,以击败现任民主党议员 杰里·沃里斯 。他们组建一个百人会来商讨人选,希望能避免内部纠纷而让沃里斯渔翁得利。该委员会没能找到一个拥有更高知名度的候选人,于是 美国银行 驻惠提尔分行的经理赫尔曼·佩里( Herman Perry )建议找尼克松作候选人,后者的一位朋友曾于二战前在惠提尔学院董事会工作。佩里给身在巴尔的摩的尼克松写信,夫妻俩对此兴奋地谈论一夜后,尼克松在回信中给出积极的答复。飞回加利福尼亚州后,他获得百人会的认可。1946年初从海军退伍后,尼克松与夫人回到惠提尔,然后他开始一年的密集竞选活动 [12] :91–96 [10] :27–28 。尼克松称沃里斯没有起到一位国会议员的应有作用,并指对方的支持团体与 共产党 有联系,所以肯定会有激进的观点 [12] :111–113 。尼克松赢得这场选举,获得65586票,对方只有49994票 [10] :82 。 1950年,尼克松竞选联邦参议员 尼克松在国会中支持《 塔夫脱-哈特莱法 》,这是一项授权监控工会活动和权力的联邦法律。他在 众议院教育和劳工委员会 任职,还曾是赫特委员会的一员,需前往 欧洲 ,对需要美国报告对外援助的项目。尼克松是该委员会中最年轻的成员,也是唯一来自西部州的成员 [10] :105–107, 125–126 。在包括尼克松在内的赫特委员会倡议下,国会通过 马歇尔计划 [9] :365 。 1948年,身为 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 成员的尼克松以调查 阿尔杰·希斯 ( Alger Hiss )间谍案而引起全国性的关注。许多人都对 惠特克·钱伯斯 ( Whittaker Chambers )有关前 国务院 官员希斯是苏联 间谍 的指控表示怀疑,但尼克松相信这是真的,并向委员会施压要求继续调查。希斯称这些指控都是 诽谤 ,钱伯斯于是出示一些 证据 ,其中包括他之前藏在田地中的文件和 微缩胶片 副本,这些证据之后也被称为“ 南瓜文件 ”( Pumpkin Papers ) [8] :129–135 。希斯之前曾在发誓后作证声称自己从未给过钱伯斯任何文件,他因此于1950年被判 伪证罪 罪名成立 [10] :239–241 。1948年,尼克松成为所在选区两个主要政党的共同候选人并在初选中获胜 [9] :381 ,轻松取得连任 [18] 。 1950年,尼克松在 索萨利托 1949年,尼克松开始考虑与在任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谢里登·唐尼竞争这一职位 [10] :282 ,并于这年11月开始竞选 [9] :535 。唐尼在初选就面临着女性联邦众议员 海伦·嘉哈根·道格拉斯 的激烈竞争,后在1950年3月宣布退休 [10] :296–297 。尼克松与道格拉斯分别赢得其党派的初选 [10] :304 ,然后开始一场存在争议的竞选,当时的 朝鲜战争 成为竞选中的一个主要议题 [10] :310 。尼克松试图让选民注意道格拉斯的自由派投票纪录。他的竞选团队派发数十万份“粉红传单”( Pink Sheet ),其中指称道格拉斯的投票纪录与纽约州联邦众议员 维托·马尔坎托尼奥 ( Vito Marcantonio )很相似(后者被部分人认为是共产党员),所以两人的政治观点肯定也很类似 [9] :581 。尼克松又一次赢得选举,领先幅度有近20个百分点 [10] :335 。 尼克松在联邦参议院站到反对全球 共产主义 的突出位置上,经常到各地演讲,公开反对共产主义威胁 [19] 。他与另一位反共主义参议员,来自 威斯康星州 ,充满争议的 约瑟夫·麦卡锡 保持着朋友关系,但又与对方及其指控保持一定的距离 [7] :211, 311–312 。尼克松还批评 哈里·S·杜鲁门 总统对朝鲜战争的处理方式 [19] 。他支持 阿拉斯加 和 夏威夷 建州,支持少数族裔的公民权利,还支持 联邦政府 救灾援助 印度 和 南斯拉夫 [8] :178 。他投票反对价格管制和其他货币限制,还反对给予 非法移民 福利待遇和公共权力 [8] :178 。 副总统 [ 编辑 ] 1952年艾森豪威尔和尼克松竞选的宣传册 更多信息: 跳棋演讲 1952年,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上将获得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他没有选定副总统候选人,共和党政府官员及党派内部官员会议商讨后推荐尼克松,艾森豪威尔也接受建议。尼克松这时还很年轻(39岁),反对共产主义的立场和代表的州——加利福尼亚州是当时选票最多的州之一——都使他成为一个理想的竞选搭档。除尼克松外,共和党在副总统人选上还曾考虑过 俄亥俄州 联邦参议员 罗伯特·塔夫脱 ( Robert Taft ), 新泽西州 州长 阿尔弗雷德·德里斯科尔 ( Alfred Driscoll )和 伊利诺伊州 联邦参议员 埃弗里特·德克森 ( Everett Dirksen ) [10] :440–441 [5] :205–206 。在竞选过程中,艾森豪威尔从正面宣传自己的治国理念,而负面宣传则由尼克松处理 [5] :222–223 。 9月中旬,媒体报道称尼克松有一个由其支持者提供的政治基金,对他的政治开销给予报销 [20] 。这样的基金并不违法,但有可能令尼克松受到存在利益冲突的指控。艾森豪威尔面临他人要求取消尼克松副总统人选资格的压力,后者于是在1952年9月23日面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 [5] :210–217 。这次讲话之后被称为 跳棋演讲 ,有约6000万美国人收看,创下当时电视收视人数的新纪录 [21] 。尼克松动情地为自己辩护,指出那并不是什么秘密基金,也没有任何一位赞助者获得特别的照顾。他把自己描述为一个收入微薄的男人(妻子没有貂皮大衣,而是穿一件“尊敬的共和党人布料外套”)和一个爱国者 [5] :210–217 。这场演讲之所以被称为跳棋演讲是因为尼克松表示自己的确有收到一件礼物并且没有退还:“一只小獚猎狗……从大老远的 德克萨斯州 寄过来的。我们的小女儿——6岁大的特里西娅——给它取名叫跳棋。” [5] :210–217 。 这场演讲堪称修辞学的杰作,给尼克松带来大量的支持 [5] :218 ,艾森豪威尔也决定让他继续参选 [9] :846 ,两人之后都在 11月的大选 中获胜 [5] :222–223 。 艾森豪威尔曾承诺会让尼克松在担任副总统期间有所作为,为他将来成为接班人打下基础。后者得以参加 内阁 和 国家安全委员会 的会议,并在总统缺席时主持。1953年,尼克松到 远东 巡回访问,这次访问成功提升当地对美国的感观,也让尼克松体会到当地成为工业中心的潜力。他造访 法属印度支那 的 西贡 和 河内市 [5] :225–227 ,到1953年末回国时,尼克松在外交关系方面的经验已经大幅增加 [7] :342 。 对尼克松国会生涯记载的传记作家欧文·格尔曼( Irwin Gellman )这样形容前者的副总统任期: 艾森豪威尔一经上任就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竞选伙伴的角色,让后者在国内和国外事务上扮演关键角色。副总统对总统的举措表示欢迎,并积极地完成白宫的目标。两位领导人间的这种合作让尼克松堪称是“第一位现代副总统”。 [22] 虽然尼克松仍然强烈攻击民主党,但共和党还是在1954年的选举中失去国会两院的控制权。这导致尼克松开始思忖是否应该在任期结束后退出政坛 [7] :357–358 。1955年9月24日,艾森豪威尔 心脏病 发作,他的病情起初被认为会有生命危险,之后长达六个 星期 无法行使职权。这段时间里并没有人提出 宪法第二十五条修正案 ,副总统也就没有正式权力采取行动。尽管如此,尼克松还是在此期间代替艾森豪威尔主持内阁会议,并确保幕僚助手和内阁官员不会谋求权力 [5] :256–258 。据尼克松的传记作者 斯蒂芬·A·安布罗斯 ( Stephen Ambrose )所说,尼克松因自己“在此次危机期间的操守赢得高度赞誉……他完全没有试图夺取权力” [7] :375–376 。 这次危机后,尼克松受到鼓舞,于是寻求获得连任,但艾森豪威尔的一些助手打算换掉他。在1955年12月的一次会面中,艾森豪威尔提议尼克松不要参加连任选举,而是在自己的内阁中任职,称这样可以让后者在1960年总统选举前积累一些行政工作经验,但尼克松认为此举将让自己的政治前程毁于一旦。1956年艾森豪威尔宣布自己将竞选连任时没有说明他的副总统人选,而是表示在自己还没有获得提名前处理这个问题是不合适的。虽然共和党人没有直接对艾森豪威尔表示反对,但在1956年的 新罕布什尔州初选 中,有相当数量的选民在选票上直接写上尼克松的名字对他表示支持,而不是把票投给现任总统。于是4月下旬,艾森豪威尔宣布,尼克松将再次成为自己的竞选搭档 [5] :237–241 。在 1956年11月的大选 中,艾森豪威尔和尼克松以绝对优势胜出 [12] :294 。 1959年7月24日,时任副总统的尼克松和苏联总理 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 在众 记者 面前展开争论,这与其他几场辩论一起被称为 厨房辩论 1957年春,尼克松到 非洲 展开又一轮重大外交之旅。回到美国后,他帮助引领国会通过《 1957年民权法案 》。该法案的效果被参议院削弱,民权领袖在艾森豪威尔是否应该签置法案的问题上产生分歧。尼克松建议总统签置法案,后者也是这么做的 [8] :349–352 。1957年11月,艾森豪威尔出现一次轻度中风,尼克松举行记者招待会向全国保证,内阁在总统患病期间会保持良好运作和紧密合作 [8] :355 。 1958年4月27日,尼克松与夫人踏上友好访问 南非 的旅程。尼克松在 乌拉圭 的 蒙得维的亚 即兴参观一所大学校园,并回答学生们有关美国外交政策的问题。这次行程起初平安无事,但到了 秘鲁 首都 利马 时,当地学生正在示威游行。尼克松前往校园并下车面对学生,直到有人朝他扔东西时才被迫躲回车内。在酒店里,尼克松遇到另一个暴徒,还有个示威者朝他吐口水 [7] :465–469 。在 卡拉卡斯 ,反美示威者向尼克松夫妇吐唾沫,他们的轿车也受到一位挥舞棍棒的暴民攻击 [7] :469–479 。据安布罗斯称,尼克松的勇敢行为“甚至让他的一些死敌都会产生一种怜惜的尊重” [7] :463 。 1959年7月,艾森豪威尔派尼克松到 莫斯科 出席 美国国家展览会 开幕式。7月24日,尼克松与苏联总理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在展场参观,两人停在一套美国厨房的模型前,然后开始针锋相对的辩论 资本主义 和共产主义的各自优势,这场辩论之后被称为 厨房辩论 [7] :521–525 ,因这次辩论,尼克松赢得“勇敢面对”苏联领导人的声誉 [23] 。 1960和1962年选举,在野时期 [ 编辑 ] 主条目: 1960年美国总统选举 1960年,尼克松首度出马竞选美国总统。他选择前 马萨诸塞州 联邦参议员 小亨利·卡伯特·洛奇 ( Henry Cabot Lodge, Jr. )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 [24] ,在共和党初选中没有遇到什么阻力 [25] 。他的民主党对手是 约翰·F·肯尼迪 ,两人的竞争始终非常激烈 [26] 。尼克松的竞选靠的是经验,而肯尼迪则强调给政府带入新鲜的血液,称艾森豪威尔和尼克松执政期间让苏联的 弹道导弹 数量超过美国 [27] 。这次总统选举中首次让候选人在电视屏幕前辩论,尼克松在两人的首场辩论中显得面色有些苍白,嘴上还出现胡茬,相比之下肯尼迪就上镜多了 [24] 。当时,收音机前的多数听众认为,才思敏捷、思想深邃的尼克松略占上风,但电视机前的多数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却一致认为,家世显赫、哈佛毕业、形象英俊、风度迷人的肯尼迪占据绝对优势 [28] [23] 。一个月后,尼克松以微小劣势败北。在普选选票中,肯尼迪得票率为49.7%,尼克松得票率为49.5%,两人只相差千分之二。共和党的选举专家认为,尼克松实际上是输在新闻媒体搞的电视辩论上了 [24] [23] 。 1961年1月20日早上,卸任副总统尼克松和新当选副总统 林登·约翰逊 一起离开白宫,前往参加肯尼迪和约翰逊的就职典礼 德克萨斯州和伊利诺伊州都出现 投票舞弊 的指控,两个州都是共和党的传统地盘,但都是肯尼迪获胜,并且所得普选票大大超出两州民主党登记选民的人数。面对选举舞弊的传闻,尼克松坚持不同意重新计票,认为一次漫长的争论会有损美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并且必然会损及国家利益。他在《六次危机》中写道:“如果我要求重新计票,新政府的组织以及旧政府对新政府在职权上有秩序的移交就可能推迟数月,整个联邦政府内部局势将乱成一团。……依我看来,将会在全国造成无法估计的和持久的损害。” [29] [23] 1961年1月副总统任期结束后,尼克松与全家回到加利福尼亚州继续从事法律工作,并写出畅销书《六次危机》,其中涉及的内容包括希斯间谍案、艾森豪威尔的心脏病发以及经跳棋演讲解决的基金危机和1960年大选的舞弊争议等 [24] [8] :431 。 地方和全国性的共和党领袖都鼓励尼克松挑战在任 加利福尼亚州州长 帕特·布朗 ( Pat Brown ),参加 1962年的州长选举 [24] 。尽量起初不大情愿,尼克松最终还是参加竞选 [24] 。这次竞选因公众猜疑尼克松是以该职位作为又一次总统选举的垫脚石而蒙上阴影,党内的极右翼表示反对,尼克松自己也对出任加州州长兴致缺缺 [24] 。尼克松本希望通过这次选举确定自己作为一位活跃的全国型共和党领袖政治家的地位,并确保自己仍然可以在全国政治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8] :432–433 。然而,他最终以超过5%的差距输掉这场选举,许多人认为这次失利将是他政治生涯的终点 [24] 。在1962年11月7日早上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尼克松批评新闻媒体偏袒对手,称:“先生们,以后再也不会有个叫尼克松的人让你们踢来踢去了,这是我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 [5] :304–305 [23] 。1962年11月11日, 美国广播公司 的一栏新闻评论节目以《理查德·M·尼克松的政治讣告》( The Political Obituary of Richard M. Nixon )为题对这场选举失败作特别报道 [7] :673 。阿尔杰·希斯出现在节目上,许多市民认为,让一个已经被 法院 定过罪的重罪犯上电视攻击前副总统是一件有欠体面的事。人们的愤怒让这个节目之后停播 [30] ,公众对尼克松的同情也相应滋长 [7] :673 。 1963年,尼克松把证件交给一名 东德 军官查验,以便能在分成东西两部分的 柏林 市内穿进 1963年,尼克松一家人到欧洲旅行,他与所到国家领导人见面并召开新闻发布会 [8] :446 。一家人搬到纽约市,尼克松成为这里一家主要 律师事务所 的资深合伙人,事务所也更名为“尼克松、麦基、罗斯、格斯里和亚历山大”( Nixon, Mudge, Rose, Guthrie & Alexander ) [24] 。尼克松曾在宣布竞选加州州长时承诺不会参加 1964年的总统大选 ,即使他没有作出过这样的承诺,尼克松也认为要击败在任的肯尼迪,或是 后者被刺杀 后继任的约翰逊都太过困难 [5] :297, 321 。1964年,他支持 亚利桑那州 联邦参议员 贝利·高华德 作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当后者成功获得提名后,尼克松成为将他引荐到 1964年共和党全国大会 上的人。虽然觉得高华德不大可能获胜,但尼克松还是很忠心地替对方做宣传。1964年的大选对于共和党人来说是一场灾难,不但高华德被约翰逊以压倒性优势击败,共和党也失去许多国会和州长席位 [5] :321–322 。 尼克松是为数不多的几位没有因这年的惨败而受到怪责的共和党领导人,他也试图以此为基础,在1966年国会选举中有所作为。他帮助许多共和党人选举,试图在中期选举中夺回在约翰逊的压倒性优势中失去的议席,帮助共和党重振声威 [5] :323–326 。 1968年总统选举 [ 编辑 ] 主条目: 1968年美国总统选举 1968年7月,尼克松获得提名前与约翰逊在白宫会面 1967年末,尼克松告知家人自己打算再次参选总统。虽然帕特并不总是喜欢过公众生活 [12] :502 (例如她就曾因 丈夫 在跳棋演讲中透露他们的家境有多么贫寒而感到尴尬 [9] :410–411 ),但她还是对理查德的抱负表示支持。尼克松相信,民主党正因 越南战争 政策失误而大失民心,共和党赢的希望很大,不过他自己对这场选举仍然不是很有把握,觉得很可能票数会像1960年的选举那样接近 [12] :502 。 1968年尼克松竞选活动在加利福尼亚州免费派发的垃圾袋,上面有“这次,美国需要尼克松!”的字样 这场历史上最动荡的其中一次 初选 以 春节攻势 的发动拉开帷幕,紧接着是现任总统约翰逊因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成绩差得让人意外而宣布放弃竞选连任,而民主党候选人之一,联邦参议员 罗伯特·F·肯尼迪 也在刚刚赢得加利福尼亚州初选后 遭到谋杀 。共和党方面,尼克松的主要对手是 密歇根州 州长 乔治·罗姆尼 ,而 纽约州 州长 纳尔逊·洛克菲勒 和加利福尼亚州州长 罗纳德·里根 都有希望获得提名。不过尼克松最终在首轮投票中就成功将提名收入囊中 [12] :503–508 。他选择 马里兰州 州长 斯皮罗·阿格纽 作为自己的竞选搭档,尼克松相信这可以让党派团结一致,并且向北方和南方心怀不满的温和派民主党人吁请支持 [12] :509 。 尼克松在普选中的民主党对手是当时的副总统 休伯特·汉弗莱 ,后者在 1968年民主党全国大会 上因 暴力抗议活动 而获得提名 [31] 。在这场选举中,尼克松把自己描述成一个面对国家的动荡和剧变仍能保持稳定的人物 [31] 。他呼吁那些对 嬉皮士 反传统文化感到厌恶的 社会保守派 美国人和 反战 示威者支持自己,这些人之后被归类为“ 沉默的大多数 ”,包括所有不会敌视尼克松及其政策的选民。阿格纽的存在也巩固尼克松的右翼地位 [32] 。 尼克松进行大量的电视广告宣传,与镜头前的支持者见面 [8] :513–514 。他强调社会上的犯罪率太高,批评民主党人让美国逐渐丧失核优势 [8] :550 。尼克松承诺会结束越战,宣称“新的领导班子将结束战争,在太平洋赢得和平” [33] 。他没有说明自己具体希望如何结束这场战争,这也使得媒体猜测他肯定是有个什么“秘密计划” [33] 。他的口号“尼克松最合适”经事实证明也是有效的 [8] :513–514 。 约翰逊的谈判代表希望能让越南在美国大选前达成休战。尼克松与当时在美国谈判代表 W·埃夫里尔·哈里曼 手下担任顾问的 亨利·基辛格 交谈时得到对局势的一份精准分析,他还在竞选期间经常与西贡的 陈香梅 接触,后者建议 南越 总统 阮文绍 不要前往巴黎参加谈判,暗示只要尼克松当选就会给予他更好的条件。约翰逊窃听陈香梅和南越驻哥伦比亚特区大使,所以很清楚这其中发生什么事。在他看来,尼克松是在企图破坏美国的外交政策并对此大为光火。10月31日,在尚未达成任何协议的情况下,约翰逊宣布单方面停止轰炸,和平谈判将于11月6日,选举日次日在巴黎举行。11月2日,阮文绍再次与陈香梅交谈后表示自己不会前往巴黎。约翰逊打电话给尼克松,后者表示不知情,但总统不相信。约翰逊知道自己是通过窃听所获得的情报,所以还不能公开提及陈香梅的参与,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汉弗莱,但后者也选择不予声张。 [34] 这场选举在尼克松、汉弗莱和独立候选人, 阿拉巴马州 州长 乔治·华莱士 间展开,最终尼克松以约50万张普选票的优势击败汉弗莱(占普选票总数的0.7%),选举人票上则是以301张远超过汉弗莱的191张,华莱士也获得46张 [31] [8] :558 。在获胜演讲中,尼克松承诺他领导的政府会试图 让分裂的祖国团结起来 [35] 。他说:“我已经收到副总统发来的非常亲切的信息,祝贺我赢得选举。我也要对他在极其困难条件下坚持战斗的勇气表示祝贺。我还告诉他说,我完全理解他的感受。我知道以微弱差距落败是什么感觉。” [36] 总统任期(1969至1974年) [ 编辑 ]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宣誓成为第37任美国总统,第一夫人帕特在一旁拿着家里的《 圣经 》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宣誓就职成为美国总统,就职典礼由他昔日的政敌, 首席大法官 厄尔·沃伦 主持,新任 第一夫人 帕特·尼克松在一旁将家中的圣经打开到 以赛亚 2:4,其上写道:“他们将把刀剑打成犁耙,把长矛做成镰刀。”尼克松在就职演讲中表示:“历史能够赐予的最大荣誉就是和平缔造者的称号” [8] :567–568 ,这场演讲获得几乎一致性的好评,这句话之后也将刻在他的墓碑上 [37] :189 。他还在演说中谈到要把党派政治转变成一个团结的新时代: 在这些艰难的岁月里,美国已经充满夸张的言辞,这些膨胀的豪言壮语作出无法遵守的承诺,这些愤怒的说辞把球迷的不满变成仇恨,这些花言巧语给出的没有劝谕,只有夸夸其谈的姿态。我们要互相学习,就必须先停止向彼此大喊大叫,必须平心静气地让我们的语句和嗓音都能让对方听得清清楚楚。 [38] 对外政策 [ 编辑 ] 1972年尼克松访华期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敬酒 中华人民共和国 [ 编辑 ] 主条目: 1972年尼克松访华 尼克松到达 北京 后,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握手 尼克松在成为总统以前就对造访中国打下基础。选举前一年,《 外交 》杂志曾引述他的话称:“这个小小的星球上还不足以容纳10亿可能最有能力的人生活在愤怒和与世隔绝之中。” [39] 在这场冒险中协助他的是 国家安全顾问 ,之后将成为国务卿的亨利·基辛格,他绕过内阁官员,与总统密切合作。尼克松上任第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的关系因 边境冲突 而跌至低点,尼克松于是给中国方面送去口信,表示有意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1971年初, 毛泽东 邀请一个美国 乒乓球 队前往中国与其最优秀的球员展开友谊比赛,这成为两国关系上的一大突破。尼克松随后派基辛格前往中国与其高层官员秘密会议 [39] 。1971年7月15日,北京和尼克松分别通过电视和广播同时宣布,后者将于次年2月访问中国。这份公告震惊全世界 [40] :453 。对事情的高度保密让两国领导人有充分的时间在各自国家为这次接触营造合适的政治氛围 [41] 。 1972年2月,尼克松夫妇到达中国。之前尼克松还听取基辛格超过40个小时的报告来准备 [8] :778 。飞机着陆后,总统与第一夫人走出 空军一号 并受到 中国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的迎接。尼克松特地与周恩来握手,因为在1954年时,当时的美国国务卿 约翰·福斯特·杜勒斯 与周恩来在 日内瓦 见面时曾拒绝与对方握手 [42] 。总统身边有超过100位记者陪同,在他的命令下,电视媒体获得的待遇要比印刷出版物好得多,因为尼克松认为,通过电视来展示此次访问,会比平面媒体的效果要好得多,更何况这也给他冷落自己所鄙视的报社记者的机会 [42] 。 尼克松和基辛格与毛泽东和周恩来在毛泽东的私人住所会面一小时,探讨一系列问题 [8] :780–782 。毛泽东之后告诉自己的医生,他对尼克松留下深刻的印象,觉得他是个直率的人,不像那些左派和苏联人 [8] :780–782 。他还表示自己觉得基辛格有些可疑 [8] :780–782 ,而后者则形容这场会面是“与历史的接触” [42] 。当天晚上,中国领导人在 人民大会堂 设宴款待尼克松一行。次日,总统与周恩来会面,这次会议后发表的 联合公报 中承认 台湾 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希望可以通过和平手段解决统一问题 [40] :516 。尼克松还在没有举行会议期间参观多处建筑奇迹,包括 故宫 、 明十三陵 和 长城 等 [42] 。美国人通过陪同第一夫人的摄像镜头首度瞥见中国人的生活,与帕特一起游览北京市,参观 人民公社 、学校、 工厂 和 医院 [42] 。 这次访问开创中美关系的新纪元 [31] 。由于担心中美可能结盟,苏联屈于压力与美国实现 缓和 [43] 。 越南战争 [ 编辑 ] 主条目: 越南战争 尼克松上任时,平均每星期有约300名美军将士在 越南 战场阵亡 [44] ,而且战争在美国国内很不得人心,还有反对战争的暴力抗议不断出现。约翰逊政府曾同意以暂停轰炸来换取无条件谈判,但这一协议从来都没有完全生效。据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 Walter Isaacson )称,尼克松上任后不久就得出结论,如果要取得胜利,就不能够过快地结束越战 [45] :65 。但与之相反的是,尼克松的传记作者 康拉德·布莱克 ( Conrad Black )认为,总统当时的确相信可以通过“狂人理论”( Madman theory )吓倒北越 [8] :572, 1055 。他希望可以通过作出某些安排既让美国军队可以撤出,又能保护南越免受攻击 [8] :569 。 1969年4月30日,尼克松针对轰炸 柬埔寨 一事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 1969年3月,尼克松批准秘密轰炸北越及其盟友 红色高棉 的阵地 [8] :591 ,这一政策早在约翰逊任内就已开始 [46] 。这些行动致使 柬埔寨 受到猛烈轰炸,有数据显示约翰逊和尼克松任内美军投放到该国的炸弹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国投放的总数还要多 [46] 。1969年中期,尼克松开始努力与北越展开和平谈判,给该国领导人发去亲笔信,并在巴黎开始和平谈判。但是,双方的初次谈判没能达成协议 [40] :281–283 。1969年7月,尼克松访问南越并与阮文绍总统和美军统帅会面。在国内一片要求立即撤军的抗议压力下,他开始实施以 越南军队 代替美国军队,令后者得以逐步撤离的政策,这一过程史称“越南化” [31] 。他很快制定美国军队分阶段撤离的计划 [47] ,但又授权入侵 老挝 ,这部分是为了切断贯穿老挝和柬埔寨,用于支持北越军队的 胡志明小道 。1970年4月30日,尼克松向美国民众宣布对柬埔寨展开地面入侵 [48] 。1970年5月9日清晨,他在 林肯纪念堂 接见抗议者,对他们提出的抗议即时作出回应 [49] [50] [8] :675–676 。1991年 苏联解体 后从苏联档案馆发现的文件显示,北越曾在红色高棉的明确要求下打算于1970年侵占柬埔寨, 波尔布特 当时的副手 农谢 进行这一次磋商 [51] 。尼克松在竞选中承诺会结束战争,这与之后的轰炸升级形成鲜明对比,《 时代 》发文称尼克松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信任鸿沟”( credibility gap ) [47] 。 1971年, 兰德公司 雇员, 军方 分析师 丹尼尔·艾尔斯伯格 将工作中接触到的“ 五角大楼文件 ”私下复制并泄露给新闻界,由《 纽约时报 》和《 华盛顿邮报 》率先报道。起初尼克松没有打算采取任何行动,这些有关美国卷入越南战争历史的文件中包含的主要是前几任行政部门的谎言,揭露的内容鲜少有属实的。但在基辛格的劝说下总统意识到,这些文件中真正厉害的还在后头,所以他试图采取行动阻止报社继续出版。但是 联邦最高法院 在 纽约时报诉合众国案 中作出对报社有利的裁决 [40] :446–448 。 随着美国继续撤军,征兵也相应减少,并在1973年中止,军队中全部是志愿兵 [52] 。经过多年的战争, 巴黎和平协约 终于在1973年签订。协约实现停火并允许剩下的美国军队撤出,但并没有要求16万 北越正规军 撤回 [53] :53–55 。美国的战斗支援结束后,双方虽然有短暂的休战,但战斗很快再度爆发,由于没有美国的参与,北越于1975年占领南越 [53] :473 。 拉美政策 [ 编辑 ] 1970年9月,尼克松与墨西哥总统 古斯塔沃·迪亚斯·奥尔达斯 ( Gustavo Díaz Ordaz )在加利福尼亚州 圣地牙哥 的总统车队 尼克松曾是1961年 猪湾事件 和1962年 古巴导弹危机 期间肯尼迪总统的坚定支持者,上任后,他加大针对 古巴 及其领导人 菲德尔·卡斯特罗 的秘密行动力度。他通过朋友彼比·雷博佐( Bebe Rebozo )与流亡的古巴裔美国人社区保持密切联系,后者经常建议一些可以刺激卡斯特罗的方法。这些活动引起苏联和古巴的关注,他们担心尼克松可能会袭击古巴,打破肯尼迪与赫鲁晓夫为结束古巴导弹危机而达成的协议。1970年8月,苏联要求尼克松重申这一协议,总统虽然对卡斯特罗持强硬立场,但还是同意了。但由于苏联在1970年10月开始扩大其位于古巴港口 西恩富戈斯 的基地,这次重申没有完成。双方出现短暂的对峙,但之后达成和解:苏联承诺不使用西恩富戈斯作为其弹道导弹承载潜艇基地。美苏双方在该年11月举行的最后一轮外交照会上,重申1962年的协定。 [40] :379–383 1970年9月, 马克思主义者 萨尔瓦多·阿连德 参选 智利总统 ,促使尼克松和基辛格设法以隐蔽方式加以阻挠 [54] :25 。尼克松政府首先尝试说服智利国会确认 豪尔赫·亚历山德里 ( Jorge Alessandri )赢得选举,然后将消息传给军方官员表示支持他们发动 政变 [54] 。此外,尼克松政府透过组织反对阿连德的 罢工 、并对其反对者提供资助等手段达到目的。当时有传言称尼克松“亲自授权”美国政府提供70万美元秘密资金,在智利报纸上的显眼位置刊登反对阿连德的信息 [54] :93 。智利此后经过了一段长时间的社会、政治、经济动荡,最终 奥古斯托·皮诺切特 在1973年9月11日 发动政变 上台,阿连德则被杀害 [8] :921 。 苏联 [ 编辑 ] 尼克松利用有所改善的国际环境来解决核和平问题。宣布自己将访问中国后,尼克松也决定前往苏联谈判。总统与第一夫人于1972年5月22日到达莫斯科,与包括 苏共中央总书记 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 、 部长会议主席 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柯西金 、 国家元首 尼古拉·维克托罗维奇·波德戈尔内 在内的苏联领导人展开会面。 [55] 1973年苏联领导人访问美国期间,尼克松与勃列日涅夫会面 尼克松与勃列日涅夫激烈谈判 [55] 。双方同意扩大双边贸易,并且达成两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军控协议,一个是 SALT I ,这是两个超级大国签署的第一个全国限制军备的协议 [31] ;另一个则是 反弹道飞弹条约 ,该条约禁止任何一方研发用于拦截来袭导弹的防御系统。尼克松和勃列日涅夫宣布双边关系进入“和平共处”的新时代。当晚苏联领导人在 克里姆林宫 设宴款待尼克松一行 [55] 。 为了与美国建立更好的关系,中国和苏联都削减对北越的外交支持,并建议 河内 在军事上达成协议 [56] [57] [58] 。尼克松之后这样形容自己所用的策略: 我早就认为,如果要在越南发起任何成功的和平倡议,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在可能的情况下争取苏联和中国的帮助,虽然与中国复交和与苏联缓和的关键都在他们自己。我也考虑他们为让战争早日结束所可能采用的手段。即使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河内也会对华盛顿与莫斯科和北京打交道感到信心不足。而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如果两大共产党国家都决定他们还有更大的利益可以争取,河内就将会在压力下参加一个我们可以接受的协议的谈判。 [59] 之前两年里已经在美苏关系上取得相当大进展的尼克松在1974年第二度踏上访问苏联的旅程 [8] :963 。他于6月27日到达莫斯科, 苏联领导人安排欢迎仪式,现场还有欢呼的人群,当晚还在大克里姆林宫设国宴招待总统一行 [8] :963 。尼克松与勃列日涅夫在 雅尔塔 会面,讨论共同防御条约、缓和政策以及 多目标重返大气层载具 等多个问题。虽然有考虑提出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但尼克松认为自己在任期内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将其完成 [8] :963 。不过,这次谈判没有取得重大突破 [8] :963 。 中东政策 [ 编辑 ] 1974年6月,尼克松与埃及总统 穆罕默德·安瓦尔·萨达特 会面 根据 尼克松主义 外交方针,美国在可能的情况下将避免通过直接参战来对盟国提供援助,而是给予他们援助来令其拥有自卫的能力。因此在尼克松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对中东地区的军售额度有大幅度增长,特别是 以色列 、 伊朗 和 沙特阿拉伯 [60] 。尼克松政府对美国在中东的盟国以色列予以大力支持,但这样的支持不是无条件的。尼克松认为,以色列应该与阿拉伯邻国和平共处,并且美国应该对此加以鼓励。他认为除了 第二次中东战争 以外,美国都未能干预以色列,所以应该使用加大美国军事援助作为杠杆敦促各方回到谈判桌前。不过, 阿以冲突 并非尼克松第一个总统任期的主要关注议题,这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做,美国的 犹太人 都会反对他竞选连任 [8] :583–585 [a] 。 1973年10月6日,以 埃及 和 叙利亚 为首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在苏联大批武器的支持下向以色列发动进攻,史称 赎罪日战争 。以色列损失惨重,一周内,“巴列夫防线”就被敌军突破, 以色列国防军 中最精锐的空军和装甲部队损失过半,王牌军第190装甲旅全军覆灭 [62] 。尼克松立即下令向以色列空运最先进的飞机、坦克和导弹,规模超过50年代的“柏林空运” [62] ,并且绕开跨部门指挥的争吵和官僚作风,对阿拉伯国家可能采取的任何回应承担个人责任。同时又有大批美军“志愿人员”秘密赶赴以色列,操纵刚刚卸货的现代化武器直接奔赴前线,迅速扭转战争危局 [62] 。一个多星期后,当美国和苏联开始 对停火展开谈判 时,以色列已经反过来深入敌方领土。这场停火谈判继续升级成一场超级强国间的危机,当以色列开始占据上风时,埃及总统萨达特请求美国和苏联联合执行维和使命,美国拒绝这一请求。10月19日,为报复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阿拉伯国家控制的 石油输出国组织 宣布对美国和西欧实行石油禁运,并把中东油价提高三倍 [62] 。勃列日涅夫也宣称要单方面强制执行维和军事任务,美国的间谍卫星还发现 苏联红军 的五个空降旅正在向中东地区调动,尼克松立即下令 美国军队 进入 第三级戒备状态 [63] ,所有美军人员和基地进入 核战争 警戒状态 [62] 。这是继古巴导弹危机以来,全世界爆发核战争最剑拔弩张的一次,最终勃列日涅夫面对尼克松的行为选择让步 [15] :938-940 。 石油输出国组织向美国实施的石油禁运导致 第一次石油危机 [8] :923–928 ,美国于1973年后期出现汽油短缺,只能定量供应,不过在中东地区恢复和平后,石油生产油也取消禁运,石油危机随之结束 [53] :311 。 战争结束后,美国在尼克松担任总统期间自1967年以来首次重新建立与埃及的外交关系。尼克松利用这次中东危机重启陷入僵局的中东和平进程,他向10月20日写给基辛格的一份备忘录中自信地写道: 我相信,毫无疑问,我们现在面对的是15年来在中东建立长久和平的最好机会。我深信,如果我们让这样的机会白白浪费,历史是不会原谅我们的……我现在认为,永久解决中东问题是我们必须致力的最重要的一个终极目标。 [64] 1974年6月,尼克松出访中东,成为第一位访问以色列的美国总统,这也是他担任总统期间最后的其中一次国际访问 [8] :951–952, 959 。 国内政策 [ 编辑 ] 尼克松出席 华盛顿参议员 棒球队1969年的开球日。他的左手边是球队老板 鲍勃·肖特 ( Bob Short ,双手交叉),左前方是 大联盟执行长 鲍伊·库恩 ( Bowie Kuhn ,戴着 眼镜 )。尼克松左后方身穿军服的是助手 杰克·布伦南 ( Jack Brennan ) 经济 [ 编辑 ] 1969年尼克松上任时,美国的通货膨胀率高达4.7%,是继朝鲜战争以来最高的。约翰逊总统在任时制定的 伟大社会 计划与越南战争的开销一起,造成庞大的预算赤字。虽然失业率很低,但利率已经达到一个 世纪 以来的最高点 [40] :225–226 。尼克松的主要经济目标就是要减少 通货膨胀 ,要达到这一目标,最显著的方法就是结束战争 [40] :225–226 。这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 美国经济 的困苦挣扎一直持续到1970年,一定程度上加剧共和党在这年国会中期选举中的低迷表现,民主党得以在尼克松担任总统期间一直保持着对国会两院的控制权 [40] :431–432 。根据国民经济学家奈杰尔·鲍尔斯( Nigel Bowles )2011年对尼克松经济记录的研究,新总统上任第一年没有对约翰逊的政策作出多大改变 [65] 。 与国内政策相比,尼克松对外交事务的兴趣要大得多,但他也相信选民会更关注自己的经济状况,因此会对自己竞选连任构成威胁。作为他“新联邦主义”观点的一部分,尼克松提议向各州拨款,但这样提案大部分都在国会预算审议过程中被否决。不过,尼克松也因提出这些提案而获得政治上的信誉 [40] :431–432 。1970年,国会授予总统权力干预工资和物价,不过拥有大多数席位的民主党人知道尼克松曾反对这样的管制,所以认为他即使拥有了这个权力也不会使用 [65] 。1971年8月,通货膨胀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大选年也迫在眉睫,尼克松于是召集自己的经济顾问在 戴维营 召开会议。然后他宣布管制临时工资和价格,允许 美元 兑换其它外币的 汇率 自由浮动,并中止美元到黄金的兑换 [5] :399–400 。鲍尔斯指出:“通过提出这样一项旨在降低通货膨胀的政策,尼克松给他的民主党对手留下难题……让他们无法批评他。因为总统提出的就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政策,现在既然总统提出来了,他们即使不同意,也无法提供一个合理或可信的替代政策。” [65] 尼克松的政策在1972年有效降低通胀率,但其余波也导致他的第二个任期甚至到福特上任后出现通胀 [5] :399–400 。 赢得连任后,尼克松发现通胀再度出现 [66] 。他于1973年6月再度实施价格管制,但这样的政策在公众,特别是商界人士心目中不得人心,与控制价格的官僚机构相比,他们宁愿与强大的工会组织打交道 [66] 。这些管制造成 粮食短缺 ,肉从食杂店的货架上消失了,农民们不愿意亏本养鸡卖出,于是选择将之淹死 [66] 。虽然价格管制没能控制住通胀,但政策的终止很缓慢,一直持续到1974年4月30日法定授权失效 [66] 。 政府倡议和机构 [ 编辑 ] 尼克松提倡“新联邦主义”,将权力下放给各州和地方民选官员,不过这些举措中得到国会支持的很少 [5] :395 。他取消内阁级的美国邮务部,该部门于1971年成为国营的 美国邮政署 [67] 。 尼克松是 自然保护运动 的支持者。环境政策在1968年大选中还没有成为一个重大议题,候选人也很少被问及对这一议题的看法。1970年4月, 世界地球日 诞生,尼克松意识到这预示着选民对于环境问题产生浓厚兴趣,于是试图投其所好。6月,他宣布组建 环境保护局 。尼克松在 国情咨文 中探讨环境政策,开创这一议题的新纪元。尼克松支持的其他举措还包括1970年的《 清洁空气法 》和 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 ;《 国家环境政策法 》要求许多联邦项目提供 环境影响报告书 [5] :397–398 。尼克松否决1972年的《 清洁水法 》,他并不反对该法的政策目标,而是认为其花费过多。国会推翻他的否决后,尼克松对其中自己认为不合理的资金予以扣留 [5] :396 。 1971年,尼克松提出医疗保险改革,要求雇主为雇员提供私人医疗保险 [b] ,向有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的贫困家庭提供医疗补助 [68] ,并向 医疗保健组织 提供支持 [69] 。1973年颁布一项作用有限的医疗保健组织法案后 [69] ,尼克松又于1974年提出更全面的医疗保险改革 [b] ,将医疗补助方案更换为国营性质,面向全体公民的医疗保险方案,其中保险费以收入水平为基准,并实行成本分摊 [70] 。 出于对美国国内和越南战场上美军使用非法药品( 毒品 )的担忧,尼克松发起倡议向毒品宣战,承诺切断海外毒品供应,并增加教育和康复设施的经费 [40] :418 。 1971年2月,尼克松呼吁对 镰刀型红血球疾病 的研究、治疗和教育投入更多资金 [71] ,并在1972年5月16日签署《国家镰刀型红血球贫血症防治法》( National Sickle Cell Anemia Control Act ) [72] [73] [c] 。不过也有一位作家指出,尼克松在一方面这样高调地呼吁增加 癌症 和镰刀型红血球项目经费的同时,另一方面却减少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 的整体支出,以实现其保守型政府减少支出的承诺 [74] 。 公民权利 [ 编辑 ] 尼克松在任期间, 南部各州 的公立学校经历首次大规模的 种族融合 [75] 。尼克松的立场处在支持种族隔离的 乔治·华莱士 和自由派共和党人之间,他对种族融合的支持导致南方的一些白人感到不满 [76] 。尼克松希望能够在1972年大选中得到南方州的支持,所以打算在大选前把废除种族隔离作为一项政治议题加以解决。上任后不久,他任命副总统阿格纽领导一个工作组与地方领导人——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合作,找出在当地学校实行融合的恰当方法。阿格纽对这一任务兴致缺缺,所以大部分工作都是由 劳工部长 乔治·普拉特·舒尔茨 完成的。由于有联邦的援助,并且达到标准的校区教育委员会有可能得到尼克松总统的接见,到1970年9月时,只有不到10%的黑人儿童还在种族隔离的学校里念书。但到了1971年,北方城市中因废除种族隔离而导致的紧张局势开始显现,因对校车强制种族融合的政策不满而导致的抗议活动时有发生。尼克松私下里反对这种政策,但仍然会执行法院的命令 [12] :595–597, 603 。 除了公立学校中的种族融合外,尼克松还于1970年实行了经过修订的费城计划( Philadelphia Plan ),这也是第一个重大的联邦 平权法案 计划 [77] 。他还于1972年 平等权利修正案 ( Equal Rights Amendment ,简称 ERA )在国会两院通过并送交各州批准期间对其表示赞同 [78] :246 。尼克松曾在1968年大选期间宣传自己支持这条修正案,虽然 女权主义者 曾批评他在当选后没有为这条修正案做出过多少实质性的贡献,但他任内所指派的女性官员数量还是比林登·约翰逊任内要多 [79] 。 太空政策 [ 编辑 ] 尼克松在 大黄蜂号航空母舰 上与隔离仓中的 阿波罗11号 宇航员见面 更多信息: 美国太空政策 经过 全国近十年的努力 ,美国成功地抢在苏联之前于1969年7月20日通过 阿波罗11号 把宇航员送到 月球 上。尼克松于 尼尔·阿姆斯特朗 和 巴兹·奥尔德林 在月球表面行走期间与两人通电话,并称这是“白宫所打出的最具历史意义的一通电话” [12] :563 。但是,尼克松在1960年代末 国家航空航天局 将 人类 送到月球上以后却并不愿意继续对该机构提供拨款。 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 托马斯·O·潘恩 ( Thomas O. Paine )制订两份雄心勃勃的计划,一个是在1970年代末把月球建设成为永久性的基地,另一个则是在1981年时发射载人飞行器探险 火星 。这两份提议都被尼克松否决 [80] 。 尼克松还于1969年取消 空军 的 载人轨道实验室 项目,因为使用 间谍卫星 不但可以达到同样的侦察效果,而且成本上也要低得多 [81] 。 1972年5月24日,尼克松批准国家航空航天局和 苏联太空计划 之间的一个历时五年的合作项目,这一合作在1975年 美国的阿波罗航天器和苏联的联盟航天器在地球轨道中对接 时达到高潮 [82] 。 1974年4月29日,尼克松宣布交出白宫录音带经过剪辑的文字副本 连任与辞职 [ 编辑 ] 1972年总统选举 [ 编辑 ] 主条目: 1972年美国总统选举 尼克松相信,自己的掌权达到 政治重组 的高峰。民主党曾长期垄断 南方各州 的选票,从1877到1964年间,这些州基本上都是民主党的票仓。 贝利·高华德 虽然通过反对《 1964年民权法案 》而获得过多个南方州的选举人票,但也因此而导致较为温和南方人的疏远。尼克松在1968年大选中试图赢得南方支持的努力受到独立候选人华莱士的很大影响。上任后,尼克松在第一个任期中实行 南方策略 ( Southern strategy )和政策,例如他废除种族隔离的方案就为大部分南方白人所接受,鼓励他们在 民权时代 的余波下重新接受共和党。他还提名两位南方保守派人士担任 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分别是 克莱门特·海恩斯沃斯 ( Clement Haynsworth )和 G·哈罗德·卡斯威尔 ( G. Harrold Carswell ),但都没有得到联邦参议院的批准。 [83] 尼克松在1972年竞选期间与公众接触 1972年1月5日,尼克松的名字出现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的选票上,宣布自己竞选连任 [8] :766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得到共和党的提名 [8] :795 ,而在民主党对手人选上,尼克松起初认为会是 马萨诸塞州 联邦参议员 泰德·肯尼迪 ,但在1969年7月的 查帕奎迪克事件 发生后,他已经不大可能会参加选举 [8] :617 。之后, 缅因州 联邦参议员 埃德蒙·马斯基 成为民主党最有希望提名的人选, 南达科他州 联邦参议员 乔治·麦戈文 紧随其后 [8] :766 。 6月10日,麦戈文在加利福尼亚州初选中胜出,获得民主党提名 [8] :816 。次月,尼克松在 1972年共和党全国大会 上获得提名。在宣传中,他批评民主党四分五裂,软弱无能 [8] :834 ;麦戈文则表示自己打算大幅削减国防开支 [84] ,并支持对逃避服兵役的人给予特赦,还支持 堕胎权 。由于一些支持者被认为赞成毒品合法化,因此麦戈文也被视为是“招安、流产和酸性”的代表。麦戈文起初的竞选搭档也对他的形象有损, 密苏里州 联邦参议员在竞选过程中被发现曾接受 抑郁症 治疗,因此退出了选举 [85] [86] 。尼克松在整个竞选期间的大部分民意调查中都保持者领先,并于1972年11月7日的大选中以历史上最具压倒性的其中一场优势胜出获得连任。他以赢得超过60%普选票的优势击败麦戈文,选举人票方面只输掉马萨诸塞州和哥伦比亚特区 [12] :629 。 水门事件 [ 编辑 ] 1973年10月26日,尼克松召开记者招待会接受提问 主条目: 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包括了尼克松政府成员的一系列秘密活动,并且这些活动中许多都是非法的。其中包括窃听政敌和尼克松及其手下官员怀疑人物的办公室等“卑鄙手段”。尼克松和他的亲信下令通过 联邦调查局 、 中央情报局 和 国家税务局 骚扰激进组织和政要。1972年6月17日,五名男子潜入 水门综合大厦 的民主党总部后被警方抓获,《 华盛顿邮报 》开始跟踪报道事件。记者 卡尔·伯恩斯坦 和 鲍勃·伍德沃德 根据一名被称为“ 深喉 ”的知情人士——之后经当事人自己承认而得知此人是当时的联邦调查局副局长 马克·费尔特 ——提供的线索将被捕的人与白宫联系起来。尼克松起初称这些丑闻不过是政治,报纸文章中充满偏见和主导,试图将其淡化。但之后的一系列爆料却表明他的幕僚已经犯下试图破坏民主党及其他人工作、生活,并且还撒谎掩盖的罪行。包括 白宫办公厅主任 H·R·霍尔德曼 ( H. R. Haldeman )、 白宫法律顾问 约翰·迪恩 ( John Dean )在内的多名白宫高级幕僚受到起诉,最终共计有超过46人被定罪。 [31] [87] [88] 1973年7月13日,国会水门委员会传唤前白宫助手 亚历山大·巴特菲尔德 ( Alexander Butterfield )作证,他证实尼克松下令在 椭圆形办公室 等白宫内的多个办公室以及戴维营中都安装由语音自动启发,24小时运转的录音系统,一旦有人讲话或打电话就会自动录音。7月23日,水门事件特别检查官 阿奇博尔德·考克斯 ( Archibald Cox )发出传票,要求白宫交出录音带。尼克松援引 行政特权 拒绝交出,白宫与特别检查官相持不下,尼克松于是在1973年10月20日( 星期六 )解雇考克斯,一同遭到解雇的还有拒绝执行尼克松命令解雇特别检查官的 联邦司法部长 埃利奥特·理查森 ( Elliot Richardson )和副部长 威廉·洛克肖斯 ( William Ruckelshaus )。这一事件被媒体称之为“ 星期六之夜大屠杀 ”( Saturday Night Massacre )。在民众的压力之下,尼克松被迫同意任命德克萨斯州律师 莱昂·贾沃斯基 ( Leon Jaworski )担任特别检查官。11月,尼克松的律师透露1972年6月20日的一段白宫录音带中有18分半钟的空白, [88] 总统的私人 秘书 罗丝·玛丽·伍兹 ( Rose Mary Woods )声称这是自己意外抹去的,但这一说法受到普遍的嘲笑。这段空白虽然不足以成为总统不当行为的确凿证据,但已足以让人对他声称对事件毫不知情的说法产生怀疑。 [62] [89] [90] 1973年10月,有人在首都街头游行,要求弹劾尼克松 虽然尼克松失去大部分民众的支持,这其中甚至包括他的党派,但他否认自己存在不法行为并发誓要继续任职 [88] 。他坚称自己虽然有犯下错误,但事先对水门窃听案一无所知,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一直到1973年初才得知有关的掩盖行为 [91] 。10月10日,副总统阿格纽因在担任马里兰州州长期间受贿、逃税漏税和洗钱而辞职。尼克松提名联邦众议院少数党领袖 杰拉尔德·福特 继任,参议院确认这一提名 [40] :231–232, 239 。 1973年11月17日,尼克松在电视上接受记者提问时说 [78] :26 , 人们必须知道他们的总统是不是个骗子。我不是骗子。我拥有的一切都是应得的。 [92] 录音带的司法大战一直持续到1974年上半年,尼克松于4月宣布交出1200页他与幕僚在白宫内对话的录音带文字副本。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 于1974年5月9日开始举行 弹劾 总统的听证会,这次听证会也通过各大电视台直播。听证会后举行投票,从7月24日到30日,委员会先后通过弹劾总统的三条动议,其中第一条是于27日以27票赞成,11票反对通过的 妨碍司法 [90] [91] 。7月24日,最高法院在 美国诉尼克松案 中作出8比0的一致裁决,总统必须全部全本的录音带,而不只是经过剪辑的文字副本 [53] :394–395 [90] 。 虽然自己的支持者伴随着事件的揭露而不断减少,但尼克松仍然希望能够获胜。然后,新交出一卷在窃听案后录制的录音带表明,尼克松曾在水门窃听案事发后不久被告知嫌疑人与白宫间存在的联系,并且批准阻挠调查的计划。这1974年8月5日伴随这卷被称为“确凿证据”的录音带一起发布的声明中,尼克松接受有关误导国家的指责,自己当时的确已经获知窃听案背后的真相,表示自己的记忆出现问题 [53] :414–416 。他之后很快与共和党的国会领袖会面,后者明确表示众议院肯定会通过弹劾议案,而负责审理的参议院中支持他的最多只有15票——距他不被强行撤职所需要的34票还差一半有余 [8] :978 [90] 。 辞职 [ 编辑 ] 理查德·尼克松宣布辞职 1974年8月8日,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发表讲话宣布辞职 播放此文件時有問題?請參閱 媒體幫助 。 面对罪名几乎肯定会成立的国会弹劾和政治支持的流失,尼克松于1974年8月8日晚上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从次日起辞去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职务 [91] ,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在任期内辞职的总统 [1] 。这场辞职演说是在椭圆形办公室发表的,通过电视和广播直播。尼克松表示,自己出于对国家的利益考虑而辞职,请求大家支持新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他接下来开始回顾自己担任总统期间的成就,特别是在外交政策方面 [53] :435–436 ,还引用 西奥多·罗斯福 1910年的演讲“ 共和国公民 ”( Citizenship in a Republic )来为自己辩护: 有时我成功了,有时我也会失败,但无论如何,我都一直谨记着西奥多·罗斯福对战场上武士的评价:“这些武士的脸上都混合着血泪和泥土;他们都英勇地活着,一遍又一遍地遭遇坎坷和错误,但是他们依然不畏失误,尽力去实践;他们懂得激情和付出,并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有意义的事业;因为他们知道,成功迎来的将是无与伦比的高度,即使面临失败,也意味着他们有尝试的伟大勇气。” [93] 尼克松的辞职演说中没有承认任何过失,他的其中一位传记作者康拉德·布莱克称这场演说是“大师之作”。布莱克指出,“这本对于任何一位美国总统来说都将是前所未有的羞辱,但在缺乏足够法律支持的情况下,尼克松仍然将其转变成虚拟立法部门对他几乎无可指责的认可,一半的讲话里都是在朗诵自己任期内取得的成就。” [8] :983 大部分电视台的评论员起初都对这场讲话作出好评,只有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罗杰·穆德 ( Roger Mudd )例外,他表示尼克松回避问题,没有承认自己在罪行掩盖中所扮演的角色 [53] :437 。 晚年及逝世 [ 编辑 ] 1981年10月,总统 罗纳德·里根 在白宫与三位前总统会面:福特、 卡特 和尼克松。这三位前总统还代表美国出席埃及总统 安瓦尔·萨达特 的 葬礼 赦免和疾病 [ 编辑 ] 1974年9月8日,福特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宣布他决定赦免尼克松 辞职后,尼克松与家人飞回位于加利福尼亚州 圣克莱门特 的家中 [94] 。据他的传记作者 乔纳森·艾特肯 ( Jonathan Aitken )所说,辞职后的“尼克松是一个痛苦煎熬的灵魂” [5] :529 。国会曾对尼克松在过渡期的生活费用以及一些薪金方面的开支给予资助,不过拨款数额也从85万美元减少到20万美元。尼克松的部分幕僚仍然选择追随他,每天早上他会在7点坐到办公桌前——虽然这时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5] :529 。他的前任 新闻发言人 罗纳德·泽格勒 每天都会和他一起单独坐上几个小时 [5] :529–530 。 虽然尼克松已经辞职,但还是有许多人希望对他加以惩罚。福特总统考虑对他予以赦免,但这在国内会很不得人心。尼克松一开始从福特派来的人口中得知新总统打算赦免他的消息时并不愿意接受,但之后还是改变主意。然而,福特坚持尼克松发布一份悔过声明,但尼克森认为自己没有犯下任何罪行,所以不应该发布一份这样的声明,最终福特还是让步了。1974年9月8日,他宣布给予尼克松“全面、自由且绝对的赦免”,这确保尼克森不可能再受到任何起诉。之后尼克松发明这样一份声明: 我错在没有以更果断,更坦率地处理水门事件,特别是当事情已经发展到司法诉讼阶段,并从政治丑闻升级成民族悲剧的时候。没有任何言语足以形容我对自己在水门事件中的错误给国家和总统职位所造成损失的遗憾和痛苦程度,我是如此深爱这个国家,如此敬重这个结构。 [5] :532 [8] :990 1974年10月,尼克松患上 静脉炎 。大夫表示如果不动 手术 将会有生命危险,他之后不情愿地接受手术,福特总统到医院探视。尼克松的三位前助手,迪恩、霍尔德曼和 约翰·埃利希曼 ( John Ehrlichman )的案件正在法院审理,尼克松收到传票,《华盛顿邮报》不相信他真的生病,刊登出讽刺前总统“出师不利”的漫画。虽然 被告 表示反对,但 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 法官 约翰·西瑞卡 ( John Sirica )还是同意尼克松可以不用出席 [5] :533–534 。国会指示福特保留尼克松的总统文件,围绕这些文件的归属开始一场历时30年的司法大战,最终尼克松赢得官司,这些文件也成为他的 遗产 [8] :994, 999 。1974年中期选举期间尼克松还在住院,水门事件和之后的赦免一共导致共和党失去联邦众议院的43个议席和联邦参议院的3个席位 [8] :998 。 回到公众视野 [ 编辑 ] 1974年12月,虽然国内对他的感观仍然很差,但尼克松还是开始计划回归。他在日记中对自己和帕特写道: 就这样吧。我们会挺过去的。我们有过艰难的岁月,我们也能熬过更多的艰辛,我们现在就必须要看开些。这或许正是我们存在的目的,能够承受比任何一个曾担任总统的人多得多的惩罚,特别是在离任以后。这是一次对人性的考验,我们一定要取得成功。 [5] :535 1978年,尼克松(右)、福特(中)和卡特出席前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的葬礼 1975年初,尼克松的身体状态有所好转。他在一个 海岸警卫队 留了间办公室,距自己家约274米,起初是用高尔夫球车代步,之后则是步行,每天都坚持到办公室工作,主要是撰写回忆录 [53] :481 。他曾希望等过一段时间再开始写回忆录,但由于资产被各种开销和律师费用所蚕食,他不得不赶快开始工作 [5] :537, 539 。2月,国会停止对尼克松的过渡期提供补助费用,于是他又不得不遣散包括泽格勒在内的大部分助手 [8] :1000 。这年8月,他与英国 谈话节目 主持人 兼 制片人 大卫·弗罗斯特 见面并接受一系列的采访,为此他获得60万美元的酬劳,节目于1977年摄制并播出 [8] :1004 。节目一开始谈论的话题是外交政策,细数他所知的各国领导人,但这其中最令人难忘的部分还是有关水门事件。尼克松承认自己“让祖国失望”,并且也“害了自己。我给他们一把剑,然后他们就插到我的身上,还兴奋地扭动剑柄来造成更大的伤害。而且我想,要是异地而处,我自己可能也会这么做。” [45] :138 这套节目吸引4500至5000万观众收看,创下谈话节目收视率的新纪录 [53] :512 。 接受这次采访改善尼克松的经济状况,1975年初他的银行存款一度只有500美元。他还卖掉位于 佛罗里达州 比斯坎湾 的房产,这场交易是由他的朋友彼比·雷博佐等人安排的 [5] :539–540 。1976年2月,尼克松接受毛泽东的私人邀请再度访问中国。尼克松之前就希望再去一趟中国,但还是选择等到福特1975年对该国的访问结束后进行 [8] :1005 。在1976年的共和党初选战中,尼克松在福特和里根之间保持中立。最终福特获胜,但在 11月的普选 中被 乔治亚州 州长 吉米·卡特 击败。卡特政府对尼克松很冷淡,还阻碍他前往 澳大利亚 的计划,致使 澳大利亚总理 马尔科姆·弗雷泽 不得不对其正式邀请加以隐瞒 [5] :543 。 1978年初,尼克松前往英国。美国外交官和 詹姆斯·卡拉汉 大部分内阁官员都对他避而远之,但 反对党领袖 玛格丽特·撒切尔 、前 首相 亚历克·道格拉斯-休姆 和 哈罗德·威尔逊 都对他表示欢迎,而另外两位前首相 哈罗德·麦克米伦 和 爱德华·希思 则拒绝与他见面。尼克松在 牛津大学辩论联盟协会 针对水门事件发表演说: 有些人说,我对此事处理失当,他们说的对。我搞砸了。这是我的“过失”。但是我任內的是非功过,等到2000年你一定还活着,到時候你就会知道人们到底怎么看待我的功过。 [5] :546–547 作家和政界元老 [ 编辑 ] 1979年,尼克松在白宫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 邓小平 交谈,一旁的是总统吉米·卡特 1978年,《尼克松回忆录》( RN: The Memoirs of Richard Nixon )出版,这也是他退休后撰写的十部著作中的第一本 [94] 。该书获得畅销和普通好评 [53] :525 。1979年,尼克松应卡特总统邀请,到白宫参加接待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 邓小平 的国宴。卡特本不愿邀请尼克松,但邓小平表示,如果尼克森没有受到邀请,自己将前往加利福尼亚州探望对方。尼克松与邓小平私下会晤,并于1979年中期再度访问中国 [53] :524–525 。 1980年初,尼克松一家在纽约市购买一套联排别墅,他们之前看中两套曼哈顿公共房屋,但都遭到拒绝 [53] :528 。1980年7月,伊朗沙王 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 在埃及去世, 美国国务院 本不打算派任何美方代表出席葬礼,但尼克松选择无视其指令,亲自出席葬礼。虽然尼克松没有任何官方凭证,但作为前总统的他仍被视为是美国在前盟友葬礼上的代表 [53] :533 。他在 1980年大选 中支持罗纳德·里根担任总统,用传记作者斯蒂芬·A·安布罗斯的话来说,尼克松以一位“超然于争执之外的资深政界元老”形象出现在电视荧幕上 [53] :534 。 无论是在竞选期间还是里根获胜后,他都为许多出版物撰写客座文章 [53] :540 。在纽约的联排别墅住18个月后,尼克松与夫人在1981年搬到新泽西州 博根县 的 萨德尔里弗 ( Saddle River ) [94] 。 在整个1980年代,尼克松不断地写作和演讲 [94] ,出访多个国家和地区,与其领导人见面,特别是 第三世界 国家。他与前总统福特和卡特一起代表美国出席埃及总统安瓦尔·萨达特的葬礼 [94] 。在中东访问期间,尼克松表明自己对沙特阿拉伯和 利比亚 的看法,引起美国媒体的极大关注。《华盛顿邮报》报道尼克松的“康复” [53] :545 。1986年,尼克松再访苏联,并在返回美国后给总统里根送去一份很长的备忘录,其中包括外交政策方面的建议,以及他对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 的个人印象 [94] 。此行结束后,尼克松在一次盖洛普民意调查中被评为全世界十大最受崇拜的人之一 [45] :142 。 1993年3月,尼克松到白宫与总统 比尔·克林顿 会面 1986年,尼克松在对一群报纸发行商演讲时以自己“环顾世局”的观点给众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45] :144 。当时政治评论家伊丽莎白·德鲁( Elizabeth Drew )这样评价道:“虽然曾经犯下过错误,但尼克松仍然表现出自己见多识广,记性惊人,还保持着富有威信的演讲能力,足以让那些之前与他缺乏接替的人留下深刻印象。” [45] :144 《 新闻周刊 》以《他回来了》为题发表“尼克松回来了”的文章 [5] :561–562 。 1990年7月19日,理查德·尼克松图书馆与故居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约巴林达以私营机构形式揭幕,尼克松一家予以出席。大群人士来到现场参观,其中包括总统福特、里根和 乔治·H·W·布什 及各位的第一夫人 贝蒂 、 南希 和 芭芭拉 [5] :565–568 。1991年1月,尼克松创办尼克松中心,该中心之后更名为国家利益中心( 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 )。是一个位于首都的政策 智库 和会议中心 [8] :1045–1046 。 1993年6月22日,帕特·尼克松因 肺气肿 和 肺癌 去世。她的葬礼在理查德·尼克松图书馆与故居的场地举行。前总统在整个葬礼期间悲痛欲绝,并在图书馆大楼内发表一段纪念她的感人演讲 [8] :1049–1050 。 逝世和葬礼 [ 编辑 ] 1994年4月27日,五位美国总统与他们的第一夫人出席理查德·尼克松的葬礼 1994年4月18日,正在 派克里奇 ( Park Ridge )的家中准备吃晚饭的尼克松出现严重 中风 [95] 。他的心脏状况导致心室内之前形成的一个 血栓 破裂并进入 大脑 。他被送到 曼哈顿 的 纽约医院康奈尔医疗中心 ,起初神智清醒,但无法说话或移动自己的右手和右腿 [95] 。大脑因受损而导致肿胀( 脑水肿 ),尼克松随之陷入深度昏迷。1994年4月22日晚上21点08分,第37任美国总统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与世长辞,其时床畔有两位女儿的陪伴,享年81岁 [95] 。 尼克松的葬礼于1994年4月27日举行,总统 比尔·克林顿 、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联邦参议院少数党领袖 鲍勃·多尔 、加利福尼亚州州长 皮特·威尔逊 ( Pete Wilson )和 葛培理 牧师在尼克松图书馆举行的仪式上致辞。出席仪式的还有前总统福特、卡特、里根、乔治·H·W·布什及各自的夫人 [8] :1051–1053 。 理查德·尼克松下葬在尼克松图书馆的场地内,与夫人帕特相邻。他们留下两个女儿,特里西娅和朱莉,还有4个孙辈 [95] 。根据他的遗愿,他的葬礼并不是一场 国葬 ,不过他的 遗体 还是从4月26日早上开始在尼克松图书馆大堂内接受瞻仰直至举行葬礼时止 [96] 。哀悼者在寒冷、潮湿的天气里排队等候长达8个小时来表达自己的敬意 [97] 。最多的时候,灵柩前排了约4800米长的队,估计有42000人等着向已故总统致敬 [37] :206 。 尼克松去世后不久,《 时代 》 杂志 的约翰·F·斯塔克斯撰文称,这位前总统“有着巨大的精力和决心,驱使他在面对自己造成的每一个灾难时重新恢复过来。为了在辞职后重新赢得美国公众的尊重,他马不停蹄地与世界各国领导人交流……等到比尔·克林顿入主白宫时(1993年),尼克松作为政界元老的角色已经稳固。克林顿的 夫人 曾在投票支持弹劾尼克松的委员会中工作,但他还是公开与这位尼克松见面,并定期征求对方的意见” [98] 。《纽约时报》的汤姆·威克尔( Tom Wicker )指出,只有尼克松曾像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那样先后五次成为一个主要党派的总统候选人,他还引用尼克松1962年的告别演讲写道,“理查德·尼克松宽厚的下巴,被胡须遮盖住的脸,光滑高翘的鼻梁和额上的V型发尖,向上伸出摆成胜利姿态的双臂,曾如此频繁地受到描述和讽刺,这片地已如此熟悉他的存在,他如此频繁地成为争议的热点,这都让人很难意识到这个国家‘再也不会有个叫尼克松的人让你们踢来踢去了。’” [99] 安布罗斯这样形容尼克松的去世时带来的反应:“除了他自己以外,这让每个人都感到惊讶:原来他还是大家敬爱的资深政治家。” [100] 尼克松去世后,几乎所有的新闻报道中都提及水门事件,但这其中大部分都对这位前总统有正面评价。《 达拉斯晨报 》( The Dallas Morning News )指出:“历史终将表明,虽然有一些缺点,但他仍是我们最具远见的行政首脑之一。” [37] :205–206 这让一些人感到冒犯,如专栏作家 拉塞尔·韦恩·贝克 就抱怨这是“一系列企图赦免他罪行的阴谋” [37] :204–205 。《 奥马哈世界先驱报 》( Omaha World-Herald )漫画家 杰夫·科特巴 ( Jeff Koterba )准备在空白画布上推出以尼克松为主题的历史作品,并呼吁充满期待的美国观众先坐下来耐心等待,因为“这副肖像比其他大部分都要复杂那么一点点” [37] :210 。 遗产 [ 编辑 ] 历史学家 兼 政治学家 詹姆斯·麦格雷戈·伯恩斯( James MacGregor Burns )针对评价尼克松的问题这样表示:“一个人要如何评价这样的一位总统,如此的辉煌,但又如此的不道德?” [101] 。尼克松的多位传记作者对历史将会如何评判他的问题抱有不同的看法。安布罗斯认为:“尼克松希望他人根据成就来评判自己。但他却会因为自己在第二个任期内导致国家经历的恶梦以及辞职而被人铭记。” [53] :592 记录尼克松国会生涯的欧文·格尔曼指出,“他在自己的国会同僚中是非凡的,是混乱年代的成功案例,与激进的麦卡锡相比,他是明智反共路线的引领者” [10] :460 。艾特肯则表示:“无论是以个人还是政治家而言,尼克松的缺点都已遭受过多的指责,对他优点的承认还明显不足。然而,即使是本着历史修正主义的精神,也不可能对他作出简单的评判。” [5] :577 尼克松总统夫妇的坟墓,第一夫人帕特在左边,理查德在右边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尼克松的南方策略在一定程度上令南方各州成为共和党的据点,而其他一些人则认为经济因素在这个问题上起的作用更大 [83] 。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他帮助共和党远离孤立主义的控制,并且作为一名国会议员,他还是指称国会内部存在苏联共产主义者的有力倡导者 [8] :1053 。据他的传记作者赫伯特·帕默特( Herbert Parmet )所说:“尼克松起到带领共和党沿一条中间路线前进的作用,这条路线处在洛克菲勒家族、高华德家族和里根家族的竞争之间。” [12] :viii 尼克松因其在国内事务上的态度而受到赞誉,在他任内有多条环境和监管法规得到通过和执行。历史学家保罗·查尔斯·米拉佐( Paul Charles Milazzo )在2011年的一篇有关尼克松和环境的论文中指出,尼克松建立环境保护局,还执行诸如1973年《 濒危物种法 》等法律,“虽然没有得到追捧和承认,但理查德·尼克松的环境遗产是稳固的。” [102] 尼克松认为他对越南、中国和苏联的政府将对他的历史地位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60] 。一度是尼克松政敌的乔治·麦戈文于1983年评论道“尼克松总统与中国和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接触的实用经验,可能比二战后的任何一位总统都要多……唯一的例外就是他在越南战争的延续中难辞其咎。尼克松的确会得到历史的高度评价。” [103] 政治学家尤西·M·汉西马基( Jussi M. Hanhimäki )对此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尼克松的外交手段不过是冷战中 围堵政策 的延续,使用外交而不是军事手段 [60] 。 历史学家基思·W·奥尔森( Keith W. Olson )曾评价称,尼克松也留下了一道负面的遗产:因越战和水门事件的影响,导致政府开始失去了人们的信任 [104] 。1998年国会审理 克林顿弹劾案 期间,双方都试图把尼克松和水门事件作为对自己有利的筹码:共和党人认为克林顿的失当行为已堪比尼克松,而民主党则争辩称尼克松的行为要严重得多 [37] :211–214 。尼克松的另一项遗产,就是总统权力的削减,国会因水门事件的影响而通过多项法案对总统权力加以限制。1973年11月,国会通过《战争权力法》限制总统的战争权。1974年,国会通过《预算和拦截控制法》,限制总统重组行政部门和拦截国会拨款的权力。1978年,国会通过《政府部门道德准则法》,建立特别检察官制度,授权特别检察官在不受总统控制的前提下彻底调查行政部门官员的违法行为 [105] 。美国学者格林斯登指出,水门事件之后,美国总统面临的是一种难以驾驭的政治环境,包括权力意始觉醒的国会、软弱无力的政党系统、攻击性极强而且积极挖掘坏消息的媒体以及难以指挥的行政官僚系统 [105] 。不过奥尔森则指出, 九一一袭击事件 发生后,国会通过法案授予总统大量权力,因此美国总统权力已经得到恢复 [104] 。 个性和公众形象 [ 编辑 ] 1970年,尼克松接见 埃尔维斯·普雷斯利 ,这一幕被称为“总统与国王” 尼克松的政治生涯经常受到自己个性和公众对其看法的影响。社论漫画家和喜剧演员经常夸张地描述他的外表和举止,以至于本人和漫画之间的界限变成越来越模糊。他经常被描绘成拥有胡子拉碴的下颌,颓然的肩膀,紧锁并且布满汗珠的眉头。 [106] :281–283 1971年12月,尼克松与彼比·雷博佐(左)、联邦调查局局长 约翰·埃德加·胡佛 在佛罗里达州比斯坎湾一起吃过晚饭后放松休息 尼克松的性格很复杂,既非常隐秘又很尴尬,并且都惊人地反射出他的个人经历。他倾向于与人群保持距离,并且一直穿着正装,即使是一个人在家时也穿着外套并系好 领带 [45] :150 。尼克松的传记作者康拉德·布莱克形容他一方面很强硬,另一方面又对自己的某些方面感到忐忑不安 [8] :574 。据布莱克所说,尼克松“认为自己注定要受到诽谤,出卖,不公正地骚扰,误解和低估,还会受到 约伯 的审判,但通过自己的强大意志加上坚韧和勤勉,最终一定能够取得成功。” [8] :700 传记作家伊丽莎白·德鲁总结称尼克松是一个“聪明而且有才华的人,但又是最特别,最受困扰的总统” [45] :151 。作家理查德·里夫斯( Richard Reeves )在总结尼克松的总统任期时形容尼克松是一个“害羞到难受的奇怪男人,只有在独自思考时才能保持自己的最佳状态” [106] :12 。尼克松的个性注定他总统任期的发展,里夫斯指出:“他对他人做出最坏的估计,并且也正是自己让他们露出最坏的一面……他死死抱住“强硬”的理念,认为正是这一点把他带到伟大的边缘。然而正是这种强硬出卖了他,他无法向他人敞开心怀,他也无法向伟大展露自己。” [106] :13 亨利·基辛格曾在回忆录中多处描述尼克松既刚愎自用、过份自尊又优柔寡断、自负自卑的性格 [23] 。曾在尼克松竞选班子中出任首席经济顾问的 艾伦·格林斯潘 也注意到,尽管尼克松是自 伍德罗·威尔逊 以来智商最高的美国总统,但他平时的谈吐行事却不够自信 [23] 。 1999年10月,一卷1971年的白宫录音带被公布,其中包含有尼克松贬损 犹太人 的言论 [107] 。在与H·R·霍尔德曼交谈时,尼克松称哥伦比亚特区“到处都是犹太人”,而且“大部分犹太人都不忠诚”,他的一些高级助手例外 [108] 。然后他补充道:“但是鲍勃,一般来说你不能信任那些混蛋。他们会背叛你,我说得对吧?” [108] 但在录音中的其他部分,尼克松又否认自己是个 反犹太主义者 ,称:“如果任何一个曾坐在这把椅子上的人有理由是一个反犹太主义者,那就是我……但我不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108] 尼克松相信,为了在政治生涯上有所建树并成为总统,有必要与其他人保持一定距离。即使是与一些人认为是他最亲密朋友的彼比·雷博佐交谈时,他也不会直呼其名。尼克松对此表示:“即使是在和好友在一起时,我也不认为你就应该放下心防,把这样那样的事情吐露出来,比如说:‘哎呀,我睡不着觉’……我认为一个人的烦恼只要自己知道就行了。我就是这样的人。有些人不一样。有些人认为和好朋友坐到一起,然后,你知道,掏心掏肺的是件有益身心健康的事……但我也做不到,绝对不可能。” [109] 当得知大部分美国人即使到了他的政治生涯结束也感觉对他缺乏了解时,尼克松回答:“是的,这是真的。而且他们也没必要了解。” [109] 参见 [ 编辑 ] 默里·乔蒂纳 ,尼克松的竞选经理和助手 《 尼克松在中国 》, 约翰·库利奇·亚当斯 创作的1987年 歌剧 注释 [ 编辑 ] ^ 实际上1972年大选中尼克松获得的犹太人选票比1968年翻一番,从17%提高到35%。 [61] ^ 2.0 2.1 雇员是否参加私人医疗保险属自愿性质。 ^ 请特别参考第二页(介绍性文字之后),其中有图形显示从1972至2001 财政年度 的镰刀型红血球研究经费变化,30年中共计为9.23亿美元,其中1972年为1000万美元,然后平均每年约1500万美元直至1976年,再是1977年的约2000万美元等。 参考文献 [ 编辑 ] 引用 [ 编辑 ] ^ 1.0 1.1 Richard M. Nixon Resigning the Presidency . Great Speeches Collection. The History Place. [ 2013-12-09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04). ^ Richard M. Nixon Birthplace . National Park Service.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1-07). ^ Ferris, Gary W. Presidential Places: A Guide to the Historic Sites of the U.S. Presidents. Winston Salem, N.C.: John F. Blair. 1999: 209. ISBN 978-0-89587-176-3 . ^ Childhood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21).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5.27 5.28 5.29 5.30 5.31 5.32 5.33 5.34 5.35 5.36 5.37 5.38 5.39 5.40 5.41 5.42 5.43 5.44 Aitken, Jonathan. Nixon: A Life. Washington, D.C.: Regnery Publishing. 1996. ISBN 978-0-89526-720-7 . ^ Richard Nixon Genealogy . Archives.com. [ 2013-12-02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9-24).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7.15 Ambrose, Stephen E. Nixon: The Education of a Politician 1913–1962.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87. ISBN 978-0-671-52836-2 .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8.18 8.19 8.20 8.21 8.22 8.23 8.24 8.25 8.26 8.27 8.28 8.29 8.30 8.31 8.32 8.33 8.34 8.35 8.36 8.37 8.38 8.39 8.40 8.41 8.42 8.43 8.44 8.45 8.46 8.47 8.48 8.49 8.50 8.51 8.52 8.53 8.54 8.55 8.56 8.57 8.58 8.59 Black, Conrad. Richard M. Nixon: A Life in Full. New York: PublicAffairs Books. 2007. ISBN 978-1-58648-519-1 .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Morris, Roger. Richard Milhous Nixon: The Rise of an American Politician . New York: Henry Holt & Co. 1990 [ 2013-12-01 ] . ISBN 978-0-8050-1834-9 .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Gellman, Irwin. The Contender.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1999. ISBN 978-1-4165-7255-8 . ^ 11.0 11.1 11.2 11.3 11.4 A Student & Sailor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21). ^ 12.00 12.01 12.02 12.03 12.04 12.05 12.06 12.07 12.08 12.09 12.10 12.11 Parmet, Herbert S. Richard Nixon and His America. Boston: Little, Brown & Co. 1990. ISBN 978-0-316-69232-8 . ^ Lee, Meghan. Guide to the Nixon Family Collection (1909–1967).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Blythe, Will. To Hate Like This is to be Happy Forever.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2006: 7. ISBN 978-0-06-074023-8 . ^ 15.0 15.1 Nixon, Richard. RN: The Memoirs of Richard Nixon. New York: Grosset & Dunlap. 1978. ISBN 978-0-448-14374-3 . ^ The Nixon Family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21). ^ Commander Richard M. Nixon, USNR . Naval Historical Center. United States Navy. 2006-08-07 [ 2013-12-01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2-10-25). ^ The Congressman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15). ^ 19.0 19.1 The Senator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2-16). ^ John W. Malsberger. Dwight Eisenhower, Richard Nixon, and the Fund Crisis of 1952 (73). Historian: 526–547. 2011 Fall.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Thompson, John B. Political Scandal: Power and Visibility in the Media Age . Cambridge: Polity Press. 2000: 291 [ 2013-12-01 ] . ISBN 978-0-7456-2550-8 . ^ Gellman, Irwin. 'The Richard Nixon vice presidency: Research without the Nixon manuscripts' in Small ,第102–120页. ^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陈伟. “帝王总统”的自我弹劾——美国诉尼克松案(1974). 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4-01: 二、“这个骗子是咋当上总统的?”. ISBN 7-80182-138-6 . ^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24.7 24.8 The Vice President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15). ^ Kennedy Wins 1960 Presidential Election . 1960 Year In Review. 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 2013-07-2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7-26). ^ Allen, Erika Tyler. The Kennedy-Nixon Presidential Debates, 1960 . The Museum of Broadcast Communications.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1). ^ Steel, Ronald. The World: New Chapter, Old Debate. Would Kennedy Have Quit Vietnam? . The New York Times. 2003-05-25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14). ^ Foner, Eric. Give Me Liberty!: An American History 2 . New York: W. W. Norton & Co. 2006: 843. ISBN 978-0-393-92784-9 . ^ Carlson, Peter. Another Race to the Finish. The Washington Post. 2000-11-17: A01. 使用 |accessdate=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Auster, Albert. Smith, Howard K. . The Museum of Broadcast Communications.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29). ^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The President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1-20). ^ Morrow, Lance. Naysayer to the nattering nabobs . Time. 1996-09-30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1). ^ 33.0 33.1 Schulzinger, Robert D. A Companion to American Foreign Relations.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ing. 2003: 413. ISBN 978-1-4051-4986-0 . ^ Langguth, A.J. Our Vietnam: The War 1954-1975 .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2004: 524–527 [ 2013-12-01 ] . ISBN 9780743212441 . ^ Evans, Rowland. Novak, Robert. Nixon in the White House: The Frustration of Power.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71: 33–34. ISBN 978-0-394-46273-8 . ^ 1968 Presidential Election . 1968 Year in Review. 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 2013-07-2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7-26). ^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Frick, Daniel. Reinventing Richard Nixon. Lawrence, Kans.: University of Kansas Press. 2008. ISBN 978-0-7006-1599-5 . ^ Nixon Becomes President . 1969 Year in Review. 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 2013-07-2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7-26). ^ 39.0 39.1 American President: Richard Milhous Nixon (1913–1994), Foreign Affairs . Miller Center for Public Affair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 2013-12-01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8-16). ^ 40.00 40.01 40.02 40.03 40.04 40.05 40.06 40.07 40.08 40.09 40.10 Ambrose, Stephen E. Nixon: The Triumph of a Politician 1962–1972.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89. ISBN 978-0-671-72506-8 . ^ Goh, Evelyn. 'The China card' in Small ,第425–443页. ^ 42.0 42.1 42.2 42.3 42.4 The Nixon Visit – (February 21–28, 1972) . American Experience.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5). ^ Dallek, Robert. Nixon and Kissinger: Partners in Power. New York: HarperCollins. 2007: 300. ISBN 978-0-06-072230-2 . ^ Vietnam War Deaths and Casualties By Month . The American War Library. [ 2013-12-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4). ^ 45.0 45.1 45.2 45.3 45.4 45.5 45.6 Drew, Elizabeth. Richard M. Nixon. The American Presidents Series. New York: Times Books. 2007. ISBN 978-0-8050-6963-1 . ^ 46.0 46.1 Kiernan, Ben. Owen, Taylor. Bombs over Cambodia (PDF) . The Walrus. 2006-10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3-10-24). ^ 47.0 47.1 Again, the Credibility Gap? . Time. 1971-04-05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1). ^ 8,000 Move Into Cambodia . St. Peterburg Independent (now The Evening Independent ) . AP (Saigon). 1970-05-01: 20-A [ 2013-12-01 ] . ^ Safire, William. Before The Fall: An Insider View of the Pre-Watergate White House, with a 2005 Preface by the Author .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5: 205–209 [1975] [ 2013-12-01 ] . ISBN 9781412804660 . Originally published: Garden City, N.Y.: Doubleday, 1975 (new material 2005) ^ Nixon Up Early, See Protesters . Beaver County Times (Pennsylvania). UPI. 1970-05-09: one [presumably late edition] [ 2013-12-01 ] . ^ Dmitry Mosyakov. Susan E. Cook, 编. The Khmer Rouge and the Vietnamese Communists: A History of Their Relations as Told in the Soviet Archives . Yale Genocide Studies Program Monograph Series No. 1 (Genocide in Cambodia and Rwanda). 2004: 54ff [ 2013-12-04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5-02). In April–May 1970, many North Vietnamese forces entered Cambodia in response to the call for help addressed to Vietnam not by Pol Pot, but by his deputy Nuon Chea. Nguyen Co Thach recalls: “Nuon Chea has asked for help and we have liberated five provinces of Cambodia in ten days.” ^ Evans, Thomas W. The All-Volunteer Army After Twenty Years: Recruiting in the Modern Era . Sam Houston State University. 1993 [ 2013-12-01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8-08). ^ 53.00 53.01 53.02 53.03 53.04 53.05 53.06 53.07 53.08 53.09 53.10 53.11 53.12 53.13 53.14 53.15 53.16 Ambrose, Stephen E. Nixon: Ruin and Recovery 1973–1990.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1. ISBN 978-0-671-69188-2 . ^ 54.0 54.1 54.2 Kornbluh, Peter. The Pinochet File: A Declassified Dossier on Atrocity and Accountability . New York: The New Press. 2003 [ 2015-04-29 ] . ISBN 1-56584-936-1 . ^ 55.0 55.1 55.2 1972: President Nixon arrives in Moscow . BBC. 2004-06-11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0-23). ^ Gaddis, John Lewis. Strategies of Containment: A Critical Appraisal of Postwar American National Security Polic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2: 294, 299. ISBN 978-0-19-503097-6 . ^ Guan, Ang Cheng. Ending the Vietnam War: The Vietnamese Communists' Perspective. Florence, Ky.: RoutledgeCurzon. 2003: 61, 69, 77-79. ISBN 978-0-415-40619-2 . ^ Zhai, Qiang. China and the Vietnam Wars, 1950–1975. Chapel Hill, N.C.: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0: 136. ISBN 978-0-8078-4842-5 . ^ Nixon, Richard. No More Vietnams. Westminster, Md.: Arbor House Publishing Company. 1985: 105–106. ISBN 978-0-87795-668-6 . ^ 60.0 60.1 60.2 Hanhimäki, Jussi M. 'Foreign Policy Overview' in Small ,第345–361页. ^ Merkley, Paul Charles. American Presidents, Religion, and Israel: the Heirs of Cyrus . Westport, Conn.: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4: 68 [ 2013-12-01 ] . ISBN 978-0-275-98340-6 . ^ 62.0 62.1 62.2 62.3 62.4 62.5 陈伟. “帝王总统”的自我弹劾——美国诉尼克松案(1974). 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4-01: 九、“星期六之夜大屠杀”. ISBN 7-80182-138-6 . ^ DEFCON DEFense CONdition . fas.org. 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 [ 2013-12-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5). ^ Tyler, Patrick. A World of Trouble: The White House and the Middle East - from the Cold War to the War on Terror. New York: Macmillan. 2010: 161. ^ 65.0 65.1 65.2 Bowles, Nigel. 'Economic Policy' in Small ,第235–251页. ^ 66.0 66.1 66.2 66.3 Hetzel, Robert L. The Monetary Policy of the Federal Reserv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92. ISBN 978-0-521-88132-6 . ^ Postage rates for periodicals: A narrative history (PDF) . United States Postal Service.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3-07-30). ^ Health insurance: hearings on new proposals.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Almanac. 92nd Congress 1st Session....1971 27 . Washington, D.C.: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1972: 541–544. ISSN 0095-6007 . OCLC 1564784 . ^ 69.0 69.1 Limited experimental health bill enacted.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Almanac. 93rd Congress 1st Session....1973 29 . Washington, D.C.: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1974: 499–508. ISSN 0095-6007 . OCLC 1564784 . ^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no action in 1974.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Almanac. 93rd Congress 2nd Session....1974 30 . Washington, D.C.: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1975: 386–394. ISSN 0095-6007 . OCLC 1564784 . ^ Office of the Federal Register. New Actions To Prevent Illnesses And Accidents. Public Papers of the Presid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Richard Nixon, 1971 .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Service (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1999: 179–182 [ 2013-12-01 ] . ISBN 978-0-16-058863-1 . ^ Statement on Signing the National Sickle Cell Anemia Control Act . The American Presidency Projec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1972-05-16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8). ^ 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 Sickle Cell Research for Treatment and Cure (PDF) .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2. 2002-09 [ 2013-12-01 ] . 02-5214. ( 原始内容 (PDF) 存档于2013-11-05). ^ Wailoo, Keith. Dying in the City of the Blues: Sickle Cell Anemia and the Politics of Race and Health .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1: 165, 170 [ 2013-12-01 ] . ISBN 978-0-8078-4896-8 . ^ Boger, John Charles. School Resegregation: Must the South Turn Back?. Chapel Hill, N.C.: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5: 6. ISBN 978-0-8078-5613-0 . ^ Sabia, Joseph J. Why Richard Nixon Deserves to Be Remembered Along with Brown . History News Network. 2004-05-31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1). ^ Delaney, Paul. Nixon Plan for Negro Construction Jobs Is Lagging . The New York Times. 1970-07-20: 1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3). ^ 78.0 78.1 Frum, David. How We Got Here: The '70s.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0. ISBN 978-0-465-04195-4 . ^ Richard M. Nixon, Domestic Politics . American Experience.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5). ^ Handlin, Daniel. Just another Apollo? Part two . The Space Review. 2005-11-28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5-09). ^ Hepplewhite, T.A. 5. The Space Shuttle Decision: NASA's Search for a Reusable Space Vehicle . Washington D.C.: NASA History Office. 1999: 204-205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7-02). ^ Ezell, Edward Clinton. Ezell, Linda Neuman. 6–11. The Partnership: A History of the Apollo-Soyuz Test Project . Washington D.C.: NASA History Office. 1978: 192. ^ 83.0 83.1 Mason, Robert 'Political realignment' in Small ,第252–269页. ^ White, Theodore H. The Making of the President 1972. New York: Antheneum. 1973: 123. ISBN 978-0-689-10553-1 . ^ Behavior: Evaluating Eagleton . Time. 1972-08-14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1). ^ Democrats: The long journey to disaster . Time. 1972-11-20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1). ^ The Post Investigates .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Watergate Story. [ 2013-12-01 ] . ^ 88.0 88.1 88.2 The Government Acts .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Watergate Story. [ 2013-12-01 ] . ^ 陈伟. “帝王总统”的自我弹劾——美国诉尼克松案(1974). 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4-01: 八、录音系统天机泄露. ISBN 7-80182-138-6 . ^ 90.0 90.1 90.2 90.3 陈伟. “帝王总统”的自我弹劾——美国诉尼克松案(1974). 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4-01: 十、司法审查的经典杰作. ISBN 7-80182-138-6 . ^ 91.0 91.1 91.2 Nixon Resigns .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Watergate Story. [ 2013-12-01 ] . ^ Kilpatrick, Carroll. Nixon tells editors, 'I'm not a crook ' . The Washington Post. 1973-11-18 [ 2013-12-01 ] . ^ Nixon, Richard. President Nixon's Resignation Speech . Character Above All.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 1974-08-08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5). ^ 94.0 94.1 94.2 94.3 94.4 94.5 Post Presidency . The Life. 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21). ^ 95.0 95.1 95.2 95.3 Weil, Martin. Randolph, Eleanor. Richard M. Nixon, 37th President, dies . The Washington Post. 1994-04-23: A01 [ 2013-12-01 ] . ^ Reagan funeral: Schedule of events . BBC. 2004-06-11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1). ^ Mourners pay last respects to Nixon . The Deseret News. 1994-04-27: 1 [ 2013-12-01 ] . ^ Stacks, John F. Richard Nixon: Victory in Defeat . Time. 1994-05-02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01). ^ Wicker, Tom. From afar: An indomitable man, an incurable loneliness . The New York Times. 1994-04-24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3). ^ Sawhill, Ray. The Fall and Rise of an American President . Opera News. 2011-02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17). ^ Skidmore, Max J. Ranking and Evaluating Presidents: The Case of Theodore Roosevelt. White House Studies. 2001, 1 (4): 495. ^ Milazzo, Paul Charles. 'Nixon and the Environment' in Small ,第270–291页. ^ Greider, William. The McGovern factor. Rolling Stone. 1983-11-10: 13. ^ 104.0 104.1 Olson, Keith W. 'Watergate' in Small ,第481–496页. ^ 105.0 105.1 陈伟. “帝王总统”的自我弹劾——美国诉尼克松案(1974). 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4-01: 十一、水门事件的政治遗产. ISBN 7-80182-138-6 . ^ 106.0 106.1 106.2 Reeves, Richard. President Nixon: Alone in the White House.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2001. ISBN 978-0-684-80231-2 . ^ Lardner, George, Jr.. Dobbs, Michael. New tapes reveal depth of Nixon's anti-Semitism . The Washington Post. 1999-10-06: A31 [ 2013-12-01 ] . ^ 108.0 108.1 108.2 Noah, Timothy. Nixon: I Am Not an Anti-Semite . Slate. 1999-10-07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5-25). ^ 109.0 109.1 Greene, Bob. What Nixon's best friend couldn't buy . Jewish World Review. 2002-04-08 [ 2013-12-01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0-13). 来源 [ 编辑 ] Small, Melvin (编). A Companion to Richard M. Nixon. Oxford: Wiley-Blackwell. 2011. ISBN 978-1-4443-3017-5 . 扩展阅读 [ 编辑 ] Perlstein, Richard. Nixonland: The Rise of a President and the Fracturing of America. New York: Scribner. 2008. ISBN 978-0-743-24302-5 . 外部链接 [ 编辑 ] 维基语录 上的相关摘錄: 理查德·尼克松 维基共享资源 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理查德·尼克松 美国总统主题 人物主题 政治主题 美国主题 历史主题 理查德·尼克松基金会 尼克松一家骑自行车 哥伦比亚特区尼克松中心 尼克松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 白宫网站对尼克松的介绍 白宫官方网站上的尼克松传记 美国国会图书馆上的理查德·尼克松资源指南 水门录音带 尼克松的遗嘱 C-SPAN 內的 亮相頁面 (英文) C-SPAN 的《美国总统:生命肖像》系列节目: 理查德·尼克松 理查德·尼克松 - 美國國會國家人物傳記大辭典 古騰堡計劃 中 理查德·尼克松的作品 理查德·尼克松 在《 紐約時報 》上的節選新聞及評論 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 : 尼克松和猫王的会面 纪录片《总统:尼克松》 美国国家档案馆关于尼克松的材料 白宫录音带 水门事件录像 关于尼克松访问中国的网站 理查德·尼克松 在 互聯網電影數據庫 (IMDb)上的資料 (英文) Geneall网站上关于理查德·尼克松家族的家谱 担任职务 美利堅合眾國眾議院 前任: 杰里·沃里斯 加利福尼亚州 第十二国会选区 联邦众议员 1947至1950年 继任: 帕特里克·J·希林斯 美利堅合眾國參議院 前任: 谢里登·唐尼 加利福尼亚州 联邦参议员 1950至1953年 同期任职: 威廉·诺兰 继任: 托马斯·库切尔 政党职务 前任: 厄尔·沃伦 共和党 副总统 候选人 1952 , 1956 继任: 小亨利·卡伯特·洛奇 前任: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共和党 总统 候选人 1960 继任: 贝利·高华德 前任: 威廉·诺兰 共和党 加利福尼亚州州长 候选人 1962 继任: 罗纳德·里根 前任: 贝利·高华德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1968 , 1972 继任: 杰拉尔德·福特 美國 政治职务 前任: 阿尔本·W·巴克利 美国副总统 1953至1961年 继任: 林登·约翰逊 前任: 林登·约翰逊 美国总统 1969至1974年 继任: 杰拉尔德·福特 榮銜 查 论 编 理查德·尼克松 第37任 美国总统 (1969–1974) 第36任 美国副总统 (1953–1961) 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 (1950–1953) 加利福尼亚州联邦众议员 ( 英语 : List of United States Representatives from California ) (1947–1950) 生平政事 跳棋演讲 厨房辩论 “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 尼克松总统图书馆 尼克松基金会 尼克松中心 逝世和葬礼 总统任期 经济政策 越南战争 沉默的大多数 冷战 尼克松主义 “ 让我们团结起来 ” 尼克松访华 缓和政策 水门事件 司法任命 著作 《六次危机》 《尼克松回忆录》 (自传) 《真正的战争》 《领导人》 《真正的和平》 《不再有越战》 《1999─不战而胜》 《角斗士》 《只争朝夕》 《超越和平》 竞选史 ( 英语 : Electoral history of Richard Nixon ) 1946年加利福尼亚州第十二国会选区选举 ( 杰里·沃里斯 ) 1948年联邦众议员选举 1950年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选举 ( 海伦·道格拉斯 ) 1952年共和党全国大会 1952年美国总统选举 1956年共和党全国大会 1956年美国总统选举 1960年共和党总统初选 1960年共和党全国大会 1960年美国总统选举 ( 肯尼迪 ) 1962年加利福尼亚州州长选举 1964年共和党总统初选 1968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竞选 1968年共和党总统初选 1968共和党全国大会 1968年美国总统选举 ( 休伯特·汉弗莱 ) 1972年共和党总统初选 1972年共和党全国大会 1972年美国总统选举 ( 乔治·麦戈文 ) 大众文化 福斯特-尼克松专访( 舞台剧 , 电影 ) 《 尼克松在中国 》 (歌剧) 《 尼克松 》 (电影) “尼克松在中国” (短语) 《 當貓王碰上總統 》 (电影) 亲朋好友 帕特·尼克松 (妻子) 特里西娅·尼克松·考克斯 (女儿) 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 (女儿) 弗朗西斯·尼克松 (父亲) 汉娜·尼克松 (母亲) 唐纳德·尼克松 (弟弟) 爱德华·尼克松 (弟弟) 唐纳德·A·尼克松 (侄子) 克里斯托弗·尼克松·考克斯 (外孙) 珍妮·艾森豪威尔 (外孙女) 默里·乔蒂纳 ←林登·约翰逊 杰拉尔德·福特→ 相关导航模板 查 论 编 美国总统 ( 列表 ) 乔治·华盛顿 (1789–1797) 约翰·亚当斯 (1797–1801) 托马斯·杰斐逊 (1801–1809) 詹姆斯·麦迪逊 (1809–1817) 詹姆斯·门罗 (1817–1825) 约翰·昆西·亚当斯 (1825–1829) 安德鲁·杰克逊 (1829–1837) 马丁·范布伦 (1837–1841) 威廉·亨利·哈里森 (1841) 约翰·泰勒 (1841–1845) 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 (1845–1849) 扎卡里·泰勒 (1849–1850) 米勒德·菲尔莫尔 (1850–1853) 富兰克林·皮尔斯 (1853–1857) 詹姆斯·布坎南 (1857–1861) 亚伯拉罕·林肯 (1861–1865) 安德鲁·约翰逊 (1865–1869) 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 (1869–1877) 拉瑟福德·伯查德·海斯 (1877–1881) 詹姆斯·艾布拉姆·加菲尔德 (1881) 切斯特·艾伦·阿瑟 (1881–1885) 格罗弗·克利夫兰 (1885–1889) 本杰明·哈里森 (1889–1893) 格罗弗·克利夫兰 (1893–1897) 威廉·麦金莱 (1897–1901) 西奥多·罗斯福 (1901–1909) 威廉·霍华德·塔夫脱 (1909–1913) 伍德罗·威尔逊 (1913–1921) 沃伦·盖玛利尔·哈定 (1921–1923) 卡尔文·柯立芝 (1923–1929) 赫伯特·胡佛 (1929–1933)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1933–1945) 哈里·S·杜鲁门 (1945–1953)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1953–1961) 约翰·肯尼迪 (1961–1963) 林登·约翰逊 (1963–1969) 理查德·尼克松 (1969–1974) 杰拉尔德·福特 (1974–1977) 吉米·卡特 (1977–1981) 罗纳德·里根 (1981–1989) 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 (1989–1993) 比尔·克林顿 (1993–2001) 乔治·W·布什 (2001–2009) 贝拉克·奥巴马 (2009–2017) 唐納德·川普 (2017–) 内阁 每日简报 选举 就職典禮 继任顺序 办事机构 官邸 大衛營 总统山 查 论 编 美国副总统 (列表) 约翰·亚当斯 → 托马斯·杰斐逊 → 阿龙·伯尔 → 乔治·克林顿 → 埃尔布里奇·格里 → 丹尼尔·D·汤普金斯 → 约翰·C·卡尔霍恩 → 马丁·范布伦 → 理查德·门特·约翰逊 → 约翰·泰勒 → 乔治·M·达拉斯 → 米勒德·菲尔莫尔 → 威廉·R·金 → 约翰·C·布雷肯里奇 → 汉尼巴尔·哈姆林 → 安德鲁·约翰逊 → 斯凯勒·科尔法克斯 → 亨利·威尔逊 → 威廉·A·惠勒 → 切斯特·A·阿瑟 → 托马斯·A·亨德里克斯 → 利瓦伊·P·莫顿 → 阿德莱·E·史蒂文森一世 → 加勒特·霍巴特 → 西奥多·罗斯福 → 查爾斯·W·費爾班克斯 → 詹姆斯·S·舍曼 → 托马斯·R·马歇尔 → 卡尔文·柯立芝 → 查尔斯·G·道斯 → 查尔斯·柯蒂斯 → 约翰·南斯·加纳 → 亨利·A·华莱士 → 哈里·S·杜鲁门 → 阿尔本·W·巴克利 → 理查德·尼克松 → 林登·约翰逊 → 休伯特·汉弗莱 → 斯皮罗·阿格纽 → 杰拉尔德·福特 → 纳尔逊·洛克菲勒 → 沃尔特·蒙代尔 → 乔治·H·W·布什 → 丹·奎尔 → 阿尔·戈尔 → 迪克·切尼 → 乔·拜登 → 迈克·彭斯 (現任) 查 论 编 美国总统 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 内阁 (1953年-1961年) 副总统 理查德·M·尼克松 (1953年-1961年) 国务卿 约翰·F·杜勒斯 (1953年-1959年) - 克里斯蒂安·A·赫脱 (1959年-1961年) 国防部长 查尔斯·E·威尔逊 (1953年-1957年) - 尼尔·H·麦克尔罗伊 (1957年-1959年) - 小托马斯·S·盖茨 (1959年-1961年) 财政部长 乔治·M·汉弗莱 (1953年-1957年) - 罗伯特·B·安德森 (1957年-1961年) 司法部长 小赫伯特·布劳内尔 (1953年-1957年) - 威廉·P·罗杰斯 (1957年-1961年) 邮政部长 阿瑟·E·萨默菲尔德 (1953年-1961年) 内政部长 道格拉斯·迈克尔 (1953年-1956) - 弗雷德·A·席顿 (1956-1961年) 农业部长 埃兹拉·T·本森 (1953年-1961年) 商务部长 辛克莱·威克斯 (1953年-1958年) - 刘易斯·L·斯特劳斯 (1958年-1959年) - 弗雷德里克·H·米勒 (1959年-1961年) 劳工部长 马丁·P·杜金 (1953年) - 詹姆斯·P·米切尔 (1953年-1961年) 卫生教育与 福利部长 奥维塔·卡尔普·霍比 (1953年-1955年) - 马里恩·F·福尔松 (1955年-1958年) - 阿瑟·S·费林明 (1958年-1961年) 查 论 编 美国总统 理查德·M·尼克松 内阁 (1969年-1974年) 副总统 斯皮罗·T·阿格纽 (1969年-1973年) - 杰拉尔德·R·福特 (1973年-1974年) 国务卿 威廉·P·罗杰斯 (1969年–1973年) - 亨利·A·基辛格 (1973年–1974年) 财政部长 戴维·M·肯尼迪 (1969年–1971年) - 约翰·B·康纳利 (1971年–1972年) - 乔治·普拉特·舒尔茨 (1972年–1974年) - 威廉·E·西蒙 (1974年) 国防部长 梅尔文·R·莱尔德 (1969年–1973年) - 艾略特·理查德森 (1973年–1974年) - 詹姆斯·R·施莱辛格 (1974年) 司法部长 约翰·N·米切尔 (1969年-1972年) - 理查德·克兰丁斯特 (1972年-1973年) - 埃利奥特·理查森 (1973年) - 罗伯特·波克 (代理) (1973年) - 威廉·B·萨克斯比 (1973年-1974年) 邮政部长 温顿·M·布朗特 (1969年-1971年) 内政部长 瓦尔特·J·西凯尔 (1969年–1971年) - 罗杰斯·莫顿 (1971年–1974年) 农业部长 克里福特·M·哈丁 (1969年–1971年) - 厄尔·布兹 (1971年–1974年) 商务部长 莫里斯·斯坦斯 (1969年–1972年) - 皮特·G·皮特森 (1972年–1973年) - 弗雷德里克·B·邓特 (1973年–1974年) 劳工部长 乔治·舒尔茨 (1969年–1970年) - 詹姆斯·D·赫吉森 (1970年–1973年) - 皮特·J·布兰南 (1973年–1974年) 卫生教育与 福利部长 罗伯特·芬奇 (1969年-1970年) - 艾略特·理查德森 (1970年-1973年) - 卡斯帕尔·温伯格 (1973年-1974年) 住房与城市 发展部长 乔治·W·罗姆尼 (1969年-1973年) - 詹姆斯·T·林恩 (1973年-1974年) 运输部长 约翰·A·沃尔普 (1969年–1973年) - 克洛德·布伦尼格 (1973年–1974年) 查 论 编 冷戰 相关人物 冷战模板 美洲 北美洲 美國 哈里·S·杜鲁门 ( 喬治·馬歇爾 · 乔治·凯南 · 约瑟夫·麥卡錫 ) · 德怀特·D·艾森豪 · 約翰·F·甘迺迪 ( 羅伯特·F·甘迺迪 ) · 林登·约翰逊 · 理查德·尼克松 ( 亨利·基辛格 ) · 傑拉爾德·福特 · 吉米·卡特 · 罗纳德·里根 · 乔治·H·W·布什 加拿大 威廉·萊昂·麥肯齊·金 · 路易·聖洛朗 · 約翰·迪芬貝克 · 萊斯特·皮爾遜 · 皮埃尔·特鲁多 · 乔·克拉克 · 約翰·特納 · 布赖恩·马尔罗尼 古巴 菲德爾·卡斯楚 劳尔·卡斯特罗 切·格瓦拉 尼加拉瓜 安納斯塔西奧·索摩查·加西亞 · 安納斯塔西奧·索摩查·德瓦伊萊 · 奥尔特加 南美洲 阿根廷 切·格瓦拉 · 庇隆 · 魏地拉 · 加尔铁里 · 阿方辛 · 梅内姆 巴西 瓦加斯 · 古拉特 · 翁貝托·布朗庫 智利 阿连德 · 皮诺切特 欧洲 英國 喬治六世 · 伊莉莎白二世 · 溫斯頓·邱吉爾 · 艾德禮 · 安東尼·艾登 · 麥美倫 · 道格拉斯-休姆 · 哈羅德·威爾遜 · 愛德華·希思 · 詹姆斯·卡拉汉 · 玛格丽特·撒切尔 · 约翰·梅杰 法国 罗伯特·舒曼 · 樊尚·奧里奧爾 · 勒內·科蒂 · 夏爾·戴高樂 ( 米歇尔·德勃雷 · 喬治·龐畢度 · 莫里斯·顾夫·德姆维尔 ) · 乔治·蓬皮杜 ( 雅克·沙邦-戴尔马 · 皮埃尔·梅斯梅尔 ) · 瓦勒里·德斯坦 ( 雅克·希拉克 · 雷蒙·巴尔 ) · 法蘭索瓦·米特朗 ( 皮埃尔·莫鲁瓦 · 洛朗·法比尤斯 · 雅克·希拉克 · 米歇尔·罗卡尔 ) 西德 康拉德·阿登納 · 路德维希·艾哈德 · 库尔特·乔治·基辛格 · 维利·勃兰特 · 赫爾穆特·施密特 · 赫爾穆特·科爾 義大利 阿爾契德·加斯貝利 · 帕爾米羅·陶里亞蒂 · 朱利奧·安德烈奧蒂 · 阿爾多·莫羅 · 恩里科·貝林格 · 弗朗切斯科·科西加 · 貝蒂諾·克拉克西 葡萄牙 安東尼奧·德·奧利維拉·薩拉查 · 馬爾塞洛·達斯內維斯·阿爾維斯·卡丹奴 · 弗朗西斯科·達科斯塔·戈麥斯 · 瓦斯科·貢薩爾維斯 · 馬里奧·蘇亞雷斯 · 瑪麗亞·德盧爾德斯·平塔西爾戈 · 施華高 西班牙 弗朗西斯科·佛朗哥 · 胡安·卡洛斯一世 · 阿道弗·蘇亞雷斯 · 費利佩·岡薩雷斯 瑞典 塔格·埃蘭德 · 奧洛夫·帕爾梅 · 圖爾比約恩·費爾丁 · 奧拉·烏爾斯滕 · 英瓦爾·卡爾松 · 卡爾·比爾特 梵蒂冈 庇護十二世 · 若望二十三世 · 保祿六世 · 若望·保祿一世 · 若望·保祿二世 蘇聯 约·维·斯大林 ( 维·米·莫洛托夫 ) · 格·馬·馬林科夫 ( 安·安·葛羅米柯 ) · 尼·谢·赫鲁晓夫 · 列·伊·勃列日涅夫 ( 阿·尼·柯西金 ) · 尤·弗·安德罗波夫 · 康·乌·契尔年科 · 米·谢·戈尔巴乔夫 ( 愛·阿·謝瓦爾德納澤 · 尼·伊·雷日科夫 ) · 鲍·尼·叶利钦 東方集團 南斯拉夫 約瑟普·狄托 · 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 · 米洛凡·吉拉斯 東德 威廉·皮克 · 瓦爾特·烏布利希 · 埃里希·昂纳克 波蘭 柏勒沙·貝魯特 · 瓦迪斯瓦夫·哥穆爾卡 · 愛德華·吉瑞克 · 沃依切赫·雅魯澤爾斯基 · 萊赫·華勒沙 捷克斯洛伐克 克莱门特·哥特瓦尔德 · 安東寧·諾沃提尼 · 亞歷山大·杜布切克 · 古斯塔夫·胡萨克 · 瓦茨拉夫·哈維爾 阿尔巴尼亚 恩維爾·霍查 · 拉米兹·阿利雅 羅馬尼亞 格奧爾基·喬治烏-德治 · 尼古拉·齐奥塞斯库 保加利亞 維爾科·契爾文科夫 · 托多爾·日夫科夫 匈牙利 拉科西·馬加什 · 納吉·伊姆雷 · 卡達爾·亞諾什 亚太 亞洲 東亞 海峽兩岸 中華民國 蔣中正 李宗仁 陳誠 嚴家淦 蔣經國 謝東閔 孫運璿 俞國華 李登輝 李煥 郝柏村 中华人民共和国 毛泽东 ( 胡乔木 ) · 周恩来 ( 陈毅 · 姬鹏飞 · 乔冠华 ) · 刘少奇 · 朱德 · 任弼时 · 董必武 · 宋庆龄 · 林彪 · 陈伯达 · 康生 · 四人帮 ( 江青 · 张春桥 · 姚文元 · 王洪文 ) · 华国锋 ( 黄华 ) · 叶剑英 · 邓小平 · 陈云 · 胡耀邦 · 李先念 · 赵紫阳 ( 吴学谦 ) · 杨尚昆 · 姚依林 · 李鹏 ( 钱其琛 ) · 乔石 · 江泽民 · 宋平 · 李瑞环 日本 昭和天皇 · 明仁 · 吉田茂 · 鳩山一郎 · 石橋湛山 · 岸信介 · 池田勇人 · 佐藤荣作 · 田中角榮 · 三木武夫 · 福田赳夫 · 大平正芳 · 鈴木善幸 · 中曾根康弘 ( 安倍晉太郎 ) · 竹下登 · 宇野宗佑 · 海部俊樹 · 宮澤喜一 朝鮮半島 朝鲜 金日成 韩国 李承晚 · 尹潽善 ( 張勉 ) · 朴正熙 · 崔圭夏 · 全斗煥 · 盧泰愚 蒙古 霍爾洛·喬巴山 · 尤睦佳·澤登巴爾 東南亞 越南 北越 胡志明 · 孫德勝 · 范文同 · 武元甲 · 黎筍 · 文進勇 · 長征 · 阮文靈 南越 吳廷琰 · 阮文紹 · 阮高祺 · 潘克丑 · 陳文香 · 阮慶 · 楊文明 印尼 苏加诺 · 苏哈托 泰國 拉瑪九世 · 銮披汶·颂堪 · 沙立·他那叻 · 他侬·吉滴卡宗 菲律賓 曼努埃爾·羅哈斯 · 埃爾皮迪奧·基里諾 · 拉蒙·麥格賽賽 · 卡洛斯·加西亞 · 迪奧斯達多·馬卡帕加爾 · 費迪南德·马科斯 · 柯拉蓉·艾奎諾 马来西亚 東姑阿都拉曼 · 阿都拉萨 · 胡先翁 · 马哈迪·莫哈末 新加坡 李光耀 緬甸 吳努 · 奈溫 柬埔寨 西哈努克 · 朗诺 · 波尔布特 · 洪森 老挝 西薩旺·馮 · 西薩旺·瓦達納 · 梭發那·富馬親王 · 苏发努冯 · 凱山·豐威漢 南亞 印度 賈瓦哈拉爾·尼赫魯 · 英迪拉·甘地 · 拉吉夫·甘地 巴基斯坦 阿尤布·汗 · 叶海亚·汗 · 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 · 穆罕默德·齐亚·哈克 · 阿尤布·汗 · 叶海亚·汗 · 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 · 穆罕默德·齐亚·哈克 孟加拉国 謝赫·拉赫曼 · 齊亞·拉赫曼 · 艾尔沙德 澳大利亚 約瑟夫·奇夫利 · 哈羅德·霍爾特 · 愛德華·惠特蘭 · 馬爾科姆·弗雷澤 · 波比·霍克 · 保羅·基廷 中东 及非洲 中東 以色列 戴维·本-古里安 · 摩西·夏里特 · 列維·艾希科爾 · 果尔达·梅厄 · 伊扎克·拉賓 · 梅納赫姆·貝京 · 伊扎克·沙米爾 · 希蒙·佩雷斯 埃及 納賽爾 · 薩達特 · 穆巴拉克 约旦 阿卜杜拉·伊本·海珊 · 塔拉勒·伊本·阿卜杜拉 · 胡笙·賓·塔拉勒 叙利亚 哈菲兹·阿萨德 伊拉克 萨达姆 沙烏地阿拉伯 阿卜杜勒-阿齊茲 · 紹德 · 費薩爾 · 哈立德 · 法赫德 伊朗 巴勒維 · 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 利比亞 伊德里斯一世 · 穆阿迈尔·卡扎菲 阿尔及利亚 阿巴斯 · 本·貝拉 · 布邁丁 · 比塔特 · 本·杰迪德 · 布迪亞夫 突尼西亞 哈比卜·布爾吉巴 · 宰因·阿比丁·班·阿里 北也門 薩利赫 南也門 阿卜杜勒·法塔赫·伊斯梅爾 · 阿里·納賽爾 阿富汗 纳吉布拉 · 馬蘇德 巴勒斯坦解放組織 阿拉法特 撒哈拉以南 非洲 南非 亨德里克·弗倫施·維沃爾德 · 彼得·威廉·波塔 · 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 · 納爾遜·曼德拉 刚果(金) / 扎伊尔 帕特里斯·盧蒙巴 · 蒙博托·塞科 贊比亞 肯尼思·卡翁達 · 弗雷德里克·奇盧巴 坦桑尼亚 朱利葉斯·尼雷爾 加纳 誇梅·恩克魯瑪 乌干达 米爾頓·奧博特 伊迪·阿敏 马拉维 海斯廷斯·卡穆祖·班達 埃塞俄比亞 海尔·塞拉西一世 海爾·門格斯圖 安哥拉 阿戈什蒂紐·內圖 若澤·多斯桑托斯 若納斯·薩文比 科特迪瓦 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 中非 戴維·達科 讓-巴都·博卡薩 分類 主題 時間表 查 论 编 时代年度风云人物 1927–1950 查尔斯·林白 (1927) · 沃尔特·克莱斯勒 (1928) · 欧文·D·扬 (1929) · 圣雄甘地 (1930) · 皮埃尔·赖伐尔 (1931) · 富兰克林·罗斯福 (1932) · 休·萨缪尔·约翰逊 (1933) · 富兰克林·罗斯福 (1934) · 海尔·塞拉西一世 (1935) · 华里丝·辛普森 (1936) · 蔣中正 / 宋美齡 (1937) · 阿道夫·希特勒 (1938) · 约瑟夫·斯大林 (1939) · 温斯顿·丘吉尔 (1940) · 富兰克林·罗斯福 (1941) · 约瑟夫·斯大林 (1942) · 乔治·马歇尔 (1943) ·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1944) · 哈里·S·杜鲁门 (1945) · 詹姆斯·F·伯恩斯 (1946) · 乔治·马歇尔 (1947) · 哈里·S·杜鲁门 (1948) · 温斯顿·丘吉尔 (1949) · 美国战士 (1950) 1951–1975 穆罕默德·摩萨台 (1951) · 伊丽莎白二世 (1952) · 康拉德·阿登纳 (1953) · 约翰·福斯特·杜勒斯 (1954) · 哈洛·科迪斯 (1955) · 匈牙利自由战士 (1956) · 尼基塔·赫鲁晓夫 (1957) · 夏爾·戴高樂 (1958) ·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 (1959) · 美国科学家 : 乔治·比德尔 / 查尔斯·德雷珀 / 约翰·恩德斯 / 唐纳德·格拉泽 / 乔舒亚·莱德伯格 / 威拉得·利比 / 萊納斯·鮑林 / 爱德华·珀塞尔 / 伊西多·拉比 / 埃米利奥·塞格雷 / 威廉·肖克利 / 爱德华·泰勒 / 查尔斯·汤斯 / 詹姆斯·范·艾伦 / 罗伯特·伍德沃德 (1960) · 约翰·肯尼迪 (1961) · 若望二十三世 (1962) · 马丁·路德·金 (1963) · 林登·约翰逊 (1964) · 威廉·威斯特摩兰 (1965) · 25岁以下一代 (1966) · 林登·约翰逊 (1967) · 阿波罗8号宇航员 : 威廉·安德斯 / 弗兰克·博尔曼 / 吉姆·洛弗尔 (1968) · 美国中产阶级 (1969) · 维利·勃兰特 (1970) · 理查德·尼克松 (1971) · 亨利·基辛格 / 理查德·尼克松 (1972) · 约翰·西里卡 (1973) · 费萨尔国王 (1974) · 美国妇女 : 苏珊·布朗米勒 / 凯瑟琳·拜尔利 / 艾莉森·奇克 / 吉尔·康维 / 贝蒂·福特 / 艾拉·格拉索 / 卡拉·希尔斯 / 芭芭拉·乔丹 / 比利·简·金 / 卡罗·塞顿 / 苏茜·夏普 / 艾迪·维艾特 (1975) 1976–2000 吉米·卡特 (1976) · 穆罕默德·萨达特 (1977) · 邓小平 (1978) · 鲁霍拉·霍梅尼 (1979) · 罗纳德·里根 (1980) · 莱赫·瓦文萨 (1981) · 个人电脑 (1982) · 罗纳德·里根 / 尤里·安德罗波夫 (1983) · 彼得·尤伯罗斯 (1984) · 邓小平 (1985) · 科拉松·阿基诺 (1986) ·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 (1987) · 濒危的地球 (1988) ·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 (1989) · 乔治·H·W·布什 (1990) · 泰德·透納 (1991) · 比尔·克林顿 (1992) · 和平缔造者: 伊扎克·拉宾 / 纳尔逊·曼德拉 / 费雷德里克·戴克拉克 / 亚西尔·阿拉法特 (1993) · 若望·保祿二世 (1994) · 纽特·金里奇 (1995) · 何大一 (1996) · 安迪·葛洛夫 (1997) · 比尔·克林顿 / 肯尼思·史塔 (1998) · 杰夫·贝佐斯 (1999) · 乔治·沃克·布什 (2000) 2001至今 魯迪·朱利安尼 (2001) · 告密者 : 辛西亚·库珀 / 科琳·罗利 / 莎朗·沃特金斯 (2002) · 美国士兵 (2003) · 乔治·沃克·布什 (2004) · 乐善好施的撒玛利亚人 : 博诺 / 比尔·盖茨 / 梅琳达·盖茨 (2005) · 你 (2006) · 弗拉基米尔·普京 (2007) · 贝拉克·奥巴马 (2008) · 本·伯南克 (2009) · 马克·扎克伯格 (2010) · 示威者 (2011) · 贝拉克·奥巴马 (2012) · 方济各 (2013) · 埃博拉抗击者 (2014) · 安格拉·默克爾 (2015) · 唐納德·川普 (2016) · 打破沉默者 (2017) 规范控制 WorldCat标识符 VIAF : 44303100 LCCN : n79018757 ISNI : 0000 0001 2279 0777 GND : 11858832X SELIBR : 235970 SUDOC : 027048632 BNF : cb119177538 ( 数据 ) BIBSYS : 90075985 MusicBrainz : 056203cf-376f-412a-86f7-3ffa80157ef4 NLA : 35388842 NDL : 00451392 NARA : 1297744 美國國會國家人物傳記大辭典 : N000116 BNE : XX831641 Persondata 姓名 Nixon, Richard Milhous 别名 Richard Nixon 简历 American politician, 37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9–1974) 出生日期 January 9, 1913 出生地点 Yorba Linda, California, United States 去世日期 April 22, 1994 去世地点 New York City, New York, United States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理查德·尼克松&oldid=47562349 ” 分类 : 1913年出生 1994年逝世 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内阁 理查德·M·尼克松内阁 美国总统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冷戰時期領袖 水門事件人物 美國越戰人物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美國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 1972年美國總統選舉 1968年美國總統選舉 1960年美国总统选举 1956年美國總統選舉 1952年美國總統選舉 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 美国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加利福尼亚州共和党人 美國律師 美國反共主義者 美国海军中校 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軍事人物 時代年度風雲人物 杜克大学法学院校友 罹患中風逝世者 美國歷史 (1964年-1980年) 理查德·尼克松 20世纪美国政治家 共和党美国副总统 律師出身的政治人物 葬于加利福尼亚州 隐藏分类: 引文格式1错误:日期 含有访问日期但无网址的引用的页面 使用无数据行信息框模板的条目 含有英語的條目 本地相关图片与维基数据不同 嵌入hAudio微格式的條目 包含14元素的规范控制 包含规范控制信息的维基百科条目 典范条目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维基语录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Afrikaans Alemannisch አማርኛ Aragonés العربية مصرى Asturianu Azərbaycanca تۆرکجه Žemaitėška Bikol Central Беларуская Беларуская (тарашкевіца)‎ Български Bislama বাংলা Brezhoneg Bosanski Català Mìng-dĕ̤ng-ngṳ̄ Cebuano کوردی Corsu Čeština Чӑвашла Cymraeg Dansk Deutsch ދިވެހިބަސް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Eesti Euskara فارسی Suomi Føroyskt Français Arpetan Frysk Gaeilge Gàidhlig Galego Gaelg 客家語/Hak-kâ-ngî עברית हिन्दी Hrvatski Hornjoserbsce Kreyòl ayisyen Magyar Հայերեն Interlingua Bahasa Indonesia Ilokano Ido Íslenska Italiano 日本語 Basa Jawa ქართული Қазақша ಕನ್ನಡ 한국어 Ripoarisch Kurdî Kernowek Latina Lëtzebuergesch Lumbaart Lietuvių Latviešu Malagasy Македонски മലയാളം मराठी Bahasa Melayu မြန်မာဘာသာ مازِرونی Plattdüütsch Nederlands Norsk nynorsk Norsk Occitan ਪੰਜਾਬੀ Kapampangan Polski Piemontèis پنجابی Português Rumantsch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Kinyarwanda Sicilianu Scots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Slovenščina Shqip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Kiswahili தமிழ் Тоҷикӣ ไทย Tagalog Türkçe ئۇيغۇرچە / Uyghurche Українська اردو Oʻzbekcha/ўзбекча Tiếng Việt Winaray მარგალური ייִדיש Yorùbá Bân-lâm-gú 粵語 IsiZulu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13:45。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0.999%E2%80%A6
  0.999…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0.999…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在 數學 的 完备 实数 系中, 循环小数 0.999… ,也可写成 0. 9 、 0. 9 ˙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0.{\dot {9}}\end{smallmatrix}}} 或 0. ( 9 )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 0.(9)\end{smallmatrix}}} ,表示一个 等於 1 的 实数 ,即「0.999…」所表示的数与「 1 」相同。目前該等式已经有各式各样的 證明 式;它们各有不同的嚴謹性、背景假设,且都蕴含实数的 实质条件 ,即 阿基米德公理 、历史文脉、以及 目标受众 。 这类展开式的非唯一性不仅限於 十进制 系统,相同的现象也出现在其它的 整数 进位制 ... {\begin{smallmatrix}\ 0.(9)\end{smallmatrix}}} ,表示个 等於 1 的 实数 ,即「0.999…」所表示的数与「 1 」相同。目前該等式已经有各式各样的 證明 式;它们各有不同的嚴謹性、背景假设,且都蕴含实数的 实质条件 ,即 阿基米德公理 、历史文脉、以及 目标受众 。 这类展开式的非唯性不仅限於 十进制 系统,相同的现象也出现在其它的 整数 进位制 中,数学家们也列举出了些1在 非整数进位制 中的写法,这种现象也不是仅仅限於1的:对於每个非零的 有限小数 ,都存在另种含有无穷多个9的写法,由於简便的原因,我们几乎肯定使用有限 小數 的写法,这样就更加使人们误以为没有其它写法了,实际上,旦我们允许使用 无限小数 ,那么在所有的进位制中都有无穷多种替代的写法,例如,18.3287与18.3286999…、18.3287000…,以及许多其它的写法,都表示相同的数,这些各种各样的等式被用来更好地理解 分數 的小数展开式的规律,以及个简单 分形 图形── 康托尔集合 的结构,它们也出现在个对整个实数的无穷集合的经典研究之中。 在过 CACHE

0.999…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0.999…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在 數學 的 完备 实数 系中, 循环小数 0.999… ,也可写成 0. 9 、 0. 9 ˙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0.{\dot {9}}\end{smallmatrix}}} 或 0. ( 9 )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 0.(9)\end{smallmatrix}}} ,表示一个 等於 1 的 实数 ,即「0.999…」所表示的数与「 1 」相同。目前該等式已经有各式各样的 證明 式;它们各有不同的嚴謹性、背景假设,且都蕴含实数的 实质条件 ,即 阿基米德公理 、历史文脉、以及 目标受众 。 这类展开式的非唯一性不仅限於 十进制 系统,相同的现象也出现在其它的 整数 进位制 中,数学家们也列举出了一些1在 非整数进位制 中的写法,这种现象也不是仅仅限於1的:对於每一个非零的 有限小数 ,都存在另一种含有无穷多个9的写法,由於简便的原因,我们几乎肯定使用有限 小數 的写法,这样就更加使人们误以为没有其它写法了,实际上,一旦我们允许使用 无限小数 ,那么在所有的进位制中都有无穷多种替代的写法,例如,18.3287与18.3286999…、18.3287000…,以及许多其它的写法,都表示相同的数,这些各种各样的等式被用来更好地理解 分數 的小数展开式的规律,以及一个简单 分形 图形── 康托尔集合 的结构,它们也出现在一个对整个实数的无穷集合的经典研究之中。 在过去數十年裡,許多 数学教育 的研究人员研究了大眾及 学生 们对该等式的接受程度,许多学生在學習开始時怀疑或拒絕该等式,而後許多学生被老師、教科书和如下章節的算術推論說服接受两者是相等的,儘管如此,許多人們仍常感到懷疑,而提出进一步的辯解,這經常是由於存在不少對數學 实数 錯誤的觀念等的背後因素(參見以下 教育中遇到的懷疑 一章節),例如認為每一个实数都有唯一的一个 小数展开式 ,以及認為 無限小 ( 无穷小 ) 不等於 0 ,並且將0.999…视为一个不定值,即該值只是一直不斷無限的微微擴張變大,因此与1的差永遠是無限小而不是 零 ,因此「永遠都差一點」。我们可以构造出符合這些直觀的 數系 ,但是只能在用於初等数学或多數更高等數學中的标准 实数 系统之外进行,的確,某些設計含有「恰恰小於1」的数,不過,这些数一般与0.999…无关(因为与之相关的理论上和实践上都皆無實質用途),但在 数学分析 中引起了相当大的關注。 目录 1 简介 2 证明 2.1 對位相減 2.2 代数 2.2.1 分数 2.2.2 一个特别的除法竖式 2.2.3 位数操作 2.3 實分析 2.3.1 无穷级数和数列 2.3.2 区间套和最小上界 2.4 從建構實數著手 2.4.1 戴德金分割 2.4.2 柯西序列 2.5 推广 3 应用 4 教育中遇到的怀疑 5 在大众文化中 6 其它數系 6.1 无穷小 6.2 打破减法的惯例 6.3 p 进数 7 相关问题 8 参见 9 註解 10 参考文献 11 扩展阅读 12 外部链接 简介 [ 编辑 ] 0.999…是書寫於小數記數系統中的一個数,读作:“零点九九循环”。一些最简单的0.999… = 1的证明都依赖於这个系统方便的 算术 性质。大多數的小數算术── 加法 、 减法 、 乘法 、 除法 ,以及大小的 比较 ,使用与 整数 差不多的數位層次的操作。与整数一样,任何两个有限小数只要数位不同,那么数值也一定不同。特别地,任何一个形如0.99…9的数,只要只得有限个 9 ,這些9最終會停止,則該數都是严格小於1的。 误解0.999…中的“…”( 省略号 )的意义,是误解0.9999… = 1的其中一个原因。这里省略号的用法与日常语言和0.99…9中的用法是不同的,0.99…9中的省略号意味着 有限 的部分被省略掉了。但是,当用来表示一个 循环小数 的时候,“…”则意味着 无限 的部分被省略掉了,这只能用 极限 的数学概念来阐释。作為使用傳統數學的結果,指派給記數表示式“0.999…”的值定義為一個實數,該實數為 收敛数列 (0.9,0.99,0.999,0.9999,0.99999,…)的极限。「0.999…」是一个数列的极限,从而,对於0.999…=1这个等式就很直观了。 与整数和有限小数的情况不一样,其實記數法也可以多種方式表示單一個數值。例如,如果使用 分數 , 1 3 = 2 6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frac {1}{3}}={\frac {2}{6}}\end{smallmatrix}}} 。但是,一个数最多只能用两种无限小数的方法来表示。如果有两种方法,那么其中一种一定从某一位开始全是循環重複的9,而另外一种则一定从某一位开始就全是循環重複的零。 0.999… = 1 有许多证明,它们各有不同的 嚴謹性 。一个嚴謹的证明可以简单地说明如下。考虑到两个 实数 其實是同一個的, 当且仅当 它们的差等於零。大部分人都同意,0.999…与 1 的差,就算存在也是非常的小(實際上根本不存在,即差等於0)。考虑到以上的收敛数列,我们可以证明这个差的大小一定是小於任何一个正数的,也可以证明(详细内容参见 阿基米德性質 ),唯一具有这个性质的实数是零。由於差是零,可知 1 和 0.999…是同一數,用相同的理由,也可以解释为什么「 0.33 3 ¯ = 1 3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0.33{\bar {3}}={\frac {1}{3}}\end{smallmatrix}}} 」;而該等式 乘 上3倍後成為「0.999… = 1」。 证明 [ 编辑 ] 對位相減 [ 编辑 ] 在不考慮 柯西序列 的情況下: 1.00000… − 0.99999… 0.00000… 結果為0.000…,也就是後面的0無限循環。這兩個數目在這裡是無限循環小數,小數點後五位之後還會一直填上0,始終無法找到最後一位來填上1,因為如果補上1就會成為有限小數。1.000… - 0.999… = 0.000… = 0,故1 = 0.999…。 這假設了0.999…沒有「最後的9」、這些無限循環小數的小數點後的位數為 可列 的(可以由第一個數位一個位一個位數下去而於有限次數到任一個數位)(這已得出0.999…沒有「最後的9」)、1.000… - 0.999…的結果存在小數表示式。運算結果將沒有「最後的1」,所以1與0.999…沒有 差 值。 代数 [ 编辑 ] 分数 [ 编辑 ] 无限小数是有限小数的一个必要的延伸,其中一个原因是用来表示分数。用 长除法 ,一个像 1 3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frac {1}{3}}\end{smallmatrix}}} 的简单整数除法便变成了一个循环小数,0.333…,其中有无穷多个数字3。利用这个小数,很快就能得到一个 0.999… = 1 的证明。用 3 乘以 0.333… 中的每一个 3,便得到 9,所以 3 × 0.333… 等於 0.999… 。而 3 × 1 3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3\times {\frac {1}{3}}\end{smallmatrix}}} 等於1,所以 0.999… = 1。 [1] 这个证明的另外一种形式,是用 1 9 = 0.111... {\displaystyle {\frac {1}{9}}=0.111...} 乘以9。 0.333 ⋯ = 1 3 3 × 0.333 ⋯ = 3 × 1 3 = 3 × 1 3 0.999 ⋯ = 1 {\displaystyle {\begin{aligned}0.333\cdots &{}={\frac {1}{3}}\\3\times 0.333\cdots &{}=3\times {\frac {1}{3}}={\frac {3\times 1}{3}}\\0.999\cdots &{}=1\end{aligned}}} 0.111 ⋯ = 1 9 9 × 0.111 ⋯ = 9 × 1 9 = 9 × 1 9 0.999 ⋯ = 1 {\displaystyle {\begin{aligned}0.111\cdots &{}={\frac {1}{9}}\\9\times 0.111\cdots &{}=9\times {\frac {1}{9}}={\frac {9\times 1}{9}}\\0.999\cdots &{}=1\end{aligned}}} 由於两个方程都是正确的,因此根据相等关系的 传递性质 ,0.999…一定等於1。类似地, 3 3 = 1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frac {3}{3}}=1\end{smallmatrix}}} ,且 3 3 = 0.999 …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frac {3}{3}}=0.999\ldots \end{smallmatrix}}} 。所以,0.999…一定等於1。 一个特别的除法竖式 [ 编辑 ] 用竖式计算可得 8.999... 9 = 0.999... {\displaystyle {\frac {8.999...}{9}}=0.999...} 设 n = 0.999... {\displaystyle n=0.999...\quad } 则 8 + n 9 = n 8 + n = 9 n {\displaystyle {\begin{aligned}{\frac {8+n}{9}}&=n\\8+n&=9n\\\end{aligned}}} 解此 一元一次方程式 得: 8 = 8 n n = 1 {\displaystyle {\begin{aligned}8&=8n\\n&=1\\\end{aligned}}} 所以 0.999... = n = 1 {\displaystyle 0.999...=n=1\quad } 。 位数操作 [ 编辑 ] 另外一种证明更加适用於其它循环小数。当一个 小数 乘以 10 时,其数字不变,但小数点向右移了一位。因此10 × 0.999…等於9.999…,它比原来的数大9。 考虑从9.999…减去0.999…。我们可以一位一位地减;在小数点后的每一位,结果都是9 - 9,也就是0。但末尾的零并不能改变一个数,所以相差精確地是9。最后一个步骤用到了代数。设0.999… = c ,则10 c − c = 9,也就是9 c = 9。等式两端除以9,便得证: c = 1。 [1] 用一系列方程来表示,就是 0.(9)=1的解釋 c = 0.999 … 10 c = 9.999 … 10 c − c = 9.999 … − 0.999 … 9 c = 9 c = 1 0.999 … = 1 {\displaystyle {\begin{aligned}c&=0.999\ldots \\10c&=9.999\ldots \\10c-c&=9.999\ldots -0.999\ldots \\9c&=9\\c&=1\\0.999\ldots &=1\end{aligned}}} 以上两个证明中的位数操作的正确性,并不需要盲目相信,也无需视为公理;它是从小数和所表示的数之间的基本关系得出的。这个关系,可以用几个等价的方法来表示,已经规定了0.999…和1都表示相同的實數。 實分析 [ 编辑 ] 由於0.999…的问题并不影响数学的正式发展,因此我们可以暂缓进行研究,直到证明了 實分析 的基本定理为止。其中一个要求,是要刻划所有能表示成小数的实数的特征,由一个可选择的符号、构成整数部分的有限个数字、一个 小数点 ,以及构成小数部分的一系列数字组成。为了讨论0.999…的目的,我们可以把整数部分概括为 b 0 ,并可以忽略负号,这样小数展开式就具有如下的形式: b 0 . b 1 b 2 b 3 b 4 b 5 ⋯ {\displaystyle b_{0}.b_{1}b_{2}b_{3}b_{4}b_{5}\cdots } 小数部分与整数部分不一样,整数部分只能有有限个数字,而小数部分则可以有无穷多个数字。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一个 进位制 ,所以500中的5是50中的5的十倍,而0.05中的5则是0.5中的5的十分之一。 无穷级数和数列 [ 编辑 ] 参见: 小数表示法 也许小数展开式最常见的发展,是把它们定义为 无穷级数 的和。一般地: b 0 . b 1 b 2 b 3 b 4 … = b 0 + b 1 ( 1 10 ) + b 2 ( 1 10 ) 2 + b 3 ( 1 10 ) 3 + b 4 ( 1 10 ) 4 + ⋯ {\displaystyle b_{0}.b_{1}b_{2}b_{3}b_{4}\ldots =b_{0}+b_{1}({\tfrac {1}{10}})+b_{2}({\tfrac {1}{10}})^{2}+b_{3}({\tfrac {1}{10}})^{3}+b_{4}({\tfrac {1}{10}})^{4}+\cdots } . 对於0.999…来说,我们可以使用 等比级数 的 收敛 定理: [2] 如果 | r | < 1 {\displaystyle |r|<1} ,则 a r + a r 2 + a r 3 + ⋯ = a r 1 − r {\displaystyle ar+ar^{2}+ar^{3}+\cdots ={\frac {ar}{1-r}}} . 由於0.999…是公比为 r = 1 10 {\displaystyle r=\textstyle {\frac {1}{10}}} 的等比级数的和,应用以上定理,很快就可以得出证明了: 0.999 … = 9 ( 1 10 ) + 9 ( 1 10 ) 2 + 9 ( 1 10 ) 3 + ⋯ = 9 ( 1 10 ) 1 − 1 10 = 1 {\displaystyle 0.999\ldots =9({\tfrac {1}{10}})+9({\tfrac {1}{10}})^{2}+9({\tfrac {1}{10}})^{3}+\cdots ={\frac {9({\tfrac {1}{10}})}{1-{\tfrac {1}{10}}}}=1} , 这个证明(实际上是10等於9.999…)早在1770年就在 瑞士 数学家 莱昂哈德·欧拉 的作品《Elements of Algebra》(《 代数的要素 》)中出现了。 [3] 四进制 的小数数列(0.3,0.33,0.333,……)收敛於1。 等比级数的和本身,是一个比欧拉还要早的结果。一个典型的18世纪的推导用到了逐项的操作,类似於以上的 代数证明 。直到1811年,Bonnycastle的教科书《An Introduction to Algebra》(《代数的介绍》)依然使用这种等比级数的方法来证明对0.999…使用的策略是正当的。 [4] 在19世纪,这种在當時被以為随随便便的求和方法遭到了反对,这样便导致了现在仍然占有支配地位的定义:一个级数的和 定义 为数列的部分和的极限。该定理的一个对应的证明,明确地把这个数列计算出来了;这可以在任何一本以证明为基础的微积分或数学分析的教科书中找到。 [5] 对於数列( x 0 , x 1 , x 2 ,…)来说,如果当 n 增大时,距离| x − x n |变得任意地小,那么这个数列就具有 极限 x 。0.999… = 1的表述,可以用极限的概念来阐释和证明: 0.999 … = lim n → ∞ 0. 99 … 9 ⏟ n = lim n → ∞ ∑ k = 1 n 9 10 k = lim n → ∞ ( 1 − 1 10 n ) = 1 − lim n → ∞ 1 10 n = 1. {\displaystyle 0.999\ldots =\lim _{n\to \infty }0.\underbrace {99\ldots 9} _{n}=\lim _{n\to \infty }\sum _{k=1}^{n}{\frac {9}{10^{k}}}=\lim _{n\to \infty }\left(1-{\frac {1}{10^{n}}}\right)=1-\lim _{n\to \infty }{\frac {1}{10^{n}}}=1.\,} [6] 最后一个步骤—lim 1 / 10 n = 0—通常由实数擁有 阿基米德性質 這一原理来證明。这个以极限为基础的对0.999…的看法,有时会用比较引人注意但不太精确的话语来表达。例如,在1846年的美国教科书《大学算术》(《The University Arithmetic》)中有这么一句:“0.999+,到无穷远处等於1,这是因为每加上一个9,都会使它的值更加接近於1”(.999 +, continued to infinity = 1, because every annexation of a 9 brings the value closer to 1);在1895年的美国教科书《Arithmetic for Schools》(《学校算术》)中也有:“…如果有非常多的9,那么1和0.99999…的差就小得难以想像了”(“…when a large number of 9s is take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1 and .99999…becomes inconceivably small”)。 [7] 这种 启发 式的教学法,常常被学生们误解为0.999…本身就小於1。 区间套和最小上界 [ 编辑 ] 参见: 区间套 区间套:在三进制中,1 = 1.000… = 0.222… 以上的级数定义,是一个用小数展开式来定义实数的简单的方法。还有一种补充的方法,是相反的过程:对於一个给定的实数,定义一个相关的小数展开式。 如果知道一个实数 x 位於 闭区间 [0, 10]内(也就是说,这个实数大於或等於0,而小於或等於10),我们就可以想像把这个区间分成十个部分,只在终点处相重叠:[0, 1]、[1, 2]、[2, 3],依此类推,直到[9, 10]。实数 x 一定是属於这十个区间的一个;如果它属於[2, 3],我们就把数字“2”记录下来,并把这个区间再细分成十个子区间:[2, 2.1]、[2.1, 2.2]、…、[2.8, 2.9]、[2.9, 3]。把这个过程一直继续下去,我们便得到了一个无穷的 区间套 序列,由无穷个数字 b 0 、 b 1 、 b 2 、 b 3 、…来标示,并记 x = b 0 . b 1 b 2 b 3 … 在这种形式中,1 = 1.000…而且1 = 0.999…的事实,反映了1既位於[0, 1],又位於[1, 2],所以我们在寻找它的数字时,可以选择任意一个子区间。为了保证这种记法没有滥用“=”号,我们需要一种办法来为每一个小数重新构造一个唯一的实数。这可以用极限来实现,但是还有其它的方法。 [8] 一个简单的选择,是 区间套定理 ,它保证只要给出了一个长度趋近於零的闭区间套序列,那么这些区间套的 交集 就正好是一个实数。这样, b 0 . b 1 b 2 b 3 …便定义为包含在所有的区间[ b 0 , b 0 + 1]、[ b 0 . b 1 , b 0 . b 1 + 0.1],依此类推的唯一的实数。而0.999…就是位於所有的区间[0, 1]、[0.9, 1]、[0.99, 1]、[0.99…9, 1](对於任意有限个9)的唯一的实数。由於1是所有这些区间的公共元素,因此0.999… = 1。 [9] 区间套定理通常是建立在一个更加基本的实数特征之上的: 最小上界 的存在。为了直接利用这些事物,我们可以把 b 0 . b 1 b 2 b 3 …定义为集合{ b 0 , b 0 . b 1 , b 0 . b 1 b 2 ,…}的最小上界。 [10] 然后我们就可以证明,这种定义(或区间套的定义)与划分的过程是一致的,再一次证明了0.999… = 1。 汤姆·阿波斯托尔 得出结论: “ 一个实数可以有两种不同的小数表示法,仅仅是两个不同的实数集合可以有相同的最小上界的一个反映。 (The fact that a real number might have two different decimal representations is merely a reflection of the fact that two different sets of real numbers can have the same supremum.) [11] ” 從建構實數著手 [ 编辑 ] 参见: 实数的结构 有些方法用 公理集合论 明确把实数定义为一定的 建立在有理数上的结构 。 自然数 ──0、1、2、3,依此类推──从零开始并继续增加,这样每一个自然数都有一个后继者。我们可以把自然数的概念延伸到负数,得出所有的整数,并可以进一步延伸到比例,得出所有的有理数。这些數系伴随着加法、减法、乘法和除法的算术。更加微妙地,它们还包括 排序 ,这样一个数就可以与另一个进行比较,并发现是大於、小於,还是等於。 从有理数到实数的一步,是一个很大的延伸。至少有两种常见的方法来达到这一步,它们都在1872年出版: 戴德金分割 ,以及 柯西序列 。直接用到这些结构的0.999… = 1的证明,现在已经无法在實分析的教科书中找到了;最近几个年代的趋势,是使用公理化的分析。即使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结构,它也通常被用来证明实数的公理,从而为以上的证明提供证据。然而,有些作者表达了从一个结构开始才是逻辑上更恰当的想法,这样得出的证明就更加完备了。 [12] 戴德金分割 [ 编辑 ] 主条目: 戴德金分割 在 戴德金分割 的方法中,每一个实数 x 定义为所有小於 x 的有理数所组成的无穷集合。 [13] 比如說,实数1就是所有小於1的有理数的集合。 [14] 每一个正的小数展开式很容易决定了一个戴德金分割:小於某个展开阶段的有理数的集合。所以实数0.999…是有理数 r 的集合,使得 r < 0,或 r < 0.9,或 r < 0.99,或 r 小於其它具有 1 − ( 1 10 ) n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1-{\big (}{\tfrac {1}{10}}{\big )}^{n}\end{smallmatrix}}} 形式的数。 [15] 0.999…的每一个元素都小於1,因此它是实数1的一个元素。反过来,1的一个元素是有理数 a b < 1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tfrac {a}{b}}<1\end{smallmatrix}}} ,也就是 a b < 1 − ( 1 10 ) b {\displaystyle {\begin{smallmatrix}{\tfrac {a}{b}}<1-{\big (}{\tfrac {1}{10}}{\big )}^{b}\end{smallmatrix}}} 。由於0.999…和1包含相同的有理数,因此它们是相同的集合:0.999… = 1。 把实数定义为戴德金分割,首先由 理查德·戴德金 在1872年出版。 [16] 以上把每一个小数展开式分配一个实数的方法,应归於弗雷德·里奇曼在《Mathematics Magazine》(《 数学杂志 》)上发表的一篇名为“Is 0.999… = 1?”(“0.999… = 1吗?”)的演讲稿,主要是为大学的数学教师,尤其是初级/高级程度,以及他们的学生而作。 [17] 里奇曼注意到,在有理数的任何一个 稠密子集 中取戴德金分割,都得到相同的结果;特别地,他用到了 十进分数 (分母为10的幂的分数),这样便更快得出证明了:“所以,我们看到,在实数的传统定义中,方程 0.9* = 1 在一开始就建立了。” [18] 把这个步骤再作进一步的修改,便得到了另外一个结构,里奇曼对描述这个结构更感兴趣;参见以下的“ 其它數系 ”。 柯西序列 [ 编辑 ] 主条目: 柯西序列 另外一种构造实数的方法,间接地用到了有理数的排序。首先,有理数 x 和 y 之间的距离定义为绝对值| x − y |,其中绝对值| z |定义为 z 和− z 的最大值,因此总是非负的。这样实数便被定义为关於这个距离的具有 柯西序列 性质的有理数序列。也就是说,每一个实数都是一个 柯西收敛 的数列( x 0 , x 1 , x 2 ,…)。这是一个从自然数到有理数的 映射 ,使得对於任何正有理数δ,总存在一个 N ,使得对於所有的 m 、 n > N ,都有| x m − x n | ≤ δ。(两项之间的距离变得比任何正的有理数都要小。) [19] 如果( x n )和( y n )是两个柯西数列,那么如果数列( x n − y n )有极限0,这两个数列便定义为相等的。把小数 b 0 . b 1 b 2 b 3 …拆开来,便得到了一个有理数序列,它是柯西序列;这个序列对应的实数被定义为这个小数的值。 [20] 所以,在这种形式中,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证明,有理数序列 ( 1 − 0 , 1 − 9 10 , 1 − 99 100 , ⋯ ) = ( 1 , 1 10 , 1 100 , ⋯ ) {\displaystyle \left(1-0,1-{9 \over 10},1-{99 \over 100},\cdots \right)=\left(1,{1 \over 10},{1 \over 100},\cdots \right)} 有极限0。对於 n = 0、1、2、…,考虑数列的第 n 项,我们需要证明 lim n → ∞ 1 10 n = 0 {\displaystyle \lim _{n\rightarrow \infty }{\frac {1}{10^{n}}}=0} 。 这个极限是众所周知的; [21] 一个可能的证明,是在 数列的极限 的定义中,对于ε = a / b > 0,我们可以取 N = b 。所以,这又一次证明了0.999… = 1。 把实数定义为柯西序列,首先由 爱德华·海涅 和 格奥尔格·康托尔 独立发表,也是在1872年。 [16] 以上的小数展开式的方法,包括0.999… = 1的证明,则主要是得自格利菲斯( Griffiths )和希尔顿( Hilton )在1970年的作品《一本经典数学的综合教科书:一个当代的阐释》( A comprehensive textbook of classical mathematics: A contemporary interpretation )。这本书是特别为了以当代的眼光回顾一些熟悉的数学概念而作的。 [22] 推广 [ 编辑 ] 0.999… = 1的证明,立刻可以进行两种推广。首先,对於每一个非零的有限小数(也就是说,从某一位开始全是零),都存在另外一个与其相等的数,从某一位开始全是9。例如,0.24999…等於0.25,就像我们考虑的特殊情况。这些数正好是十进分数,而且是稠密的。 [23] 其次,一个类似的定理可以应用到任何一个 底数 或 进位制 。例如,在 二进制 中,0.111…等於1;而在 三进制 中,0.222…等於1。實分析的教科书很有可能略过0.999…的特殊情况,而从一开始就介绍这两种推广的一种或两种。 [24] 1的其它表示法也出现在非整数进位制中。例如,在 黄金进制 中,两个标准的表示法就是1.000…和0.101010…,此外还有无穷多种含有相邻的1的表示法,如0.11,0.1011,0.101011等等。一般地,对於 几乎所有 的1和2之间的 q ,在 q 进制中都有无穷多种1的展开式。而另一方面,依然存在不可数个 q (包括所有大於1的自然数),使得在 q 进制中只有一种1的展开式,除了显然的1.000…。这个结果首先由 保罗·埃尔德什 、Miklos Horváth和István Joó在大约1990年获得。1998年,Vilmos Komornik和Paola Loreti确定了具有这种性质的最小的进位制── Komornik-Loreti常数 q = 1.787231650…。在这个进位制中,1 = 0.11010011001011010010110011010011…;其数字由 图厄-摩斯数列 给出,不是循环小数。 [25] 一个更加深远的推广,提到了 最一般的进位制 。在这些进位制中,一个数也有多种表示法,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难度甚至更大。例如: [26] 在 平衡三进制 系统中, 1 / 2 = 0.111… = 1. 111 …。 在 阶乘进位制 系统中,1 = 1.000… = 0.1234…。 Marko Petkovšek证明了这种歧义是使用进位制的必然结果:对於任何一个把所有实数命名的系统,总有无穷多个实数有多种表示法,而这些实数所组成的集合又是稠密的。他把这个证明称为“一个基本 点集拓扑学 的指导性的练习”:它包含了把各位数的集合视为 斯通空间 ,并注意到它们的实数表示法可以由 连续函数 给出。 [27] 应用 [ 编辑 ] 0.999…的其中一个应用,出现在基本 数论 中。1802年,H·古得温出版了一份观察资料,描述了分母为一定的 素数 的分数的小数展开式中9的出现。例子包括: 1 / 7 = 0.142857142857…,而142 + 857 = 999。 1 / 73 = 0.0136986301369863…,而0136 + 9863 = 9999。 E·米迪在1836年证明了关於这类分数的一个一般的结果,现在称为 米迪定理 。当初出版时没有写得很清楚,我们也不知道他的证明是不是直接提到了0.999…,但至少有一个W·G·莱维特的现代证明是这样的。如果我们可以证明,一个具有形式0. b 1 b 2 b 3 …的小数是正整数,那么它就一定是0.999…,这也就是定理中9的来源。 [28] 在这个方向上继续做研究,就可以得出诸如 最大公因子 、 同余 、 费马素数 、 群 元素的 階 ,以及 二次互反律 等概念。 [29] 康托尔集合中 1 / 4 、 2 / 3 ,和1的位置。 回到實分析的主题上,三进制中的类似等式0.222… = 1在刻划 康托尔集合 ──一个最简单的 碎形 的特征中,扮演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 一个 单位区间 中的点位於康托尔集合内,当且仅当它在三进制中可以只用数字0和2来表示。 小数中的第 n 位反映了在第 n 个阶段时点的位置。例如,点²⁄ 3 可以如常地表示为0.2或0.2000…,这是因为它位於第一个删除部分的右面,以及以后所有的删除部分的左面。点 1 ⁄ 3 则不表示为0.1,而表示为0.0222…,这是因为它位於第一个删除部分的左面,以及以后所有的删除部分的右面。 [30] 重复的9还出现在另外一个康托尔的研究成果中。在应用 他在1891年发表的对角线论证法 来证明单位区间的 不可数性 时,必须要考虑到这种因素。这种证明需要根据小数展开式来断言两个实数是不同的,所以我们需要避免诸如0.2和0.1999…之类的数对。一个简单的方法把所有的实数表示为无限小数;相反的方法便排除了重复的9的可能性。 [31] 一个可能更加接近於康托尔原先的证明的变体,实际上使用了二进制,把三进制展开式转换为二进制展开式,我们也可以证明康托尔集合的不可数性。 [32] 教育中遇到的怀疑 [ 编辑 ] 許多学习数学的 学生 往往懷疑、難以接受0.999… = 1的等式,其原因有很多,从根本不相同的外观,到对 数列极限 概念的深度疑虑,乃至对 無限 ( 無窮 )的本性的异议,以及不少對數學錯誤的觀念等背後的因素,從而造成了这种混淆; 許多学生認為 无穷小 不等於 0 ,並且將0.999…视为一个不定值,即該值只是一直不斷無限的微微擴張變大,因此与1的差永遠是無限小而不是零,因此「永遠都差一點」。 学生们常常“坚信一个数能用一种且只能用一种小数的方法来表示”。看到两个明显不同的小数,表示的却是相同的实数,这似乎是一个 悖论 ,而表面上熟悉的数1,更使这个悖论加深。 [33] 有些学生把“0.999…”(或类似的记法)理解为很长但有限的一串9,也许长度是可变的、未特别指出的。如果他们接受了有无穷多个9的事实,他们仍然可能认为“在无穷远处”“有最后的一个9”。 [34] 直觉和模棱两可的教导,都让学生觉得数列的极限是一个无限的过程,而不是一个确定的值,因为一个数列不一定就有极限。如果他们明白了数列和它的极限的差别,他们就有可能把“0.999…”理解为数列,而不是它的极限。 [35] 有些学生相信 收敛级数 的值最多只是一个估计,也就是 0. 9 ¯ ≈ 1 {\displaystyle 0.{\bar {9}}\approx 1} 。 这些想法在标准实数系(指具有 完备性 的)中都是错误的,但在其它數系中则有可能是正确的(要求相应数系不具备 阿基米德性質 ,因为 阿基米德性質 要求数系中没有 非零无穷小 [36] )。这些系统要么是为一般的数学用途而发明,要么就是作为指导性的 反例 ,使人们更好地理解0.999…。 许多这些解释都是 大卫·塔尔 教授发现的,他研究了造成学生们误解的教导方法的特征。他访问了他的学生以决定为什么大多数人在一开始都拒绝接受该等式,发现“学生们仍然继续把0.999…视为一个越来越接近1的数列,而不是一个定值,因为‘你没有指定它有多少位’或‘在所有小於1的小数中,它是最大的数。’” [37] 在所有初等的证明中,用0.333… = 1 ⁄ 3 乘以3表面上是使学生们迫不得已接受0.999… = 1的一个成功的策略。但是,面对着对第一个等式的相信以及对第二个等式的怀疑,有些学生要么就开始怀疑第一个等式,要么干脆就感到灰心丧气了。 [38] 更加复杂的方法,也不是十分有效的;有些学生完全可以应用严格的定义,但当他们被一个高等数学的结果,包括0.999…所震惊时,依然退回到直觉的形象上去了。例如,有一个学习實分析的学生,能够用 最小上界 的定义来证明0.333… = 1 ⁄ 3 ,但仍然坚称0.999…< 1,基於他早前对长除法的理解。 [39] 其他学生也能够证明 1 ⁄ 3 = 0.333…,但是,面对着以上的 分数证明 ,仍然坚称“逻辑”能代替数学运算。 约瑟·马祖尔 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十分聪明的学习微积分的学生,他“对我在课堂上讲的几乎所有内容都要提出一番异议,但对他的计算器深信不疑”。他相信,九个数字就是学习数学所需要的一切,包括计算23的平方根。这位学生对9.99… = 10的极限证法感到别扭,称其为“一个难以想像的无限增长过程”。 [40] 作为 埃德·杜宾斯基 的数学学习的“ APOS理论 ”的一部分,杜宾斯基和他的合作者在2005年提出:任何一个学生,只要把0.999…设想为一个有限的、不确定的数串,与1的差是无穷小,那么他就“还没有对无限小数形成一个完整的过程概念”。其他对0.999…有了完整的过程概念的学生,仍不一定能把这个过程“概括”成一个“对象概念”,就像他们对1的对象概念那样,所以仍然觉得0.999…和1是不一致的。杜宾斯基还把这种概括的能力与把 1 ⁄ 3 视为一个独立的数,以及与把实数的集合视为一个整体联系起来。 [41] 在大众文化中 [ 编辑 ] 随着 互联网 的崛起,关於0.999…的讨论已经冲出了教室,并走向了 新闻组 和 信息版 ,包括那些名义上几乎与数学无关的信息版。在新闻组 sci.math 中,辩论0.999…是一项“受欢迎的运动”,也是 常见问答集 之一。 [42] 常见问答集涵盖了 1 ⁄ 3 、乘以10、还有极限的证明,也间接地提到了柯西序列。 一个2003年版的 报纸专栏 《 真实讯息 ( 英语 : The Straight Dope ) 》通过 1 ⁄ 3 和极限讨论了0.999…,并谈到了误解: “ 我们当中的低级灵长类动物仍然在抗拒,说:0.999…其实不是表示一个数,而是表示一个过程。我们必须把那个过程停止下来,来寻找那个数,这样0.999… = 1的等式便土崩瓦解了。真是一派胡言。 (The lower primate in us still resists, saying: .999~ doesn't really represent a number, then, but a process. To find a number we have to halt the process, at which point the .999~ = 1 thing falls apart.onsense.) [43] ” 《真实讯息》在自己的信息版引用了另外一个不明的信息版中的讨论,那个信息版“大部分是关於电子游戏的”。0.999…的问题在 暴雪娱乐 的 Battle.net 论坛的头七年也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话题,以致於该公司在2004年的 愚人节 不得不发布了一则“新闻”,声明0.999…就是1: “ 我们对永远停止对这件事的讨论感到十分激动。我们亲眼目睹了对0.999…是否等於1的痛心和关心,并对以下的证明最终为我们的顾客解决了问题感到十分自豪。 (We are very excited to close the book on this subject once and for all. We've witnessed the heartache and concern over whether .999~ does or does not equal 1, and we're proud that the following proof finally and conclusively addresses the issue for our customers.) [44] ” 然后便提供了两个证明,一个是极限的证明,另一个是乘以10的证明。 其它數系 [ 编辑 ] 虽然实数形成了一个非常有用的 數系 ,把“0.999…”解释为一个实数的决定毕竟还是一个约定,蒂莫西·高尔斯在《Mathematics: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数学:一个非常简短的介绍》)中提到,0.999… = 1的等式也是一个约定: “ 然而,这个约定决不是随意取的,因为如果不采用这种數系,我们就被迫得要么发明一些新奇的东西,要么抛弃大家熟悉的算术规则。(However, it is by no means an arbitrary convention, because not adopting it forces one either to invent strange new objects or to abandon some of the familiar rules of arithmetic.) [45] ” 我们可以用不同的规则或新的事物来定义其它數系;在數系中,以上的证明便需要重新解释。我们就有可能发现,在某一个给定的數系中,0.999…和1并不一定就是相等的。然而,许多數系都是实数系的延伸,而不是独立的替代物,所以0.999… = 1仍然成立。就算是在这數系中,我们依然值得去检查其它的數系,不仅仅为了知道0.999…是怎样表现的(如果“0.999…”既有意义又不含糊),也为了知道相关现象的表现。如果这种现象与实数系统中的现象不一致的话,那么至少一个建立在这个系统中的假设便一定不成立了。 无穷小 [ 编辑 ] 主条目: 无穷小 0.999… = 1的证明依赖於标准实数的 阿基米德性質 :不存在非零的 无穷小 。存在著數學上密切相關的有序 代数结构 是非阿基米德的,其中包括标准实数的各种各样的替代品。0.999…的意义与我们使用的结构有关。例如,在 对偶数 中,引进了一个新的无穷小单位ε,就像 复数 系统中的 虚数单位 i 一样,但是ε² = 0。这样便得出了一个在 自动微分 中十分有用的结构。我们可以给予对偶数一个 字典序 ,这样ε的倍数就非阿基米德原素。 [46] 但是,要注意到,作为实数的延伸,在对偶数中仍然有0.999… = 1。尽管ε在对偶数中存在,ε/2也存在,所以ε就不是“最小的正对偶数”。确实是这样,在实数中,并不存在这类的数。 另外一种构造标准实数的替代品的方法,是使用 topos 理论和替代的逻辑,而不是 集合论 和经典的逻辑(一种特殊情况)。例如,在 光滑无穷小分析 中,就存在没有 倒数 的无穷小。 [47] 非标准分析 因包含了一个有无穷小(及它們的反元素)完整陣列的系統而众所周知,它提供了一个不同的,也许是更加直观的,对微积分的处理。 [48] A.H. Lightstone在1972年提供了一个非标准小数展开式的发展,其中每一个位於(0, 1)之内的扩展的实数,都有一个唯一的扩展的小数展开式:数列0.ddd…;…ddd…,由扩展的自然数作索引。在这种形式中,0.333…有两种自然的展开式,都不与 1 / 3 相差无穷小: 0.333…;…000…不存在,而 0.333…;…333…正好等於 1 / 3 。 [49] 组合博弈论 也提供了替代的实数,无穷的蓝-红 Hackenbush 就是一个相关的例子。1974年, 埃爾溫·伯利坎普 描述了一个Hackenbush字串与实数的二进制展开式之间的对应关系,由 数据压缩 的想法所促动。例如,Hackenbush字串LRRLRLRL…的值是0.010101 2 … = 1 / 3 。然而,LRLLL…的值(对应着0.111… 2 )则与1相差无穷小。两个数的差是 超实数 1 / ω ,其中ω是第一个 无穷序数 ;相关的博弈是LRRRR…或0.000… 2 。 [50] 打破减法的惯例 [ 编辑 ] 另外一种也可以使以上证明不成立的方法,就是1 − 0.999…根本就不存在,因为减法并不一定就是可能的。具有加法运算但没有减法运算的数学结构包括可 交换 半群 、 可交换幺半群 ,以及 半环 。里奇曼考虑了两种这类的系统,使得0.999…< 1。 首先,里奇曼把非负的“小数”定义为字面上的小数展开式。他定义了 字典序 和一种加法运算,注意到0.999… < 1仅仅因为在个位数0 < 1,但对於任何一个有限小数 x ,都有0.999… + x = 1 + x 。所以“小数”的一个独特之处,是等式两边不能同减一个数;另外一个独特之处,就是没有“小数”对应着 1 ⁄ 3 。把乘法也定义了以后,“小数”便形成了一个正的、 全序 的、可交换的半环。 [51] 在定义乘法的过程中,里奇曼还定义了另外一种系统,他称之为“分割 D ”,它是小数的戴德金分割的集合。通常用这种定义便可以得出实数,但对於小数 d 他既允许分割(−∞, d ),又允许“主分割”(−∞, d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实数与“小数”“不舒服地住在一起”。这个系统中也有0.999… < 1。在分割 D 中不存在正的无穷小,但存在一种“负的无穷小”──0 − ,它没有小数展开式。里奇曼得出结论,0.999… = 1 + 0 − ,而方程“0.999… + x = 1”则没有解。 [52] p 进数 [ 编辑 ] 主条目: p进数 问到关於0.999…的时候,初学者常常相信应该有一个“最后的9”,也就是说,相信1 − 0.999…等於一个正数,可以写为“0.000…1”。不管那有没有意义,目标都是明确的:把1加在0.999…中的最后的9上,就会把所有的9变成0,并在个位数留下一个1。如果考虑到其它的原因,这种想法便不成立了,这是因为在0.999…中,并不存在“最后的9”。 [53] 对於包含最后的9的无穷多个9,我们必须从别的地方去寻找。 4进整数(黑点),包括数列(3,33,333,…)收敛於−1。10进数的类似等式,是…999 = −1。 p 进数 是在 数论 中引起兴趣的又一个數系。像实数那样, p 进数可以从有理数通过 柯西序列 得到;但是,这种结构使用了另外一种度量,0与 p 之间的距离比0与1的距离还要近,而0与 p n 的距离又比0与 p 的距离近。对於 素数 p 来说, p 进数便形成了一个 域 ,而对於其它的 p ,包括10来说,则形成了一个环。所以在 p 进数中可以进行算术,这种數系也不存在无穷小。 在10进数中,类似於小数展开式的事物位於小数点的左面。10进展开式…999确实有一个最后的9,而没有第一个9。我们可以把1加在个位数上,这样进位之后就只剩下0了:1 + …999 = …000 = 0,所以…999 = −1。 [54] 另外一种推导用到了等比级数。“…999”所指的无穷级数在实数中不收敛,但在10进数中收敛,所以我们可以使用大家熟悉的公式: … 999 = 9 + 9 ( 10 ) + 9 ( 10 ) 2 + 9 ( 10 ) 3 + ⋯ = 9 1 − 10 = − 1. {\displaystyle \ldots 999=9+9(10)+9(10)^{2}+9(10)^{3}+\cdots ={\frac {9}{1-10}}=-1.} [55] (与 前面 的级数比较。)第三种推导是一个七年级学生發明的,他对老师所讲的0.999… = 1的极限证明感到怀疑,但因而产生了灵感,把 以上 乘以10的证明应用在相反的方向上:如果 x = …999,则10 x = …990,因此10 x = x − 9,所以 x = −1。 [54] 作为一个最后的延伸,由於0.999… = 1(在实数中),而…999 = −1(在10进数中),那么我们可以“盲目、大胆地摆弄符号”, [56] 把两个等式相加起来,得出:…999.999… = 0。这个等式在10进展开式中和标准小数展开式中都是没有意义的,但假如我们研究出一种“双小数”的理论,其中小数点左面和右面都可以无限延伸,那么这个等式便是有意义和正确的。 [57] 相关问题 [ 编辑 ] 芝诺悖论 ,特别是奔跑者悖论,使人联想起了0.999…等於1的表面上的悖论。奔跑者悖论可以建立一个数学模型,然后就可以像0.999…那样,用等比级数的方法来解决。然而,我们不确定这种数学的论述是不是提到了芝诺所探索的形而上学的问题。 [58] 除以零 出现在0.999…的一些讨论中,也引起了争论。大部分作者都愿意定义0.999…,但几乎都不去定义除以零,这是因为它在实数系统中不可能有意义。然而,在某些其它的系統中,除以零则是有定义的,例如 复数分析 ,其中 扩展的复平面 ,也就是 黎曼球面 ,在无穷远处“ 有一个点 ”。在这裡, 1 / 0 便定义为无穷大; [59] 实际上,这个结果有深远的意义,可以应用在工程和物理学中的许多问题上。有些著名的数学家在两个系统发展起来之前就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定义。 [60] -0 是另外一个记数的多余特征。在诸如实数的數系中,“0”表示 加法单位元 ,既不是正数又不是负数,“−0”的解释是0的 相反数 ,这便迫使了−0 = 0。 [61] 然而,在某些科学的应用中,使用了独立的正零和负零,大多数常见的计算机记数系统就是这样的(例如储存在 符号和大小 或 一补数 的格式中的整数,或由 IEEE二进制浮点数算术标准 所指定的浮点数)。 [62] [63] 参见 [ 编辑 ] 數學 算術 无穷 ( 無限 ) 极限 小数表示法 非正式数学 非整數進位制 非标准分析 實分析 无穷级数 註解 [ 编辑 ] ^ 1.0 1.1 参见 Silvanus P. Thompson 的 Calculus made easy 中的二进制形式的证明,St. Martin's Press, New York, 1998. ISBN 978-0-312-18548-0 . ^ Rudin p.61, Theorem 3.26. J. Stewart p.706 ^ Euler p.170 ^ Grattan-Guinness p.69. Bonnycastle p.177 ^ 例如,J. Stewart p.706, Rudin p.61, Protter and Morrey p.213, Pugh p.180, J.B. Conway p.31 ^ 这个极限可以由Rudin p. 57的Theorem 3.20e得出。对於一个更加直接的方法,请参见Finney, Weir, Giordano(2001) Thomas' Calculus: Early Transcendentals 10ed, Addison-Wesley, New York. Section 8.1, example 2 (a) , example 6(b). ^ Davies p.175. Smith and Harrington p.115 ^ Beals p.22. I. Stewart p.34 ^ Bartle and Sherbert pp.60–62. Pedrick p.29. Sohrab p.46 ^ Apostol pp.9, 11–12. Beals p.22. Rosenlicht p.27 ^ Apostol p.12 ^ 历史综合首先由Griffiths and Hilton(p.xiv)在1970年声称,在2001年由Pugh(p.10)再次声称;两本书都把戴德金切割视为公理。关於戴德金切割的应用,请参见Pugh p.17或Rudin p.17。关於逻辑上的观点,请参见Pugh p.10、Rudin p.ix,或Munkres p.30。 ^ Enderton(p.113)形容了这个描述:“戴德金分割背后的想法,是每一个实数 x 都可以用一个有理数的无穷集合,也就是所有小於 x 的有理数来命名。我们把 x 定义为小於 x 的有理数集合。为了避免循环定义,我们需要刻划通过这种方法得出的有理数集合的特征…”(“The idea behind Dedekind cuts is that a real number x can be named by giving an infinite set of rationals, namely all the rationals less than x . We will in effect define x to be the set of rationals smaller than x . To avoid circularity in the definition, we must be able to characterize the sets of rationals obtainable in this way…”) ^ Rudin pp.17–20、Richman p.399,或Enderton p.119。为了精确, 鲁丁 (Rudin)、里奇曼和分别把这个分割称为1*、1 − ,和1 R ;三者都把它等同於传统的实数1。注意鲁丁和安德顿把它称为戴德金分割,而里奇曼则把它称为“非主戴德金分割”。 ^ Richman p.399 ^ 16.0 16.1 J J O'Connor and E F Robertson. History topic: The real numbers: Stevin to Hilbert . MacTutor History of Mathematics. 2005-10 [ 2006-08-30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7-09-29). ^ Mathematics Magazine:Guidelines for Authors . Mathematical Association of America . [ 2006-08-23 ] . ^ Richman pp.398–399 ^ Griffiths & Hilton §24.2 'Sequences' p.386 ^ Griffiths & Hilton pp.388, 393 ^ Griffiths & Hilton pp.395 ^ Griffiths & Hilton pp.viii, 395 ^ Petkovšek p.408 ^ Protter and Morrey p.503. Bartle and Sherbert p.61 ^ Komornik and Loreti p.636 ^ Kempner p.611. Petkovšek p.409 ^ Petkovšek pp.410–411 ^ Leavitt 1984 p.301 ^ Lewittes pp.1–3. Leavitt 1967 pp.669,673. Shrader-Frechette pp.96–98 ^ Pugh p.97. Alligood, Sauer, and Yorke pp.150–152. Protter and Morrey(p.507)和Pedrick(p.29)把这个描述作为一个练习。 ^ Maor(p.60)和Mankiewicz(p.151)考察了第一种方法;Mankiewicz把它归功於康托尔,但原始文献不明。Munkres(p.50)提到了第二种方法。 ^ Rudin p.50, Pugh p.98 ^ Bunch p.119. Tall and Schwarzenberger p.6.最后一个建议要归因於Burrell(p.28):'Perhaps the most reassuring of all numbers is 1.…So it is particularly unsettling when someone tries to pass off 0.9~ as 1.'(“也许最令人放心的数就是1。…所以当把0.999…等同於1时,便感到特别别扭。”) ^ Tall and Schwarzenberger pp.6–7. Tall 2000 p.221 ^ Tall and Schwarzenberger p.6. Tall 2000 p.221 ^ 非标准分析基础 李邦河著 ^ Tall 2000 p.221 ^ Tall 1976 pp.10–14 ^ Pinto and Tall p.5, Edwards and Ward pp.416–417 ^ Mazur pp.137–141 ^ Dubinsky et al. 261–262 ^ 由Richman(p.396)观察到。 Hans de Vreught. sci.math FAQ: Why is 0.9999… = 1? . 1994 [ 2006-06-29 ] . ^ Cecil Adams ( 英语 : Cecil Adams ) . An infinite question: Why doesn't .999~ = 1? . The Straight Dope ( 英语 : The Straight Dope ) . Chicago Reader ( 英语 : Chicago Reader ) . 2003-07-11 [ 2006-09-06 ] . ^ Blizzard Entertainment Announces .999~(Repeating)= 1 . Press Release. Blizzard Entertainment. 2004-04-01 [ 2006-09-03 ] . ^ Gowers p.60 ^ Berz 439–442 ^ John L. Bell. An Invitation to Smooth Infinitesimal Analysis (PDF) . 2003 [ 2006-06-29 ] . ^ 对於一个完整的非标准数的论述,请参见Robinson的 Non-standard Analysis 。 ^ Lightstone pp.245–247。在展开式的标准部分中,他没有研究重复的9的可能性。 ^ Berlekamp, Conway, and Guy(pp.79–80, 307–311)讨论了1和 1 / 3 ,也简略地提到了 1 / ω 。对於0.111… 2 的博弈可以直接从伯利坎普法则得出,在以下的网站有所讨论: A. N. Walker. Hackenstrings and the 0.999…? 1 FAQ . 1999 [ 2006-06-29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6-06-16). ^ Richman pp.397–399 ^ Richman pp.398–400. Rudin(p.23)把这个替代的结构作为第一章的最后一个练习。 ^ Gardiner p.98. Gowers p.60 ^ 54.0 54.1 Fjelstad p.11 ^ Fjelstad pp.14–15 ^ DeSua p.901 ^ DeSua pp.902–903 ^ Wallace p.51, Maor p.17 ^ 参见J.B. Conway对默比乌斯变换的论述,pp.47–57。 ^ Maor p.54 ^ Munkres p.34, Exercise 1 (c) ^ Kroemer, Herbert. Kittel, Charles. Thermal Physics 2e. W. H. Freeman. 1980: 462. ISBN 978-0-7167-1088-2 . ^ Floating point types . MSDN C# Language Specification. [ 2006-08-29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6-08-24). 参考文献 [ 编辑 ] Alligood, Sauer, and Yorke. 4.1 Cantor Sets. Chaos: An introduction to dynamical systems. Springer. 1996. ISBN 978-0-387-94677-1 . Apostol, Tom M. Mathematical analysis 2e. Addison-Wesley. 1974. ISBN 978-0-201-00288-1 . Bartle, R.G. and D.R. Sherbert. Introduction to real analysis. Wiley. 1982. ISBN 978-0-471-05944-8 . Beals, Richard. Analysis. Cambridge UP. 2004. ISBN 978-0-521-60047-7 . Berlekamp, E.R.. J.H. Conway . and R.K. Guy. Winning Ways for your Mathematical Plays. Academic Press. 1982. ISBN 978-0-12-091101-1 . Berz, Martin. Automatic differentiation as nonarchimedean analysis . Computer Arithmetic and Enclosure Methods. Elsevier: 439–450. 1992. Bunch, Bryan H. Mathematical fallacies and paradoxes. Van Nostrand Reinhold. 1982. ISBN 978-0-442-24905-2 . Burrell, Brian. Merriam-Webster's Guide to Everyday Math: A Home and Business Reference. Merriam-Webster. 1998. ISBN 978-0-87779-621-3 . Conway, John B. Functions of one complex variable I 2e. Springer-Verlag. 1978 [1973]. ISBN 978-0-387-90328-6 . Davies, Charles. The University Arithmetic: Embracing the Science of Numbers, and Their Numerous Applications . A.S. Barnes. 1846. DeSua, Frank C. A system isomorphic to the reals.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60-11, 67 (9): 900–903. Dubinsky, Ed, Kirk Weller, Michael McDonald, and Anne Brown. Some historical issues and paradoxes regarding the concept of infinity: an APOS analysis: part 2. Educational Studies in Mathematics. 2005, 60 : 253–266. doi:10.1007/s10649-005-0473-0 . Edwards, Barbara and Michael Ward. Surprises from mathematics education research: Student (mis) use of mathematical definitions (PDF) .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2004-05, 111 (5): 411–425. Enderton, Herbert B. Elements of set theory. Elsevier. 1977. ISBN 978-0-12-238440-0 . Euler, Leonhard. John Hewlett and Francis Horner, English translators., 编. Elements of Algebra 3rd English edition. Orme Longman. 1822 [1770].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Fjelstad, Paul. The repeating integer paradox. The College Mathematics Journal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95-01, 26 (1): 11–15. doi:10.2307/2687285 . Gardiner, Anthony. Understanding Infinity: The Mathematics of Infinite Processes. Dover. 2003 [1982]. ISBN 978-0-486-42538-2 . Gowers, Timothy. Mathematics: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P. 2002. ISBN 978-0-19-285361-5 . Grattan-Guinness, Iv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oundations of mathematical analysis from Euler to Riemann. MIT Press. 1970. ISBN 978-0-262-07034-8 . Griffiths, H.B.. P.J. Hilton. A Comprehensive Textbook of Classical Mathematics: A Contemporary Interpretation. London: Van Nostrand Reinhold. 1970. ISBN 978-0-442-02863-3 . LCC QA37.2 G75 .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Kempner, A.J. Anormal Systems of Numeration.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36-12, 43 (10): 610–617. Komornik, Vilmos. and Paola Loreti. Unique Developments in Non-Integer Bases.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98, 105 (7): 636–639. Leavitt, W.G. A Theorem on Repeating Decimals.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67, 74 (6): 669–673. Leavitt, W.G. Repeating Decimals. The College Mathematics Journal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84-09, 15 (4): 299–308. Lewittes, Joseph. Midy's Theorem for Periodic Decimals . New York Number Theory Workshop on Combinatorial and Additive Number Theory. arXiv . 2006. Lightstone, A.H. Infinitesimals.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72-03, 79 (3): 242–251. Mankiewicz, Richard. The story of mathematics. Cassell. 2000. ISBN 978-0-304-35473-3 . Maor, Eli. To infinity and beyond: a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infinite. Birkhäuser. 1987. ISBN 978-3-7643-3325-6 . Mazur, Joseph. Euclid in the Rainforest: Discovering Universal Truths in Logic and Math. Pearson: Pi Press. 2005. ISBN 978-0-13-147994-4 . Munkres, James R. Topology 2e. Prentice-Hall. 2000 [1975]. ISBN 978-0-13-181629-9 . Pedrick, George. A First Course in Analysis. Springer. 1994. ISBN 978-0-387-94108-0 . Petkovšek, Marko. Ambiguous Numbers are Dens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90-05, 97 (5): 408–411. Pinto, Márcia and David Tall. Following students' development in a traditional university analysis course (PDF) . PME25: v4: 57–64. 2001. Protter, M.H. and C.B. Morrey. A first course in real analysis 2e. Springer. 1991. ISBN 978-0-387-97437-8 . Pugh, Charles Chapman. Real mathematical analysis. Springer-Verlag. 2001. ISBN 978-0-387-95297-0 . Richman, Fred. Is 0.999… = 1?. Mathematics Magazine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99-12, 72 (5): 396–400. Free HTML preprint: Richman, Fred. Is 0.999… = 1? . 1999-06-08 [ 2006-08-23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6-09-02). Robinson, Abraham. Non-standard analysis Revised editi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978-0-691-04490-3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Rosenlicht, Maxwell. Introduction to Analysis. Dover. 1985. ISBN 978-0-486-65038-8 . Rudin, Walter. Principles of mathematical analysis 3e. McGraw-Hill. 1976 [1953]. ISBN 978-0-07-054235-8 . Shrader-Frechette, Maurice. Complementary Rational Numbers. Mathematics Magazine (限制访问)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78-03, 51 (2): 90–98. Smith, Charles and Charles Harrington. Arithmetic for Schools . Macmillan. 1895. Sohrab, Houshang. Basic Real Analysis. Birkhäuser. 2003. ISBN 978-0-8176-4211-2 . Stewart, Ian. The Foundations of Mathematics. Oxford UP. 1977. ISBN 978-0-19-853165-4 . Stewart, James. Calculus: Early transcendentals 4e. Brooks/Cole. 1999. ISBN 978-0-534-36298-0 . D.O. Tall and R.L.E. Schwarzenberger. Conflicts in the Learning of Real Numbers and Limits (PDF) . Mathematics Teaching. 1978, 82 : 44–49. Tall, David. Conflicts and Catastrophes in the Learning of Mathematics (PDF) . Mathematical Education for Teaching. 1976-07, 2 (4): 2–18. Tall, David. Cognitive Development In Advanced Mathematics Using Technology (PDF) . Mathematics Education Research Journal. 2000, 12 (3): 210–230. von Mangoldt, Dr. Hans. Reihenzahlen. Einführung in die höhere Mathematik 1st ed. Leipzig: Verlag von S. Hirzel. 1911.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Wallace, David Foster. Everything and more: a compact history of infinity. Norton. 2003. ISBN 978-0-393-00338-3 . 扩展阅读 [ 编辑 ] Burkov, S. E. One-dimensional model of the quasicrystalline alloy. Journal of Statistical Physics. 1987, 47 (3/4): 409. doi:10.1007/BF01007518 . Burn, Bob. 81.15 A Case of Conflict. The Mathematical Gazette. 1997-03, 81 (490): 109–112. JSTOR 3618786 . doi:10.2307/3618786 . Calvert, J. B.. Tuttle, E. R.. Martin, Michael S.. Warren, Peter. The Age of Newton: An Intensive Interdisciplinary Course. The History Teacher. 1981-02, 14 (2): 167–190. JSTOR 493261 . doi:10.2307/493261 . Choi, Younggi. Do, Jonghoon. Equality Involved in 0.999... and (-8)⅓. For the Learning of Mathematics. 2005-11, 25 (3): 13–15, 36. JSTOR 40248503 . Choong, K. Y.. Daykin, D. E.. Rathbone, C. R. Rational Approximations to π. Mathematics of Computation. 1971-04, 25 (114): 387–392. JSTOR 2004936 . doi:10.2307/2004936 . Edwards, B. An undergraduate student's understanding and use of mathematical definitions in real analysis. (编) Dossey, J., Swafford, J.O., Parmentier, M., Dossey, A.E. Proceedings of the 19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North American Chapter of the International Group for the Psychology of Mathematics Education 1 . Columbus, OH: ERIC Clearinghouse for Science, Mathematics and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1997: 17–22. Eisenmann, Petr. Why is it not true that 0.999... < 1? (PDF) . The Teaching of Mathematics. 2008, 11 (1): 35–40 [ 2011-07-07 ] . Ely, Robert. Nonstandard student conceptions about infinitesimals. Journal for Research in Mathematics Education. 2010, 41 (2): 117–146. This article is a field study involving a student who developed a Leibnizian-style theory of infinitesimals to help her understand calculus, and in particular to account for 0.999... falling short of 1 by an infinitesimal 0.000...1. Ferrini-Mundy, J.. Graham, K. Kaput, J.. Dubinsky, E., 编. Research issues in undergraduate mathematics learning 33 : 31–45. 1994. Lewittes, Joseph. Midy's Theorem for Periodic Decimals. 2006. arXiv:math.NT/0605182 [ math.NT ]. Katz, Karin Usadi. Katz, Mikhail G. Zooming in on infinitesimal 1 − .9.. in a post-triumvirate era. Educational Studies in Mathematics. 2010, 74 (3): 259. arXiv:1003.1501 . doi:10.1007/s10649-010-9239-4 . Gardiner, Tony. Infinite processes in elementary mathematics: How much should we tell the children?. The Mathematical Gazette. 1985=06, 69 (448): 77–87. JSTOR 3616921 . doi:10.2307/3616921 .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Monaghan, John. Real Mathematics: One Aspect of the Future of A-Level. The Mathematical Gazette. 1988-12, 72 (462): 276–281. JSTOR 3619940 . doi:10.2307/3619940 . Navarro, Maria Angeles. Carreras, Pedro Pérez. A Socratic methodological proposal for the study of the equality 0.999...=1 (PDF) . The Teaching of Mathematics. 2010, 13 (1): 17–34 [ 2011-07-04 ] . Przenioslo, Malgorzata. Images of the limit of function formed in the course of mathematical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Educational Studies in Mathematics. 2004-03, 55 (1–3): 103–132. doi:10.1023/B:EDUC.0000017667.70982.05 . Sandefur, James T. Using Self-Similarity to Find Length, Area, and Dimension.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Monthly. 1996-02, 103 (2): 107–120. JSTOR 2975103 . doi:10.2307/2975103 . Sierpińska, Anna. Humanities students and epistemological obstacles related to limits. Educational Studies in Mathematics. 1987-11, 18 (4): 371–396. JSTOR 3482354 . doi:10.1007/BF00240986 . Szydlik, Jennifer Earles. Mathematical Beliefs and Conceptual Understanding of the Limit of a Function. Journal for Research in Mathematics Education. 2000-05, 31 (3): 258–276. JSTOR 749807 . doi:10.2307/749807 . Tall, David O. Dynamic mathematics and the blending of knowledge structures in the calculus. ZDM Mathematics Education. 2009, 41 (4): 481–492. doi:10.1007/s11858-009-0192-6 . Tall, David O. Intuitions of infinity. Mathematics in School. 1981-05, 10 (3): 30–33. JSTOR 30214290 . 外部链接 [ 编辑 ] 维基共享资源 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0.999… 数学主题 When is .999... less than 1? Karin Usadi Katz and Mikhail G. Katz 0.999999… = 1? 来自 cut-the-knot 为什么0.9999... = 1? 问一位科学家:重复的小数 基於算术的等式证明 重复的九 0.9循环等於1 大卫·塔尔的研究 Metamath 上的 0.999...定理 果壳网 上的 最让人纠结的等式:0.999...=1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0.999…&oldid=47694822 ” 分类 : 数学悖论 实分析 實數 数字 含有数学证明的条目 隐藏分类: 使用ISBN魔术链接的页面 含有英語的條目 含有格式却不含网址的引用的页面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含有过时参数的引用的页面 引文格式1错误:日期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অসমীয়া Asturianu Azərbaycanca Беларуская Беларуская (тарашкевіца)‎ Български বাংলা Català Dansk Deutsch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فارسی Suomi Français Galego עברית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Italiano 日本語 ქართული 한국어 Latina Latviešu Македонски മലയാളം Bahasa Melayu Nederlands Norsk Novial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Scots Simple English Slovenščina Shqip Svenska தமிழ் ไทย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اردو Oʻzbekcha/ўзбекча Tiếng Việt ייִדיש Yorùbá 粵語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 15:18。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BA%BB%E5%B0%86
  麻将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麻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 打麻雀 」重定向至此。關於大躍進初期毛澤東發起的「除四害運動」,詳見「 打麻雀运动 」。關於麻将的其他意思,詳見「 麻将 (消歧义) 」。 注意 :本页面含有 Unihan 新版用字:「 🀀 」。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 Unicode扩展汉字 。 麻将 麻將牌局 玩家數目 4 適用年齡 6岁及以上 準備時間 2至5分钟 遊戲時間 依不同情形而定 運氣成分 需要 所需技巧 策略、观察、记忆 麻将 中文名稱 繁體 麻將、麻雀 简体 麻将、麻雀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 麻雀 假名 マージャン 羅馬字 maajan 韓文名稱 谚文 마작 韩文汉字 麻雀 文观部式 machak 馬賴式 majak 越南文名稱 ( ? ) 國語字 mạt chược 越文漢字 麻雀 宁波天一阁麻将博物馆藏古代麻将 麻雀 ... 馬字 maajan 韓文名稱 谚文 마작 韩文汉字 麻雀 文观部式 machak 馬賴式 majak 越南文名稱 ( ? ) 國語字 mạt chược 越文漢字 麻雀 宁波天阁麻将博物馆藏古代麻将 麻雀 或 麻将 是種源自中國的策略遊戲, 麻雀 偶作 蔴雀 , 麻将 偶作 馬將 或 麻酱 (取諧音於 麻醬 )。遊戲參與者以四人居多,但也有二人、三人等變種(在 日本 、 韓國 較為常見)。麻雀在各地的規則(尤其是計分方法)有很大不同,但基本目標都是通過系列置換和取捨規則拼出某個特定組合的牌型,并阻止對手達成相同目的。遊戲側重技巧、策略運用和計算,但也涉及相當多的運氣成份。比起撲克,麻將的組合方式更為變化多端,需要通過複雜的 概率 分析才能預測結果。但麻將需要記憶的規則和牌型也比般撲克牌戲要多得多。在 東亞 與 東南亞 地區,特別是 華人 社區中,麻雀常被當做娛樂或 賭博 手段。 麻雀的牌張,各地大同小異,般都至少包含兩類34種牌。第類為序數牌(見附圖),分「筒子/饼」、「索子/条」、「萬子/萬」三門,每門有序數從至九的牌各四張(三門共108張)。第二類是字牌,包括「東、南 CACHE

麻将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麻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 打麻雀 」重定向至此。關於大躍進初期毛澤東發起的「除四害運動」,詳見「 打麻雀运动 」。關於麻将的其他意思,詳見「 麻将 (消歧义) 」。 注意 :本页面含有 Unihan 新版用字:「 🀀 」。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 Unicode扩展汉字 。 麻将 麻將牌局 玩家數目 4 適用年齡 6岁及以上 準備時間 2至5分钟 遊戲時間 依不同情形而定 運氣成分 需要 所需技巧 策略、观察、记忆 麻将 中文名稱 繁體 麻將、麻雀 简体 麻将、麻雀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 麻雀 假名 マージャン 羅馬字 maajan 韓文名稱 谚文 마작 韩文汉字 麻雀 文观部式 machak 馬賴式 majak 越南文名稱 ( ? ) 國語字 mạt chược 越文漢字 麻雀 宁波天一阁麻将博物馆藏古代麻将 麻雀 或 麻将 是一種源自中國的策略遊戲, 麻雀 偶作 蔴雀 , 麻将 偶作 馬將 或 麻酱 (取諧音於 麻醬 )。遊戲參與者以四人居多,但也有二人、三人等變種(在 日本 、 韓國 較為常見)。麻雀在各地的規則(尤其是計分方法)有很大不同,但基本目標都是通過一系列置換和取捨規則拼出某個特定組合的牌型,并阻止對手達成相同目的。遊戲側重技巧、策略運用和計算,但也涉及相當多的運氣成份。比起撲克,麻將的組合方式更為變化多端,需要通過複雜的 概率 分析才能預測結果。但麻將需要記憶的規則和牌型也比一般撲克牌戲要多得多。在 東亞 與 東南亞 地區,特別是 華人 社區中,麻雀常被當做娛樂或 賭博 手段。 麻雀的牌張,各地大同小異,一般都至少包含兩類34種牌。第一類為序數牌(見附圖),分「筒子/饼」、「索子/条」、「萬子/萬」三門,每門有序數從一至九的牌各四張(三門共108張)。第二類是字牌,包括「東、南、西、北」四款「風牌」及「中、發、白」三款「三元牌」,每款四張(七款共28張)。因此用於遊戲的麻將至少136張(日本的三人麻將會除去2到8萬,比較奇特)。另外東南亞國家會額外加入萬用牌,其中一種加法是筒子、索子、萬子、字牌的任意牌各一張;福建和台灣則會加入花牌,「梅、蘭、菊、竹、春、夏、秋、冬」八張。古代麻雀有 骨 製、 竹 製或 象牙 製,現代麻雀則多以 塑膠 製成。 一副麻將除了牌張,還有 骰子 及其他道具,例如日本麻雀有「點棒」,而大部分的麻將就有一件稱為「莊」或是「圈風器」的塑膠道具,用來識別莊家與顯示「圈風」。 目录 1 歷史 2 名稱之沿革 2.1 名稱由來 2.2 別稱 3 牌張之沿革 3.1 明代葉子 3.2 清初至清中葉三十色紙牌 3.3 晚清「千萬紙牌」 3.4 初期麻雀牌 3.5 現代麻將牌 4 麻將的前身與沿革 5 傳說 5.1 太平軍說 5.2 「施-陳-張」說 5.3 打馬說 5.4 一行說 5.5 孔子說 5.6 射箭說 5.7 科舉說 5.8 三元說 5.9 萬秉迢說 5.10 陳魚門說 5.10.1 《快報》陳魚門說 5.10.2 中央電視台陳魚門說 5.10.3 天一閣陳魚門說 5.11 護糧說 6 麻雀術語 6.1 打麻雀 6.2 莊家(莊) 6.3 圈 6.4 出衝 6.5 生張、熟張 6.6 食糊 6.7 自摸 6.8 叫糊 6.9 碰 6.10 吃 6.11 翻(番) 6.12 底 6.13 雙辣、三辣 7 規則 7.1 開局 7.2 行牌 7.3 各種玩法 8 衍生產品 9 電腦遊戲 10 流行文化 10.1 影視 10.2 漫畫 10.3 其他 11 趣聞軼事 12 Unicode 13 附註 14 參考文獻 15 外部連結 歷史 [ 编辑 ] 序數牌(各四張) 筒子/饼 索子/条 萬子/萬 字牌(各四張) 風牌/四喜牌 箭牌/三元牌 花牌(各一張) 一般人以為麻雀是很古老的遊戲,但文獻中首則麻雀牌具記錄,要到1875年才出現,所描述的乃 美國 外交官 吉羅福 轉贈給 博物館 的藏品;首度有文獻將此遊戲名字記為「麻雀」,更遲至1894年(後詳)。史上第一本麻雀譜《繪圖麻雀牌譜》 [1] 的作者沈一帆指「麻雀之始……不過三十餘年」。該牌譜成書於1914年,亦即作者認為麻雀始於1880年前後。清末曾於 南洋公學 (今 上海交通大學 )任教的許指嚴於《十葉野聞》(1917)亦說,在 北京 ,麻雀於光緒末葉, 甲午戰爭 結束(即1894年)後才逐漸流行,至1900年大盛 [2] ,與前述的幾個年份相近。徐珂的《清稗類鈔》(1916) [3] 同樣指麻雀於光緒、宣統年間才盛行,不過他說麻雀由 太平軍 發明,時間比起上述首則麻雀牌具記錄早了起碼十年,但仍屬十九世紀後半。由此種種,可推測麻雀始於晚清,是相當近代的遊戲。 麻雀的 發源地 ,有 寧波 與 閩 粵 二說。沈一帆(1914) [1] 指「麻雀之始,始於寧波,不過三十餘年,繼及 蘇 浙 兩省,漸達 北京 」,而徐珂《清稗類鈔》(1916) [3] 一處說「始於浙之寧波,其後不脛而走,遂徧南北」,另一處卻謂「粵寇起事,軍中用以賭酒,……行之未幾, 流入 寧波,不久而遂普及矣」。杜亞泉《博史》(1933, p.35) [4] 認為麻雀「先流行於閩粵瀕海各地及海舶間。清光緒初年,由寧波江廈延及津滬商埠」,而楊蔭深《中國遊藝研究》 [5] (1946, p.99)就認同他的說法。史上首部英語麻雀譜的作者 Joseph Babcock (1920, p.110) [6] 認為「麻雀可能源自寧波,儘管亦有人指福建才是起源地」。著名的美國人類學家及遊戲研究者 史都華·庫林 (1895a, p.140) [7] 並無討論過麻雀的起源地,但他引述另一著名的遊戲收集者 務謹順 爵士,謂當時的麻雀遊戲(書中稱為「中發」'Chung fat')僅限於 江浙 一帶,故其所述較吻合寧波起源論。然而吉羅福麻雀牌源自福州,記錄時間又比任何其他麻雀牌來得早,故此又比較符合閩粵起源論。至今,麻雀的實際發源地,依然未有定論。 至於麻雀的 發祥地 ,一般(例如上述多數作者)都同意是 寧波 。寧波(明州)在古代是和 日本 通商的重要口岸,而 寧波話 「麻雀」與「麻将」同音(然而太仓话亦如此),以及日本保留「麻雀」作書面稱呼,讀音卻是 majan,均可見寧波的影響。 另有一说,认为麻将的发明者为郑和,在其中国大陆一明星及学者高晓松,曾指出,麻将是郑和在七下西洋途中发明。 麻雀之形成,可從遊戲名稱、牌張與玩法三方面分述。其 名稱 與 牌張 ,公認源自古代「馬弔」紙牌,但論 玩法 ,馬弔是類似現代「打天九」般以大擊小的遊戲 [8] ,絕非像麻雀般鬥快湊成組合。若說麻雀的玩法源自馬弔,應屬謬誤 [註 1] ,也容易令人混淆。例如在香港,受到 TVB 的古裝劇集影響,「麻雀古稱馬弔」一說十分流行,以至人們誤以為古代馬弔的玩法與現代麻雀大同小異。中國大陸亦有報章 [9] 將相傳 [3] 由宋儒 楊大年 所著的《 馬弔 經》誤為《 麻将 經》,以為當時已有麻雀遊戲。 1949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 成立之后,麻将因被视为 赌博 游戏,是“资本主义腐败的象征”,被政府依法取缔并全面禁止 [10] 。直至 文革 结束后逐渐恢复 。1985年,中国大陆正式废除麻将游玩禁令 [11] 。1998年7月,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制定了国标麻将玩法。 名稱之沿革 [ 编辑 ] 名稱由來 [ 编辑 ] 現今這個遊戲有「麻雀」及「麻将」兩個主要稱呼,但舊日還有「馬將」一名。「麻将」这个称呼一般认为源于 吳語 ,为「麻雀」的儿化读法。「麻雀」的「雀」字,虽然现在普通话读如「鹊」,但古音读如「爵」,拟音作*tsiɐk,19世纪的北部吳語如 宁波话 读作*tsiɐʔ(近似普通话的「家」),北部吳語又保留了古音「儿」的鼻音成分(中古音「儿」近似普通话的「你」,而不是er),故而「雀」字儿化成*tsiɐŋ,也就是「将」。因此「麻雀」也就变成了「麻将」。 或有人认爲前述三個名字皆從「馬弔」這個遊戲名字而來,但是實際演變過程,三個名字孰先孰後,就人言人殊。下表為部份主張: 作者 主張 細節 徐珂 《 清稗類鈔 》(1916) [3] 馬弔→麻雀 「麻雀,馬弔之音之轉也。吳人呼禽類如刁,去聲讀,不知何義,則麻雀之為馬弔,已確而有徵矣。」 胡適 《漫遊的感想‧麻将》(1927) 馬弔→麻雀→麻将 「馬吊三人對一人,故名「馬吊腳」,省稱『馬吊』;『麻将』為『麻雀』的音變,『麻雀』為『馬腳』的音變。」【維基百科註:清代汪師韓《談書錄》認為馬弔乃馬掉腳的簡稱 [12] 。此外,「腳、將」二字在寧波話及一些語言中為同音或近音。】 瞿兌之 《杶廬所聞錄》(1935) [13] 馬弔→馬將→麻雀 「麻雀當為馬將之訛,馬將又源於馬吊。」 楊蔭深 《中國遊藝研究》(1946, p.97) [5] 馬弔→馬將→麻雀 「馬將牌今亦稱雀牌。其稱為馬將,蓋由馬弔牌轉變而來,又加將牌【維基百科註:即東南西北四牌】,故名。」 然而根據文字記錄,「麻雀」應為遊戲的本稱,「麻将」出現得較晚,「馬將」最遲出現。 文獻中以「麻雀」為牌戲名稱,首見於清末狹邪小說《 海上花列傳 》(1894) [14] 。俟後許多晚清至民初的小說或雜記也同樣見此稱呼,例如晚清四大 譴責小說 之中,《 官場現形記 》 [15] 、《 孽海花 》 [16] 及《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 [17] 均如此,只有《 老殘遊記 》並無提過麻雀遊戲。其他文學例子還有《負曝閒談》 [18] 、《廿載繁華夢》 [19] 、《秋星閣筆記》 [20] 、《九尾狐》 [21] 、《 九尾龜 》 [22] 、《近世社會齷齪史》 [23] 、《 清稗類鈔 》 [3] 、《十葉野聞》 [2] 等等。史上首兩部麻雀牌譜《繪圖麻雀牌譜》(1914) [1] 與《麻雀大觀》(1919) [24] ,以及眾多民初麻雀牌譜,亦以「麻雀」為遊戲名稱。 「麻将」一詞出現得稍晚,暫時首見於 黃世仲 所著小說《宦海升沉錄》(1909) [25] 。由於黃世仲在《廿載繁華夢》中使用的是「麻雀」一詞,當時民間可能已在交替使用兩個遊戲名稱。清末民初使用「麻将」一詞的文學作品並不多,例子有《檮杌萃編》 [26] 及胡適《漫遊的感想.麻将》等等。 「馬將」這個稱謂最遲出現,暫首見於 魯迅 的《高老夫子》(1924-25) [27] 。儘管杜亞泉的《博史》(1933, p.34) [4] 及楊蔭深的《中國遊藝研究》(1946, p.97) [5] 這兩本研究中國遊戲的重要著作都稱麻雀為馬將牌,但馬將此稱在文學作品當中較少見,主要是魯迅的著作 [28] [29] ,還有零星書籍,例如 馬敘倫 《石屋續瀋》 [30] 。 現今在 中國大陸 及 臺灣 ( 國語 的使用上),人們多用「麻将」這個稱謂,而在 广东 、 福州 、 香港 、 日本 、 韓國 、 臺灣 (使用 臺語 時)、 馬祖 (使用 馬祖話 時),則一貫沿用「麻雀」這個本稱。有鑑於「 麻雀 」原是雀鳥名稱,有些香港麻雀館將遊戲名稱寫成「蔴雀」,以便區分。 別稱 [ 编辑 ] 有時不便明說「打麻將」,故產生一些對「麻將」的代稱或戲稱。 三缺一:因麻將基本玩法由四人組成,故名。 游泳、乾泳:因麻將之洗牌動作如雙手游蛙式滑水,故戲稱「游泳」;另因並未真正用到水,故稱「乾泳」。 方城之戰:因麻將形制為長方塊狀,相疊排列如同城牆。 牌張之沿革 [ 编辑 ] 麻雀的牌張,一般公認來自馬弔牌,例如見徐珂(1916) [3] 、瞿兌之(1935) [13] 、杜亞泉(1933, p.35) [4] 或楊蔭深(1946, p.97) [5] ,然而其中演變,夾雜了不少細節。 明代葉子 [ 编辑 ] 吐鲁番发现的1400年纸牌,外觀與後世香港的「東莞牌」類似,圖片出自Joseph Needham所著《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 Volume 5, Part 1, Paper and Printing》,1986年台北敦煌書局出版 所謂「馬弔牌」,只是清人及近人的稱謂,明時尚無此稱呼。明人於遊戲與牌具之間,劃分得比較清楚。「馬弔」只是當時一種牌戲的名字,牌具本身,通稱為「葉子」,亦叫「崑山牌」、「蠟牌」等等,不一而足,但不稱為馬弔,用葉子玩的各種牌戲(包括馬弔遊戲)則統稱為 葉子戲 。 馬弔所用葉子有四十種花色。嚴格來說,此四十色葉子並非麻雀牌的始祖,原因是它首度有記載之前一世紀, 陸容 (1436年-1494年)已於《菽園雜記》 [31] 描述一種牌式相近,但只得三十八色的葉子。陸容並無解釋這種初期葉子有甚麼玩法,其他明代作家亦無提過任何異於四十色的葉子牌,所以明代所謂「葉子」,一般都是指四十色那種。 馬弔遊戲及其所用葉子,首載於明代萬曆年間潘之恆所著的《葉子譜》。雖然徐珂(1916) [3] 指宋代已有馬弔,但無論牌制抑或玩法,只有明、清兩代的馬弔才留下牌譜。據《葉子譜》所述,明代馬弔所用葉子共四十花色,每種花色一張,分「十、萬、索、錢」(「十」即十萬貫,而一索即一百文錢)四門: 明代四十色葉子 (後世俗稱為馬弔) — 由小至大 → 十 字 門 二 十 三 十 四 十 五 十 六 十 七 十 八 十 九 十 百 萬 千 萬 尊 萬 萬 貫 萬 字 門 萬 二 萬 三 萬 四 萬 五 萬 六 萬 七 萬 八 萬 尊 九 萬 貫 索 子 門 索 二 索 三 索 四 索 五 索 六 索 七 索 八 索 尊 九 索 文 錢 門 九 錢 八 錢 七 錢 六 錢 五 錢 四 錢 三 錢 二 錢 錢 半 文 錢 尊 空 沒 文 以上萬、索、錢三門,即日後麻雀的萬、索(条)、筒(饼),不過各門的牌張與麻雀的序數牌仍有點出入。上述每門最大的牌均冠以「尊」字,麻雀則無此稱。明代葉子牌以文錢中間有空洞,而取其意頭,以一文錢都沒有的空沒文為尊,這點亦令文錢門各牌的大小順序與其他三門相反,跟後世其他紙牌大異。千萬別稱 千兵 ,後世又稱 老千 ,空沒文別稱 齾客 ,後世又稱為 空湯 、 空湯瓶 、 空堂 或 空文 ,而半文錢則別稱 枝花 ,後世又稱為 半枝花 或 半齾 。有研究者認為這三張牌即日後麻雀的「中、發、白」(後詳)。葉子牌的十、萬兩門均印有《 水滸傳 》 一百單八將 其中二十人的圖像,例如尊萬萬貫是宋江,千萬貫是武松等等;索、錢兩門則印有銅錢或一串串銅錢的圖案,這些後來也成為某些麻雀起源傳說的內容。陸容所述的三十八色葉子,並無空沒文與半文錢兩張牌,但十、萬兩門同樣繪有水滸人形。 以葉子牌來玩的明代牌戲,有文獻記載的,包括 馬弔 、 看虎 與 扯章 (又作「扯張」,分扯三章與扯五章兩種變化)三種。根據《葉子譜》描述,它們都是以大擊小的鬥牌遊戲,跟麻雀這種湊牌遊戲截然不同。馬弔遊戲盡用四十張牌,看虎與扯章則去掉十字門,只留「千萬」,共用三十隻牌。 清初至清中葉三十色紙牌 [ 编辑 ] 明代的四十色葉子,到清代開始改稱為「馬弔牌」 [32] ,而紙牌的發展,亦分裂為兩股。其中一股仍保留明代葉子的四門,至晚清演變成一類由三十八至四十色不等,稱為 Lut Chi (Culin 1895a, pp.135-140) [7] 或「百子牌」的紙牌,及後再化為現今的 客家六虎牌 。另一股大致上只留葉子三門,共三十色。麻雀牌及現今絕大部份中國紙牌,均是這一股的分支。這類三十色葉子並無特別統稱,有些作者以「 紙牌 」 [33] 來專稱它們,而不包括四十色的馬弔牌,但亦有作者將馬弔牌納入「紙牌」類別 [34] 。 明末清初至嘉慶年間各種三十色紙牌戲,有較多敘述的包括「遊湖」、「混江」、「 默和 」、「 碰和 」及「 十湖 」五種。 混江與遊湖二詞,可見於《大清律例》 [35] 、康熙年間王士禎所著的《分甘餘話》 [32] 以及乾隆年間李斗《揚州畫舫錄》 [36] 與汪師韓《談書錄》 [12] 。清人對牌具與遊戲的分野相當籠統,用語又不統一,有時很難確定一個術語所指的是究竟一副牌具、一種牌制、一種遊戲,抑或一整個遊戲類別。上述文獻中,除了《談書錄》較明確地以遊湖來統稱各種用三十色葉子玩的牌戲之外,其他均對混江與遊湖兩者的用法相當含糊,且各有出入。籠統地說,遊湖乃用三十色葉子來玩的牌戲統稱,包括鬥牌遊戲及湊牌遊戲,而且有時可用多副牌合併來玩;混江只包括用三十色葉子玩的湊牌遊戲,而且只用一副牌。 默和、碰和(又稱「碰壺」)與十湖的意思比較清楚。它們分別是三種不同的湊牌遊戲的名稱。前二者可見於乾隆年間由金學詩所撰《牧豬閒話》,其中「碰和」一詞到了晚清大為流行,但意義亦變得非常廣泛,鮮有指涉原來的 碰和牌 。「十湖」又稱「十壺」,《揚州畫舫錄》與後來的晚清小說《 鏡花緣 》(1819) [37] 、《風月夢》(1883) [38] 、《繪芳錄》(1894) [39] 均有簡略敘述。 連雅堂 在1925年寫的《麻雀考原》認為 花將牌 是麻雀的前身之一,因為兩者都有花牌。而花將牌的花將的「天、地、人、和」,成了麻將的「東、南、西、北」 [40] [41] 。 從上述各文獻,可知清代的三十色紙牌,已具有麻雀牌具的部份特徵: 各主流牌戲的牌張均只得三門。遊湖、混江、默和、碰和及十湖,都是去掉馬弔的十字一門,只留三門,與麻雀相同。儘管明代看虎與扯章也一樣,但明代文獻並無記載兩者的流行程度。相比之下,清代牌戲多數用的都是三十色紙牌,《牧豬閒話》更稱此三十色紙牌「疑始於明之末造,而盛行於今世。雖鄉僻處,無地不有;非甚謹願者,無人不曉。」 開始有「条、饼」兩種稱呼。《牧豬閒話》保留馬弔「索、錢」兩門稱呼;《鏡花緣》仍稱索子為「索」,但改稱文錢門為「饼」;後來晚清小說《風月夢》就稱兩門為条、饼。姑勿論稱呼為何,紙牌的萬、索/条、文錢/饼三門,與「麻雀」的萬、索/条、筒/饼相若。 三門牌張的序數,開始統一為從一至九。明代看虎或扯章去掉十字門之後(但留下千萬一牌),餘下三門的牌張數目並不均等(萬、索兩門各九,文錢門十一隻)。然而,據《牧豬閒話》所述,默和與碰和的三十花色當中,三門牌張皆自一至九,與現代麻雀相若,而餘下三隻為特別牌,稱為「 幺頭 」,後來演變成現代麻雀的三元牌(下詳)。《牧豬閒話》並無詳細解釋幺頭的用法,只提及玩家可以視各幺頭的序數為「一」,亦即它們是一種特殊的百搭牌。 同一花色開始有複數牌張。明代葉子戲,每款花色只得一隻,但清代開始則有將多副三十色紙牌拼成一具的做法,例如乾隆年間的遊湖及默和均用兩副牌,碰和則用四或五副。至於十湖,乃將四副三十色紙牌拼成一具,每款花色四隻,與現代麻雀相同。 十湖牌除了合併四副三十色紙牌,還加上「褔、祿、壽、財、喜」五隻特別牌(合計125張牌),《揚州畫舫錄》稱它們為「五星」。有些懷疑是初期的麻雀牌(後詳),亦以五星的部份牌張取名。 晚清「千萬紙牌」 [ 编辑 ] 有千萬牌的天津傳統紙牌 前述各種三十色紙牌戲當中,碰和牌所用的三十色體制,一直沿用至晚清。據 Chatto (1848, pp.57-59) [42] 記載,當時人稱這樣的一副牌具為「 千萬紙牌 」(Tseen-wan-che-pae),而三隻幺頭則稱為「千萬、白花、紅花」。俟後的西方文獻,例如 務謹順 (1895) [43] 或 Culin (1895a [7] , 1924 [44] ),亦多從此稱。按史都華·庫林(1924)敘述,三隻幺頭仍為特殊百搭牌,但用法視牌戲而異。史都華·庫林亦指白花即枝花,而紅花即空湯/空沒文。然而各地對三幺頭的稱呼也出現了差異,例如胡適(1928, p.31) [45] 記載,有江西紙牌稱三牌為「千萬、枝花、全無」,而湖北人時稱「全無」為「空文」,與馬弔相同。姑勿論稱謂,胡適認為這三隻牌就是麻雀三元牌的先祖,其中「全無」即後來的白板。 「千萬紙牌」三十花色 萬 萬 二 萬 三 萬 四 萬 五 萬 六 萬 七 萬 八 萬 九 萬 索 或 条 索 二 索 三 索 四 索 五 索 六 索 七 索 八 索 九 索 饼 饼 二 饼 三 饼 四 饼 五 饼 六 饼 七 饼 八 饼 九 饼 幺頭 :千萬、白花、紅花 西方人對晚清牌戲牌式的記錄,以 史都華·庫林 (1895a, pp.135-140) [7] 一書最為詳盡。它詳細敘述了清末英國駐華使官 務謹順 爵士於中國各地搜羅的多種以馬弔花色為本的紙牌牌式,其中除了一副稱為“lut chi”的牌具(即現今「客家六虎牌」的前身),其餘十七種均沿用千萬紙牌的體制。這十七種牌具當中,大部份都是合併兩副或四副千萬紙牌而成,或再加上十湖牌的五星各一張。然而也有例外,例如有一副北京紙牌就有六種百搭牌花色「時遷、王道、晁蓋、青蛇、白蛇、許仙」,介乎現今天津「旗牌」與浙江「傳統紙牌」之間;有一副安徽紙牌,為五副千萬紙牌併成,再加兩款百搭(財、喜)各五張;又有一副漢口紙牌,由四副千萬紙牌併成,但去掉三元牌,亦無五星;還有一副南京紙牌的五星,並非取名「福祿壽財喜」,而是「仁義禮智信」。就算是一般情形,即使牌式相同,但牌具名稱、三元牌各牌名稱、牌面設計、牌張大小等等,不一而足,差異亦有大有小。 初期麻雀牌 [ 编辑 ] 儘管麻雀遊戲稱為「麻雀」,要1894年才有記錄,但從1875年起,已有類似名字及麻雀牌具的記載。初期的麻雀牌並無統一牌式,字牌與花牌之間可以有頗大差異,有些牌張似與十湖牌五星有關,又有些完全不見於其他紙牌或麻雀牌。有花牌的麻將稱為「花馬」,無花牌與三元牌的稱為「清馬」 [46] 。 吉羅福的麻雀牌 (1875年或以前,一副148隻,另一副141隻以上)。現知首則麻雀牌張記錄,來自美國人 吉羅福 (George B. Glover) 的藏品。吉羅福是 五口通商 以後的美國駐華官員。他於1875年12月31日將十九種從中國帶來的遊戲用具贈予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 [47] ,其中他給第十七種的註解為 Dominoes for playing 'Snatching the House-Sparrow,' 148 pieces ,其中 'Snatching the House-Sparrow' 這個稱呼與早期麻雀耍樂稱為「『叉』麻雀」 [3] 一事吻合。根據庫林_1895b) [48] 後來敘述,吉羅福還將另一副牌式相近的牌具捐贈給美國長島歷史學會博物館,而兩副牌都是吉羅福任職美國駐 福州 領事時所購。暫時未發現有官方文獻記載吉羅福曾任此職。由於有些舊文獻將各種領事(總領事、署理總領事、領事、署理領事或副領事)一概稱為「領事」,而且若同一地區有多名領事共事,可能只記錄官階或署任官階最高的領事姓名,因此吉羅福曾任 福州 領事一事,驗證有困難。然而,官方文獻記載吉羅福曾於1872年4月至1873年10月擔任福州海關稅務司,而暫時亦無其他吉羅福駐留福州的記錄,所以兩副牌有可能是他於這段期間內購得。按庫林(1895b) [48] 敘述,第二副牌的三門序數牌與現代麻雀相同,但其餘牌張為「東、南、西、北、中」各四隻、「東王、南王、西王、北王、中王、天王、地王、人王、和王」及「春、夏、秋、冬」各一,共141隻,另外還有額外數張(文章一處指兩張,另一處指八張)空白牌,但庫林並無說明它們是當白板用還是當備用。 務謹順的麻雀牌 (1890年,140隻)。 務謹順 爵士 (Sir William Henry Wilkinson) 於一篇未曾出版的1890年筆記 [49] 內,記錄了他擁有一副稱為「中發」的牌具。按 Culin (1895a, p.140) [7] 所載,務謹順這副牌乃購自寧波,並註解「中發」(Chung Fa) 的意思為 'hit and go'。這副牌的牌張基本上為現代麻雀的子集,但無花牌,而且白板有八隻。 庫林的麻雀牌 (1909年,143隻)。 史都華·庫林 (1924) [44] 記錄了一副他於1909年從上海購入,「多多少少相當接近(後來的)麻雀牌」(a set more or less closely approximating majong) 的牌具。從文章及其附圖所見,此麻雀牌比現代麻雀缺了白版,但多了三張稱為「文、武、摠」的牌,而八隻花牌名為「梅、蘭、菊、竹、琴、棋、書、畫」。 日本千葉「 麻雀博物館 」 [50] 亦有以下麻雀牌: 公侯將相牌 (年份不詳,152隻)。序數牌同現代麻雀,但七隻字牌變為「公侯將相龍鳳白」,而且花牌有「梅蘭菊竹、漁樵耕讀、連中三元、指月高升」十六隻。 Babcock 初期輸入牌 (1922年,144隻)。麻雀遊戲流行中國以後,美國人 Joseph Babcock ( 英语 : Joseph Park Babcock ) 將麻雀牌輸入美國,後來在美國量產。博物館收藏的這副牌基本上與現代麻雀相同,但七隻字牌為「東南西北龍鳳白」。 遊龍戲鳳牌 (1920年代,144隻)。序數牌同現代麻雀,但七隻字牌為「遊龍戲鳳演劇白」,而八隻花牌為「名伶表演、古今趣史」。 福祿壽牌 (年份不詳,144隻)。基本上同現代麻雀,但八隻花牌為「 六郎 掛帥、 宗保 招親」。 該館還有一副 昇官牌 (年份不詳,新華社電視有一節目 [51] 指為清代製品),它包含一個「莊」、四隻圓形棋「酒、色、財、氣」,及200隻牌張: 一至九級、一至九品、一至九功,各四隻(共108隻), 「春官、夏官、秋官、冬官、太師、太傅、太保」各四隻(共28隻), 「福祿壽喜、 元亨利貞 」各一(共8隻), 「仁義禮智勇、公侯伯子男」各一(共10隻), 花牌「楠杞梗梓、漁樵耕讀、虎豹象獅、鯉〔鱔鰋鰷〕、麟鳳龜龍、稻梁黍稷、琴棋書畫、笙管簫笛」(共32隻,方括弧〔〕內的字體未能完全識別), 白板(共14隻)。 這副牌的子集可對應現代麻雀牌(第一類對應序數牌,第二類對應字牌,而花牌中的「漁樵耕讀、琴棋書畫」亦為前述一些麻雀牌的花牌),但正如千葉麻雀博物館指出,這副牌明顯有 昇官圖 的淵源,而且亦不知這副昇官牌的玩法與麻雀有多大出入。「福祿壽喜」四牌與十湖牌五星有無關連,也是未知。 本條目存在以下問題 ,請協助 改善本條目 或在 討論頁 針對議題發表看法。 本条目 需要 編修 ,以確保文法、 用詞、语气 、 格式 、 標點 等使用恰当。 (2011年1月24日) 請按照 校對指引 ,幫助 编辑 這個條目。( 幫助 、 討論 ) 本条目需要 精通或熟悉相关主题的编者 参与及协助编辑。 (2011年1月24日) 請 邀請 適合的人士 改善本条目 。更多的細節與詳情請參见 討論頁 。 本条目 中立性 有争议。內容、語調可能帶有明顯的個人觀點或 地方色彩 。 (2011年1月24日) 加上此模板的編輯者需在 討論頁 說明此文中立性有爭議的原因,以便讓各編輯者討論和改善。 在編輯之前請務必察看讨论页。 約1930年代的麻雀花牌,可知牌張名稱仍未統一,『打鼓罵曹』出自 京劇 劇目,原始來源為 三國演義 ,『水戰蘆花』出處不明,但三國演義有《蘆花蕩》,即諸葛亮三氣周瑜 越南麻雀的百搭牌 除了實際藏品記錄,亦有作家記述麻雀牌式之演變。 據徐珂於《清稗類鈔》(1916)所述,他當時的麻雀牌,只有136隻,並無花牌,而且三元牌「中發白」的名稱與「龍鳳白」並存,而最初的麻雀牌乃自馬弔牌演變而來,本來只得108隻(即只有序數牌),後來 太平軍 起事,「軍中用以賭酒,增入筒化、索化、萬化、天化、王化、東南西北化,蓋本偽封號也」。 1934年加拿大《 大漢公報 》報道 [52] 報道,辛亥革命之前,麻雀其中四隻花牌曾名為「樵漁耕讀」;革命之後,則一度改為「五族共和」;至中華民國廢除五色旗,又改為「禮義廉恥」。 馬敘倫《石屋續瀋》(1949) [30] 憶述,以前麻雀牌只有一百零八張,四風牌為後來所加,初名為「公侯將相」,後改為「東南西北」。三元牌本來只有「龍鳳」或「中發」,白板只是供損失牌張時備用,後來才成為字牌。花牌最遲出現,且名目繁多,有「財神爺」、「貓食老鼠」,但不知他所謂「財神爺」到底是一隻牌還是三隻牌。據他所述,花牌既可作百搭用,亦可增加翻數。 以上所述的各副麻雀牌,即使撇除牌張名稱上的小分別(例如「東南西北」與「中發白」曾經名為「公侯將相」與「龍鳳白」),各副牌的牌式無論是彼此之間,抑或與現代麻雀比較,都有明顯差異,可見麻雀牌從1870至1910年代,尚在成形階段。相比之下,1920年代的兩副麻雀牌,牌式已等價於現代麻雀。 相比晚清紙牌,麻雀牌除了在牌式與物料上有變化,三門序數牌的名稱也歸於統一。根據大量清末民初的小說敘述,萬字門仍稱「萬」,但索字門則回復馬弔牌所用的「索」,放棄了後起的「条」,而文錢或饼門則改稱為「筒」,鮮有例外,不過現今中國大陸一些地方仍使用晚清紙牌的三門稱呼。「筒子」據徐珂所說,乃指銅錢中間的洞,而「索」則指穿起銅錢的索,不過這可能只是穿鑿附會,「筒」其實也可解釋成「銅」(銅錢)的口誤。 現代麻將牌 [ 编辑 ] 現代麻將成形以後,牌式再無多大變化,用序數牌與字牌共136張(例如 日本麻雀 )或加入花牌,然而亦有少數例外,諸如: 成都麻將只用108隻序數牌。 馬來西亞 與 新加坡 區域的麻雀就在花牌之外再加上「貓、鼠、雞、蜈蚣」四隻功能較花牌廣泛的「動物牌」,合計148隻。 越南麻雀 在序數牌和字牌之上加入十六隻有條件限制的百搭牌,全副共152隻。這十六張牌之中,八隻名為「花、元、喜、合、筒、索、萬、總」,另外八隻則無名或名為「一皇、二皇、三皇、四皇、一后、二后、三后、四后」。 序數牌與字牌的花色設計,各地也大同小異,唯一較具地域特色的例外,有「一索」及「白版」。最早期的麻雀已經以雀鳥作「一索」圖案,不過現今各地所用圖案不盡相同,例如廣東麻雀採用的是 麻雀 (雀鳥)本身,而日本麻雀則多用孔雀,還有一些地區以花草替代雀鳥。一般「白版」是有邊框的,但日本麻雀的沒有任何圖案。麻雀牌的尺寸亦因地而異。台灣及廣東麻將較大,日本麻雀較小。 麻將的前身與沿革 [ 编辑 ] 研究者一般都同意,麻雀乃從清代的默和牌及碰和牌(此碰和不同天九牌之碰和)演變而來 [4] [5] 。縱使這兩種牌戲均以三十馬弔花色作牌張,其玩法(《中國賭博史》 [53] 一書有詳細描述)卻與明代馬弔大相逕庭,具有現代麻雀的特色。例如它們均以湊合牌組為目標,而「碰」這個術語又源自碰和牌。另外,默和牌也奠下了四名玩家的制度。馬弔雖以四人為限,但牌例本身並不以四人為標準;默和則剛剛相反,它必須有四位玩家,並另有一人負責發牌的角色。 有關默和及碰和的描述,首見於清乾隆年間金學詩所撰的《牧豬閒話》。金學詩指這類紙牌戲「疑始於明之末造」,所以勉強要說的話,古代麻雀應始自明末清初。然而,無論是牌張抑或玩法,默和與碰和仍與現代麻雀有不少差異。由於缺乏文獻記錄,而僅有的文獻又記載得不夠詳細,從默和與碰和到麻雀之間的發展,以下只作概述。 在已知的文獻之中,並不見默和牌於清中葉以後出現。「碰和」一詞一直沿用到民初,然而其意思不斷變化。《牧豬閒話》所述的碰和,是一種牌戲,但約莫同時代的《揚州畫舫錄》 [36] ,則把碰和(書中稱碰壺)視為一大類的牌戲,十湖(書中稱十壺)即為其一。據《揚》書所述,十湖有四名玩家,他們會輪流讓一人休息,稱為「作夢」,然而此制度以至十湖牌的五星均不見於《牧》書中的碰和牌。清末民初的小說,更有以「碰和」來分別稱呼打麻雀、天九之碰和,以及玩其他牌戲的例子,其中《九尾狐》第二回 [54] 曰「搬定坐位,碰的是一百零五張老和,不比目下都是麻雀,連黃河陣也不懂,不要說八經三夢的老和。可見一樣賭錢,也有一時的風氣。」由於《牧》、《揚》二書並無提過「黃河陣」或「八經三夢」此兩術語,可見清初的碰和牌與麻雀之間,也許還有其他稱為「碰和」的牌戲。 十湖牌與麻雀及一些現代紙牌戲均有相當淵源。清代小說中,打十湖牌的情節並不多,《鏡花緣》 [37] 與《繪芳錄》 [39] 細節較多,但仍甚為簡略。然而,從字裏行間,可知十湖牌是湊牌遊戲,有「湖」數的概念。麻雀所謂「胡牌」或「食糊」的「胡/糊」字,就是「湖」字之訛。現代牌戲之中,與十湖牌有清楚淵源的,包括內蒙地區同樣稱為「十湖」的牌戲、「 南通長牌 」與「東莞牌」。內蒙十湖不但有清代十湖「作夢」的制度,其部份術語亦見於《鏡花緣》及《繪芳錄》當中情節。南通長牌的玩法則與現代麻雀非常相似,《揚州畫舫錄》與《繪芳錄》曾提及一個十湖牌色目「飄湖」,它也是南通長牌的術語,對應於麻雀的「對對湖」,但不知於清代十湖牌中是否同樣意思。由於內蒙十湖或南通長牌的歷史不詳,到底它們是麻雀的前身,抑或與麻雀同樣繼承了清代十湖的精粹,甚至先有麻雀的玩法,才發展出今日的規則,都是未知。 清初有「遊湖」一詞,而現今的「南通長牌」與「東莞牌」,仍俗稱「遊湖」。「遊湖」一詞,於《分甘餘話》中是遊戲,於《大清律例》中是牌具,於《談書錄》中是使用三十色馬弔牌張的牌戲之統稱(因此明代看虎與扯章這兩種鬥牌遊戲,也歸類為遊湖),其用法相當籠統,不過南通長牌與東莞牌皆屬湊牌遊戲。東莞牌的玩法 [55] 其實不及南通長牌那麼接近麻雀,然而文獻中,它與麻雀卻有最直接關係。 據務謹順(1895) [43] 及 Culin (1924) [44] 兩文所述,當時有一種遊戲,名字稱為「看虎」(Khanhoo),與明代看虎同名,其所用牌具則稱為「棍牌」(kun p'ai,Culin 註釋為 stick cards)或「 麻雀 」(務謹順文中譯音為 ma chioh,Culin 則譯作 má tséuk,兩者註釋均為 'hempen birds')。此棍牌除了百搭牌的牌數可能是二、五或六隻以外,基本牌式與十湖牌相同(即四副千萬紙牌加上數張百搭牌),Culin 一文附圖更顯示此棍牌的牌面設計與東莞牌幾乎一模一樣。至於這種看虎的玩法,是湊牌遊戲,而非明代看虎的鬥牌法。兩種看虎的合法牌組並不盡同,但也有共通部份,例如二萬、二索加上八饼,明代看虎稱之為「窮」,而 Culin 所述的湊牌看虎也有此牌組,只沒有註明名目。此牌組亦見於《繪芳錄》的十湖牌情節,小說中稱為「幫子」,不過小說情節中似乎有「加注」(小說中稱為「加一級看」)的玩法,而這並不見於湊牌看虎。當代十湖牌每位閒家獲發三十張牌,亦與湊牌看虎的十五張不同(但兩者所用牌具,均包含四副千萬紙牌)。Culin 文中稱各合法牌組為「眼」(ngán, 'eyes'),儘管較麻雀中的「眼」(又稱「雀頭」)廣義,但可見這種看虎與麻雀的關連。事實上,Culin 稱此看虎為麻雀的直接前身 (immediate source of ma-jong),不過此湊牌看虎的玩法,又與現代東莞牌不同。 最早的麻將規則可以追溯到1910年代,源自榛原茂樹所收集到的麻將規則書。這時候的規則被關兆豪在其著作「中庸麻將史觀」中稱為中國古典麻將。特色有:只有136張數牌與字牌,手牌13張;不用胡牌也有機會得分,別人胡牌時,只要手牌的副數大於胡牌家以外的人即可向他收取差額;計分方式為番副制(類似日本麻將,應該說是日本麻將比較完整的保留古中國麻將的計分方式);除非包牌,否則不論自摸或銃胡,都向莊家收取兩倍得分,向閒家收取一倍得分(莊家胡牌則向所有人收取兩倍得分)。而之後的麻將則朝著台型/和種/役種的增加、計分方式的簡化等方向多元發展。 傳說 [ 编辑 ] 麻雀的成形過程,研究者儘管知其大概,但確實起源仍不清楚。這方面,民間傳說倒有不少。迄今並無確鑿證據支持任何一項傳說,有些傳說細節更明顯與事實不符。然而,即使一項傳說沙石雜陳,仍可能包含一些真實細節,或反映麻雀發展史當中的某些面貌。 太平軍說 [ 编辑 ] 徐珂於《清稗類鈔》 [3] 之中指「麻雀」乃吳語「馬弔」的變音,而從馬弔牌張演變成麻雀雛形,乃「粵寇起事,軍中用以賭酒,增入筒化、索化、萬化、天化、王化、東南西北化,蓋本偽封號也。行之未幾,流入寧波,不久而遂普及矣。」徐珂所述,與吉羅福麻雀牌的牌式不謀而合,也是現知唯一反映了吉羅福麻雀牌特色的獨立敘述。然而,《中國賭博史》 [53] (p.272)一書指出,太平天國曾多次發佈賭禁,但當中只提及骨牌與骰子,沒有禁止打麻雀的資料,因此麻雀由太平軍創制或改良一說,依然存疑。 「施-陳-張」說 [ 编辑 ] 此說初見於美國記者 John Benjamin Powell 所撰文章 Mah Chang: The Game and Its History [56] (1923)。文章大致上說,相傳馬弔由一名施姓漁民於三千年前發明,有一百零八隻牌張。由於打馬弔令漁民忘卻暈船浪之苦,於是它就流行起來。到清代,一位駐寧波將軍陳魚門,為怕士兵於清晨時份打盹,令土匪有機可乘,劫去糧餉,於是效法施姓漁民的故事,將馬弔分給守衛玩耍,誰知收效平平,故此陳魚門嘗試加入「東南西北中發白」七隻新牌,令馬弔牌擴充為一副有一百三十六隻的麻雀牌,而夜班守衛亦從此不再昏睡。後來一名譯音為 Chang Shiu-Mo 的寧波漁民將麻雀牌再行改革,加入「春夏秋冬梅蘭菊竹」八隻花牌,更令這種天朝玩意的威力無遠弗屆,風靡海外。 上述傳說當中,除了 陳魚門 (1817-1878)真有其人,其餘細節均暫無實據。除了 Powell,暫時亦無發現任何清末或民初作家提過陳魚門與麻雀有關。「施-陳-張」其後亦演化為不同版本,流傳各報刊之間,例如 1940 年紐約《富頓愛國者報》 [57] 就只敘述了傳說中有關施姓漁民的部份,而 1924 年新加坡《海峽時報》一篇報道 [58] 則轉載了一個據說由一位 Mr R. B. Newington 從他的中國朋友聽來,然後刊登於上海某報章的故事。此故事的文風與 Powell 的文章迥異,但情節大同小異,唯一較顯著的例外,是 Newington 的故事當中,Chang Shiu-Mo 乃寧波商家而非漁民。 打馬說 [ 编辑 ] 1974年加拿大《快報》一個專欄 [59] 指,當時民間有傳說,謂麻雀源自唐代博戲 打馬 ,由於打馬「有馬有將」,所以麻雀牌就承襲了「馬將」之名。 此打馬說其實是雙重誤會。首先,本來的傳說應該是「 馬弔 源自打馬」而非「馬將源自打馬」,可見於清代金學詩《牧豬閒話》;其次,正如該專欄作者或清人金學詩 [60] 指出,馬弔,與打馬根本是兩回事。 一行說 [ 编辑 ] 相傳麻雀乃唐代 一行禪師 發明。原本的傳說,見於《澠水燕談錄》(約 1097 年)卷九:「唐太宗問一行世數,禪師制葉子格進之。葉子,言『二十世李』也。」它描寫的其實是一行和尚發明 葉子格戲 的故事。然而唐時所謂葉子格戲,並非如後世般指馬弔 [12] ,而馬弔又非麻雀,因此「一行發明麻雀」一說,實乃雙重歪曲。 孔子說 [ 编辑 ] 麻雀由 孔子 發明,而三元牌的中、發、白分别代表仁愛、真誠和孝心,或忠、孝、義。此說較多見於英文文獻 [61] [62] ,惟出處不詳。儘管晚清確有紙牌稱十湖牌五星為「仁、義、禮、智、信」(儒家五常),但早期文字記錄中,將孔子與麻雀扯上關係的,只有 L.L. Harr 撰寫的麻雀說明書 (1923) [63] 。Harr 只說麻雀源自公元前 472 年,約莫是孔子的年代,而遊戲起初稱為「 百靈 」,乃吳王供妃嬪耍樂用,他卻沒有說麻雀由孔子發明。清代以前的文獻中,也沒有敘述過任何類似麻雀的遊戲。 射箭說 [ 编辑 ] 麻雀牌的箭牌本與箭術有關。紅中表示箭靶(古代射箭,靶上常用一個紅色的中字);「發」並非指發財,而是發箭;白板則表示射失。可是隨著麻雀的演變,原來的箭術含義消失了,只剩下牌的種類仍叫「箭牌」。此說來源不明,但它顯出了早期有些麻雀牌稱為「中發」('hit and go',見前述務謹順的麻雀牌) 的事實。 科舉說 [ 编辑 ] 麻雀牌是 士人 的遊戲,與 科舉 考試有關。「紅中」表示中 進士 ;「青發」是發達(中 舉人 );「白板」則表示「白衣 秀才 」。萬筒索表示俸祿,「筒」表示( 銅錢 ),「索」則表示「 貫 」(一千個銅錢),萬則表示「萬錢」( 銀票 )。東南西北,即流轉各地為官。 三元說 [ 编辑 ] 此說指麻雀牌之中的「中、發、白」,與人們對升官發財的願望有關。中就是中舉(中解元、中會元、中狀元,合稱中三元) ,發即發財,白即做官清白。此說不見於舊籍,只見於當代書刊,例如《图说中国百年社会生活变迁》(2001) [64] 。 萬秉迢說 [ 编辑 ] 麻將本名「抹將」,抹的是水滸傳的一百零八將。相傳元末明初有名為「萬秉迢」者,非常推崇 施耐庵 筆下的梁山豪傑,於是以一百零八張數字牌隱喻各名好漢,例如以九条比喻「九條龍」史進,二条比喻「雙鞭」呼延灼,一饼比喻「黑旋風」李逵等等。萬、饼、条三門的名字,則取自其本人姓名的諧音(另有版本說發明者本身名為「萬饼条」)。由於一百零八將來自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是故又按此五個方位各添四張牌。又由於各人出身不外貧民或富紳,因而再添象徵貧的「白」及象徵富的「發」。此說不見於舊文獻,只見於當代書籍,例如《推不倒的长城》(1993) [65] 或《中国近代赌博史》(2005) [66] 等等,其細節亦不符史實——元末明初尚未有任何近似於麻雀的遊戲,而且紙牌的文錢、索子兩門,要到清代才別稱「饼、条」。 此說突出了一些馬弔紙牌與晚清紙牌的特色。如前述,許多馬弔牌與千萬紙牌只有十、萬兩門才印有水滸人像,但根據 Chatto (1848, p.59) [42] 所述,當時還有一些稱為「千萬人牌」(Tseen-wan-jin-pae)的牌具,牌式與千萬紙牌相同,但所有牌張均印有水滸傳人物名字。Culin (1924) [44] 也提到,當時在中國稱為「麻雀」的棍牌,於美國華埠其實稱為「將軍牌」。儘管棍牌牌張中只得萬字門印有人像或人名,當地華人仍稱一百零八隻序數牌為「三十六天將七十二地煞」。 陳魚門說 [ 编辑 ] 自從 Powell 提出「施-陳-張」說之後,「麻雀由陳魚門發明/改良」一說就變得流行起來,至今亦成為流傳最廣的傳說,並演化成多種形式。 《快報》陳魚門說 [ 编辑 ] 前述《快報》專欄 [59] 提到,當時民間亦有傳說,謂麻雀始於明萬曆年間,到清代而盛。七張字牌本為「公、候、將、相、文、武、百」,但後來一名「以航海為業的舟山人陳魚門」,因為行船重風向,故將「公候將相」改為「東南西北」,再後來為了避提政治,就連「文武百」也改成「中發白」。 由前述各早期麻雀牌記錄,可見四風牌確曾名為「公候將相」,Culin 的麻雀牌也有「文、武、摠」三牌,與傳說相近。然而初期麻雀牌的白板,並不像現今的白板般刻上長方框,而是名副其實的空白牌,與「白板由『百』」演變而成不吻合。歷史上的陳魚門亦非以航海為業,而是朝廷三品大員。 中央電視台陳魚門說 [ 编辑 ] 2008 年 中國中央電視台 有一個英語電視節目 [67] ,提出一項陳魚門說的「證據」,說曾任英國駐寧波領事的 夏福禮 (Frederick E.B. Harvey),在日記中提過陳魚門教他打麻雀。然而該節目只敘述了故事情節,沒有拍攝夏福禮日記真跡。由於節目指日本千葉「麻雀博物館」的創辦人野口恭一郎,於 2001 年訪問寧波「天一閣博物館」內的「麻将起源地陳列館」時,亦攜同該日記,因此美國作家 Tom Sloper 曾聯同英、法、日的三位麻雀研究者向千葉麻雀博物館索取日記副本 [68] ,可是後者表示無此館藏。 天一閣陳魚門說 [ 编辑 ] 眾多陳魚門說當中,以天一閣「麻将起源地陳列館」所宣傳的流傳最廣。暫時該館並未展示任何支持陳魚門說的證據,但是網上有關麻雀起源的中文文章,大多參考該館宣傳品而寫成。該館主張的陳魚門說,主要內容為陳魚門於同治三年(1864年)將紙牌改為骨製麻雀牌,其中「老千、紅花、白花」改為「中、發、白」(與胡適主張「紅花/全無」變為白板不同),並賦名「箭牌」,又增加四風牌,令牌張擴充為136隻。此外還有其他豐富細節,例如由陳魚門直接傳授麻雀知識的,除了夏褔禮之外,還有哈佛大學的第一位華人教授戈鯤化,而戈鯤化後來又將麻雀引入美國等等。根據中國內地《人民網》對此館報道 [69] ,館方表示「『索』象徵船的纜索和魚網;『筒』象徵船上的盛水桶;『萬』象徵船家對財富的渴望;『風』則為出海最為敏感的風等等」。此說忽略了「索、萬」兩門最少自明代馬弔已有的牌,是出自對錢幣的描述,與航海無關。 護糧說 [ 编辑 ] 根據蘇州文學雜誌社編輯谷新臆測,麻將本為 江蘇 太倉 「護糧牌」。話說太倉曾有皇家糧倉,為防雀患,所以要打鳥。太倉人將鳥唸作 jiang,因此麻雀(鳥類)就叫 ma jiang。在麻雀遊戲之中打一筒、打二筒等等,就是譬喻放 槍 趕鳥;東南西北四隻牌則譬喻 風向 ;「中」指打中;「發」指打得多,長官有獎,所以發財;「白」指打不著;索子則譬喻死鳥的腳,而萬就代表賞金金額等等。谷新曾於一篇文章及前述的中國中央電視台節目 [67] 之中發表這些臆測,不過他在節目中強調,此純為個人猜測,而節目亦表示此臆測暫無實據。 麻雀術語 [ 编辑 ] 經過多年演變,各地不止有不同的麻雀玩法,對共通的規則或行為,也冠以不同名稱,不過當中不少仍是明、清年代用語。以下列出各地玩家對部份術語的名稱,及這些稱謂的來源。 打麻雀 [ 编辑 ] 從徐珂的《清稗類鈔》(1916) [3] ,可知麻雀耍樂最早是稱為「『叉』麻雀」。根據1950年代以前的報章,當時除了「叉」,還有「打」與「拍」兩種叫法。「叉麻雀」直至1970年代,仍見於報刊,「打麻雀」則無疑是現今最流行的叫法。至於「拍麻雀」,仍存於 閩南語 中 [70] 。今日還有「搓麻雀」這種叫法,不知始於何時,亦不知是否「叉麻雀」之音變( 上海话 「搓」和「叉」同音)。 莊家(莊) [ 编辑 ] 「莊家」本是「樁家」,是明代馬弔已有的用語,例如見 馮夢龍 《馬弔腳例》(約1600年)。 圈 [ 编辑 ] 「圈」字顧名思義,就是莊家又輪了一圈的意思。此語可見於《海上花列傳》(1894) [14] 及以後多部晚清小說,例如《負曝閒談》(1903-04) [18] 。 出衝 [ 编辑 ] 出衝(粵港澳/大陸吳語地區)/放枪(台灣)/放炮(大陸) 「出衝」之中「冲」字的 傳統中文 寫法應為「衝」,於論牌藝的古籍中又或作從冫的「冲」,但今人多誤寫為水部的「沖」。「冲」於明代《馬弔腳例》中其實解玩家所下的注碼(明代馬弔玩法是鬥牌,不是麻雀的湊牌,故有下注之舉),但演變至現代的「出衝」,或近音的「放枪/铳」,則變成帶「輸掉注碼」的含意。 至於「放砲」一語,最早見於清末小說《九尾龜》(1910) [22] 的「開大砲」。 生張、熟張 [ 编辑 ] 「生張」指未被打出或只打出過一隻的牌張,此語早於清嘉慶年間小說《蜃樓志》(1804) [71] 已出現,不過小說敘述的並非麻雀遊戲,而是麻雀的其中一種前身,稱為「鬥混江」的紙牌戲。該小說亦稱檯上比較多見的牌為「熱張」,與後來見於清末小說《九尾龜》(1910) [22] ,而且為現代人沿用的術語「熟張」不同。 食糊 [ 编辑 ] 和牌(大陸)/胡牌(台灣、大陸)/食糊(粵港澳) 當麻将玩家將牌凑成了一定的组合,獲得勝利,就稱為「和牌」。「和」字可追溯至「默和牌」及「碰和牌」,但由於天九也有所謂「遊和」及「碰和」的玩法,而天九牌張又可追溯至宋代的「宣和牌」,因此「和牌」這個術語,也許從清代以前已經沿用。 如打13張牌的話,胡牌14張。而16張牌的話胡牌17張。以13張牌爲例,胡牌的組合基本為四組以順子或間牌 [72] 再加一對 [73] 。而16張牌基本一樣,為五組以順子或間牌再加一對。不過如無法達到以上要求而玩家報稱胡牌,稱爲「詐糊」。 「和牌」於清代又稱為「 湖牌 」。 李汝珍 《鏡花緣》 (1818) 第七十四回 [37] 裏面打花湖(一種天九牌戲)與十湖(一種類似麻雀的紙牌戲)的情節,就有「湖」了某些牌以及出現「 詐湖 」的情節。「虎、和、湖」三個近音字,從清初開始,已一直在中國牌戲或牌具的名稱中獨立或交替使用,例如看虎、鬭虎、打四虎、六虎、花湖、十湖、遊湖、十五湖、花和、默和、碰和、遊和等等。「和牌」之所以稱為「湖牌」,也許也是音變的緣故,或避免令「和牌」(勝出)與「和局」(流局)混淆。今人說「胡牌」、「食糊」或「詐糊/胡」,可能是「湖」這個術語的本字失傳的結果。 自摸 [ 编辑 ] 「自摸」指和牌所用的那一隻牌是贏家自己摸回來,而非其他玩家打出。見晚清小說《負曝閒談》 (1903-04) [18] 。 叫糊 [ 编辑 ] 听张(中國大陸吳地)/听牌定口(台灣及中國大陸地区)/叫糊(粵港澳) 此術語指玩家只差一隻牌即可勝出。「听牌」出處不詳(南方大部分地區'聽'字發音與'定'字發音相近),「叫糊」則顯然是為了對應「食糊」而來。由于各地规则不同,和牌的种类和方法亦有出入,但一般而言,通過改變分組方法,一副牌可聽的牌張可以多於一隻。以廣東麻將為例,若玩家手上有十三張牌: 那麼以下任何一隻也可和牌: 叫糊牌數在廣東麻將、香港麻雀等多以「扉」字作為量詞,以上例的情況便會被稱為「六扉」。此出處未明,但麻將牌型「 九蓮寶燈 」(可聽的牌有九種,即謂「九扉」)在英語中稱為「 9 Gates to Heaven 」 [74] ,當中的「Gates(門)」可能就是取自「扉」的意思(「扉」字在古時有「扇門」的意思)。 碰 [ 编辑 ] 「碰」出自「碰和牌」,指一副三隻同樣的牌張。例如: 而碰之後還有拿到同樣的第4張,則可以往上加變成「槓」。 中國北方多稱一碰為一「坎」。此字的普通話拼音為 kǎn,有些地方的玩家不辨本字,卻仍取 kǎn 音,例如廣東麻雀中一碰的 粵拼 稱為一 kaan2 [75] ,但粵語中此音無字。 吃 [ 编辑 ] 吃牌(台灣及中國大陆)/上牌(粵港澳) 「上」本是一種與麻雀相似的天九牌遊戲「同棋」的發牌方式。根據楊蔭深《中國遊藝研究》(1946, p.85) [5] 記載,同棋的開局方式與打麻雀相近,各玩家都是先洗牌,然後在自己面前砌起十多幢牌,不過同棋的玩家還會在別處(例如檯中央)放置二十張「垃圾牌」。發牌的時候,先由莊家的對家擲三顆骰。若擲出 6, 10, 14, 18,就由莊家拿垃圾牌,下家拿莊家所砌的牌,對家拿下家牌,上家拿對家牌,各拿二十張。這種取牌方式就稱為「上」,若擲得其他點數,則用另外的開牌方式。 「吃牌」的出處不詳,但楊蔭深在書中論及麻雀一節 (p.99) 也是用此語。由於粵人稱和牌為「食糊」,所以「吃牌」這個詞語最容易引起混淆。吃牌之後形成的順子,粵人稱作一「黐」(粵拼 ci1),而不知此音實乃普通話的「吃」 [75] 吃牌的時候,只可以取上家打出的牌,與自己手中另外兩張牌形成順子。有些地方牌例規定,吃到的牌必須是放置在順子中間,以顯明所取之牌。例如吃 ,就有以下幾種方式: 方法 圖示 1 (以一條、二條吃三條) 2 (以二條、四條吃三條) 3 (以四條、五條吃三條) 翻(番) [ 编辑 ] 抬或臺(臺灣、中國大陸江浙)/翻(番)(其餘地方) 清末麻雀牌結算時,本以「和數」計算,「一和」是基數,n和就是一和的n倍。例如若以一元作一和,那麼一副牌有四和的牌,就計四元。後來除了以普通倍數計算的和數以外,還引入以冪次方計算的「翻數」,即是以某個基數乘上二的某個冪次方來計算。這個冪,就稱為翻(番)。例如「三翻(番)」就是「翻倍三次」,即二的三次方,八倍。此語可見於晚清小說《負曝閒談》 (1903-04) [18] 。 現今多數華人地區的麻雀牌計算籌碼時,都棄和數而只計翻數。 大部分麻將的基數是固定的,但日本麻將的基數則是少數存古的制度,稱為副或符,會隨手牌組成、聽牌方式、胡牌方式改變。例如邊崁獨這種在廣東/台灣麻將算一番/一台的情況,日本麻將僅算2符,對分數影響較小(日本麻將20符起跳,多2符即多10%,但每多一番基本就是加倍)。 而臺灣麻將的臺與國標麻將的翻則是直接相加,沒有基數。 底 [ 编辑 ] 此語早見於《官場現形記》(1903) [15] 及《負曝閒談》 (1903-04) [18] 。清末民初的麻雀玩家約戰的時候,會以一「底」幾多錢來說明預期的最大輸贏總數,例如一百元一底,就是預期勝負最多在一百元上下。可是這個底數其實無大意義,原因是實際決定輸贏的,是各人勝出牌局之翻數,以及總共打幾多圈。即使商定一底一百元,總輸贏超出此數的情況亦常見,不過這個術語仍然沿用至今。 雙辣、三辣 [ 编辑 ] 麻雀引入翻數之後不久,為避免一局牌的賠額過巨,一些地方開始為翻數封頂,例如四翻以後,無論幾多翻皆以四翻計,這個封頂翻數,今稱「滿湖」(或訛作「滿胡/滿糊」),粵地亦稱「爆棚」。 當時江、浙地方稱「滿湖」為「辣子」,此語可見於《後官場現形記》(1907-08)。 [76] 。引人滿湖/辣子制度之後,江浙一帶又衍生出稱為「雙辣」的結算方法 [77] 。 所謂雙辣,即是於滿湖翻數之上再加入一個結算點,而賠額是「辣子」的雙倍。例如四翻滿湖,八翻雙辣,那麼四至七翻均以四翻計,而八翻或以上皆以八翻計。而今一般地方玩法多以四翻作滿湖,但雙辣的結算點則多介乎六至八翻之間。 如今除了雙辣,有些地方還有「三辣」制,即是翻數依然封頂,但比雙辣再多一個結算點,賠額為雙辣的雙倍,或滿湖/辣子的四倍。 規則 [ 编辑 ] 一般需四人,分別坐在正方形桌子桌子的四側。每人的左方稱為「上家」,右方稱為「下家」。一場比賽中分成許多「局」,每局有一人為莊家,依序輪流,每人都當過一次莊家後稱為一「圈」。遊戲開始時每人手中有13張牌(或16張),過程中玩家可以自牌牆中拿一張牌(或在某些情況下拿去玩家丟的牌,包括吃、碰、槓和胡),然後自手中14張牌(或17張)中任意丟掉一張。遊戲目標是將手中的牌湊出特定的14張牌組合(稱為胡牌),並同時避免其他玩家胡牌。 開局 [ 编辑 ] 洗牌:把牌全反扣過來,使牌面朝下。所有的玩家雙手搓動牌,使牌均勻而無序地運動,以打亂牌的分佈,稱為「洗牌」。 碼牌:洗均勻之後,每人拿取36張牌,每兩張牌上下疊在一起為一「墩」,各自作出18墩後,每墩以長邊相併排成牌牆擺在自己面前門前,四人的牌牆左右相接成「四方城」(若只用136張牌而非144張,則每人取34張牌,每邊牌牆只有17墩)。 掷骰: 掷骰者持兩或三顆骰子,从牌桌中央上空10—20厘米高度掷出。 庄家首先掷骰,掷得的点数會用來計算开牌點数,同時也用此數決定第二位掷骰者:以庄家为第一位,按逆时针方向顺序數到該數字,為第二位擲骰者。 第二掷骰者掷的点數和莊家掷骰的点数之總和为开牌点数。开牌前,庄家应及时收回骰子。 註:香港麻雀中僅擲一次,開首局時先擲出點數決定對應之莊家,再由該莊家數自己牌牆中數牌,下同。 开牌:在第二次掷骰者面前的牌墙处,从右向左数到开牌点数的那一墩,由莊家拿取接下來兩墩牌。例如擲到5點,應由牌牆從右到左數起5墩牌,並抓下第6及7墩的牌。超過第18墩時銜接到上家的牌牆,保持由右向左的順時針方向。 依逆時鐘順序輪流,繼續由右向左順時鐘抓牌,直至每个人抓3次共12张牌,此时由庄家先抓上层一张牌,隔一墩再抓上层一张牌,稱為跳牌,其他人依次各抓一张。庄家共有14张牌,其他人各有13张牌。 理牌、審牌、補花:分類整理手中的牌,整齊排列,審視牌勢。如手中有花牌,首先由莊家補花,即是從牌牆的尾端取牌,取牌数与花牌数一致。如补上花牌可继续补,再由南家、西家、北家依次补。 行牌 [ 编辑 ] 由莊家打出第一張牌開始。出牌時,自手中的14張牌中挑選一張,面朝上放至桌子中央。這時如果其他人已有三張或兩張相同的牌,可以「槓」或「碰」,拿走該張牌,並換該玩家出牌。如果沒有槓或碰,則換下家。如果剛才出的牌可以和手中的另兩張牌湊出同花色的連續三個數字,可以「吃」那張牌,否則應自牌牆的最前頭(開牌的地方)順時鐘摸一張牌,然後出牌。 各種玩法 [ 编辑 ] 中華地區麻將 重慶麻將 台灣麻將 / 港式台灣麻將 香港麻雀 廣東麻雀 北京麻將 上海麻將 海寧麻將 成都麻將 天津麻將 太原立四麻将 江南麻將 杭州麻將 福建麻將 福州麻將 ( 馬祖麻雀 ) 南京麻將 南昌麻将 合肥麻將 武漢麻將 長沙麻將 國標麻將 中庸麻將 中華地區以外麻將 马来西亚/新加坡麻雀 日本麻雀 韓國麻將 越南麻將 美國麻將 菲律賓麻將 衍生產品 [ 编辑 ] 玩法除了以上說明之外,還有: 啤牌麻將 象棋麻將 J聲麻雀團 等等 電腦遊戲 [ 编辑 ] 近年有許多麻將的電腦遊戲及電子遊戲出品,讓人可以與電腦對戰或透過網上與人對戰。這類遊戲以日本麻將居多,中文地區則多為網絡麻將遊戲。 流行文化 [ 编辑 ] 影視 [ 编辑 ] 麻雀電影以麻雀為劇情要素,以 香港電影 居多。以下除非特別說明,否則都是香港製作。 (2008) 麻局 Close Encounter Of Mahjong (中國大陸電影) (2007) 嚦咕嚦咕對對碰 House Of Mahjong (2007) 雀聖3自摸三百番 Kung Fu Mahjong 3: The Final Duel (2006) 打雀英雄傳 Bet To Basic (2005) 雀聖2自摸天后 Kung Fu Mahjong 2 (2005) 雀聖 Kung Fu Mahjong (2003) 少年賭聖 Teenage Gambler (2002) 嚦咕嚦咕新年財 Fat Choi Spirit (1996) 麻雀飛龍 Mahjong Dragon (1986) 壞女孩 Why, Why, Tell Me Why? (1984) 麻雀放浪記 Mahjong Horoki (日本電影) (1981) 打雀英雄傳 Mahjong Heroes 只以錄像形式發行的戲劇及電視電影,則以日本製作為主。以下只列出非日本製作。 (2008) 麻將至尊王 (台灣電視電影) 漫畫 [ 编辑 ] 麻雀漫畫亦以日產為主,例如《 鬥牌傳說 》、《勝負師の条件》及《 咲-Saki- 》。詳見日文 麻雀漫畫 條目。 其他 [ 编辑 ] 阿嘉莎·克莉絲蒂 的推理小說《羅傑‧艾克洛命案》( The Murder of Roger Ackroyd , 1926)第十六章「麻雀之夜」(An Evening at Mah Jong)當中,一位名為 Dr Sheppard 的角色於某一局憑「天胡」勝出後,變得多話起來,令情節出現重要發展。 電影《 Charlie Chan's Murder Cruise ( 英语 : Charlie Chan's Murder Cruise ) 》(1940)之中,有一警句謂 'In China, mahjong very simple. in America very complex - like modern life.' 八十年代的美國電視連續劇《 The Greatest American Hero 》在香港播出時,由於主角的超人服上印有一個紅色的「中」字,故 TVB 電視台將劇集取名為《飛天紅中俠》。 由 Raymond Benson ( 英语 : Raymond Benson ) 所著,以香港為背景的 占士邦 小說《 Zero Minus Ten ( 英语 : Zero Minus Ten ) 》(1997)中,有占士邦打麻雀的情節。 電影《 孽慾殺人夜 》(Manhunter,1986)與《 沉默的赤龍 》(Red Dragon,2002)中,均有樹上刻著「中」字的情節,導演以此表達Red Dragon(赤龍)的意像,不過Red Dragon只是西方對麻雀牌的「紅中」的稱呼,並非「中」字的本義。 趣聞軼事 [ 编辑 ] 根據《清稗類鈔》(1916年) [3] 記述,民初有些賭客窮奢極侈,麻雀一底注額可達 白銀 五萬 两 。另外,據《十葉野聞》(1917年) [2] 記載,奕劻曾任軍機大臣,其子 載振 ,曾設賭局,麻雀一底,白銀三千两,吸引攀附權貴之類。而載振並不露面,只暗中派人記下賭客性格,若輸掉三底仍屢敗屢戰,就記「上等」。賭坊大多招呼週到,倘若賭客裹足不前,就會設法威迫,務求賭客輸盡錢財。此舉既可觀人,也可斂財。 梁启超 有句名言,“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麻将);只有打麻将可以忘记读书。” [78] 胡適 在1930年專門撰文,將麻將與鴉片、八股、小腳並列為中國四害,“全国每日只有一百万桌麻将,每桌只打八圈,就得费四百万点钟,就是损失十六万七千日的光阴。” [79] 。無奈,胡適夫人 江冬秀 是麻将迷,视牌如命,搬到美国後,江冬秀还常常和其他太太一起打麻将。每当麻将局三缺一时,江冬秀总是要拉胡适上麻将桌。 德國學者Fritz Fleiner於1928年率先提出現代法學中的「 比例原則 」時,有名言謂:「警察打麻雀不能開大炮」(Die Polizei soll nicht mit Kanonen auf Spatzen schießen) [80] ,巧合地將麻雀與「開大炮」(出冲/放炮)结合。 Unicode [ 编辑 ] Unicode 編碼中,麻牌的字符位在1F000~1F02B的範圍內。 現在支持這些字符的字體有“ GNU FreeFont ” [81] 、“ Noto Sans Symbols ”、 Symbola 、“Segoe UI Historic”( Windows 10 自带字体)等。 麻將牌 [1] [2] Official Unicode Consortium code chart (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1F00x 🀀 🀁 🀂 🀃 🀄 🀅 🀆 🀇 🀈 🀉 🀊 🀋 🀌 🀍 🀎 🀏 U+1F01x 🀐 🀑 🀒 🀓 🀔 🀕 🀖 🀗 🀘 🀙 🀚 🀛 🀜 🀝 🀞 🀟 U+1F02x 🀠 🀡 🀢 🀣 🀤 🀥 🀦 🀧 🀨 🀩 🀪 🀫 Notes 1. ^ As of Unicode version 8.0 2. ^ Grey areas indicate non-assigned code points 附註 [ 编辑 ] ^ 如何界定遊戲所屬類別,甚至何謂「遊戲」,並無公論。一般而言,遊戲規則乃比戲具更基本的界定元素。例如今時今日有所謂「象棋麻雀」,儘管所用戲具為象棋,但實為麻雀玩法,因此並非從象棋遊戲演化出來。馬弔與麻雀的關係亦然,後者繼承了前者的牌張,但遊戲本身並非從前者而來。 參考文獻 [ 编辑 ] ^ 1.0 1.1 1.2 沈一凡著,繪圖麻雀牌譜。時務書館,1914年(上海遊藝社1924年重印)。 ^ 2.0 2.1 2.2 許指嚴《十葉野聞》(1917) 第七章 .清末雀戲三則。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徐珂《清稗類鈔. 賭博類 》(1916)。 ^ 4.0 4.1 4.2 4.3 杜亞泉著,博史。上海:開明書店,1933年。 ^ 5.0 5.1 5.2 5.3 5.4 5.5 楊蔭深著,中國遊藝研究。世界書局,1946 年。 ^ Joseph Babcock, Rules of Mah-Jongg (hardcover title: Mah-Jongg, The Fascinating Chinese Game ), Mah-Jongg Sales Company of America, San Francisco and Shanghai, 1920. ^ 7.0 7.1 7.2 7.3 7.4 Stewart Culin (1895a), Korean Games with Notes on the Corresponding Games of China and Japan ,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Philadelphia. ^ (清)金學詩《牧豬閒話.馬弔牌》:「四人入座,每人各分八頁。法亦以大擊小」。 ^ 麻将申報國家文化遺產未果 可能被日本搶先 ,中國評論新聞,2008-11-21。 ^ Carlisle, Rodney P. Encyclopedia of Play in Today's Society. SAGE . 2009: 133. ISBN 978-1-4129-6670-2 . ^ 麻将 . infospace. [2009年10月25日] . ^ 12.0 12.1 12.2 (清)汪師韓《談書錄》:「紙牌之戲,前人以為起自唐之葉子格、宋之鶴格、小葉子格,然葉格戲似兼用骰子,蓋與今之馬吊遊湖異矣。世人多謂馬吊之後,變為遊湖,亦非也。二者一時並有,特馬吊先得名耳。馬吊本名馬掉腳,約言之曰馬掉,後又改掉為弔。(謂馬四足失一,則不可行。明時或訛腳為角。)遊湖廣三十葉為六十葉,其名自康熙間始有。然前人用三十葉,其曰看虎(一名鬪虎),曰扯三章,曰扯五章者,即遊湖也。(杭之西湖、蘇之虎邱、揚之紅橋,其船皆曰湖船,客皆曰遊湖。馬掉取乘馬之義,遊湖取乘舟之義耳。)其見於書而可摘錄者,若唐蘇鶚《同昌公主傳》,……(下略)」 ^ 13.0 13.1 瞿兌之著,杶廬所聞錄。上海:申報月刊社,1935年。 ^ 14.0 14.1 韓邦慶 《 海上花列傳 》(1894) 第十三回 。 ^ 15.0 15.1 李寶嘉 《官場現形記》(1903) 第二十九回 、 第四十二回 。 ^ 曾樸 《孽海花》(1905) 第一回 。 ^ 吳趼人 《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1906-1910) 第八十三回 。 ^ 18.0 18.1 18.2 18.3 18.4 蘧園(歐陽鉅源)《負曝閒談》(1903-04) 第二十九回 。 ^ 黃世仲 《廿載繁華夢》(1905) 第十四回 。 ^ 包天笑 (1876—1973)《秋星閣筆記》(1909):「端太息曰:『誠如君言,此花骨頭亦唐喪餘不少,向者餘亦嗜此,一行作吏,茲事廢矣。惟近日盛行麻雀牌,聞士大夫皆嗜之如性命,君亦能之乎?』某君曰:『中書向於各種賭經,均未入其藩籬,殊為門外漢也。』端曰:『我猶彷彿憶之,麻雀牌中,他牌均四,惟白板則五。』某君急辯曰:『大帥誤矣,白板亦四也。』端熟視某中書半晌。笑曰:『咦,足不亦個中人也,能正我之誤,大佳。』又周視在座諸僚曰:『君輩皆亦深知白板之數非五也。』語已大笑,端茶送客矣。」 ^ 夢花主人 《九尾狐》(1908-10) 第二十五回 。 ^ 22.0 22.1 22.2 張春帆 《九尾龜》(1910) 第九十九回 。 ^ 吳趼人 《近世社會齷齪史》(1910) 第三回 。 ^ 沈一帆著,麻雀大觀,1919年。 ^ 黃世仲 《宦海升沉錄》(1909) 第十三回 。 ^ 誕叟(錢鍚寶)《檮杌萃編》(1916) 第十五回 。 ^ 魯迅 著, 高老夫子 (1924-25),收錄於結集《 彷徨 》內。北新書局,1926年。 ^ 魯迅 《 補白 》(1925)。 ^ 魯迅 《 偶感 》(1934)。 ^ 30.0 30.1 馬敘倫《石屋續瀋》 第二卷 。 ^ (明) 陸容 《菽園雜記》第十四卷:「鬥葉子之戲,吾昆城上自士夫,下至僮堅皆能這。予游昆癢八年,獨不解此。人以拙嗤之。近得閱其形制,一錢至九錢各一葉,一百至九百各一葉,自萬貫以上皆圖人形,萬萬貫呼保義宋江,千萬貫行者武松,百萬貫阮小五,九十萬貫活閻羅阮小七,八十萬貫混江龍李進,七十萬貫病尉遲孫立,六十萬貫鐵鞭呼延綽,五十萬貫花和尚魯智深,四十萬貫賽關索王雄,三十萬貫青面獸楊志,二十萬貫一丈青張橫,九萬貫插翅虎雷橫,八萬貫急先鋒索超,七萬貫霹靂火秦明,六萬貫混江龍李海,五萬貫黑旋風李逵,四萬貫小旋風柴進,三萬貫大刀關勝,二萬貫小李廣花榮,一萬貫浪子燕青。或謂賭博以勝人為強,故葉子所圖,皆才力絕倫之人,非也。蓋宋江等皆大盜,詳見《宣和遺事》及《癸辛雜識》。作此者,蓋以賭博如群盜劫奪之行,故以此警世。而人為利所迷,自不悟耳。記此,庶吾後之人知所以自重云。」 ^ 32.0 32.1 王士禎《分甘餘話》(1709) 卷一·馬弔牌 。 ^ (清)金學詩著,《牧豬閒話》。 ^ (清)李式玉著,《四十張紙牌說》。 ^ 《 大清律例·刑律·雜犯 》第378條第2款:「凡以馬弔、混江賭博財物者,俱照此例治罪」。 ^ 36.0 36.1 李斗《揚州畫舫錄》(1795) 卷十一 。 ^ 37.0 37.1 37.2 李汝珍《鏡花緣》(1819)第 六十九 、 七十三 、 七十四 、 七十五 、 七十七 回 ^ 邗上蒙人《風月夢》(1883) 第十三回 、 第十六回 。 ^ 39.0 39.1 竹秋氏《繪芳錄》(1894) 第二十回 。 ^ 連雅堂 《雅堂先生集外集·麻雀考原》:「花將牌,由碰和牌蛻變而來,碰和牌每具二十一色,與宣和骨牌同,惟每色五張,每具一百零五張,張數較宣和骨牌為多,此牌在光緒初年已不流行,花將牌牌色、張數、與碰和牌同,惟每色中有二張增繪花枝稱為花牌。以天、地、人和四色為將牌,故稱花將牌,亦稱花和牌。」 ^ 連雅堂《雅堂先生集外集·麻雀考原》:「其更蛻變為馬將牌也,則受花將牌之影響,默和牌每色可增為四張,既與馬將牌相類,么頭三色,卽馬將牌之中發白,為馬弔牌中紅千萬勝空湯之變相,惟默和牌中無東西南北四色,此四色乃花將牌中天地人和四將之變相也。其稱為馬將者,蓋取馬吊牌之馬與花將牌之將相合而成。」 ^ 42.0 42.1 W.A. Chatto (1848), Facts and Speculations on the Origin and History of Playing Cards , John Russell Smith, London. ^ 43.0 43.1 W.H. Wilkinson, Chinese Origin of Playing Cards 互联网档案馆 的 存檔 ,存档日期2016-03-02. , The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Volume VIII, January 1895, pp. 61-78. ^ 44.0 44.1 44.2 44.3 Stewart Culin, The Game of Ma-Jong 互联网档案馆 的 存檔 ,存档日期2011-05-16., Brooklyn Museum Quarterly, Volume XI, October 1924, pp.153-168. ^ 胡適日記,第五冊(1928-29)。台灣:聯經出版,2004 年。 ^ 連雅堂 《雅堂先生集外集·麻雀考原》:「現時流行之馬將牌,分万子、索子、洞子三類。万子自一万至九万凡九色,索子、洞子亦然,三類共二十七色,又加中、發、白三色,東、南、西、北四色,合為三十四色,每色各四張,每具共一百三十六張。有更加春、夏、秋、冬、梅、蘭、竹、菊等花牌,四張或八張者,謂之花馬;將不加花牌,或幷除去,中、發、白三色者,謂之清馬。」 ^ The Seventh Annual Report of the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 p.23, 1875. ^ 48.0 48.1 Stewart Culin (1895b), Chinese Games with Dice and Dominoes , Annual Report of the U.S. National Museum,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pp. 491-537. ^ Mah-Jongg: A Memorandum by Sir William H. Wilkinson (unpublished manuscript), The Continental Mah-Jongg Sales Co., Amsterdam, 1925. ^ 麻雀博物館 。 ^ 人文天下,2010年4月12日 ^ 浙省發明革命麻雀牌, 大漢公報 (溫哥華),1934年7月26日。 ^ 53.0 53.1 郭雙林、蕭梅花著,中國賭博史。台灣:文津出版社,1996年。 ^ 夢花主人 《九尾狐》(1908-10) 第二回 。 ^ Chainsaw Riot,七色部落:東莞牌,明報(香港),2009年12月20日。(另載於 作者網誌 。) ^ John Benjamin Powell (1888-1947), Mah Chang: The Game and Its History , The China Weekly Review (上海密勒氏評論報) [Shanghai], June 30, 1923. ^ Mahjong's Invention , The Fulton Patriot [New York], February 25, 1940. ^ Origin of Mah Jongg , The Straits Times [Singapore], 24 December 1924, Page 3. ^ 59.0 59.1 談賭博掌故 ,快報(多倫多),1974年3月21日。 ^ 金學詩《牧豬閒話》:「古有打馬格局、打馬圖式,今皆不傳。以文翔鳳朝京打馬格(見《說郛》)證之,知打馬非馬弔牌也。」 ^ Jelte Rep, The Great Mahjong Book: History, Lore, and Play , Tuttle Publishing, USA, 2007. ^ Rodney P. Carlisle, Encyclopedia of Play in Today's Society , vol. 1, Sage Publications, USA, 2009. ^ Harr, L. L., Pung Chow, The Game of a Hundred Intelligences , New York, 1923. ^ 仲富兰著,图说中国百年社会生活变迁 (1840-1949)/文体.教育.卫生:1840-1949。学林出版社,2001。 ^ 陈海萍著。推不倒的长城:中国「麻将热」面面观及其思考。长江文艺出版社,1993。 ^ 戈春源。中国近代赌博史。福建人民出版社,2005。 ^ 67.0 67.1 Ancient Chinese Games , episode 6: Mahjong ( 中國中央電視台 英語電視節目)。普通話節目《兩千年來的那些遊戲》「 第7集:博戲 」有相近內容。 ^ Tom Sloper, Shanghai and Ningbo , accessed on 2010-12-31. ^ 麻將源自寧波 鼻祖陳魚門,人民網( 中國經濟網 轉載),2007年6月7日。 ^ 見《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拍麻雀 」詞條。 ^ 《蜃樓志》(1804) 第二回 。 ^ 即碰。 ^ 台灣和大陸稱爲將,粵港澳稱爲眼。 ^ 歐洲麻將協會 . Riichi Rules for Japanese Mahjong (PDF) . [ 2011-11-06 ] . ^ 75.0 75.1 林叢,麻雀實戰問答 ,香港:萬里書店,2004。 ^ 許優民《後官場現形記》(1907-08),第六回。 ^ 王素心,賭國春秋,台灣:昌言出版社,1972,p.200 ^ 梁启超 :《书法指导》 ^ 胡适:《漫游的感想·麻将》。 ^ Fritz Fleiner, Institutionen Des Deutschen Verwaltungsrecht , 8. Aufl., Tübingen, 1928. ^ GNU FreeFont Unicode character range samples . 外部連結 [ 编辑 ] 维基共享资源 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麻将 维基文库 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国麻将竞赛规则 中国主题 游戏主题 世界麻將網首页 ——世界麻将组织官方网站 中文 英文 日文 (简体中文) 中國麻將網 ——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官方网站 (繁体中文) 中華麻將競技協會 ——台灣第一家合法設立之麻將競技協會 (简体中文) 中華麻將競技協會 ——台灣第一家合法設立之麻將競技協會 傳統麻雀遊戲玩法 4399《台灣 16 張麻將》線上遊戲 4399《麻雀連連看Ⅱ》線上遊戲 规范控制 LCCN : sh85079817 GND : 4133472-3 BNF : cb12008217n ( 数据 ) NDL : 00567545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麻将&oldid=47687270 ” 分类 : 麻將 赌博 隐藏分类: 调用重复模板参数的页面 Webarchive模板wayback链接 使用Unicode扩展汉字的条目 含有明確引用中文的條目 含有日語的條目 含有朝鮮語的條目 含有非中文內容的條目 含有越南語的條目 含有英語的條目 自2011年1月需要校對的頁面 自2011年1月需要专业人士关注的页面 自2011年1月中立性有争议的作品 含有多个问题的条目 包含规范控制信息的维基百科条目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Azərbaycanca Български বাংলা བོད་ཡིག Català Mìng-dĕ̤ng-ngṳ̄ Čeština Dansk Deutsch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فارسی Suomi Français 贛語 客家語/Hak-kâ-ngî עברית हिन्दी Hrvatski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Italiano 日本語 La .lojban. Basa Jawa 한국어 Bahasa Melayu Nederlands Norsk Polski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Саха тыла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Slovenščina Seeltersk Svenska Ślůnski ไทย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Tiếng Việt 吴语 Vahcuengh 文言 Bân-lâm-gú 粵語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8年1月6日 (星期六) 06:33。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9%98%B6%E9%80%BB%E8%BE%91
  一阶逻辑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一阶逻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一阶逻辑 是使用於 数学 、 哲学 、 语言学 及 電腦科學 中的一种 形式系统 。 過去一百多年,一階邏輯出現過許多種名稱,包括: 一阶斷言演算 、 低階斷言演算 、 量化理論 或 斷言逻辑 (一個較不精確的用詞)。一階邏輯和 命題邏輯 的不同之處在於,一階邏輯有使用 量化變數 。一個一階邏輯,若具有由一系列量化變數、一個以上有意義的 斷言 字母及包含了有意義的斷言字母的純 公理 所組成的特定 論域 ,即是一個 一階理論 。 一階邏輯和其他 高階邏輯 不同之處在於,高階邏輯的斷言可以有斷言或函數當做 引數 ,且允許斷言量詞或函數量詞的(同時或不同時)存在 [1] 。在一階邏輯中,斷言通常和集合相關連。在有意義的高階邏輯中,斷言則會被解釋為集合的集合。 存在許多對一階邏輯是 可靠 (所有可證的敘述皆為真)且 ... 阶逻辑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阶逻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阶逻辑 是使用於 数学 、 哲学 、 语言学 及 電腦科學 中的种 形式系统 。 過去百多年,階邏輯出現過許多種名稱,包括: 阶斷言演算 、 低階斷言演算 、 量化理論 或 斷言逻辑 (個較不精確的用詞)。階邏輯和 命題邏輯 的不同之處在於,階邏輯有使用 量化變數 。階邏輯,若具有由系列量化變數、個以上有意義的 斷言 字母及包含了有意義的斷言字母的純 公理 所組成的特定 論域 ,即是階理論 。 階邏輯和其他 高階邏輯 不同之處在於,高階邏輯的斷言可以有斷言或函數當做 引數 ,且允許斷言量詞或函數量詞的(同時或不同時)存在 [1] 。在階邏輯中,斷言通常和集合相關連。在有意義的高階邏輯中,斷言則會被解釋為集合的集合。 存在許多對階邏輯是 可靠 (所有可證的敘述皆為真)且 完備 (所有為真的敘述皆可證)的 演繹系統 。雖然階邏輯的 邏輯歸結 只是 半可判定性 的,但還是有許多用於階邏輯上的 自動定理證明 。階邏輯也符合些使其能通過 證明論 CACHE

一阶逻辑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一阶逻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一阶逻辑 是使用於 数学 、 哲学 、 语言学 及 電腦科學 中的一种 形式系统 。 過去一百多年,一階邏輯出現過許多種名稱,包括: 一阶斷言演算 、 低階斷言演算 、 量化理論 或 斷言逻辑 (一個較不精確的用詞)。一階邏輯和 命題邏輯 的不同之處在於,一階邏輯有使用 量化變數 。一個一階邏輯,若具有由一系列量化變數、一個以上有意義的 斷言 字母及包含了有意義的斷言字母的純 公理 所組成的特定 論域 ,即是一個 一階理論 。 一階邏輯和其他 高階邏輯 不同之處在於,高階邏輯的斷言可以有斷言或函數當做 引數 ,且允許斷言量詞或函數量詞的(同時或不同時)存在 [1] 。在一階邏輯中,斷言通常和集合相關連。在有意義的高階邏輯中,斷言則會被解釋為集合的集合。 存在許多對一階邏輯是 可靠 (所有可證的敘述皆為真)且 完備 (所有為真的敘述皆可證)的 演繹系統 。雖然一階邏輯的 邏輯歸結 只是 半可判定性 的,但還是有許多用於一階邏輯上的 自動定理證明 。一階邏輯也符合一些使其能通過 證明論 分析的 元邏輯 定理,如 勒文海姆–斯科倫定理 及 緊緻性定理 。 一階邏輯是 數學基礎 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因為它是 公理系統 的標準形式邏輯。許多常見的公理系統,如一階 皮亞諾公理 和包含 策梅洛-弗蘭克爾集合論 的 公理化集合論 等,都可以形式化成一階理論。然而,一階定理並沒有能力去完整描述及 範疇性地 建構如 自然數 或 實數 之類無限的概念。這些結構的公理系統可以由如 二階邏輯 之類更強的邏輯來取得。 目录 1 簡介 2 語法 2.1 詞彙表 2.1.1 邏輯符號 2.1.2 非邏輯符號 2.2 形成規則 2.2.1 項 2.2.2 公式 2.2.3 標示慣例 2.3 自由變數和約束變數 2.4 例子 3 語義 3.1 一階結構 3.2 真值的賦值 3.3 有效性、可滿足性及邏輯結論 3.4 代數化 3.5 一階理論、模型及基本類 3.6 空論域 4 代换 5 推理规则 6 公理 6.1 量词公理 6.2 等式和它的公理 7 斷言演算 7.1 可证明的恒等式 7.2 可能增加的推理规则 8 一阶逻辑的元逻辑定理 9 转换自然语言到一阶逻辑 10 一阶逻辑的限制 10.1 难于表达if-then-else 10.2 类型(种类) 10.3 难于刻画有限性或可数性 10.4 图可及性不能表达 11 参考文献 11.1 引用 11.2 书目 12 外部链接 13 参见 簡介 [ 编辑 ] 不像 命題邏輯 只處理簡單的陳述命題,一階邏輯還額外包含了斷言和 量化 。 斷言像是一個會傳回真或偽的函數。考慮下列句子:「蘇格拉底是哲學家」、「柏拉圖是哲學家」。在命題邏輯裡,上述兩句被視為兩個不相關的命題,簡單標記為 p 及 q 。然而,在一階邏輯裡,上述兩句可以使用斷言以更相似的方法來表示。其斷言為Phil( a ),表示 a 是哲學家。因此,若 a 代表蘇格拉底,則Phil( a )為第一個命題- p ;若 a 代表柏拉圖,則Phil( a )為第二個命題- q 。一階邏輯的一個關鍵要點在此可見:字串「Phil」為一個語法實體,以當 a 為哲學家時陳述Phil( a )為真來賦與其語義。一個語義的賦與稱為 解釋 。 一階邏輯允許以使用變數的方法推論被許多元件共享的性質。例如,令Phil( a )表示 a 為哲學家,且令Schol( a )表示 a 為學者。則公式 Phil ( a ) → Schol ( a ) {\displaystyle {\text{Phil}}(a)\to {\text{Schol}}(a)\,} 表示若 a 為哲學家,則 a 為學者。符號 → {\displaystyle \to } 被用來標記一個 條件 敘述。箭號的左邊為假設,右邊則為結論。此一公式的真值取決於標記成 a 的元件,及「Phil」和「Schol」的解釋之上。 「對於每個 a ,若 a 為哲學家,則 a 為學者」之類形式的斷言,需要同時使用變數及 量化 。再次,令Phil( a )表示 a 為哲學家,且令Schol( a )表示 a 為一學者,則一階敘述 ∀ a ( Phil ( a ) → Schol ( a ) ) {\displaystyle \forall a({\text{Phil}}(a)\to {\text{Schol}}(a))} 表示不論 a 代表什麼,若 a 為哲學家,則 a 為學者。此處的 ∀ {\displaystyle \forall } ( 全稱量化 )代表宣稱對「所有」 a 的選擇,括弧內的敘述皆為真的想法。 為了表明,聲稱“如果是一個哲學家然後是一個學者”是假的,一會顯示有一些人是不是一個學者的哲學家。這與存在量詞可以表示反訴 : 若想證明「若 a 為哲學家,則 a 為學者」此一宣稱是錯的,有些人會證明存在有些不是學者的哲學家。此一反論可以用 存在量化 ∃ {\displaystyle \exists } 來表示: ∃ a ( Phil ( a ) ∧ ¬ Schol ( a ) ) . {\displaystyle \exists a({\text{Phil}}(a)\land \lnot {\text{Schol}}(a)).} 其中, ¬ {\displaystyle \lnot } 是否定算符: ¬ Schol ( a ) {\displaystyle \lnot {\text{Schol}}(a)} 為真若且唯若 Schol ( a ) {\displaystyle {\text{Schol}}(a)\,} 為假;換句話說,若且唯若 a 不是學者。 ∧ {\displaystyle \land } 是合取算符: Phil ( a ) ∧ ¬ Schol ( a ) {\displaystyle {\text{Phil}}(a)\land \lnot {\text{Schol}}(a)} 表示 a 是哲學家且不是學者。 斷言Phil( a )和Schol( a )都各只有一個參數。但一階邏輯其實也可以表示具有一個以上參數的斷言。例如,「存在一些人可以在任何時間被愚弄」可表示成 ∃ x ( Person ( x ) ∧ ∀ y ( Time ( y ) → Canfool ( x , y ) ) ) . {\displaystyle \exists x({\mbox{Person}}(x)\land \forall y({\mbox{Time}}(y)\rightarrow {\mbox{Canfool}}(x,y))).} 這裡,Person( x )解釋為 x 是人,Time( y )為 y 是某段時間,且Canfool( x , y )則為(人) x 可在(時) y 被愚弄。清楚地說,上述敘述表示至少存在一個人可以在任何時間被愚弄,這比「在任何時間,至少存在一個人可以被愚弄」的敘述要強。後者並不意味著,被愚弄的人在任何時間時上總是要是同一位。 量化的 範圍 是由可以用來滿足量化的物件所組成的集合(在本節中的一些非正式的例子裡,量化的範圍並沒有被指定)。除了指定Person和Time等斷言符號的意義,解釋也必須指定一個非空集合,稱為 論域 ,做為量化的範圍。因此, ∃ a Phil ( a ) {\displaystyle \exists a{\text{Phil}}(a)} 之類形式的敘述在一特定解釋下稱之為真,若在可用來賦予斷言中符號Phil意義的解釋所指定的論域裡存在著物件。 語法 [ 编辑 ] 一階邏輯可分成兩個主要的部份: 語法 決定哪些符號的組合是一階邏輯內的合法表示式,而 語義 則決定這些表示式之前的意思。 詞彙表 [ 编辑 ] 和英語之類的自然語言不同,一階邏輯的語言是完全形式的,因為可以機械式地判斷一個給定的表示式是否合法。存在兩種合法的表示式:「項」(直觀上代表物件)和「公式」(直觀上代表可真或偽的斷言)。一階邏輯的項與公式是一串 符號 ,這些符號一起形成了這個語言的 詞彙表 。如同所有的 形式語言 一般,符號本身的性質不在形式邏輯討論的範圍之內;它們通常只被當成字母及標點符號。 一般會將詞彙表中的符號分成「邏輯符號」(總有相同的意思)及「非邏輯符號」(意思依解釋不同而變動)。例如,邏輯符號 ∧ {\displaystyle \land } 總是解釋成「且」,而絕不會解釋成「或」。另一方面,一個非邏輯斷言符號,如Phil( x ),可以解釋成「 x 是哲學家」、「 x 的個名為Philip 的人」或任何其他的1元斷言,單看其解釋為何。 邏輯符號 [ 编辑 ] 詞彙表中存在若干個邏輯符號,雖然會因作者而異,但通常包括: 量化符號 ∀ {\displaystyle \forall } 及 ∃ {\displaystyle \exists } 邏輯聯結詞 : 且 ∧ {\displaystyle \land } 、 或 ∨ {\displaystyle \lor } 、 條件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 雙條件 ↔ {\displaystyle \leftrightarrow } 及 否定 ¬ {\displaystyle \lnot } 。偶爾還會包括一些其他的邏輯聯結詞。某些作家會使用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或C pq 來表示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用 ⇔ {\displaystyle \Leftrightarrow } 或E pq 來表示 ↔ {\displaystyle \leftrightarrow } ,特別是文中 → {\displaystyle \to } 被拿去做其他用途之時。更多地,也有用 ⊃ {\displaystyle \supset } 來表示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用 ≡ {\displaystyle \equiv } 來表示 ↔ {\displaystyle \leftrightarrow } ,用(~)、N p 或F pq 來表示 ¬ {\displaystyle \lnot } ,用 || 或A pq 來表示 ∨ {\displaystyle \lor } ,以及用&或K pq 來表示 ∧ {\displaystyle \land } ,尤其是這些符號因技術上的原因無法輸入時。 括號、方括號及其他標點符號。此類符號的選擇依文章不同而有所不同。 無限集的 變數 ,通常標記為英文字母末端的小寫字母 x 、 y 、 z 、…,也常會使用下標來區別不同的變數: x 0 、 x 1 、 x 2 、…。 一個等式符號= 。詳見下面的「等式」一節。 需注意,並不是所有的符號都需要,只要有量化符號的其中一個、否定及且、變數、括號及等式就足夠了。還存在許多定義了額外邏輯符號的變體: 有時也會包括真值常數,用T、V pq 或 ⊤ {\displaystyle \top } 來表示「真」,並用F、O pq 或 ⊥ {\displaystyle \bot } 來表示「假」。若沒有此類零參數的邏輯算符,這兩個常數就只能用量化來表示。 有時也會包括額外的邏輯聯結詞,如 謝費爾豎線 、NAND及 異或 。 非邏輯符號 [ 编辑 ] 非邏輯符號 用來表示論域上的斷言(關係)、函數及常數。以前標準上會對所有不同的用途使用相同的無限集的非邏輯符號,而最近則會根據應用的不同而使用不同的非邏輯符號。因此變得需要列舉出使用於一特定應用中的所有非邏輯符號。其選擇是經由 標識 來形成的。 傳統的做法是對所有的應用都只有單一個無限集的非邏輯符號。因此,根據傳統的做法只會存在一種一階邏輯的語言。這種做法現在依然很常見,尤其是在哲學方面的書籍。 對每個整數 n ≥ 0,皆存在一組 n 元 斷言符號 。因為這些斷言符號表示 n 個元素間的 關係 ,因此也稱為 關係符號 。對每個參數量 n ,皆能有無限多個斷言符號:#: P n 0 , P n 1 , P n 2 , P n 3 ,… 對每個整數 n ≥ 0,皆存在無限多個 n 元 函數符號 : f n 0 , f n 1 , f n 2 , f n 3 ,… 在當代的數理邏輯裡,標識會因應用的不同而不同。數學裡的典型標識,在 群 裡為{1, ×},或只為{×};在 有序體 裡為{0, 1, +, ×, <}。並沒有限制非邏輯符號的數量,標識可以是 空 的、有限、無限,甚至是 不可數 的。例如,在 勒文海姆–斯科倫定理 的證明之中即會出現不可數的標識。 根據最近的做法,每個非邏輯符號皆為下列兩種類型的其中一種。 具有0個或0個以上參數的 斷言符號 (或 關係符號 )。通常標記為大寫字母 P 、 Q 、 R 、…。 0參數的關係可以視同為 命題變數 。例如可以代表任何敘述的 P 。 令 P ( x )為具有1個參數的斷言變數,其中一個可能的解釋為「 x 是個人」。 令 Q ( x , y )為具有2個參數的由詞變數,其中一些可能的解釋有「 x 大於 y 」或「 x 是 y 的父親」。 具有0個或0個以上參數的 函數符號 。標常標記為小寫字母 f 、 g 、 h 、…。 舉例來說, f ( x )可以解釋成「 x 的父親」;在 算術 裡,可代表「-x」;在 集合論 裡,可代表「 x 的 冪集 」。 g ( x , y )在算術裡可代表「 x + y 」;在集合論裡,可代表「 x 和 y 的聯集」。 0參數的函數符號也稱為 常數符號 ,常標記成英文字母前端的字母 a 、 b 、 c 、…。 a 可代表「蘇格拉底」;在算術裡,可代表0;在集合論裡,可代表空集。 形成規則 [ 编辑 ] 形成規則 定義一階邏輯的項及公式。因為項及公式被表示為一串符號,這些規則可被用來寫成項及公式的 形式文法 。這些規則通常是 上下文無關 的(規則的每個結果在其左側都會有單一個符號),除非允許有無限多符號,且有許多開始符號,如 項 中的變數。 項 [ 编辑 ] 項 可依如下規則遞歸地定義: 變數 。每個變數皆是項。 函數 。每個具有 n 個參數的表示式 f ( t 1 ,..., t n ,其中每個參數 t i 是項,且 f 是具有 n 個參數的函數符號)是項。另外,常數符號是0參數的函數符號,因此也是項。 只有可經由有限次地應用上述規則來得到的表示式才是項。舉例來說,不存在包含斷言符號的項。 公式 [ 编辑 ] 公式 (或稱合式公式)可依如下規則遞歸地定義: 斷言符號 。若 P 是一個 n 元斷言符號,且 t 1 , ..., t n 是項,則 P ( t 1 ,..., t n )是公式。 等式 。若等式符號算是邏輯的一部份,且 t 1 及 t 2 是項,則 t 1 = t 2 是公式。 否定 。若φ是公式,則 ¬ {\displaystyle \neg } φ是公式。 二元聯結詞 。若φ及ψ是公式,則(φ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ψ)是公式。其他的二元邏輯聯結詞也可相似的規則。 量化 。若φ是公式,且 x 是變數,則 ∀ x φ {\displaystyle \forall x\varphi } 及 ∃ x φ {\displaystyle \exists x\varphi } 都是公式。 只有可經由有限次地應用上述規則來得到的表示式才是公式。由頭兩個規則得到的公式稱為 原子公式 。 舉例來說, ∀ x ∀ y ( P ( f ( x ) ) → ¬ ( P ( x ) → Q ( f ( y ) , x , z ) ) ) {\displaystyle \forall x\forall y(P(f(x))\rightarrow \neg (P(x)\rightarrow Q(f(y),x,z)))} 是公式,若 f 是1元函數符號, P 是1元斷言符號,且 Q 是3元斷言符號。另一方面, ∀ x x → {\displaystyle \forall x\,x\rightarrow } 則不是公式,雖然這也是由詞彙表中的符號組成的字串。 定義中的括號,其用途是為了確保任何公式都只能依遞歸定義以單一種方法得到(換句話說,每一個公式都只存在唯一的 剖析樹 )。這個性質被稱為公式的 唯一可讀性 。對於括號要用在公式中的哪裡存在有許多的慣例。例如,有些作者會使用冒號或句號來代替括號,或變更括號插入的地方。但每個作家個人的定義都必須證明會滿足唯一可讀性。 定義公式的規則無法定義「若-則-否則」函數ite(c,a,b),其中的 c 是個以公式表示的條件,當c為真時傳回a,為假時傳回b。這是因為斷言和函數都只能接受項當做其參數,但上述函數的第一個參數為公式。某些建構在一階邏輯上的語言,如SMT-LIB 2.0,會增加此一定義。 [2] 標示慣例 [ 编辑 ] 為了方便起見,會約定邏輯算符的優先性,來減少括號使用的情況。這些規則和算術中的 運算順序 很像,一個常見的慣例為: ¬ {\displaystyle \lnot } 最先賦值; 下一個為 ∧ {\displaystyle \land } 及 ∨ {\displaystyle \lor } 先賦值; 再下一個為量化先賦值; → {\displaystyle \to } 則最後賦值。 此外,定義中不需要的額外標點符號也許會插入公式中,使公式更容易閱讀。因此,公式 ( ¬ ∀ x P ( x ) → ∃ x ¬ P ( x ) ) {\displaystyle (\lnot \forall xP(x)\to \exists x\lnot P(x))} 可寫成 ( ¬ [ ∀ x P ( x ) ] ) → ∃ x [ ¬ P ( x ) ] . {\displaystyle (\lnot [\forall xP(x)])\to \exists x[\lnot P(x)].} 在某些領域裡,常見使用中綴表示法來代表二元關係及函數,而非上面定義的前綴表示法。例如,在算術中,一般會寫成「2+2=4」,而非「=(+(2,2),4)」。一般會將以中綴表示法表示的公式當做是以前綴表示法表示的對應公式的縮寫。 上面定義中的二元聯結詞,如 → {\displaystyle \to } ,是使用中綴表示法。一個較少見的慣例為 波蘭表示法 ,它將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 ∧ {\displaystyle \wedge } 等放在參數的前面而非之間。這個表示法允許捨棄所有的標點符號。波蘭表示法是簡潔且優雅的,但因為對人類很難閱讀,所以實務上不常使用。使用波蘭表示法,公式 ∀ x ∀ y ( P ( f ( x ) ) → ¬ ( P ( x ) → Q ( f ( y ) , x , z ) ) ) {\displaystyle \forall x\forall y(P(f(x))\rightarrow \neg (P(x)\rightarrow Q(f(y),x,z)))} 會變成 '∀x∀y→Pfx¬→ PxQfyxz' 。 自由變數和約束變數 [ 编辑 ] 主条目: 自由變數和約束變數 在一個公式裡,變數可能是 自由 的或 約束 的。直觀上來看,一個變數在公式裡若沒有被量化則是自由的:在 ∀ y P ( x , y ) {\displaystyle \forall y\,P(x,y)} 裡,變數 x 是自由的,而 y 則是約束的。自由變數和約束變數可依如下規則遞歸地定義: 原子公式 。若φ是原子公式,則 x 在φ裡是自由的,若且唯若 x 出現在φ裡。更甚之,在原子公式中不存在約束變數。 否定 。 x 在 ¬ {\displaystyle \neg } φ裡是自由的,若且唯若 x 在φ裡是自由的。 x 在 ¬ {\displaystyle \neg } φ裡是約束的,若且唯若 x 在φ裡是約束的。 二元聯結詞 。 x 在(φ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ψ)裡是自由的,若且唯若 x 在φ或ψ裡是自由的。 x 在(φ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ψ)裡是約束的,若且唯若 x 在φ或ψ裡是約束的。相同的規則也適用於其他的二元聯結詞之上。 量化 。 x 在 ∀ {\displaystyle \forall } y φ裡是自由的,若且唯若 x 在φ裡是自由的,且 x 是個和 y 相異的符號。而且, x 在 ∀ {\displaystyle \forall } y φ裡是約束的,若且唯若 x 是 y 或 x 在φ裡是約束的。相同的規則也適用於 ∃ {\displaystyle \exists } 之上。 舉例來說,在 ∀ {\displaystyle \forall } x ∀ {\displaystyle \forall } y ( P ( x ) → {\displaystyle \rightarrow } Q ( x , f ( x ), z ))裡, x 和 y 是約束變數, z 是自由變數,而 w 則兩者皆不是,因為它沒有出現在公式之中。 自由和約束也可以用來專指在公式裡特定地方出現的變數。如在 P ( x ) → ∀ x Q ( x ) {\displaystyle P(x)\rightarrow \forall x\,Q(x)} 裡,第一個 x 是自由的,而第二個則是約束的。換句話說, x 在 P ( x ) {\displaystyle P(x)} 裡是自由的,而在 x {\displaystyle x} in ∀ x Q ( x ) {\displaystyle \forall x\,Q(x)} 裡則是約束的。 在一階邏輯中,一個沒有自由變數的公式稱為 一階 句子 。此類公式在特定解釋之下即會有良好定義的 真值 。例如,公式Phil( x )是否為真需看 x 代表什麼,而句子 ∃ x Phil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text{Phil}}(x)} 在一特定解釋下則必為真或必為假。 例子 [ 编辑 ] 有序阿贝尔群的语言有一个常量0,一个一元函数−,一个二元函数 +,和一个二元关系≤。所以 0, x , y 是 原子项 +( x , y ), +( x , +( y , −( z )))是 项 ,通常写为 x + y , x + y − z =(+( x , y ), 0),≤(+( x , +( y , −( z ))), +( x , y ))是 原子公式 ,通常写为 x + y = 0, x + y - z ≤ x + y (∀ x ∃ y ≤( +( x , y ), z ))∧(∃ x =(+( x , y ), 0))是 公式 ,通常写为 (∀ x ∃ y x + y ≤ z )∧(∃ x x + y = 0) 語義 [ 编辑 ] 一階語言的 解釋 會對語言內的所有非邏輯常數賦予上意義,同時也決定能指明量化範圍的 論域 。其結果為,每個項都會被賦予其代表的元件,每個句子也都會被賦予上一個真值。這樣,解釋即對語言內的項及公式提供了語義。研究形式語言的解釋的學科稱為 形式語義學 。 論域 D 是由某種類型的「物件」所組成的非空集合。直觀上來看,一階公式是有關這些物件的敘述。例如, ∃ x P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P(x)} 敘述存在一個物件 x ,能使得指涉此物件的斷言 P 為真。論域即是此類考量的物件的集合,例如可取 D 為整數的集合。 函數符號的解釋是函數。舉例來說,若論域由整數所組成,則一個2元的函數符號 f 能解釋為給出其參數之和的函數。換句話說,符號 f 和在此解釋下為加法的函數 I(f) 是相關連的。 常數符號的解釋是一個從單元素集合 D 0 映射至 D 的函數,也可簡單視為是 D 內的一個物件。例如,一個解釋可將值 I ( c ) = 10 {\displaystyle I(c)=10} 賦予常數符號 c {\displaystyle c} 。 n 元斷言符號的解釋是由論域中的元素所組成的 n 對有序集。這意味著,給定一個解釋、一個斷言符號及論域中的 n 個元素,則可依給定的解釋判斷這些元素的斷言是否為真。例如,一個2元斷言符號 P 的解釋 I(P) 可以是一對整數,能使得第一個整數小於第二個整數。依據這個解釋,斷言 P 在其第一個參數小於第二個參數時為真。 一階結構 [ 编辑 ] 主条目: 結構 (數理邏輯) 指定一個解釋的最常見方法是指定一個 結構 (或稱做 模型 ,見下文)。結構包括一個由論域及標識內的非邏輯項的解釋 I 所組成的非空集合。這個解釋自身是個函數: 每個 n 元函數符號 f 都會賦予一個從 D n {\displaystyle D^{n}} 映射至 D {\displaystyle D} 的函數 I(f) 。特別地是,每個標識內的常數符號都會被賦予論域中的一個個體。 每個 n 元斷言符號 P 都會賦予一個在 D n {\displaystyle D^{n}} 上的關係 I(P) (或等價地說,一個從 D n {\displaystyle D^{n}} 映射至 { t r u e , f a l s e } {\displaystyle \{true,false\}} 的函數)。因此,每個斷言符號都被 D 上的 布林值函數 所解釋。 真值的賦值 [ 编辑 ] 一個公式由給定的解釋及將論域中的元素與每個變數相關連的 變數賦值 μ來決定為真或為假。需要變數賦值的原因是為了給予具自由變數的公式(如 y = x {\displaystyle y=x} )意義。上述公式的真值為何要看 x 和 y 是否標記著相同的個體。 首先,變數賦值μ可以擴展到語言內的所有項,使每個項都能映射至論域中的單一元素。下列的規則被用來得到賦值: 變數 。每個變數 x 皆可得到μ( x )。 函數 。給定一組項 t 1 , … , t n {\displaystyle t_{1},\ldots ,t_{n}} (這些項皆已得到論域中的元素 d 1 , … , d n {\displaystyle d_{1},\ldots ,d_{n}} )及一個 n 元函數符號 f ,則項 f ( t 1 , … , t n ) {\displaystyle f(t_{1},\ldots ,t_{n})} 可得到 ( I ( f ) ) ( d 1 , … , d n ) {\displaystyle (I(f))(d_{1},\ldots ,d_{n})} 。 再來,每個公式皆可賦予一個真值。用來得到賦值的遞歸性定義稱為 T-模式 。 原子公式(1) 。公式 P ( t 1 , … , t n ) {\displaystyle P(t_{1},\ldots ,t_{n})} 是依靠 ⟨ v 1 , … , v n ⟩ ∈ I ( P ) {\displaystyle \langle v_{1},\ldots ,v_{n}\rangle \in I(P)} (其中 v 1 , … , v n {\displaystyle v_{1},\ldots ,v_{n}} 為項 t 1 , … , t n {\displaystyle t_{1},\ldots ,t_{n}} 的賦值,且 I ( P ) {\displaystyle I(P)} 為 P {\displaystyle P} 的解釋)來決定其值是真是假。 原子公式(2) 。公式 t 1 = t 2 {\displaystyle t_{1}=t_{2}} 為真,若 t 1 {\displaystyle t_{1}} 及 t 2 {\displaystyle t_{2}} 得到論域中的相同物件(見下面等式一節)。 邏輯聯結詞 。 ¬ ϕ {\displaystyle \neg \phi }  及 ϕ → ψ {\displaystyle \phi \rightarrow \psi } 等形式的公式是依據聯結詞的 真值表 (如命題邏輯一般)來賦值的。 存在量化 。公式 ∃ x ϕ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phi (x)} 根據解釋 M 和變數賦值μ為真,若存在一個只和μ在對 x 的賦值上有所不同的變數賦值μ',能使得φ根據解釋 M 和變數賦值μ'為真。此一形式定義是由「 ∃ x ϕ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phi (x)} 為真,若且唯若存在一種選擇 x 的方法,使得φ( x )為真」的這個概念來的。 全稱量化 。公式 ∀ x ϕ ( x ) {\displaystyle \forall x\phi (x)} 根據解釋 M 和變數賦值μ為真,若φ( x )根據每個只和μ在對 x 的賦值上有所不同的變數賦值μ'及解釋 M 為真。此一形式定義是由「 ∀ x ϕ ( x ) {\displaystyle \forall x\phi (x)} 為真,若且唯若每一種選擇 x 的方法,皆能使φ( x )為真」的這個概念來的。 若一個公式不包含自由變數,即為一個句子,則一開始的變數賦值不會影響其真值。換句話說,一個句子根據 M 及 μ {\displaystyle \mu } 為真,若且唯若這個句子根據 M 及其他的變數賦值 μ ′ {\displaystyle \mu '} 為真。 還有第二種常見的做法可以定義真值,而且不需要依靠變數賦值函數。給定一個解釋 M ,首先將一組常數符號加至標識之中,每一個在 M 中的論域的元素對應一個常數符號:稱對每個域論中的元素 d ,都會固定有一個常數符號 c d 。如此,解釋就會被擴展至能使每一新的常數符號被賦予至其對應的論域元素上。現在可語法性地定義量化公式的真值如下: 存在量化 。公式 ∃ x ϕ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phi (x)} 根據 M 為真,若存在某些在論域中的 d ,使得 ϕ ( c d ) {\displaystyle \phi (c_{d})} 為真。這裡, ϕ ( c d ) {\displaystyle \phi (c_{d})} 是用 c d 取代每個φ內以自由變數出現的 x 所得到的公式。 全稱量化 。公式 ∀ x ϕ ( x ) {\displaystyle \forall x\phi (x)} 根據 M 為真,若對每個論域中的 d ,根據 M 的 ϕ ( c d ) {\displaystyle \phi (c_{d})} 皆為真。 這個做法對所有的句子會給出和使用變數賦值的做法一樣的真值。 有效性、可滿足性及邏輯結論 [ 编辑 ] 参见: 可滿足性 若句子φ在一給定解釋 M 下為真,則稱 M 滿足 φ,標記為 M ⊨ ϕ {\displaystyle M\vDash \phi } 。一個句子稱為 可滿足的 ,若存在某个解釋使其為真。 具自由變數的公式的可滿足性就較為複雜了,因為只用解釋並無法決定此類公式的真值。一個常見的慣例是稱一個具自由變數的公式在一個解釋下為可滿足的,若不論如何將論域中的個體賦予其自由變數,這個公式皆為真。這等價於稱公式為可從足的,若且唯若其 全稱閉包 為可滿足的。 一個公式是 邏輯有效的 (或簡單稱為 有效的 ),若在每一個解釋之下皆為真。此類的公式和命題邏輯中的 重言式 扮演著相似的角色。 一個公式φ是公式ψ的 邏輯結論 ,若每個使得ψ為真的解釋皆會使得φ為真。在此一狀況下,稱φ被ψ邏輯蘊涵著。 代數化 [ 编辑 ] 另一種賦予一階邏輯語義的方法可經由 抽象代數 處理。這種方法是將命題邏輯的 林登鮑姆-塔斯基代數 擴展而成。有如下幾種類型: 圓柱代數 ,由 阿爾弗雷德·塔斯基 和其同事提出; 多元代數 ,由 保羅·哈爾莫斯 提出。 斷言函子邏輯 ,主要是基於 威拉德·范·奧曼·奎因 的工作成果。 這些 代數 都是純粹擴展 兩元素布爾代數 而成的 格 。 塔斯基和葛范德於1987年證明,沒有超過包在三個以上的量化內的 原子句子 的部份一階邏輯,其表示力和 關係代數 相同。上述部份一階邏輯令人十分地感到有興趣,因為它已足夠表示 皮亞諾算術 和 公理化集合論 ,包括典型的 ZFC 。他們亦證明了,具有簡單 有序對 的一階邏輯和具有兩個有序的 投影函數 的關係代數等價。 一階理論、模型及基本類 [ 编辑 ] 更多信息: 一階理論列表 一階理論 是由在一特定一階標識內的一組 公理 所組成的。公理所組成的集合通常是有限的或 遞歸可枚舉 的,此類的理論稱為是 有效的 。有些作者要求理論也要包括所有由公理導出的邏輯結論。 滿足給定理論內的所有句子的一階結構稱為此理論的 模型 。 基本類 是由所有滿足特定理論的結構所組成的集合。這些類是 類型論 裡的研究主題。 許多理論都有一個 預期解釋 ,即一個在研究理論時會在意的某種模型。例如, 皮亞諾公理 的 預期解釋 是由一般的 自然數 和其一般的運算所組成的。不過,勒文海姆–斯科倫定理證明,大多數的一階理論也都會有其他的 非標準模型 。 一個理論是 相容的 ,若不可能由這個理論的公理中證明出矛盾來。一個理論是 完備的 ,若對每個其標識內的公式,此公式或公式的否定會是個由理論公理導出的邏輯結論。 哥德爾不完備定理 證明,有效的一階理論只要它強到足以蘊涵自然數的理論,即無法同時是相容且完備的。 空論域 [ 编辑 ] 主条目: 空論域 上述定義需要任何一個解釋的論域均為非空集合。但在如 自由邏輯 之中,設定空論域是被允許的。更甚之,若代數結構的類包含一個空結構(如空 偏序集 ),當允許空論域時,這個類只能是一階邏輯中的一個基本類,不然就要將空結構由類中移除。 不過,空論域存在著一些難點: 許多常見的推理規則只在論域被要求是非空時才為有效的。一個例子為,當 x 不是 ϕ {\displaystyle \phi \,} 內的自由變數時, ϕ ∨ ∃ x ψ {\displaystyle \phi \lor \exists x\psi } 會薀涵 ∃ x ( ϕ ∨ ψ ) {\displaystyle \exists x(\phi \lor \psi )} 。這個用來將公式寫成 前束範式 的規則在非空論域中是可靠的,但在允許空論域時則是不可靠的。 在使用變數賦值函數的解釋中,真值的定義不能和空論域一起運作,因為不存在範圍為空的變數賦值函數。(相似地,也無法將解釋賦予上常數符號。)在甚至是原子公式的真值可被定義之前,都必須選定一個變數賦值函數。然後一個句子的真值即可在任一個變數賦值之下定義出其真值,且可證明其真值不依選定的賦值而變。這個做法在賦值函數不存在時不能運作;除非將其改成配上空論域。 因此,若空論域是被允許的,通常也必須被視成特例。不過,大多數的作家會簡單地將空論域由定義中排除。 代换 [ 编辑 ] 設 t 是项。φ( x )是可能包含 x 作为自由变量的公式。 φ( t )可定义为把自由變量 x 替代为 t 的结果, 但前提是必須没有任何 t 在φ( x )中是约束的 。 若非如此,则 x 替代成 t 之前,必须先把φ中的约束变量,改为不同于 t 的符號。 例如把公式φ( x )假定为∀ y : y ≤ x (' x 是极大的')。 若用 t 代換 x ,则φ( t )即∀ y : y ≤ t 就表示 t 是极大的。 這裡舉個錯誤的例子,若在φ( x )中含有約束變量 y 的狀況下,不去修改φ( x )中含有約束變量 y ,直接把 x 代換成 y ,代換結果如下 ∀ y : y ≤ y 如此一來即成為跟φ( x )意義完全不同的公式。 正確的演算方法為先把φ( x )中的约束变量用到 y 的地方改成不同於 y 的符號,好比 z 即把∀ y : y ≤ x 改成∀ z : z ≤ x ,這兩命題的意義一致。 再把 x 代換成 y ,即為∀ z : z ≤ y 所以φ( y )表示∀ z : z ≤ y ,而不是∀ y : y ≤ y 忘记这个条件是声名狼籍的犯错误原因。 推理规则 [ 编辑 ] 肯定前件 充当推理的唯一规则。 叫做 全称普遍化 的推理规则是斷言演算的特征。它可以陈述为 如果 ⊢ Z ( x ) {\displaystyle \vdash Z(x)} , 則 ⊢ ∀ x Z ( x ) {\displaystyle \vdash \forall xZ(x)} 这裡的 Z(x) 假定表示斷言演算的一个已证明的定理,而∀xZ(x)是它针对于变量x的闭包。斷言字母Z可以被任何斷言字母所替代。 公理 [ 编辑 ] 下面描述一阶逻辑的公理。如上所述,一个给定的一阶理论有进一步的非逻辑公理。下列逻辑公理刻画了本文的样例一阶逻辑的一种演算 [3] 。 对于任何理论,知道公理的集合是否可用算法生成,或是否存在算法确定合式公式为公理,是很有价值的。 如果存在生成所有公理的算法,则公理的集合被称为 递归可枚举 的。 如果存在算法在有限步骤后确定一个公式是否是公理,则公理的集合被称为 递归 的或“可判定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还可以构造一个算法来生成所有的公理:这个算法简单的(随着长度增长)一个接一个的生成所有可能的公式,而算法对每个公式确定它是否是个公理。 一阶逻辑的公理总是可判定的。但是在一阶理论中非逻辑公式就不必需如此。 量词公理 [ 编辑 ] 下列四个公理是斷言演算的特征: PRED-1: ∀ x Z ( x ) → Z ( t ) {\displaystyle \forall xZ(x)\rightarrow Z(t)} PRED-2: Z ( t ) → ∃ x Z ( x ) {\displaystyle Z(t)\rightarrow \exists xZ(x)} PRED-3: ∀ x ( W → Z ( x ) ) → ( W → ∀ x Z ( x ) ) {\displaystyle \forall x(W\rightarrow Z(x))\rightarrow (W\rightarrow \forall xZ(x))} PRED-4: ∀ x ( Z ( x ) → W ) → ( ∃ x Z ( x ) → W ) {\displaystyle \forall x(Z(x)\rightarrow W)\rightarrow (\exists xZ(x)\rightarrow W)} 它们实际上是 公理模式 :表达式 W 表示对于其中任何wff, x 不是自由的;而表达式 Z ( x )表示对于任何wff带有额外的约定,即 Z ( t )表示把 Z ( x )中的所有 x 替代为项 t 的结果。 等式和它的公理 [ 编辑 ] 在一阶逻辑中对使用等式(或恒等式)有多种不同的约定。本节总结其中主要的。不同的约定对同样的工作给出本质上相同的结果,区别主要在术语上。 对等式的最常见的约定是把等号包括为基本逻辑符号,并向一阶逻辑增加等式的公理。等式公理是 x = x x = y → f (..., x ,...) = f (..., y ,...)对于任何函数 f x = y →( P (..., x ,...) → P (..., y ,...))对于任何关系 P (包括 = 自身) 其次常见的约定是把等号包括为理论的关系之一,并向这个理论的公理增加等式的公理。在实际中这是同前面约定最难分辨的,除了在没有等式概念的不常见情况下。公理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是把它叫做逻辑公理还是这个理论的公理。 在没有函数和有有限数目个关系的理论中,有可能以关系的方式定义等式,通过定义两个项 s 和 t 是相等的,如果任何关系通过把 s 改变为 t 在任何讨论下都没有改变。例如,在带有一个关系∈的集合论中,我们可以定义 s = t 为∀ x ( s ∈ x ↔ t ∈ x ) ∧ ∀ x ( x ∈ s ↔ x ∈ t )的缩写。这个等式定义接着自动的满足了关于等式的公理。 在某些理论中有可能给出特别的等式定义。例如,在带有一个关系 ≤的偏序的理论中,我们可以定义 s = t 为 s ≤ t ∧ t ≤ s 的缩写。 斷言演算 [ 编辑 ] 斷言演算是 命题演算 的扩展,它定义了哪些一阶逻辑的陈述是可证明的。它是用来描述数学理论的 形式系统 。如果命题演算用一组合适的公理和一个单一的推理规则 肯定前件 来定义(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则斷言演算可以通过增加一些补充的公理和补充的推理规则'全称普遍化'来定义。更精确地说,斷言演算采用的公理有: 来自命题演算的所有重言式(命题变量被替代为公式)。 上面给出的量词公理。 上面给出的等式公理,如果等式被认为是逻辑概念的话。 一个句子被定义为是 在一阶逻辑中可证明 的,如果可以通过从斷言演算的公理开始并重复应用推理规则'肯定前件'和'全称普遍化'来得出它。 如果我们有一个理论 T (在某些语言中叫做公理的陈述的集合),则一个句子φ被定义为是 在理论 T 中可证明 的,如果 a ∧ b ∧ ... → φ 在一阶逻辑中对于理论 T 的某个公理 a , b ,...的有限集合是可证明的。 可证明性的一个明显问题是它好像非常特别:我们采用了显然随机的公理和推理规则的搜集,不清楚是否意外的漏掉了某个关键的公理或规则。 哥德尔完备性定理 确保这实际上不是问题:这个定理声称在所有模型中为真的任何陈述在一阶逻辑中都是可证明的。特别是,在一阶逻辑中'可证明性'的任何合理定义都必须等价于上述定义(尽管在不同的可证明性的定义下证明的长度可能有巨大差别)。 有很多不同(但等价)的方式来定义可证明性。前面的演算是' 希尔伯特风格 '演算的一个典型例子,它有许多不同的公理但只有非常少的推理规则。 '根岑风格' 斷言演算有非常少的公理但有许多推理规则。 文法上说斷言演算在现存的命题演算上增加了“斷言-主词结构”和 量词 。主词是给定的个体群组( 集合 )的一个成员的名字,而 斷言 是在这个群组上的 关系 ,一元斷言在哲学中称为 性质 ,在数学中称为 指示函数 ,在 数理逻辑 中称为 布尔值函数 。 可证明的恒等式 [ 编辑 ] ¬ ∀ x P ( x ) ⇔ ∃ x ¬ P ( x ) {\displaystyle \neg \forall xP(x)\Leftrightarrow \exists x\neg P(x)} ¬ ∃ x P ( x ) ⇔ ∀ x ¬ P ( x ) {\displaystyle \neg \exists xP(x)\Leftrightarrow \forall x\neg P(x)} ∀ x ∀ y P ( x , y ) ⇔ ∀ y ∀ x P ( x , y ) {\displaystyle \forall x\forall yP(x,y)\Leftrightarrow \forall y\forall xP(x,y)} ∃ x ∃ y P ( x , y ) ⇔ ∃ y ∃ x P ( x , y ) {\displaystyle \exists x\exists yP(x,y)\Leftrightarrow \exists y\exists xP(x,y)} ∀ x P ( x ) ∧ ∀ x Q ( x ) ⇔ ∀ x ( P ( x ) ∧ Q ( x ) ) {\displaystyle \forall xP(x)\land \forall xQ(x)\Leftrightarrow \forall x(P(x)\land Q(x))} ∃ x P ( x ) ∨ ∃ x Q ( x ) ⇔ ∃ x ( P ( x ) ∨ Q ( x ) ) {\displaystyle \exists xP(x)\lor \exists xQ(x)\Leftrightarrow \exists x(P(x)\lor Q(x))} 可能增加的推理规则 [ 编辑 ] ∃ x ∀ y P ( x , y ) ⇒ ∀ y ∃ x P ( x , y ) {\displaystyle \exists x\forall yP(x,y)\Rightarrow \forall y\exists xP(x,y)} ∀ x P ( x ) ∨ ∀ x Q ( x ) ⇒ ∀ x ( P ( x ) ∨ Q ( x ) ) {\displaystyle \forall xP(x)\lor \forall xQ(x)\Rightarrow \forall x(P(x)\lor Q(x))} ∃ x ( P ( x ) ∧ Q ( x ) ) ⇒ ∃ x P ( x ) ∧ ∃ x Q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P(x)\land Q(x))\Rightarrow \exists xP(x)\land \exists xQ(x)} ∃ x P ( x ) ∧ ∀ x Q ( x ) ⇒ ∃ x ( P ( x ) ∧ Q ( x ) ) {\displaystyle \exists xP(x)\land \forall xQ(x)\Rightarrow \exists x(P(x)\land Q(x))} 一阶逻辑的元逻辑定理 [ 编辑 ] 下面列出了一些重要的元逻辑定理。 不像 命题演算 ,一阶逻辑是不可判定性的。对于任意的公式P,可以证实没有 判定过程 ,判定P是否有效,(参见 停机问题 )。(结论独立的来自于 邱奇 和 图灵 。) 有效性 的判定问题是半可判定的。按 哥德尔完备性定理 所展示的,对于任何 有效的 公式P, P是可证明的。 一元斷言逻辑 (就是说,斷言只有一个参数的斷言逻辑)是可判定的。 转换自然语言到一阶逻辑 [ 编辑 ] 用自然语言表达的概念必须在一阶逻辑(FOL)可以为为其效力之前必须被转换到FOL,而在这种转换中可能有一些潜在的缺陷。在FOL中, p ∨ q {\displaystyle p\lor q} 意味着“要么p要么q要么二者”,就是说它是“包容性”的。在英语中,单词“or”有时是包容性的(比如,“加牛奶或糖?”),有时是排斥性的(比如,“喝咖啡或茶?”,通常意味着取其中一个或另一个但非二者)。类似的,英语单词“some”可以意味着“至少一个,可能全部”,有时意味着“不是全部,可能没有”。英语单词“and”有时要按“or”转换(比如,“男人和女人可以申请”)。 [4] 一阶逻辑的限制 [ 编辑 ] 所有数学概念都有它的强项和弱点;下面列出一阶逻辑的一些问题。 难于表达if-then-else [ 编辑 ] 带有等式的FOL不包含或允许定义if-then-else斷言或函数if(c,a,b),这裡的c是表达为公式的条件,而a和b是要么都是项要么都是公式,并且它的结果是a如果c为真,或者b如果它为假。问题在于FOL中,斷言和函数二者只接受(“非布尔类型”)项作为参数,而条件的明确表达是(“布尔类型”)公式。这是不幸的,因为很多数学函数是依据if-then-else而方便的表达的,而if-then-else是描述大多数计算机程序的基础。 在数学上,有可能重定义匹配公式算子的新函数的完备集合,但是这是非常笨拙的。 [5] 斷言if(c,a,b)如果重写为 ( c ∧ a ) ∨ ( ¬ c ∧ b ) {\displaystyle (c\wedge a)\lor (\neg c\wedge b)} 就可以在FOL中表达,但是如果条件c是复杂的这就是笨拙的。很多人扩展FOL增加特殊情况斷言叫做“if(条件,a, b)”(这里a和b是公式)和/或函数“ite(条件,a, b)”(这裡的a和b是项),它们都接受一个公式作为条件,并且等于a如果条件为真,或b如果条件为假。这些扩展使FOL易于用于某些问题,并使某类自动定理证明更容易。 [6] 其他人进一步扩展FOL使得函数和斷言可以在任何位置接受项和公式二者。 类型(种类) [ 编辑 ] 除了在公式(“布尔类型”)和项(“非布尔类型”)之间的区别之外,FOL不包括类型(种类)到自身的概念中。 某些人争辩说缺乏类型是巨大优点 [7] ,而很多其他人发觉了定义和使用类型(种类)的优点,比如帮助拒绝某些错误或不想要的规定 [8] 。 想要指示类型的那些人必须使用在FOL中可获得的符号来提供这种信息。这么做使得这种表达更加复杂,并也容易导致错误。 单一参数斷言可以用来在合适的地方实现类型的概念。例如: ∀ x ( M a n ( x ) → M o r t a l ( x ) ) {\displaystyle \forall x(Man(x)\rightarrow Mortal(x))} , 斷言Man(x)可以被认为是一类“类型断言”(就是说,x必须是男人)。 斷言还可以同指示类型的“存在”量词一起使用,但这通常应当转而与逻辑合取算子一起来做,比如: ∃ x ( M a n ( x ) ∧ M o r t a l ( x ) ) {\displaystyle \exists x(Man(x)\wedge Mortal(x))} (“存在既是男人又是人类的事物”)。 容易写成 ∃ x M a n ( x ) → M o r t a l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Man(x)\rightarrow Mortal(x)} ,但这将等价与 ∃ x ¬ M a n ( x ) ∨ ∃ x M o r t a l ( x ) {\displaystyle \exists x\neg Man(x)\lor \exists xMortal(x)} (“存在不是男人的事物或者存在是人类的事物”),这通常不是想要的。类似的,可以做一个类型是另一个类型的子类型的断言,比如: ∀ x ( M a n ( x ) → M a m m a l ( x ) ) {\displaystyle \forall x(Man(x)\rightarrow Mammal(x))} (“对于所有x,如果x是男人,则x是哺乳动物)。 难于刻画有限性或可数性 [ 编辑 ] 主条目: 二阶逻辑 从 Löwenheim–Skolem定理 得出在一阶逻辑中不可能刻画有限性或可数性。例如,在一阶逻辑中你不能断言 实数 的集合的 上确界 性质,它声称实数的所有有界的、非空集合都有 上确界 ;这就需要 二阶逻辑 了。 图可及性不能表达 [ 编辑 ] 很多情况可以被建模为节点和有向连接(边)的 图 。例如,效验很多系统要求展示不能从“好”状态触及到“坏”状态,而状态的相互连接经常可以建模为图。但是,可以证明这种可及性不能用斷言逻辑完全表达。换句话说,没有斷言逻辑公式f,带有u和v作为它的唯一自由变量,而R作为它唯一的(2元)斷言符号,使得f在一个有向图中成立,如果在这个图中存在从关联于u的节点到关联于v的节点的路径。 [9] 参考文献 [ 编辑 ] 引用 [ 编辑 ] ^ Mendelson, Elliott. Introduction to Mathematical Logic. Van Nostrand Reinhold. 1964: 56. ^ The SMT-LIB Standard: Version 2.0, by Clark Barrett, Aaron Stump, and Cesare Tinelli. 存档副本 . [ 2012-04-07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2-03-14). ^ For another well-worked example, see Metamath proof explorer ^ Suber, Peter, Translation Tips , [ 2007-09-20 ] ^ Otter Example if.in , [ 2007-09-21 ] ^ Manna, Zohar,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putation, McGraw-Hill Computer Science Series, New York, New York: McGraw-Hill Book Company: 77–147, 1974, ISBN 0-07-039910-7 ^ Leslie Lamport, Lawrence C. Paulson. Should Your Specification Language Be Typed? ACM Transactions on Programming Languages and Systems. 1998. http://citeseer.ist.psu.edu/71125.html ^ Rushby, John. Subtypes for Specification. 1997. Proceedings of the Sixth European Software Engineering Conference (ESEC/FSE 97). http://citeseer.ist.psu.edu/328947.html ^ Huth, Michael. Ryan, Mark, Logic in Computer Science, 2nd edition: 138–139, 2004, ISBN 0-521-54310-X 书目 [ 编辑 ] Jon Barwise and John Etchemendy ,2000. Language Proof and Logic . CSLI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and New York: Seven Bridges Press. David Hilbert and Wilhelm Ackermann 1950. Principles of Theoretical Logic (English translation). Chelsea. The 1928 first German edition was titled Grundzüge der theoretischen Logik . Wilfrid Hodges , 2001, 'Classical Logic I: First Order Logic', in Lou Goble, ed., The Blackwell Guide to Philosophical Logic . Blackwell. 外部链接 [ 编辑 ]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 Classical Logic -- by Stewart Shapiro. Covers syntax, model theory, and metatheory for first order logic in the natural deduction style. forall x: an introduction to formal logic , by P.D. Magnus, covers formal semantics and proof theory for first-order logic. Metamath :an ongoing online project to reconstruct mathematics as a huge first order theory, using first order logic and the axiomatic set theory ZFC . Principia Mathematica modernized and done right. Podnieks, Karl. Introduction to mathematical logic. 参见 [ 编辑 ] 真值表 逻辑等价 逻辑条件 逻辑与非 逻辑或非 数理逻辑 零阶逻辑 一阶语言 布尔函数 推理规则列表 哥德尔完备性定理 哥德尔不完备定理 查 论 编 语义网 背景 知识 万维网 因特网 数据库 语义网络 本体工程 本体 分主题 数据网 ( 英语 : Data Web ) 数据空间 ( 英语 : Dataspaces ) Dereferenceable URIs Hyperdata 鍵連資料 本体 规则库 应用 语义维基 ( 英语 : Semantic wiki ) · 语义发布 ( 英语 : Semantic publishing ) · 语义搜索 · 语义宣传 ( 英语 : Semantic advertising ) · 语义推理程序 ( 英语 : Semantic reasoner ) · 语义匹配 ( 英语 : Semantic matching ) · 语义映射程序 ( 英语 : Semantic mapper ) · 语义代理程序 ( 英语 : Semantic broker ) · 语义分析方法 ( 英语 : Semantic analytics ) · 面向语义服务型架构 ( 英语 : Semantic 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 ) · 语义检索 相关主题 集体智慧 描述逻辑 信息架构 知识管理 知识表示 图书馆2.0 元数据 引用 Web 2.0 Plain Old Semantic HTML 搜索引擎优化 开放数据库连接(ODBC) 主题地图 心智图 XML 描述逻辑 分众分类法 人物 蒂姆·伯纳斯-李 · James Hendler ( 英语 : James Hendler ) · Ora Lassila · Nigel Shadbolt · Wendy Hall 关键的语义网组织 W3C · WSRI · MIT · OpenLink软件 · Talis工作组 · ClearForest · 南安普敦大学 · DERI 标准 语法及支持技术 HTTP IRI ( 英语 : Internationalized resource identifier ) URI 资源描述框架(RDF) Notation 3 ( 英语 : Notation 3 ) Turtle (语法) ( 英语 : Turtle (syntax) ) JSON-LD ( 英语 : JSON-LD ) N-Triples ( 英语 : N-Triples ) SPARQL XML 模式、本体和规则 RDFS · OWL · 规则交换格式 · 语义网规则语言 语义标注 RDFa · eRDF · GRDDL · 微格式 公共词表 FOAF · SIOC · Dublin Core · SKOS 查 论 编 逻辑 概要 学术领域 辩论法 价值论 审辩式思维 可计算性理论 形式语义学 逻辑史 非形式逻辑 计算器逻辑 数理逻辑 数学 元逻辑 元数学 模型论 哲学逻辑 哲学 逻辑哲学 数学哲学 证明论 集合论 基础概念 溯因推理 分析真理 二律背反 先验 演绎推理 定义 描述 蕰涵 归纳推理 推论 逻辑结论 逻辑形式 逻辑蕰涵 逻辑真理 名称 充分条件 意义 悖论 可能世界 假定 机率 理智 推理 指涉 语义学 语句 严格条件 交换区 语法学 真理 真值 有效性 哲学逻辑 审辩式思维 和 非形式逻辑 分析 歧义性 论证 信仰 偏见 公信力 证据 解释 解释力 事实 谬论 探究 意见 奥卡姆剃刀 前提 政治宣传 审慎 推理 关联 修辞学 严格 含糊 演绎理论 结构主义 双面真理说 虚构主义 有限主义 形式主义 直觉主义 逻辑原子论 逻辑主义 唯名论 柏拉图唯实论 实用主义 唯实论 元逻辑 和 元数学 康托尔定理 可判定性 邱奇-图灵论题 兼容性 有效方法 数学基础 哥德尔完备性定理 哥德尔不完备定理 可靠性 完备性 可判定性 解释 勒文海姆–斯科伦定理 元定理 可满足性 独立性 类型-记号区别 使用-提及区别 数理逻辑 一般 形式语言 形成规则 形式系统 演绎系统 形式证明 形式语义学 合式公式 集合 元素 类 经典逻辑 公理 自然演绎 推理规则 关系 定理 逻辑结论 公理系统 类型论 符号 语法学 定律 传统逻辑 命题 推论 论证 有效性 说服力 直言三段论 对立四边形 文氏图 命题逻辑 和 逻辑代数 布尔函数 命题逻辑 命题公式 逻辑联结词 真值表 谓词逻辑 一阶逻辑 量化 谓词 二阶逻辑 一元谓词演算 集合论 集合 空集 枚举法 外延性 有限集合 函数 子集 幂集 可数集 递归集合 定义域 值域 有序对 不可数集 模型论 模型 解释 非标准模型 有限模型论 真值 有效性 证明论 形式证明 演绎系统 形式系统 定理 逻辑结论 推理规则 语法学 可计算性理论 递归 递归集合 递归可枚举集合 决定性问题 邱奇-图灵论题 可计算函数 原始递归函数 非传统逻辑 模态逻辑 真性逻辑 价值逻辑 道义逻辑 信念逻辑 认识逻辑 时间逻辑 直觉主义 直觉主义逻辑 结构分析 海廷算术 直觉类型论 结构集合论 模糊逻辑 真实度 模糊规则 模糊集 模糊有限元素 模糊集合运算 亚结构逻辑 结构规则 相干逻辑 线性逻辑 次协调逻辑 双面真理说 描述逻辑 本体论 本体语言 逻辑学家 安德逊 亚里斯多德 鲁世德 西那 贝恩 巴威斯 博内斯 布尔 布勒斯 康托尔 卡尔纳普 邱奇 克吕西波 加里 德摩根 弗雷格 吉奇 根岑 哥德尔 希尔伯特 克莱尼 克里普克 莱布尼兹 勒文海姆 皮亚诺 皮尔士 普特南 奎因 罗素 施罗德 司各脱 斯科伦 史慕扬 塔斯基 图灵 怀特黑德 奥卡姆的威廉 维根斯坦 策梅洛 列表 主题 逻辑概要 数理逻辑 布尔代数 集合论 其它 逻辑学家 推理规则 悖论 谬论 逻辑符号 常见逻辑符号 & ∨ ¬ ~ → ⊃ ≡ | ∀ ∃ ⊤ ⊥ ⊢ ⊨ ∴ ∵ 分类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一阶逻辑&oldid=47230632 ” 分类 : 數理邏輯 形式逻辑系统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Català Čeština Deutsch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añol فارسی עברית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Italiano 日本語 Қазақша 한국어 Norsk Polski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Simple English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Tagalog Українська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01:09。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F%9D%E7%BD%97%C2%B7%E9%BA%A6%E5%8D%A1%E7%89%B9%E5%B0%BC
  保罗·麦卡特尼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保罗·麦卡特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条目 部分链接不符合 格式手冊 規範 。 跨語言链接 及章節標題等處的链接可能需要清理。 (2015年12月11日) 請協助 改善 此條目。參見 WP:LINKSTYLE 、 WP:MOSIW 以了解細節。 突出显示跨语言链接 可以便于检查。 本条目 需要 編修 ,以確保文法、 用詞、语气 、 格式 、 標點 等使用恰当。 (2014年1月27日) 請按照 校對指引 ,幫助 编辑 這個條目。( 幫助 、 討論 ) 保罗·麦卡特尼爵士 Sir Paul McCartney CH MBE 2010年的麦卡特尼 男歌手 出生 詹姆斯·保罗·麦卡特尼 James Paul McCartney ( 1942-06-18 ) 1942年6月18日 (75歲) 英國 英格蘭 利物浦 职业 ... Bass 占士·保羅·麥卡尼 爵士, CH , MBE ( 英语: Sir James Paul McCartney ,1942年6月18日 - )是名 英國 搖滾音樂家 、創作歌手、 多樂器演奏者 ... ,保羅·麥卡尼與 約翰·藍儂 、 佐治·夏里遜 和 靈高·史達 起取得世界性的知名度,特別是他與藍儂形成了非常成功而且影響力深遠的創作組合 [2] ,兩人攜手寫出好些搖滾樂界最受歡迎的歌曲,例如《 Hey Jude 》、《 Let It Be 》等都經常被視為流行樂界的金曲,而《 Helter Skelter 》被認為是歷史上第首 重金屬音樂 ,《 Yesterday 》是史上被翻唱次數最多的首歌曲,已知目前已經被2,200位以上的歌手翻唱過 [3] ,並於美國的電視及電台播放多達七百萬次 [4] 。麥卡特尼的事業在披頭四時期完結後依然順遂,他與首任妻子 琳達·伊士曼 ( 英语 ... 為英國史上首支銷量達到二百萬張的 單曲 ,至今仍然保持英國最高銷量(非慈善目的)單曲的記錄 [5] 。 保羅·麥卡特尼的團體與獨唱生涯裏,已經創作了共60張 金唱片 及50張冠軍單曲,唱片總銷量超過 CACHE

保罗·麦卡特尼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保罗·麦卡特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条目 部分链接不符合 格式手冊 規範 。 跨語言链接 及章節標題等處的链接可能需要清理。 (2015年12月11日) 請協助 改善 此條目。參見 WP:LINKSTYLE 、 WP:MOSIW 以了解細節。 突出显示跨语言链接 可以便于检查。 本条目 需要 編修 ,以確保文法、 用詞、语气 、 格式 、 標點 等使用恰当。 (2014年1月27日) 請按照 校對指引 ,幫助 编辑 這個條目。( 幫助 、 討論 ) 保罗·麦卡特尼爵士 Sir Paul McCartney CH MBE 2010年的麦卡特尼 男歌手 出生 詹姆斯·保罗·麦卡特尼 James Paul McCartney ( 1942-06-18 ) 1942年6月18日 (75歲) 英國 英格蘭 利物浦 职业 创作歌手 音乐及电影制作人 商人 配偶 琳达·伊斯特曼 ( 英语 : Linda McCartney ) (1969年結婚;1998年妻故) 海瑟·米尔斯 ( 英语 : Heather Mills ) (2002年結婚;2008年离异) 南希·谢维尔 (2011年結婚) 儿女 海瑟·麦卡特尼(领养) 玛丽·麦卡特尼 斯特拉·麦卡特尼 詹姆斯·麦卡特尼 ( 英语 : James McCartney ) 比阿特丽斯·米莉·麦卡特尼 父母 吉姆与玛丽·麦卡特尼 ( 英语 : Jim and Mary McCartney ) 音乐类型 摇滚 流行 古典 电子 演奏乐器 演唱 贝斯 吉他 钢琴 活跃年代 1957年至今 唱片公司 苹果 国会 哥伦比亚 迪卡 Hear Music ( 英语 : Hear Music ) Parlophone 宝丽多 Swan ( 英语 : Swan Records (jazz label) ) Vee-Jay ( 英语 : Vee-Jay Records ) 网站 paulmccartney .com 相关团体 The Quarrymen ( 英语 : The Quarrymen ) 披头士乐队 羽翼合唱团 The Fireman ( 英语 : The Fireman (band) ) 迈克尔·杰克逊 著名乐器 Höfner 500/1 Rickenbacker 4001S Epiphone Texan Fender Jazz Bass Gibson Les Paul Epiphone Casino Martin D-28 Wal 5-String Bass 占士·保羅·麥卡尼 爵士, CH , MBE ( 英语: Sir James Paul McCartney ,1942年6月18日 - )是一名 英國 搖滾音樂家 、創作歌手、 多樂器演奏者 以及作曲家,前 披頭四 (1960-70年)及 羽翼合唱团 (1971-81年)樂隊隊員。《 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 》記載保羅·麥卡尼為 流行音樂 史上最成功的作曲家 [1] 。 作為前 披頭四 的成員,保羅·麥卡尼與 約翰·藍儂 、 佐治·夏里遜 和 靈高·史達 一起取得世界性的知名度,特別是他與藍儂形成了非常成功而且影響力深遠的創作組合 [2] ,兩人攜手寫出好些搖滾樂界最受歡迎的歌曲,例如《 Hey Jude 》、《 Let It Be 》等都經常被視為流行樂界的金曲,而《 Helter Skelter 》被認為是歷史上第一首 重金屬音樂 ,《 Yesterday 》是史上被翻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已知目前已經被2,200位以上的歌手翻唱過 [3] ,並於美國的電視及電台播放多達七百萬次 [4] 。麥卡特尼的事業在披頭四時期完結後依然順遂,他與首任妻子 琳達·伊士曼 ( 英语 : Linda McCartney ) 和 丹尼·萊恩 ( 英语 : Denny Laine ) 組成 Wings 樂隊,期間有30首歌打入英國或美國十大歌曲榜,包括《Maybe I'm Amazed》、《Live and Let Die》,《Pipes of Peace》以及與 Stevie Wonder 合唱的歌曲《Ebony and Ivory》。1977年的《Mull of Kintyre》甚至成為英國史上首支銷量達到二百萬張的 單曲 ,至今仍然保持英國最高銷量(非慈善目的)單曲的記錄 [5] 。 保羅·麥卡特尼的團體與獨唱生涯裏,已經創作了一共60張 金唱片 及50張冠軍單曲,唱片總銷量超過4億張,其中有四分之一來自英國本土。他的作品佔據英國銷量榜第一位有99個星期之多,24首奪冠單曲亦使他無愧地當上英國單曲榜之王 [6] ;在美國方面,除了憑個人身份進入 搖滾名人堂 之外,權威的 公告牌百強單曲榜 同樣有32次把麥卡特尼或唱或作的歌曲推上第一名 [7] [8] [9] [10] , 美國唱片業協會 確認在本國售出超過1,550萬張麥卡特尼的唱片專輯 [11] 。這一系列驚人的數字使健力士世界紀錄於2009年把保羅·麥卡特尼列作「流行音樂歷史上最成功的音樂家與作曲家」,而 BBC新聞網 讀者也選出麥卡特尼為「二千禧年最偉大作曲家」 [3] 。 音樂以外,保羅·麥卡特尼也參與過 電影 製作、嘗試過繪畫,並極力支持一些國際慈善機構的計劃。他在生活中提倡維護 動物權益 、推廣 素食主義 、普及音樂教育,同時更熱烈地投身於對抗 戰後地雷 、 捕殺海豹 以及 第三世界債務 ( 英语 : Make Poverty History ) 的社會運動之中。麥卡特尼還是一名標準足球迷,家鄉球隊 利物浦 和 埃弗顿 他都同樣支持。另一方面,其親自經營的 音樂出版公司 ( 英语 : MPL Communications ) 擁有超過3,000首歌曲的版權,包括傳奇人物 巴迪·霍利 畢生的作品及部份百老匯舞台劇,包括《 紅男綠女 》和《 歌舞線上 》的版權。他是英國國內最富有的人之一,2013年最新的報告估計其財產總值超過6.8億 英鎊 [12] 。 目录 1 童年 2 音樂生涯 2.1 1957-1960年 2.2 1960-1970年:披頭四時代 2.3 1970-1981年:羽翼时期 2.4 1982-1990年 2.5 1991-2000年 2.6 2000-2010年 2.7 2011-至今 3 音乐技巧 3.1 贝斯 3.2 原声吉他 3.3 电吉他 3.4 唱功 3.5 键盘乐器 3.6 击鼓 3.7 循环带 3.8 早期影响 4 個人生活 4.1 其他艺术创作 4.2 商业 4.3 毒品 4.4 冥想 4.5 社會行動家 4.6 足球 5 人際關係 5.1 女友 5.1.1 多特·罗恩 5.1.2 珍·爱舍 5.2 婚姻 5.2.1 琳达·伊士曼 5.2.2 海瑟·米尔斯 5.2.3 南希·谢维尔 5.2.4 5名子女 5.3 与前披头士成员 5.3.1 約翰·連儂 5.3.1.1 对于列侬遇刺的反应 5.3.2 乔治·哈里森 5.3.3 林格·斯塔尔 6 成就与评价 6.1 成就 6.2 奖项 7 專輯 7.1 電影原聲帶 8 巡迴演出 9 參見 10 注释 11 引用資料 12 參考書目 13 外部連結 童年 [ 编辑 ] 福斯林路20號 ( 英语 : 20 Forthlin Road ) 現在每日都吸引了大量遊客參觀。 1942年6月18日保羅·麥卡特尼出生於英格蘭 默西賽德郡 利物浦市的華爾頓醫院,這裡也是他任職護士的母親瑪麗(Mary McCartney)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服務單位是婦產科病房。兩年後他唯一的弟弟 麥克·麥卡尼 ( 英语 : Mike McGear ) 也在這兒出生。小麥卡尼雖然很早便在 羅馬天主教會 受洗,但卻被 非宗派化基督教 的方式撫養成人,這可能是由於他母親是個羅馬天主教徒,而父親吉姆(Jim McCartney)則信奉英國 基督新教 ,使其逐漸成為一名 不可知論者 。 1947年,小麥卡尼開始上斯托克頓伍德路小學,其後轉到約瑟威廉斯學校。1953年,他與另外三位同學在校內有90人應試的 適齡普考 ( 英语 : Eleven plus exam ) (11-plus exam)中取得及格,因而得以進入 利物浦男子高中書院 ( 英语 : Liverpool Institute High School for Boys ) 就讀。1954年,十二歲的保羅·麥卡尼在乘坐巴士往書院途中,認識了在斯皮克郊區上車的 佐治·夏里遜 。通過適齡普考意味麥卡尼和夏里遜都能夠升到市內的傳統 文法学校 ,而不會像 普通中學 ( 英语 : Secondary modern school ) 的學生一般,到符合法定年齡便投身工作。當時兩人作為文法學校的學生,在校園內最大的任務就是尋找其他新朋友。 1955年,麥卡尼一家搬到市內 阿勒頓 ( 英语 : Allerton, Merseyside ) 區 福斯林路20號 ( 英语 : 20 Forthlin Road ) 的英式小 排屋 生活 [13] 。在這裡瑪麗經常騎著單車往返僱用她當助產士的人家,以致保羅·麥卡尼的童年回憶裡面,有關母親的畫面幾乎總是她在大雪紛飛之時,怱忙地騎著單車離家 [14] 。1956年10月31日,長期抽煙的瑪麗在一次乳房切除手術後不幸離世,原本手術的目的是防止她的乳腺癌繼續擴散下去,但在手術過程中她因為血管栓塞而死亡 [15] 。十四歲就喪母的痛苦經歷,於稍後時間卻把保羅·麥卡尼和 約翰·連儂 緊緊連繫起來,因為連儂的母親 茱莉亞 也於1958年交通意外去世,當時約翰·連儂亦是年僅十七歲而已。 [16] 保羅·麥卡尼的父親吉姆於這時開始獨力照顧兩名兒子。他是一位 小號 和 鋼琴 樂手,並從1920年代起帶領著一支爵士樂隊演出,他對於兩名兒子長大以後都投身音樂事業,有著深厚的影響 [17] 。父親吉姆在家中前廳放置了一枱購自 布萊恩·愛普斯坦 家族樂器用品店的直立式鋼琴,令麥卡尼可時常接觸到音樂。保羅的爺爺祖·麥卡尼(Joe McCartney)也是從事演奏E大調 大號 維生的,保羅就是來自這樣的一個音樂家庭 [18] [19] 。父親吉姆在收聽電台節目時會向兒子分析歌曲是由哪些不同的樂器奏出,另外也經常帶他們欣賞本地的銅管樂隊音樂會 [19] 。 麥卡尼的父親曾經贈送少年時的保羅一支鍍銀的小號,嘗試培養他對小號的興趣,但意想不到流行一時的 民歌爵士樂 (Skiffle Music)改變了兒子的選擇,因此保羅後來把那支小號換了一支價值十五英鎊的 飛魔士 ( 英语 : Framus ) 天頂17型 鋼弦木結他 [20] [21] 。由於保羅·麥卡尼是天生的 左撇子 ,所以很快便感到無法憑着不靈敏的右手去彈奏結他。困窘之下,他偶然看見一張 史林懷特曼 的演唱會海報,之後恍然大悟,原來懷特曼正透過剛剛相反的弦線方向,使用左手彈奏結他 [21] [22] 。麥卡尼立即依樣畫葫蘆,用天頂17型結他寫下了第一首歌曲《 我失去了我的女友 》。當麥卡尼與約翰·連儂一起創作時,他也會使用屬於父親的 西班牙結他 伴奏 [23] ,後來他又學習鋼琴並以此寫下個人第二首歌曲《 當我六十四歲 》 [24] 。在父親的建議之下保羅·麥卡尼亦曾經上過私人教授的音樂課程,但當他漸漸地愛上用「自己雙耳」去學習音樂之後,從此再也沒有心機去參與課堂。 [24] 由於少年時候醉心美式的 節奏藍調音樂 (R&B),這對保羅·麥卡尼的影響可謂根深蒂固。他不但在學校裏表示黑人節奏藍調歌手 小理查德 是他的偶像,甚至在巴特林斯度假營的才藝比賽活動中,第一次演唱的歌曲亦正是小理查德的《 高高的莎莉 》。 [25] 音樂生涯 [ 编辑 ] 1957-1960年 [ 编辑 ] 1957年7月6日,在高中同學兼好友 艾雲·禾漢 ( 英语 : Ivan Vaughan ) 的介紹下,十五歲的保羅·麥卡尼在 胡爾頓 ( 英语 : Woolton ) 郊區聖彼得教堂的一場社區活動中,觀看了約翰·連儂及其樂隊「 採石工人 ( 英语 : The Quarrymen ) 」的演出(禾漢也是不定期成員之一)。由於感覺一見如故,約翰·連儂在表演完結時邀請麥卡尼加入自己的樂隊,而麥卡尼在一日之後回覆說好,從此便形成了 連儂與麥卡尼 之間長久的創作伙伴關係 [26] 。兩人分工合作非常合拍,加上天賦靈感不絕,因此歌曲作品產量甚豐,有部份更是寫給披頭四以外的其他歌手獻唱。 1958年3月,麥卡尼推薦自己的同學佐治·夏里遜參與「採石工人」樂隊。雖然連儂一度認為他年紀太小(夏里遜比連儂小三歲),但經過麥卡尼的游說及親自聆聽夏里遜試演後,連儂終於同意讓夏里遜擔任主音吉他手(Lead guitarist)。後來連儂在藝術學校的朋友 斯圖斯特·塞特克里夫 亦於1960年初加入,負責彈奏低音結他 [27] [28] 。 由1960年5月起,漸見雛形的樂隊希望使用新的名字,他們考慮過「尊尼和月犬」(Johnny and the Moondogs),亦曾經以「銀色甲蟲」(The Silver Beetles)之名前往蘇格蘭表演。到8月中,他們終於落實定名為「披頭四」(The Beatles),同時為了應付緊接下來的 德國 漢堡 演出之旅,連忙在8月12日招募了 彼得·貝斯 為固定的專職 鼓手 [29] [30] 。 1960-1970年:披頭四時代 [ 编辑 ] 主条目: 披头士 1960年8月,在 亞倫·威廉斯 ( 英语 : Allan Williams ) 負責接洽下,披頭四開始了 漢堡 之旅。隨著數次轉換表演場地(都是當地的俱樂部),旅程也不斷地延長,也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例如麥卡尼在其中一次演出後被控縱火。總而言之,經歷數百場演出的鍛鍊,披頭四在整整兩年之後才回到家鄉,繼續在利物浦的「 洞穴俱樂部 」進行表演,而當時塞特克里夫亦已離開樂隊,只好由保羅·麥卡尼接替低音結他手的位置。 披頭四在漢堡的時候就進行了他們第一次正式的錄音,但他們並不是主角,而是在德國歌手 東尼·舒利達 ( 英语 : Tony Sheridan ) 的單曲《 我的邦妮 》之中充當伴奏樂隊。不過這張唱碟卻吸引到 布萊恩·愛普斯坦 的注意,愛普斯坦後來成為披頭四的 經理人 ,為他們的發展和經營作出了鉅大的貢獻。1962年5月,愛普斯坦多次向 EMI 推薦披頭四,但在全盤碰釘後,終於與 帕洛風唱片 達成協議簽訂唱片合約。 此時披頭四的成員再次出現變動, 靈高·史達 (Ringo Starr)取代彼得·貝斯擔任樂隊的鼓手。從此之後,披頭四於1963至1964年間迅速在英國和美國竄紅。1965年,他們四人已經取得世界性的知名度,每位隊員更獲得英國皇室頒發的 大英帝國員佐勳章 (MBE)。 1965年8月,披头四发布麦卡尼创作的单曲《 昨日 》,其中的 弦乐四重奏 創意十足,歌曲被收录在专辑《 救命! 》之中。这是乐队首次在录音中使用到古典音乐元素,也是披头四首支只由一位乐队成员完成的歌曲, [31] 後來《昨日》成为了流行音乐史上被翻唱次数最多的單曲。 [32] 同年,在录制专辑《 橡胶灵魂 》(Rubber Soul)的时候,麦卡尼开始动摇連侬在乐队中的領導地位。 音乐学家 伊恩·麦克唐纳 ( 英语 : Ian MacDonald ) 写道,「从1965年开始,麦卡尼不單止作为作曲家占据优势,而且在乐器演奏、编曲,音樂製作上,当然毫无疑问也包括在指挥方面,都有杰出的才能。」 [33] 评论家认为《橡胶灵魂》專輯标志着乐队在音乐創作、歌词深度,和精細度方面有巨大飞跃。 [34] 对于被认为是披头四所有歌曲中的闪光点与高峰的歌曲《 在我的人生裏 》,列侬和麦卡特尼都声称這是自己的作品。 [35] 对于专辑,麦卡特尼说,「我们有过一段帅气讨人爱的时光,现在应该开始拓宽而变得更有深度了。」 [36] 录音工程师 诺曼·史密斯 ( 英语 : Norman Smith (record producer) ) 认为《橡胶灵魂》专辑也体现了乐队分歧的增多:「约翰和保罗的冲突变得显然易見,而保罗更认为乔治做不好事情,保罗的要求非常苛刻。」 [37] 1966年,披头四发布专辑《 左轮手枪 》(Revolver),當中有充满哲理的歌词,实验性的音效以及对于音乐风格的拓宽,编曲上从弦乐到 迷幻音乐 ,专辑标志着披头四艺术上的巨大飞跃。 [38] 单曲《平装书作家》是连续三首麦卡尼主打歌的第一首,它在专辑发行之後推出。 [39] 披头四为歌曲《 平装书作家 》和《 雨 》制作了宣传短片,它被夏理遜称为音樂影片先驅之一,于1966年6月在「 埃德·沙利文 秀」和「 流行頂峰 」節目上播出。 [40] 《左轮手枪》中的歌曲还包括麦卡尼的《 埃莉诺·芮格比 》,音乐編排用上絃乐八重奏而大受讚許。根据古尔德的说法,歌曲是「新古典乐的绝技,是真正的混合曲,令人难以给曲子定一個风格。」 [41] 除了少量的和声,歌曲中只有麦卡尼唱的主音和乔治·马丁的编曲。 [42] [nb 1] 《比伯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的封面是「所有音乐专辑中最著名的封面」,披头四传记作家 比尔·哈里 ( 英语 : Bill Harry ) 写道。 [44] 披头四于 1966年美国巡演 后不再进行现场演出, [45] 同年年底,麦卡尼首次离開乐队为电影配乐,完成作品《 家庭作風 ( 英语 : The Family Way (soundtrack) ) 》。电影原声是麦卡尼和喬治‧马丁一起完成的,马丁将两首麦卡尼創作的主题曲写成13种变奏,专辑没有登上排行榜,但是麦卡尼憑着它获得了一项 艾弗·诺韦洛奖 。 [46] 披头四现场演出生涯结束后,麦卡尼察觉到乐队的变化并希望大家都保持创新動力,敦促他们做出新作品,这就成为了后来的《 比伯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专辑,它被广泛地认为是第一张 摇滚 概念专辑 。 [47] 為了給乐队建立一个新的形象,帶出更好的实验效果,及表达他们在音乐上变得更成熟,麦卡尼创作了专辑的同名歌曲。 [48] 正如麦卡尼所形容:「我们一直以来都是披头四,我们真的很讨厌那套 锅盖头型 的装束,我们不是男孩,而是成年人,我们认为披头四应该是艺术家而不只是表演者。」 [49] 从1966年开始,乐队在录製专辑时开始使用实验性风格。 [50] 根据工程师 吉奥夫·艾默里克 ( 英语 : Geoff Emerick (soundtrack) ) :「当时披头四在音乐和录音方面都独斷独行,我们用了大量的磁带变调变速技术以及其他技术,包括压缩限制技术、飞行音效和自動雙軌道等音效。」 [51] 在他们录制單曲《 生命中的一天 》的时候,運用到40人的交响乐團,马丁和麦卡尼轮流指揮完成了录製。 [52] 而双主打单曲《 永远的草莓園 》和《 便士巷 》于1966年12月录制,但是沒有收录在1967年6月推出的《比伯軍曹》专辑之內。 [53] [nb 2] 麦卡尼的《 她离开了家 》是一首室內乐流行曲,麦克唐纳将它形容为「《比伯軍曹》專輯中最好的作品,是一首不可多得的流行歌曲。」 [55] 专辑封面是由波普艺术家 皮特·布雷克 ( 英语 : Peter Blake (artist) ) 和 珍·霍沃斯 ( 英语 : Jann Haworth ) 所设计的,披头士穿着「比伯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乐队的服装,與众多历史名人的拼圖站在一起。 [56] [nb 3] 披头四所蓄的胡子,代表乐队逐渐形成的嬉皮士风格。古爾德寫道,「他们看似穿着英国军服的样子。」 [58] 音乐学者大卫·斯科特·卡斯坦认为《比伯軍曹》是「摇滚音乐史上最重要也是影响最深远的一張专辑。」 [59] 「布莱恩死后,保罗就理所当然地接管一切成了头儿,令我们团团转,后来我们就解散了。这就是披头四解散的过程,当时我想,我真他妈的受够了!」 [60] 约翰·連侬,1970年《 滚石 》 爱普斯坦于1967年8月去世,令到身处高峰的披头四不知所措。 [61] 麦卡尼有意带头迈出新的一步,于是他便逐渐取代了連侬,成为乐隊领导和商业上的管理人。 [62] 他取得这個地位之后首要做的事,就是要拍摄电視电影《 奇幻之旅 》(Magical Mystery Tour)。这一计划,根据披头士历史研究学家 马克·李维森 ( 英语 : Mark Lewisohn ) ,「由始至终都是一場噩梦。」 [63] 影片主要由麦卡特尼執导,令到乐队首次在艺术创作方面受到批评。 [64] 但是,影片的原聲专辑却大受歡迎,它在英国作为 迷你專輯 推出,在美国则加入了最近的五支单曲作为專輯推出。 [53] 《 奇幻之旅 》是美國 Capitol唱片 公司發行的专辑,后来被收录在乐队的官方唱片集之中,它在美國本土的總銷量就达到六百万張,成為六倍白金的专辑。 [65] 1968年1月,蘋果公司为披头四拍摄了电影《 黄色潜水艇 》(Yellow Submarine)的预告片,而电影主要是根据麦卡尼1966年的 同名歌曲 而来。评论家一致对影片的音乐、视觉效果和幽默感表示高度赞扬,但是在电影上映后七个月发布的 原声专辑 却没有收到同樣效果。 [66] 1968年后期,乐队成员关系日益惡化,在录制《 披头四 》(The Beatles)专辑(也就是为人所熟識的「白色专辑」)的时候,这樣紧张的局面越加強烈。 [67] [nb 4] 灌录《 讓它去 》(Let It Be)專輯时队員之间的不和更加严重,摄影师拍到了麦卡尼对乐队成员的一段谈话:「爱普斯坦去世后我们都十分消极,我们当初都对他的管教有些反抗之意,但到现在還这么做就是件傻事了。」 [69] 1969年3月,麦卡尼与 琳達·伊士曼 ( 英语 : Linda McCartney ) 结為夫婦,同年8月,他們有了第一个孩子 玛丽 (起这个名字是為了纪念保罗經已去世的母亲)。 [70] 当乐队录制最后一张专辑《 艾比路 》(Abbey Road)的时候,马丁建议加入「一段连续的音乐」,并建议乐队考虑以交响曲的形式灌录。 [71] 麦卡尼表示贊同,但連侬卻反对。最后两人妥协,連侬同意麦卡尼的提议,专辑第一面都是独立的歌曲,第二面會有一首特长的 混合曲 。 [71] [nb 5] 1970年4月10日,因為麦卡尼和乐队成员有严重的经济纠纷,麦卡尼宣布脱离乐队, [73] 正式解散日期将为该年的12月31日。麦卡尼的律师,即他的岳父 李·伊士曼 ( 英语 : Lee Eastman ) ,在法律问题上與連侬、夏里遜,靈高的经理人 阿伦·克莱恩 ( 英语 : Allen Klein ) 就版权和知识产权問題展开了斗争。最終于1975年1月9日在法律上宣布披头四的纠葛结束,但是乐队在一些和 EMI 、克莱恩等人零星的经济纠纷直到1989年才彻底解决。 [62] [nb 6] [nb 7] 1970-1981年:羽翼时期 [ 编辑 ] 主条目: 羽翼合唱團 「我真的不想作为独立音乐人继续我的音乐生涯,所以很明显我要组建乐队,琳达和我谈了谈,大概就是:好的,但是不要那种招摇的超级乐队,普普通通的就好。」 [78] —麦卡特尼 1970年披头四解散后,麦卡尼发布了第一张个人专辑《 麦卡尼 》(McCartney)开始作個人發展,後來这专辑登上美国排行榜榜首。琳达在专辑中担任了几首歌曲的声部,但是大部分歌曲都是由麦卡尼一手包办的。 [79] [nb 8] 1971年,麦卡尼录制第二张個人专辑《 公羊 》(Ram),由保罗、琳达与鼓手丹尼·斯威爾聯手合作,後來这张专辑成为英国冠军专辑,而在美国則进入前五名,《公羊》专辑中三人合作创作的单曲《 艾伯特叔叔/哈爾西海軍上將 》成为美国冠军单曲。 [81] 同年,前 忧郁布鲁斯乐队 ( 英语 : The Moody Blues ) 的吉他手丹尼·莱恩加入麦卡尼和斯威爾并组成 羽翼合唱團 (Wings)。麦卡尼对此表示:「羽翼是我们做出的一个艰难的选择,任何乐队想要取得像披头四一樣的成就殊不容易,我当时就是处在那个位置。然而,当时我要不就放弃,要不就这样做,但我热爱音乐不想放弃。」 [82] [nb 9] 1971年9月,麦卡尼的女儿 史黛拉 (Stella McCartney)出生,取名史黛拉是为了纪念琳达的两位祖母,她們的名字都叫史黛拉。 [84] 后来吉他手 亨利·麦卡洛 ( 英语 : Henry McCullough ) 加入乐队,1972年羽翼乐队的首次巡迴演唱便开始,而第一场演唱会的观众就是700名 诺丁汉大学 的学生。之後乐队又乘坐麵包车於英国各地大学举办了十场演唱會,这次巡演的日程并未對媒體公布,在此期间,乐队的作风低调,而主要收入都是学生所给与,而且在巡演中不會演唱披头四时期的歌曲。 [85] 緊接下来的七個星期,乐队举行了 25场欧洲演唱会 ,在此期间,乐队只演唱羽翼合唱团和麦卡尼個人的歌曲以及翻唱歌曲,包括小理查德的《 高高的莎莉 》,这也是巡迴演出唯一的一首披头四之前录製过的歌曲。麦卡尼不想举行大规模的巡演,演出場地都在较小的音乐厅举行,觀众人數不會超过3,000人。 [86] 对于这两次后披头四时期巡演,麦卡尼表示:「我不想看到的就是我一上台,就面对着五排拿着筆記本的记者,盯着我说:好吧,他不行了,比不上以前了。这种折磨我受不了,于是我们决定去大学演出,这让我不會那么紧张。那次巡迴演唱结束后,我觉得我們應該幹点其他的了,于是我们举辦了欧洲巡演。」 [87] 羽翼乐队的首支美国冠军单曲《 我的愛 》,收录在《 紅玫瑰賽道 》(Red Rose Speedway)专辑中,发布於1973年3月。这张专辑是乐队的第二张专辑,後來打上美国排行榜第一位,於英国排行榜則打進前五名。 [88] [nb 10] 保罗、琳达與前披头四制作人喬治·马丁合作完成了單曲《 你死我活 》,这首單曲成为了 詹姆斯·邦德 (James Bond)系列电影《 鐵金剛勇破黑魔黨 》的主题曲。《你死我活》获得美国 奥斯卡 一項提名,於美国排行榜上到亚军位置,英国排行榜則去到第九位,製作人乔治·马丁更凭此曲获得一項葛莱美奖。 [89] 音乐教授兼作家文森特·貝尼特斯將歌曲评价为「交响艺术摇滚的上佳之作。」 [90] [nb 11] 麦卡洛和斯威爾于1973年离队之后,麦卡尼夫妇与莱恩录制了专辑《 逃走的樂隊 》(Band on the Run)。这张专辑於英美两地皆達到白金专辑銷量,之后乐队又拥有了数张白金专辑。 [92] 這張专辑於英美两地都去到冠軍位置,它不仅是乐队首张在两国排行榜登顶的专辑,而且也成为了首张三度登上 告示牌排行榜 榜首的专辑。这也是70年代销量最高的专辑之一,於英国销量榜上停留達124週。《 滚石 》杂志將此专辑评为1974年年度专辑,翌年於葛莱美颁奖典礼上,专辑获颁贈最佳现代/流行专辑与最佳製作奖。 [93] [nb 12] 1974年4月,羽翼乐队獲得第二首美国冠军单曲,就是专辑的同名單曲《 逃走的樂隊 》。 [95] 专辑也包括了两首排行榜前十名的歌曲《 噴射機 》和《 海倫的旅程 》,它在 滾石雜誌五百大專輯 名单上位列418位。 [96] [nb 13] 1976年麦卡尼在羽翼乐队的一场演唱会上。 在《逃走的樂隊》专辑之后,羽翼乐队已經是大红大紫,1975年發布的专辑《 火星和金星 》(Venus and Mars)與翌年的专辑《 音速的羽翼 》(Wings at the Speed of Sound)都成为了冠军专辑。 [98] [nb 14] 1975年8月,他们开始了为期14週的 羽翼遍布世界巡迴演唱會 ,包括在英国、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等地方演出。在巡演中麦卡尼幾年來第一次再演唱披头四的歌曲,其中包括這五首歌:《 一次無意的邂逅 》、《 昨日 》、《 黑鳥 》,《 麥當娜夫人 》和《 蜿蜒曲折之路 》。 [100] 在英国演唱之后,緊接下来乐队雄心勃勃的在美国发表了现场专辑《 羽翼遍布美国 》(Wings Over America),這個专辑有三张唱碟,後來登上排行榜第一位。 [101] 1977年9月,麦卡尼夫妇有了第三个孩子,取名为 詹姆斯·麥卡尼 ( 英语 : James McCartney ) 。同年11月,羽翼乐队的单曲《 金泰爾角 》成为了英国历史上最畅销的单曲之一。 [102] 这是麦卡尼個人音樂生涯中最暢銷的单曲,销量是之前的纪录保持者披頭四單曲《 她愛著你 》的两倍,達到250万張,直到1984年才被慈善单曲《 他们可知現在是圣诞 》打破记录。 [103] [nb 15] 1978年羽翼樂隊發布《 倫敦城 》(London Town)专辑,當中有一首美国冠军单曲《 加一點運氣 》,这张专辑也成为继《 逃走的樂隊 》(Band on the Run)之后最畅销的专辑,在英美两地皆打进排行榜前五名。但是专辑所收到的评价一般都不好,麦卡尼對此也流露出一絲失望。 [105] [nb 16] 1979年的专辑《 回到根本 》(Back to the Egg),麦卡尼与 皮特·湯森 等众多樂手组成了 超級組合 「搖滾交響樂團」(Rockestra),合作创作了單曲《 搖滾交響主題曲 》,歌曲作者表示为羽翼乐队。《 回到根本 》专辑虽然暢銷並取得白金销量,但受到評論家的批评。 [107] 1979年11月,羽翼乐队作最后一次巡迴演唱,在英国 演出20场 ,并再次演唱了披头四时期的歌曲如《 用盡方法得到妳 》、《 山丘上的傻瓜 》以及《 顺其自然 》(Let It Be)。 1980年,麦卡尼发表了个人第二张专辑《 麦卡尼 II 》,後來成为英国冠军专辑,美国排行榜則去到第三位。這張专辑和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一样,作曲和演唱都是自己一手包辦。 [108] 专辑中包括了單曲《 來了 》,這歌的1979年 格拉斯哥 演唱會现场版本,成为了羽翼乐队的最后一首冠军歌曲。 [109] 1981年初,麦卡尼感到羽翼乐队的命数已尽,他需要作出改变。1981年4月,乐队因经济纠纷而解散。 [110] [nb 17] [nb 18] 1982-1990年 [ 编辑 ] 1982年麦卡尼和 史提夫·汪达 合作创作了冠军单曲《 乌木与象牙 》,製作人是喬治·马丁,歌曲被收录在麦卡尼的专辑《 拔河 》(Tug of War)之中。同年,他和 迈克尔·杰克逊 合作创作歌曲《 女孩屬於我 》,此曲被收录在杰克逊的《 驚悚片 》(Thriller)专辑裡。 [114] [nb 19] 1983年,他和杰克逊合作了单曲《 再說說 》,这也是麦卡尼截至2012年 ( 2012-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 month ! ) [update] 最后一首美国冠军歌曲。他的最后一首英国冠军歌曲也是在該年诞生的,這是12月5日推出,來自 同名专辑 的《 和平的风笛 》(Pipes of Peace)。 [116] [nb 20] 1984年,麦卡尼参演電影《 代我问候布劳德街 》(Give My Regards to Broad Street),斯塔尔也在其中饰演了一个角色。但评论家並不喜欢這部電影,《 珍萃 》杂志将电影评为「毫无个性、冷血,沒有中心。」 [118] 罗杰·埃伯特 为电影只給一颗星的評價,並表示:「你尽可以跳过电影直接收听 电影原声带 。」 [119] 原声专辑的成績就好多了,其中的主題曲《 再沒有寂寞的夜晚 》由 大卫·吉尔摩 弹奏吉他,後來打上美国排行榜前十名的位置。原声专辑於英国成为排行榜冠军专辑。 [120] 1985年, 华纳兄弟 邀请麦卡尼为电影《 我們這樣的間諜 》(Spies Like Us)贊写歌曲,他於四天后完成创作并親自演唱了 同名歌曲 ,音樂製作人是 菲尔·拉蒙 ( 英语 : Phil Ramone ) 。 [121] [nb 21] 稍後麦卡尼参与「 拯救生命 演唱会」(Live Aid),压轴歌曲演唱了《 顺其自然 》(Let It Be)。當時音响设备出現了问题,令到麦卡尼前两句的演唱和钢琴演奏都听不清楚,這時歌迷數度以尖叫声支持。一會兒之後问题解决,再加上 大卫·鲍伊 、 艾莉森·莫耶 ( 英语 : Alison Moyet ) , 皮特·唐舍德 和 鲍勃·格尔多夫 的登场引起了观众疯狂的反应。 [123] 1986年麦卡尼和 埃里克·斯图尔特 ( 英语 : Eric Stewart ) 合作录製专辑《 按下播放 》(Press to Play),其中斯图尔特贡献了专辑中过半数的歌曲。 [124] [nb 22] 1988年10月,麦卡尼发布专辑《 蘇聯之夢 》(Choba B CCCP),专辑只在前苏联 俄羅斯 发行,全碟包括13首英語 翻唱 歌曲,它於兩天之內录製完成。 [126] 1989年,麦卡尼和 默西赛德郡 的音乐老友 加里·马斯登 ( 英语 : Gerry Marsden ) 和 霍利·约翰逊 ( 英语 : Holly Johnson ) 灌录了單曲《 渡輪橫過默西河 》,目的是为四月發生的 希爾斯堡慘劇 筹集善款。 [127] [nb 23] 六月,麦卡尼发布專輯《 污泥中的花朵 》(Flowers in the Dirt),這是麦卡尼和 艾維斯·卡斯提洛 、 大卫·吉尔摩 ,和 尼基·霍普金斯 ( 英语 : Nicky Hopkins ) 等音樂人聯手製作的專輯。 [129] [nb 24] 麦卡尼后来和琳达一起组建了音乐團队,请来 哈米什·斯圖爾特 ( 英语 : Hamish Stuart ) 和 羅比·麥金托什 ( 英语 : Robbie McIntosh ) 作為乐队的吉他手, 保罗·维金斯 ( 英语 : Paul 'Wix' Wickens ) 為乐队的键盘手,鼓手则是 克里斯·懷滕 ( 英语 : Chris Whitten ) 。 [131] 1989年9月,乐队开始了「 保罗·麦卡尼世界巡迴演唱會 」,这是麦卡尼十年来首次巡迴演出,他於翌年发布的三唱碟专辑《 奇妙演唱旅程 》(Tripping the Live Fantastic)就包含了巡演中的部分内容。 [132] [nb 25] [nb 26] 1990年9月,美国出版社《娱乐财经》为麦卡特尼颁发了奖项,因为他成为了当年演出收入最高的歌手,他在 加州伯克利大学 的两场演唱會收入就超过350万美元。 [135] 1990年4月,他创下了「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运动场演出」的记录,他在巴西里约热内卢 马拉简拿运动场 的演唱会有18万4千人参加。 [136] 1991-2000年 [ 编辑 ] 麦卡特尼于1991年进军 管弦乐 ,当时 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 ( 英语 : Royal Liverpool Philharmonic ) 正值创立150周年庆典,于是麦卡特尼便献上了作品。他和作曲家 卡尔·戴维斯 合作,出品了 利物浦唱剧 。演出邀请了 奇里·特·卡娜娃 、莎莉·博格斯、 杰里·哈德利 ( 英语 : Jerry Hadley ) 、 威拉德·怀特 ( 英语 : Willard White ) 和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在 利物浦大教堂 演出。 [137] 演出的评价并不好。《 卫报 》的评价尤为刻薄,将音乐描述为“完全没有整体性”并且“不敢尝试快节奏”。 [138] 报纸还刊登了麦卡特尼对此的回复信,麦卡特尼在信中指出了音乐中的一些快节拍而且还说,“幸亏历史上很多优秀的音乐都不被当时的乐评家喜欢,所以我情愿 ... 让听众自行判断作品的优劣。” [138] 纽约时报的评价则稍微好些,称“剧中有美妙而欢悦的时刻 ... 而音乐的诚意还是比音乐的野心更讨喜”。 [139] 在伦敦首演后,麦卡特尼在世界各地开展演出,专辑《利物浦唱剧》则在英国 音乐周刊 古典音乐榜上登上榜首。 [140] 1991年,麦卡特尼在 MTV不插电 ( 英语 : MTV Unplugged ) 节目上进行了 原音乐 表演并发行了专辑《不插电(官方Bootleg)》。 [141] [nb 27] 在20世纪90年代,麦卡特尼两次与 致命玩笑 ( 英语 : Killing Joke ) 乐队的 Youth 合作,成立乐队 “消防员” 。两人一起在1993年发布了电子乐专辑《 草莓海洋远航森林 》。 [143] 麦卡特尼也在同年发行专辑《 Off the Ground 》。 [144] [nb 28] 而 新的世界巡演 于当时展开,同年现场专辑《 Paul Is Live 》发行。 [146] [nb 29] [nb 30] 从1994年开始,麦卡特尼开始了与哈里森、斯塔尔、马丁开始了为期四年的苹果唱片《 Beatles Anthology 》计划。 [150] 1995年, 查爾斯王子 授予他 皇家音乐学院 荣誉学者称号,对此麦卡特尼表示,“这对于看不懂乐谱的一个人来说的确很惊奇”。 [151] 1997年,麦卡特尼发行摇滚专辑《 Flaming Pie ( 英语 : Flaming Pie ) 》。斯塔尔在歌曲《 美丽的夜晚 》中击鼓。 [152] [nb 31] 同年晚些时候,他发行了古典专辑《立石》,专辑在英美两地古典音乐排行榜上均为冠军。 [154] 1998年,他发行了专辑《 灯心草 》,这是消防员乐队的第二张专辑。 [155] 1999年,麦卡特尼发行专辑《 Run Devil Run 》。 [156] [nb 32] 专辑一周就完成了录制,大卫·吉尔摩和 Ian Paice ( 英语 : 伊恩·派斯 ) 参与了录制,专辑中的歌曲多为翻唱,3首歌曲为麦卡特尼原创。他计划制作这张专辑已经很久了,主要是受琳达的鼓励,可是琳达在1998年因癌症去世,计划便推迟了。 [157] 在1999年,他继续尝试交响音乐,发行专辑《 Working Classical ( 英语 : Working Classical ) 》。 [158] 2000年,他和Youth与 超级毛绒动物 ( 英语 : Super Furry Animals ) 乐队合作录制专辑《 利物浦声响拼贴 ( 英语 : Liverpool Sound Collage ) 》,在专辑中,他们使用了麦卡特尼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极为热衷的拼贴技术与 具体音乐 技术。 [159] 在纪念琳达的专辑《 献给琳达的花环 ( 英语 : A Garland for Linda ) 》(2000)中,麦卡特尼创作了Nova一曲献给亡妻。 [160] 2000-2010年 [ 编辑 ] 当 九一一袭击事件 发生时,麦卡特尼就在 约翰·甘迺迪国际机场 停机场上目睹了悲剧的发生,因此,麦卡特尼举办了 纽约市慈善演唱会 。在同年11月,麦卡特尼发行了录音室专辑《 Driving Rain 》,其中包括了歌曲《 自由 》,歌曲就是为9·11所创作。 [161] [nb 33] 次年,麦卡特尼与 Rusty Anderson ( 英语 : 拉斯蒂·安德森 ) 与 Brian Ray ( 英语 : 布莱恩·雷 ) 组建乐队巡演,乐队键盘手是保罗·维金斯,鼓手是 Abe Laboriel, Jr. ( 英语 : Abe Laboriel, Jr. ) 。 [163] 他们于2002年4月开始了 Driving World Tour 世界巡演,在美国、墨西哥和日本演出。巡演后他发行了双面专辑《 重返美国 》,而于2003年在全球发行的内容大同小异的专辑名为《 重返世界 》。 [164] [nb 34] [nb 35] 巡演收入1.26亿美元,平均每场演唱会收入200万美元,公告牌将其列为年度四大巡演之一。 [166] 2002年7月,麦卡特尼与 海瑟·米尔斯 成婚。11月,麦卡特尼参加了在乔治的逝世周年纪念日时举办的 乔治纪念演唱会 ( 英语 : Concert For George ) 。 [167] 他还参加了 超级碗 ,在2002年的 第三十六届超级碗 赛前演出中演唱歌曲“自由”。在2005年的 第三十九届超级碗 上他在中场演出中担任主角。 [168] 英国纹章院 在2002年授予麦卡特尼个人 紋章 。麦卡特尼的 饰章 ( 英语 : Crest_(heraldry) ) 部分是一只用爪子抓着吉他的 利物鳥 ,以代表他的利物浦出身和音乐生涯。而纹章的盾形部分中的四个弯曲的部分很像 甲壳虫 的背部。而纹章 铭言 是拉丁文 Ecce Cor Meum ,意思是“看清我心”。 [169] 2003年,麦卡特尼的女儿Beatrice Milly出生。 [170] 2009年,斯塔尔和麦卡特尼为游戏 摇滚乐队:披头士 促销 2005年7月,他在 现场八方 慈善演唱会中表演,和U2以一曲《 佩珀中士的寂寞之心俱乐部乐队 》开场,并以《 Drive My Car 》(与 乔治·迈克尔 合唱)、《 Helter Skelter 》和《 蜿蜒长路 》结束表演。 [171] [nb 36] 9月,他发行了摇滚专辑《 后院中的创作与混乱 ( 英语 : Chaos and Creation in the Backyard ) 》(Chaos and Creation in the Backyard),专辑中的大部分乐器都是他本人来演奏的。 [173] [nb 37] [nb 38] 2006年,麦卡特尼发行古典专辑《 看清我心 》。 [176] [nb 39] 摇滚音乐专辑《 记忆将满 ( 英语 : Memory Almost Full ) 》于2007年发行。 [177] [nb 40] 2008年,他发行了他的“消防员”乐队的第三张专辑《 电子争吵 ( 英语 : Electric Arguments ) 》 。 [179] [nb 41] 同样是在2008年,他在利物浦进行表演以庆祝利物浦成为当年的 欧洲文化之都 。在2009年,在停演4年后,麦卡特尼再次举办现场演唱会,表演超过80场。 [181] 在披头士当年首次在美国电视节目 埃德·沙利文 秀亮相的45年之后,麦卡特尼重回当年的纽约剧院参加 大卫·莱特曼 深夜秀。 [182] 2009年9月9日,百代唱片历经4年的披头士专辑重制计划完成,并在当天发行游戏《 摇滚乐队:披头士》 。 [183] 麦卡特尼的巨大名声使他成为了著名建筑剪彩的热门人选。在2009年,在纽约 皇后区 ,为取代 谢亚球场 而建的 花旗球场 建成后,麦卡特尼在当地举办了3场售罄演唱会。这三场演唱会后来被录制成专辑《 晚上好,纽约城 》。 [184] 2010年,麦卡特尼为坐落于 匹兹堡 的 库索尔能源中心 的竣工剪彩。 [185] [nb 42] 2011-至今 [ 编辑 ] 2011年7月,麦卡特尼在 洋基体育场 举行了两场满座演唱会。 纽约时报 评价了首场演唱会并认为麦卡特尼“毫无退意,仍然在各大体育场内举行着马拉松式的巡演。” [187] 2011年9月,受 纽约市芭蕾舞团 之邀,麦卡特尼首次和 皮特·马丁斯 ( 英语 : Peter Martins ) 合作编排舞剧 海洋王国 。 [188] 同样是在2011年,麦卡特尼与南希·谢维尔成婚。 [189] 2012年2月,他发行了专辑《 爱的签名 》,专辑中绝大部分都是翻唱。同月, 美国国家科学院录音艺术与科学学院 ( 英语 : National Academy of Recording Arts and Sciences ) 授予他 MusiCares年度人物 称号,在这2天后他在 第54屆葛萊美獎 上进行表演。 [190] 至今,麦卡特尼仍然是吸金巨星,2012年5月在 墨西哥城 举办的两场演出吸引观众超过10万人,吸金600万美元。 [191] [nb 43] 2012年6月,麦卡特尼为伊丽莎白二世的举办于 白金汉宫 外的 登基60周年演唱会 ( 英语 : Diamond Jubilee Concert ) 压轴出场,表演的歌曲包括《顺其自然》和《你死我活》(Live and Let Die)。 [193] 在2012年7月27日举办的 2012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典禮 上,麦卡特尼压轴登场并以《 The End 》和《 Hey Jude 》结束了开幕式。 [194] 演出的报酬是1英镑。 [195] 12月12日,麦卡特尼和 涅槃乐队 在世的成员( Krist Novoselic 、 Dave Grohl 和 Pat Smear )合作,在 12-12-12桑迪飓风赈灾演唱会 上演出,演出全球播出,观众超过200万人。 [196] 2013年8月28日,麦卡特尼发布了新专辑《 New 》的主打同名歌,而专辑则在2013年10月发行。 [197] 专辑发行后,麦卡特尼为宣传新专辑在 BBC 2台及纽约时代广场演出。 [198] 音乐技巧 [ 编辑 ] 很大程度上讲,麦卡特尼是自学成才的一位音乐家, 音乐学家 伊恩·麦克唐纳 ( 英语 : Ian MacDonald ) 认为他“生下来就注定会从事音乐,对于专业知识,没人教过他 ... [他]创作的作品都是天性所指使,完美的对音高的察觉和灵敏的耳朵成为了他判断音乐的基石 ... [一位]天生的旋律家——通过乐曲本身的和音作出曲子。” [199] 麦卡特尼对此评价,“我认为我的音乐创作 ... 更像是原始人艺术家,不用学就知道在洞穴里作画。” [200] 贝斯 [ 编辑 ] 麦卡特尼的贝斯水平被其他贝斯手称赞,包括 斯汀 、 德瑞医生 的贝斯手 Mike Elizondo ( 英语 : Mike Elizondo ) ,以及 XTC ( 英语 : XTC ) 乐队的 Colin Moulding ( 英语 : Colin Moulding ) 。 [201] 麦卡特尼最擅长用 拨子 弹奏,这点广为人知,但有时麦卡特尼也会指弹贝斯。 [202] 麦卡特尼不使用拍击奏法或制音奏法。 [203] 他受 摩城唱片 音乐家的影响很深,尤其是 詹姆斯·詹默森 ( 英语 : James Jamerson ) ,麦卡特尼称他影响了他自己的旋律风格。他也受 布莱恩·威尔森 的影响,正如他所说:“因为他不走寻常路。” [204] 他特别钟爱的贝斯手还有 斯坦利·克拉克 ( 英语 : 斯坦利·克拉克 ) 。 [205] “保罗是最具有革新意识的贝斯手 ... 现在音乐界一半的东西都是借鉴自他披头士时期所为 ... 他在其他很多方面都很自大,但是他对于自己的贝斯技术却谨慎害羞。” [206] —列侬,《花花公子》杂志,1981年1月 在披头士时期早期,他主要使用 Höfner 500/1 ( 英语 : Höfner 500/1 ) 型号的贝斯,但在1965年,他在录音时开始零星地使用 Rickenbacker 4001 ( 英语 : Rickenbacker 4001 ) S型号的贝斯。它通常都使用 Vox扩音器 ( 英语 : Vox (musical equipment) ) ,但是在1967年,麦卡特尼也开始使用 Fender Bassman ( 英语 : Fender Bassman ) 进行扩音。 [207] 在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他使用过 Wal五弦贝司 ( 英语 : Wal (bass) ) ,这比起之前的Höfner声音更加低沉,影响了他的细腻的弹奏风格。 [203] 这也是他90年代换回Höfner贝斯的原因。 [203] 现场表演时,他使用 Mesa Boogie ( 英语 : Mesa Boogie#Bass amps ) 扩音器。 [208] 麦克唐纳认定《 She's a Woman ( 英语 : She's a Woman ) 》是麦卡特尼生涯的转折点,从此他的贝斯水平直上青云,披头士传记作家克里斯·英厄姆认为在橡胶灵魂中,麦卡特尼的演奏水平进步显著,尤其是歌曲《 The Word ( 英语 : [The Word (song) ]] ) 》中的演奏。 [209] 贝肯和摩根赞成这一说法,认为麦卡特尼在歌曲中的 律动 是“流行乐贝斯弹奏中的高峰 ... 第一次在唱片中证明了自己弹奏的硬实力。” [210] 麦克唐纳认为 詹姆斯·布朗 的《 爸爸买了个新包 ( 英语 : Papa's Got a Brand New Bag ) 》和皮科特的《 在午夜时分 ( 英语 : In the Midnight Hour ) 》对他产生了影响,他从中汲取,受到启发,做出了“他到现在为止最纯朴自然的贝斯演奏”。 [211] 贝肯和摩根对他在披头士歌曲《 Rain ( 英语 : Rain (The Beatles song) ) 》中的贝斯演奏做出了这样的评价,认定其为“令人震惊的一段演奏 ... [麦卡特尼]精确的演奏技巧使曲中有了明晰的旋律但又不显得韵律单薄。” [212] 麦克唐纳觉得这首曲子是披头士单曲中最好的 B面 ,声称曲子“围绕麦卡特尼贝斯演奏的响亮而饱满的共鸣”是“极具创新意识的,甚至优秀得都压过了曲子本身”。麦克唐纳也谈到了 印度傳統音樂 的影响使得曲子“贝斯演奏中有了一种异域情调的风格。 [213] 麦卡特尼则认为在《 佩珀中士的寂寞之心俱乐部乐队 》中的曲子里他的贝斯演奏最强最创新,尤其是在歌曲《 露西在缀满钻石的天空 》中。 [214] 原声吉他 [ 编辑 ] “如果只有一把乐器可选的话,我一定要有一把原声吉他。” —麦卡特尼,《Guitar Player》,1990年7月 麦卡特尼不是指弹吉他手,但是他也使用基本的 指弹 技巧。 [215] 它使用原声吉他的例子包括披头士时期的歌曲《Yesterday》、《I‘m Looking Through You》、《 Michelle ( 英语 : Michelle (song) ) 》、 《 Blackbird ( 英语 : Blackbird (song) ) 》、《 I Will ( 英语 : [I Will (The Beatles song) ]] ) 》、《 Mother Nature's Son ( 英语 : Mother Nature's Son ) 》和《 Rocky Raccoon ( 英语 : Rocky Raccoon ) 》。 [216] 麦卡特尼说《Blackbird》是他最喜欢的,并这样描述其中的吉他部分:“我找到了自己的指弹的诀窍 ... 实际上我一次拨两根弦 ... 我尽量模仿那些 民谣 吉他手弹奏的方式。” [215] 在歌曲《 Jenny Wren ( 英语 : Jenny Wren ) 》中他也使用了同样的技巧。 [217] 在录音中,他多次使用 Epiphone Texan ( 英语 : Epiphone Texan ) 吉他,但是他也使用过 马丁 D-28 型号的吉他。 [218] 电吉他 [ 编辑 ] “琳达很喜欢我的吉他演奏,但是我却对此怀疑。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吉他手,另一种就是像我这样喜欢弹吉他的。” [219] —麦卡特尼,《Guitar Player》,1990年7月 麦卡特尼在几首披头士的唱片中都担任主音电吉他手,包括被麦克唐纳描述为有着“棱角尖锐的吉他独奏”的歌曲《 Drive My Car ( 英语 : Drive My Car ) 》,在录音中,麦卡特尼用的是 Epiphone Casino ( 英语 : Epiphone Casino ) 吉他。对于这把吉他,麦卡特尼说,“非让我选一把电吉他,我会选这一把。” [220] 麦克唐纳称他在哈里森创作的《 Taxman 》中的演奏是“技惊四座的”,而他认为他在歌曲《佩伯中士的芳心俱乐部乐队》和《 Helter Skelter 》中的演奏是“尖声震撼的”。麦克唐纳也称赞了他在歌曲《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 ( 英语 :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 ) 》中“闪光的仿印度风”的吉他独奏。 [221] 麦卡特尼在歌曲《 Another Girl ( 英语 : Another Girl ) 》中也担任了主音吉他手。 [222] 对于他在《Taxman》中的演奏,麦卡特尼曾经评价道:“我受到了 吉米·亨德里克斯 的启发,这也是我首次尝试 反馈技术 ( 英语 : Guitar feedback ) 。” [215] 在1990年,当被问及他最喜欢的吉他手时,他提到了 埃迪·范·海伦 、 埃里克·克莱普顿 和大卫·吉尔摩,他补充说:“但是我还是最喜欢亨德里克斯。” [215] 麦卡特尼主要使用 Gibson Les Paul 吉他进行电声演奏,尤其是现场演出。 [208] 唱功 [ 编辑 ] 麦卡特尼的唱法横跨多种 音乐类型 。在《 Call Me Back Again ( 英语 : Call Me Back Again ) 》中,根据贝尼特斯所说,“麦卡特尼是 布鲁斯 风格的歌手而光芒四射”,而麦克唐纳则认为《 I'm Down ( 英语 : I'm Down ) 》是“一首 摇滚 经典”充分展示了“麦卡特尼的唱功和多样性的风格”。 [223] 麦克唐纳将《Helter Skelter》描述为 重金属 风格最早的尝试,《Hey Jude》则是“ 流行 与摇滚的混合”,指出麦卡特尼的“ 福音音乐 式的转音”的运用以及“仿 灵魂乐 风格的结尾。” [224] 贝尼特斯认为《 Hope of Deliverance ( 英语 : Hope of Deliverance ) 》和《 Put it There ( 英语 : Put it There ) 》是麦卡特尼民谣风格演唱方式的例子,而音乐学家 Walter Everett ( 英语 : Walter Everett (musicologist) ) 认为《 When I'm Sixty-Four》 和《 Honey Pie ( 英语 : Honey Pie ) 》是他对 滑稽唱法 的尝试。 [225] 麦克唐纳赞扬披头士的 24小节布鲁斯 歌曲《She's a Woman》富有 摇摆乐 节拍,是“他们迄今为止最极端的声音”,而麦卡特尼的声音“在边界徘徊,达到了胸腔的上限,随时都有爆破的风险”。 [226] 麦克唐纳将《 I've Got a Feeling ( 英语 : I've Got a Feeling ) 》描述为“粗狂的,不修边幅的中速摇滚歌曲”,有着“深情健壮”的唱法。《重回苏联》(Back in the U.S.S.R.)则是“[披头士]创作的最后一首快节奏歌曲”,麦卡特尼在其中展示的“ Belting唱法 ( 英语 : Belting (music) ) ”是继他在3年前的歌曲“Drive My Car”之后最好的演唱之一。 [227] 键盘乐器 [ 编辑 ] 麦卡特尼在几首披头士的曲子中弹奏钢琴,包括《 每一件小事 》(Every Little Thing)、《他是个女人》(She's a Woman)、《 不为谁 ( 英语 : For No One ) 》、《 生命中的一天 》、《你好,再见》(Hello Goodbye)、《 圣女女士 ( 英语 : Lady Madonna ) 》、《顺其自然》(Let it Be)和《蜿蜒长路》(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228] 麦克唐纳认为圣女女士中的钢琴部分让人想起 胖子多明诺 ,而“顺其自然” 则有着福音曲调。 [229] 麦克唐纳称麦卡特尼在《 永远的草莓地 》中的 Mellotron 前奏很好地表现的歌曲的整体风格。 [230] 而麦卡特尼在曲子《 麦克斯韦的银锤子 》和羽翼乐队的歌曲《Loup (1st Indian on the Moon)》中进行了 穆格电子琴 ( 英语 : Moog synthesizer ) 演奏。 [231] 英厄姆则将羽翼乐队的歌曲“ With a Little Luck ( 英语 : With a Little Luck ) ”和“ 伦敦城 ”描述为“完美地体现了最细腻的流行合成手法”。 [232] 击鼓 [ 编辑 ] 麦卡特尼在披头士的曲子《Back in the U.S.S.R》、《 Dear Prudence ( 英语 : Dear Prudence ) 》、《 Martha My Dear ( 英语 : Martha My Dear ) 》、《 Wild Honey Pie ( 英语 : Wild Honey Pie ) 》和《 The Ballad of John and Yoko ( 英语 : The Ballad of John and Yoko ) 》中打鼓。 [233] 麦卡特尼为他的前两张个人专辑《McCartney》和《McCartney II》中的大部分曲子打鼓,羽翼乐队的专辑《乐团上路》和他的个人专辑《后院中的创作与混乱》(Chaos and Creation in the Backyard)中的击鼓部分大部分也都是麦卡特尼完成的。 [234] 循环带 [ 编辑 ] 20世纪60年代中期,当麦卡特尼到他的一位艺术家朋友 约翰·邓巴 位于伦敦的家中做客时,麦卡特尼把他自己在女友 珍·爱舍 ( 英语 : Jane Asher ) 家中录制的 磁带 带了过去。磁带中包括了很多麦卡特尼的作品, 狄克·詹姆斯 ( 英语 : Dick James ) 将这些作品录制成了小样。 [235] 由于深受美国先锋艺术家 约翰·凯奇 的影响,麦卡特尼的录音磁带中包括人声、吉他、手鼓等音效,他使用 布莱内尔 公司的 磁带录音机 剪切过很多磁带。他将他的成品描述为“电声交响乐”。 [236] 他会通过将磁带倒放、加速、减速来取得新奇的效果。后来,磁带中的一些选段成为了披头士歌曲《 明日永不知 》和《 山丘上的傻瓜 ( 英语 : The Fool on the Hill ) 》中的一部分。 [237] 早期影响 [ 编辑 ] “ 弥赛亚 到来了!” [238] —麦卡特尼评价猫王,《披头士选集》(The Beatles Anthology),2000年 麦卡特尼的音乐启蒙偶像包括 小理查德 、 猫王 、 巴迪·霍利 、 卡尔·帕金斯 和 查克·贝里 。 [239] 当被问到为什么“佩伯中士”的封面上没有猫王时,麦卡特尼回答说,“猫王太重要了,无以伦比 ... 于是我们决定不把他安排上去,他可不只是一个 ... 流行歌手,他是王者埃尔维斯。” [240] 麦卡特尼称他在歌曲《 我看见她站在那里 》中的贝斯演奏受贝里的《 我说你呢 ( 英语 : I'm Talking About You ) 》的启发。 [241] 麦卡特尼称小理查德是他的偶像,小理查德的 假声 演唱给麦卡特尼的演唱方式提供了灵感。 [242] 麦卡特尼说歌曲《I‘m Down》也是对小理查德的致敬。 [243] 在1971年,麦卡特尼买下了霍利作品的出版权,并在1976年,即霍利诞辰40周年,麦卡特尼在英国举办了“巴迪·霍利周”节日。节日邀请了诸多著名音乐家进行表演、创作比赛、绘画比赛等特色活动,而霍利生前的乐队 蟋蟀乐队 ( 英语 : the Crickets ) 也表演了节目。 [244] 個人生活 [ 编辑 ] 其他艺术创作 [ 编辑 ] 麦卡特尼2009年时于美国纽约表演 20世纪50年代上学期间,麦卡特尼尤为擅长美术,经常因优秀的绘画而备受表扬。然而,他不太守纪律的性格影响到了他的成绩,最后没有被美术学院录取。 [245] 20世纪60年代,他开始探索视觉艺术,醉心实验电影并时常参加电影、喜剧和古典音乐的表演。他首次接触伦敦 前卫 艺术界是通过艺术家 约翰·顿巴 ,他向艺术作品商人 罗伯特·弗雷泽 介绍了麦卡特尼。 [246] 在弗雷泽家中,他学习了艺术鉴赏并结识了 安迪·沃霍尔 、 克萊斯·歐登柏格 、 皮特·布雷克 以及 理查德·哈密尔顿 等艺术家。 [247] 麦卡特尼后来购买了 雷内·马格利特 的很多作品,并用他创作的著名的苹果绘画作为披头士 苹果唱片 公司的标识。 [248] 麦卡特尼后来参与了位于伦敦梅森院的 Indica艺术馆 的翻修与宣传工作,这里不仅是 巴里·迈尔斯 建立的著名艺术馆,也成为了后来列侬与 小野洋子 初遇之地。迈尔斯还创建了地下报纸《 国际时报 》,而麦卡特尼为他提供了经济上的帮助并提供新闻采访材料以帮助报纸吸引广告。迈尔斯后来为麦卡特尼作传《距今多年》(1997)。 [249] 在目睹艺术家 威廉·德·库宁 在他位于 长岛 的工作室工作后,麦卡特尼对绘画产生了兴趣。 [250] 麦卡特尼在1983年开始从事绘画,并于1999年在德国 锡根 举办个人画展。这场展出70件画作的画展中包括了列侬、 安迪·沃霍尔 和 大卫·鲍威 的画像。 [251] 虽然麦卡特尼最初不情愿当众展出,但是最后因为举办者 沃尔夫冈·苏特纳 ( 英语 : Wolfgang Suttner ) 的盛情邀请,麦卡特尼决心参展。 [252] 2000年9月,麦卡特尼在英国布里斯托尔的 阿诺菲尼艺术馆 ( 英语 : Arnolfini ) 举行了他的首次画展,展出了超过300幅作品。 [253] 在2000年10月,麦卡特尼在家乡利物浦举办艺术展。麦卡特尼说,“我被邀请在沃克艺术展览馆举办画展 ... 我和约翰在那里有过美好的午后回忆。所以我真的很兴奋。15年的‘秘密’创作后我终于要举办展览了。” [254] 麦卡特尼是 利物浦表演艺术学院 ( 英语 : Liverpool Institute for Performing Arts ) 的主要赞助人,而这里正是麦卡特尼母校 利物浦男子高中书院 的旧址。 [255] 麦卡特尼小的时候,他的母亲读过他写的诗并鼓励他读书。他父亲经常让他和他的弟弟迈克尔玩 填字游戏 ,来“增长其词汇量”,麦卡特尼如是说。 [256] 在2001年,麦卡特尼出版《黑鸟歌唱》(Blackbird Singing),他在纽约和利物浦两地进行公开朗读,书中收录了他的诗作和歌词。 [257] 在书的前言中,他写道:“当我小的时候 ... 我有着很强的愿望想要在校刊上登诗。我写过一些深沉的、寓意深刻的作品——却被迅速拒绝了——我从那时开始就有点怀恨在心。“ [258] 在2005年,他发行了《 高入云霄:城市中毛茸茸的尾巴 》,此书是和作家 菲利浦·阿德 ( 英语 : Philip Ardagh ) 和动画片制作者杰夫·邓巴一起创作的,《 卫报 》评价作品是“反资本主义童书”。 [259] “我认为我们总是有着强烈的欲望想要让时间停止。音乐、绘画 ... 请试着抓住一个血淋淋的瞬间。” [260] —麦卡特尼 在1981年,麦卡特尼希望杰夫·邓巴指导一部叫做《 鲁伯特和青蛙之歌 》的 动画 ;麦卡特尼则是片子的作者和出品人,并为影片配音。 [261] 1992年,他和邓巴以法国艺术家 奥诺雷·杜米埃 为主题的动画为他们赢得了 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 的奖项。 [262] 在2004年,他们完成了动画短片《 热带海岛的嗡嗡哼唱 》。 [263] 而衍生的单曲“Tropic Island Hum”/“ We All Stand Together ”在英国单曲榜上登上21位。 [264] 麦卡特尼也出品并主持了1985年的纪录片《巴迪·霍利的真实故事》(The Real Buddy Holly Story),纪录片中邀请了 基思·理查兹 、 菲尔·埃弗利和唐·埃弗利 、霍利的家人和其他明星。 [265] 1995年,他客串出演了《 辛普森一家》 的 素食者丽莎 一集并指导拍摄了一部关于 感恩而死 乐队的短纪录片。 [266] 商业 [ 编辑 ] 自从1989年首次财富榜公布后,麦卡特尼就一直是英国最富有的音乐家,2013年他的财富约为6.8亿英镑。 [12] 除了苹果公司和他的伞形公司 MPL通信公司 ,他还拥有超过25000个作品的版权,其中包括《 红男绿女 》、《 歌舞线上 》、《 安妮 》和《 Grease 》等音乐剧的版权。 [267] 2003年一年他净赚4000万英镑,是当年英国业界之最。 [268] 2005年他净赚4850万美元。 [269] 而2012年的巡演 On the Run Tour 收入超过3700万英镑。 [12] 麦卡特尼的音乐在很多唱片公司的牌下都发行过。1962年1月, 宝丽多 发行了披头士的第一张唱片——单曲《 我的邦妮 》。当时的作曲人标为 托尼·谢里丹 ( 英语 : Tony Sheridan ) 和节奏兄弟(the Beat Brotheres),而 迪卡唱片公司 在1962年4月在英国发行了这首歌曲。下一年, Parlophone 在英国发行了乐队的单曲《 Please Please Me / Ask Me Why 》和《 From Me to You / Thank You Girl 》。 Vee-Jay唱片 在美国发行了这些单曲。同年 Swan唱片公司 将乐队的英国Parlophone单曲《She Loves You/ I'll Get You 》在美国发行。从那时到1968年, EMI 的 Capitol唱片 在美国发行乐队作品,而Parlophone在英国控制乐队发行权。从1968年8月发行的《 Hey Jude / Revolution 》开始,乐队的作品都是以苹果唱片之名发行,但是还是用Parlophone或Capitol的序列号。 [53] 披头士解散后,麦卡特尼的音乐继续由苹果唱片发行,直到1976年麦卡特尼和EMI签约。1975年披头士法律意义上正式解散后,麦卡特尼和EMI全球性签约,在美国和加拿大则和Capitol签约。1979年麦卡特尼和 哥伦比亚唱片 在美加两地签约——这也成为了音乐界到现在为止利润最为丰厚的签约,但是EMI仍然拥有全球的分销权。 [270] 麦卡特尼1985年回归Capitol唱片,直到2006年,Parlophone在英国销售麦卡特尼的音乐而Capitol则在美国拥有麦卡特尼音乐的版权。 [271] 2007年,麦卡特尼和 Hear Music ( 英语 : Hear Music ) 签约并成为牌下首位艺人。截至2013年 ( 2013-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 month ! ) [update] 的专辑《 New 》发行时,麦卡特尼仍然是该公司的艺人。 [272] 在1963年, 狄克·詹姆斯 创立 北方民谣 公司来发行列侬—麦卡特尼的歌曲。 [273] 麦卡特尼最初拥有公司20%的股份,1965年的一次公开售股后这一比例降到15%。在1969年,詹姆斯将北方民谣的很大一部分卖给 卢·格瑞德 的 ATV 电视公司,而麦卡特尼和列侬与ATV的合同理应于1973年到期,但是在此次出售后不久,两人就抛售了他们的股份。在1972年,麦卡特尼和ATV签订7年的合同来促使ATV与 麦卡特尼的MPL公司 达成一致。1979年起,MPL通信开始发行麦卡特尼的作品。麦卡特尼和 小野洋子 曾试图于1981年重新买下北方民谣公司,但是格瑞德拒绝了他们给出的价码,并将ATV全部卖给了商人 罗伯特·霍姆斯·阿·考特 。 迈克尔·杰克逊 最终于1985年买下了ATV。1995年杰克逊据报道以5905.2千万英镑的价格将ATV与索尼合并,成立了索尼/ATV音乐出版公司,而他本人拥有一半股权。 [274] 麦卡特尼多年来一直谴责杰克逊对北方民谣的控股。后来北方民谣公司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索尼/ATV的一部分。 [275] 麦卡特尼作为披头士歌曲的作者能从每首歌曲在美国的商业利用收入中获得总收入的33.5%左右,最高可达50%到55%。 [276] 两支披头士的早期歌曲《 Love Me Do 》和《 P.S. I Love You 》的版权,在北方民谣成立之前就属于EMI的一个分支公司——Ardmore & Beechwood。麦卡特尼在80年代中期从Ardmore那里得到了这两首歌的版权,这也成为了麦卡特尼的MPL通信公司仅拥有的两首披头士歌曲版权。 [277] 毒品 [ 编辑 ] 麦卡特尼首次使用毒品是在披头士 汉堡 时期,当时他们经常使用 苯甲吗林 ( 英语 : Preludin ) 以应对长时间的舞台表演。 [278] 鲍勃·迪伦 在1964年与他们会面时,在纽约的一家酒店里首次让他们吸食 大麻 ;麦卡特尼回忆道他“异常兴奋”并“控制不住地笑”。 [279] 不久他便经常性使用毒品,根据迈尔斯,麦卡特尼在歌曲《 Got to Get You into My Life ( 英语 : Got to Get You into My Life ) 》的歌词“另一种感觉”就是指大麻。 [280] 在拍摄电影《 Help! 》时,麦卡特尼有时会在去录音室的车中抽 大麻烟卷 ,并总是因此忘词。 [281] 导演 理查德·莱斯特 ( 英语 : Richard Lester ) 曾经听到两个漂亮女子试图说服麦卡特尼服用海洛因,但麦卡特尼拒绝了。 [281] Robert Fraser在佩伯中士的录制过程中让他首次服用 可卡因 ,但是麦卡特尼在大概一年之后放弃了,他不喜欢吸食后产生的悲伤情感。 [282] 最初麦卡特尼并不想使用 迷幻药 ,但是到1966年晚期他还是选择尝试了迷幻药,并且在1967年3月一次佩伯中士的录制后第二次进行 迷幻药物旅行 ( 英语 : Psychedelic experience ) ,“同行”的还有列侬。 [283] 不久他成为了首个公开讨论毒品问题的披头士成员,说道,“这让我眼界大开... [并]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加优秀、诚实、宽容的社会成员。” [284] 在1967年他也谈论了他对大麻的态度,他和其他披头士成员以及爱泼斯坦于当年7月在时代周刊上签名呼吁大麻合法化。 [285] 1972年,瑞典法庭因其私藏大麻罚款1000英镑。不久,苏格兰警察发现他在院子里种植大麻,这导致了他后来对于 大麻种植 ( 英语 : Cannabis cultivation ) 合法运动的支持态度,因为此事,他被罚款100英镑。也是因为他对大麻的依赖,美国政府直到1973年11月才给他签证。 [286] 1975年他再次因私藏大麻在洛杉矶被捕,琳达认罪,也因此他并被未告上法庭。1980年1月,当羽翼乐队准备去日本巡演时,海关官员在他的行李中发现了大概8盎司的大麻。麦卡特尼被捕并送进了监狱,以给日本政府时间作出决定。10天后,麦卡特尼被释放,并未受到罚款。 [287] 1984年,当他在 巴巴多斯 度假时,当地政府拘捕了他并罚款200美元。 [288] 这次麦卡特尼终于忍不住了,一回到英国,麦卡特尼就当众表态“大麻 ... 比朗姆酒、威士忌、尼古丁对身体危害都要小,而它们都是完完全全合法的 ... 我不认为 ... 我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289] 1997年,他声称支持吸毒除罪化:“人们随时随地都在抽,把他们当成罪犯是不对的。” [246] 2013年,他正式宣布参与大麻除罪运动。 [290] [ 來源可靠? ] 冥想 [ 编辑 ] 1967年8月,麦卡特尼在海德公园 London Hilton ( 英语 : The London Hilton on Park Lane ) 认识了 马哈瑞诗·马哈希大师 ( 英语 : Maharishi Mahesh Yogi ) ,不久去了北威尔士 班戈 ,参加引导会,在那里,他和其他披头士成员了解到了超觉静坐的基础知识。 [291] 他解释道,“整个冥想的经历非常好我还了解了曼怛罗 ... 我感到精神舒畅”。 [292] 在2009年,麦卡特尼和斯塔尔在 无线电城音乐厅 举行了慈善演唱会为致力于将超觉静坐带入校园的 大卫·林奇基金会 ( 英语 : David Lynch Foundation ) 筹款。 [293] 社會行動家 [ 编辑 ] 麦卡特尼2004年在 布拉格 保罗和琳达在他们30年婚姻的大部分时间内都是素食者。原因是保罗有一次在吃羊排时看到了牧场里的羊羔。不久之后,夫妻开始呼吁 动物权利 。 [294] 在琳达去世后他首次接受采访时说,他将继续争取动物权益,并在1999年花费300万英镑以确保 琳达·麦卡特尼食品 ( 英语 : Linda McCartney Foods ) 不使用转基因技术。 [295] 1995年时,他为纪录片 吞噬地球 ( 英语 : Devour the Earth ) 担任旁白,纪录片由 托尼·华德 ( 英语 : Tony Wardle ) 创作。 [296] 麦卡特尼是善待动物组织的支持者。 [297] 他多次在组织的活动中露面,并且在2009年为一部相关主题的短片《Glass Walls》配音。 [298] [299] [300] 麦卡特尼也支持美国慈善协会、国际慈善协会、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以及 David Shepherd野生动物基金会 ( 英语 : David Shepherd (artist) ) 组织的活动。 [301] [302] [303] 麦卡特尼和米尔斯结婚后,他在她的带领下开始反对 地雷 的使用,并成为了 带走一枚地雷 ( 英语 : Adopt-A-Minefield ) 活动的参与者。在几次“重回世界”巡演的演唱会上,他穿反地雷活动的T-恤衫亮相。 [304] 2006年,麦卡特尼夫妇到 爱德华王子岛 旅行以提高公众对猎杀海豹行为的关注度。夫妇二人和当时纽芬兰的总理 丹尼·威廉姆斯 ( 英语 : Danny Williams (politician) ) 在 賴瑞金現場 节目上进行辩论,并表示渔夫应该停止捕杀海豹而应转而从事海豹看守事业。 [305] 麦卡特尼也支持 让贫穷成为历史 ( 英语 : Make Poverty History ) 活动。 [306] 麦卡特尼多次参与慈善唱片录制,包括 柬埔寨人民音乐会 ( 英语 : Concerts for the People of Kampuchea ) 、 Ferry Aid ( 英语 : Ferry Aid ) 、 Band Aid ( 英语 : Band Aid (band) ) 等,此外还录制过《 Ferry Cross the Mersey ( 英语 : Ferry Cross the Mersey ) 》。 [307] 在2004年,他为《美国缅甸运动》的专辑提供了一首歌曲,以支持缅甸诺贝尔奖获得者 昂山素季 。在2008年,他为 援助不止 ( 英语 : Aid Still Required ) 活动唱片提供歌曲,以帮助东南亚地区在2004年台风过后得以恢复与发展。 [308] 在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前,麦卡特尼发布视频支持 巴拉克·奥巴马 总统。 [309] [310] 足球 [ 编辑 ] 麦卡特尼明确表示过支持 埃弗顿足球俱乐部 ,但是也表示过对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 的喜爱。 [311] 在2008年,他终于明确表态,停止了人们对他支持哪支球队的猜测,“实际上是这么回事:我爸爸出生在埃弗顿,我们家实际上是埃弗顿人,所以如果碰上两支球队德比或者在足总杯上相遇,我肯定会支持埃弗顿。但是有一次我在温布利演出后,我和 肯尼·达格利什 建立起了一点友谊,他当时去捧了场,于是我就想‘得了,我干脆两个都支持算了,谁让它们都是利物浦的球队呢。’” [312] 人際關係 [ 编辑 ] 女友 [ 编辑 ] 多特·罗恩 [ 编辑 ] 麦卡特尼在利物浦的第一任认真交往的女友是多特·罗恩,他在 卡什巴俱乐部 ( 英语 : The Casbah Coffee Club ) 于1959年与罗恩相识。 [313] 据斯皮茨称,罗恩感觉麦卡特尼有一种强烈的控制欲,经常为她挑衣服和化妆品,让她留 碧姬·芭铎 一样的头发,而且至少有一次,麦卡特尼断言她把发型改了回去。 [314] 当麦卡特尼首次和披头士去汉堡时,他经常给罗恩写信,在披头士第二次去汉堡时,她与 辛西娅·列侬 一同陪披头士成员去了汉堡。 [315] 两人共交往了两年半,一度订婚,但罗恩解约了;据斯皮茨说,麦卡特尼“不用承担责任了”,便同意解除了婚约。 [316] 珍·爱舍 [ 编辑 ] 麦卡特尼和英国女演员 珍·爱舍 ( 英语 : Jane Asher ) 于1963年4月18日首次见面,当时披头士在伦敦 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 演出,演出后一位摄像师请求两人合影。 [317] 两人开始恋爱,同年11月麦卡特尼与爱舍在她父母的家中同居。 [318] 两人直到1966年3月搬至麦卡特尼在 圣约翰伍德 的家中之前都住在那里。 [319] 在爱舍家中,麦卡特尼写下了很多著名歌曲,包括《Yesterday》、《 And I Love Her ( 英语 : And I Love Her ) 》、《 You Won't See Me ( 英语 : You Won't See Me ) 》、《 I'm Looking Through You ( 英语 : I'm Looking Through You ) 》等,后三者都和两人的恋情有关。 [320] 他们交往5年后准备结婚,但是后来麦卡特尼和 Francie Schwartz ( 英语 : Francie Schwartz ) 通奸被发现,爱舍便与麦卡特尼解除了婚约。 [321] 婚姻 [ 编辑 ] 保羅·麥卡尼有過三段婚姻,元配 琳達·麥卡尼 ( 英语 : Linda McCartney ) (全名:Linda Eastman McCartney,1941年9月24日—1998年8月17日),在1998年死於 乳癌 ,育有三女一子。次配 海瑟·米尔斯 ,在2002年結婚,2006年離婚,兩人婚姻期間育有一女。2011年与 南希·谢维尔 结婚。 琳达·伊士曼 [ 编辑 ] 麦卡特尼和妻子琳达在1976年表演 琳达·伊士曼 是一名音乐爱好者,她曾经说,“我整个童年都是趴在收音机上听音乐度过的。” [322] 她曾经逃课多次去看 Fabian 、 巴比·达林 和恰克·贝利的演出 [322] 她后来成为了很多乐队的广受欢迎摄影师,其中包括 吉米·亨德里克斯 经验乐队、 感恩而死 、大门乐队和披头士,她于1966年在谢亚体育场初遇披头士。她表示,“最初是约翰让我喜欢了披头士。他是我的披头士偶像。但是当我当面见他时,这种感觉被保罗所取代。” [323] 小两口大概在1967年在一场 乔治·费姆 的演唱会上初遇,此时,琳达作为摄影师为乐队拍照而呆在英国。保罗回忆道,“那天晚上琳达和我相遇了,我在俱乐部的人群中发现了她,虽然按常理我不善搭讪,我意识到我必须这么做 ... 当晚的冲动带给了我一生的幸福!” [324] 琳达对这次相会是这么说的:“我当时真挺恬不知耻的。[当晚]我另有约定 ... 但是我看见了保罗就在屋子的另一头。他看起来帅极了,我下定决心和他聊一聊。” [323] 两人于1969年结婚。对于两人的结合,保罗说:“我们有很多的欢乐时刻 ... 我们的天性使然,我们最喜欢的事就是四处逛一逛,寻寻乐子。” [325] 他补充道,“我们真挺疯狂的。结婚前的头一个晚上我们吵了一架,差点就决定不去结婚了 ... 我们能结婚真是个奇迹。多亏我们这么做了。” [326] 两人在披头士解散后开始了音乐上的合作,于1971年组建羽翼乐队。 [327] 乐迷和评论家曾经对于琳达不会演奏而表示不满,但是在保罗的帮助下,琳达学会了弹奏迷你木格琴等键盘乐器。 [328] 保罗也说过,他们是为了快乐而从事音乐,没有必要因一些错误而停滞不前 [328] 而羽翼乐队的成员亨利·麦卡洛此前对此则持否定意见。 [329] 两人有4个孩子——琳达的女儿 海瑟 (保罗领养)、 玛丽 、 史黛拉·麥卡尼 和 詹姆斯 ——而两人直到1998年琳达因癌症去世都是夫妻。 [330] 琳达死后,保罗在 每日邮报 上发表文章道:“我找了个心理咨询师来帮助自己,我因在婚姻中表现得并不总是完美而内疚 ... 但是我突然明白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正是我们婚姻的美妙之处。我们就像生了孩子的男女朋友一样。” [331] 海瑟·米尔斯 [ 编辑 ] 在2002年,麦卡特尼迎娶 海瑟·米尔斯 ( 英语 : Heather Mills ) ,她做过模特也是反地雷行动的支持者。 [332] 2003年两人有了孩子,贝翠丝·米莉,取其名是为了纪念海瑟的亡母和麦卡特尼的一个姑姑。 [170] 两人2006年4月分局,2008年3月离婚。 [333] 在2004年,他对于公众对他女友的选择做出了如下评价:“[英国公众]对我当初和爱舍分手感到不高兴 ... 我[与琳达]结婚后,因为琳达是纽约人、离过婚、带着孩子,大家也不喜欢。” [334] 南希·谢维尔 [ 编辑 ] 麦卡特尼于2011年10月9日在伦敦与纽约人南希·谢维尔结婚。婚礼很简洁,只有大概30个亲戚朋友到场。 [189] 两人从2007年11月就开始了交往。 [335] 南希家中经济条件优越,拥有家族企业,控制着 New England Motor Freight 公司。 [336] 谢维尔也是 纽约大都会运输署 的前成员。 [337] 5名子女 [ 编辑 ] 女 Heather Louise McCartney(w/ Linda Eastman McCartney)(继女) 女 Mary McCartney Donald(w/ Linda Eastman McCartney) 女 史黛拉·麥卡尼 (w/ Linda Eastman McCartney) 子 James Louis McCartney(w/ Linda Eastman McCartney) 女 Beatrice Milly McCartney(w/ Heather Mills) 与前披头士成员 [ 编辑 ] 約翰·連儂 [ 编辑 ] 尽管披头士解散后麦卡特尼与列侬有一段时间关系紧张,但是在1974年初,两人和好如初,并 有一次共同演奏音乐 ( 英语 : A Toot and a Snore in '74 ) 。 [338] 后来,两人音乐上独立发展。 [339] 麦卡特尼经常给列侬打电话,但是他很担心列侬的答复,有一次,列侬告诉他,“你就会写快餐歌曲和童话故事!” [340] 为了不总是谈论音乐事务,两人的话题包括猫,育儿和烤面包。 [341] 1976年4月24日,两人在列侬纽约的家中看 週六夜現場 ,节目中 Lorne Michaels ( 英语 : Lorne Michaels ) 宣布给能让披头士重聚的人奖励3000美元。他们两个很认真的考虑了此事,决定去只有几个街区远的“SNL”演播室,但是又觉得太晚了。这是两人最后在一起的时刻。 [342] VH1 在2000年的电视电影 我们两个 ( 英语 : Two of Us (2000 film) ) 中想象了这次会面。 [343] 麦卡特尼最后一次给列侬打电话就在列侬最后一张专辑《 Double Fantasy》 发行前几天,态度很友好,对于这次通电话,他这么说:“ [这件事是]对我的一种安慰,因为我的确感觉我们从未推心置腹的谈一谈我们之间的差别,这是很令人心痛的。但是幸运的是,我们最后一通电话棒极了,我们并没有任何争执与分歧。” [344] 对于列侬遇刺的反应 [ 编辑 ] 主条目: 约翰·列侬之死 '约翰一直 ... 在我的心中 ... 在我的灵魂中,所以我总是会想他'。 [345] —麦卡特尼,“吉他世界”,2000年1月 1980年12月9日,麦卡特尼被列侬在头一天晚上遇刺的新闻惊醒,列侬之死引起了披头士其他成员受到了 媒体疯狂 的关注。 [346] 当天晚上,当麦卡特尼当晚离开 牛津街 的录音室时,他被记者围住并被问及他的感受,他说:“真是差劲(it's a drag)。”此举迅速受到了批评,人们认为他对此事的反应肤浅,漠不关心。 [347] 后来他解释,“当约翰被杀了,然后就有人拿着麦克风问我:‘你怎么想的?’我说‘这真是差劲’,我说的时候极其悲伤,但是当你把这句话打出来的时候,就像是这样,‘今天麦卡特尼在伦敦街头受访,对于他的朋友之死,他说,“真是差劲”。’ 于是人们就会觉得这答复很轻率。” [347] 他也回忆了列侬遇刺后与洋子的见面以及他与列侬的最后一次交谈: 他去世后的那天我和洋子谈了话,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约翰真的很喜欢你。”在我们最后的一通电话里,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他总是一个很贴心的人,约翰。他有时会虚张声势,但这都不是他的内心的真正想法,他以前常常会把眼镜摘下来,就是那副老奶奶戴的的眼睛,然后说,“别怕,这就是我呀。”那副眼镜就像一堵墙,你明白吗?一副保护内心世界的盾牌。我很珍惜这种时刻。” [347] 1983年,麦卡特尼说,“如果我提前就知道约翰要死了,我就不会那般淡定,表现得跟个正常人似的。我会付出惊人的努力摘下他的“面具”改善和他的关系。” [347] 他说当天晚上他回到家中,和他的孩子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整夜痛哭。在1997年,他承认当列侬遇刺时,其他3位披头士成员当时十分紧张,担心自己的个人安全。 [348] 在2002年,他告知《Mojo》杂志列侬是他心中最伟大的英雄。 [349] 1981年,麦卡特尼在哈里森的纪念列侬的歌曲《那些逝去的光阴》( All Those Years Ago ( 英语 : All Those Years Ago ) )中担任和声。 [350] 1982年,麦卡特尼发行歌曲《 今天,在此 ( 英语 : Here Today (Paul McCartney song) ) 》(Here Today),音乐历史学家Walter Everett认为这首歌是列侬与麦卡特尼友谊“令人难以忘怀的颂辞”。 [351] 乔治·哈里森 [ 编辑 ] 当谈到与麦卡特尼的关系时,哈里森说过,“保罗当你帮他完成10首歌之后才会来帮你,当我写歌时,他也帮过忙。实际上这有点自私 ... 实际上在很多歌曲中,我都是在弹贝斯 ... 保罗就喜欢这么做——如果他写了一首歌,他会把自己的部分都练熟,然后走进录音室,说道(有时候他真的很难相处):‘做这个’,所以我的创造性受到了抑制。” [352] 哈里森2001年11月去世之后,麦卡特尼在他圣约翰伍德家外面发表演说到:“他是一个令人爱戴的、有着幽默感的勇敢的人。”他接下来说道,“我们一起长大,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 我会永远铭记这些回忆。我会永远爱他,他就像我的小弟弟。” [353] 在哈里森去世一周年之际,麦卡特尼在 乔治纪念演唱会 ( 英语 : Concert for George ) 上用 尤克里里 演奏了哈里森的《 Something 》。 [354] 他也演奏了《 For You Blue ( 英语 : For You Blue ) 》和《 万物必将消逝 》,在 埃里克·克莱普顿 翻唱《 当我的吉他轻轻哭泣 》时弹奏钢琴。 [355] 林格·斯塔尔 [ 编辑 ] 斯塔尔有一次称麦卡特尼“言不由衷”,但是两人都很乐于与对方合作,而且有一次还一同去希腊旅行。 [356] 斯塔回忆,“当时酒店乐队弹奏的曲子我们根本听不懂,所以最后一个晚上我和保罗演唱了像《 What I'd Say ( 英语 : What I'd Say ) 》这类的经典歌曲” 。 [356] 两人之间确实有几次不和,其中白色专辑录音时是最严重的一次。苹果公司的 彼得·布朗 ( 英语 : Peter Brown (music industry) ) 回忆道,“这是一个保守不严的秘密,披头士周边的人都知道,林格离开录音室后保罗有时会重新自己打鼓 ... (斯塔尔)就假装不知道”。 [357] 1968年8月,由于麦卡特尼对林格在《重回苏联》击鼓水平的批评,斯塔尔暂时离队。 [358] 斯塔尔9月归队时,他发现他的鼓周围摆满了花。 [359] 斯塔尔就与麦卡特尼合作说过:“ 保罗是世界上最好的贝斯手,但他也挺固执的 ... 总是自作主张 ... (因此)音乐上的分歧总是不可避免的一次又一次出现。” [360] 披头士解散后,麦卡特尼和斯塔尔从1973年开始就有音乐上的合作了,麦卡特尼为斯塔尔的专辑《 林格 》写过歌曲《Six O'Clock》,并参与和声和伴奏。在斯塔尔的歌曲《 你十六岁 ( 英语 : You're Sixteen ) 》中麦卡特尼来了一段 卡祖笛 独奏。1976年,麦卡特尼又为另一首他给斯塔尔创作的歌曲《纯金》(Pure Gold)和声,歌曲收录在专辑《 林格的凹版印刷 ( 英语 : [Ringo's Rotogravure ]] ) 》中。在1981年,麦卡特尼出品并演唱了林格专 辑 《 停下来闻闻玫瑰 ( 英语 : Stop and Smell the Roses ) 》中的三首歌曲,其中两首都是麦卡特尼所作。斯塔尔在麦卡特尼1983年歌曲 真坏 (选自专辑 和平的风笛 ( 英语 : Pipes of Peace ) 中)的MV中出现。在次年麦卡特尼的电影《 代我问候布劳德街 ( 英语 : Give My Regards to Broad Street ) 》中,林格也饰演了一个角色。 斯塔尔也在麦卡特尼收录于1997年专辑《Flaming Pie》中的歌曲《 美丽的夜晚 ( 英语 : Beautiful Night (Paul McCartney song) ) 》中击鼓和声。两人1998年再次合作,在斯塔尔的《 垂直的人 ( 英语 : Vertical Man ) 》中,麦卡特尼为三首歌曲和声,为一首歌曲伴奏。 [361] 在2009年,两人在 大卫·林奇基金会 ( 英语 : David Lynch Foundation ) 的一场慈善演唱会上共同演唱了一曲《 With a Little Help From My Friends ( 英语 : With a Little Help From My Friends ) 》。 [362] 在2010年,在斯塔尔的专辑《 Y Not ( 英语 : Y Not ) 》中,两人合作。麦卡特尼在歌曲《Peace Dream》中演奏贝斯,与斯塔尔在《 與你同行 ( 英语 : Walk with You ) 》中二重唱。 [363] 2010年7月7日,斯塔尔和他的乐队在电台城音乐厅表演,为自己的70岁生日庆生,在安可后,麦卡特尼惊喜亮相,上台表演了披头士歌曲《 生日 》。 [364] 成就与评价 [ 编辑 ] 2004年6月麦卡特尼于布拉格演出 成就 [ 编辑 ] 1999年3月,麦卡特尼凭借单飞生涯的成就以个人艺术家的身份 进入 摇滚名人堂 。 吉尼斯世界纪录 将麦卡特尼描述为“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作曲家以及唱片艺人”,拥有60张金唱片(42张为披头士作品、17张个人作品、一张披头士与比利·普雷斯顿合作唱片),专辑、单曲销量均超过1亿,还拥有43支销量过亿的单曲。 [365] 根据吉尼斯,他是英国单曲榜上“最成功的曲作者”还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音乐家”。 [366] 他创作或共同创作了“188支登上过排行榜的曲子、其中129支为不同曲目。这些作品中,91支登上过排行榜前10,33支成为了冠军单曲。加起来,这些歌曲总共在排行榜上停留1662周(截止到2007年初)。” [367] 麦卡特尼在美国公告牌热榜上有32支冠军单曲,20支是披头士作品,9支单飞生涯作品以及3支合作作品。 [368] 截至2013年 ( 2013-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 month ! ) [update] ,麦卡特尼单飞后的 美国唱片业协会 认证销量为1550万,算入披头士时期的认证销量为2.5亿左右,为史上最多。 [369] 麦卡特尼有24支英国冠军单曲,为史上最多,其中17支是披头士时期作品。 [370] [nb 44] 他也是仅有的作为独奏者(《Pipes of Peace》)、双人合作者之一(与汪达的作品《乌木与象牙》)、三人创作组合之一(羽翼时期的作品《Mull of Kintyre》)、四人创作组合之一(披头士的《She Loves You》)、五人创作者之一(披头士与Billy Preston合作)以及群星慈善组合成员都有冠军单曲的音乐家。 [372] 《昨日》(Yesterday)是历史上被翻唱最多的歌曲,被翻唱超过2200次。根据BBC, 昨日 也是唯一一首由英国人创作并在美国电视电台上被播放超过700万次的歌曲,这也是上个世纪在美国被播放次数最多的英国歌曲。 [373] 而他1968年披头士时期的作品《Hey Jude》也是他生涯的闪光点之一。曲子是当年英国销量最多的单曲,在美国单曲榜上雄踞榜首9周,比披头士其他的任何曲子都久。这也是乐队发行的最长的单曲,发行后不久就卖出500万张。 [374] [nb 45] 2005年7月,麦卡特尼和 U2 在 现场八方 上表演了《佩珀中士的寂寞之心俱乐部乐队》,这成为了历史上发行速度最快的单曲。录制45分钟后便发行、发行数小时后就成为了下载榜冠军。 [171] 奖项 [ 编辑 ] 主条目: 保罗·麦卡特尼获奖列表 1965年,披头士获得 大英帝國勳章 。 [376] 1990年, 國際天文學聯合會 将4148号小行星命名为“麦卡特尼”。 [377] 1997年3月, 伊丽莎白二世 授予麦卡特尼 骑士勋衔 以表彰他对音乐做出的杰出贡献。 [378] 2000年麦卡特尼成为 英国歌曲创作者、作曲家与词作家学院 成员。 [379] 2008年,麦卡特尼获得 全英音乐奖 ,并成为 耶鲁大学 荣誉音乐博士。 [380] 2010年, 贝拉克·奥巴马 总统为他颁发 格什温奖 。 [381] 同年他又因获得 肯尼迪中心荣誉奖 重返白宫。 [382] 麦卡特尼作为羽翼乐队成员获得过2次格莱美奖,作为个人艺术家获得过2次格莱美奖。 [383] 2012年,他成为了最后一位获得 好莱坞星光大道 上的星星的披头士成员。 [384] 2012年9月8日,麦卡特尼在法国巴黎获得了由 弗朗索瓦·奥朗德 总统为其颁发的 法國榮譽軍團勳章 ,并获得“军官”军衔。 [385] 專輯 [ 编辑 ] 个人生涯 《 McCartney 》(1970年4月17日) 《 RAM 》(1971年5月17日) 《 McCartney II 》(1980年5月16日) 《 Tug of War 》(1982年4月26日) 《 Pipes of Peace ( 英语 : Pipes of Peace ) 》(1983年10月31日) 《 Press to Play ( 英语 : Press to Play ) 》(1986年8月22日) 《 Снова в СССР ( 英语 : Снова в СССР ) 》(1988年10月31日) 《 Flowers in the Dirt ( 英语 : Flowers in the Dirt ) 》(1989年6月5日) 《 Off the Ground ( 英语 : Off the Ground ) 》(1993年2月1日) 《 Flaming Pie ( 英语 : Flaming Pie ) 》(1997年5月5日) 《 Run Devil Run ( 英语 : Run Devil Run ) 》(1999年10月4日) 《 Driving Rain ( 英语 : Driving Rain ) 》(2001年11月12日) 《 Chaos and Creation in the Backyard ( 英语 : Chaos and Creation in the Backyard ) 》(2005年9月12日) 《 Memory Almost Full ( 英语 : Memory Almost Full ) 》(2007年6月4日) 《 Kisses on the Bottom 》(2012年2月14日) 《 New 》(2013年10月15日) 羽翼乐队 《 Wild Life (Wings乐队专辑) ( 英语 : Wild Life (Wings album) ) 》(1971年12月7日) 《 Red Rose Speedway ( 英语 : Red Rose Speedway ) 》(1973年4月30日) 《 Band on the Run 》(1973年12月5日) 《 Venus and Mars ( 英语 : Venus and Mars ) 》(1975年5月27日) 《 Wings at the Speed of Sound ( 英语 : Wings at the Speed of Sound ) 》(1976年3月25日) 《 London Town ( 英语 : London Town ) 》(1978年3月31日) 《 Back to the Egg ( 英语 : Back to the Egg ) 》(1979年6月8日) 消防员乐队 《 Strawberries Oceans Ships Forest ( 英语 : Strawberries Oceans Ships Forest ) 》(1993年11月15日) 《 Rushes 》(1998年9月21日) 《 Electric Arguments ( 英语 : Electric Arguments ) 》(2008年11月24日) 電影原聲帶 [ 编辑 ] 《 The Family Way ( 英语 : The Family Way ) 》(1967年1月16日) 《 Give My Regards to Broad Street ( 英语 : Give My Regards to Broad Street ) 》(1984年10月22日) 巡迴演出 [ 编辑 ] 主条目: 麦卡特尼巡演列表 和 披头士演唱会列表 羽翼乐队 [386] 羽翼乐队大学巡演 – 1972年,11场英国演唱会 羽翼遍布欧洲巡演 – 1972年,25场欧洲演唱会 1973年羽翼乐队英国巡演 – 1973年,21场演唱会 羽翼遍布世界巡演 – 1975-1976年,66场演唱会 1979年羽翼乐队英国巡演 – 1979年,20场演唱会 个人生涯 [387] 保罗·麦卡特尼世界巡演 – 1989-1990年,104场演唱会 不插电巡演 – 1992年,6场演唱会 新世界巡演 – 1993年,79场演唱会 Driving World Tour – 2002年,55场演唱会 重回世界巡演 – 2003年,33场演唱会 '04年夏季巡演 – 2004年,14场全球演唱会 美国巡演 – 2005年,37场演唱会 夏季现场'09 – 2009年,10场北美演唱会 欧洲晚上好巡演 – 2009年,8场欧洲演唱会 Up and Coming Tour – 2010-2011年,38场全球演唱会 On the Run Tour – 2011-2012年,38场全球演唱会 在那里!巡演 – 2013年,32场全球演唱会。 參見 [ 编辑 ] 保罗·麦卡特尼已死阴谋论 注释 [ 编辑 ] ^ 《左轮手枪》中的歌曲还有《 这裏,那裏,到处 》,它是麦卡尼的第二最愛,仅次于《 昨日 》。 [43] ^ 麦卡尼这首歌曲記念他在利物浦的童年时光,《便士巷》中的一段高音小号独奏,是受到 巴赫 的第二 勃兰登堡协奏曲 的启发而成。 [54] ^ 专辑封面引起了各方面疯狂的分析与猜测。 [57] ^ 《披头四》成为乐队第一张 苹果唱片 厰牌的专辑,苹果唱片是苹果公司的子公司,建立苹果公司是爱普斯坦生前为减少乐队税务负担而提出的计划。 [68] ^ 1969年10月, 保罗已死 的流言广傳,有人说麦卡尼於1966年一宗车祸逝世,后來被一个长得很像的人代替,但是11月《 生活 》杂志的封面刊登了保罗的家庭照,旁边配有「保罗还和我们在一起」的文字,谣言也就此停息。 [72] ^ 1988年披头四进入 摇滚名人堂 的时候,麦卡尼没有出席典礼,聲称在法律纠纷仍未解决的情况下,「與靈高及夏里遜欢笑重聚实为虚伪。」 [74] ^ 披头四在英国发行了22首单曲和12张录音室专辑,其中17首单曲和11张专辑都登上了榜首。 [75] 乐队於美国 告示牌排行榜 拥有20首冠军单曲和14张冠军专辑, 列侬–麦卡特尼 亦成为了20世纪最有影响力和声望的作曲合作伙伴。 [76] 麦卡尼是乐队最后六首美国冠军单曲的主要创作人,包括:《 你好,再见 》(1967)、 《 Hey Jude 》(1968)、 《 Get Back 》(1969)、《 顺其自然 》和《 蜿蜒长路 》(1970)。 [77] ^ 专辑在英国最高取得过榜单亚军,在榜上停留长达32周。 [80] ^ Wings的首张专辑 Wild Life 打入美国榜单前10,英国前20,在英国榜单上停留9周。 [83] ^ 1973年5月,羽翼乐队开始了新的 21场英国巡演 ( 英语 : Wings 1973 UK Tour ) ,在此期间 Brinsley Schwarz 为乐队提供了帮助。 [87] ^ “Live and Let Die”也成为了麦卡特尼现场演出的必演曲目,曲子的时尚音效很适合在演出时配合舞台烟火以及射线,这种舞台效果贯穿羽翼乐队70年代的表演。 [91] ^ Band On The Run 也是英国首张认证白金专辑。 [94] ^ 1974年,麦卡特尼请了 Jimmy McCulloch ( 英语 : Jimmy McCulloch ) 和 Geoff Britton ( 英语 : Geoff Britton ) 分别作为新的吉他手和鼓手。1975年Britton离队, 乔·英格力什 ( 英语 : Joe English (musician) ) 加入乐队。 [97] ^ Wings at the Speed of Sound在英国曾登上第二名,在榜单上停留35周,在英国只有NME认定专辑为冠军。而专辑在美国三份榜单上均为冠军。 [99] ^ 1977年,麦卡特尼发行专辑 Thrillington ( 英语 : Thrillington ) ,专辑是“Ram”的管弦乐重排版,专辑以麦卡特尼的假名珀西·“Thrills”·斯瑞灵顿的名字发行,封面由 Hipgnosis ( 英语 : Hipgnosis ) 设计。 [104] ^ 在 London Town 的制作过程中,McCulloch与English退出了乐队,于是吉他手 Laurence Juber ( 英语 : Laurence Juber ) 与鼓手史蒂夫·霍利加入乐队。 [106] ^ 其他导致乐队解散的原因还包括乐队对于最后一张专辑Back to the Egg的失望以及麦卡特尼1980年因私藏 大麻 在日本被捕一事,此事导致了日本巡演的取消和乐队经济上的损失。莱恩认为乐队的不和与麦卡特尼不情愿到日本巡演有着很大关系,麦卡特尼在列侬于1980年遇刺后很惶恐。麦卡特尼当时的发言人经常说,“保罗在忙其他事,仅此而已”。 [111] ^ 乐队十年间总共推出7张专辑,2张成为英国冠军,4张成为美国冠军。三碟现场专辑“Wings Over America”是历史上少有的登上美国榜首的现场专辑。 [112] 乐队创作了6张美国“公告牌”冠军单曲,包括 Listen to What the Man Said ( 英语 : Listen to What the Man Said ) 和 Silly Love Songs ( 英语 : Silly Love Songs ) 等,以及8支Top 10单曲。8支单曲、6张专辑取得了美国RIAA的白金认证。 [92] 在英国,他们有1支冠军单曲和12支Top 10单曲,以及两张冠军LP。 [113] ^ 拔河 在英国和美国都成为了冠军单曲。 [115] ^ 和平的风笛 在英国登上过排行榜第4,在榜上停留23周。专辑在美国最高为15名,这也是麦卡特尼截至2012年 ( 2012-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 month ! ) [update] 最后一张 美国唱片业协会 认证的白金专辑。 [117] ^ “Spies Like Us”最高登上英国13名,在榜单上停留10周。单曲在美国最高排名为第7名,这也成了麦卡特尼截止2012年最后一支美国前10单曲。 [122] ^ Press to Play 在英国登上第8,在美国进入前30。 [125] ^ 1989年,翻唱版本的单曲登上英国榜首。 [128] ^ 该专辑是麦卡特尼到2012年为止最后一张英国冠军专辑,在美国为22名。 [130] ^ Tripping the Live Fantastic 在美国最高登上26名,在英国最高为17名。 [133] ^ 在为期10个月,包括104场演出的 Tripping the Live Fantastic 巡演中,麦卡特尼曾在一场演唱会中表演了14首披头士歌曲,接近当晚演唱总曲目数的一半。 [134] ^ 不插电 专辑在英国最高第7,美国最高14名。 [142] ^ Off the Ground 在英国最高第5,美国最高17位。 [145] ^ Paul is Live 在英国最高34名,在美国最高登上78名。 [147] ^ 这次巡演中,Whitten的鼓手位置被 布莱尔·康宁顿 取代。 [148] 麦卡特尼1993年的美国巡演是当年收入第二多的巡演,24场演唱会吸金3200万美元。 [149] ^ Flaming Pie 在英美两地均为排行榜亚军,截至2012年 ( 2012-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 month ! ) [update] ,麦卡特尼最后一支榜单前20单曲Young Boy在其中诞生,排名最高19位。 [153] ^ Run Devil Run 在英国最高12名,美国最高27名。 [156] ^ Driving Rain 在美国最高26名,英国46名。 [162] ^ 重返美国 在美国登上排行榜第8,而 重返世界 在英国为第五。 [165] ^ 在这次巡演中,麦卡特尼共36次演唱了披头士的32首歌曲,其中一次encore的全部演出均为披头士时期的歌曲。 [134] ^ 2005年6月,麦卡特尼发布专辑 Twin Freaks ,这是他与 混音 音乐家 The Freelance Hellraiser ( 英语 : The Freelance Hellraiser ) 合作的重混音专辑,专辑中的歌曲都是麦卡特尼单飞生涯中的歌曲。 [172] ^ 后院中的创作与混乱 在英国最高第10名,美国第6,两支单曲进入英国前30。 [174] ^ 麦卡特尼在专辑发行后开始了名为The 'US' Tour的美国巡演,这是美国2005年收入第10多的娱乐演出,8场演出的门票收入超过1700万美元。在巡演的首场演唱会中,麦卡特尼演唱了35首歌曲,其中23首都是披头士歌曲。 [175] ^ 看清我心 在英美两地古典音乐榜上都是了亚军。 [176] ^ 记忆将满 在美国最高成为排行榜第3,停榜15周。 [178] ^ 电子争吵 在 公告牌200 专辑排行榜最高至67名,在独立音乐专辑榜上成为冠军。 [180] ^ 2010年11月,披头士正式登陆 iTunes ,其中包括13张录音室专辑,以及 1962-1966 、 1967-1970 和Past Masters三张精选集,这也是披头士成为了最后一批进入在线销售音乐领域的经典摇滚乐队。 [186] ^ 麦卡特尼的乐队在2012年5月8日在墨西哥城演唱了37首歌,23首都是披头士歌曲。 [192] ^ 截至2012年 ( 2012-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 month ! ) [update] ,“猫王”普莱斯利拥有18支冠军单曲,是个人艺术家中最多的。 [371] ^ “Hey Jude”被众多歌手翻唱过,包括 猫王 、 宾·克罗斯比 、 贝西伯爵 和 威尔逊·皮克特 ( 英语 : Wilson Pickett ) 等。 [375] 引用資料 [ 编辑 ] ^ Guinness World Records Launches 2009 Edition . Guinness World Records. [2010年11月23日] . ^ The Lennon-McCartney Songwriting Partnership . BBC. 2005-11-04 [2010年11月23日] . ^ 3.0 3.1 Sir Paul is Your Millennium's greatest composer . BBC. 1999-05-03 [2010年11月23日] . ^ McCartney's Yesterday earns US accolade . BBC. 1999-12-17 [2010年11月23日] . ^ The UK's Best Selling Singles . ukcharts.20m.com. [2010年11月23日] . ^ Record Breakers and Trivia : Singles : Artists : Number 1s . www.everyhit.com. [ 2010-03-05 ] . ^ The Beatles — Billboard Singles . Allmusic. 2010 [2010年11月23日] . ^ Paul McCartney — Billboard Singles . Allmusic. 2010 [2010年11月23日] . ^ Peter and Gordon — Billboard Singles . Allmusic. 2010 [2010年11月23日] . ^ Elton John — Billboard Singles . Allmusic. 2010 [2010年11月23日] . ^ Gold and Platinum Top Selling Artists . RIAA. [ 2010-03-03 ] . ^ 12.0 12.1 12.2 Casciato, Paul. McCartney tops UK music rich list, Adele richest youngster . Reuters. 2013-04-11 [ 2013-06-04 ] . ^ 20 Forthlin Road, Allerton . nationaltrust.org.uk. National Trust. [2010年11月24日] . [ 失效連結 ] ^ Miles 1997 , p. 6. ^ Miles 1997 , p. 20. ^ Miles 1997 , p. 31. ^ Miles 1997 , p. 22. ^ Spitz 2005 , p. 71. ^ 19.0 19.1 Miles 1997 , pp. 23-24. ^ Spitz 2005 , p. 86. ^ 21.0 21.1 Miles 1997 , p. 21. ^ Larkin, Colin. The Guinness Who's Who Of Country Music : Slim Whitman entry, Guinness Publishing, 1993. ISBN 978-0-85112-726-2 ^ Early guitars McCartney played . thecanteen.com. [ 2007-01-27 ] . ^ 24.0 24.1 Miles 1997 , pp. 22-23. ^ White, Charles, p.114-115 (2003). The Life and Times of Little Richard: The Authorized Biography. Omnibus Press. ^ Spitz 2005 , p. 93. ^ Miles 1997 , pp. 47-50. ^ Lennon 2006 , p. 94. ^ Lennon 2006 , p. 67. ^ Coleman 1992 , p. 212. ^ Buk 1996 ,第51页: 首支只由一位乐队成员完成的歌曲. Gould 2007 ,第278页: 首次在录音中使用古典音乐元素 ^ MacDonald 2005 ,第157–158页: 被翻唱次数最多的曲子 ^ MacDonald 2005 , p. 172. ^ Levy 2005 ,第18页: Rubber Soul is described by critics as an advancement of the band's music. Brown & Gaines 2002 ,第181–82页: 他们开始在哲学和浪漫方面大有造诣。 ^ MacDonald 2005 ,第169–170页: 闪亮点与高峰。 Spitz 2005 ,第587页: 两人都认为这是他们的作品。 ^ The Beatles 2000 , p. 197. ^ Harry 2000b , p. 780. ^ Gould 2007 , p. 348. ^ MacDonald 2005 ,第195页: The first of three consecutive McCartney A-sides. Lewisohn 1992 ,第350–351页: Revolver 's release was preceded by 'Paperback Writer'. ^ The Beatles 2000 ,第214页: 'the forerunner of videos'. Lewisohn 1992 ,第221–222页: The films aired on The Ed Sullivan Show and Top of the Pops . ^ Gould 2007 ,第350页: 'neoclassical tour de force', Gould 2007 ,第402页: 'a true hybrid'. ^ Harry 2002 , pp. 313–316. ^ Everett 1999 , p. 328. ^ Harry 2000a , p. 970. ^ Lewisohn 1992 , p. 230. ^ Blaney 2007 , p. 8. ^ Harry 2000a ,第970页: Rock's first concept album. MacDonald 2005 ,第254页: McCartney sensed unease among the bandmates and wanted them to maintain creative productivity. ^ Miles 1997 ,第303页: McCartney creating a new identity for the group. ^ Miles 1997 , p. 303. ^ Lewisohn 1992 , p. 232. ^ Emerick & Massey 2006 ,第170页: 飞行音和自動雙軌道的使用, Emerick & Massey 2006 ,第190页: 'we were utilising a lot of tape varispeeding', Emerick & Massey 2006 ,第192页: 'The Beatles were looking to go out on a limb'. ^ Emerick & Massey 2006 ,第158页: 马丁和麦卡尼轮流完成了录制; Gould 2007 ,第387–388页: 40件交响乐音效材料。 ^ 53.0 53.1 53.2 Lewisohn 1992 , pp. 350–351. ^ Sounes 2010 , pp. 161–162. ^ MacDonald 2005 , p. 245. ^ Gould 2007 ,第391–395页: The Sgt. Pepper cover featured the Beatles as the imaginary band alluded to in the album's title track, standing with a host of celebrities (secondary source). The Beatles 2000 ,第248页: Standing with a host of celebrities (primary source). Miles 1997 ,第333页: On McCartney's design for the Sgt. Pepper cover (primary source). Sounes 2010 ,第168页: On McCartney's design for the Sgt. Pepper cover (secondary source). ^ Gould 2007 ,第391–395页: The Sgt. Pepper cover attracted curiosity and analysis. Miles 1997 ,第333页: On McCartney's design for the Sgt. Pepper cover (primary source). Sounes 2010 ,第168页: On McCartney's design for the Sgt. Pepper cover (secondary source). ^ The Beatles 2000 ,第236页: The growing influence of hippie style on the Beatles. Gould 2007 ,第385页: 'spoofed the vogue in Britain for military fashions'. ^ Kastan 2006 , p. 139. ^ Wenner & George-Warren 2000 , pp. 24–25. ^ Brown & Gaines 2002 , p. 247. ^ 62.0 62.1 Benitez 2010 , pp. 8–9. ^ Lewisohn 1992 , pp. 238–239. ^ Gould 2007 , pp. 455–456. ^ Harry 2000a , p. 699. ^ Gould 2007 ,第487页: 反响; Lewisohn 1992 ,第278页: 拍摄预告片, Lewisohn 1992 ,第304页: 原声专辑发行 ^ Lewisohn 1992 , pp. 276–304. ^ Gould 2007 ,第470页: Apple Corps formed as part of Epstein's business plan. Lewisohn 1992 ,第278页: The Beatles' first Apple Records LP release. ^ Brown & Gaines 2002 ,第299页:“爱普斯坦去世后我们都十分消极”; Lewisohn 1992 ,第276–304页: “白色专辑”; Lewisohn 1992 ,第304–314页 顺其自然 。 ^ Sounes 2010 ,第171–172页: 二人初见; Sounes 2010 ,第245–248页: 婚礼; Sounes 2010 ,第261页: 玛丽的出生。 ^ 71.0 71.1 Gould 2007 , p. 563. ^ Gould 2007 , pp. 593–594. ^ Lewisohn 1992 ,第349页: 麦卡特尼脱离乐队(第二来源); Miles 1998 ,第314–316页: 麦卡特尼脱离乐队(主要来源); Spitz 2005 ,第243, 819–821页: 列侬聘请克莱恩, Spitz 2005 ,第832–833页: 麦卡特尼和其他成员的关于克莱恩分歧。 ^ Harry 2002 , p. 753. ^ Roberts 2005 , p. 54. ^ Lewisohn 1992 ,第350–351页: 英美单曲、专辑的发行日期和排行榜位置; Gould 2007 ,第8–9页: 「娱乐历史上最大规模最伟大的现象」,「被众多人认为是摇滚时代歌唱、创作上的音乐全能」; Spitz 2005 ,第856页: 「与众不同 ... 卓越的才能 ... 绝对天才,常人难以理解。」 ^ 更多的歌曲作者信息: MacDonald 2005 ,第333–334页: 'Get Back', MacDonald 2005 ,第272–273页: 'Hello, Goodbye', MacDonald 2005 ,第302–304页: 'Hey Jude', MacDonald 2005 ,第337–338页: 'Let it Be', MacDonald 2005 ,第339–341页: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关于发行日期、美国和英国单曲排行榜成绩,参见: Lewisohn 1992 ,第350–351页. ^ Lewisohn 2002 , p. 29. ^ Harry 2002 ,第556–563页: McCartney . Blaney 2007 ,第31页: McCartney , a US number one. ^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and weeks on charts for McCartney . ^ Ingham 2009 ,第105页: Ram , 114–115: 'Uncle Albert/Admiral Halsey'. McGee 2003 ,第245页: Peak US chart positions for Ram . ^ Lewisohn 2002 , p. 7. ^ McGee 2003 ,第245页: Peak UK and US chart positions for Wild Life .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and weeks on chart for Wild Life . ^ Sounes 2010 ,第287–288页: Birth of Stella. Harry 2002 ,第613–615页: Stella McCartney. ^ Harry 2002 ,第845页: “关于在英国巡演”; Ingham 2009 ,第106页: “不唱披头士的歌曲”。 ^ Harry 2002 , p. 845. ^ 87.0 87.1 Harry 2002 , p. 847. ^ Harry 2002 ,第641–642页: 'My Love', Harry 2002 ,第744–745页: Red Rose Speedway . McGee 2003 ,第245页: Peak US chart positions for Red Rose Speedway .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Red Rose Speedway . ^ Harry 2002 ,第515–516页: 'Live and Let Die'. Harry 2002 ,第641–642页: 'My Love'. ^ Benitez 2010 ,第50页: 'symphonic rock at its best'. Harry 2002 ,第515–516页: 'Live and Let Die' US chart peak. Roberts 2005 ,第311页: 'Live and Let Die' UK chart peak. ^ Sounes 2010 ,第304页: Pyrotechnics. Sounes 2010 ,第329页: Laser lighting display. Sounes 2010 ,第440页: Performing 'Live and Let Die' with pyrotechnics, 1993. Sounes 2010 ,第512–513页: Performing 'Live and Let Die' with pyrotechnics, 2002. ^ 92.0 92.1 McGee 2003 , pp. 248–249. ^ Benitez 2010 ,第51–60页: Band on the Run . Roberts 2005 ,第312页: Band on the Run a number-one album in the UK with 124 weeks on the charts. ^ McGee 2003 , p. 60. ^ Harry 2002 ,第53–54页: 'Band on the Run' (single). ^ Benitez 2010 ,第57页: 'Helen Wheels', Benitez 2010 ,第58页: Positive critical response to Band on the Run . Harry 2002 ,第466–467页: Jet. Levy 2005 ,第203页: the 413th spot on Rolling Stone's list of the 500 Greatest Albums of All Time. ^ Benitez 2010 , pp. 61–62. ^ Harry 2002 ,第882–883页: Venus and Mars , Harry 2002 ,第910–911页: Wings at the Speed of Sound .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Venus and Mars . ^ McGee 2003 ,第245页: NME ranking Wings at the Speed of Sound number 1, and the LP was number 1 on three charts in the US.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and weeks on charts for Wings at the Speed of Sound . ^ Blaney 2007 ,第116页: 'And for the first time, McCartney included songs associated with the Beatles, something he'd been unwilling to do previously'. Harry 2002 ,第848–850页: Wings Over the World Tour. Ingham 2009 ,第107页: 'featuring a modest handful of McCartney's Beatle tunes'. McGee 2003 ,第85页: 'Paul decided it would be a mistake not to ... [perform] a few Beatles songs.' ^ Harry 2002 ,第912–913页: Wings Over America. Lewisohn 2002 ,第83页: 'After extensive rehearsals in London'. ^ Carlin 2009 ,第247–248页: Birth of James. Doggett 2009 ,第264页: one of the best-selling singles in UK chart history. ^ Ingham 2009 ,第107–108页: 'Mull of Kintyre'. Benitez 2010 ,第86页: 'the biggest hit of McCartney's career'. ^ Harry 2002 ,第840–841页: Thrillington Hipgnosis cover art. Lewisohn 2002 ,第168页: Thrillington . ^ Blaney 2007 , pp. 122–125. ^ Benitez 2010 , p. 79. ^ Harry 2002 ,第42–43页: Back to the Egg , Harry 2002 ,第530–532页: London Town , Harry 2002 ,第758–760页: the Rockestra. Ingham 2009 ,第108页: London Town and Back to the Egg . McGee 2003 ,第245页: Back to the Egg certified platinum. ^ Harry 2002 ,第578页: He composed all the music and performed the instrumentation himself. Lewisohn 2002 ,第167页: McCartney II a UK number-one, and a US top-five. ^ Benitez 2010 ,第100–103页: McCartney II . Blaney 2007 ,第136–137页: 'Coming Up'. ^ Benitez 2010 , pp. 96–97. ^ Benitez 2010 ,第96–97页: On Wings' April dissolution, McCartney fearing for his personal safety and the commercial disappointment of Back to the Egg . Blaney 2007 ,第132页: ' Back to the Egg spent only eight weeks in the British charts, the shortest chart run of any Wings album'.. Doggett 2009 ,第276页: 'Paul is doing other things, that's all'.. George-Warren 2001 ,第626页: McCartney's reluctance to tour for fear of his personal safety. McGee 2003 ,第144页: On McCartney's reluctance to tour out of fear for his personal safety, and Laine's statement that this was a significant contributing factor to Wings' dissolution. ^ Ingham 2009 ,第109–110页: Wings disbanded in 1981. McGee 2003 ,第245页: US and UK chart positions of Wings' LPs. Harry 2002 ,第904–910页: Wings, 912–913: Wings over America . Lewisohn 2002 ,第163页: one of few live albums ever to achieve the top spot in America. ^ McGee 2003 ,第244–245页: Wings' US and UK singles and albums chart positions. Harry 2002 ,第511–512页: 'Listen to What the Man Said', 788: 'Silly Love Songs' ^ Harry 2002 ,第311页: 'Ebony and Ivory'. Harry 2002 ,第361–362页: 'The Girl Is Mine'. Harry 2002 ,第820页: Eric Stewart. ^ Blaney 2007 , p. 153. ^ Harry 2002 ,第720–722页: Pipes of Peace album and song., Harry 2002 ,第776–777页: 'Say Say Say'. Roberts 2005 ,第311页: Last UK number one single. For the peak US chart position of Pipes of Peace see: Blaney 2007 ,第159页. ^ For the RIAA database see: RIAA: Searchable Database . the 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 [ 2012-06-24 ] . .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and weeks on charts for Pipes of Peace . Blaney 2007 ,第159页: US chart peak for Pipes of Peace . ^ Harry 2002 ,第365–374页: Give My Regards to Broad Street (film). Harry 2002 ,第817页: Starr in Give My Regards to Broad Street . ^ Ebert, Roger . Give My Regards to Broad Street review . Chicago Sun-Times. 1984-01-01 [ 2012-07-09 ] . ^ Blaney 2007 ,第167页: Peak US chart position for 'No More Lonely Nights', (number 6). Graff 2000 ,第40页: Gilmour on guitar. Harry 2002 ,第368–369页: 'No More Lonely Nights'. ^ Blaney 2007 , p. 171. ^ Blaney 2007 ,第171页: Peak US and UK chart positions for 'Spies Like Us'. Benitez 2010 ,第117页: 'Became a top-ten hit for McCartney'. Roberts 2005 ,第311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Spies Like Us'. ^ Sounes 2010 , pp. 402–403. ^ Blaney 2007 , p. 177. ^ Blaney 2007 ,第177页: Peak UK and US chart positions for Press to Play . Roberts 2005 ,第8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Press to Play . ^ Harry 2002 ,第100页: Снова в СССР . Harry 2002 ,第728页: Press to Play . Harry 2002 ,第820页: Eric Stewart. ^ Harry 2002 , pp. 327–328. ^ Roberts 2005 , pp. 688–689. ^ Harry 2002 ,第272–273页: Elvis Costello. Harry 2002 ,第337–338页: Flowers in the Dirt . ^ Blaney 2007 ,第191页: Peak US chart position for 'Flowers in the Dirt' (#21).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Flowers in the Dirt' (#1). ^ Harry 2002 ,第851页: the Paul McCartney World Tour band. Sounes 2010 ,第420–421页: the Paul McCartney World Tour band. ^ Harry 2002 , p. 851. ^ Blaney 2007 , p. 201. ^ 134.0 134.1 Sounes 2010 , p. 512. ^ Harry 2002 ,第851页: his first in over a decade, Harry 2002 ,第852页: the longest ever for an ex-Beatle, highest grossing show of the year award. ^ Badman 1999 , p. 444. ^ Harry 2002 ,第526–528页: Liverpool Oratorio . ^ 138.0 138.1 Harry 2002 , p. 528. ^ Rothstein, Edward. Review/Music. McCartney's 'Liverpool Oratorio ' . The New York Times. 1991-11-20 [ 2012-06-11 ] . ^ Benitez 2010 ,第134页: Performed around the world. Blaney 2007 ,第210页: on the UK classical chart, Music Week . ^ Harry 2002 ,第873–874页: Unplugged: the Official Bootleg . ^ Blaney 2007 , p. 205. ^ Harry 2002 , pp. 332–334. ^ Harry 2002 , pp. 656. ^ Blaney 2007 , p. 215. ^ Harry 2002 ,第685–686, 687页: The New World Tour . ^ Blaney 2007 , p. 219. ^ Sounes 2010 , p. 429. ^ Everett 1999 , p. 282. ^ Miles 1997 , pp. 218–219. ^ Sounes 2010 ,第458页: Honorary Fellowship, Sounes 2010 ,第477页: McCartney. 'Yeah, it's kind of amazing for somebody who doesn't read a note of music'. ^ Blaney 2007 , pp. 224. ^ Blaney 2007 ,第223页: The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Young Boy', Blaney 2007 ,第224页: Starr on 'Beautiful Night', Blaney 2007 ,第225页: Peak US chart position for Flaming Pie . Roberts 2005 ,第311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Young Boy',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Flaming Pie . ^ Blaney 2007 , p. 229. ^ Harry 2002 ,第335–336页: Flaming Pie . Harry 2002 ,第807页: Standing Stone . Harry 2002 ,第770页: Rushes ^ 156.0 156.1 Blaney 2007 , p. 241. ^ Graff 2000 ,第40页. Harry 2002 ,第593–595页: Linda's battle with cancer., Harry 2002 ,第765–766页: Run Devil Run . ^ Harry 2002 , pp. 710–711. ^ Harry 2002 , pp. 528–529. ^ Harry 2002 ,第350–351页: 'Choral'. George-Warren 2001 ,第626–627页: 'Classical'. ^ Harry 2002 ,第268–270页: The Concert for New York City. Harry 2002 ,第346–347页: 'Freedom'. ^ Blaney 2007 , p. 255. ^ Benitez 2010 ,第15页: 新乐队细节; Sounes 2010 ,第510–511页: 新乐队细节。 ^ Sounes 2010 , pp. 517–518. ^ Blaney 2007 ,第261页: Peak US chart position for Back in the U.S. . Roberts 2005 ,第312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Back in the World . ^ 关于收入: Waddell, Ray. The Top Tours of 2002: Veterans rule the roost, with Sir Paul leading the pack . Billboard. 2002-12-28 [ 2012-06-12 ] . ^ Harry 2002 ,第577页: McCartney's marriage to Mills. Doggett 2009 ,第332–333页: Concert for George. ^ Harry 2002 ,第825–826页: McCartney performing at Super Bowl XXXVI in 2002. Sandford 2006 ,第396页: McCartney performing at Super Bowl XXXIX in 2005. ^ Ex-Beatle granted coat of arms . BBC News. 2002-12-22 [ 2012-07-01 ] . ^ 170.0 170.1 Sounes 2010 , p. 523. ^ 171.0 171.1 Blaney 2007 , pp. 268–269. ^ Blaney 2007 , p. 268. ^ Molenda 2005 , pp. 68–70. ^ Blaney 2007 ,第269页: Peak UK and US chart positions for 'Fine Line'. Blaney 2007 ,第271页: Peak UK and US chart positions for Chaos and Creation in the Backyard . Blaney 2007 ,第274页: Peak UK chart position for 'Jenny Wren'. ^ For the 30 November 2005 Los Angeles setlist see: Paul McCartney: The US Tour . paulmcartney.com. [ 2012-06-24 ] . . For the Billboard boxscores see: Waddell, Ray. Top Tours Take Center Stage . Billboard. 2006-08-05 [ 2012-06-13 ] . ^ 176.0 176.1 Blaney 2007 , p. 276. ^ Sounes 2010 , p. 540–541. ^ Memory Almost Full – Paul McCartney . Billboard. 2007-06-23 [ 2012-07-02 ] . ^ Sounes 2010 , p. 559. ^ Electric Arguments – the Fireman . Billboard. 2008-12-13 [ 2012-07-02 ] . ^ Paul McCartney Treats Liverpool to 'A Day in the Life' Live Debut . Rolling Stone. 2008-06-02 [ 2012-05-03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07-01). ^ Paul McCartney Stuns Manhattan With Set on Letterman's Marquee . Rolling Stone. 2009-07-16 [ 2012-05-04 ] . ^ For the 9 September 2009 remasters see: The Beatles' Entire Original Recorded Catalogue Remastered by Apple Corps Ltd. (新闻稿). EMI. 2009-04-07 [ 2012-06-2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2-04-01). . For the Beatles: Rock Band see: Gross, Doug. Still Relevant After Decades, The Beatles Set to Rock 9 September 2009 . CNN. 2009-09-04 [ 2012-06-25 ] . ^ Sounes 2010 , p. 560. ^ Mervis, Scott. Paul McCartney sells out two shows at Consol . Pittsburgh Post-Gazette. 2010-06-14 [ 2012-05-03 ] . ^ 关于最后一批进入在线销售音乐领域的经典摇滚乐队,请参见: La Monica, Paul R. Hey iTunes, Don't Make It Bad... . CNNMoney.com. 2005-09-07 [ 2012-06-25 ] . . For the Beatles catalogue available on iTunes see: Aswad, Jem. Beatles End Digital Boycott, Catalog Now on iTunes . Rolling Stone (New York). 2010-11-16 [ 2010-11-17 ] . ^ Pareles, Jon. A Gentle Reminder of Paul McCartney's Survival and Vitality . The New York Times. 2011-07-16 [ 2012-10-25 ] . ^ Paul McCartney: Ocean's Kingdom . paulmcartney.com. [ 2012-06-26 ] . ^ 189.0 189.1 Sir Paul McCartney marrying for the third time . BBC News. 2011-10-09 [ 2012-05-05 ] . ^ For Kisses on the Bottom see: Paul McCartney: Kisses On The Bottom . paulmccartney.com. [ 2012-06-2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2-05-20). . For McCartney's MusiCares award, and his performance at the 54th Grammy Awards see: Paul McCartney Is 2012 MusiCares Person of the Year . National Academy of Recording Arts and Sciences. 2011-09-13 [ 2012-05-03 ] . ^ For the Billboard boxscores on the Mexico City shows see: Charts:Current Box Score . Billboard. [ 2012-06-13 ] . ^ For the 8 May 2012 Mexico City setlist see: Paul McCartney: On the Run . paulmcartney.com. [ 2012-06-24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2-05-29). ^ Sutherland, Mark. Paul McCartney, Elton John Honor Queen at Diamond Jubilee Concert . Rolling Stone. 2012-06-05 [ 2013-05-12 ] . ^ Sir Paul to end London 2012 opening ceremony . BBC News. [ 2012-06-05 ] . ^ Paul McCartney Olympics Payment: Singer Paid One Pound ($1.57) For Big Gig . Huffington Post. [ 2012-08-05 ] . ^ Shriver, Jerry. Deutsch, Lindsay. Springsteen, Kanye, Stones, McCartney rock Sandy relief . USA Today. 2012-12-13 [ 2012-12-13 ] . ^ Greemwald, David. Paul McCartney's 'New' Single Lands, Album Due in October: Listen . Billboard. 2013-08-28 [ 2013-08-31 ] . ^ Paul McCartney In Concert . BBC. 2013-10-16 [ 2013-10-16 ] . ^ MacDonald 2005 ,第12页:天生的“旋律家”, MacDonald 2005 ,第13页: 对音高的察觉和灵敏的耳朵 ^ Benitez 2010 , p. 134. ^ Bacon & Morgan 2006 , p. 8. ^ Bacon & Morgan 2006 , p. 28. ^ 203.0 203.1 203.2 Jisi 2005 , p. 42. ^ Bacon & Morgan 2006 , pp. 38–39. ^ Mulhern 1990 ,第18页: 关于摩城和詹默森的影响, Mulhern 1990 ,第22页: 斯坦利·克拉克。 ^ Sheff & Golson 1981 , p. 142. ^ Babiuk & Bacon 2002 ,第16–17页: Höfner 500/1, Babiuk & Bacon 2002 ,第44–45页: Rickenbacker 4001, Babiuk & Bacon 2002 ,第85–86, 92–93, 103, 116, 134, 140, 173, 175, 187, 211页: Vox扩音器. MacDonald 2005 ,第298页: Fender Bassman. ^ 208.0 208.1 Mulhern 1990 , p. 19. ^ MacDonald 2005 ,第133–134页: 'She's a Woman'. Ingham 2009 ,第299页: 'began to come into its own'. ^ Bacon & Morgan 2006 ,第10, 44页: Rubber Soul as the starting point for McCartney's bass improvement, Bacon & Morgan 2006 ,第98页: 'a high point in pop bass playing'. ^ MacDonald 2005 , pp. 178–180. ^ Bacon & Morgan 2006 , pp. 112–113. ^ MacDonald 2005 ,第196–198页: 'Rain'. ^ Jisi 2005 , p. 45–46. ^ 215.0 215.1 215.2 215.3 Mulhern 1990 , p. 22. ^ MacDonald 2005 ,第157–158页: 'Yesterday', MacDonald 2005 ,第174–175页: 'I'm Looking Through You', MacDonald 2005 ,第175–176页: 'Michelle', MacDonald 2005 ,第291–292页: 'Blackbird', MacDonald 2005 ,第305–306页: 'Mother Nature's Son', MacDonald 2005 ,第308页: 'Rocky Raccoon', MacDonald 2005 ,第315页: 'I Will'. ^ Molenda 2005 , p. 79. ^ Babiuk & Bacon 2002 ,第146–147, 152, 161, 164页: Epiphone Texan. Babiuk & Bacon 2002 ,第215, 218, 222, 239页: Martin D-28. ^ Mulhern 1990 , p. 23. ^ Babiuk & Bacon 2002 ,第149页: 'If I had to pick one electric guitar'. MacDonald 2005 ,第166–167页: 'Drive My Car', 'fiercely angular slide guitar solo'. ^ MacDonald 2005 ,第200–201页: 'Taxman', MacDonald 2005 ,第232–234页: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MacDonald 2005 ,第234–235页: 'Good Morning Good Morning', MacDonald 2005 ,第297–298页: 'Helter Skelter'. ^ MacDonald 2005 , p. 145. ^ Benitez 2010 ,第68页: 'Call Me Back Again'. MacDonald 2005 ,第156页: 'I'm Down'. ^ MacDonald 2005 ,第297–298页: 'Helter Skelter', MacDonald 2005 ,第302–304页: 'Hey Jude'. ^ Benitez 2010 ,第128页: 'Put It There', Benitez 2010 ,第138页: 'Hope of Deliverance'. Everett 1999 ,第112–113页: 'When I'm Sixty-Four', Everett 1999 ,第189–190页: 'Honey Pie'. ^ MacDonald 2005 , pp. 133–134. ^ MacDonald 2005 ,第309–310页: 'Back in the U.S.S.R'., MacDonald 2005 ,第332页: 'I've Got a Feeling', a 'raunchy, mid-tempo rocker' with a 'robust and soulful' performance. ^ MacDonald 2005 ,第128–129页: 'Every Little Thing', MacDonald 2005 ,第178–180页: 'She's a Woman', MacDonald 2005 ,第205–206页: 'For No One', MacDonald 2005 ,第227–232页: 'A Day in the Life', MacDonald 2005 ,第272–273页: 'Hello, Goodbye', MacDonald 2005 ,第275–276页: 'Lady Madonna', MacDonald 2005 ,第337–338页: 'Let It Be', MacDonald 2005 ,第239–241页: '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MacDonald 2005 ,第302–304页: 'Hey Jude'. ^ MacDonald 2005 ,第275–276页: 'Lady Madonna', MacDonald 2005 ,第337–338页: 'Let It Be'. ^ MacDonald 2005 , p. 219. ^ MacDonald 2005 ,第357页: 'Maxwell's Silver Hammer'. Benitez 2010 ,第46页: 'Loup (1st Indian on the Moon)'. ^ Ingham 2009 ,第117页: 'the most sensitive pop synthesizer touches'. Blaney 2007 ,第123页: McCartney playing keyboards on 'London Town'. ^ MacDonald 2005 ,第309页: 'Wild Honey Pie', MacDonald 2005 ,第309–310页: 'Back in the USSR', MacDonald 2005 ,第310–311页: 'Dear Prudence', MacDonald 2005 ,第322页: 'Martha My Dear', MacDonald 2005 ,第345–347页: 'The Ballad of John and Yoko'. ^ Benitez 2010 ,第19页: McCartney , Benitez 2010 ,第52页: Band on the Run , Benitez 2010 ,第99页: McCartney II . Molenda 2005 ,第68–70页: he played most of the instrumentation himself. ^ Miles 1997 , pp. 217–218. ^ Miles 1997 , pp. 219–220. ^ MacDonald 2005 ,第185–193页: Tape loops used on 'Tomorrow Never Knows'. Everett 1999 ,第138–139页: Tape loops used on 'The Fool on the Hill'. ^ The Beatles 2000 ,第21页: 'the Messiah has arrived!', (primary source). Spitz 2005 ,第41页: 'The Messiah had arrived', (secondary source). ^ Harry 2000a ,第140–141页: Chuck Berry. Harry 2002 ,第420–425页: Buddy Holly, Harry 2002 ,第727页: Elvis Presley. Mulhern 1990 ,第33页: Carl Perkins and Little Richard. Spitz 2005 ,第41, 92, 97, 124页: Presley, Spitz 2005 ,第131–133, 225, 538页: Holly, Spitz 2005 ,第134, 374, 446, 752页: Berry. ^ Harry 2002 , p. 727. ^ MacDonald 2005 ,第66–67页: 'According to McCartney, the bassline was taken from '...I'm Talking About You'. Mulhern 1990 ,第18页: McCartney: 'I'm not gonna tell you I wrote the thing when Chuck Berry's bass player did. Miles 1997 ,第94页: McCartney: 'I played exactly the same notes as he did and it fitted our number perfectly'. ^ Mulhern 1990 , p. 33. ^ MacDonald 2005 ,第156页: (secondary source). Miles 1997 ,第201页: (primary source). ^ Harry 2002 ,第420–425页: 'Buddy Holly Week' 1976–2001. ^ Carlin 2009 , pp. 44–45. ^ 246.0 246.1 Harry 2002 , p. 307. ^ Miles 1997 , p. 243. ^ Miles 1997 , pp. 256–267. ^ Harry 2000a ,第549–550页: Indica Gallery renovation and Lennon meeting Ono. Harry 2002 ,第549–550页: Miles as McCartney's official biographer. Miles 1997 ,第232, 237–238页: Barry Miles and IT . ^ Spitz 2005 , p. 84. ^ Miles 1997 , p. 266. ^ Sounes 2010 , p. 453. ^ McCartney art makes UK debut . BBC News. 2000-09-29 [ 2000-06-30 ] . 请检查 |access-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McCartney and Yoko art exhibitions, 20 October 2000 . BBC News. 2000-10-20 [ 2012-05-03 ] . . Walker Gallery Exhibition: 24 May – 4 August 2002 . liverpoolmuseums.org.uk. [ 2012-05-03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3年12月23日). ^ Harry 2002 , pp. 517–526. ^ Miles 1997 ,第12页: 'word power' (primary source). Spitz 2005 ,第82页: 'word power' (secondary source). ^ Horovitz, Michael. Roll over, Andrew Motion . The Guardian. 2006-10-14 [ 2009-07-13 ] . ^ McCartney & Mitchell 2001 , p. 13. ^ Merritt, Stephanie. It took him years to write ... . The Guardian. 2005-12-17 [ 2012-05-03 ] . ^ Ingham 2009 , p. 219. ^ Harry 2002 , p. 767. ^ McCartney releases frog follow-up . BBC News. 2004-02-29 [ 2012-05-03 ] . ^ Harry 2002 , p. 862. ^ Blaney 2007 , p. 266. ^ The Real Buddy Holly Story (DVD). White Star (copyright MPL Communications and BBC TV). 2004. ASIN B0002VGTBQ . ^ Harry 2002 , pp. 386–387: the Grateful Dead documentary, 789: 'Lisa the Vegetarian', 862. ^ For MPL's ownership of over 25,000 songs see: Sir Paul is 'pop billionaire ' . BBC News. 2002-01-06 [ 2009-07-13 ] . . Harry 2002 ,第630–632页: MPL's ownership of Guys and Dolls , A Chorus Line , and Grease . Sounes 2010 ,第348页: MPL's ownership of Annie . ^ McCartney tops media rich list . BBC News. 2003-10-30 [ 2010-01-03 ] . ^ 48 million in 2005 . The Telegraph. 2006-05-18 [ 2010-05-22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05-07). ^ McGee 2003 , pp. 125–126. ^ Blaney 2007 ,第287–297页: McCartney's discography, with release label detail. Roberts 2005 ,第311–312页: McCartney discography with release label detail. ^ For McCartney's current record label see: Hermis, Will. Paul McCartney: Kisses on the Bottom . Rolling Stone: Reviews. 2012-02-07 [ 2012-06-25 ] . . For his joining Hear as their first artist see: McCartney joins Starbucks label . BBC News. 2007-03-22 [ 2012-06-25 ] . ^ Spitz 2005 , p. 365. ^ Leeds, Jeff. Sorkin, Andrew Ross. Michael Jackson Bailout Said to Be Close . The New York Times. 2006-04-13 [ 2012-06-26 ] . ^ Harry 2002 ,第456–459页: McCartney was unhappy about Jackson's purchase and handling of Northern Songs. Southall & Perry 2006 ,第203页: Northern Songs dissolved and absorbed into Sony/ATV. ^ Southall & Perry 2006 , p. 195. ^ Harry 2002 ,第536页: The only Beatles songs owned by MPL Communications. Southall & Perry 2006 ,第192–193页: McCartney acquired the publishing rights for 'Love Me Do' and 'P.S. I Love You'. ^ Miles 1997 , pp. 66–67. ^ Miles 1997 , pp. 186–189. ^ Brown & Gaines 2002 ,第182页: Habitual marijuana use by McCartney and the Beatles. Miles 1997 ,第190页: Marijuana references in Beatles songs. ^ 281.0 281.1 Miles 1997 , pp. 67–68. ^ Miles 1997 ,第247页: Cocaine use during Sgt. Pepper recording sessions. Miles 1997 ,第384–385页: McCartney used the drug for about a year then stopped. ^ Miles 1997 ,第379–380页: First LSD 'trip', Miles 1997 ,第382页: Second LSD 'trip'. ^ Brown & Gaines 2002 , p. 228. ^ Miles 1997 , pp. 386–387. ^ Harry 2002 ,第300–307页: Drugs. ^ Harry 2002 , pp. 459–461. ^ Harry 2002 , pp. 300–307. ^ Harry 2002 , p. 306. ^ Paul McCartney is part of the marijuana majority. Are you? . Marijuanamajority.com. [ 2013-04-10 ] . ^ Lewisohn 1992 , p. 261. ^ Miles 1997 , p. 396. ^ Pareles, Jon. Just Say 'Om': The Fab Two Give a Little Help to a Cause . The New York Times. 2009-04-06 [ 2009-07-17 ] . ^ Harry 2002 , pp. 880–882. ^ For McCartney's pledge to continue Linda's animal rights work see: McCartney vows to keep animal rights torch alight . BBC News. 1998-08-05 [ 2007-01-29 ] . . For McCartney ensuring that Linda McCartney Foods remained GMO free, see: GM-free ingredients . BBC News. 1999-06-10 [ 2010-01-03 ] . ^ Devour the Earth . World Preservation Foundation.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1-07). ^ Sir Paul McCartney and PETA VP Dan Mathews Reflect on Two Decades of Activism . 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 Video: Paul McCartney narrates Peta video on slaughterhouses . The Telegraph. 2009-12-07 [ 2013-05-26 ] . ^ Paul Supports New Pro-Vegetarian PETA UK Campaign: 'Celebrate Life ' . PaulMcCartney.com.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1-16). ^ Michael, Destries. Paul McCartney Narrates 'If Slaughterhouses Had Glass Walls.. ' . Ecorazzi. 2009-12-07 [ 2012-12-08 ] . ^ Tiger Time . 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 ^ Sir Paul McCartney lends support to save turtles . World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 2012-10-23 [ 2012-12-08 ] . [ 失效連結 ] ^ Sir Paul McCartney Supports HSI and The HSUS' Be Cruelty-Free Campaign .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 ^ For McCartney becoming a patron of Adopt-A-Minefield see: McCartney calls for landmine ban . BBC News. 2001-04-20 [ 2010-01-03 ] . . For McCartney wearing an anti-landmines T-shirt during the Back in the World tour see: McCartney divorce battle: The full judgement part 2 . Daily Mail. 2008-03-18 [ 2012-05-12 ] . ^ Interview transcript, McCartney and Heather, Larry King Live, Seal cull . CNN. 2006-03-03 [ 2010-05-22 ] . ^ Make Poverty History: Celebrity Supporters & Events . Look to the Stars. [ 2013-01-19 ] . ^ Harry 2002 ,第270页: Concerts for the People of Kampuchea, 327–328: 'Ferry Cross the Mersey', 514–515: Live Aid. Roberts 2005 ,第49页: Band Aid & Band Aid 20, 187: Ferry Aid. ^ For the 'US Campaign for Burma' see: US campaign for Burma protest . BBC News. 2005-06-20 [ 2012-05-05 ] . . For the Aid Still Required CD see: Aid Still Required . Aid Still Required. [ 2012-05-03 ] . ^ Paul McCartney endorses President Obama . Voice4America. 2012-11-06 [ 2012-11-29 ] . ^ Paul McCartney And The Band Send A Message Of Support For The US Elections . YouTube. 2012-11-05 [ 2012-11-05 ] . ^ For McCartney's support of Everton, see: Macca's a blue . Everton Football Club. [ 2010-03-08 ] . . For McCartney's support of Liverpool, see: Did The Beatles Hide Their Footballing Love Away? . Haymarket Media Group. 2008-07-15 [ 2012-05-0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2-03-08). ^ Prentice, David. Sir Paul McCartney's Everton 'secret' was no surprise . Everton Banter. 2008-07-05 [ 2012-05-10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08-21). ^ Spitz 2005 , p. 163. ^ Miles 1997 ,第69页: Encouraging Rhone to grow her hair out like Bardot. Spitz 2005 ,第171页: Rhone had her hair re-styled to disappointing effect. ^ Spitz 2005 , pp. 239–240. ^ Spitz 2005 , p. 348. ^ Miles 1997 , pp. 101–102. ^ Spitz 2005 , p. 439. ^ Miles 1997 ,第104–107页: Living at the Asher home, 254: McCartney's move to his home in St. John's Wood. ^ Miles 1997 , p. 108. ^ Harry 2002 ,第27–32页: Jane Asher, Harry 2002 ,第777–778页: Francie Schwartz. ^ 322.0 322.1 Harry 2002 , p. 585. ^ 323.0 323.1 Harry 2002 , p. 587. ^ Harry 2002 ,第45页: Paul and Linda's first meeting, Harry 2002 ,第587页: 'Pushiness worked for me that night!'. Miles 1997 ,第432–434页: Linda's UK assignment to photograph rock musicians in London. ^ Miles 1997 , pp. 514–515. ^ Miles 1997 , p. 525. ^ Harry 2002 , pp. 904–910. ^ 328.0 328.1 Lewisohn 2002 , p. 45. ^ Blaney 2007 , p. 84. ^ Harry 2002 , pp. 585–601. ^ Harry 2002 , pp. 600–601. ^ Harry 2002 , pp. 568–578. ^ Sounes 2010 ,第532页: Separation, Sounes 2010 ,第546页: Divorce. ^ McCartney's lament: I can't buy your love .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04-06-12. ^ Chan, Sewell. Former Beatle Linked to Member of M.T.A. Unit . The New York Times. 2007-11-07 [ 2012-05-05 ] . ^ Nancy Shevell – Vice President – Administration . NEMF.com. [ 2011-10-17 ] . ^ Donohue, Pete. Connor, Tracy. Mrs. Paul McCartney quits MTA board . Daily News (New York). 2012-01-25 [ 2012-09-15 ] . ^ Badman 1999 ,第122–123页. Doggett 2009 ,第218–219页. Sandford 2006 ,第227–229页 ^ Miles 1997 , p. 587. ^ Miles 1997 , p. 588. ^ Miles 1997 , p. 590. ^ Harry 2002 ,第504–505页: On 24 April 1976, the two were watching Saturday Night Live , last time Lennon and McCartney spent time together. Miles 1997 ,第592页: Lennon: 'We nearly got a cab, but we were actually too tired'. ^ Harry 2002 , pp. 869–870. ^ Goodman, Joan. Playboy Interview: Paul and Linda McCartney. Playboy: 82. ^ Graff 2000 ,第40页: 'John is kinda like a constant ... always there in my being', Graff 2000 ,第96页: 'in my soul, so I always think of him'. ^ Carlin 2009 , pp. 255–257. ^ 347.0 347.1 347.2 347.3 Harry 2002 , p. 505. ^ Miles 1997 , p. 594. ^ Harry 2002 , p. 506. ^ Harry 2002 , p. 20. ^ Everett 1999 , p. 10. ^ Glazer, Mitchell. Growing Up at 33⅓: The George Harrison Interview. Crawdaddy: 35–36. ^ Poole, Oliver. Davies, Hugh. I'll always love him, he's my baby brother, says tearful McCartney . The Telegraph. 2001-12-01 [ 2012-05-04 ] . ^ Doggett 2009 , pp. 332–333. ^ Harry 2003 , pp. 138–139. ^ 356.0 356.1 Harry 2002 , p. 815. ^ Brown & Gaines 2002 , p. 289. ^ Harry 2002 ,第816页. Miles 1997 ,第495页: 'Paul ticked Ringo off over a fluffed tom-tom fill. They had already argued about how the drum part should be played ... and Paul's criticisms finally brought matters to a head'. MacDonald 2005 ,第310页: 'The ill-feeling ... finally erupted ... after an argument with McCartney over the drum part'. ^ Lewisohn 1992 , p. 296. ^ Harry 2002 , p. 816. ^ Blaney 2007 , pp. 279–281. ^ Gardner, Elysa. McCartney, Starr reunite for Lynch Foundation benefit . USA Today. 2009-04-06 [ 2012-07-01 ] . ^ Kreps, Daniel. Ringo Starr Recruits Paul McCartney for New Album 'Y Not ' . Rolling Stone. 2009-11-19 [ 2012-07-01 ] . ^ Greene, Andy. Paul McCartney Surprises Fans at Ringo Birthday Gig . Rolling Stone. 2012-07-07 [ 2012-08-02 ] . ^ Harry 2002 ,第238页: Inducted 'as a solo artist'. Harry 2002 ,第388–389页: Record sales. Harry 2002 ,第756–758页: McCartney's 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induction. ^ Harry 2002 , pp. 388–389. ^ Glenday 2008 , p. 168. ^ 详情可参考: Most No. 1s By Artist (All-Time) . Billboard. [ 2012-05-03 ] . . Bronson 1992 ,第150页: 'A World Without Love' performed by Peter and Gordon, Bronson 1992 ,第388页: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performed by Elton John, Bronson 1992 ,第581页: 'Say Say Say' with Michael Jackson, Bronson 1992 ,第808页: McCartney's thirty-two Billboard Hot 100 number-ones. ^ Top Selling Artists . RIAA. [ 2012-07-07 ] . ^ 披头士解散后的冠军单曲: Roberts 2005 ,第49页: Band Aid & Band Aid. Roberts 2005 ,第20, 54–55页: the Beatles. Roberts 2005 ,第187页: Ferry Aid. Roberts 2005 ,第311–312页: Solo, Wings, Stevie Wonder and 'The Christians et al.' ^ Roberts 2005 , pp. 398–400. ^ Roberts 2005 , pp. 311–312. ^ 翻唱的版本: Sir Paul is Your Millennium's greatest composer . BBC News. 1999-05-03 [ 2012-05-03 ] . . Most Recorded Song . Guinness World Records. [ 2012-06-09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6-09-10). . MacDonald 2005 ,第157页: 'the most 'covered' song in history'. For 'Yesterday' airing more than seven million times on American TV and radio see: McCartney's Yesterday earns US accolade . BBC News. 1999-12-17 [ 2012-05-03 ] . ^ Sounes 2010 , p. 223. ^ Harry 2000a , pp. 516–518. ^ Spitz 2005 , p. 556. ^ Minor planet number 4148 has been named in honor of former Beatle Paul McCartney . IAU Minor Planet Center. [ 2010-03-09 ] . ^ Harry 2002 , pp. 226–227. ^ Harry 2002 , pp. 38, 242. ^ For the Brit Award, see: Sir Paul McCartney picks up special Brit award in London . NME. 2008-02-20 [ 2012-05-03 ] . . For the honorary degree from Yale, see: Yale gives Paul McCartney honorary music degree . USA Today. 2008-05-26 [ 2012-05-03 ] . ^ Pareles, Jon. McCartney Is Honored at White House . The New York Times. 2010-06-02 [ 2012-05-04 ] . ^ Becker, Bernie. Southall, Ashley. Glittering Tributes for Winners of Kennedy Center Honors . The New York Times. 2010-12-05 [ 2012-07-07 ] . ^ McGee 2003 ,第227–230页: Wings Grammy awards. For McCartney's solo Grammy awards see: Paul McCartney wins Grammy for 'Helter Skelter ' . Reuters. 2011-02-13 [ 2012-07-07 ] . ^ Sinha, Piya. Paul McCartney finally gets Walk of Fame star . Reuters. 2012-02-09 [ 2012-02-09 ] . ^ Paul McCartney awarded French Legion of Honor . SBS News. 2012-09-08 [ 2012-10-25 ] . ^ Harry 2002 ,第845–851页: Wings tours details. Lewisohn 2002 ,第170–171页: Wings tours dates. ^ For solo tour details see: Paul McCartney: Tour archives . paulmccartney.com. [ 2012-07-04 ] . 參考書目 [ 编辑 ] Babiuk, Andy. Beatles Gear: All the Fab Four's Instruments, from Stage to Studio . Backbeat UK/Backbeat Books. 2002. ISBN 0-87930-662-9 . Coleman, Ray. Lennon: the definitive biography Rev/Upd. HarperPerennial. 1992. ISBN 978-0060986087 . Davies, Hunter. The Beatles: The Authorized Biography revised. W. W. Norton & Company. 2006. ISBN 0-393-32886-4 . Gambaccini, Paul. Paul McCartney: In His Own Words . Omnibus Press. 1993. ISBN 0825639107 . Gambaccini, Paul. The McCartney Interviews: After the Break-Up 2. Omnibus Press. 1996. ISBN 0711954941 . Gould, Jonathan. Can't Buy Me Love: The Beatles, Britain and America 1. Harmony. 2007. ISBN 0-307-35337-0 . Gracen, Jorie B. Paul McCartney: I Saw Him Standing There . Watson-Guptill Publications. 2000. ISBN 0-8230-8372-1 . Harry, Bill. The Paul McCartney Encyclopedia . Virgin Books. 2003. ISBN 0-7535-0716-1 . Lennon, Cynthia. A Twist of Lennon . Avon Books. 1980. ISBN 0-380-45450-5 . Lennon, Cynthia. John . Three Rivers Press. 2006. ISBN 0-340-89828-3 . Lewisohn, Mark. Wingspa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2002. ISBN 0-316-86032-8 . McGee, Garry. Band on the Run: A History of Paul McCartney and Wings . Taylor Trade Publishing. 2003. ISBN 0-87833-304-5 . Miles, Barry. Many Years From Now 1. Henry Holt & Company. 1997. ISBN 0-7493-8658-4 . Miles, Barry. The Beatles Diary . Omnibus Press. 1989. ISBN 978-0711963153 . Miles, Barry. The Beatles Diary: After the Break-Up 1970-2001 revised. Omnibus Press. 2001. ISBN 978-0711983076 . Pawlowski, Gareth L. How They Became The Beatles 1st. E. P. Dutton. 1989. ISBN 978-0525248231 . Peel, Ian. The Unknown Paul McCartney . Reynolds & Hearn. 2002. ISBN 1-903111-36-6 . Spitz, Bob. The Beatles: The Biography .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2005. ISBN 978-0316803526 . Tennant, John. Football the Golden Age: A Collection of Over 250 Extraordinary Images . Cassell Illustrated. 2002. ISBN 1-84188-203-8 . The Beatles. The Beatles Anthology . Apple records. 2003. ASIN - B00008GKEG. 外部連結 [ 编辑 ] 保罗·麦卡特尼官方网站 一支向麦卡特尼致敬的乐队,乐队曾发行DVD与专辑。 查 论 编 披头士乐队 约翰·列侬 (主唱/节奏吉他手)- 保罗·麦卡特尼 (主唱/贝斯手)- 乔治·哈里森 (主音吉他手)- 林戈·斯塔尔 (鼓手) 皮特·贝斯特 - 斯图尔特·萨克利夫 历史 採石者樂隊 在漢堡 在洞穴俱樂部 迪卡唱片試音 英國披头士狂熱 北美洲的發行 在美國 1966年 比耶穌更受歡迎 錄音室的時期 在印度 解散 约翰·列侬之死 《 披头士精選輯 》 《 愛 (太陽劇團) 》 《 披头士:搖滾樂團 》 人員組成 宗教信仰 年表 現場演出 1960年約翰尼·金特爾巡迴演唱會 1963年海倫·夏皮羅冬季巡迴演唱會 1963年羅伊·奧比森巡迴演唱會 1964年世界巡迴演唱會 1965年歐洲巡迴演唱會 1965年美國巡迴演唱會 1966年美國巡迴演唱會 屋頂演唱會 現場演出列表 相关地点 蒙塔古廣場34號 阿比路 阿比路录音室 貝格歐耐爾俱樂部 漢堡披头士博物館 披头士廣場 藍天使夜總會 卡斯巴咖啡俱樂部 燭台公園球場 洞穴俱樂部 凱瑟凱勒俱樂部 金福恩斯平房 薩佛街3號 聖詹姆斯的蘇格蘭人 謝亞球場 斯坦利街 星光俱樂部 草莓地 提頓赫斯特公園 十強俱樂部 威格莫爾街 黃色潛力水艇雕塑 相关人物 布萊恩·愛普斯坦 乔治·马丁 咪咪·史密斯 茱莉亚·列侬 辛西娅·列侬 小野洋子 庞凤仪 西恩·列侬 朱利安·列侬 贝蒂·伯伊德 珍·爱舍 菲尔·斯佩克特 相關公司 蘋果集團 蘋果唱片 哈里森之歌 靈加音唱片 麥卡特尼制造通信 北方之歌 帕洛風 菲利普斯錄音服務 士頭披 索尼/聯合電視音樂出版 驚人音樂 影響 翻唱的藝人 披头士狂熱 英倫入侵 披头士歌迷節 第五披头士 對流行文化的影響 傑夫·林恩與披头士 錄音技術 鼠頭士 獻禮 列表 獲獎與提名 盜版 翻唱的歌曲 音樂作品 樂器 演藝人 前披头士成員間的合作 錄制時段 歌曲 《比伯》封面 相關條目 蘋果集團訴蘋果電腦 蘋果渣黨 《 披头士中心 》 披头士靴 《 披头士 》 《 披头士選集 》 披头士節 《 披头士歌詞圖解 》 《 大衛·威格訪問披头士 《 英國廣播公司被遺忘的披头士影像 》 《 艾德·沙利文秀 》 《 我如何贏得戰爭 》 《 我的一生 》 列侬–麦卡特尼 保羅已死 《比伯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 (電影) 《 第十二張專輯 》 《 面對它 》 《順其自然》 (音樂劇) 分類 共享資源 查 论 编 摇滚名人堂 1999届入选者 表演者 比利·乔尔 Curtis Mayfield 保罗·麦卡特尼 德爾·香農 達斯蒂·斯普林菲爾德 布鲁斯·斯普林斯廷 The Staple Singers 早期影响 鲍勃·威尔斯和他的德州花花公子 Charles Brown 非表演者 乔治·马丁 规范控制 WorldCat标识符 VIAF : 100252012 LCCN : n50012135 ISNI : 0000 0001 2145 2530 GND : 118575708 SELIBR : 75435 SUDOC : 032429436 BNF : cb13897284x ( 数据 ) BIBSYS : 90620967 ULAN : 500249736 MusicBrainz : ba550d0e-adac-4864-b88b-407cab5e76af NLA : 35994722 NDL : 00449333 NKC : jn20000603963 BNE : XX843550 RKD : 224638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保罗·麦卡特尼&oldid=47287465 ” 分类 : 1942年出生 在世人物 保罗·麦卡特尼 英國搖滾歌手 英國創作歌手 披頭四樂團 素食主義者 英国吉他手 英國貝斯手 英国钢琴家 鼓手 MBE勳銜 名譽勳位成員 下級勳位爵士 左撇子 艾弗·诺韦洛奖获得者 2012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 耶鲁大学荣誉博士 愛爾蘭裔英格蘭人 好萊塢星光大道 摇滚名人堂入选者 隐藏分类: 带有失效链接的条目 条目有永久失效的外部链接 引文格式1错误:日期 使用ISBN魔术链接的页面 自2015年12月連結格式不正確的條目 自2014年1月需要校對的頁面 含有hCards的条目 本地相关图片与维基数据相同 自2013年1月有未列明来源语句的条目 包含15元素的规范控制 包含规范控制信息的维基百科条目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Aragonés العربية مصرى Asturianu Aymar aru Azərbaycanca Bikol Central Беларуская Беларуская (тарашкевіца)‎ Български Bislama বাংলা Brezhoneg Bosanski Català Нохчийн Čeština Cymraeg Dansk Deutsch Dolnoserbski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Eesti Euskara فارسی Suomi Føroyskt Français Frysk Gaeilge Gàidhlig Galego गोंयची कोंकणी / Gõychi Konknni Gaelg עברית हिन्दी Hrvatski Hornjoserbsce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Ido Íslenska Italiano 日本語 Basa Jawa ქართული Қазақша 한국어 Kurdî Latina Lëtzebuergesch Limburgs Ligure Lietuvių Latviešu Malagasy Македонски മലയാളം Монгол मराठी Bahasa Melayu Nāhuatl नेपाली Nederlands Norsk nynorsk Norsk Occitan Kapampangan Papiamentu Polski Piemontèis Português Runa Simi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Русиньскый Sardu Sicilianu Scots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Slovenščina Shqip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Kiswahili ไทย Tagalog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اردو Oʻzbekcha/ўзбекча Vèneto Tiếng Việt Winaray მარგალური ייִדיש Bân-lâm-gú 粵語 IsiZulu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14:01。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W%C2%B7E%C2%B7B%C2%B7%E6%9D%9C%E6%B3%A2%E4%BE%9D%E6%96%AF
  W·E·B·杜波依斯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W·E·B·杜波依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W·E·B·杜波依斯 1918年的W. E. B. 杜波依斯 出生 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 ( 1868-02-23 ) 1868年2月23日 美國 马萨诸塞州 大巴灵顿 ( 英语 : Great Barrington, Massachusetts ) 逝世 1963年8月27日 ( 1963-08-27 ) (95歲) 加纳 阿克拉 居住地 亚特兰大 . 纽约 母校 菲斯克大学 哈佛大学 柏林大学 知名于 黑人的灵魂 美国黑人的重建 危机 配偶 Nina Gomer Du Bois, Shirley Graham Du Bois 奖项 列宁和平奖 斯平加恩奖章 科学生涯 研究領域 人权 , 社会学 , 历史 机构 亚特兰大大学 , 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 1868年2月23日-1963年8月27日)是 美国 社会学家 、 历史学家 、 民权运动者 、 泛非主义者 、作家和编辑。杜波依斯出生于 马萨诸塞州 大巴灵顿,在个相对包容、多元的环境中长大。他是 哈佛大学 第个取得博士学位的非裔美国人,毕业之后任职于 亚特兰大大学 ,教授 历史学 、 社会学 和 经济学 。杜波依斯是1909年 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的最初创建者之。 杜波依斯因为领导 尼亚加 ... 权和致富机会。杜波依斯则坚持争取完整的公民权利和逐步增加的政治参与,他认为这些将由非裔美国人中的知识精英实现,他称这些人为“天才的十分之”,因此杜波依斯认为非裔美国人需要先进的教育来发展其领导力 ... 的强烈支持者,并且帮助组织了几次泛非主义大会,以推动非洲殖民地脱离欧洲强权统治。杜波依斯多次访问过欧洲、非洲和亚洲。战后,他调查了美国黑人士兵在法国的经历,记录了在美国军队中普遍存在的种族偏见。 杜波依斯是个多产的作家。他的文集《黑人的灵魂》(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是非裔美国文学中开创性的部作品。他于1935年发表的巨著《美国的黑人重建》( Black CACHE

W·E·B·杜波依斯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W·E·B·杜波依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W·E·B·杜波依斯 1918年的W. E. B. 杜波依斯 出生 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 ( 1868-02-23 ) 1868年2月23日 美國 马萨诸塞州 大巴灵顿 ( 英语 : Great Barrington, Massachusetts ) 逝世 1963年8月27日 ( 1963-08-27 ) (95歲) 加纳 阿克拉 居住地 亚特兰大 . 纽约 母校 菲斯克大学 哈佛大学 柏林大学 知名于 黑人的灵魂 美国黑人的重建 危机 配偶 Nina Gomer Du Bois, Shirley Graham Du Bois 奖项 列宁和平奖 斯平加恩奖章 科学生涯 研究領域 人权 , 社会学 , 历史 机构 亚特兰大大学 , 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受影响于 亚历山大·克拉梅尔 , 威廉·詹姆斯 签名 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 ( 英语: William Edward Burghardt 'W. E. B.' Du Bois 1868年2月23日-1963年8月27日)是 美国 社会学家 、 历史学家 、 民权运动者 、 泛非主义者 、作家和编辑。杜波依斯出生于 马萨诸塞州 大巴灵顿,在一个相对包容、多元的环境中长大。他是 哈佛大学 第一个取得博士学位的非裔美国人,毕业之后任职于 亚特兰大大学 ,教授 历史学 、 社会学 和 经济学 。杜波依斯是1909年 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的最初创建者之一。 杜波依斯因为领导 尼亚加拉运动 ——非裔美国人为黑人寻求平等权利的运动——开始在国内声名鹊起。他和他的支持者们反对 布克·华盛顿 倡导的“亚特兰大妥协案”,该协议要求南方的黑人服从于白人的政治规则并为之工作,以换取基本受教育权和致富机会。杜波依斯则坚持争取完整的公民权利和逐步增加的政治参与,他认为这些将由非裔美国人中的知识精英实现,他称这些人为“天才的十分之一”,因此杜波依斯认为非裔美国人需要先进的教育来发展其领导力。 种族主义是杜波依斯斗争的主要对象:他强烈反对私刑、 吉姆·克劳法 案以及在教育与就业中的种族歧视。杜波依斯的事业囊括了各地的有色人种,尤其是与 殖民主义 与 帝国主义 做斗争的亚非同胞。他是 泛非主义 的强烈支持者,并且帮助组织了几次泛非主义大会,以推动非洲殖民地脱离欧洲强权统治。杜波依斯多次访问过欧洲、非洲和亚洲。一战后,他调查了美国黑人士兵在法国的经历,记录了在美国军队中普遍存在的种族偏见。 杜波依斯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他的文集《黑人的灵魂》(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是非裔美国文学中开创性的一部作品。他于1935年发表的巨著《美国的黑人重建》( Black Reconstruction in America )挑战了“黑人应该对重建时代的失败负责”的传统思想。在 社会学 领域,他写就了第一本系统性研究著作。他出版过3本 自传 ,都体现了他对社会学、政治学和历史学的深刻见解。在担任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刊物 《危机》 编辑期间,他发表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文章。 杜波依斯相信,资本主义是种族主义的主要原因,他一生都怀有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同情。他是一个积极的和平运动者,支持核裁军。杜波依斯去世后一年, 1964年民权法案 颁布,体现他一生为之奋斗的大部分目标。 目录 1 早年生活 1.1 大学教育 1.2 威尔伯福斯和宾夕法尼亚大学 2 任职亚特兰大大学期间 2.1 布克·T·华盛顿和亚特兰大妥协案 2.2 尼亚加拉运动 2.3 《黑人的灵魂》 2.4 种族暴力 2.5 学术著作 3 第一次供职NAACP时期 3.1 主编《危机》杂志 3.2 历史学家和作家 3.3 与种族主义斗争 3.4 一战期间 3.5 战后时光 3.6 泛非主义和马科斯·加维 3.7 哈莱姆文艺复兴 3.8 社会主义倾向 4 重返亚特兰大 4.1 美国的黑人重建 4.2 周游世界 4.3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 5 晚年岁月 5.1 联合国 5.2 冷战 5.3 和平主义行动 5.4 麦卡锡主义 5.5 共产主义倾向 5.6 宗教 5.7 在非洲去世 6 个人生活 7 荣誉 8 作品 9 注释 10 参考书目 11 扩展阅读 早年生活 [ 编辑 ] 孩童时期的杜波依斯参加了马萨诸塞州大巴灵顿的公理会。公理会的成员们捐款资助了杜波依斯的大学学业。 威廉·爱德华·伯格哈特·杜波依斯于1868年2月23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大巴灵顿,父母是阿尔弗雷德(Alfred)和玛丽·希尔维娜(Mary Silvina)(娘家姓伯格哈特)杜波依斯夫妇。 [1] 玛丽·希尔维娜·伯格哈特的家族属于大巴灵顿少有的 自由黑人 ,拥有长期土地所有权;她具有 荷兰 、 非洲 和英国血统。 [2] 杜波依斯的高外祖父汤姆·伯格哈特是(1730年左右出生在 西非 )一个荷兰殖民者康拉德·伯格哈特的奴隶, 美国独立战争 期间汤姆在 大陆军 中服役,并因此获得了自由。 [3] 汤姆的儿子杰克·伯格哈特是奥赛罗·伯格哈特的父亲,奥赛罗是玛丽·希尔维娜·伯格哈特的父亲。 [4] 杜波依斯的曾祖父詹姆斯·杜波依斯是法裔美国人,在纽约波基普西,他和几个奴隶情妇生育了好几个孩子。 [5] 詹姆斯的混血儿子之一亚历山大到 海地 旅行,和一个情妇生了一个儿子,名叫阿尔弗雷德。亚历山大回到 康涅狄格州 时把他们留在了海地。 [6] 1860年之前,阿尔弗雷德移居到美国,之后于1867年2月5日和玛丽·塞维利亚在马萨诸塞州的休沙通尼克结婚。阿尔弗雷德在1870年抛弃了玛丽,当时威廉只有两岁。 [7] 威廉的母亲靠工作供养家人(同时接受她的哥哥和邻居们的一些帮助),直到19世纪80年代初她得了中风,并于1885年去世。 [8] 大巴灵顿的欧裔美国社区为杜波依斯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他就学于当地的综合性公立学校,和白皮肤的同学一起玩。但即使如此,他仍然常常在成年后的写作中叙及他此时经历的种族主义。他的老师鼓励他追求知识,学术活动被褒奖的经历使他相信,他可以利用知识赋予 非裔美国人 力量。 [9] 当杜波依斯决定上大学时,他童年时所归属于大巴灵顿的第一公理教会(First Congregational Church of Great Barrington)为他筹集了学费。 [10] 大学教育 [ 编辑 ] 杜波依斯在田纳西州菲斯克大学就读时,第一次遇到吉姆·克劳种族隔离。 1885~1888年间,杜波依斯依靠邻居们的捐助,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一个传统的黑人大学—— 菲斯克大学 (Fisk University)就读。 [11] 在南方的旅行和居住成为杜波依斯第一次体验南方的种族歧视,其中包括 吉姆·克劳法 、偏见和私刑处死黑人。 [12] 在菲斯克大学取得 学士学位 后,杜波依斯又在1888~1890年期间进入 哈佛大学 (哈佛不承认菲斯克的课程学分),在那里,他受到他的教授 威廉·詹姆士 的强烈影响,专攻美国哲学。 [13] 杜波依斯利用暑假打工、遗产、奖学金,以及来自朋友们的借款支付了哈佛大学三年的学费。1890年,杜波依斯以优等成绩获得哈佛的学士学位,也即他的第二个学士学位。 [14] 1891年,杜波依斯获得了哈佛的社会学研究生奖学金。 [15] 1892年,杜波依斯从约翰·F·斯莱特自由教育基金会(John F. Slater Fund for the Education of Freedmen)获得奖学金,得以前往柏林大学做研究生。 [16] 在柏林学习期间,他走遍了欧洲各地。在德国首都柏林,杜波依斯和该国最杰出的一些社会科学家,如 古斯塔夫·冯·施穆勒 (Gustav von Schmoller)、 阿道夫·瓦格纳 、 海因里希·冯·特来希克 (Heinrich von Treitschke)等一同研究学习,他的学术能力于此时突飞猛进。 [17] 从欧洲回国后,杜波依斯完成了他的研究生学习。1895年,他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非裔美国人。 [18] 威尔伯福斯和宾夕法尼亚大学 [ 编辑 ] 1894年的夏天,杜波依斯得到了好几个工作机会,其中包括著名的 塔斯基吉研究所 ;但是他选择了俄亥俄州的威尔伯福斯大学的教学工作。 [19] 在威尔伯福斯期间, 亚历山大·克拉梅尔 (Alexander Crummell)对他的影响很大。亚历山大认为思想和道德是社会变革必要的工具。 [20] 1896年5月12日,杜波依斯和他的一名学生尼娜·高莫(Nina Gomer)结为夫妇。 [21] 在威尔伯福斯工作两年后,杜波依斯于1896年夏天接受了一个 宾夕法尼亚大学 提供的为期一年的社会学研究助手的工作。 [22] 在 费城 的非裔美国人街区,他进行了社会学田野研究,这铸造了他的里程碑式成果——《费城黑人》( The Philadelphia Negro ),这是第一个对黑人社区的案例研究。杜波依斯在两年后任教于亚特兰大大学时出版了此书。 [23] 参加1897年的黑人学会(Negro Academy)时,杜波依斯提交的论文表达了对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提出的美国黑人融入白人社会的呼吁的反对。他写道:“我们是黑人,一个久已存在的巨大种族,黎明之初即已沉睡,但在非洲祖国的黑暗森林中,仍然保持清醒”。 [24] 在1897年《大西洋月刊》( Atlantic Monthly )8月刊上,杜波依斯发表了《黑人的挣扎》( Strivings of the Negro People )一文,这是他第一部面对大众的作品,表达了非裔美国人应该拥抱他们的非洲传统的观点。 [25] 任职亚特兰大大学期间 [ 编辑 ] 1897年7月,杜波依斯离开费城,在一所传统黑人大学——亚特兰大大学(Atlanta University)教授历史学和经济学。 [26] 他的第一项重要学术成就是1899年出版的《费城黑人》一书。此书基于1896~1897年他在费城的实地研究,对费城的非裔美国人进行了详细而全面的社会学考察。这部作品是学术界的一个突破,因为它是美国第一个科学社会学研究著作,也是第一个对非裔美国人的科学研究。 [27] 在此研究中,杜波依斯用“最贫困的十分之一”(the submerged tenth)来形容黑人下层阶级,对比于他将在1903年用“天才的十分之一”(talented tenth)形容的精英阶层。 [28] 杜波依斯的这些术语表明了他的观点:一个民族的黑人与白人的精英是社会的关键,他们应该为文化和进步负责。 [29] 这个时期杜波依斯常常对下层阶级表现出不屑态度,将他们描绘为“懒惰”、“不可靠”,但与其他学者不同的是,他将这些问题归因于社会对黑人的奴役。 [30] 在亚特兰大大学时,尽管预算有限,但是杜波依斯产量惊人:他写就了大量社会科学论文,同时每年主办亚特兰大黑人问题大会(Atlanta Conference of Negro Problems)。 [31] 杜波依斯也得到美国政府津贴,用于准备非裔美国人劳动力和文化报告。 [32] 他的学生们认为他才华横溢,但是冷漠严厉。 [33] 布克·T·华盛顿和亚特兰大妥协案 [ 编辑 ] 1904年的杜波依斯 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杜波依斯逐渐成为黑人世界中仅次于 布克·华盛顿 的代表人。 [34] 华盛顿是 塔斯基吉研究所 主任,在非裔美国人社区有巨大影响力。 [35] 1895年,华盛顿与重建失败后接管政府的南方白人领袖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协议,即为亚特兰大妥协案。该协议规定,南方黑人应该服从种族歧视、种族隔离并放弃争取投票权和组成工会;南方白人应该允许黑人接受基础教育,得到经济机会和公正的法律制度,并允许北方白人在南方投资企业和建立黑人教育慈善机构。 [36] 许多非裔美国人反对华盛顿的计划,包括杜波依斯、阿奇博尔德·格里姆凯(Archibald H. Grimke)、凯利·米勒(Kelly Miller)、詹姆斯·韦尔登·约翰逊(James Weldon Johnson)、保罗·劳伦斯·邓巴 (Paul Laurence Dunbar)等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杜波依斯称他们为“天才的十分之一”。 [37] 杜波依斯认为,非裔美国人应该主动为争取平等权利而斗争,而不是被动地服从华盛顿的亚特兰大妥协案的隔离和歧视。 [38] 1899年,山姆·豪斯(Sam Hose)被 私刑 处死事件使得杜波依斯更加走向激进的行动主义。 [39] 在亚特兰大,豪斯遭两千名白人暴民酷刑折磨、焚烧后吊死。 [40] 一天在亚特兰大和一名报社编辑讨论私刑问题时,杜波依斯遇到豪斯被烧毁的关节骨在一家店面展示。 [41] 深受触动的杜波依斯得出结论,“当黑人还正在面临私刑处死、谋杀和饥饿时,一个人不应该成为一个冷静、超然的科学家。” [42] 杜波依斯认识到,“医治世界的方法不是仅仅简单地告诉人们真相,而是促使他们对现实采取行动。” [43] 1901年,杜波依斯写了一篇评论《超越奴隶制》( Up from Slavery )以批评华盛顿, [44] 之后此文以《布克·华盛顿先生和其他人》( Of Mr. Booker T. Washington and Others )为题收录在《黑人的灵魂》(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一书中,使得更多的读者听到他的批评。 [45] 杜波依斯和华盛顿的主要分歧之一在于他们的教育理念:华盛顿认为非裔美国人的学校教育应该局限于农业、机械等工业技术教育; [46] 但是杜波依斯感到黑人学校还应该提供更多的 文科课程 (包括经典文学、艺术、人文学科等),只有如此才能培养新的黑人精英领导者。 [47] 尼亚加拉运动 [ 编辑 ] 1905年尼亚加拉运动的筹划者们。杜波依斯在中间一排戴着白帽。 1905年,杜波依斯和其他一些非裔民权行动主义者——包括弗雷德里克·麦吉(Fredrick L. McGhee)、杰西·麦克斯·巴伯(Jesse Max Barber)和威廉·孟羅·特洛特(William Monroe Trotter)——在加拿大的 尼亚加拉大瀑布 附近会面。 [48] 在那里,他们发布声明,反对亚特兰大妥协案,并决定于1906年一致发起尼亚加拉运动(Niagara Movement)。 [49] 杜波依斯和支持“尼亚加拉运动”的非裔美国人试图宣传自己的理念,但大多数黑人期刊为同情华盛顿的出版商所拥有,因此,杜波依斯购买了一台印刷机,并于1905年12月开始出版《月亮画报》周刊( Moon Illustrated Weekly )。 [50] 这是第一个非裔美国人的插画周刊,杜波依斯藉此攻击华盛顿的立场,但这份杂志只出版了八个月便夭折了。 [51] 很快,杜波依斯就创建新的期刊:《地平线:杂志彩色线》( The Horizon: A Journal of the Color Line ),并担任编辑,于1907年首次亮相。 [52] 尼亚加拉运动者第二次会议于1906年8月 约翰·布朗 诞生诞辰100周年之际举行,地点设在布朗袭击哈珀的渡轮之处。 [53] 勒维迪·卡修斯·瑞森(Reverdy Cassius Ransom)谈到,华盛顿的首要目标是使黑人被雇佣:“今天,两个阶级的黑人…处在分歧的路口。一方建议我们耐心忍受现在的压迫与屈辱;另一个阶级则坚信,绝不应该屈服于羞辱、压迫、甘心成为下等阶级,绝不应该为了利益放弃人的尊严。” [54] 《黑人的灵魂》 [ 编辑 ] 《黑人的灵魂》第二版标题页 为了描绘黑人的人文精神与才华,杜波依斯于1903年发表了文集《黑人的灵魂》(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收录了他的14篇文章。 [55] 詹姆斯·韦尔登·约翰逊(James Weldon Johnson)认为这本书对于非裔美国人的意义堪比 《汤姆叔叔的小屋》 对美国人的意义。 [56] 此书介绍部分即写道:“20世纪最主要的问题是肤色界限的问题。” [57] 每一章节均以两个引文开头——一个来自白人诗人,另一个来自黑人思想家——以表现黑种人和白种人的智力与文化同样有价值。 [58] 这本书的一个重要主题是非裔美国人的双重认同:他们既是美国人,又是黑人。正如大卫·路易斯(David Lewis)所指出的,这种双重认同在过去是非常尴尬的,但是在未来将成为一种力量:“从今以后,种族不再使人联想到种族同化或者种族隔离主义,而将成为令人骄傲的持久的种族认同。” [59] 种族暴力 [ 编辑 ] 1906年秋的两起种族主义惨案令非裔美国人非常震惊,这促进杜波依斯为了公民权利而斗争的主张战胜了布克·华盛顿的妥协主义。首先是美国总统 西奥多·罗斯福 不光彩地指控167名黑人士兵应该为 布朗斯维尔事件 (Brownsville Affair)负责,并且开除了他们的军籍。所有被开除的黑人士兵已经服役20年,接近退休了。 [60] 其次,9月在 亚特兰大 ,一起黑人男子殴打白人妇女的事件引发了暴乱,而暴乱植根于工作短缺、黑人工人竞争白人工人的工作岗位造成的种族关系紧张。 [61] 一万名白人横扫了亚特兰大,殴打他们能找到的每一个黑人,导致超过25人死亡。 [62] 1906年的暴力事件之后,杜波依斯呼吁黑人不再支持 共和党 ,因为共和党人罗斯福和 威廉·霍华德·塔夫脱 不支持黑人权益,尽管历史上大部分非裔美国人从 亚伯拉罕·林肯 时代就一直拥护共和党。 [63] 杜波依斯在《亚特兰大的祷文》( A Litany at Atlanta )一文中断言道,亚特兰大暴乱说明亚特兰大妥协案是失败的,即使交易完成了,黑人依然得不到法律的公正。历史学家大卫·路易斯认为,妥协不再有效是因为最初同意妥协的白人种植园主已经被那些贪婪的商人所取代,这些商人希望工人中的黑人与白人进行竞争。 [64] 这两起事件对于非裔美国人群体来说是历史分水岭事件,它们标志着华盛顿的妥协主义走向衰落,杜波依斯的权利平等诉求开始成为主流。 [65] 学术著作 [ 编辑 ] 除了撰写社论,杜波依斯并未停止在亚特兰大大学进行学术工作。经过五年的努力,他于1909年出版了一本 约翰·布朗 的传记。这本书阐述了很多精彩论述,但也包含了一些事实性的错误。 [66] 这本著作被《民族报》( The Nation )强烈批评,而《民族报》的所有者奥斯瓦尔德·维拉德(Oswald Villard)也在撰写一本约翰·布朗的传记。 [67] 白人学者普遍忽略这本书。 [68] 在杜波依斯在《矿工》( Collier's )杂志上发表文章警告白人至上主义之后,他的文章越来越难被主要期刊所接受,然而,他继续定期在《地平线》杂志上发表文章。 [69] 杜波依斯是第一位被邀请在 美国历史协会 年度会议上展示论文成果的非裔美国人。在美国历史协会1909年12月的会议上,杜波依斯向观众汇报了他的文章《重建及其功绩》( Reconstruction and Its Benefits )。 [70] 这篇文章颠覆主流历史观点,反对“重建是一场灾难,造就了无能和懒惰的黑人”的观点;恰恰相反,杜波依斯认为,南方在非裔美国人领导期间完成了三个重要目标:民主,免费公立学校,新的社会立法。文章进一步指出,联邦政府对弗里德曼的管理是失败的,没有实现南方黑人要求分配土地、建立教育系统的愿景。 [71] 几个月后杜波依斯向《美国历史评论》(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提交论文出版时,他要求黑人一词(Negro)要大写。时任编辑J·富兰克林·詹姆森(J. Franklin Jameson)拒绝了他的要求,未用大写发表了论文。 [72] 此论文随即被白人历史学家所忽略, [73] 但后来演变成他开拓性的书《黑色重建》一书。 [74] 直到1940年美国历史协会都没有邀请过第二位非裔演讲者。 [75] 第一次供职NAACP时期 [ 编辑 ] 1909年5月,杜波依斯在纽约参加了全国黑人大会(National Negro Conference)。 [76] 这次大会成立了致力于为黑人争取平等公民权、选举权和教育权利的国家黑人委员会(National Negro Committee),由奥斯瓦德·维拉德(Oswald Villard)任主席。 [77] 在1910年春的第二届全国黑人大会上,与会者成立了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简称NAACP)。 [78] 在杜波依斯的建议下,“有色人种协进会”以“有色人种”一词代替“黑人”,以示协进会将联合所有的有色人种。 [79] 参加成立大会的民权主义者中黑人和白人都有很多,但是协进会大多数的行政人员都是白人,包括玛丽·奥文顿(Mary Ovington)、查尔斯·爱德华·拉塞尔(Charles Edward Russell)、威廉·E·沃灵(William English Walling),以及其首任主席穆菲尔德·史达里(Moorfield Storey)。 [80] 主编《危机》杂志 [ 编辑 ] 1911年的杜波依斯 1910年,杜波依斯辞去在亚特兰大大学的教职,接受了NAACP(即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提供的宣传与研究指导的职位,并搬到纽约。 [81] 他的首要职责是出版NAACP的月刊,杜波依斯将其命名为《危机》。 [82] 《危机》发刊于1910年11月,杜波依斯称其主要致力于“通过事实和争论展现种族偏见的危害,特别是当代针对有色人种的偏见的危害”。 [83] 杂志早期刊登过一篇文章抨击黑人教堂的教区制度和虚伪本质,另外一篇文章讨论埃及文明的非洲中心主义起源——这都是《危机》杂志的典型文章。 [84] 《危机》杂志非常成功,到1920年其读者已经达到100,000人。 [85] 杜波依斯于1911年发表的一篇重要社论引起了全国反响,最後导致美国联邦政府立法禁止私刑处死黑人。杜波依斯用他一贯的讽刺风格如此评论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次私刑处死黑人事件:“关键在于他是黑人。黑人必须被惩罚。黑人天生罪大恶极。因此,即使是白人中最卑鄙无耻的那些人也知道,绝不应该错过任何惩罚这种滔天巨罪的机会。当然,借口应该尽可能的道貌岸然、无可辩驳——一些骇人听闻的罪恶,经过报道者想象更加令人发指。没有实现这些,只好只做些谋杀、纵火、烧毁谷仓或者傲慢无礼的小事”。 [86] 杜波依斯在《危机》发表社论支持工人联合运动,但是严厉抨击其领导者系统性地排斥黑人劳工的种族主义行为。 [87] 杜波依斯也支持社会党人的一些纲领,甚至他本人也在1910~1912年加入社会党,但是他同样谴责其领导者的种族主义表现。 [88] 由于共和党总统 塔夫脱 应对私刑处死黑人泛滥的失败让杜波依斯感到失望,在1912年的大选中,杜波依斯转而支持民主党候选人 伍德罗·威尔逊 ,以换取其对黑人权益事业的支持。 [89] 杜波依斯的作品体现了其女权主义倾向。 [90] 但是由于女性政治运动的领导者们拒绝支持反种族歧视,杜波依斯也拒绝公开加入为女性争取投票权的运动。 [91] 1913年,《危机》的一篇社论讨论跨种族婚姻禁忌问题。杜波依斯本人支持种族内婚姻,而且他将此问题视为女性权利问题,因为法律只禁止白人男性与黑人女性结婚。杜波依斯写道“(禁止跨种族婚姻的)法律使得爱上白人男性的有色人种女性非常孤独无助。法律赋予有色女性和狗一样低的地位。白人女性处境再差,她仍然可以强迫诱奸她的人和她结婚。我们必须取缔禁止跨种族婚姻的法律,并不是因为我们渴望白人女性,而是因为我们相信白人男性将会遗弃我们的黑人姐妹。” [92] 1915~1916年间,NAACP的一些领导者试图罢免杜波依斯的主编职位,因为他们不满于《危机》的财务损失,而且担心刊登的一些文章容易引火烧身。但是杜波依斯在他的支持者们的帮助下保留了其主编职位。 [93] 历史学家和作家 [ 编辑 ] 1911年,杜波依斯在伦敦参加第一届国际种族会议(First Universal Races Congress), [94] 同时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寻找银羊毛》( Quest of the Silver Fleece )。 [95] 两年后,杜波依斯编剧、制片并执导一部露天舞台剧《埃塞尔比亚之星》。 [96] 1915年,杜波依斯出版一部非洲黑人通史《黑人》( The Negro )及其首个英语版本。 [97] 本书反驳非洲次等的观点,是20世纪非洲中心主义编史学的基础, [98] 也预测未来全世界有色人种的联合与团结,影响了一大批泛非运动支持者。 [99] 1915年,《亚特兰大月刊》刊登杜波依斯的论文《世界大战的非洲根源》( The African Roots of the War ),深入表达了他对于资本主义和种族的看法。 [100] 文中指出,对非洲的争夺才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根源。之后他又加入共产主义学说,提出资本家给白人工人仅够生活的报酬以阻止其革命,而通过更低成本的有色人种的竞争威胁白人工人。 [101] 与种族主义斗争 [ 编辑 ] 在1916年6月份的《危机》杂志中,一张杜波依斯放入的杰西·华盛顿被处以私刑的照片。 杜波依斯利用他在NAACP有影响力的职位同一系列种族主义事件作斗争。1915年,无声电影 《一个国家的诞生》 首次公演。因为该电影中黑人粗野贪婪的形象,杜波依斯和NAACP领导了阻止此电影公映的运动。 [102] 但是这场抗议运动并不成功,事实上很可能反而使得这部影更声名大噪,但是运动为NAACP吸引了很多新的支持者。 [103] 种族主义不仅体现在私人领域。在威尔逊总统治下,非裔美国人在政府机关就职时备受歧视。很多联邦机构只雇佣白人,军队不允许黑人担任军官,而移民部门则禁止非裔人士移民。 [104] 1914年,杜波依斯撰写社论谴责了联邦政府解雇黑人职员。杜波依斯也支持威廉·门罗·特罗特对总统威尔逊的抗议,因为威尔逊对完全实现种族平等的诺言食言而肥。 [105] 《危机》杂志坚持进行抗议私刑的活动。1915年,《危机》刊登文章以年表形式统计了1884年至1914年间的2,732起私刑处死黑人案。 [106] 1916年4月刊则报道了 乔治亚州李谷 一次私刑处死六名非裔美国人的事件。 [107] 同样在1916年,《韦科惨案》一文报道了一位精神受损的17岁非裔美国人杰西·华盛顿被私刑处死的事件。 [108] 该篇报道开创了秘密报道的方式,揭露了 德克萨斯州韦科地区 白人的罪行。 [109] 20世纪早期是黑人们从南部联盟向美国东北部、中西部和西部地区大迁徙的时代。杜波依斯发表社论表示支持这次大迁徙,因为他认为这将有助于黑人逃离南部的种族主义、发现更多的经济机会、更好地融入美国社会。 [110] 同样在20世纪10年代, 美国优生运动 开始兴起。很多优生学领导者公开宣称种族主义,认为黑人是“低等种族”。杜波依斯批评这些观点偏离了科学正轨,但是他也认同优生学的基本规则,即不同的人生来就具有适合不同职业的特质。所有种族中最有天赋的人们生育后代,可以优化人类的种族。 [111] [112] 一战期间 [ 编辑 ] 1917年,美国开始准备参加 一战 。杜波依斯在NAACP的同事约尔·斯宾加恩(Joel Spingarn)成立一个训练营地,致力于将非裔美国人训练为美国军队军官。 [113] 这个训练营引起争议:一些白人认为黑人没有能力成为军官,而一些黑人则认为非裔美国人不应参加这场“白人的战争”。 [114] 杜波依斯支持斯宾加恩的训练营。后来军队方面坚持以健康问题为由,强迫本就稀少的黑人军官查尔斯·杨退伍,杜波依斯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115] 军队同意为黑人提供1000个军官职位,但坚持从应征入伍的、习惯于听从白人军官命令的黑人士兵中选取250人,而不接受来自训练营而思想独立的黑人。 [116] 法案宣布后第一天,700,000黑人应征入伍,但是他们都只能服从于歧视性的待遇。杜波依斯為此高声抗议。 [117] 杜波依斯组织了1917年在纽约的静默游行,以抗议东圣路易暴乱。 1917年,东圣路易斯的白人工人罢工后,圣路易斯的企业雇佣了黑人工人,引起白人极大的愤怒,最后导致大约40到250名非裔美国人惨遭屠杀,酿成 东圣路易斯暴乱 (East St. Louis Riot)。 [118] 东圣路易斯暴乱發生后,杜波依斯前往东圣路易斯采访,最后用图片和文字记录了事件细节,并以《东圣路易斯大屠杀》为题刊登于《危机》9月號。 [119] 但是历史学家大卫·利弗林·路易斯(David Levering Lewis)认为杜波依斯歪曲了部分事实,以增加报道的宣传效果。 [120] 为了表达黑人群体对圣路易斯暴乱的愤怒,杜波依斯组织大约9,000名非裔美国人聚集于纽约第五大道,发起 “沉默游行” 。这是纽约市第一次此种示威游行,也是第二次黑人争取公民权利的示威活动。 [121] 1917年, 休斯顿 当地警察逮捕和殴打了两名黑人士兵,导致100名黑人士兵占领休斯顿街道,并杀害16名白人。最后军事法庭判处其中19名黑人士兵绞刑,另外67名士兵锒铛入狱。休斯顿暴乱(Houston Riot)极大地影响了军队中的非裔美国人晋升为军官,也让杜波依斯非常不安。尽管发生了休斯顿暴乱,军方由于受到来自杜波依斯和其他支持者的压力,仍然接受斯宾加恩训练的黑人军官。1917年10月,600多名黑人军官参军入伍。 [122] 美国以对NAACP进行调查为威胁,以期阻止其“危险言论”。 [123] 但是杜波依斯不为所动,并且在1918年继续发表言论,预测一战将推翻欧洲的殖民系统,带来世界范围的有色人种解放——包括中国、印度,特别是美国。 [124] 时任NAACP主席约尔·斯宾加恩对战争怀抱热忱,他说服杜波依斯考虑写一篇社论否定自己的反战立场,以博得一个军队任命。 [125] 杜波依斯接受了这项交易,于1918年6月撰寫支持战争的社论《团结起来》 [126] 很快就獲得委任一个军队参谋职务。但是很多希望利用战争为非裔美国人谋取更多公民权利的黑人领袖批评杜波依斯的倒行逆施, [127] 南方官员也反对杜波依斯就任。最后他的任命被撤回。 [128] 战后时光 [ 编辑 ] 一战结束后,杜波依斯于1919年前往欧洲参加第一次 泛非主义大会 (Pan-African Congress),同时采访很多非裔美国士兵,为一本记录他们一战经历的书做准备。 [129] 此次旅行被美国联邦探员追踪,以寻找他的叛国活动证据。 [130] 杜波依斯发现,绝大多数美国黑人士兵只能从事装卸物资、体力劳动等低等工作, [131] 只有92师等部中少部黑人参与了军事战斗。 [132] 杜波依斯发现军队中广泛存在着种族主义思想,军队有意识地阻止黑人參军、抹杀黑人的成绩并且鼓励偏见。 [133] 欧洲之行更加坚定了杜波依斯为非裔美国人争取平等权利的决心。 [134] 杜波依斯记录了1919年“血色夏天”种族暴乱。图中的这个家庭在房屋被芝加哥种族暴乱破坏后逃离了出来。 一些海外归来的黑人士兵感到获得了新的权力与价值,浮现出了极具代表性的“新黑人”思潮(New Negro)。 [135] 针对于此,杜波依斯在社论《归来的士兵》( Returning Soldiers )中写道:“但是,诚哉斯言,如果我们在战争结束后不继续绷紧每一根神经和肌肉向国内的黑暗势力发起一场更漫长、更坚定也更艰难的斗争,我们仍然是懦弱的和愚蠢的。” [136] 其时很多黑人搬往北方城市寻找工作,他们带来的竞争引起很多白人的恼怒。工作竞争的冲突助长了1919年的“血色夏天”事件(Red Summer of 1919)。这次事件蔓延到全美30多个城市,在一系列恐怖的暴乱中,超过300名非裔美国人被杀。 [137] 杜波依斯用《危机》杂志记录这次惨案,12月刊封面刊登内布拉斯加州奥哈马市的暴乱中私刑处死黑人的一张照片,尤其阴森恐怖、怵目惊心。 [138] “血色夏天”事件中最臭名昭著的惨案,莫过于在阿肯色州伊莱恩市残杀近200名黑人, [139] 而南部报道谎称这是由于这些黑人密谋推翻政府。杜波依斯非常愤怒,他在《纽约世界报》( New York World )上发表的公开信讽刺地写道,黑人农民唯一的罪行,是他们竟然胆敢聘请律师来调查租佃合同中的不合法,以挑战白人地主的权威。 [140] 在之后的摩尔诉邓普西案中,60余名幸存的黑人因密谋叛逆罪被逮捕和审判。 [141] 杜波依斯号召全美黑人捐款給他们用于上诉,6年后,最高法院大法官 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 终于判定黑人方胜诉。 [142] 虽然这次胜诉对于南部的黑人并没有实际影响,但這是联邦政府首次利用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保护正当程序以阻止各州对黑人的集体暴力。 [143] 1920年,杜波依斯出版他三本自传中的第一本《黑水河:来自面纱后的声音》( Darkwater: Voices From Within the Veil )。 [144] 杜波依斯认为,一层面纱遮蔽了全世界有色人种的真实面貌,他希望以此书揭开这层面纱,向白人读者展示真实的黑人生活,同时他也希望解释这层面纱如何扭曲了黑人与白人相互观察的方式。 [145] 这本书中也收录一篇杜波依斯的女性主义文章《被诅咒的女性》( The Damnation of Women )。文中,杜波依斯颂扬女性、特别是黑人女性的尊严与价值。 [146] 考虑到非裔美国儿童使用的教材中缺乏黑人历史与文化,杜波依斯于1920年创办一本儿童月刊,命名为《布朗尼》( The Brownies' Book ),主要面向被杜波依斯称为“太阳之子”的黑人儿童。 [147] 泛非主义和马科斯·加维 [ 编辑 ] 1921年,杜波依斯前往欧洲参加第二次泛非主义大会。 [148] 来自世界各地的黑人领袖通过了伦敦决议(London Resolutions),决定在巴黎成立泛非主义组织总部(Pan-African Association headquarters)。 [149] 在杜波依斯的指导下,决议坚持呼吁种族平等,提出应该“非洲人统治非洲”(而非1919年大会上提出的“在非洲人同意下统治非洲”)。 [150] 杜波依斯在他的《告国际联盟书》(Manifesto To the League of Nations)中重申了会议要旨,同时恳求国联关注劳工问题,向非洲人提供更多职位。国联对此要求几乎没有回应。 [151] “返回非洲”(Back-to-Africa movement)运动的发起人、国际黑人进步协会(Universal Negro Improvement Association,简称UNIA)创始人 马科斯·加维 是20世纪20年代另一位著名的非裔美国人领袖。 [152] 加维坚持支持种族隔离主义,公开批评杜波依斯通过种族融合实现平等的努力。 [153] 杜波依斯起初支持加维为了帮助海外非洲人贸易的“黑星线”船运公司, [154] 但是杜波依斯很快发现加维正在威胁NAACP的成果,便指责加维不够诚恳、缺乏远见。 [155] 加维曾经提出“非洲人的非洲”(Africa for the Africans)的口号,杜波依斯赞同这个主张,但是谴责加维试图让非裔美国人统治非洲的倾向。 [156] 1922~1924年间,杜波依斯在《危机》杂志上发表了一系列攻击加维的文章,称他为“美国和世界黑人最危险的敌人”。 [157] 杜波依斯和加维从未尝试合作,他们所代表的组织(NAACP和UNIA)对慈善基金的争夺更加剧了他们的对立。 [158] 1921年,哈佛决定禁止黑人入住学生宿舍。杜波依斯谴责这个决议体现了美国广泛存在的“盎格鲁-撒克逊和日耳曼种族崇拜”的复兴,日耳曼白人治下的世界将以残忍暴力剥夺黑人、犹太人、爱尔兰裔、意大利裔、匈牙利裔、亚裔和南部岛民的公民权。 [159] 1923年,杜波依斯乘船前往欧洲参加第三次泛非主义大会时,时任总统 柯立芝 任命杜波依斯为利比里亚特使,第三次泛非主义大会结束后,杜波依斯乘坐一艘德国货船从加那利群岛出发,访问了非洲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塞内加尔等国。 [160] 1923年时《危机》杂志读者数量已由一战时的100,000人跌至60,000人,但它仍是民权运动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杂志。 [161] 哈莱姆文艺复兴 [ 编辑 ] 杜波依斯经常在他的写作中支持非裔美国人艺术创作,当1920年代中期哈莱姆文艺复兴运动兴起时,杜波依斯在《一次黑人文艺复兴》(A Negro Art Renaissance)一文中庆祝艺术创造中终于不再缺乏黑人的身影。 [162] 但是他很快发现,很多白人进入黑人社区并非为了欣赏黑人艺术作品而只是为了满足窥私欲,于是杜波依斯对哈莱姆文艺复兴的热情迅速衰落。 [163] 杜波依斯坚持强调艺术家的道德责任,认为“一个黑人艺术家首先是一个黑人”。 [164] 他非常关心黑人艺术家的作品是否能够反映黑人面对的问题,对于没有宣传效果的艺术作品不屑一顾。 [165] 1926年,《危机》停止支持艺术活动。 [166] 社会主义倾向 [ 编辑 ] 1926年,即俄国1917年革命9年后,杜波依斯再度到欧洲旅行并访问了苏联。 [167] 在苏联,杜波依斯被他所看到的贫穷和混乱所震惊,但同时对官员的尽职工作和工人的认同感印象深刻。 [168] 尽管当时杜波依斯对于 卡尔·马克思 和 弗拉基米尔·列宁 的共产主义学说并不了解,他仍然感到社会主义可能比资本主义更容易实现种族平等。 [169] 尽管杜波依斯基本赞同社会党主张,但是他的政治活动非常实用主义。在1929年的纽约市长竞选中,尽管社会党候选人诺曼·托马斯(Norman Thomas)的观点与杜波依斯更加相近,杜波依斯还是选择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吉米·沃克(Jimmy Walker),因为他相信沃克将会给黑人带来更直接的好处。 [170] 整个20世纪20年代,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不断地做出废除私刑、提高黑人工作条件、支持南方各州黑人投票权等承诺,杜波依斯和NAACP也因此在两党间不断徘徊。但是两党都始终没有兑现其承诺。 [171] 1931年,NAACP和 美国共产党 开始出现裂痕,逐渐产生了竞争关系。这一年,阿拉巴马州斯科茨伯勒地区的9个非裔美国男孩因强奸罪名被逮捕,美国共产党迅速回应表示支持斯科茨伯勒男孩(Scottsboro Boys)。 [172] 杜波依斯和NAACP认为插手此案对反对种族主义事业没有帮助,因而坐由共产党组织其反对活动。 [173] 但是,共产党人大范围的宣传和巨大的资金投入很快使杜波依斯感到,共产党人正试图取代NAACP在非裔美国人中的地位。 [174] 面对共产党对NAACP的声讨,杜波依斯反过来批评共产党对美国种族主义现状认识不足,对NAACP的恶意攻击也非常不公正。 [175] 于是,共产党领导人反过来指责杜波依斯是“阶级敌人”,他和NAACP的其他领导者构成一个特殊的精英群体,他们表面上为黑人权益而战斗,但是实际与黑人工人阶级毫无联系。 [176] 重返亚特兰大 [ 编辑 ] 1931年,沃尔特·弗兰西斯·怀特(Walter Francis White)开始担任NAACP主席。在工作中,杜波依斯和怀特的关系每况愈下, [177] 而 大萧条 带来的财政压力加剧了关于《危机》杂志的权力争奪。 [178] 由于担心其主编职位被取消,杜波依斯于1933年主动辞去《危机》编辑的工作,转往亚特兰大大学。 [179] 1934年,杜波依斯一反他关于种族隔离的立场,声称对于非裔美国人,平等基础上的隔离是一个合理、可接受的目标; [180] 而这更加剧他与NAACP的裂隙。NAACP的领导者们非常震惊,要求杜波依斯收回他的言论,但是遭杜波依斯拒绝。後來导致杜波依斯退出NAACP。 [181] 在接受亚特兰大大学的教职之后,杜波依斯撰写了一系列总体上支持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当时他并非共产党或工会的强烈支持者,但他感到马克思对于社会、经济的科学分析,对于解释当时非裔美国人在美国的状况非常有用。 [182] 马克思的无神论观点也引起杜波依斯的共鸣;他经常批评黑人教堂钝化了黑人对种族主义的敏感度。 [183] 在1933年,杜波依斯撰文表达擁護社会主义,却宣称有色人种与白人的矛盾不可调和——这个极富争议性的立场出自他对长期排斥黑人的美国工会的厌恶。 [184] 当时,杜波依斯并非美国共产党的支持者;即使在1932年的总统选举中,美国共产党的候选人是非裔美国人,也没有获得杜波依斯的支持。 [185] 美国的黑人重建 [ 编辑 ] 回到学术界后,杜波依斯重新开始了黑人重建(Reconstruction)的研究——早在1910年美国历史协会(Americ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的会议中他就已经提交过这一主题的论文。 [186] 1935年,他发表了他的巨著《美国的黑人重建》( Black Reconstruction in America )。 [187] 历史学家大卫·利弗林·路易斯概况了这本书的主题:“在一种充满了野性敌意的环境中,黑人突然间获得了公民权利。他们既展现出令人钦佩的意志力与智力,也暴露了经过长达三百年的束缚后遗留的懒惰与无知。” [188] 杜波依斯记录了在美国内战和战后重建中黑人怎样扮演了中心角色,也描绘了他们与白人政客结盟的过程。他同时提供了联合政府在南方建立起公共教育系统和诸多必要的社会服务项目的证据。这本书同时阐明作为重建的关键,黑人的解放如何促进了美国社会的结构性重组,以及为何在美国重建之后未能继续保障黑人的公民权。 [189] 《美国的黑人重建》一书的主旨与白人历史学家保有的对重建的主流观点背道而驰;事实上,直到20世纪60年代,这本书也仍然被主流历史学家所忽略。 [190] 然而在此之后,它引发了重建历史编纂中的“修正主义”潮流,黑人对于自由和时代变革的呼唤终于被强调。 [191] [192] 到21世纪,《黑人重建》被公认为“非裔美国人历史学修正主义的奠基性著作”。 [193] 在1932年,杜波依斯被菲尔普斯-斯托克斯基金(Phelps-Stokes Fund)、卡内基公司(Carnegie Corporation)、通识教育委员会(General Education Board)等几个慈善企业挑选为《黑人大百科全书》( Encyclopedia of the Negro )的执行编辑。事实上,杜波依斯已经对这项工作思考了近30年。 [194] 在几年的策划、组织后,这些慈善企业于1938年取消了这个项目,因为一些董事会成员认为杜波依斯过于偏激,无法编纂一部客观的百科全书。 [195] 周游世界 [ 编辑 ] 在1936年,杜波依斯开始周游世界,其中包括了游历 纳粹德国 、中国和日本。 [196] 在德国,他宣称自己受到了热情而尊重的礼遇, [197] 但一回到美国,他便发表了对于纳粹政权的反感态度。 [198] 他十分欣赏纳粹对德国经济的改善,但他对纳粹处置犹太人的方式感到极度恐惧,并将其描述为“对于文明的攻击。其惨状只有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和非洲的奴隶交易能与之比肩”。 [199] 1905年日本在 日俄战争 中获胜之后,杜波依斯对帝国主义的日本迅速提升的实力感到震撼。他认为日本对 沙皇俄国 的胜利是有色人种战胜白人的一个案例。 [200]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之间,日本“黑人传道组织”的一个代表来到美国,会见了杜波依斯,使他对大日本帝国的种族政策产生非常正面的印象。1936年,日本大使还为他和一个学术小组安排了一次去日本的旅行。 [201]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 [ 编辑 ] 杜波依斯反对美国参与 二战 ,尤其在太平洋战场,因为他认为中国和日本正从白人帝国主义的魔掌中走出,同时他也感到,对日本开战其实是白人试图重建亚洲影响力的一个机遇。 [202] 政府对军队中非裔美国人的规划沉重打击了杜波依斯:黑人被限制不能超过军队人数的5.8%,而且没有非裔美国人的独立军队编制,这与一战中的规定如出一辙。 [203] 在1940年的总统竞选中,黑人以手中的选票为筹码,迫使 富兰克林·D·罗斯福 总统任命了一些黑人军事指挥官。 [204] 1940年,杜波依斯出版了他的第二本自传——《黎明前的黑暗》( Dusk of Dawn )。 [205] 他在这个题目寄寓了对非裔美国人从种族主义的黑暗中走向一个更加公平的时代的期望。 [206] 这是一本部分自传性质、部分历史学和社会学研究的论著。 [207] 杜波依斯将其描述为“种族概念如何在隐秘的思想与行动中被阐明、彰显并且毫无疑问被扭曲的传记。因此无论在任何时代,我的人生都是值得所有人注意的”。 [208] 1943年,其时杜波依斯已值76岁高龄,然而时任亚特兰大大学校长鲁弗斯·克莱门特(Rufus Clement)突然地中断了他的教职。 [209] 很多学者对此表示愤慨,这促使亚特兰大大学向杜波依斯提供终生养老金并授予他名誉教授称号。 [210] 亚瑟·斯平加恩(Arthur Spingarn)评价说,杜波依斯在亚特兰大期间,“用他的生命和无知、偏执与懒惰作斗争,创造出只有他才能理解的思想,提出了改变社会的愿望,而这种改变也许一百年后才能被人们所理解。” [211] 。之后杜波依斯拒绝了菲斯克学院(Fisk)、 霍华德大学 的聘请,以特殊研究部指导的身份重新加入了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即NAACP),并很快以充足的活力和决心投入到工作中。 [212] 在杜波依斯离开NAACP的这十年间,它的收入已经翻了4倍,会员人数也飙升至325,000人。 [213] 晚年岁月 [ 编辑 ] 联合国 [ 编辑 ] 1946年的杜波依斯,由卡尔·范·维克顿拍摄。 1945年联合国成立大会在旧金山举行,NAACP派出了包括杜波依斯在内的三人代表团。 [214] NAACP代表团希望联合国能够支持种族平等,并且终结非洲的殖民地时代。为了让联合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杜波依斯撰写了一份倡议书,其中写道:“政府的殖民系统…既不民主又危害社会,也是战争的一个主要原因。” [215] NAACP的这份倡议书受到了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的支持,但是被其它主要力量所忽略,倡议的内容也并未出现在《联合国宪章》中。 [216] 在联合国大会之后,杜波依斯发表了《肤色与民主》( Color and Democracy )一书攻击殖民帝国。一位评论家称它“足以冲击和推翻一直以来用于取悦白人、充实资本家们的腰包的这种邪恶的制度。” [217] 1945年底,杜波依斯在英国曼彻斯特参加了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泛非主义大会, [218] 这次大会也是五次会议中最有成效的一次。在这里,杜波依斯遇到了 克瓦米·恩克鲁玛 ,后者后来成为了 加纳共和国 的第一任总统,并邀请杜波依斯前往非洲。 [219] 杜波依斯帮助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些关于反对歧视非裔美国人的请愿书。1951年,黑人权利组织民权会议(Civil Rights Congress)提交了一份名为《我们控诉种族灭绝》( We Charge Genocide )的报告,使这种呼声达到高潮。这份报告控告美国“以制度来制裁、加害、谋杀非裔美国人,从而犯下了种族灭绝的罪行”。 [220] 冷战 [ 编辑 ] 20世纪40年代中期冷战开始之后,NAACP与共产主义者们保持距离,以避免它的资金状况与名誉受损。 [221] 1947年, 小亚瑟·史列辛格 在《生活》( Life )杂志上发表文章,声称NAACP已经受到共产主义者的强烈影响;在此之后,NAACP加倍地努力与共产主义者划清界限。 [222] 杜波依斯则不顾NAACP的愿望,继续亲近共产主义同情者们,例如保罗·罗宾逊(Paul Robeson)和雪莉·格雷厄姆(Shirley Graham),后者之后成为了杜波依斯的第二任妻子。 [223] 杜波依斯写道,“我并不是共产主义者……但另一方面,我……相信……卡尔·马克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们面临的困难……” [224] 1946年,杜波依斯写了一系列评论苏联的文章:他并不信奉共产主义,并且批判共产主义政权的独裁行为;然而,他也认为,资本主义是贫穷与种族主义的罪魁祸首,而用社会主义来代替它,有可能使问题有所改善。苏联人明确地反对种族之间、社会阶层之间的差别待遇,这使得杜波依斯认为苏联是“地球上最有希望的国家”。 [225] 由于杜波依斯与当时著名的共产主义者们保持联系,NAACP将他视为其发展的障碍,特别是在 美国联邦调查局 (FBI)开始积极地调查共产主义同情者之后;所以在1948年底,杜波依斯与NAACP协商之后决定从NAACP辞职。 [226] 离开NAACP之后直到1961年,杜波依斯定期为左派报纸《国家卫报》( National Guardian )写文章。 [227] 和平主义行动 [ 编辑 ] 杜波依斯終身都是一名激进的反战人士,但是他的努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变得较为明显。 [228] 1949年,杜波依斯在世界和平科学与文化会议(Scientific and Cultural Conference for World Peace)上发表演讲:“我来告诉你们吧,美国的人民们,黑人世界正在行动!他们渴求自由、自治和平等,也终将得到这些。他们的基本权利决不会在政治掣肘中丧失……白人们或许会压制,但那只是无用的挣扎。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们终将会迈过阻碍,迈向自由!” [229] 1949年春天,在巴黎的世界保卫和平大会(World Congress of the Partisans of Peace)上,杜波依斯向人群说道:“领导这个新的殖民帝国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父辈用汗与血建立起来的祖国,美利坚合众国。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因上帝的恩惠而富饶,因谦卑的人民的辛劳努力而繁荣。但是沉醉在权力中的我们,正用那曾经毁了我们先辈的奴隶制,带领着世界走向新殖民主义的地狱,走向一场把世界化为废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230] 杜波依斯加入一个左派组织——国家艺术科学专业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rts, Sciences and Professions),1949年底,他作为委员会的代表前往莫斯科,参加苏维埃和平会议(All-Soviet Peace Conference)并发表演讲。 [231] 麦卡锡主义 [ 编辑 ] 20世纪50年代,美国政府发起 麦卡锡主义 反共运动,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杜波依斯成为目标之一。 [232] 历史学家曼宁·马伯(Manning Marable)将政府对杜波依斯的行动描述为“残酷的镇压”、一次“政治暗杀”。 [233] FBI在1942年已经开始编写一份关于杜波依斯的文件, [234] 但是政府对杜波依斯最严重的攻击行为发生于20世纪50年代早期,由他对核武器的反对态度所诱发。1950年,杜波依斯出任新成立的和平信息中心(Peace Information Center)主席,致力于在美国宣传《斯德哥尔摩和平呼吁》( Stockholm Peace Appeal )。 [235] 这份文件主要是为取缔核武器收集签名。 [236] 美国司法部门因此断定和平信息中心是外国的特工组织,要求它向联邦政府进行登记;杜波依斯与和平信息中心其他领导者们拒绝了这个要求,因而被起诉。 [237] 被起诉之后,杜波依斯的一些同僚们与他保持距离,NAACP也拒绝继续支持他;但是, 朗斯顿·休斯 等工党人士与左派人士,仍然支持杜波依斯。 [238] 1951年的审讯中,在律师瓦托·马肯托尼欧(Vito Marcantonio)的辩护下,对杜波依斯等人的指控被驳回。 [239] 虽然杜波依斯并未被宣判有罪,但他的护照被政府扣留了八年。 [240] 共产主义倾向 [ 编辑 ] 杜波依斯因为他的很多伙伴,尤其是NAACP成员,没有1951年关于和平信息中心的审讯中支持他而深感失望;另一方面,黑人与工人阶级白人却热情地支持他。 [241] [242] 在这次审讯之后,杜波依斯在曼哈顿生活,除了发表文章与演讲,他继续与左派伙伴们保持联系。此时他主要担心世界和平问题,对美国发动朝鲜战争等军事行动表示了不满。在他看来,这些战争只是由于帝国主义者试图使有色人种对他们保持顺从。 [243] 1950年,82岁的杜波依斯作为美国劳动党竞选人参选纽约州参议员,获得了大约20万张选票,占全州的4%。 [244] 杜波依斯依然坚信资本主义制度是世界范围内有色人种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元凶,因此,虽然认识到了苏联的一些缺陷,他仍然由于共产主义可能解决种族问题而支持它。 [245] 他的传记的作者大卫·路易斯说,杜波依斯支持共产主义,并非出于其本身的意义,而是基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想法。 杜波依斯对于 约瑟夫·斯大林 的态度也非常矛盾:1940年他以一种轻蔑的方式把他写成“暴君斯大林” [246] ;但1953年斯大林去世时,杜波依斯写了一篇颂词,将斯大林描述成一个“单纯、冷静而有勇气”的人,称赞他“让俄罗斯第一次走上拒绝种族歧视的道路”,“将140个民族统一成一个国家而不破坏它们的独立性”。 [247] 美国政府阻止了杜波依斯参加1955年在 印度尼西亚 举行的 万隆会议 。这场会议可以说是杜波依斯40年来的梦寐以求的成果——29个亚、非国家参加了这次会议,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最近刚刚独立的;它们代表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有色人种。这次会议庆祝了其中一些国家的独立,这些国家也开始声称它们在冷战中不会参与结盟。 [248] 1958年,杜波依斯重新获得了他的护照,在此之后他和第二任妻子雪莉·格雷厄姆·杜波依斯一起环游世界,并且访问了苏联和中国。 [249] 在两个国家他都被热烈欢迎,并且被带领在当地旅行,被展示了共产主义最美好的一面。 这时90岁的杜波依斯并没有意识到他所访问的国家们的缺点,即便他在游览中国的这段时间内,中国正在进行悲剧性的 “大跃进”运动 ;他之后仍然以一种肯定的态度来描写当时这两个国家的情况。 [250] 1961年,美国最高法院对麦卡锡主义相关立法的重要部分《麦卡伦国内安全法》表示支持,它要求共产主义者们向政府进行登记,这让杜波依斯感到非常愤怒。出于义愤,1961年10月,已经93岁的杜波依斯加入了美国共产党。 [251] 那段时间他写道:“我相信共产主义。我是说,共产主义实现了一种对生产财富进行计划的生活方式,设计好了用来建立一个国家的工作方式,它不仅仅是为一部分人谋求利益,而是为所有人民谋求最大的福利。” [252] 宗教 [ 编辑 ] 虽然杜波依斯在孩童时代参加了新英格兰的 公理会 ,进入费斯克大学学习后,他便抛弃了这个僵化的宗教组织。 [253] 作为一名成年人,他将自己描述为一名 不可知论者 ,或者自由思想者;而他的传记作者大卫·路易斯则认为杜波依斯实际上几乎是一名 无神论者 。 [254] 当杜波依斯被要求指挥在公共场合的祈祷时,他会拒绝这么做。 [255] 他在他的自传里面写道:“当我成为亚特兰大大学的一名系主任时,我的工作因为拒绝指挥祈祷而受到阻碍……我再一次直截了当地拒绝加入任何教会,或者在任何教会信条上签名。……我认为苏联对现代文明的最大贡献就是废除教堂的牧师、僧侣,并且禁止在公立学校中把宗教列为授课内容。” [256] 杜波依斯相信,在美国的一切机构中,教会是歧视性倾向最为严重的。 [257] 杜波依斯偶尔也承认宗教有一些可取之处,例如“基本摇滚(basic rock)”,它几乎是非裔美国人群体的精神依靠;但是总的来说,他对非裔美国人的教会和牧师们持一种蔑视的态度,因为他认为他们不支持种族平等的目标,从而对实现种族平等产生了阻碍。 [258] 虽然杜波依斯本人并不信教,但是他的文章中充满了宗教符号,很多与他同时代的人也将他视为一名预言家。 [259] 他于1904年写就的散文诗《信条》( Credo )也是用一种宗教信条的风格写成的,这首散文诗在非裔美国人群体中广为流传。 [260] 在非洲去世 [ 编辑 ] 1957年,加纳邀请杜波依斯到非洲参加他们的独立庆典,但杜波依斯因为护照被扣留而未能成行。1960年,也即“非洲独立年”,杜波依斯已经拿回了他的护照,从而能够飞越太平洋来到非洲,庆祝加纳共和国建立。 [261] 1960年底,杜波依斯回到了非洲,并且参加了纳姆迪·阿齐克韦(Nnamdi Azikiwe)就任尼日利亚第一任非洲籍总督的就职仪式。 [262] 1960年访问加纳期间,杜波依斯经过与总统讨论,决定编写一部关于海外非裔人的百科全书,也就是《非洲百科》( Encyclopedia Africana )。1961年初,加纳方面告知杜波依斯,他们已经找到合适的基金支持这项百科全书计划,并邀请杜波依斯来到加纳负责管理这项工作。1961年10月,93岁的杜波依斯和他的妻子在加纳取得居住权,着手制作这部百科全书。 [263] 1963年初,美国拒绝更新他的护照,因此杜波依斯象征性地成为了一名加纳公民。 [264] 在加纳的两年间,他的健康状况逐渐恶化,最终于1963年在阿克拉去世,终年95岁。 [265] 杜波依斯被葬在他在阿克拉的家附近,现在这里改建为杜波依斯纪念中心。 [266] 在他去世后一天,罗伊·威尔金斯(Roy Wilkins)在“ 向华盛顿进军 ”集会上请求数百名参加者默哀片刻以怀念杜波依斯。 [267] 杜波依斯去世后一年, 《1964年民权法案》 正式颁布,体现了他毕生为之奋斗的许多改革目标。 [268] 个人生活 [ 编辑 ] 杜波依斯是一个自律而有条理的人:他一生作息稳定,早上7:15起床,白天工作,晚上5点到7点吃晚饭、读报纸,夜间阅读、参加社会活动,总是10点前上床睡觉。 [269] 杜波依斯凡事规划仔细,经常在大片的图纸上筹划他的日程计划和目标。 [270] 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疏远冷漠,而且他坚持人们称呼他“杜波依斯博士”。 [271] 尽管不擅社交,他还是与几个合作伙伴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如查尔斯·杨(Charles Young)、保罗·劳伦斯·邓巴(Paul Laurence Dunbar)、约翰·霍普(John Hope)和玛丽·奥文顿(Mary Ovington)。 [272] 他最亲近的朋友是约尔·斯宾加恩——一个白人,但是杜波依斯从来没有允许斯宾基恩直呼他的名字。 [273] 杜波依斯注重仪表——他总是穿着正式,手拿一根拐杖,走路带着自信与高贵。 [274] 他身高较矮(5英尺5.5英寸,166厘米),总留着精心修饰的小胡子。杜波依斯唱歌、打网球也都不错。 [275] 杜波依斯结过两次婚,第一次跟尼娜·高莫(Nina Gomer,1896-1950),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博加特(Burghardt)婴儿时夭折,女儿约兰德(Yolande)后来嫁给了康蒂·卡伦(Countee Cullen)。妻子死后,杜波依斯与雪莉·格雷厄姆(Shirley Graham,1951-1977)再婚,雪莉同时是作家、剧作家、作曲家和活动家。雪莉再婚前育有一子大卫·格雷厄姆(David Graham),大卫跟杜波依斯一起生活,随了他继父的姓。他也为非裔美国人事业而工作。 [276] 历史学家大卫·路易斯写过杜波依斯有几段婚外情, [277] 但是另一位历史学家雷蒙德·沃尔特斯(Raymond Wolters)认为杜波依斯所谓的情妇方面找不到相关证据,对此表示了怀疑。 [278] 荣誉 [ 编辑 ] 纪念W. E. B. 杜波依斯和玛丽·怀特·奥文顿的特别纪念币 1920年,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授予斯平加恩奖章 [279] 。 1959年,荣获国际列宁和平奖,苏联颁发 [280] 。 1976年,马萨诸塞州Great Barrington的故居被指定为国家历史地标 [281] 。 1922年及1998年,美国邮政两次将杜波依斯的肖像印在了邮票上 [282] 。 1994年,马萨诸塞州立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的图书馆以杜波依斯的名字命名 [283] 。 北亚利桑那大学的杜波依斯中心以他的名字命名 [284] 。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个宿舍以他的名字命名;他在那里进行了名为“费城黑人”的实地社会学调研 [285] 。 《非洲文献—非洲人及非裔美国人的经历》一书是作者夸梅·安东尼·阿皮亚和小亨利·路易斯·盖茨受杜波依斯而激发的灵感,并向其致敬的 [286] 。 在柏林洪堡大学举行的一系列讲座以杜波依斯的名字命名 [287] 。 2002年,学者莫莱斐·科特·阿桑特将杜波依斯列在了其100位最伟大非裔美国人的榜单中 [288] 。 2005年,杜波依斯被授予The Extra Mile上的纪念奖章。The Extra Mile是华盛顿对于重要的美国志愿者的纪念碑 [289] 。 8月3日是一个以杜波依斯名字命名的美国新教圣公会节日 [290] 。 2012年,宾夕法尼亚大学授予杜波依斯名誉教授头衔 [291] 。 作品 [ 编辑 ] 非虚构书籍 《黑人问题的研究》(1898) 《费城黑人》(1899) 《经商的黑人》(1899) 《黑人的灵魂》(1903) 《天才的十分之一》(《黑人问题的研究》第二章,非洲裔美国人的文章精选集,1903年9月) 《黑人的声音(二)》(1905年9月) 《约翰·布朗》(1909) 《对美国黑人状况改善所作的努力》(1909) 《亚特兰大大学对于黑人问题的研究》(1897--1910) 《黑人》(1915) 《黑人民族的天赋》(1924) 《非洲:地貌、民族和物产》(1930) 《非洲:现代历史中的地位》(1930) 《美国黑人的重建》(1935) 《黑人为美国和德克萨斯所做的贡献》(1936) 《黑人民族:彼时与现在》(1939) 《肤色与民主:殖民地与和平》(1945) 《黑人百科全书》(1946) 《世界与非洲》(1946) 《世界与非洲:对非洲在世界历史中所作贡献的调查》(1947) 《和平是危险的》(1951) 《我对和平的立场》(1951) 《为和平而战》(1952) 《非洲为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帝国主义的战斗》(1960) 《非洲》(1961) 自传 《黑水:面纱里的声音》(1920) 《黎明的黄昏:对于一个种族概念的自转的随笔》(1940) 《威·爱·伯·杜波依斯自传》(1968) 小说 《银绒的追求》(1911) 《黑公主》(1928) 《黑色火焰三部曲》 (《孟沙的考验》(1957)、《孟沙办学校》(1959)、《有色人种的世界》(1961)) 《颜色的世界》(1961) 杜波依斯从1910年到1933年参与了《危机》杂志的编辑,其中包括了他很多重要的论战。 注释 [ 编辑 ] ^ Lewis,p.11 ^ Lewis, pp. 14–15. ^ Lewis, p. 13. ^ Lewis, p. 13. ^ Lewis, p. 17. ^ Lewis, p. 18. ^ Lewis, p. 21. 但是杜波依斯称是玛丽的家人赶走了阿尔弗雷德。 ^ Rabaka, Reiland (2007), W.E.B. Du Bois and the Problems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An Essay on Africana Critical Theory, Lexington Books, p. 165. Lewis, pp. 29–30. ^ Lewis, pp. 27–44. ^ Cebula, Tim, 'Great Barrington', in Young, p. 91. Horne, p. 7. Lewis, pp. 39–40. ^ Lewis, Catharine, 'Fisk University', in Young, p. 81. ^ Lewis, pp. 56–57. ^ Lewis, pp. 72–78. ^ Lewis, pp. 69–80 (degree). p. 69 (funding). p. 82 (inheritance). 杜波依斯是第六个被哈佛录取的非裔美国人。 ^ Lewis, p. 82. ^ Lewis, p. 90. ^ Lewis, pp. 98–103. ^ Williams, Yvonne, 'Harvard', in Young, p. 99. 他的论文题目是《1638~1870,对美奴隶贸易的禁止》(The Suppression of the African Slave Trade to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1638-1870)。 ^ Gibson, Todd,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in Young, p. 210. Lewis, p. 111. ^ Lewis, pp. 118, 120. ^ Lewis, p. 126. 尼娜·高莫对杜波依斯的行动主义和事业都没有显著影响(参考Lewis, pp. 135, 152–154, 232, 287–290 296–301, 404–406, 522–525, 628–630)。 ^ Lewis, pp. 128–129. 杜波依斯对没能得到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职心怀不满。 ^ Horne, pp. 23–24. ^ Lewis, p. 123. 他提交的论文题目为《种族的延续》(The Conservation of Races)。 ^ Lewis, pp. 143–144. ^ Horne, p. 26. Lewis, pp. 143, 155. ^ Donaldson, Shawn, 'The Philadelphia Negro', in Young, p. 165. ^ Lewis, p. 148. ^ Lewis, p. 148. ^ Lewis, pp. 140, 148 (underclass), 141 (slavery). ^ Lewis, pp. 158–160. ^ Lewis, pp. 161, 235 (Department of Labor). p. 141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 Lewis, p. 157. ^ Lewis, p. 161. ^ Lewis, pp. 179–180, 189. ^ Harlan, Louis R. (2006), 'A Black Leader in the Age of Jim Crow', in The racial politics of Booker T. Washington, Donald Cunnigen, Rutledge M. Dennis, Myrtle Gonza Glascoe (Eds.), Emerald Group Publishing, p. 26. Lewis, pp. 180–181. Logan, Rayford Whittingham (1997), The betrayal of the Negro, from Rutherford B. Hayes to Woodrow Wilson, Da Capo Press, pp. 275–313. ^ Harlan, Louis R. (1986), Booker T. Washington: the wizard of Tuskegee, 1901–1915,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 71–120. Croce, Paul, 'Accommodation versus Struggle', in Young, pp. 1–3. 杜波依斯在1903年的一篇论文中提出了“天才的十分之一”的说法,但是这并非首创。 ^ Croce, Paul, 'Accommodation versus Struggle', in Young, pp. 1–3. ^ Lewis, p. 162 ^ Lewis, p. 162 ^ Lewis, p. 162 ^ Lewis, p. 163, 引自杜波依斯。 ^ Lewis, p. 162, Du Bois quoted by Lewis. ^ Lewis, p. 184. ^ Lewis, pp. 199–200. ^ Lomotey, pp. 354–355. ^ Lomotey, pp. 355–356. ^ Lewis, pp. 215–216. ^ Lewis, pp. 218–219. ^ Lewis, pp. 218–219. ^ Lewis, p. 220. ^ Lewis, pp. 227–228. 《地平线》杂志一直出版到1910年《危机》杂志开始出版时。 ^ Lewis, p. 220. ^ Lewis, p. 222. 引自Ransom。 ^ Gibson, Todd,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in Young, p. 198. Lewis, p. 191 ^ Lewis, p. 191. ^ Lewis, p. 192. 引自杜波依斯。 ^ Gibson, Todd,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in Young, p. 198. ^ Lewis, pp. 194–195. ^ Lewis, p. 223. ^ Lewis, p. 224. ^ Lewis, pp. 224–225. ^ Lewis, p. 229. ^ Lewis, p. 226. ^ Lewis, pp. 223–224, 230. ^ Lewis, p. 238.VendeCreek, Drew, 'John Brown', in Young, pp. 32–33. ^ Lewis, p. 240. ^ Lewis, p. 240. ^ Lewis, p. 244 (Colliers). Lewis, p. 249 (Horizon). ^ Lewis, p. 250. ^ Lewis, p. 251. ^ Lewis, p. 252. ^ Lewis, p. 251. ^ Lewis, p. 250. ^ Lewis, David, 'Beyond Exclusivity: Writing Race, Class, Gender into U.S. History', date unknown, New York University, Silver Dialogues series. ^ Lewis, pp. 256–258. ^ Lewis, p. 258. ^ Lewis, pp. 263–264. ^ Lewis, p. 264. ^ Lewis, p. 253 (whites), 264 (president). ^ Lewis, pp. 252, 265. ^ Bowles, Amy, 'NAACP', in Young, pp. 141–144. ^ Bowles, Amy, 'NAACP', in Young, pp. 141–144. ^ Lewis, p. 271. ^ Lewis, pp. 270 (success), 384 (circulation). ^ Lewis, p. 279–280. 转引自'Triumph', The Crisis, 2 (Sept 1911), p. 195. ^ Lewis, p. 274. ^ Hancock, Ange-Marie, 'Socialism/Communism', in Young, p. 196 (member). Lewis, p. 275 (denounced). ^ Lewis, p. 278. 威尔逊承诺“每件事中都将体现公平”。 ^ Lewis pp. 43, 259, 522, 608. Donaldson, Shawn, 'Women's Rights', in Young, pp. 219–221. ^ Lewis, pp. 272–273. ^ Lewis, p. 275. 转引自Lubin, Alex (2005), Romance and Rights: The Politics of Interracial Intimacy, 1945–1954, University Press of Mississippi, pp. 71–72. ^ Lewis, pp. 312–324. ^ Lewis, pp. 290–291. ^ Lewis, pp. 293–296. ^ Lewis, p. 301. ^ Lewis, p. 303. ^ Lewis, p. 303. ^ Lewis, p. 303. ^ Brown, Nikki, 'World War I', in Young, pp. 224–226. ^ Lewis, pp. 327–328. ^ Watts, Trent, 'The Birth of a Nation', in Young, p. 28. ^ Lewis, p. 331. ^ Lewis, p. 332. ^ Lewis, p. 335 (editorial), p. 334 (Trotter). ^ Lewis, p. 335. 此文题为《私刑处死产业》(The Lynching Industry),载于1915年二月刊。另见于1916年7月刊所载文章《维科惨案》(The Waco Horror)。 ^ Lewis, p. 335. ^ Lewis, p. 335. ^ Lewis, p. 335. ^ Lewis, pp. 357–358. 《危机》1916年10月刊所载杜波依斯的一篇社论即为一例。 ^ Lombardo, Paul A. 2011. A Century of Eugenics in America: From the Indiana Experiment to the Human Genome Era. pp. 74-75. ^ Lewis, David Levering (2001), W. E. B. Du Bois: The Fight for Equality and the American Century 1919–1963, Owl Books. ISBN 978-0-8050-6813-9 . p. 223. ^ Lewis, p. 346. Wolters, pp. 115–116. ^ Lewis, pp. 346–347. ^ Lewis, p. 348. ^ Lewis, p. 349. ^ Lewis, p. 348 (draft), 349 (racism). ^ Lewis, p. 350. ^ Lewis, p. 352. ^ Lewis, p. 353. ^ King, William, 'Silent Protest Against Lynching', in Young, p. 191. Lewis, p. 352. 第一次活动即为反对《一个国家的诞生》公映的行动。 ^ Lewis, p. 355. p 384: About 1,000 black officers served during World War I. ^ Lewis, p. 359. ^ Lewis, p. 359. ^ Lewis, p. 362. ^ ,7月发表。 ^ Lewis, pp. 363–364. ^ Lewis, p. 366. 杜波依斯实际入职前任命已撤销。 ^ Lewis, pp. 367–368.此书(The Black Man and the Wounded World)并未出版,因为其他作家已叙及此主题,如Emmett Scott于1920年出版的《一战美国黑人官方史》。 ^ Lewis, pp. 371, 373. ^ Lewis, p. 368. ^ Lewis, p. 369. ^ Lewis, p. 376. ^ Lewis, p. 381. ^ Lewis, p. 381. ^ Du Bois quoted in Williams, Chad (2010), Torchbearers of democracy: African American soldiers in World War I era, UNC Press Books, p. 207. ^ Lewis, p. 383. ^ Lewis, p. 383. ^ Lewis, p. 389. ^ Lewis, p. 389. 这些佃农与美国进步农民联合会(Progressive Farmers and Household Union of America)合作。 ^ Lewis, p. 389–390. ^ Lewis, p. 391. ^ Lewis, p. 391. ^ Lewis, p. 391. 另外两本分别是《黎明前的黑暗》(Dusk of Dawn)和《W.E.B.杜波依斯自传》(The Autobiography of W. E. Burghardt Du Bois)。 ^ Lewis, p. 394. ^ Lewis, p. 392 (characterizes as 'feminist'). ^ Lewis, pp. 405–406. 此刊物只持续了两年,从1920年1月到1921年12月。 Online at Library of Congress (retrieved November 20, 2011). ^ Lewis, p. 409. ^ Lewis, p. 414. ^ Lewis, p. 414. ^ Lewis, p. 415. ^ Lewis, pp. 416–424. ^ Lewis, pp. 426–427. ^ Du Bois, 'The Black Star Line', Crisis, September 1922, pp. 210–214. Retrieved November 2, 2007. ^ Lewis, p. 428. ^ Lewis, p. 429. ^ Lewis, p. 465. ^ Lewis, pp. 467–468. ^ Lewis, pp. 435–437. 引用自《危机》1911年8月刊。 ^ Lewis, pp. 450–463. ^ Lewis, p. 442. ^ Lewis, p. 471 (frequent).Horne, Malika, 'Art and Artists', in Young, pp. 13–15.Lewis, p. 475 (article). ^ Hamilton Neil (2002), American social leaders and activists, Infobase Publishing, p. 121. Lewis, p. 480. ^ 'Art and Artists', in Young, pp. 13–15. 由Horne Malika引用杜波依斯原话。 ^ Lewis, p. 481. ^ Lewis, pp. 485, 487. ^ Lewis, p. 486. ^ Lewis, p. 486. ^ Lewis, p. 487. ^ Lewis, pp. 498–499. ^ Lewis, pp. 498–507. ^ Balaji, Murali (2007), The Professor and the Pupil: The Politics and Friendship of W.E.B. Du Bois and Paul Robeson, Nation Books, pp. 70–71. ^ Lewis, p. 513. ^ Lewis, p. 514. ^ Lewis, p. 517. ^ Lewis, p. 517. ^ Horne, pp. 143–144. Lewis, pp. 535, 547. ^ Lewis, p. 544. ^ Lewis, p. 545. ^ Lewis, pp. 569–570. ^ Lewis, p. 573 ^ Lewis, p. 549. ^ Lewis, pp. 549–550. 杜波依斯有时讚颂非裔美国人精神,但绝非讚扬神职人员或教堂。 ^ King, Richard H. (2004), Race, culture, and the intellectuals, 1940–1970, Woodrow Wilson Center Press, pp. 43–44. Lewis, p. 551. ^ Lewis, p. 553. 美国共产党候选人为James W. Ford,组合竞选副总统。 ^ Lemert, Charles C. (2002), Dark thoughts: race and the eclipse of society, Psychology Press, pp. 227–229. ^ Lewis, pp. 576–583. Aptheker, Herbert (1989), The literary legacy of W.E.B. Du Bois, Kraus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p. 211(杜波依斯称之为他的“大部头作品”). ^ Lewis, p. 586. ^ Lewis, pp. 583–586. ^ Foner, Eric (1982-12-01).'Reconstruction Revisited'.Reviews in American History 10 (4): 82–100 [83].doi:10.2307/2701820. ISSN 0048-7511. Retrieved 2012-02-25. ^ Foner, Eric (1982-12-01).'Reconstruction Revisited'.Reviews in American History 10 (4): 82–100 [83].doi:10.2307/2701820. ISSN 0048-7511. Retrieved 2012-02-25. ^ “在民权运动时期,杜波依斯的学术作品远远超前于时代,尽管仍有其缺陷。”(During the civil rights era, however, it became apparent that Du Bois's scholarship, despite some limitations, had been ahead of its time.)Campbell, James M.. Rebecca J. Fraser, Peter C. Mancall (2008-10-11). Reconstruction: People and Perspectives. ABC-CLIO. p. xx. ISBN 978-1-59884-021-6 . ^ 'W. E. B. Du Bois’s (1935/1998)Black Reconstruction in America, 1860–1880 is commonly regarded as the foundational text of revisionist African American historiography.' Bilbija, Marina (2011-09-01). 'Democracy’s New Song'. 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637 (1): 64–77.doi:10.1177/0002716211407153.ISSN 1552-3349 0002-7162, 1552-3349. Retrieved 2012-02-25. ^ Lewis, pp. 611, 618 (30 years). ^ Braley, Mark, 'Encyclopedia Projects', in Young, pp. 73–78. Braley总结了杜波依斯一生对于编纂百科全书的追求。 ^ Lewis, p. 600. ^ Lewis, p. 600. Zacharasiewicz, Waldemar (2007),Images of Germany in American literature, University of Iowa Press, p.120 ^ Fikes, Robert, 'Germany', in Young, pp. 87–89. Broderick, Francis (1959), W. E. B. Du Bois: Negro Leader in a Time of Crisis,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p. 192. ^ Jefferson, Alphine, 'Antisemitism', in Young, p. 10. Du Bois quoted by Lewis, David (1995), W. E. B. Du Bois: A Reader, p. 81. Original Du Bois source: Pittsburgh Courier, 19 December 1936. ^ Lewis, p. 597. ^ Gallicchio, Marc S. (18 September 2000), The African American encounter with Japan and China: Black internationalism in Asia, 1895–1945,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p. 104, ISBN 978-0-8078-2559-4 , OCLC 43334134 ^ Lewis, pp. 631–632. ^ Lewis, p. 633. 军方后来改变了政策,引发了一些团体(如Tuskegee Airmen)的反抗。 ^ Lewis, p. 634. ^ Horne, p. 144. ^ Lewis, p. 637. ^ Mostern, Kenneth, 'Dusk of Dawn', in Young, pp. 65–66. ^ Du Bois quoted by Lewis, p. 637. ^ Lewis, pp. 643–644. ^ Lewis, p. 644 ^ Spingarn, quoted by Lewis, p. 645. ^ Lewis, p. 648. ^ Lewis, p. 647. ^ Lewis, p. 654. ^ Lewis, 656. ^ Lewis, pp. 655, 657. ^ Overstreet, H. A., Saturday Review, quoted in Lewis, p. 657. ^ Lewis, p. 661. ^ Lewis, p. 661. ^ Charles H. Martin, 'Internationalizing 'The American Dilemma': The Civil Rights Congress and the 1951 Genocide', Journal of American Ethnic History 16(4), Summer 1997, accessed via JStor ^ Lewis, p. 663. ^ Lewis, p. 669. ^ Lewis, p. 670. ^ Du Bois, Dusk of Dawn, quoted by Hancock, 'Socialism/Communism', in Young, p. 196. Quote is from 1940. ^ Lewis, p. 669. Du Bois quoted by Lewis. ^ Lewis, pp. 681–682. ^ Lewis, p. 683. ^ Schneider, Paul, 'Peace Movement', in Young, p. 163. 大学时杜波依斯就立誓永不参加武装斗争。 ^ Lewis, p. 685. ^ Lewis, pp. 685–687. ^ Lewis, p. 687. ^ Marable, p. xx. ^ Marable, p xx . ('ruthless repression'). Marable, Manning (1991), Race, reform, and rebellion: the second Reconstruction in black America, University Press of Mississippi, p. 104 ('political assassination'). Marable quoted by Gabbidon, p. 55. ^ Gabbidon, p. 54. FBI file on Du Bois. Retrieved November 25, 2011. ^ Lewis, p. 688. ^ Lewis, p. 689. ^ Horne, pp. 168–169. Lieberman, Robbie (2000), The Strangest Dream: Communism, Anticommunism, and the U.S. Peace Movement, 1945–1963, 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 pp. 92–93. Gabbidon, p. 54: 政府认为和平信息中心是USSR国的一个组织,尽管这个国家从未被承认独立。 ^ Lewis, p. 692 (associates). p. 693 (NAACP). pp. 693–694 (support). ^ Lewis, p. 690. 杜波依斯关于此次审判的回忆载于《为和平而战》(Battle for Peace)一书。 这次审判始于1951年,但是直到1952年才最终判决。 ^ Lewis, pp. 696, 707. 杜波依斯拒绝签字声明自己是非共产党人士,错失拿回护照的机会。 ^ Lewis, p. 696. ^ Hancock, Ange-Marie, 'Socialism/Communism', in Young, p. 197. 对于杜波依斯这样的案例,NAACP有专门的法律援助基金(Legal Defense Fund),但是他们拒绝帮助杜波依斯。 ^ Lewis, p. 697. ^ Lewis, pp. 690, 694, 695. ^ Lewis, p. 698. ^ Porter, Eric. 2012. The Problem of the Future World: W.E.B. Du Bois and the Race Concept at Midcentury. Duke University Press. pp. 10, 71. ^ Du Bois, W. E. B. 1953. 'On Stalin' National Guardian March 16, 1953. ^ Mostern, Kenneth (2001), 'Bandung Conference', in Young, pp. 23–24. ^ Lewis, pp. 701–706. ^ Lewis, pp. 705–706. ^ Lewis, pp. 705–706. ^ Du Bois (1968), Autobiography, p. 57. quoted by Hancock, Ange-Marie, 'Socialism/Communism', in Young, p. 197 ^ Lewis, p. 55. ^ Rabaka, p. 127 (freethinker). Lewis, p. 550 (agnostic, atheist). Johnson, passim (agnostic). ^ Lewis, p. 157. Johnson, p. 55. ^ Autobiography, p. 181. Quoted in Rabaka, p. 127.Autobiography, p. 181. Quoted in Rabaka, p. 127. ^ Horne, Malika, 'Religion', in Young, p. 181. ^ Horne, Malika, 'Religion', in Young, pp. 181–182 ('basic rock'). Lewis, p. 550. ^ Blum, Edward J. (2009), The Souls of W.E.B. Du Bois: New Essays and Reflections, Mercer University Press, pp. iii–xxi. For additional analysis of Du Bois and religion, see Blum, Edward J., (2007), W. E. B. Du Bois, American Prophe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and Kahn, Jonathon S. (2011), Divine Discontent: The Religious Imagination of W. E. B. Du Boi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Lewis, pp. 212–213. 《信条》一文同样收录在《黑水河》一书中。 ^ Lewis, pp. 696, 707. ^ Lewis, p. 708. ^ Lewis, pp. 709–711. ^ Lewis, p. 712.杜波依斯并未注销美国国籍(Lewis, p. 841, footnote 39)。 ^ Lewis, p. 712. ^ Bass, Amy (2009), Those about him remained silent: the battle over W.E.B. Du Bo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p. xiii. ^ Blum, Edward J. (2007), W. E. B. Du Bois, American Prophe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p. 211. ^ Horne, p. xii. ^ Horne, p. 11. Lewis, pp. 74, 231–232, 613 ^ Lewis, p. 231. ^ Lewis, pp. 54, 156 (aloof), p. 3 (address). ^ Lewis, p. 54 (gregarious), p. 124 (Young and Dunbar), p. 177 (Hope), pp. 213, 234 (Ovington). ^ Lewis, pp. 316–324, 360–368 (Spingarn), p. 316 (best friend), p. 557 (first name basis). ^ Lewis, pp. 54, 156, 638. ^ Wolters pp. 14 (sing), 37 (tennis). ^ De Luca, Laura, 'David Graham Du Bois', in Young, pp. 55–56. ^ Lingeman, Richard, 'Soul on Fir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5, 2000. Retrieved December 2, 2011. A review of The Fight for Equality and the American Century, 1919–1963. ^ Mitchell, Verner D., 'Raymond Wolters. 'Du Bois and His Rivals'', African-American Review, Vol. 40, No. 2 (Summer, 2006), pp. 392–395 ^ Lewis, p. 398. ^ Lewis, p. 3. ^ Savage, Beth, (1994), African American Historic Places , John Wiley and Sons, p. 277. ^ Sama, Dominic, 'New U.S. Issue Honors W.E.B. Du Bois' , Chicago Tribune , February 2, 1992. Retrieved November 20, 2011. ^ Han, John J. (2007), 'W. E. B. Du Bois', in Encyclopedia of American race riots ,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p. 181. ^ 'Du Bois Center' 互联网档案馆 的 存檔 ,存档日期2010-03-01., 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 Retrieved November 20, 2011. ^ 'The History of W.E.B. Du Bois College House' 互联网档案馆 的 存檔 ,存档日期2012-01-19.,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Retrieved November 20, 2011. ^ Bloom, Harold (2001), W.E.B. Du Bois , Infobase Publishing, p. 244. ^ 'W. E. B. Du Bois Lectures' , Humboldt University. Retrieved November 20, 2011. ^ Asante, Molefi Kete (2002), 100 Greatest African Americans: A Biographical Encyclopedia , Prometheus Books, pp. 114–116. ^ 'Noteworthy', The Crisis , Nov/Dec 2005, p. 64. ^ 'Holy Women, Holy Men: Celebrating the Saints' [ 失效連結 ] , Church Publishing, 2010. Retrieved November 20, 2011. ^ 'Dr. William Edward Burghardt Du Bois: Honorary Emeritus Professorship of Sociology and Africana Studies' ,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lmanac , 7 Feb 2012, 'W.E.B. Du Bois receives honorary emeritus professorship' , The Daily Pennsylvanian , 19 Feb 2012. 参考书目 [ 编辑 ] Gabbidon, Shaun (2007), W.E.B. Du Bois on Crime and Justice: Laying the Foundations of Sociological Criminology , Ashgate Publishing, Ltd., ISBN 978-0-7546-4956-4 . Horne, Gerald (2010), W.E.B. Du Bois: A Biography , Greenwood Press, ISBN 978-0-313-34979-9 . Johnson, Brian (2008), W.E.B. Du Bois: Toward Agnosticism, 1868–1934 , Rowman & Littlefield, ISBN 978-0-7425-6449-7 . Lewis, David Levering (2009), W.E.B. Du Bois: A Biography , Henry Holt and Co. Single volume edition, updated, of his 1994 and 2001 works. ISBN 978-0-8050-8769-7 . Lomotey, Kofi (2009), Encyclopedia of African American education, Volume 1 , SAGE, ISBN 978-1-4129-4050-4 . Marable, Manning (2005), W.E.B. Du Bois: Black Radical Democrat , Paradigm Publishers, ISBN 978-1-59451-018-2 . Rabaka, Reiland (2009), Du Bois's Dialectics: Black Radical Politics and the Reconstruction of Critical Social Theory , Lexington Books, ISBN 978-0-7391-1958-7 . Wolters, Raymond (2003), Du Bois and His Rivals ,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ISBN 978-0-8262-1519-2 . Young, Mary, and Horne, Gerald (eds.) (2001), W.E.B. Du Bois: An Encyclopedia ,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ISBN 978-0-313-29665-9 . 扩展阅读 [ 编辑 ] 书目 Appiah, Kwame Anthony. Lines of Descent: W. E. B. Du Bois and the Emergence of Identit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ISBN 978-0-674-72491-4 . Broderick, Francis L. (1959), W. E. B. Du Bois: Negro Leader in a Time of Crisis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ASIN B000X665SM. Crouch, Stanley and Playthell, Benjamin (2002), Reconsidering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 Running Press, ISBN 978-0-7624-1699-8 . Gooding-Williams, Robert (2009), In the Shadow of Du Bois: Afro-Modern Political Thought in America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674-03526-3 . Hubbard, Dolan (ed.) (2003).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ISBN 978-0-8262-1433-1 . Lewis, David Levering (1994), W. E. B. Du Bois: Biography of a Race, 1868–1919 , Owl Books. Winner of the Pulitzer Prize, Bancroft Prize, and the Francis Parkman Prize. ISBN 978-0-8050-6813-9 . Lewis, David Levering (2001), W. E. B. Du Bois: The Fight for Equality and the American Century 1919–1963 , Owl Books. Winner of the 2001 Pulitzer Prize for Biography. ISBN 978-0-8050-6813-9 . Lewis, David Levering, and Willis, Deborah (2005), A Small Nation of People: W. E. B. Du Bois and African American Portraits of Progress , HarperCollins, ISBN 0-06-081756-9 . Meier, August (1963), Negro Thought in America, 1880–1915: Racial Ideologies in the Age of Booker T. Washington ,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ISBN 978-0-472-06118-1 . Rampersad, Arnold, (1976), The Art and Imagination of W. E. B. Du Bois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674-04711-2 . Rudwick, Elliott M. (1968), W. E. B. Du Bois: Propagandist of the Negro Protest ,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ASIN B00442HZQ2. Stephanie J. Shaw, W.E.B. Du Bois and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Chapel Hill, NC: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13. Sterne, Emma Gelders (1971), His Was The Voice, The Life of W. E. B. Du Bois , Crowell-Collier Press. Book for children. ASIN B000I1XNX2. Sundquist, Eric J. (1996) (Ed.), The Oxford W. E. B. Du Bois Reader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19-509178-6 . Wolfenstein, Eugene Victor (2007), A Gift of the Spirit: Reading The Souls of Black Folk ,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0-8014-7353-5 . Wright, William D. (1985), The Socialist Analysis of W.E.B. Du Bois , Ph.D. dissertation,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Buffalo. Zuckerman, Phil (2000), Du Bois on Religion , Rowman & Littlefield. A collection of Du Bois's writings on religion, ISBN 978-0-7425-0421-9 . 纪录片 Massiah, Louis (producer and director), W. E. B. Du Bois: A Biography in Four Voices , documentary movie, 1996, California Newsreel 规范控制 WorldCat标识符 VIAF : 34476326 LCCN : n80046721 ISNI : 0000 0001 0886 3087 GND : 118527657 SELIBR : 323014 SUDOC : 027500845 BNF : cb120535268 ( 数据 ) MusicBrainz : cc92038b-0460-4de9-b7f8-da1bdd96375a MGP : 211651 NLA : 36268237 NDL : 00465808 NKC : ola2002105966 Persondata 姓名 Du Bois, W. E. B. 别名 简历 American sociologist, historian and civil rights activist 出生日期 1868-02-23 出生地点 Great Barrington, Massachusetts, United States 去世日期 1963-08-27 去世地点 Accra, Ghana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W·E·B·杜波依斯&oldid=47293075 ” 分类 : 1868年出生 1963年逝世 美国作家 美國學者 美国历史学家 美国人权活动家 美国人道主义者 美國社會主義者 美国社会学家 聖公宗聖人 哈佛大學校友 非裔美国人民权历史 美國歷史 (1865年-1918年) 柏林洪堡大學校友 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校友 美国南部历史 非洲裔混血兒 美國政治哲學家 美国进步时代 隐藏分类: Webarchive模板wayback链接 带有失效链接的条目 条目有永久失效的外部链接 使用ISBN魔术链接的页面 含有签名的传记作品 含有hCards的条目 本地相关图片与维基数据相同 包含规范控制信息的维基百科条目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تۆرکجه Català Čeština Dansk Deutsch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Euskara فارسی Suomi Français Galego עברית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Italiano 日本語 한국어 Latina Lingála Latviešu മലയാളം Nederlands Norsk Polski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Scots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Simple English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Kiswahili தமிழ் Тоҷикӣ Tagalog Türkçe Winaray Yorùbá Bân-lâm-gú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04:03。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8%90%8A%E6%96%AF%E7%89%B9%C2%B7%E5%85%8B%E5%8B%9E%E5%88%A9
  阿萊斯特·克勞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阿萊斯特·克勞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条目 需要擴充。 (2008年12月19日) 请協助 改善这篇條目 ,更進一步的信息可能會在 討論頁 或 扩充请求 中找到。请在擴充條目後將此模板移除。 阿萊斯特·克勞利 Aleister Crowley 阿萊斯特·克勞利,c. 1912 出生 Edward Alexander Crowley ( 1875-10-12 ) 1875年10月12日 英國 沃里克郡 皇家利明頓溫泉 逝世 1947年12月1日 ( 1947-12-01 ) (72歲) 英國 东萨塞克斯郡 海斯廷斯 教育程度 莫尔文学院、伊斯坦布爾大學,劍橋大學三一學院 职业 神秘学家,小说家,诗人,登山家 配偶 羅斯·伊迪絲·凱麗(1903-07) 瑪利亞·特莉莎·桑切斯(1929-1947,他去世時) 父母 ... 阿萊斯特·克勞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阿萊斯特·克勞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条目 需要擴充。 (2008年12月19日) 请協助 改善这篇條目 ,更進 ... 廷斯 教育程度 莫尔文学院、伊斯坦布爾大學,劍橋大學三學院 职业 神秘学家,小说家,诗人,登山家 配偶 羅斯·伊迪絲·凱麗(1903-07) 瑪利亞·特莉莎·桑切斯(1929-1947,他去世時 ... (Thelema)宗教並將他自身定義爲,因受到委託而在二十世紀初期把人類帶入荷魯斯紀元(Æon of Horus)的先知。作爲個多產的作家,他的生都在廣泛地出版作品。 出生於英格蘭沃裏克郡、皇家利明頓溫泉鎮戶富裕的普利茅斯教友會(Plymouth Brethren)家庭,克勞利拒絕了這 基要主義基督教 的信仰,而是對追求 西方神祕主義 很感興趣。他曾在 劍橋大學 接受教育,在那裏他專注於登山和寫詩,有着不少出版作品。些傳記作者宣稱他在這裏被招募進了個英國的情報局,並進步提議說他生都維持着個間諜的身份。在1898年他加入了個叫做金色黎明的祕傳組織,在那邊他被塞繆爾·裏德爾·馬奇高 CACHE

阿萊斯特·克勞利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阿萊斯特·克勞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条目 需要擴充。 (2008年12月19日) 请協助 改善这篇條目 ,更進一步的信息可能會在 討論頁 或 扩充请求 中找到。请在擴充條目後將此模板移除。 阿萊斯特·克勞利 Aleister Crowley 阿萊斯特·克勞利,c. 1912 出生 Edward Alexander Crowley ( 1875-10-12 ) 1875年10月12日 英國 沃里克郡 皇家利明頓溫泉 逝世 1947年12月1日 ( 1947-12-01 ) (72歲) 英國 东萨塞克斯郡 海斯廷斯 教育程度 莫尔文学院、伊斯坦布爾大學,劍橋大學三一學院 职业 神秘学家,小说家,诗人,登山家 配偶 羅斯·伊迪絲·凱麗(1903-07) 瑪利亞·特莉莎·桑切斯(1929-1947,他去世時) 父母 Edward Crowley, Emily Bertha Crowley (neé Bishop) 阿萊斯特·克勞利 ( 英语: Aleister Crowley ,1875年10月12日-1947年12月1日),全名 愛德華·亞歷山大·克勞利 (Edward Alexander Crowley), 英格蘭 神祕學 家、儀式魔法師、 詩人 、畫家、 作家 和 登山 家。他創立了 泰勒瑪 (Thelema)宗教並將他自身定義爲,因受到委託而在二十世紀初期把人類帶入荷魯斯紀元(Æon of Horus)的先知。作爲一個多產的作家,他的一生都在廣泛地出版作品。 出生於英格蘭沃裏克郡、皇家利明頓溫泉鎮一戶富裕的普利茅斯教友會(Plymouth Brethren)家庭,克勞利拒絕了這一 基要主義基督教 的信仰,而是對追求 西方神祕主義 很感興趣。他曾在 劍橋大學 接受教育,在那裏他專注於登山和寫詩,有着不少出版作品。一些傳記作者宣稱他在這裏被招募進了一個英國的情報局,並進一步提議說他一生都維持着一個間諜的身份。在1898年他加入了一個叫做金色黎明的祕傳組織,在那邊他被塞繆爾·裏德爾·馬奇高·馬瑟斯(Samuel Liddell MacGregor Mathers)和艾倫·班尼特( Allan Bennett )訓練以儀式魔法。搬去蘇格蘭尼斯湖的博斯肯屋(Boleskine house)後,他與奧斯卡·艾肯斯頓(Oscar Eckenstein)在墨西哥登山,之後他又在印度學到了一些印度教和佛教的修煉方法。他與羅斯·伊迪絲·凱麗(Rose Edith Kelly)結婚且兩人在1904年到埃及開羅去度了蜜月,而在這個地方克勞利聲稱接觸到了一個叫做艾華斯(Aiwass)的超自然存在,且艾華斯提供給他一部叫做《律法之書》( The Book of the Law )的神聖文本,即那部作爲 泰勒瑪 基礎的著作。《律法之書》宣佈了荷魯斯紀元的開始,聲明它的追隨者們應該“行汝之真實意志”,並藉助對Magick的實踐來尋求他們伴隨着真實意志(True Will)的結盟。 在嘗試攀登 干城章嘉峯 失敗,拜訪了印度和中國後,克勞利回到了英國,專注於詩歌、小說和神祕主義文獻的創作。1907年的時候,他和喬治·塞西爾·瓊斯(George Cecil Jones)一起創立了一個泰勒瑪組織,即A∴A∴,並藉此傳播泰勒瑪。在阿爾及利亞度過了一段時間後,克勞利在1912年接受了另一個祕傳組織東方神殿教Ordo Templi Orientis(O.T.O.)的啓蒙,且很快上升並成爲了O.T.O.英國分支的領導者,並重組了這一分支使得其與泰勒瑪的信仰相對應。泰勒瑪的團體藉助O.T.O.而在英國、澳大利亞和北美被建立了起來。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克勞利正在美國從事繪畫,並加入了德國人的戰鬥來對抗英國人,但之後揭露說他曾滲透進了親德運動中以協助英國情報服務。1920年時他創立了泰勒瑪修道院(Abbey of Thelema),一個位於西西里切法魯(Cefalù)的宗教公社,且在那裏他曾與許多不同的追隨者生活過。他放蕩的生活習慣招致了英國新聞界的譴責,且意大利政府於1923年將他驅逐出境。之後的二十年中,他分別在法國、德國和英國度過,且直到他去世前都一直在發揚泰勒瑪。 克勞利在他生前的時候得到了廣泛的惡名,被批判爲是一個毒品試驗者、雙性戀和個人主義社會評論家。他被大衆媒體抨擊爲“世界上最邪惡的人”和一名撒旦主義者。克勞利在西方神祕主義和反文化(counter-culture)中一直有着非常高的影響力,且一直被是視作是泰勒瑪的一位先知。他是許多傳記和學術研究的對象。 目录 1 早年生活 1.1 青年:1875-94 1.2 剑桥大学: 1895–98 1.3 金色黎明:1898–99 1.4 墨西哥、印度、巴黎,与婚姻:1900–03 2 发展泰勒玛 2.1 埃及与《律法之书》:1904 2.2 干城章嘉峰与中国:1905-06 2.3 A.'.A.'.与泰勒玛的圣书:1907-09 2.4 阿尔及利亚与埃莱夫西斯仪式 2.5 Ordo Templi Orientis(东方神殿教,暂译)与巴黎工程:1912-14 2.6 美国:1914-19 2.7 泰勒玛修道院:1920–23 3 晚年生活 3.1 突尼斯、巴黎和伦敦:1923–29 4 外部連結 早年生活 [ 编辑 ] 青年:1875-94 [ 编辑 ] 克劳利在1875年10月12日以愛德華·亞歷山大·克勞利(Edward Alexander Crowley)的名字出生于英格兰沃里克郡的皇家利明顿温泉镇,克拉伦登区30号。他的父亲爱德华·克劳利(Edward Crowley (1829–87))接受过工程师的训练,但他在克劳利家族一个名叫奥尔顿·爱丽丝的家庭酿造企业中的股份使得他能够在他儿子出生前就退休了。他的母亲,艾米丽·贝莎·贝肖普(Emily Bertha Bishop (1848–1917)),来自于一个英国德文郡萨默塞特的家庭,而且和她的儿子关系很紧张;她将他形容为“野兽”,一个让他沉醉的名字。这对夫妇于1874年在伦敦的肯辛顿登记处结婚,且他们都是福音派的基督徒。克劳利的父亲是以教友派信徒的身份出生的,但后来转为了闭关弟兄会(Exclusive Brethren)——一个以普利茅斯教友会(Plymouth Brethren)而出名的基督教基要主义团体的派别——且艾米丽也在结婚后加入了他。克劳利的父亲非常虔诚,一直致力于做一名旅行的宗派布道者,且每天早餐后都会给他的妻子和儿子阅读圣经中的一章。在他们的小女儿于1880年去世后,次年他们便搬到了萨里郡的红山(Redhill, Surrey)。在八岁时,克劳利被送去了位于黑斯廷斯的哈勃肖(H.T. Habershon)福音派基督教寄宿学校,之后又去了剑桥的艾博(Ebor)预备学校,这所学校是由教士亨利·达奇·钱普尼(Henry d'Arcy Champney)运营的,而这个人也被克劳利认为是一个虐待狂。 在1887年3月,克劳利11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舌癌去世了。克劳利将此描述为他生命的转折点,且他总是保留着一种对他父亲的钦佩,将其形容为“他的英雄与他的朋友”。继承了他父亲三分之一的财产,他开始在学校表现得不礼貌,且受到了钱普尼严厉的惩罚;当克劳利有了蛋白尿症后,他的家人将他从学校带了回来。之后他上了莫尔文学院(Malvern College)和汤布里奇中学(Tonbridge School),它们都受到了克劳利的鄙视,且他在几个学期后都离开了。他开始逐渐对基督教产生怀疑,向他虔诚的老师们指出了一些圣经中的矛盾,且以吸烟、手淫、和妓女发生性关系(因此感染了淋病)来反抗他教养中的基督教道德。被送去与一位伊斯特本的教友会导师一起生活于后,他开始在伊斯堡学院从事化学课程。克劳利开始在象棋、诗歌与登山中发展出了兴趣,并在1894年拜访阿尔卑斯山脉和加入苏格兰登山俱乐部之前攀登了比奇角(Beachy Head,英国东萨塞克斯的伊斯特本镇的一处悬崖)。之后的一年他回到了伯恩阿尔卑斯山脉(瑞士西南部),攀登了艾格尔峰、特里弗特(Trift)、少女峰、莫希峰和维特霍恩(瑞士山峰)。 剑桥大学: 1895–98 [ 编辑 ] 在采用了阿莱斯特(Aleister)这个名字以替换爱德华后,克劳利于1895年10月开始了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为期三年的课程,以道德科学荣誉学位(Moral Science Tripos)学习哲学。伴随着他个人导师的赞同,他转变为学习英语文学,而这个专业后来没有再提供课程了。克劳利将他在大学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消遣,成为了象棋俱乐部的主席并每天练习两小时;他短暂地将成为一名象棋职业选手视作是自己的职业生涯。克劳利同样用爱拥抱了文学和诗歌,尤其是理查德·弗朗西斯·伯顿(Richard Francis Burton)和珀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的作品。他自己的许多诗作出现在了例如《格兰塔》( The Granta )、《剑桥杂志》( Cambridge Magazine )和《剑桥的》( Cantab )等学生出版物中。他持续他的登山,在1894到1989年之间每年都去阿尔卑斯山脉度假并攀登,且经常和他的朋友奧斯卡·艾肯斯頓(Oscar Eckenstein)一起。在1897年他第一次不带向导登上了莫希峰。这些壮举使得他被阿尔卑斯的登山协会所赏识。 1896年12月,当克劳利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度假时,他有了第一次显著的神秘经验。一些传记学家,包括劳伦斯·苏丁(Lawrence Sutin)、理查德·卡钦斯基(Richard Kaczynski)与托拜厄斯·丘顿(Tobias Churton)都认为这是由克劳利的第一次同性性经验所导致的,这让他认识到自己是双性恋。在剑桥时,克劳利与女人们维持着精力充沛的性生活——大部分是和妓女,且其中的一位让他染上了梅毒——但最终他参与到了同性性活动中,尽管这在当时是违法的。1897年10月时,克劳利遇到了贺伯特·查尔斯·波利特(Herbert Charles Pollitt)——剑桥大学脚灯戏剧俱乐部的主席,且两者建立起了关系。之后因为波利特对于克劳利日益增加的对西方神秘主义的兴趣显得无动于衷,两人就此分别,而这个分手也让克劳利后悔了许多年。 1897年,克劳利旅行至俄罗斯的圣彼得堡,之后他声称在那里尝试着学习俄语,考虑未来在那边从事外交生涯。传记学家理查德·史宾司(Richard Spence)与托拜厄斯·丘顿(Tobias Churton)提出克劳利是基于英国情报机构的雇用,作为一名情报员才这么做的,并猜测他是在剑桥大学时被招募的。 1897年10月,一个短暂的疾病引发了关于死亡的考虑以及“一切人类努力的徒劳”,克劳利抛弃了所有关于外交生涯的想法,而是喜欢追寻他在神秘主义中的兴趣。在1898年3月,他得到了韦特(A.E. Waite)的《黑魔法与契约之书》( The Book of Black Magic and of Pacts )(1898)和卡尔·冯·艾克豪森(Karl von Eckartshausen)的《圣所上的云》( The Cloud Upon the Sanctuary )(1896),增进了他对神秘主义的兴趣。1898年克劳利私下出版了100本他的诗《流血之地:一个埋葬陌生人的地方》( Aceldama:A Place to Bury Strangers In ),但这并没有特别成功。同年他出版了一系列其他诗,包括了《白色污点》( White Stains ),一部在国外印刷的色情诗歌颓废合集,唯恐被不列颠当局禁止出版。在1898年7月时,他离开了剑桥,且除了他在1897年考试中展示的“一等”和在那之前始终如一的“二级荣誉”之外没带走任何学位。 金色黎明:1898–99 [ 编辑 ] 1898年8月克劳利在瑞士的策马特(Zermatt)遇到了化学家朱利安·L·贝克(Julian L. Baker),且两人开始讨论他们在炼金术中的共同兴趣。回到伦敦后,贝克把克劳利介绍给了自己的姐夫乔治·塞西尔·琼斯(George Cecil Jones),且他是一个在1888年建立的、名叫金色黎明(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的神秘社团的成员。克劳利在1898年由团体的领导者塞繆爾·裏德爾·馬奇高·馬瑟斯(Samuel Liddell MacGregor Mathers)启蒙于金色黎明的外部组织(Outer Order)。这一仪式发生于金色黎明位于伦敦马克石匠大厅(Mark Masons Hall)的伊西丝-乌拉尼亚神殿(Isis-Urania Temple),且克劳利在那里立下了魔法座右铭与魔法名字“Frater Perdurabo”,这被他解释为“我将忍受到最后”。传记学家理查德·史宾司(Richard Spence)和托拜厄斯·丘顿(Tobias Churton)提出克劳利加入组织是基于英国特务机关的要求,为了监视马瑟斯的活动,因为后者是一名拥护王位者。 克劳利搬到了他自己位于赞善里(Chancery Lane)67-69号的豪华公寓中,并很快邀请一位金色黎明的高级成员,艾伦·班尼特(Allan Bennett),以魔法导师的身份和他同住。班尼特教了克劳利更多的仪式魔法与药物的仪式性使用,且他们一起执行了Goetia的仪式,直到班尼特前往南亚学习佛教。1899年11月时,克劳利买下了位于苏格兰尼斯湖岸东南侧的博斯肯屋(Boleskine house)。他逐渐发展出了对苏格兰文化的爱,将自己描述为“博斯肯的领主”,并喜欢穿传统的苏格兰高地人服装,即便是在他拜访伦敦的时候。他持续写诗,在1898-99年期间出版了《放荡女人与其他悲剧诗》、《古代传说》、《灵魂之歌》、《呼吁美利坚共和国》与《耶弗他》;大部分在文学评论家中都表现得褒贬不一,尽管《耶弗他》被视作是一个评论中的特别成功。 克劳利进步很快,穿过了金色黎明的低等级并进入到了团体的内部第二等级中。他在团体中并不受欢迎;他的双性恋与放荡的生活习惯为他带来了恶名,且与其他一些成员产生了争执,包括耶茨(W.B. Yeats)。当金色黎明的伦敦分部拒绝将克劳利启蒙进第二等级时,他拜访了在巴黎的马瑟斯,而马瑟斯亲自同意了他进入小达人等级(Adeptus Minor Grade)。马瑟斯和金色黎明伦敦分会之间逐渐产生了裂痕,该分会也对马瑟斯专制的规则感到很不满。在马瑟斯的规则下行事,克劳利——伴随着他情妇与新加入的追随者伊莱恩·辛普森(Elaine Simpson)的帮助——试图从伦敦分会的成员们那夺取“达人之拱顶”(Vault of the Adepts),一个位于西肯辛顿布莱斯路(Blythe Road)36号的神殿。当这个案子被送到法庭的时候,法官的裁决偏爱于伦敦分会,因为他们付了这个场所的租金,将克劳利和马瑟斯孤立在了团体之外。史宾司提议说整个剧情都是用于破坏马瑟斯权威的天才般操作的一部分。 墨西哥、印度、巴黎,与婚姻:1900–03 [ 编辑 ] 1900年,克劳利经由美国旅行到了墨西哥,在墨西哥城市定居并找了一位当地的女人做他的情妇。逐渐爱上那座城市后,他持续着仪式魔法的实验,着手约翰·迪伊(John Dee)的伊诺克(Enochian,又称天使语言)召唤。之后他声称曾在那边被启蒙进了 共济会 中,且他写了一部基于 理查德·瓦格纳 的 唐怀瑟 (Tannhäuser)的戏剧,也包括了一系列诗歌,在1905年以《预言》为名字出版。艾肯斯顿在这一年较晚的时候加入了他,且他们一起攀登了好几座山,包括伊斯塔西瓦特尔火山( Iztaccihuatl)、波波卡特佩特火山(Popocatepetl)与科利马火山(Colima),而后者因为一次火山喷发而不得不被他们放弃。史宾司觉得这次旅途的目的可能包括了为英国情报机构去勘探墨西哥的石油前景。离开墨西哥后,克劳利在邮轮日本丸(Nippon Maru)停靠夏威夷之前直接去了旧金山。在这艘船上他与一个叫做玛丽·爱丽丝·罗杰斯(Mary Alice Rogers)的已婚女人发生了短暂的暧昧关系;承认自己爱上她之后,克劳利写了一系列浪漫诗作,并以《爱丽丝:一次通奸》为名出版(1903)。 在日本和香港作了短暂的停留后,克劳利抵达了锡兰(印度以南一岛国,现以更名为斯里兰卡Srilanka),在那里他遇到了正在学习湿婆教(Shaivism)的艾伦·班尼特(Allan Bennett)。两人在康堤(斯里兰卡中部城市,佛教圣地)度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班尼特决定成为一名小乘佛教传统中的和尚,并去往缅甸以实行他这个决定。而克劳利则打算前往印度,并把自身致力于印度胜王瑜伽(Raja Yoga)的练习,且他说借此到达了一种叫做禅定( dhyana )的精神境界。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在马都拉(印尼爪哇东北部的小岛)的米纳克什安曼寺(Meenakshi Amman Temple)中学习。在这一时期他同样创作并写诗,这在之后被出版为《歌之剑》(1904)。他感染上了疟疾,且不得不在加尔各答(印度城市)和仰光(缅甸前首都)中恢复。1902年时,艾肯斯顿在印度加入了他,也包括了其他几位登山者:盖伊·诺尔斯(Guy Knowles)、 H. Pfannl、V. Wesseley和朱尔斯·贾科-古拉莫德(Jules Jacot-Guillarmod)。艾肯斯顿-克劳利小队一起尝试了从来没被攀登过的乔戈里峰(世界第二大高峰)。在旅途中,克劳利感染上了流行性感冒、疟疾与雪盲症,且其他探险队的成员都生病了。他们在到达20000英尺(6100米)的海拔高度后就返回了。 在1902年11月到达巴黎后,他联系了作为朋友与未来姐夫的杰拉德·凯利(Gerald Kelly),后者在巴黎的蒙巴拿斯区有个工作室,且克劳利很欣然地接受了和他一起住在那。与此同时,克劳利也针对一位熟人,雕刻家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写了一系列诗作,且之后被出版为《霜中的罗丹》(1907)。常常出入于这一环境的人之中有一个叫做W·萨默塞特·毛姆(W. Somerset Maugham)的,他在与克劳利短暂地会晤后将后者作为他《魔法师》(1908)这部小说中奥利弗·哈多(Oliver Haddo)这一角色的原型。克劳利于1903年4月回到了博斯肯,在8月时娶了杰拉德的妹妹罗丝·伊迪丝·凯丽(Rose Edith Kelly)为妻,且是以一个权宜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为了防止罗丝进入她被安排好的婚姻中;这个婚姻吓到了凯丽的家庭,也伤害了他与杰拉德的关系。在与罗丝直接去了巴黎、开罗和锡兰度蜜月后,克劳利爱上了罗丝并努力证明他的感情。而在他度蜜月的时候,他给她写了一系列的情诗,出版为《罗莎·曼迪与其他情歌》(1906),当然还写了一部宗教的讽刺作品《耶稣为何哭泣》(1904). 发展泰勒玛 [ 编辑 ] 埃及与《律法之书》:1904 [ 编辑 ] 1904年2月,克劳利与罗丝抵达了开罗。他们声称自己是公主和王子,并租了一间公寓。克劳利在这件公寓中设置了一个神殿房间并开始召唤远古的埃及神性,且同时也在学习伊斯兰教和阿拉伯的神秘主义。据克劳利后来的解释说,罗丝会有规律地变得神志昏迷并通知他“他们在等你。”3月18日,她解释说“他们”指的是神灵荷鲁斯,且她在3月20日宣称“神分点已经到来”。她让克劳利来到了一个附近的博物馆中,而在那她向他展示了一个公元前七世纪的墓碑:安卡-阿夫-纳-库苏之碑(Stele of Ankh-ef-en-Khonsu);克劳利认为这很重要,因为这块碑的展览编号是666,而这也是基督信仰中野兽的数字,且之后他将这份工艺品命名为“昭示之碑”(Stele of Revealing)。 根据克劳利之后的称述,在4月8日时他听到了一个空灵的声音宣称自己是艾华斯(Aiwass),那荷鲁斯或胡尔-帕-克拉特(Hoor-Paar-Kraat,荷鲁斯的阴性层面)的报信者。克劳利说在接下里的三天中他写下了所有那个声音告诉他的事情,并冠以《律法之书》或《Liber L vel Legis》的标题。这本书宣称人类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纪元,且克劳利将充当起它先知的角色。它说在这个纪元,一个至高的道德法则被引入了,“行汝意志即为全法”,且人们应当学习与他们的“意志”相一致而生活。这本书,以及它所信奉的哲学,是克劳利之后所发展的 泰勒玛 的基础。克劳利说那个时候他对于《律法之书》有点手足无措,并因为可能的怨恨而忽视了文本所要求他去执行的指示,即把昭示之碑从博物馆拿走,为他自己的岛准备好防御工事,以及把这本书翻译为世界上所有的语言等。根据他的描述,他反而把打字稿寄给了好几位他认识的神秘主义者,而把手稿丢在了一边并无视了它。 干城章嘉峰与中国:1905-06 [ 编辑 ] 回到博斯肯,克劳利开始相信马瑟斯正在用魔法攻击他,且两者之间的关系也破裂了。1905年7月28日,罗丝产下了克劳利第一个孩子,一个名叫莉莉丝的女孩,对此克劳利写下了色情文学的《一位副牧师花园中的雪花莲》来祝贺他恢复健康的妻子。同时他成立了一家叫做“宗教真理之传播的社会”的出版社来出版他的诗作,而这个名字同样也是对“发扬基督知识之社会”的嘲讽式模仿。它的第一批出版物是克劳利的《著作集》,由艾弗·巴克(Ivor Back)所编辑。他的诗作经常会收到一些强烈的回馈(不管是正向还是负向的),但从来都畅销过。为了试图引起更多的注意,他设置了100英镑以奖励关于他作品的最好的文章。这一奖项的获胜者是J.F.C.富勒(J. F. C. Fuller)——一位不列颠的陆军军官和军事史学家,他的文章《西方的星星》(1907)宣告克劳利的诗作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克劳利决定攀登位于尼泊尔境内喜马拉雅的干城章嘉峰,而这座山也被视作是世界上最险恶的山。他聚集了一只团队,包括了贾科-古拉莫德(Jacot-Guillarmod)、查尔斯·阿道夫·雷蒙德(Charles Adolphe Reymond)、亚历克西斯·帕希(Alexis Pache)与阿尔塞斯提·C. 瑞格·德·里吉(Alcesti C. Rigo de Righi),这只探险队因为克劳利和其他人的争执而破裂了,因为一些人觉得克劳利过于鲁莽。他们最终反叛了克劳利的控制,而其他剩下的登山员则不顾克劳利的对于过于危险警告,在黄昏时径直下了山。之后,帕希与其他几个搬运工在一场事故中死去了,对此克劳利受到了登山俱乐部广泛的谴责。 在孟加拉湾的一个东部省份时,克劳利参与了一个大型狩猎活动并写了一部同性恋作品《香味花园》。他在加尔各答(印度城市)与妻子女儿回合,但之后因为射杀了一个试图行凶抢劫他的本地男人之后,克劳利被迫离开印度。在缅甸短暂地拜访了班尼特后,克劳利与家人觉得前往中国南方旅行,为此雇佣了一些搬运工和一位保姆。史宾司决定他前往中国的行程是英国情报机构精心策划的一部分,为了监视地区的鸦片贸易。克劳利在行程中一直吸着鸦片(但他承认这只是为了试图理解为什么鸦片在中国这么流行,且事后他说自己没有任何上瘾或不适),并带着家人从云南腾越一路经过永昌、大理、云南府,然后是河内(越南首都)。路上他花了大量的世界在灵性和魔法工作上,背诵“无生之仪式”(Bornless Ritual),一个对于他神圣守护天使的召唤(也同样是Goetia的基础召唤),作为日常练习。 当罗丝与莉莉丝回到欧洲后,克劳利前往了上海并遇见了朋友伊莱恩·辛普森(Elaine Simpson)。辛普森对《律法之书》非常着迷,他们一起举行了仪式来试图联系艾华斯。之后克劳利航行到了日本和加拿大,然后继续前往纽约——在那里他请求获得干城章嘉峰第二次探险的支持,但失败了。到达不列颠后,克劳利得知他的女儿莉莉丝在仰光时死于伤寒,且在后来他将此怪罪于罗丝日渐增长的酗酒。遭受着情绪低落,他的健康状况也开始出现问题,并经历了一系列外科手术。他开始与女演员维拉“劳拉”内维尔(Vera 'Lola' Neville)(原姓斯奈普)与作家阿达·莱弗森(Ada Leverson)开始了短暂的恋情。1907年2月罗丝产下了克劳利第二个女儿罗拉·莎莎(Lola Zaza)。 A.'.A.'.与泰勒玛的圣书:1907-09 [ 编辑 ] 藉助他的旧导师乔治·塞西尔·琼斯,克劳利在英格兰东南部萨里郡(Surrey),寇斯顿的阿什道恩公园酒店持续执行亚伯拉梅林的仪式。克劳利声称自己借此到达了三昧,或与神性相结合的境界,并因此产生了他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在这些仪式期间持续使用了印度大麻,他写了一篇叫“印度大麻的心理学”(1909)的文章,在这之中他揭示了药物对神秘主义的帮助作用(同样的,克劳利告诫说,如果一个学生不知道为什么要使用这些药物,以及没有完美掌握这背后的原理,就绝不应该去使用它们)。他同样说到在1907年10月与11月的时候再一次联系到了艾华斯,以及艾华斯进一步口授了两部文本给他,《书籍 七》和《书籍 他们佩戴着蛇之心》(Liber Cordis Cincti Serpente,也称《书籍 六十五》(Liber LXV),共五章,背诵它的选定章节也是成为A.'.A.'.成员所要考核的一部分。该书的内容在网上很容易找到,而相比之下《书籍 七》会更为保密),这两本书在后来也都被归位泰勒玛圣书的一部分。该年的最后两个月时间里,克劳利写了更多的泰勒玛圣书,包括《书籍 六十六》、《Liber Arcanorum》、《Liber Porta Lucis, Sub Figura X》、《Liber Tau》、《Liber Trigrammaton》与《Liber DCCCXIII vel Ararita》——对此他声称这也是从一个超自然来源那取得的。克劳利说在1909年6月时,《律法之书》的手稿在博斯肯被重新发现了,且他发展出了泰勒玛代表了客观真理这一观念。 克劳利的遗产被花完了。为了赚钱,他受雇于坦科威尔(Tankerville)的伯爵乔治·蒙塔古·班尼特(George Montagu Bennett),来保护他免受巫术伤害;在认识到班尼特的偏执狂与背后的可卡因上瘾后,克劳利与假期的时候把他带到了法国和摩洛哥恢复健康。1907年,他开始接收付费的学生,并教他们神秘主义与魔法的练习。维克多·诺伊堡(Victor Neuburg)与克劳利在1907年2月相遇,且成了他的性伴侣和最亲密的门徒;1908年时,两人先去了西班牙的北部,之后又径直前往了摩洛哥的丹吉尔。之后的一年诺伊堡呆在博斯肯,与克劳利从事施虐受虐狂。克劳利保持着丰富的写作能力,产生了一系列如《龙延香》、《无水的云朵》与《Konx Om Pax》,以及他第一次对自传的尝试,《世界的悲剧》。认识到恐怖短篇故事的流行后,克劳利写了一些他自己的,其中有一部分被出版,且他同样在《名利场(vanity fair)》这本由他朋友弗兰克·哈里斯(Frank Harris)所编辑的杂志上发表了他的一些文章。他还整理并写了《书籍 777》,一本尽可能枚举了神圣卡巴拉体系与其他体系之对应的字典式参考书,且这部重要的著作在仪式魔法的实际准备中也有着显著的意义。 1907年11月,克劳利与琼斯决定成立一个类似于金色黎明继承者的神秘组织,且在实践的时候得到了富勒的帮助。这一决定的结果就是A.'.A.'. 。团体的总部与神殿被设立于伦敦中心的维多利亚大街124号,且仪式方面大量借鉴了金色黎明,但基于泰勒玛的基础之上。它最早的成员包括了律师理查德·诺尔·沃伦(Richard Noel Warren)、艺术家奥斯丁·奥斯曼·斯拜尔(Austin Osman Spare)、贺拉斯·谢里丹-比克尔(Horace Sheridan-Bickers)、作家乔治·拉法洛维奇(George Raffalovich)、弗朗西斯·亨利·埃弗拉德·约瑟·菲尔丁(Francis Henry Everard Joseph Feilding)、工程师赫伯特·爱德华·英曼(Herbert Edward Inman)、肯尼斯·瓦尔德(Kenneth Ward)与查尔斯·斯坦斯菲尔德·琼斯(Charles Stansfeld Jones)。1909年3月,克劳利开始创作一部名为《平分点》( The Equinox )的双年刊。他宣传这部期刊,且它成为了A.'.A.'.的“官方期刊”,如同“对科学光照派的回顾”。 克劳利开始逐渐受挫于罗丝的酗酒,且在1909年11月他因为自己通奸的原因与她离婚了。罗拉被委托给罗丝照顾;这对夫妻依然保持了朋友关系且罗丝继续住在博斯肯。她的酗酒进一步恶化,且最终导致了她于1911年9月被送去了拘留机构。 阿尔及利亚与埃莱夫西斯仪式 [ 编辑 ] 1909年11月,克劳利与诺伊堡行至阿尔及利亚,从坚杜拜到欧马勒、布萨达再到达勒爱丁而游历了沙漠,期间克劳利会背诵《可兰经》作为日常训练。在旅程中他召唤了伊诺克魔法的第三十层“以太”(Æthyr),诺伊堡则记录下了结果,之后作为《景象与话语》( The Vision and the Voice, 即上文提到过的 Konx Om Pax )。伴随着一个山顶上的性魔法仪式,克劳利同样执行了恶魔Choronzon(居住于“深渊”——特指卡巴拉生命之树中神圣三角下方的那个深渊——最外部的恶魔,非常强大且地位崇高。但需要注意的是,它的恶意并不真的是一个外部存在的恶意,而是一种恶意的品质,是一个个体的“自我”最根本的谎言。更多关于它特性的信息请参阅 Knox Om Pax )且包含了血祭(参阅 Magick in Theory and Practice , Chapter XII),且这被视作是他魔法生涯的一个分水岭。1910年1月回到伦敦后,克劳利发现马瑟斯正在控诉他把金色黎明的秘密发表在了《平分点》中,而法庭偏向克劳利。这个案子被新闻媒体广泛报道,也为克劳利赢得了广泛的名誉。克劳利对此非常享受,但也承受了那些感觉主义者的陈词滥调,说他是一位撒旦主义者或致力于牺牲人类。 宣传吸引了一些新的A.'.A.'.成员,他们之中有弗兰克·班尼特(Frank Bennett)、詹姆斯·贝利(James Bayley)、赫伯特·克洛斯(Herbert Close)和詹姆斯·温德拉姆(James Windram)。澳大利亚的小提琴家利拉·沃德尔(Leila Waddell)很快成为了克劳利的情人。在决定将教导扩展到更广泛的听众那后,克劳利发展了阿耳忒弥斯(Artemis)仪式,一个集体的魔法与象征表演,以赋予A.'.A.'.成员不同神性为特征。这个仪式的首次执行是在A.'.A.'.的总部内,参与者会被给予一杯包含了佩奥特掌(仙人掌的一种)的混合果汁以增强他们的经验。不少新闻界的成员都参加了,且对此进行了大量正向的报道。1910年10月与11月,克劳利决定筹划一些类似的事情,即埃莱夫西斯仪式(Rites of Eleusis),在伦敦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的卡克斯顿大厅;这一次新闻报道的观点就有些形形色色了。克劳利处于维斯特·德·文德·芬东(West de Wend Fenton)的特别批评之下,而后者是报纸《玻璃镜》( The Looking Glass )的编辑。他称克劳利为“现代最亵渎神明和冷血的恶棍之一”。芬东的文章说克劳利和琼斯参与进了同性恋的活动中;克劳利并不在意,但琼斯控告其诽谤失败了。富勒因为这个丑闻断绝了和克劳利的友情与牵涉,而克劳利和诺伊堡则回到了阿尔及利亚,从事进一步的魔法工作。 《平分点》持续出版着,且各式各样的文学作品或诗作也在之中发表,像是克劳利的《龙延香》、《长翅膀的甲虫》、《香味花园》,也包括了诺伊堡的《潘神之凯旋》与埃塞尔·阿契尔(Ethel Archer)的《涡流》。1911年,克劳利与沃德尔到蒙蒂尼卢安河度假,在那边他多产地写了诗、短篇故事、戏剧,以及魔法和神秘主义的19份作品,其中有两本最后成了泰勒玛的圣书。在巴黎他遇见了玛丽·德斯蒂(Mary Desti),她成了克劳利下一位“猩红女人”('Scarlet Woman'),且两人在圣摩里兹(瑞士城镇)从事魔法工作;克劳利相信秘密首领之一,Ab-ul-Diz,通过她而向他传话。根据德斯蒂出神时的状态,克劳利写下了《书本 4》的两卷,且在那个时候发展出了“Magick”这个拼法,以区别一般意义上的magic所包含的传统魔法或是魔术之类的含义。(克劳利很明确地解释过为什么在后面加一个k——这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神圣卡巴拉和数值上的考虑。Magick的定义是“使得改变的发生符合意志的科学和艺术”,其中“意志”可以理解为特指真实意志或 泰勒玛 )。 Ordo Templi Orientis(东方神殿教,暂译)与巴黎工程:1912-14 [ 编辑 ] 1912年早先的时候,克劳利出版了《谎言之书》( The Book of Lies ),一部被传记学家劳伦斯·苏丁(Lawrence Sutin)描述为是“融合了他诗人、学者与魔法师之天赋的最伟大成功”的杰作。德国的神秘主义者西奥多·罗伊斯(Theodor Reuss)之后控告克劳利在《谎言之书》里发布了一些他自己的神秘组织,O.T.O.中的的秘密。克劳利让罗伊斯相信了这些相似性都是巧合,且两人也成为了朋友。罗伊斯任命克劳利为O.T.O.的英国分部M.'.M.'.M.'.的首领,且在柏林的一场仪式中克劳利采用了巴弗梅特(Baphomet)作为自己的魔法名字,且被称作“爱尔兰、爱奥那和所有不列颠人的至高国王与统治者,总大师X°”。伴随着罗伊斯的许可,克劳利着手于为M.'.M.'.M.'.打广告并重写了很多O.T.O.的仪式,而这些仪式之后也很大程度上基于共济会;他所加入的 泰勒玛 基础在团体中有着争议。沉醉于O.T.O.对性魔法的强调,克劳利设计了一个基于肛门性爱的魔法操作并将其融入了为到达XI°启蒙等级的成员所准备的教学大纲中。 1913年三月,克劳利担任了由沃德尔领导的一个女性小提琴家团队“衣衫褴褛的拉格泰姆女孩”的制作人,且他们在伦敦的老蒂沃利剧院表演。随后他们又在莫斯科演出了6周,在那边克劳利与匈牙利人安妮·林格勒(Anny Ringler)发生了施虐受虐狂的关系。在莫斯科,克劳利持续写戏剧和诗,包括了“潘神的赞美诗(Hymn to Pan)”和诺斯替弥撒——一个泰勒玛式的仪式,且在后来成为了O.T.O.圣餐仪式中非常关键的一部分。丘顿提议说克劳利是基于英国情报部门的命令,为了侦查那个城市的革命基础。1914年1月,克劳利与诺伊堡搬到了巴黎的一间公寓中,在那里克劳利卷入了围绕雅各·艾普斯坦(Jacob Epstein)给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的新纪念碑的争论中。克劳利与诺伊堡一起执行了为期六周的“巴黎工程”——一段非常强烈的仪式时期,包含了强烈药物的使用,为了召唤神灵墨丘利与朱庇特。作为仪式的一部分,两人一起执行了性魔法的操作,且有时记者沃尔特·迪朗提也会加入。受启发于这一工程的结果,克劳利写下了《Liber Agapé》,一部关于性魔法的文献。随着巴黎工程,诺伊堡开始疏远克劳利,并最终产生了争执。 美国:1914-19 [ 编辑 ] 1914年时克劳利过着勉强糊口的生活,非常依赖A.'.A.'.成员的捐款与O.T.O.的到期付款。5月时出于经济上的原因,他将博斯肯屋的所有权转让给了M.'.M.'.M.'.,6月时他去了瑞士的阿尔卑斯登山。这一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在从静脉炎的发作中恢复过来后,克劳利准备起航至美国并于1914年10月登上了英国邮轮卢西塔尼亚号(RMS Lusitania)。到达纽约后,他搬进了一家旅馆,并开始靠给《名利场》的美国版写作、给著名占星家伊万杰琳·亚当斯(Evangeline Adams)做一些自由作家的工作来赚钱。在那个城市中,他通过手淫、妓女和一个土耳其浴室中的同性客户来不断试验性魔法;所有这些邂逅都被他记录在日记中。 声称自己是来自伟大不列颠,有着爱尔兰血统的爱尔兰独立支持者,克劳利开始支持德国在他们的战争中对抗不列颠。他开始参与到纽约的亲德运动中,且在1915年1月间谍乔治·西尔威斯特·维里克(George Sylvester Viereck)雇他为自己宣传单《祖国》的写作者,这份传单致力于保持美国在冲突中的中立地位。后来,批评者根据他的这一行为谴责克劳利是不列颠的卖国贼。有推理说克劳利是一位双重特工,为英国情报机构工作以渗入和破坏德国在纽约的运作。他在《祖国》上写的很多文章都很夸张,例如把德皇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与耶稣基督作比较;1915年7月,他精心策划了一出宣传噱头——被《纽约时报》报道过——在自由女神像面前宣布爱尔兰的独立;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德国的游说者在美国大众的眼中表现得荒谬。有争议说他鼓励德国海军摧毁卢西塔尼亚号(英国远洋客轮,1915年被德国潜艇击沉),告诉他们这将确保美国处在战争之外,而事实上他希望这可以把美国带入战争中不列颠的那一方。 克劳利与珍妮·罗伯特·福斯特(Jeanne Robert Foster)建立了关系,两人一起旅行到了西海岸。在温哥华,北美O.T.O.的总部,他遇见了查尔斯·斯坦斯菲尔德·琼斯(Charles Stansfeld Jones)和威尔弗雷德·塔尔博特·史密斯(Wilfred Talbot Smith)并与他们讨论这片大陆上 泰勒玛 的传播。在底特律,他于帕克-戴维斯尝试了仙人掌(药物),然后拜访了西雅图、旧金山、圣克鲁斯、洛杉矶、圣地亚哥、提华纳与美国大峡谷,之后回到了纽约。在那边他帮助了阿南达·考马拉斯瓦米(Ananda Coomaraswamy)与他的妻子爱丽丝·理查森(Alice Richardson);克劳利与理查森在1916年4月执行了性魔法,她也因此怀孕并流产了。那一年晚些的时候,他“魔法退休”到了帕斯考纳瑞湖(Lake Pasquaney)旁,伊万杰琳·亚当斯的一间小屋中。他在那里大量地使用药物,并在做完一个仪式后称自己是“泰利昂大师(Master Therion)”。他同样写了一些基于J.G.弗雷泽《金枝》( The Golden Bough )的短篇故事与一部文学批判的作品《据萧伯纳的福音书》。 12月时他搬到了新奥尔良,他最爱的美国城市,之后1917年2月他与他福音派的基督教亲戚们呆在佛罗里达州的泰特斯维尔。回到纽约后,他得知了自己母亲的死讯,并在5月时与A.'.A.'.的成员、艺术家里昂·恩格·肯尼迪生活在一起。在《祖国》倒台后,克劳利保持了他与维里克的联系,后者任命他为艺术杂志《国际》的特约编辑。克劳利使用它来宣传泰勒玛,但它很快停止出版了。之后他搬到了罗迪·迈纳的一间公寓房间中,而迈纳也成了他的伴侣与猩红女人。通过他们被克劳利称作是“艾玛兰彻工程”的仪式,他接触到了一个叫做兰姆(LAM)的超自然存在,还为它画了幅肖像画。 1918年,克劳利前往了哈德逊河(纽约州东部)的伊索普斯岛(Esopus Island)荒地上的一处魔法休息寓所。在这里,他开始翻译《 道德经 》,在河边的悬崖上画泰勒玛的标语,以及——根据他后来所说的——经验到了他作为 葛玄 、教宗 亚历山大六世 (Pope Alexander VI)、亚历山德罗·卡廖斯特罗(Alessandro Cagliostro)和埃利法斯·利瓦伊(Eliphas Levi)的前世记忆。回到纽约后,他搬去了格林威治村(美国纽约曼哈顿的区),在那里他把利亚·赫斯格(Leah Hirsig)当作自己的爱人与下一位猩红女人。他把绘画当成是一种业余爱好,将他的作品展示在格林威治村的自由主义俱乐部并引起了《纽约夜生活》的注意。依靠一些有交情的共济会会员的经济援助,克劳利以发行《平分点》的卷三,那一卷也被称作《蓝色平分点》,而复活了这本刊物。1919年年中,他前往 蒙淘克 度过了一个登山假期,之后12月的时候回到了伦敦。 泰勒玛修道院:1920–23 [ 编辑 ] 贫困潦倒地回到伦敦后,克劳利受到了小报《约翰牛》( John Bull )的攻击,后者因他为德国战争所做的努力而给他贴上了卖国“渣滓”的标签;一些意识到他情报工作的朋友劝他提出控告,但他没有打算这么做。当他遭受气喘的时候,一位医生给他开了海洛因,且他很快就上瘾了。1920年1月,他搬到了巴黎,与利亚·赫斯格在枫丹白露(法国北部城镇)租了一间房子;很快尼内特·沙姆韦(Ninette Shumway)加入了他们并组建起了一个三角家庭,包括利亚新出生的女儿安妮·“娃娃”·利亚(Anne 'Poupée' Leah)。克劳利有建立一个泰勒玛主义者社区的打算,并称之它为泰勒玛修道院,呼应 弗朗索瓦·拉伯雷 (François Rabelais)的讽刺小说《卡冈都亚和庞大固埃》中的泰勒玛修道院(Abbaye de Thélème)。在使用《 周易 》占卜后,他以意大利西西里的切法卢(Cefalù)为选址,且到了那以后,与4月2日租了老旧的圣塔芭芭拉别墅 (Villa Santa Barbara)作为修道院。 与赫斯格、沙姆韦以及他们的孩子汉斯、霍华德和娃娃搬到社区里后,克劳利将这个情景描述为“完美地快乐...我理想中的天堂。”他们穿着长袍,在一天中的指定时间内执行太阳神拉(Ra)的仪式,而且也间或执行诺斯替弥撒;剩下的时间则被他们用于其他的兴趣活动。从事着广泛的来往,克劳利继续绘画、为《律法之书》写了一则评论,并修订了《书本 4》的第三部分。他为孩子们提供了开放式的教育,允许他们整天玩并目睹性魔法。他偶尔会前往巴勒莫(西西里首府)以拜访男妓和购买供应品,包括药物;他的海洛因上瘾开始统治他的生活,且可卡因开始腐蚀他的鼻腔。因为没有清洁值班表,所以野猫野狗会在建筑物内游荡,让房子变得不卫生。1920年10月娃娃死了,且不久之后内尼特生下了一个女儿,叫做阿斯塔蒂·露露·潘西亚(Astarte Lulu Panthea)。 新的追随者陆续到达修道院并接受克劳利的教导。他们之中有著名的电影明星简·沃弗尔(Jane Wolfe),她于1920年7月抵达,接受启蒙加入A.'.A.'.并成了克劳利的秘书。另一位是塞西尔·弗雷德里克·罗素(Cecil Frederick Russell),他经常和克劳利争吵,不喜欢他被要求执行的同性性魔法,且在一年后离开了。更有帮助的是来自澳大利亚的泰勒玛主义者弗兰克·班尼特(Frank Bennett),他在修道院呆了好几个月。1922年2月,克劳利在一次对付海洛因上瘾的失败尝试后回到了巴黎休整。之后为了钱去了伦敦,并在《英国观点》上发表文章批评1920的危险药物行为(Dangerous Drugs Act 1920)并写了一部小说,《药物成瘾者的日记》( Diary of a Drug Fiend ),在7月完成。出版后,它受到了各式各样的评论;克劳利本人则被《周日快报》痛批,呼吁烧毁这本书并利用自身的影响力阻止它重印。 后来,一位叫做拉乌尔·洛夫迪(Raoul Loveday)的年轻泰勒玛主义者和他的妻子贝蒂·梅(Betty May)搬到了泰勒玛修道院;洛夫迪专心于克劳利,但梅讨厌他与在公社中的生活。她后来说洛夫迪被安排饮用一只被牺牲的猫的血,且每当他们使用代词“我”的时候都会被要求用剃须刀割自己。洛夫迪喝了当地一处被污染的泉水,很快就得了丙肝感染并导致了他在1923年2月的死亡。梅回到伦敦后把她的故事告诉了新闻界。《约翰牛》称克劳利为“世界上最邪恶的人”以及“我们想吊死的一个人”,且尽管克劳利把很多关于他的谴责都视作是诽谤,但他也负担不起控告他们的律师费。结果,《约翰牛》持续它的攻击,且它上面的故事被欧洲和北美地区的各自报纸重复刊登。本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法西斯政府听闻了克劳利的活动并在1923年4月给了他驱逐通知,强迫他离开意大利;修道院在失去了他之后也关闭了。 晚年生活 [ 编辑 ] 突尼斯、巴黎和伦敦:1923–29 [ 编辑 ] 克劳利与赫斯格来到了突尼斯,伴随着持续的不健康状态,他又一次戒海洛因失败并开始写他的自传《阿莱斯特·克劳利的忏悔录》。泰勒玛主义者诺曼·马德(Norman Mudd)在突尼斯加入了他们并成为了克劳利的公众关系咨询者。雇了一个叫做默罕默德·本·卜拉欣的本地男孩作为他的仆人后,克劳利同他一起前往内夫塔修养,并在那边一起执行性魔法。1924年1月,克劳利行至法国尼斯,并在那里结识了弗兰克·哈里斯(Frank Harris),做了一些鼻科手术,拜访了“人类和谐发展协会”并对它的创建者乔治·葛吉夫(George Gurdjieff)有着乐观和积极的看法。之后他接收了一位富有的学生亚历山大·祖·佐拉尔(Alexander Zu Zolar)以及后来的美国追随者多罗西·奥尔森(Dorothy Olsen)。克劳利带着奥尔森回到了突尼斯,在内夫塔作魔法休养,并在那个地方写了《于人》( To Man )(1924),声明了他作为一位先知的立场并被委托把泰勒玛带给人类。在巴黎度过冬天后,1925年早先的时候克劳利与奥尔森回到了突尼斯并写了《大师之心》( The Heart of the Master )(1938)作为他在一次灵性经验中对于看到的景象的解释。3月时奥尔森怀孕了,赫斯格负责照顾她;后来她流产了,并由克劳利送回了巴黎。之后赫斯格开始疏远克劳利,而克劳利也谴责了她。 据克劳利所说,罗伊斯在去世的时候将其任命为O.T.O.的首领,但这遭到了O.T.O.德国领导者海因希里·特林克(Heinrich Tränker)的质疑。特林克在德国图林根州(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州名)召开了霍亨洛伊本会议(Hohenleuben Conference),克劳利也参加了。在那边,像卡尔·格尔默(Karl Germer)、玛莎·坤瑟(Martha Küntzel)这样的杰出成员都拥护克劳利的领导权,但其他类似阿尔宾·格劳(Albin Grau)、奥斯卡·霍普法(Oskar Hopfer)和亨利·比尔凡(Henri Birven)等关键人物支持特林克反对克劳利,并导致了O.T.O.的一次分裂。搬到巴黎后,1926年他与奥尔森分手,在之后的几年里他找了很多情妇并与她们试验性魔法。他的健康状况自始至终都不太好,主要是服用海洛因和可卡因造成的。1928年,克劳利被介绍给了年轻的英国人伊斯雷尔·瑞格德(Israel Regardie),后者相信了泰勒玛并成为克劳利之后三年的秘书。同年,克劳利遇到了杰拉德·约克(Gerald Yorke),他开始为克劳利理财但从未成为一名泰勒玛主义者。他同样结识了托马斯·德莱贝格(Thomas Driberg),德莱贝格也没有接受泰勒玛。同样在这个地方,克劳利出版了他的小说《月神之子》( Moonchild )以及短篇故事集《计谋》。1930年11月曼德瑞克(Mandrake)(出版社)破产倒闭了,克劳利的《忏悔录》也因此无法出版。与此同时,曼德瑞克的拥有人P.R.斯蒂芬森(P.R. Stephenson)写了《阿莱斯特·克劳利的传奇》,一部关于围绕他的媒体报道的分析作品。 外部連結 [ 编辑 ] 有關女巫:泰勒瑪與阿萊斯特·克勞利 规范控制 WorldCat标识符 VIAF : 41838530 LCCN : n80057223 ISNI : 0000 0003 6862 6192 GND : 118522892 SELIBR : 314360 SUDOC : 026806371 BNF : cb11898235p ( 数据 ) MusicBrainz : d20382fc-8323-4f88-91e6-d450331c021b NLA : 35032432 NDL : 00436951 NKC : ola2002159035 BNE : XX966008 RKD : 262684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阿萊斯特·克勞利&oldid=47511682 ” 分类 : 1875年出生 1947年逝世 英國神祕學家 英国登山家 雙性戀者 新興宗教創始人 隐藏分类: 自2008年12月扩充中的条目 含有hCards的条目 本地相关图片与维基数据不同 生卒模板的分类索引未使用catIdx作为参数名的页面 包含规范控制信息的维基百科条目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Afrikaans العربية Azərbaycanca Български Català Čeština Dansk Deutsch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Eesti Euskara فارسی Suomi Français Gàidhlig Galego עברית Hrvatski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Italiano 日本語 ქართული Қазақша 한국어 Latina Lietuvių Latviešu Македонски Nederlands Norsk nynorsk Norsk Occitan ਪੰਜਾਬੀ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Scots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Slovenščina Shqip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Tiếng Việt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2月24日 (星期日) 18:43。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3%B0%E5%8B%92%E7%91%AA
  泰勒瑪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泰勒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一笔六芒星(即一笔可以画完整个图案),泰勒玛最重要的符号之一。 泰勒瑪(Thelema)是古希腊单词θέλημα的音译,意味着一个人的真实意志,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表层意愿。泰勒玛常被视作是一种衍生于西方神秘主义的社会性或灵性哲学,且更常被视作是一种宗教——尤其是一种新兴宗教——此外它也被称作是一种哲学,是“宗教哲学”、“灵性哲学”或“哲学矩阵”。 泰勒玛背后最根本的法则,即“泰勒玛法则”,就是“行汝意志,即为全法。爱即是律法,爱在意志之下”。这句话常常被广泛地解释为,包含了道德、神秘主义和社会政治的暗示,但实际上它所表达的内容是清楚且客观的。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句话的英文原文中,'意志'、'法'和'爱'这几个词都有着大写的开头字母,或是以古语的形式。这意味着这些概念都是高度象征性的专有名词。 泰勒玛在二十世纪初期由阿莱斯特·克劳利,一位英国作家、神秘主义者,以及仪式魔法师 ... 泰勒瑪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泰勒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笔六芒星(即笔可以画完整个图案),泰勒玛最重要的符号之。 泰勒瑪(Thelema)是古希腊单词θέλημα的音译,意味着个人的真实意志,区别于般意义上的表层意愿。泰勒玛常被视作是种衍生于西方神秘主义的社会性或灵性哲学,且更常被视作是种宗教——尤其是种新兴宗教——此外它也被称作是种 ... 。 泰勒玛在二十世纪初期由阿莱斯特·克劳利,位英国作家、神秘主义者,以及仪式魔法师 [1] 所发展。他将自己定义为个新纪元——即荷鲁斯纪元的先知,这基于他1904年与他的妻子罗斯·伊迪丝在埃及的次灵性经验 [2] 。在他的说明中,个名叫艾华斯(Aiwass)的超自然存在和他接触了,并将《律法之书》(The Book of the Law)口授给了他。这本书是泰勒玛法则的纲领 [3] 。泰勒玛的信徒也叫泰勒玛主义者 [4] (Thelemite)。 在泰勒玛的神谱中有着系列的神性,尤其是《律法之书》的三位叙述者努特(Nuit)、哈迪特( Hadit)和拉-胡尔-库特(Ra-Hoor CACHE

泰勒瑪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泰勒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一笔六芒星(即一笔可以画完整个图案),泰勒玛最重要的符号之一。 泰勒瑪(Thelema)是古希腊单词θέλημα的音译,意味着一个人的真实意志,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表层意愿。泰勒玛常被视作是一种衍生于西方神秘主义的社会性或灵性哲学,且更常被视作是一种宗教——尤其是一种新兴宗教——此外它也被称作是一种哲学,是“宗教哲学”、“灵性哲学”或“哲学矩阵”。 泰勒玛背后最根本的法则,即“泰勒玛法则”,就是“行汝意志,即为全法。爱即是律法,爱在意志之下”。这句话常常被广泛地解释为,包含了道德、神秘主义和社会政治的暗示,但实际上它所表达的内容是清楚且客观的。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句话的英文原文中,'意志'、'法'和'爱'这几个词都有着大写的开头字母,或是以古语的形式。这意味着这些概念都是高度象征性的专有名词。 泰勒玛在二十世纪初期由阿莱斯特·克劳利,一位英国作家、神秘主义者,以及仪式魔法师 [1] 所发展。他将自己定义为一个新纪元——即荷鲁斯纪元的先知,这基于他1904年与他的妻子罗斯·伊迪丝在埃及的一次灵性经验 [2] 。在他的说明中,一个名叫艾华斯(Aiwass)的超自然存在和他接触了,并将《律法之书》(The Book of the Law)口授给了他。这本书是泰勒玛法则的纲领 [3] 。泰勒玛的信徒也叫泰勒玛主义者 [4] (Thelemite)。 在泰勒玛的神谱中有着一系列的神性,尤其是《律法之书》的三位叙述者努特(Nuit)、哈迪特( Hadit)和拉-胡尔-库特(Ra-Hoor-Khuit)。克劳利在他的作品中很具体地提到过埃及神性的完整性与在各个层面的完美 [5]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一种文学意义上的方便 [6] 。 在英文中,泰勒玛这个词是希腊共同语中的一个名词“θέλημα”,“意志”,的直译,而它作为动词是“θέλω”,“去意志,希望,想要和目的”。当克劳利把它发展成了宗教后,写了很多有关这一主题的东西,以及产生了更多“受启发的”作品并将它们统称为泰勒玛的圣书。他同样从神秘主义、瑜伽、东西方神秘文化,尤其是卡巴拉中汲取概念 [7] 。 泰勒玛的层面和克劳利的思想整体上为威卡教(Wicca),以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代异教整体的生长提供了灵感,而这也包括了混沌魔法和撒旦主义。 Magick是实现泰勒玛的一种重要方法和途径,对此有一整套完整和可实践的科学体系。O.T.O.(Ordo Templi Orientis,东方神殿教)是第一个接受《律法之书》的旧纪元组织。 目录 1 历史背景 2 术语:泰勒玛 2.1 泰勒玛在古典希腊语中 2.2 旧约中的泰勒玛 2.3 新约中的泰勒玛 2.4 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 2.5 弗朗西斯·达什伍德(Francis Dashwood)和地狱火俱乐部 3 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 3.1 《律法之书》(The Book of the Law) 3.2 真实意志(True Will) 3.3 宇宙论 3.4 Magick与仪式 3.5 行为准则 4 当代实践 4.1 多样性 4.2 节日 4.3 文献 4.4 组织 5 参考文献 6 外部連結 7 资源 8 延伸阅读 历史背景 [ 编辑 ] 词语θέλημα(泰勒玛)在古希腊语中比较罕见,它“象征了本能欲求的意志:欲望,有时候甚至是性欲 [8] ”,但在希腊语版的旧约(Septuagint) [8] 中这个词是很常见的。早期的基督教文献中会偶尔使用这个词来表示人类的意志 [9] (will),且甚至是上帝的敌人——魔鬼的意志 [10] ,但通常它指的是上帝的意志 [11] 。一个著名的例子就在于“主的祷告”(马太福音,6:10)中,“汝之王国到来。汝之意志(Θελημα,will)将在大地之上被完成,正如在天堂中一样。”之后在福音书(26:42)中它被以同样的方式使用着。诡辩家西波(Augustine of Hippo)在他公元前五世纪的布道( 1 John 4:4–12)中给出了一个相似的指示 [12] :“爱,以及你所意志的,做。” [13] 在文艺复兴时期,一种名叫“泰勒米亚(Thelemia)”的特性代表了在《寻爱绮梦》(Hypnerotomachia Poliphili)中一位多米尼加僧侣弗朗西斯科·科隆纳(Francesco Colonna)的意志或欲望。主角波利弗利(Poliphili)有两个寓言性的指导,理性与泰勒米亚(意志或欲望)。每当必须做出选择时,他会选择满足他的性意志而不是理性 [14] 。科隆纳的作品对一个名叫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的方济会修士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影响,拉伯雷在十六世纪用Thélème,即这个词的法语形式来作为他小说《卡冈都亚和庞大固埃》 [15] 中一个虚构的修道院的名字。这个修道院唯一的法则就是'fay çe que vouldras' (“行汝意志”)。在十八世纪中期,弗朗西斯·达什伍德爵士(Sir Francis Dashwood)将他的谚语刻在了他在英国莫德梅翰(Medmenham) [16] 的修道院门口,且它在那里成为了地狱火俱乐部(Hellfire Club) [16] 的座右铭。之后,作家沃尔特·贝赞特(Walter Besant)和詹姆士·莱斯(James Rice)在他们的小说《泰勒玛的僧侣们》(1878)以及阿什比(C.R. Ashbee)的乌托邦式的浪漫主义小说《泰勒玛的建筑物》(1910)中都提到了拉伯雷的泰勒玛修道院。 术语:泰勒玛 [ 编辑 ] 泰勒玛在古典希腊语中 [ 编辑 ] 希腊语boule (βουλή)一直被古典语言学视作是今天意志(will)这个概念的先驱,而不是thelo (θέλω)或泰勒玛。 在希腊语中有两个单词被用于表达意志的意思,例如在新约中,泰勒玛和boule被部分地当作近义词而使用。 “Boule”意味着“意志”、“意图”、“决策”、“计划”(也就是,一种伴随着目的的意志) “泰勒玛”在古典希腊语中很少被用到。很少有相关的记载,最早的是就是公元前五世纪的诡辩家西波(Augustine of Hippo)。在古代它被置于一个人所要执行的神圣意志的旁边,大概就像是关于性欲的意志。个体的意图很少被当作是一个总体、综合和实在的位置来理解,不管它是在哪边被整理的。 [17] 动词thelo很早就出现了(《荷马史诗》,早期的阿提卡铭文中),且有着“准备好”、“决定”和“欲望”的含义(《荷马史诗》,3,272,同样也在性的意思中)。 亚里士多德在《植物学》一书中说,人类意志的目标是认知——而不像没有“表皮”的植物那样。“泰勒玛”,亚里士多德说:“在表皮这边改变了,且泰勒玛是中性的,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由人之中的贪婪驱力在道德上决定的”。 [18] 旧约中的泰勒玛 [ 编辑 ] 在希腊版的旧约中这一术语被用于表达上帝他自己的意志、畏惧上帝的宗教欲望和一位世俗统治者的荣耀意志。因此它仅仅被用作来代表信仰中高度道德性的意愿,或者是与人无关的意愿,而不是那些更加世俗的努力 [19] 。在旧约的希腊语翻译,亚历山大的第三部分(Alexandria in the 3rd)中,“泰勒玛”一词出现了51次。在希腊语版的圣经(the Septuaginta)中术语“boule”和“泰勒玛”都出现了,但在拉丁语的文本中这两个词都被翻译成了拉丁语“Voluntas”(意志)。因此,这两个概念含义的不同之处就被遗失了。 新约中的泰勒玛 [ 编辑 ] 在共同语(Koine,一种古希腊语方言,是亚历山大大帝帝国的混合语,广泛使用于罗马时期的地中海东部地区)版的新约中,“泰勒玛”被使用了62次,且有两次是以复数的形式(thelemata)。在这里,上帝的意志总是且唯一地由词语“thelemma”(θέλημα,主要是单数形式)所指定,正如神学家费利克·托利(Federico Tolli)在1938年借助年新约神学辞典所指出的那样。(“你的意志在大地上被完成,正如在天堂中的那样。”)同样的,这个词也被使徒保罗和安提阿的教会指导者伊格内修斯(Ignatius)使用。对于托利(Tolli)来说则是这一拜占庭帝国行政区的天才概念并不与耶稣的教导相抵触(Lit.: Tolli, 2004)。 弗朗索瓦•拉伯雷 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çois Rabelais) [ 编辑 ] 弗朗索瓦·拉伯雷是十六世纪的一位方济会士,且之后成为了一名本笃会僧侣。最终他离开了修道院以学习医药,并在1532年搬到了法国城市里昂(Lyon)。在这里他写了一系列相关的书籍《卡冈都亚和庞大固埃》。它们讲述了两个巨人的故事——一位叫做卡冈都亚的父亲与他的儿子庞大固埃以及他们的冒险——以一种有趣的、奢侈的和讽刺性的脉络来书写。 今天的许多批评家都同意拉伯雷是以一种基督教的人道主义的观点来写作的 [20] 。克劳利传的记作者劳伦斯·萨丁(Lawrence Sutin)在将法国作者的信仰与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的泰勒玛进行对比时注意到了这一点 [21] 。之前所提到的Thélème,即那个会被批评家们部分提及以便分析在法国教堂 [22] 中荣耀的基督教改革者,或“福音派” [23] 所遭受的痛苦的故事中,希腊单词θέλημα会被引用以“宣告统治这座修道院的上帝的意志” [24] 。苏丁(Sutin)写道,拉伯雷并不是泰勒玛的先驱,他的信仰包含了斯多亚主义和基督教的善良 [21] 。 在拉伯雷第一本书(第52-57章)中他写到了这座泰勒玛修道院是由巨人卡冈都亚所建造的。这是一种很经典的,为了讽刺和评价拉伯雷所处的那个时代的社会状况的乌托邦式呈现,而不是一个试图在实践中创造方案的现代乌托邦文本 [25] 。这是一个人们的欲望能被进一步满足的乌托邦 [26] 。讽刺的是,这同样象征了在拉伯雷小说中被考虑的那些理想 [27] 。这一修道院的居民们只被他们自己的自由意志和快乐所统治,唯一的法则就是“行汝意志”。拉伯雷相信那些自由且被良好喂养的人们有一种可以本能地导向善意行为的荣耀。当被约束时,他们的崇高本质就反过来转向于移除他们的奴役状态,因为人们在欲求他们所否认的东西 [15] 。 一些现代的泰勒玛主义者将克劳利的工作视作是基于拉伯雷对泰勒玛主义者本能的荣耀本质之总结的基础上的。拉伯雷曾在不同层面上被视作是创造了泰勒玛哲学 [28] ,是最早提及泰勒玛的人之一 [29] ,或者是“第一个泰勒玛主义者” [30] 。然而,现任O.T.O.美国总部的国家大师(National Grand Master General)曾经这样说过: “圣拉伯雷从未打算将他的讽刺与虚构策略以一种可实践蓝图的方式作用于真实的人类社会…我们的泰勒玛是《律法之书》和阿莱斯特·克劳利的作品。” [31] 《泰勒玛的前身》(1926)是阿莱斯特·克劳利的一部未完成,且生前未出版的作品,他在这本书中写道,拉伯雷不仅以一种与克劳利的理解相似的方式提出了泰勒玛,还以密码的方式预测并描述了克劳利的生活以及之后他宣称接收到的神圣文本《律法之书》。克劳利说他所接受的工作更深层、更细致的展示了人们应当练习的技术,并揭示了科学的秘密。他说拉伯雷将他自己限制于描绘一个理想,而不是提出政治经济以及类似主题的问题,但这对于实现律法来说却是必须要解决的。 [32] 拉伯雷被归于E.G.C. (Ecclesia Gnostica Catholica,一种泰勒玛的宗教环境,致力于通过泰勒玛的律法来实现光、生命和自由的进步 [33] )的圣人之一 [34] 。 弗朗西斯·达什伍德(Francis Dashwood)和地狱火俱乐部 [ 编辑 ] 弗朗西斯•达什伍德的肖像画,于十八世纪五十年代末由威廉•贺加斯创作 当弗朗西斯·达什伍德爵士(Sir Francis Dashwood)建立了一个叫做莫德梅翰(Medmenham)的修道院(这个修道院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地狱火俱乐部)时,他采用了一些拉伯雷的想法,并用法语援引了同样的法则。而在莫德梅翰修道院里面还有一个大寺院,且正好与一个1201年建立的西多会(天主教隐修院修会之一)修道院的遗址合并在了一起。这个团体后来以方济会修士(Franciscans)而闻名,但这个名字并不是基于阿西西(意大利城镇名)的圣弗朗西斯之后,而是来自于它的创建者弗朗西斯·达什伍德——第十一位巴斯德男爵。约翰·威尔克斯(John Wilkes),乔治·多丁顿(George Dodington)和其他政客都是它的成员。事实上,很少有直接的证据能够显示达什伍德的地狱火俱乐部到底相信或是在练习着什么 [35] 。唯一的证明材料来自于一位叫做约翰·威尔克斯(John Wilkes)的成员,即使他从未踏入俱乐部最内部的圈子 [35] [36] 。他将这个团体描绘成集会来“用葡萄酒庆祝女人”,并附加了一些古人的概念来让这样的经历更加颓废 [37] 。 以托尔斯(Lt. Col. Towers)的观点来看,这个团体更像是从拉伯雷那儿延伸出来的,而不仅仅是它门口的题词。他认为,基于达什伍德对拉伯雷一些相关文章的阅读,他们把这个地方当成了一种像是酒神节神谕(Dionysian oracular)的神殿 [38] 。纳撒尼尔·拉克索尔爵士(Sir Nathaniel Wraxall)在他的《历史记忆》(1815)中指控僧侣们表演撒旦式的仪式,但这种主张已经被当成是一种谣言而被摒弃了 [35] 。杰拉德·加德纳(Gerald Gardner)和其他一些例如麦克·霍华德(Mike Howard) [39] 的人说,这些僧侣们崇拜“女神”。丹尼尔·威廉斯(Daniel Willens)争辩说,这个团体可能是一种实践型的共济会,但他同样提议说达什伍德可能有一些神秘的罗马天主教圣礼。他想问威尔克斯是否认出有一个真正的天主教弥撒,即便他可能亲眼看到了,或者即便这种秘密的版本恰好只是一种公开版本的继承 [40] 。 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 [ 编辑 ] 阿莱斯特·克劳利(1875–1947) 是一位英国的神秘主义者和作家。1904年的时候,克劳利声称从一个叫做艾华斯(Aiwass)的超自然存在那接收了《律法之书》(the Book of the Law),而这本书也被他称作是泰勒玛的宗教与哲学体系的基础。 [3] [41] Liber AL Vel Legis 《律法之书》(The Book of the Law) [ 编辑 ] 克劳利的泰勒玛体系开始于《律法之书》,这本书的官方名字也叫Liber AL vel Legis。它是克劳利与他的妻子罗斯·克劳利(Rose Crowley)(原姓凯丽)在埃及开罗度蜜月时写的。这本精简的杰作包含了三个章节,且他声称每一章都恰好是从1904年的4月8日、9日和10日的正午开始,然后用一个小时写完的。克劳利说他从一个叫做艾华斯(Aiwass)的特别存在那里得到了这本书的口授,且后来他发现艾华斯就是他的神圣守护天使 [42] 。伊斯雷尔·瑞格德(Israel Regardie)作为克劳利的一位门徒、作家和一段时期的秘书,倾向于认为这种声音来源于潜意识,但泰勒玛主义者们关于这一点的看法或意见本身也有着很大的差异。克劳利宣称说,“没有一个伪造者有这个能力可以准备出这么复杂的一系列数值和文学的谜题”以及对于文本的学习将消除一切关于这本书所被取得的方法的疑问。 [43] 除了参考拉伯雷之外,戴夫·埃文斯(Dave Evans)的一篇分析展现了和《哈索尔的爱和金鹰的神龛》 [44] (The Beloved of Hathor and Shrine of the Golden Hawk)——弗洛伦斯·法尔 [45] (Florence Farr)所写的一个剧本——的相似之处。埃文斯说这可能是“克劳利和法尔都曾被彻底地浸渍于金色黎明的意象与教导” [46] 这一事实所导致的结果,且克劳利或许知道一些远古的材料并因此激发了一些法尔的动机 [47] 。苏丁(Sutin)同样发现了泰勒玛和耶茨(W. B. Yeats)作品之间的相似性,并将此归因于“共同的洞察力”,以及或许是克劳利作为年长者的知识 [48] 。 克劳利写过一些《律法之书》的评注,最后一次是在1925年。这一被很朴素地称作是《评注》的简短说明警告了不要去讨论《律法之书》的内容,且说明了“一切有关律法(the Law)的问题只能诉诸我的作品来被决定”,且署名是安卡-阿夫-纳-库苏( Ankh-af-na-khonsu) [49] 。 真实意志(True Will) [ 编辑 ] 根据克劳利所说的,每个个体都有一种真实意志,且这个真实意志是区别于日常、社会的欲望和一般意义上自我的欲求。这一真实意志本质上是一个个体生命的终极“呼唤”或“目的”。一些后来的魔法师将这概括为借助个体自身的努力,而不是寻求上帝或其他神圣权威的帮助,来达成自我实现。这使得他们更接近了克劳利先前于1904年 [50] 所位于的立场。其他人则根据一些之后的作品,例如《书籍 二》(Liber II)说,一个人意志最纯净的形式和神圣意志并没有区别 [51] 。行汝意志将为全法对于克劳利来说并不涉及到享乐主义,满足所有的日常欲望,而是遵从真正的呼唤而行动。泰勒玛主义者也是神秘主义者 [50] 。根据朗·麦洛·杜克特(Lon Milo DuQuette),泰勒玛主义者是一种努力将自身的所有“行动”(不管是身体层面还是意识或潜意识层面)基于发现和完成他们真实意志的人 [52] 。当一个人在做他的真实意志的时候,他就像坐在宇宙的轨道上一样,全宇宙的力量都会来协助他 [53] 。为了让个体有能力去遵从他们的真实意志,自我所有的日常、社会灌输型习惯(换句话说,所有不属于真实自我的意识内容)都必须被克服,即去适应化 [54] [55] 。克劳利相信为了要发现真实意志,一个人必须让潜意识的欲求从表层意识的控制中解放出来,尤其是对性表达的限制,但克劳利这边所说的“性表达”是与神圣的创造力 [56] 有关的力量。他将真实意志与每个个体的神圣守护天使,独一无二的守护神所等同起来 [57] 。同样,发现什么是你要做的,以及如何去做的灵性追寻同样以“伟大工程” [58] (The Great Work)而在泰勒玛主义者中闻名。 宇宙论 [ 编辑 ] 昭示之碑,描绘了努特和哈迪德——那个带翅膀的球体,以及拉-胡尔-库特坐在他的王座上。这块石碑的创造者是抄写员安卡-阿夫-纳-库苏。 泰勒玛从古埃及宗教中吸取它的主要神灵与女神。泰勒玛宇宙论中的最高神性是女神努特(Nuit)。她由一位赤裸女人的形象所象征,是拱悬于地球之上的夜空。她被构想为是“伟大母亲”,即一切事物最根本的来源 [59] 。泰勒玛的第二主要神性则是神灵哈迪德(Hadit),而他则被构想为是一个无限小的点,是努特的补充和配偶。哈迪德象征着显化,动机和时间 [59] 。在《律法之书》中他同样被描述为“每个人心中所燃烧的火焰,且位于每一颗星星的中心” [60] 。泰勒玛宇宙论中的第三神性是拉-胡尔-库特(Ra-Hoor-Khuit),荷鲁斯的显化之一。他由一个拿着权杖、有着鹰头和坐在王位上的男人所象征,涉及到“太阳”和泰勒玛Magick中的阳性能量 [59] 。其他泰勒玛宇宙论中的神性则有胡尔-帕-克拉特 [59] (Hoor-paar-kraat)(或 Harpocrates)——沉默与内在力量的神,拉-胡尔-库特的兄弟或阴性层面;巴巴隆(Babalon),一切快乐的女神,以“处女娼妓” [59] 闻名;以及泰利昂(Therion),巴巴隆所乘骑的野兽的名字,代表人内在的一种本能力量与野兽 [59] ,而克劳利也常以泰利昂大师(Master Therion)自称。 Magick与仪式 [ 编辑 ] 泰勒玛Magick是一种被实践者认为能带来好处的身体、精神与灵性的练习体系 [61] 。克劳利将Magick定义为“使得改变的发生与意志相一致的科学与艺术” [62] ,并在传统的意味着“魔法”的英文单词magic最后加了一个字母“k”来区别Magick和一般意义上的魔法、魔术之类的含义。他将Magick推荐为一种发现真实意志的方法和手段 [63] 。总的来说,泰勒玛中的魔法练习被设计为协助寻找并显现真实意志,即便同样会包括一些庆祝性的层面 [64] 。克劳利是一个多产的作家,整合了来自金色黎明 [65] (the Hermetic Order of the Golden Dawn)的东方练习方式与西方的魔法实践。他将一系列这样的练习推荐给他的追随者们,包括基础的瑜伽(asana和pranayama,其中的两个阶段) [66] ;他自己设计的或是基于金色黎明的仪式,例如低阶五角星仪式(Lesser ritual of the pentagram)(用于召唤之前的消除工作) [64] ;《书籍 Samekh(第十五个希伯来字母)》,一个召唤神圣守护天使的仪式 [64] ;圣餐仪式,例如诺斯替弥撒( The Gnostic Mass )或凤凰弥撒( The Mass of the Phoenix ) [64] ;以及《书籍 Resh(希伯来语第二十个字母)》,包含了四个日常的太阳崇拜仪式 [64] 。这些作品都是能够取得的,不管是实体的印刷书还是电子档。他同样以这样那样的方式讨论性魔法(sex Magick)和性的感悟,包括了自慰、异性恋和同性恋的练习,且这构成了他对O.T.O.高等级工作的部分建议 [67] 。克劳利相信在发现自身的真实意志之后,魔法师必须除去一切他的要素并站在成功的路径上。 [68] 卡巴拉的生命之树。在A.'.A.'.的等级和进步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与框架。 泰勒玛Magick的重点并不在于物质层面的结果,即便有不少泰勒玛主义者出于财富或者爱情的目的来练习Magick,但这并不是必需的。像是在那些泰勒玛的Magick组织,比如A.'.A.'.和O.T.O.中,会有一系列的魔法等级和层次的启蒙,以及特定的修炼方式。而那些自己工作或处于独立团体中的泰勒玛主义者们则会借助泰勒玛的圣书或是克劳利的一些公开发布的作品作为指导,伴随着他们自身的启蒙来尝试达成这种提升或目标。此外,不管是独立个体还是依附于组织的泰勒玛主义者,都可以练习《书籍 Resh》( Liber Resh )中的“太阳崇拜”以取得Astral Body的提升。 对于那些在A.'.A.'.中学习泰勒玛的魔法师来说,一个目标是取得“知识”以及与神圣守护天使的沟通:即有意识地与他们的守护神沟通,由此能够取得来自他们真实意志的知识 [69] 。而对于达成了这一目标的人来说,下一个主要任务就是“越过深渊” [70] ——对自我彻底的“放弃”。如果野心家并未准备好,那他反而会紧紧抓住自我,并成了一位“黑色兄弟”(Black Brother)。黑色兄弟会把自己的自我当成神,而不是成为那个与神相结合的存在 [71] 。据克劳利说,黑色兄弟会逐渐瓦解、衰变,且会通过折磨、掠夺他人来实现自我扩张。 [72] 至少对于学生,克劳利教授了如何使用怀疑论的方法来检验一切由冥想或Magick所取得的结果 [73] 。他把这个与保持日常的魔法记录或日记相连结,并试图列出所有事件发生的条件 [74] [75] 。在注意到一些高精神层次的人的经验描述之相似性后,他说50年后就会有基于“对现象的理解”所产生的科学名字,来取代那些类似于“灵性”或“超自然的”这样的术语。克劳利承认他和他的追随者们的工作所使用的都是“科学的方法;宗教的目的” [76] ,且魔法师真正的力量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被客观地检验。这一想法在总体上被之后的泰勒玛、混沌魔法或Magick实践者们所接受。他们认为自己正在借助魔法实验的方式来检测一些假设,困难则在于他们对成功定义的宽度 [77] ,即那些会被他们视作是成功的证据对于非魔法师来说,并不是这样定义的,这也导致了证实性偏差。克劳利相信他可以用自己的例子来证实Magick对于产生一些客观经验的效力,且这些客观经验并不是说一个人可以靠吸大麻、在巴黎放松自我或在撒哈拉沙漠上穿行而取得的 [78] 。对于成为一名泰勒玛主义者来说,练习仪式性的技术并不是严格必须的,因为泰勒玛Magick专注于真实意志,正如克劳利所说,“每一个有意图的行为都是魔法行为”。 [79] 行为准则 [ 编辑 ] 《律法之书》对于个体的行为给出了一些清楚的标准。这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行汝意志”,这被描述为是律法的全部,且同样是一种权利。一些泰勒玛的解释者们认为这一权利包含了允许他人行使自身的意志而不被干扰的义务 [80] ,但《律法之书》对此并没有作确切的说明。克劳利他自己曾写说没必要去详述泰勒玛的行为准则,因为所有事物都源自于“行汝意志” [81] 。克劳利也写了一些额外的文件来阐述他自己对于个体在泰勒玛律法的光芒下之行为的看法,其中有一些主题似乎会与其他的有所冲突:《书籍 OZ》、《责任》与《书籍 二》。 《书籍 OZ》列举了一些由那个最主要的权利,“行汝意志”所暗示的其他个体权利。对于每个人来说,这包含了以下权利:以个体自身的法则生存;以个体自身意志去做的方式生存;以个体的意志工作、娱乐和休息;以个体所意志的时间与方式而死亡;吃与喝个体所意志的东西;住在个体所意志的地方;根据个体的意志在大地上行动;根据个体的意志思考、说话、写作、画画、描绘、雕刻、蚀刻、浇筑、建造与穿着;以个体意志的时间、地点和对象去爱;且杀死阻碍这些权利的人。 [82] 《责任》被形容为是“由那些接受了泰勒玛律法的人所观察到的实践行为之主要原则的一条注释” [83] 。与其他克劳利打算给A.'.A.'.的书籍不同的是,这部作品并没有编号,但被列作为是特别给O.T.O.的一份文件 [83] 。里面有四个部分: [84] A. 你对自我的责任: 将自我描述为宇宙的中心,以及一个对于学习自己内在本质的呼唤。告诫读者以一种平衡的方式来发展每一种能力,建立一个人的自治权,以及让一个人致力于服务他的真实意志。 B. 你对他人的责任: 一个对于消除自己与他人之间间隔之幻觉的告诫、当有必要时就对抗、避免与其他人的真实意志相冲突、在需要的时候启蒙他人、以及崇拜一些其他存在中的神圣本质。 C. 你对人类的责任: 陈述了泰勒玛的法则应当是行为的唯一基础。陆地上的法律应当旨在确保所有个体最伟大的自由。罪恶被描述为是对一个人真实意志的违反。 D. 你对所有其他存在和事物的责任: 陈述了泰勒玛的律法应当被应用于一切问题,并被用于决定一切行为准则的问题。任何出于不合适的目的来使用任意动物和物体,或是毁灭事物使得它们丧失用途都是一种对泰勒玛律法的违背。人们可以使用自然资源,但不应该肆意而为,否则这种对于法则的违背行为将会受到报复。 在《书籍 二:泰利昂大师的消息》中,泰勒玛的律法被简洁地总结成“行汝意志——然后不做其他任何事。”克劳利把对真实意志的追求描述为,不仅仅是对可能导致之结果的分离,还有不知疲倦的能量。它是涅槃的动态而不是静态的状态。真实意志被描述为是个体的神谕,且如果他们想要做别的,他们就会遭遇障碍,如同做其他事而不是意志,就会对意志产生阻碍。 [85] 当代实践 [ 编辑 ] 多样性 [ 编辑 ] 泰勒玛的核心思想是“行汝意志”。然而在这个基础上,存在着非常广泛的对泰勒玛的解释。现代的泰勒玛是一种融合的哲学与宗教 [86] ,且许多泰勒玛主义者都极力试图避开教条式的或基要主义的思想。克劳利非常强调那个存在于每个个体中的意志独一无二的本质,而不是跟随他,因为他说他并不希望建立一个羊群 [87] 。因此,当代的泰勒玛主义者会实践不止一种的宗教,例如威卡教、诺斯替教、撒旦教、赛特教和路西法教 [86] 。许多泰勒玛的信徒们,或许他们都比不上克劳利,但也意识到了泰勒玛和其他灵性思想之间的联系;很多都自由地从其他传统中借用方法与练习方式,包括了炼金术、占星术、卡巴拉、密教经典、塔罗占卜和瑜伽 [86] 。例如,努(Nu)和哈德(Had)就会被认为与道教中的道和德、印度密教中的夏克提(Shakti)和湿婆(Shiva)、佛教的空性(Shunyata)和菩提心(Bodhicitta),以及秘传卡巴拉中的“无限制的”(Ain Soph)和“皇冠”(Kether)相对应。 [88] [89] [90] [91] 有一些泰勒玛主义者以某种方式接受了《律法之书》,但并不接受剩下的那些克劳利“受启发”后给出的作品或教导。其他一些则仅仅接受了他整个体系中的一些特定层面,例如他的魔法技术、行为准则、神秘主义或宗教想法,但忽视了其他的。另一些把自己视作是泰勒玛主义者的个体们会把那个通常呈现为是“克劳利体系”的当作是泰勒玛的唯一显现,并创造了原始体系,例如内马(Nema)和康奈尔·格兰特(Kenneth Grant)。且有一个泰勒玛主义者的分类是非宗教的,只坚持泰勒玛的哲学法则。 节日 [ 编辑 ] 泰勒玛主义者们观察到《律法之书》给出了一些神圣的日子。并没有已被建立的或是教条的方式来庆祝这些日子,所以泰勒玛主义者们会用自己的方式,或在团体的形式庆祝,尤其是在O.T.O.中。以下是可常常被观察到的神圣日子: 三月二十日:至高仪式的筵席。庆祝荷鲁斯的召唤,即克劳利在1904年的这一天所执行的,用于揭开新纪元的仪式。 三月二十日/三月二十一日:神分点,通常意味着泰勒玛的新年(即使有些在四月八日庆祝新年)。即使神分点与荷鲁斯的召唤常常落在同一天,但它们总是被当成两个不同的事件来对待。这一日期也是南半球的秋分。 四月八日至十日:写《律法之书》之三天的筵席。这三天是对克劳利在1904写《律法之书》那三天的纪念。每天都有一章被写下,第一章在四月八日,第二章在四月九日,第三章在四月十日。即便没有任何官方的方式来庆祝泰勒玛节日,但这一特殊的筵席日常常以阅读对应章节的方式来庆祝,尤其是在正午的时候。 六月二十日/六月二十一日:北半球的夏至和南半球的冬至。 八月十二日:先知与他新娘的筵席。这一节日是为了纪念克劳利与他的第一任妻子罗斯·伊迪丝·克劳利(Rose Edith Crowley)的婚姻。罗斯是书写《律法之书》中的一个关键人物。 九月二十二日/九月二十三日:北半球的秋分与南半球的春分。 十二月二十一日/十二月二十二日:北半球的冬至与南半球的夏至。 生命之筵席:庆祝一位泰勒玛主义者的生日。 火之筵席/水之筵席。这些节日通常用于庆祝一个孩子步入青春期和成年期。火之筵席用于庆祝男性,水之筵席用于庆祝女性。 死亡筵席,纪念一位泰勒玛主义者的死亡和他的忌日。克劳利的过世会被在十二月一日时纪念。 [92] 文献 [ 编辑 ] 阿莱斯特·克劳利在超过35年的时间里是一位高度多产的作家,写了非常多关于泰勒玛这一主题的作品,且其中有很多现在依然在版。在他的那个时期中有好几个人以这一主题写作,包括美国O.T.O.的总部大师查尔斯·斯坦斯菲尔德·琼斯(Charles Stansfeld Jones),他关于卡巴拉的作品依然在版。此外还有“少将”富勒(J. F. C. Fuller)。 杰克·帕森斯(Jack Parsons)是加州理工学院中一位研究火箭燃料之不同用处的科学家,也是克劳利第一批美国学生之一,在一段时间里为克劳利领导过美国的O.T.O. Agape分部。他在世时写过一些简短的作品,其中一些在后来被收录为了《自由是双刃剑》。他在1952年死于一场爆炸,且他即使他并不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但依然是约翰·卡特(John Carter)所写的《性与火箭》和乔治·彭德尔( George Pendle)《奇怪的天使》两本传记的对象。 自克劳利于1947年去世后,还有许多其他的泰勒玛作家,例如伊斯雷尔·瑞格德(Israel Regardie)。他编辑过许多克劳利的作品,还为他写了一部叫做《三角中的眼睛》的传记,以及其他有关卡巴拉的书。肯尼斯·格兰特( Kenneth Grant)写过很多有关泰勒玛和神秘主义的书,例如《提丰三部曲》( The Typhonian Trilogy )。朗·麦洛·杜克特(Lon Milo DuQuette)写过一些分析克劳利体系的书。 其他值得注意的、从事泰勒玛的现代作家有 Allen H. Greenfield, Christopher Hyatt, Richard Kaczynski, Marcelo Ramos Motta, Rodney Orpheus, IAO131, Phyllis Seckler, James Wasserman, Sam Webster, 和Robert Anton Wilson等。也有一些学术期刊出版原始的泰勒玛书籍。 迈克尔·英德(Michael Ende)的奇幻小说《永不停歇的故事》特别描写了“AURYN”并附有“做你希望做的”题词。当男孩巴斯蒂安(Bastian)成为了至高统治者之后,他发现了他那些愿望的后果以及他最强大的那个愿望究竟是什么。 组织 [ 编辑 ] 一些不同规模的现代组织声明它们追随着泰勒玛的原则。其中最显著和杰出的两个都是克劳利生前所带领过的:A.'.A.'. ,一个由克劳利创立的组织,基于金色黎明体系的等级;和O.T.O.,一个最初在二十世纪早期由“孟斐斯和麦西之仪式(Rite of Memphis and Mizraim)”发展而来的组织,而且也包含了E.G.C.和它的宗教分支。 自克劳利于1947年去世后,一些其他的组织被建立以继续他最初的工作,例如泰勒玛大学、泰勒玛神殿、北加利福尼亚的泰勒玛大学、拉胡尔库特的神圣组织、银星神殿、肯尼斯·格兰特的提丰组织、泰勒玛骑士团,以及金色黎明的开源组织。其他一些拥有广泛不同特性的团体会从泰勒玛中汲取灵感或方法,例如“死者之启明(Illuminates of Thanateros)”和“赛特之神殿”。一些团体接受泰勒玛的律法,但省略了一些克劳利体系的特定层面,而是与其他一些神秘主义、哲学或是宗教体系相合并。土星兄弟会(Fraternitas Saturni)于1928年在德国创立,接受了泰勒玛的律法,但以“无同情的爱!(Mitleidlose Liebe)”扩展了它(事实上,这更像是对泰勒玛中爱的概念的具体解释:并不是由自我的带入所产生的同情心导致的,因为这种心理的本质依然是自私。泰勒玛的爱是高于一般自我的)。同样位于德国的“泰勒玛社会”接受了《律法之书》和许多克劳利关于Magick的作品,但也融合了其他思想家的想法,例如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查尔斯·桑德斯·皮尔士(Charles Sanders Peirce)、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和尼古拉斯·卢曼(Niklas Luhmann)。荷鲁斯-马特分部(Horus-Maat Lodge)结合了一些神秘主义者内马(Nema)和克劳利的想法。 在其他一些组织中同样可以找到泰勒玛主义者。拉萨拉·火狐(LaSara FireFox)作为'世界教堂(Church of All Worlds)'的主席,同样是一位泰勒玛主义者。世界教堂的一些其他少数成员也同样等同于泰勒玛主义者。 [86] 参考文献 [ 编辑 ] ^ John S. Moore. Aleister Crowley as Guru . Chaos International. ^ Penczak, Christopher. Ascension Magick. Llewellyn. : p.41. ISBN 0-7387-1047-4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3.0 3.1 Wilson, Robert Anton. The Illuminati Papers. And/Or Press. 1980. ISBN 1-57951-002-7 . ^ Crowley, Aleister. The Book of the Law. Red Wheel/Weiser. Reissue. 1976: I, 40, 'Who calls us Thelemites will do no wrong, if he look but close into the word. For there are therein Three Grades, the Hermit, and the Lover, and the man of Earth. Do what thou wilt shall be the whole of the Law.'. ISBN 0877283346 . 参数 |pages= 值左起第108位存在換行符 ( 帮助 ) ^ Crowley, Aleister. Chapter II. Magick in Theory and Practice. Createspace Independent Pub. 2014. ISBN 1500443611 . ^ Crowley, Aleister. The Book of the Law. Red Wheel/Weiser. 1976: LLC. p. Page 7. ISBN 978-0-87728-334-8 . ^ Aleister Crowley. Liber XIII vel Graduum Montis Abiegni: A Syllabus of the Steps Upon the Path . Hermetic webssite. retrieved July 7, 2006 [2017] .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8.0 8.1 Gauna, Max. The Rabelaisian Mythologies. Fairleigh Dickinson University Press. 1996: pp. 90–91. ISBN 0-8386-3631-4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John 1:12–13 . [2017] . ^ 2 Timothy 2:26 . [2017] . ^ Pocetto, Alexander T. Rabelais, Francis de Sales and the Abbaye de Thélème. retrieved July 20, 2006.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Sutin. : P.127.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Sermons 148–153). The Works of Saint Augustine: A New Translation for the 21st Century. 1992: part 3, vol. 5, p. 182. ISBN 1-56548-007-4 . ^ Salloway, David. Random Walks. McGill-Queen's Press. 1997: p. 203. ISBN 0-7735-1679-4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15.0 15.1 Rabelais, François. Gargantua and Pantagruel. Everyman's Library. ISBN 978-0-679-43137-4 . ^ 16.0 16.1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Buckingham. 1911. ^ Tolli, Federico. Thelema im Spannungsfeld zwischen Christentum, Logentradition und New Aeon. Leipzig: Edition Araki. 2004: S.6. ^ Tolli, Federico. Thelema im Spannungsfeld zwischen Christentum, Logentradition und New Aeon,1st ed. Leipzig. 2004: p.9.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Tolli, Federico. Thelema - im Spannungsfeld zwischen Christentum, Logentradition und New Aeon. Leipzig: Edition Araki. 2004: S.11. ^ Bowen, Barbara. Enter Rabelais, Laughing. Vanderbilt University Press. 1998: p.2. ISBN 0-8265-1306-9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21.0 21.1 Sutin, Lawrence. Do What Thou Wilt: A Life of Aleister Crowley. New York: St. Martin's Griffin. 2002: p,126. ISBN 978-0-312-28897-6 . ^ Hayes, E. Bruce. 'enigmatic prophecy' entry in The Rabelais Encyclopedia. : p.68.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The Rabelais Encyclopedia,edited by Elizabeth Chesney Zegura. Westport, C: Greenwood Press. 2004: p. 207. ISBN 0-313-31034-3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Marian, Rothstein. 'Thélème, ABBEY OF' entry in The Rabelais Encyclopedia. : p. 243.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Stillman, Peter G. 'Utopia and Anti-Utopia in Rousseau's Thought' in Rubin & Stroup. 1999: p.60.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Stillman, Peter G. 'Utopia and Anti-Utopia in Rousseau's Thought' in Rubin & Stroup. 1999: p.70.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Marian Rothstein. Androgyne, Agape, and the Abbey of Thélème . French Forum, V. 26, No. 1: p. 17, n. 23. [2017]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Little Essays Toward Truth. New Falcon Publications. May 1, 1996: pp. 61–62. ISBN 1-56184-000-9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Edwards, Linda. A Brief Guide to Beliefs: Ideas, Theologies, Mysteries, and Movements.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01. ISBN 0-664-22259-5 . ^ Brother Gerald del Campo. Rabelais: The First Thelemite . [2017] . ^ National Grand Master General Sabazius X°. Address delivered by National Grand Master General Sabazius X° to the Sixth 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U.S. O.T.O. Grand Lodge . [2017] . ^ Crowley, Aleister. Hymenaeus Beta & R. Kaczynski, 编. The Revival of Magick. 1926. ^ Ecclesia Gnostica Catholica in Britannia . [2017] . ^ Crowley, Aleister. Liber XV, The Gnostic Mass . ^ 35.0 35.1 35.2 The Hell-fire Clubs . Grand Lodge of British Columbia and Yukon. retrieved July 22, 2006.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Coppens, Philip. Hell, no damnation. Retrieved July 21, 2006.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quoted in Sainsbury (2006). : p.111.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Towers (1987). quoted in Coppens (2006). ^ Howard, Mike. The Hellfire Club Archived . the Wayback Machine. 2009-10-10 [retrieved July 22, 2006]. ^ Daniel Willens. The Hell-Fire Club: Sex, Politics, and Religion in Eighteenth-Century England . Gnosis. ^ Crowley, Aleister. The Equinox III (1). 'De Lege Libellum' (Detroit: Universal). 1919. ^ Crowley, Aleister. The Equinox of the Gods. New Falcon Publications. 1991. ISBN 978-1-56184-028-1 . ^ Aleister Crowley. ' The Equinox of the Gods – Chapter 7 ' . The Equinox of the Gods. Hermetic.com. 18 November 2012 [2017] . ^ Farr, F.. Shakespear, O. The Beloved of Hathor and the Shrine of the Golden Hawk. Croydon: Farncombe & Son. uncertain, approx. 1902.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Evans, Dave. Aleister Crowley and the 20th Century Synthesis of Magick. Second Revised Edition. Hidden Publishing. 2007: p. 10, pp. 26–30. ISBN 978-0-9555237-2-4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Evans, Dave. 'Strange distant Gods that are not dead today'. : p.5.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Evans. Strange Gods. : p.3.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Sutin. : pp 68, 137–138.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Liber AL vel Legis. ^ 50.0 50.1 Frater U.D. High Magic: Theory & Practice. Llewellyn Worldwide. 2005: p. 214. ISBN 0-7387-0471-7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DuQuette, Lon Milo. The Magick of Aleister Crowley. Weiser. 2003: p.12. ISBN 1-57863-299-4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DuQuette, Lon Milo. Angels, demons & gods of the new millennium. Weiser. 1997: p.3. ISBN 1-57863-010-X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DuQuette, Lon Milo. The Magick of Aleister Crowley. Weiser. 2003: p. 12. ISBN 1-57863-299-4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Morris, Brian. Religion and anthropology. Englan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p. 302. ISBN 0-521-85241-2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Harvey, Graham. Listening People, Speaking Earth. C. Hurst & Co. 1997: p. 98. ISBN 1-85065-272-4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Sutin. : p. 294.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The Goetia: The Lesser Key of Solomon the King. Hymenaeus Beta (ed.). Red Wheel. 1995: p. xxi. ISBN 0-87728-847-X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Kraig, Donald Michael. Falorio, Linda. Nema. Tara. Modern Sex Magick. Llewellyn. 1998: 44. ISBN 1-56718-394-8 . ^ 59.0 59.1 59.2 59.3 59.4 59.5 Orpheus, Rodney. Abrahadabra: Understanding Aleister Crowley's Thelemic Magick. Weiser. 2005: pp. 33–44. ISBN 1-57863-326-5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Liber AL vel Legis. : II,6. ^ DuQuette, Lon Milo in Orpheus, Rodney. Abrahadabra. : p. 1.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Magick, Book 4. : Introduction to Part III. ^ Gardner, Gerald Brosseau. The Meaning of Witchcraft. Red Wheel. 2004: p.86. ISBN 1-57863-309-5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64.0 64.1 64.2 64.3 64.4 DuQuette, Lon Milo. The Magick of Thelema. ^ Pearson, Joanne. A Popular Dictionary of Paganism. Routledge. 2002: p. 44. ISBN 0-7007-1591-6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Orpheus. : pp. 9–16, 45–52.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Urban, Hugh. Magia Sexualis: Sex, Magic, and Liberation in Modern Western Esotericism.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6. ISBN 0-520-24776-0 . ^ Crowley, Aleister. Magick, Book 4. ^ Whitcomb, Bill. The Magician's Companion. Llewellyn. 1993: p.51. ISBN 0-87542-868-1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Whitcomb, Bill. The Magician's Companion. 1993: p. 483. ISBN 0-87542-868-1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Kaczinski, Richard. Wasserman, James. Weiser Concise Guide to Aleister Crowley. Weiser. 2009: p. 41. ISBN 1-57863-456-3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avendish, Richard. The Black Arts. Taylor & Francis. 1977: p. 130. ISBN 0-330-25140-6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Liber O . : I.2–5. ^ Liber E vel Exercitiorum. : section I in its entirety. ^ Wasserman, James. Aleister Crowley and the Practice of the Magical Diary. Weiser. 2006. ISBN 1-57863-372-9 . ^ Crowley, Aleister. Liber ABA (Magick (Book 4) Part 1. 1912–13. ^ Luhrmann, Tanya. Persuasions of the witch's craf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1: p. 124. ISBN 0-674-66324-1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John St. John. : entries for 2.5 and 2.22 on the Eleventh Day. ^ Kraig, Donald Michael. Modern Magick. 1988: p.9. ISBN 0-87542-324-8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Suster, Gerald. The legacy of the beast. W.H. Allen. 1988: p.200. ISBN 0-491-03446-6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Symonds, John. Grant, Kenneth. The confessions of Aleister Crowley. Routledge & Kegan Paul. 1979: p. 400.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Liber OZ . ^ 83.0 83.1 Crowley, Aleister. Magick, Book 4. Appendix I: 'Official Instructions of the O.T.O'. : p. 484.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Duty . ^ Crowley, Aleister. Liber II: The Message of the Master Therion . ^ 86.0 86.1 86.2 86.3 Rabinovitch, Shelley. Lewis, James. The Encyclopedia of Modern Witchcraft and Neo-Paganism. Citadel Press. 2004: pp. 267–270. ISBN 0-8065-2406-5 .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Crowley, Aleister. The Confessions of Aleister Crowley. : ch. 66. ^ Orpheus. : p. 124 (Qabalah) and p. 131 (on Liber 777).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Suster. : p. 184 for Nuit and Tao, p. 188 for Hadit, Kether and Tao Teh, p. 146 & 150 for link to Tantra.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 link ) ^ Bethel, Jonathan. McDaniel, Michael. Kundalini Rising – A Comparative Thesis on Thelema and Kashm. retrieved March 23, 2009.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Crowley, Aleister. The Qabalah of Aleister Crowley. '777 Revised' (New York: Samuel Weiser). 1973. ISBN 0-87728-222-6 . ^ ' Thelemic Calendar and Holidays ' : Chappel, V. Retrieved 2 May 2011 [2017] .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外部連結 [ 编辑 ] 维基共享资源 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泰勒瑪 Thelema 101 – a complete introduction to the spiritual philosophy of Thelema Thelema at the Internet Sacred Texts Archive – a collection of texts on the topic of Thelema Thelema For Beginners – a resource of quotations and links on basic topics related to Thelema The Law of Thelema – by Alexander Duncan 开放式目录计划 中和 泰勒瑪 相关的内容 The Journal of Thelemic Studies The Scarlet Letter 资源 [ 编辑 ] Free Encyclopedia of Thelema (2005). Thelema . Retrieved March 12, 2005. Thelemapedia. (2004). Thelema. Retrieved April 15, 2006. This article incorporates text from a publication now in the public domain: Chisholm, Hugh, ed. (1911). 'article name needed'.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1th e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延伸阅读 [ 编辑 ] Del Campo, Gerald. Rabelais: The First Thelemite . The Order of Thelemic Knights. Melton, J. Gordon (1983). 'Thelemic Magick in America'. Alternatives to American Mainline Churches , ed. Joseph H. Fichter. Barrytown, NY: Unificat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Starr, Martin P. (2004) A Hundred Years Hence: Visions of a Thelemic Future (Conference Paper presented at the Thelema Beyond Crowley ) Starr, Martin P. (2003). The Unknown God: W.T. Smith and the Thelemites. Bolingbrook, IL: Teitan Press. van Egmond, Daniel (1998). 'Western Esoteric Schools in the Late Nineteenth and Early Twentieth Centuries'. In: van den Broek, Roelof and Hanegraaff, Wouter J.: Gnosis and Hermeticism From Antiquity To Modern Times.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查 论 编 宗教 主要宗教及信仰 亚伯拉罕诸教 猶太教 保守派 海马诺特派 ( 英语 : Haymanot ) 卡拉派 正统派 改革派 基督教 圣公宗 罗马天主教 旧天主教 独立天主教 ( 英语 : Independent Catholic churches ) 东方教会 东正教 东方正统教 新教 耶和华见证人 后期圣徒运动 摩尔门教 耶稣主义 ( 英语 : Jesuism ) 伊斯蘭教 遜尼派 什叶派 伊巴德派 苏菲派 阿赫迈底亚 唯独古兰经 其他 巴比教 艾扎勒巴比教 ( 英语 : Azali ) 巴哈伊信仰 德鲁兹教 曼達安教 拉斯塔法里 撒马利亚教 印欧宗教 印度 ( 英语 : Indian religions ) - 伊朗 ( 英语 : Iranian religions ) 宗教 吠陀宗教 印度教 毗湿奴派 沙克达教 湿婆派 阿亚瓦芝 师摩多派 ( 英语 : Smartism ) 佛教 大乘佛教 上座部佛教 密宗 耆那教 天衣派 ( 英语 : Digambara ) 白衣派 ( 英语 : Śvētāmbara ) 锡克教 雅兹迪教 以什克派 ( 英语 : Ishikism ) 雅赛尼派 ( 英语 : Yarsanism ) 琐罗亚斯德教 欧洲 宗教 亚美尼亚 ( 英语 : Armenian neopaganism ) 波罗的海 ( 英语 : Baltic neopaganism ) 狄耶夫图里 ( 英语 : Dievturība ) 德鲁维 ( 英语 : Druwi ) 洛姆瓦 ( 英语 : Romuva (religion) ) 高加索 ( 英语 : Caucasian neopaganism ) 凯尔特 ( 英语 : Celtic neopaganism ) 德鲁伊 日耳曼 希腊 意大利 ( 英语 : Italo-Roman neopaganism ) 罗马尼亚 ( 英语 : Zalmoxianism ) 斯拉夫 ( 英语 : Slavic neopaganism ) 乌拉尔宗教 芬兰 ( 英语 : Finnish neopaganism ) 匈牙利 ( 英语 : Hungarian neopaganism ) 乌拉尔 ( 英语 : Uralic neopaganism ) 中亚与北亚宗教 白教 ( 英语 : Burkhanism ) 楚瓦什 ( 英语 : Vattisen Yaly ) 满族 ( 英语 : Manchu shamanism ) 蒙古 ( 英语 : Mongolian shamanism ) 西伯利亚 ( 英语 : Shamanism in Siberia ) 腾格里 东亚宗教 ( 英语 : East Asian religions ) 儒教 道教 大乘佛教 中國民間信仰 中国秘密宗教 罗教 斋教 先天道 一贯道 在理教 真空教 三一教 巫教 神道教 巫堂 高台教 和好教 道母 ( 英语 : Đạo Mẫu ) 本主教 ( 英语 : Benzhuism ) 毕摩教 苯教 东巴教 赫蒙族宗教 ( 英语 : Ua Dab ) 非洲宗教 传统 ( 英语 : Traditional African religion ) 宗教 阿坎族 ( 英语 : Akan mythology ) 坎巴族 卢巴族 ( 英语 : Baluba mythology ) 班图族 ( 英语 : Bantu mythology ) 柏柏尔族 ( 英语 : Berber mythology ) 库巴族 ( 英语 : Bushongo mythology ) 库希特人 ( 英语 : Waaq ) 丁卡族 ( 英语 : Dinka mythology ) 埃菲克族 ( 英语 : Efik mythology ) 达荷美族 ( 英语 : Dahomey mythology ) 关契族 ( 英语 : Church of the Guanche People ) 伊博族 ( 英语 : Odinani ) 伊索科族 科伊科伊族 洛图科族 ( 英语 : Lotuko mythology ) 洛齐族 ( 英语 : Lozi mythology ) 卢格巴拉族 ( 英语 : Lugbara mythology ) 马赛族 ( 英语 : Maasai mythology ) 姆布蒂族 ( 英语 : Mbuti mythology ) 塞雷尔族 ( 英语 : Serer religion ) 图姆布卡族 ( 英语 : Tumbuka mythology ) 约鲁巴族 ( 英语 : Yoruba religion ) 祖鲁族 ( 英语 : Zulu mythology ) 流散 ( 英语 : Afro-American religion ) 宗教 坎冬博 ( 英语 : Candomblé ) 库米纳 ( 英语 : Kumina ) 奥比亚 ( 英语 : Obeah ) 金斑达 ( 英语 : Quimbanda ) 帕洛 ( 英语 : Palo (religion) ) 桑特里亚教 ( 英语 : Santería ) 恩斑达 ( 英语 : Umbanda ) 伏都教 海地伏都教 ( 英语 : Haitian Vodou ) 路易斯安那伏都教 ( 英语 : Louisiana Voodoo ) 文提教 ( 英语 : Winti ) 其他宗教 巴多信仰 ( 英语 : Bathouism ) 邦廷教 ( 英语 : Mun (religion) ) 日月教 ( 英语 : Donyi-Polo ) 达罗毗荼 ( 英语 : Dravidian folk religion ) 克拉底 ( 英语 : Kirant Mundhum ) 萨那马希 ( 英语 : Sanamahism ) 萨奈信仰 ( 英语 : Sarnaism ) 缅甸 ( 英语 : Burmese folk religion ) 老挝 ( 英语 : Satsana Phi ) 师公教 ( 英语 : Mo (religion) ) 马来西亚 ( 英语 : Malaysian folk religion ) 印度尼西亚 ( 英语 : Aliran kepercayaan ) 巴廷信仰 ( 英语 : Kebatinan ) 澳大利亚原住民 ( 英语 : Australian Aboriginal mythology ) 美洲原住民 中部美洲 ( 英语 : Mesoamerican religion ) 菲律宾 ( 英语 : Philippine mythology ) 波利尼西亚 ( 英语 : Polynesian narrative ) 新兴宗教 ( 英语 : List of new religious movements ) 不和教 ( 英语 : Discordianism ) 埃坎卡 ( 英语 : Eckankar ) 新纪元运动 新思想运动 雷尔运动 山达基 泰勒玛 一神普救派 威卡教 历史宗教 史前宗教 旧石器时代宗教 ( 英语 : Paleolithic religion ) 近东宗教 ( 英语 : Religions of the ancient Near East ) 埃及 美索不达米亚 ( 英语 : Ancient Mesopotamian religion ) 闪米特 ( 英语 : Ancient Semitic religion ) 原始印欧宗教 ( 英语 : Proto-Indo-European religion ) 亚洲宗教 原始印伊宗教 ( 英语 : Proto-Indo-Iranian religion ) 亚美尼亚 ( 英语 : Armenian mythology ) 奥塞梯 ( 英语 : Ossetian mythology ) 吠陀宗教 印度教 佛教 耆那教 锡克教 琐罗亚斯德教 密特拉教 祖梵教 ( 英语 : Zurvanism ) 诺斯底主义 摩尼教 欧洲宗教 凯尔特 ( 英语 : Celtic polytheism ) 日耳曼 ( 英语 : Germanic paganism ) 盎格鲁-撒克逊 ( 英语 : Anglo-Saxon paganism ) 大陆 ( 英语 : Continental Germanic mythology ) 诺斯 ( 英语 : Norse religion ) 希腊 诺斯底主义 新柏拉图主义 摩尼教 巴尔干 罗马 斯拉夫 主题 方面 叛教 / 离教 ( 英语 : Religious disaffiliation ) 行为 ( 英语 : Religious behaviour ) 宗教 圣职者 转化 神灵 宗教致幻剂 教派 信仰 火焰崇拜 神 冥想 修行制度 修士 修女 神秘主义 神话 ( 英语 : Religion and mythology ) 自然崇拜 圣职授任 ( 英语 : Ordination ) 正统 正行 ( 英语 : Orthopraxy ) 祷告 宗教体验 仪式 礼拜仪式 牺牲 灵性 超自然 符号 ( 英语 : Religious symbolism ) 真理 ( 英语 : Religious views on truth ) 水 ( 英语 : Water and religion ) 崇拜 有神论 泛灵论 自然神论 二元论 主神论 一神论 非有神论 万有在神论 ( 英语 : Panentheism ) 泛神论 多神论 超越神论 ( 英语 : Transtheism ) 無神論 及 世俗主義 反宗教 自然神论 不可知论 无神论 飞行面条怪物 人文犹太教 ( 英语 : Humanistic Judaism ) 无属 新無神論 順世派 拉维撒旦主义 ( 英语 : LaVeyan Satanism ) 解构主义 ( 英语 : Deconstruction and religion ) 各国无宗教状况 ( 英语 : Irreligion by country ) 客观主义 世俗人文主义 ( 英语 : Secular humanism ) 世俗神学 ( 英语 : Secular theology ) 世俗化 政教分离 批判 透明粉紅獨角獸 宗教学 人类学 认知科学 ( 英语 : Cognitive science of religion ) 比较学 发展 演化来源 ( 英语 : Evolutionary origin of religions ) 演化心理学 ( 英语 :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of religion ) 历史 哲学 神经学 ( 英语 : Neurotheology ) 心理学 社会学 神学 理论 ( 英语 : Theories of religion ) 女性 ( 英语 : Women and religion ) 宗教与社会 农业 ( 英语 : Religion and agriculture ) 经济 ( 英语 : Religion and business ) 圣职者 修行制度 圣职授任 ( 英语 : Ordination ) 转化 传福音 传教士 劝诱改信 教育 ( 英语 : Religious education ) 狂热 ( 英语 : Religious fanaticism ) 自由 多元主义 ( 英语 : Religious pluralism ) 综摄 宽容 普世主义 原教旨主义 发展 幸福 同性恋 少数群体 ( 英语 : Minority religion ) 民族教会 ( 英语 : National church ) 各国信仰程度 ( 英语 : Importance of religion by country ) 政治科学 ( 英语 : Political science of religion ) 人口 ( 英语 : List of religious populations ) 大分裂 科学 国家 神权政治 素食主义 ( 英语 : Vegetarianism and religion ) 宗教中心主义 ( 英语 : Religiocentrism ) 暴力 迫害 恐怖主义 ( 英语 : Religious terrorism ) 战争 财富 ( 英语 : Wealth and religion ) 多重宗教身份認同 世界基督教 概观 及 列表 索引 ( 英语 : Index of religion-related articles ) 概述 ( 英语 : Outline of religion ) 年表 亚伯拉罕诸教先知 ( 英语 : Table of prophets of Abrahamic religions ) 神化 神 ( 英语 : List of deities ) 创始人 大型集会 ( 英语 : List of largest peaceful gatherings in history ) 新兴宗教 ( 英语 : List of new religious movements ) 宗教组织 ( 英语 : List of religious organizations ) 宗教及传统 学者 ( 英语 : List of religious studies scholars ) 类目 主题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泰勒瑪&oldid=47479247 ” 分类 : 英國新興宗教 神秘主義 隐藏分类: 引文格式1维护:冗余文本 引文格式1错误:不可见字符 引文格式1错误:日期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Català Čeština Cymraeg 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فارسی Suomi Français Galego עברית Bahasa Indonesia Italiano 日本語 한국어 Latina Latviešu Македонски Nederlands Polski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Slovenščina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2月22日 (星期五) 10:05。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F%84%E5%85%8B%E6%8B%89%E4%BD%95%E9%A9%AC%E5%9F%8E%E7%88%86%E7%82%B8%E6%A1%88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Oklahoma City bombing 爆炸过去两天后的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 地点 美國 俄克拉荷马州 俄克拉荷马市 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 坐标 35°28′22.4″N 97°31′01″W  /  35.472889°N 97.51694°W  / 35.472889. -97.51694 坐标 : 35°28′22.4″N 97°31′01″W  /  35.472889°N 97.51694°W  / 35.472889. -97.51694 日期 1995年4月19日(星期三) CDT 上午9:02 ( UTC-5 ) 目标 美国联邦政府 形式 卡车炸弹 、 本土恐怖主义 、 屠杀 死亡 168 受傷 680+ ... 680+ 主謀 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 和 特里·尼科尔斯 ( Terry Nichols ) 动机 针对 红宝石山脊 和 韦科惨案 的报复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发生在1995年4月19日,是起针对美国 俄克拉何马城 市中心 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 发起的本土 恐怖主义 炸弹 袭击。这起爆炸案是2001年的 九袭击事件 发生前,美国本土所遭受最为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共计导致168 ... 的同谋。麦克维是位曾参加过 海湾战争 的退伍军人,对美国的 民兵运动 抱有同情,他把辆租来的卡车装满炸药后停在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前,然后引爆了炸药。特里·尼科尔斯是麦克维的同谋,他对 ... 炸发生后每年同时间都会举行纪念活动。 目录 1 策划 1.1 动机 1.2 选择目标 1.3 获取原料 1.4 制作炸弹 2 爆炸 3 逮捕 4 伤亡 5 响应和救援 5.1 人道主义援助 5.2 ... 教派成员因纸搜查令导致长达51天的僵持也以 双方火拼导致多达76人死亡劃上句点 (当时并不确定是大卫教派成员还是 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 探员首先开火)。麦克维等人对此深感愤怒,认为联邦政府处理 CACHE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Oklahoma City bombing 爆炸过去两天后的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 地点 美國 俄克拉荷马州 俄克拉荷马市 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 坐标 35°28′22.4″N 97°31′01″W  /  35.472889°N 97.51694°W  / 35.472889. -97.51694 坐标 : 35°28′22.4″N 97°31′01″W  /  35.472889°N 97.51694°W  / 35.472889. -97.51694 日期 1995年4月19日(星期三) CDT 上午9:02 ( UTC-5 ) 目标 美国联邦政府 形式 卡车炸弹 、 本土恐怖主义 、 屠杀 死亡 168 受傷 680+ 主謀 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 和 特里·尼科尔斯 ( Terry Nichols ) 动机 针对 红宝石山脊 和 韦科惨案 的报复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发生在1995年4月19日,是一起针对美国 俄克拉何马城 市中心 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 发起的本土 恐怖主义 炸弹 袭击。这起爆炸案是2001年的 九一一袭击事件 发生前,美国本土所遭受最为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共计导致168人死亡 [1] ,另有超过680人受伤 [2] ,还令方圆16个街区的324幢建筑物受损或被毁,86辆车遭烧毁或由冲击波摧毁,震碎了附近258幢建筑物的玻璃 [3] [4] ,共计造成至少价值6.52亿美元的破坏 [5] 。事件发生后,地方、州、联邦和世界各地的机构都开展了大量的救援工作,全美各地都捐出大笔款项。 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 派出包含665名救援人员的11支 城市搜索与救援任务组 开展搜救和恢复工作 [6] [7] 。 爆炸发生仅90分钟后, 俄克拉何马州巡警 拦下了驾驶无牌车辆的 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 ,并以涉嫌非法携带枪支将其逮捕 [8] [9] 。很快,法医证据证实麦克维和特里·尼科尔斯与案件有关系,尼科尔斯随即被捕 [10] ,两人都在几天内受到起诉。侦察人员之后还确定迈克尔·福捷( Michael Fortier )和洛里·福捷( Lori Fortier )夫妇是案件的同谋。麦克维是一位曾参加过 海湾战争 的退伍军人,对美国的 民兵运动 抱有同情,他把一辆租来的卡车装满炸药后停在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前,然后引爆了炸药。特里·尼科尔斯是麦克维的同谋,他对炸弹的制备进行了协助。麦克维仇视 联邦政府 ,认为政府对1992年的 红宝石山脊 事件和1993年的 韦科惨案 处理失当,他把自己的攻击时间定在韦科惨案以多人死亡告终这天的两周年纪念日 [11] [12] 。 官方对案件所进行的调查人称“ OKBOMB ”,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刑事调查案例。 联邦调查局 探员进行了28,000次面谈,收集了3.2吨 证据 ,收集的各类信息有近十亿份 [13] [14] [15] :vii 。几位炸弹袭击者于1997年受到起诉并全部定罪,麦克维于2001年6月11日以 注射 执行 死刑 ,尼科尔斯被判处 无期徒刑 。迈克尔和洛里·福捷夫妇作为污点证人出庭作证指控麦克维和尼科尔斯,其中迈克尔因未能警告联邦政府获刑12年,洛里则通过自己的证词进行控辩交易得到豁免。 这起爆炸案促使联邦政府通过了1996年《 反恐怖主义及有效死刑法 》,其中收紧了 美国 人身保护令 的应用标准 [16] ,还通过立法提高了对各地联邦建筑的安全性保护标准来防止今后的恐怖袭击事件。2000年4月19日, 俄克拉荷马市国家纪念堂 在原本的默拉联邦大楼旧址落成,纪念爆炸案的受害者,爆炸发生后每年同一时间都会举行纪念活动。 目录 1 策划 1.1 动机 1.2 选择目标 1.3 获取原料 1.4 制作炸弹 2 爆炸 3 逮捕 4 伤亡 5 响应和救援 5.1 人道主义援助 5.2 联邦和州政府援助 5.3 国际社会的反应 5.4 受到影响的儿童 5.5 媒体报道 6 庭审和判刑 6.1 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 6.2 特里·尼科尔斯 6.3 迈克尔·福捷 6.4 其他嫌疑人 7 余波 7.1 立法 7.1.1 俄克拉何马州学校课程 7.2 建筑安全和施工 7.3 反思和探讨 7.4 阴谋理论 8 疏散问题 9 纪念 9.1 俄克拉荷马市国家纪念堂 9.2 旧圣约瑟夫大教堂 9.3 纪念活动 10 参见 11 参考资料 12 扩展阅读 13 外部链接 策划 [ 编辑 ] 动机 [ 编辑 ] 麦克维和尼科尔斯以联邦政府在1993年 韦科惨案 中针对 大卫教派 的行动失当导致多人死亡告终作为自己犯下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的理由。 爆炸案的两位主谋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和特里·尼科尔斯于1988年在 班宁堡 接受 美国陆军 基本训练时相识 [17] 。迈克尔·福捷是麦克维在军中的室友 [18] 。三人对 生存主义 有着共同的兴趣 [19] [20] 。1992年,联邦调查局与 兰迪·韦弗 ( Randy Weaver )之间的 对峙 以血案告终;1993年,联邦调查局与大卫教派成员因一纸搜查令导致长达51天的僵持也以 双方火拼导致多达76人死亡劃上句点 (当时并不确定是大卫教派成员还是 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 探员首先开火)。麦克维等人对此深感愤怒,认为联邦政府处理失当 [21] 。1993年3月,麦克维曾在双方对峙期间到访韦科当地,事情结束后又去了一趟 [22] 。之后他决定通过炸毁一座联邦大楼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12] [23] [24] [25] 。 选择目标 [ 编辑 ] 爆炸前的 艾尔弗雷德·P·默拉联邦大楼 。 麦克维起初只打算摧毁一幢联邦建筑物,但之后他改变了主意,觉得爆炸中死的人越多,越能够清晰明瞭地表达自己的立场 [26] :224 。他对潜在攻击目标的选择标准是,其中至少要有三大联邦执法机构的两个: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联邦调查局和 美国缉毒局 。他还把像 美国特勤局 或 美国法警 之类的其他执法机构视为额外奖励 [26] :167 。 麦克维居住在 亚利桑那州 的 金曼 ,他先后考虑过 密苏里州 、亚利桑那州、 德克萨斯州 和 阿肯色州 的目标 [26] :167 。麦克维在自己授权的传记中表示,他希望把非政府人员的伤亡减少到最低水平,因此排除了位于阿肯色州 小岩城 高40层的大都会国家银行大厦,因为那里的一楼有家花店 [26] :168-169 。1994年12月,麦克维和福捷前往俄克拉何马城参观了前者选定的目标: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 [23] 。该楼早在1983年10月就曾是 白人至上主义 组织 主之圣约、剑及武装 ( The Covenant, The Sword, and the Arm of the Lord )的目标,该组织创始人 詹姆斯·埃里森 ( James Ellison )和 理查德·斯内尔 ( Richard Snell )等人曾预谋在“该联邦大楼前(停放)一辆小货车或拖车,并用定时引爆的火箭弹将其炸毁” [27] 。之后斯内尔因谋杀两人而被判死刑,这两人与他的炸弹袭击阴谋没有任何关联,最终他的上诉被法院驳回,死刑也在爆炸案发生的同一天执行 [28] 。 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高九层,建于1977年,以一位 同名 联邦法官 命名,大楼中有包括美国缉毒局、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 社会保障局 在内的14家联邦机构,还有美国陆军和 海军陆战队 的招募办事处 [29] 。麦克维选中这幢楼一来是因为其前方都是玻璃制的大门和落地窗,预计可以在炸弹的冲击下粉碎,造成尽可能大的伤害,二来还因大楼临近处是广阔且开放式的停车场,可以吸收和消散爆炸的部分威力,保护附近那些非联邦大楼内的人 [26] :168-169 。此外,麦克维还认为大楼周边的广阔空间可以让人拍照时更方便,这样事件的宣传效果也就更好 [26] :168-169 。他计划在1995年4月19日实施这场袭击,这天既是韦科惨案两周年,还是 列克星敦和康科德战役 的220周年 [26] :226 。 获取原料 [ 编辑 ] “租辆卡车——250美元。化肥大约要……要么250美元,要么500美元吧。 硝基甲烷 挺贵的,可能要1500美元。实际上嘛,让我算算,900,2700……啊,一共应该是3500……然后咱加起来看看。我只是告诉你主要的支出款项,大概5000美元吧……是5000块吧?” ——蒂莫西·麦克维谈及炸弹原料所花费的成本。 [30] 麦克维和尼科尔斯购买和窃取了制造炸弹所需的原料,并将之存放在租来的工棚里。1994年8月,麦克维从枪支收藏家罗杰· E ·摩尔( Roger E. Moore )处获得了二元炸药,然后与尼科尔斯一起在后者位于 堪萨斯州 赫灵顿 ( Herington )的家门外将之激活 [31] [32] 。1994年9月30日,尼科尔斯从堪萨斯州 麦克弗森县 县城 麦克弗森 ( McPherson )的中堪萨斯州合作社购买了40包 硝酸铵 ,每包重22.68公斤,这足够给4.24英亩的农田施肥,每英亩的含氮量可以提高约72.57公斤(所购买的硝酸铵共40×22.68≈907公斤,每公斤硝酸铵含氮0.34公斤,所以每英亩所提高的72.57公斤的氮相当于72.57÷0.34≈213.44公斤硝酸铵,共907公斤硝酸铵除以213.44,约等于4.24),有助于种植 玉米 。尼科尔斯还于1994年10月18日另买了一袋22.68公斤重的硝酸铵 [23] 。麦克维联系了福捷,邀请他加入进行协助,但受到了拒绝 [33] [26] :201 。 据称,麦克维等人洗劫了枪支收藏家罗杰· E ·摩尔的家,抢走了价值6万美元的枪支和金银珠宝,并用摩尔的小货车运走 [33] 。麦克维曾到访摩尔的农场,不过对于他和尼科尔斯是否就真的是抢劫摩尔的人曾存在不同意见。首先,劫匪戴着滑雪面具,所以受害人不可能作出肯定性的指认,而且对劫匪的描述也与尼科尔斯不符 [34] ;其次, 雅利安共和军 的劫匪当时也在摩尔农场附近区域活动 [35] ;第三,炸弹的原料耗费只有5000美元左右,所以麦克维也不需要筹资。其中租辆卡车用了约250美元,化肥不到500美元, 硝基甲烷 2,780美元,还有一辆廉价汽车用来逃离现场 [26] :175-176 。麦克维给摩尔写了封信,其中声称抢劫他的是政府探员 [26] :197-198 。之后,办案人员在尼科尔斯的家里以及他租下的储存工棚中发现了摩尔被抢的物品 [36] [37] 。 1994年10月,麦克维向迈克尔·福捷和洛里·福捷夫妇展示了自己所绘的一份图解,其上画的就是自己打算制造的炸弹 [38] 。这个炸弹中含有超过2268公斤硝酸铵化肥,混合约544.3公斤的液态硝基甲烷和158.76公斤 托威克斯 水胶炸药。再加上16个用来盛放爆炸性混合物,规格55加仑(约合208.2升)的滚筒,整个炸弹的重量将达到约3175公斤 [26] :163-164 。麦克维原本还打算使用 联氨 火箭燃料,但之后因其过于昂贵而作罢 [33] 。1994年10月,麦克维假扮成摩托车赛车手,以自己和一些赛车同好需要盛取燃料为幌子获得了三桶硝基甲烷,每桶约有208.2升 [39] 。 麦克维租下了一处储物间,在里面储存了7板条箱45.7厘米长的水胶炸药卷,88线轴的 激波管 ,500条电气 起爆雷管 ,这些是他和尼科尔斯从堪萨斯州 马里昂县 县城 马里昂 的马丁·玛丽埃塔集料采石场偷来的。他还在那里找到了18143.7公斤的 铵油炸药 ,但认为这些炸药的威力不够大,所以没有窃取,不过之后他又从另一处来源获得了17包的铵油炸药用于制作炸弹。麦克维在一个塑料 佳得乐 壶里装上硝酸铵小颗粒,液态硝基甲烷,一条托威克斯水胶炸药卷和一截起爆雷管制作了一颗原型炸弹 [26] :165 ,为了逃避侦察,原型弹的引爆是在 沙漠 中进行 [26] :165 。 “把这些人都想成是《 星球大战 》里面的冲锋队员。以单独的个体来说他们或许都是无辜的,但他们都为 银河帝国 卖命,(所以)他们都有罪。” ——麦克维这样形容爆炸中的死难者。 [26] :166 麦克维之后这样谈及自己在准备过程中的军事思维:“在军队里,你会学会如何处理杀人(的情况),我能面对后果,你也要学会去接受。”他把自己的所作所为与 广岛与长崎原子弹爆炸 而不是 珍珠港事件 相提并论,认为这是防止更多生命损失的必要之举。 [26] :166 1995年4月14日,麦克维到达堪萨斯州的 章克申城 ,租下“梦境”( Dreamland ) 汽车旅馆 的一个房间 [26] :209 。次日他以假名罗伯特· D ·克林( Robert D. Kling )租了一辆1993年的 福特 F -700卡车,他选择用这个假名是因为自己认识一位姓克林( Kling )的陆军士兵,并且这个名字让他想起《 星际旅行 》中的 克林贡 士兵 [26] :199, 209 [40] 。4月16日,他与同谋特里·尼科尔斯一起驾车前往俄克拉何马市,并且已经在距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数个街区以外停了一辆用于逃离现场的汽车 [26] :212 。附近丽晶大厦公寓楼大堂的安防摄像机拍下了尼科尔斯把小卡车开往联邦大楼的图像 [41] 。他把车牌取下后留下了一张纸条盖住 车辆识别号码 ,上面写道:“不是抛弃不要(的车)。请不要拖车。会在4月23日开走。(需要电池和线缆)”,之后两人都返回了堪萨斯州 [23] [26] :206-208 。 制作炸弹 [ 编辑 ] 1995年4月17至18日,麦克维和尼科尔斯把准备好的物品从他们堪萨斯州赫灵顿的仓库转移,其中制作炸弹的原料都装到了租来的卡车上 [26] :215 。然后两人驱车前往基尔湖州立公园,在那里给卡车装上钉板以容纳13个大桶,并使用塑料桶和浴室秤来混合调配化学品 [26] :216 。每一个装满的桶重量接近227公斤 [26] :217-218 ,麦克维还在货舱的司机一侧增加了更多的炸药,这样万一主炸弹一开始没有爆炸,他也可以使用自己的 格洛克21 手枪从近距离引爆,只不过这样实际上也等同于 自杀 [26] :219 。之后迈克尔·福捷的妻子洛里·福捷在麦克维出庭受审时表示,后者曾声称已经准备了多桶炸药来构成 锥形装药 [38] 。即用硝酸铵肥料的包装捣固卡车的铝侧板,达到将爆炸威力朝建筑物方向引导的目的 [42] 。具体来说即是麦克维将桶排列成倒过来的字母“ J ”形状,他之后还称,如果纯粹是为了增大破坏力的目的,他可以把桶全都堆到货舱上最靠近默拉联邦大楼的一侧,但是,这样做会导致超过3吨的重量分布不均,压断车轴,导致卡车翻车,或至少会令车朝一边倾斜,引起他人的注意 [26] :217-218 。 接下来,麦克维安装了一套可以从卡车驾驶室启动的双保险引爆系统,他在驾驶室的座位下和卡车车身上各钻了两个孔,每一个孔都接通了一条绿色的大炮引信到达驾驶室。这些延时引信从驾驶室开始经鱼缸的塑料油管连至两套非电力类起爆雷管,可以引爆麦克维从一个采石场偷来的约158.8公斤高爆炸药 [26] :217-218 。他还将油管漆成黄色,与卡车的外观相符,并用胶带将其固定在车厢侧翼,令其难以受外力拉扯影响 [26] :217-218 。引信已设置为启动状态,可以通过激波管和158.76公斤的托威克斯水胶炸药卷引爆桶内的化学品。13个桶中有9个装满了硝酸铵和硝基甲烷,另外4个装有化肥和约15.14升 柴油 的混合物 [26] :217-218 。还有其他在制作炸弹过程中使用的材料和工具都留在卡车里,以便在爆炸中销毁。卡车爆炸做好后,尼古拉斯返回赫灵顿的家中,而麦克维则开车前往章克申城 [26] :217-218 。 爆炸 [ 编辑 ] 红色线路表示麦克维在案发当天开卡车前往目标地点的行进路线,蓝色线条则是他徒步逃离现场的路线。 爆炸后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北面的鸟瞰图。 麦克维原计划在上午11点引爆炸弹,但到了1995年4月19日拂晓,他决定提前到9点开始 [26] :220 。麦克维开着卡车前往默拉联邦大楼时身上带有一个信封,其中装有《 特纳日记 》( The Turner Diaries )的书页,该书中虚构了一个 白人至上主义者 在上午9点15分用卡车炸弹炸毁联邦调查局总部来引发 革命 的故事 [23] 。麦克维身穿一件印有 弗吉尼亚州 口号“ Sic semper tyrannis ”( 拉丁语 ,意为“永远打倒专制君主”,据传 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 在刺杀 尤利烏斯·凱撒 时第一个说出这句话,并且 约翰·威尔克斯·布斯 在 刺杀 美国总统 亚伯拉罕·林肯 得手后也立即大身喊出过这句话)和 托马斯·杰斐逊 的名言“自由之树一定要时时用爱国者和独裁者的血来浇灌”字样的印花 T 恤 [26] :226 。他还带有另一个信封,其中盛有反政府的宣传素材,如印有 托马斯·杰斐逊 另一句名言“当政府害怕人民时,就有了自由;当人民害怕政府时,就便是专制”( When the government fears the people, there is liberty. When the people fear the government, there is tyranny. )的保险杠贴纸。麦克维还在下面写道:“或许从今以后,就会有自由!”还有一份 约翰·洛克 名言的手抄,声称人有权杀死夺走自己自由的人 [23] [26] :228 。 麦克维于早上8点50分进入俄克拉何马城 [26] :229 。8点57分,于三天前录下尼科尔斯开着小卡车的丽晶大厦公寓楼大堂安防摄像机也记录到他的卡车前往默拉联邦大楼 [43] 。与此同时,麦克维引燃了需时5分钟的引信。三分钟后卡车距目标还剩一个街区,他引燃了2分钟的引信。他把卡车停在建筑物下一家日托中心的落客区,下车并上锁,然后朝自己的逃脱车辆走去,并在几个街区外扔掉了卡车的钥匙 [44] 。 上午9点02分( 协调世界时 下午14点02分),装有超过2177公斤 [45] 硝酸铵肥料、硝基甲烷和柴油燃料混合物的卡车在九层高的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北面爆炸 [38] ,上百人死亡,数百人受伤,三分之一的建筑物被完全炸毁 [46] ,在大楼相邻的西北第五街炸出了一个9.1米宽,2.4米深的弹坑 [47] 。爆炸还令方圆16个街区的324幢建筑物受损或被毁,并且震碎了附近258幢建筑物的玻璃 [3] [4] 。单破碎的玻璃导致的死亡人数就占遇难者总数的5%,默拉联邦大楼外受伤的人数里也有69%是因飞溅的玻璃碎片造成 [4] ,大楼周围还有86辆车被烧毁或由冲击波摧毁 [3] [48] :52 。多幢建筑物遭受的破坏还导致成百上千的人们流离失所,俄克拉何马市中心的多个办事处也予以关闭 [49] 。估计这次爆炸一共造成了至少6.52亿美元的损失 [5] 。 爆炸的威力相当于超过2268公斤 TNT [42] [50] ,并且远在89公里外都能听到和感觉到 [49] 。位于6.92公里外的 俄克拉何马州科学博物馆 和位于25.91公里外 诺曼 的 地震仪 都记录下了这次爆炸,其强度相当于 黎克特制地震震級 的三级 [51] 。 逮捕 [ 编辑 ] 联邦调查局起初对这场爆炸案的始作甬者提出了三种假设。第一种是国际恐怖分子,很可能与两年前的 世贸中心爆炸案 属同一团伙所为;第二种是 贩毒集团 通过这一行动打击报复美国缉毒局探员,因为大楼内有美国缉毒局的办事处;最后一种假设则属 阴谋理论 ,认为是基督教 法西斯主义 团伙执行了这场袭击 [15] :62-63 。 联邦调查局 所使用的素描(左)与麦克维本人的照片(右)。 麦克维在爆炸发生仅90分钟后就受到了拘捕 [52] ,当时他正开着一辆1977年产的黄色 水星侯爵 轿车沿 35号州际公路 向北行至俄克拉何马州 诺布尔县 的 佩里 ( Perry )附近。俄克拉何马州巡警查理·汉格尔( Charlie Hanger )发现麦克维的车上没有车牌,因此将他拦下,之后又发现车上暗藏武器而将其逮捕 [8] [53] 。麦克维谎称自己的家位于 密歇根州 ,所说的是特里·尼科尔斯兄弟詹姆斯( James )的地址 [54] 。将麦克维送入监狱并登记后,汉格尔搜查了自己的警车,找到一张麦克维戴着手铐时藏匿的名片 [55] 。这是一张来自 威斯康星州 军用存货商店的名片,其背面写着“ TNT 每份5美元,需要更多” [56] 。这张名片之后在麦克维受审时成为其中一件呈堂物证 [56] 。 联邦探员通过对爆炸卡车车轴上的 车辆识别号码 以及残留的车牌进行调查发现,这辆卡车来自章克申城的其中一家租赁公司。接下来探员在该公司业主埃尔登·埃利奥特( Eldon Elliot )的帮助下绘制了一幅草图,把麦克维与爆炸案联系起来 [13] [23] [15] :65 。梦境汽车旅馆的里亚·麦戈温( Lea McGown )也确定麦克维涉嫌,他记得麦克维曾在停车场停放过一辆黄色的卡车,麦克维入住汽车旅馆时使用的是自己真名,所填写的家庭住址也与他伪造的 驾驶执照 以及佩里警察局的控罪书上地址相符 [9] [23] 。麦克维之前曾在多次交易中使用假名,但在汽车旅馆却签下了真名。对此麦戈温指出:“人们都习惯于签下自己的真名,如果他们要签假名,那么他们几乎总是会在写字前眼睛向上看,试着想起自己想要签的新名字是什么。(麦克维)就是这样,当他向上看的时候,我开始和他交谈,所以他分了心(签了真名)。” [23] 1995年4月21日,即将离开俄克拉荷马州佩里地方法院的麦克维。 1995年4月21日,佩里的地方法院完成针对麦克维的非法持枪案件审理后,联邦探员开始对他进行拘留,同时也在继续调查爆炸案 [23] 。麦克维拒绝与调查人员合作,要求得到 律师 帮助。一些民众从前来现场的警察等人口中得到消息,监狱中现在关押着一个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于是躁动的人群开始在监狱外聚集。麦克维要求政府探员给自己穿上防弹背心或是用直升机转移,但受到了拒绝 [57] ,不过当局之前还是用 直升机 把他从佩里送到了俄克拉何马城 [58] 。 联邦探员获得 搜查令 对麦克维的父亲比尔( Bill )的家进行了搜查,他们破门而入,在房子和电话上装上了 窃听器 [26] :270 。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人员利用获得的信息,以及麦克维曾使用过的假家庭住址开始对特里·尼科尔斯和詹姆斯·尼科尔斯两人的家进行搜索 [54] 。1995年4月21日,得知自己正在遭到追捕的特里选择了投案自首 [10] 。调查人员在他的家里发现了多件罪证:硝酸铵和起爆雷管,用来钻开采石场锁的电钻,有关炸弹制造的书籍,一本 白人民族主义 者, 民族联盟 创始人兼领导人 威廉·皮尔斯 著,1989年发行的 小说 《 猎人 》( Hunter ),还有一份手绘的俄克拉何马市中心地图,上面标出了默拉联邦大楼以及麦克维用于逃跑的车辆所藏匿的地点 [59] [26] :274 。经过九个小时的审讯,特里·尼科尔斯受到联邦羁押,直到出庭受审时为止 [60] 。1995年4月22日,詹姆斯·尼科尔斯也受到逮捕,但由于证据不足,他在32天后得以释放 [61] 。麦克维的妹妹詹妮弗受到非法将 子弹 邮寄给哥哥的指控 [62] ,不过之后她通过以证词指控麦克维的控辩交易得到豁免 [63] 。 约旦籍美国人易卜拉欣·艾哈迈德于1995年4月19日离开自己在俄克拉何马的家前往 约旦 看望家人,他也在最初的拉网式调查中被捕。因为办案人员起初担心中东恐怖分子可能是这起袭击的幕后主使,但在经过进一步调查后,办案人员确认艾哈迈德与爆炸案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 [64] [15] :63 伤亡 [ 编辑 ] 此图列明了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每一位死难者的具体位置。 炸弹爆炸时,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内估计有646人 [65] :61 。到这天深夜,已有14位成人和6名儿童确认死亡,超过100人受伤 [66] 。最终共确认有168人死亡,还有一条断腿与确认身份的受害者不符,很可能属于身份不明的第169位死者 [67] 。大部分受害人并非直接因炸弹爆炸死亡,而是由于大楼的倒塌遇害 [68] 。所有死者中有163人在默拉联邦大楼内,一人身在雅典大厦,还有街对面停车场的一位女性,俄克拉何马水资源大楼内的一男一女,以及一位被土石砸中头部的救援人员 [69] 。 所有受害者有包括三名孕妇,年龄中最小的只有3个月大,最年长的73岁 [1] [69] 。所有死者中共有99人为联邦政府工作 [26] :234 ,8人是联邦执法人员, 其中4人隶属 美国特勤局 ,两人为 美国海关总署 工作,一人是 美国缉毒局 探员,还有一人来自 美国住房及城市发展部 。有19名儿童遇害,其中15人身在美国儿童日托中心 [70] 。全部168具遇难者遗体都是在现场设立的一个临时太平间加以辨认 [48] :82 ,一组由24名工作人员组成的鉴别团队使用全身X光扫描、牙齿检查、 指纹 识别、抽血化验以及 DNA检测 来确定死者身份 [26] :234 [48] :96-97 [15] :73 。有超过680人受伤,其中大部分人的伤情为擦伤、严重烧伤和 骨折 [2] 。 麦克维之后用这样的话来为自己在爆炸中杀害儿童辩护:“这场冲突中的交战规则不是我定的,这些规则都是由侵略者定的,只不过没有写下来而已。这很残忍,可谓不择手段。韦科和红宝石山脊也有女人和孩子被杀,这都是(政府)种下的因所结的果。” [26] :225 响应和救援 [ 编辑 ] 美国空军 人员和消防员在营救工作中去除瓦砾。 上午9点03分25秒, 紧急医疗服务管理局 收到了第一通与爆炸案有关的 9-1-1 求助电话,随后一共接到了超过1800通这样的电话 [71] 。并且这个时候已经有多辆 救护车 以及许多警察和消防员在听到爆炸声后赶赴现场 [72] 。附近的多位看到或听到爆炸的平民也赶到现场对受害人和救援人员提供帮助 [46] 。爆炸发生后不到23分钟就已经设立了州紧急行动中心,其中包括来自州内公共安全、人性化服务、军事、卫生和教育部门的代表。包括 美国国家气象局 、 美国空军 、 民航巡逻队 和 美国红十字会 在内的多个机构向州紧急行动中心提供协助 [6] 。 俄克拉何马 国民警卫队 也有465位成员在一小时内赶到现场提供保安服务,还有民用应急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也立即提供了协助 [72] 。 爆炸发生后现场几乎立即就设立了 紧急医疗服务 指挥所,负责监管分诊、治疗、运输和净化工程。现场设立了简单的计划——目标执行原则:对伤者的治疗和转运必须尽快完成,马上就需要有物资和人员对大量病人进行处理,尸体需要先移至临时太平间,直到可以转送验尸房,此外还需要建立长远的医疗运作措施 [73] 。默拉大楼一旁设立了分诊中心,所有的伤者都将送到这里。对伤者的治疗和运输都以十万火急的步伐完成。210位病人在爆炸后的前两个小时内就已转送到附近多所医院的主要分诊中心 [73] 。 默拉联邦大楼在爆炸发生后的第一个小时内有50人获救 [74] :36 。整个地区的每间医院都接收了伤者。到第一天的救援工作结束时,距爆炸地点8个街区的圣安东尼医院已收治153人,还有超过70人送往长老会医院,41人送至大学医院,18人送到儿童医院 [48] :68 。为了使用灵敏的声音设备通过检测人体心跳来找到幸存者,爆炸现场多次进入暂时的寂静状态。部分极端情况下,为避免伤者陷入致命性的昏迷状态,需要对其在未经麻醉的情况下进行截肢,来将他们从废墟中解救出来 [75] 。警察还收到信报声称大楼内放置有其他的炸弹,因此现场还周期性地进行了疏散 [57] 。 上午10点28分,救援人员发现了一件他们认为很可能是第二枚炸弹的物体。部分救援人员拒绝离开现场,直至警察下令对方圆四个街区实行强制撤离 [71] [48] :78 。经过确认,该物体是一枚0.9米长的 陶式导弹 ,用来训练联邦探员和嗅弹犬 [3] [76] ,这枚导弹实际上已属惰性,但执法部门当初为了在计划的一场行动中误导军火贩子而给导弹标上了“活性”( live )的字样 [76] 。结果现场在检验确定导弹是惰性的过程中浪费了45分钟的救援时间 [76] [77] 。晚上19点左右,救援人员从倒塌的大楼底部救出一名15岁的少女,这也是案发当天救出的最后一位幸存者 [78] 。 超过12000人加入了次日的救援行动。 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 派出了包含665名救援人员的11支城市搜索与救援任务组 [6] [7] 。一名护士在实施救援的过程中因被土石砸中头部而遇难,还有另外26位救援人员因受伤而需入院治疗 [65] :62 。24支 K-9警犬 搜救队以及多条从外州运来的警犬到达现场在废墟中寻找幸存者和尸体 [3] [48] :103 [74] :34 。为了尽可能找到更多的尸体,从1995年4月24日到29日,现场每天都清理掉了91到318吨的瓦砾 [48] :86 。 爆炸案发生一个多月后的1995年5月23日,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予以爆破拆除。使用的炸弹安置在一辆卡车上,与上图左下方的那辆卡车类似。 救援和恢复工作在5月5日中午12点05分结束,这时所有遇难者的遗体只剩三具没有找到 [46] 。为安全起见,大楼原计划在救援完成后不久予以拆除,但麦克维的律师 史蒂芬·琼斯 ( Stephen Jones )提出动议,要求延迟拆除,以便辩方可以斟查现场来对庭审做准备 [79] :140 。爆炸案发生一个多月后的5月23日早上7点02分,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予以爆破拆除 [46] [80] :234 。紧急医疗服务指挥中心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24小时都有工作人员值班,直到大楼拆除后才予以关闭 [73] 。营救人员在大楼拆除后找到了最后三具尸体,其中两名是信用社职工,一位是顾客 [81] 。之后数天里,工作人员用卡车以每天730吨的速度清理废墟。部分碎片之后在对案犯的庭审中用作证据,有些送到了纪念馆,有些捐给了当地学校,还有一些予以出售来筹集救援资金 [79] :142-144 。 人道主义援助 [ 编辑 ] 全国性的人道主义援助迅速展开,部分情况下甚至有些过火。人们捐赠了大量的手推车、瓶装水、头盔灯、护膝、雨具,甚至还有橄榄球头盔 [6] [15] :62-63 。捐赠品数量之大甚至导致物流和库存管理上出现问题,直到设立派送中心来接收货物并给其分类才得以解决 [46] 。正在城里举办贸易展的俄克拉何马州餐馆协会在超过10天的时间里向救援人员提供了15000到20000顿膳食 [79] :47 。 救世军 向救援人员提供了超过10万顿膳食和超过10万件披风、手套、安全帽和护膝 [82] 。当地及更远地区的居民参与了 献血 [15] :60 [83] ,总计献血量超过9000个单位,一共只使用了131个单位,剩下的则存放到了 血库 [84] 。 联邦和州政府援助 [ 编辑 ] 1995年4月23日, 比尔·克林顿 就爆炸案发表讲话,其上还有他所做的改动和注解。 爆炸当日上午9点45分,俄克拉何马州 州长 弗兰克·基廷 ( Frank Keating )宣布进入 紧急状态 ,命令俄克拉何马城区域所有非必要工作岗位上的工人全部下班,以及遭受危险 [46] 。 总统 比尔·克林顿 在上午9点半左右得知了爆炸案的发生,当时他正在 白宫 会见 土耳其总理 坦苏·奇莱尔 [66] [15] :46 。克林顿在向全国发表讲话前曾打算禁止俄克拉何马城地区的所有 飞机 升空,防止肇事者乘机逃离,但还是决定不这么做 [15] :57-58 。下午16点左右,总统宣布俄克拉何马城进入联邦紧急状态 [72] 并向全国发表演说: [66] 俄克拉何马城的爆炸案是一起针对无辜儿童和手无寸铁平民的袭击。这是懦弱的行径,也是邪恶的行为。美国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我不会让这个国家的人民被邪恶的懦夫吓倒。 克林顿下令所有联邦建筑下 半旗 30天来纪念死难者 [15] :71 。4天后的1995年4月23日,克林顿在俄克拉何马城发表讲话 [85] 。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的幸存者没有获得大笔的联邦财政援助,但事件发生后设立的默拉基金收到了超过30万美元的联邦拨款 [6] 。该市还收到超过4000万美元捐款用于帮助救灾并补偿受害者。起初基金分配给了那些需要钱来重新开始的家庭,剩下的则转为信托形式,用于长远的医疗和心理治疗所需。捐款到2005年时还剩下1800万美元,其中部分指定用于在爆炸中失去父亲或母亲甚至双亲的儿童提供大专以上教育所需 [86] 。一个由 善待残疾人工业 高管丹尼尔·科顿巴赫( Daniel Kurtenbach )主持的委员会也向幸存者提供了财政援助 [87] 。 国际社会的反应 [ 编辑 ] 国际社会对于爆炸案的反应不一。克林顿收到许多慰问信,其中包括 英国女王 伊丽莎白二世 ,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 领导人 亚西尔·阿拉法特 , 印度总理 纳拉辛哈·拉奥 [88] 。 伊朗 谴责针对无辜民众的爆炸袭击,但也将其归咎于美国政策的煽动。 科威特 议会议员艾哈迈德·巴吉尔( Ahmed Baqer )表示,“这是一种任何宗教和法律都不会容许的犯罪行为,大量的平民和儿童遭杀害。这是违反人权、违背逻辑的行径,我们反对这样的行为。” [88] 。 俄罗斯 、 加拿大 、 澳大利亚 和 联合国 、 欧盟 等国家和组织都表示了哀悼 [88] [89] 。 多个国家主动提出对救援和调查工作加以协助。法国提议派出一支特别救援分队 [88] , 以色列总理 伊扎克·拉宾 提出派在反恐方面有专业素养的探员帮助展开调查 [89] 。克林顿总理谢绝了以色列的好意,因为不希望进一步激起反 穆斯林 情绪,对美国穆斯林构成威胁 [15] :57-58 。 受到影响的儿童 [ 编辑 ] 查尔斯·波特所拍这张消防员克里斯·菲尔德抱住垂死婴儿贝里·阿尔蒙的照片赢得了1996年 普利策奖 的现场新闻摄影奖。莱斯特·拉鲁也拍摄了一张类似的照片。 [90] 爆炸发生后,全美各地的媒体都特别报导了19名遇难者是婴儿或儿童,其中大部分当时正在日托中心这一细节。爆炸案发时全美的7900幢联邦大楼中有100家日托中心 [15] :57-58 。麦克维之后表示,他在选中默拉大楼作为目标时并不知道有这家日托中心的存在,如果他知道的话,“……或许我会考虑另寻目标。以附带伤亡来说,这个数字有些太大了” [91] 。但联邦调查局认为,麦克维曾于1994年12月对大楼内部进行查探,并且很可能在爆炸案前就知道日托中心的存在 [23] [91] 。2010年4月,当年负责起诉麦克维的 检察官 约瑟夫·哈兹勒( Joseph Hartzler )对这个问题提出质疑,表示麦克维之前仅因发现有一个花店就决定放弃目标,但到了默拉大楼时却没有发现“那儿有一家儿童日托中心,还有家信用社和社保办事处?” [92] 。 全国各地的学校都提前放学并暂时关闭。公用事业公司职工查尔斯· H ·波特四世( Charles H. Porter IV )拍下了一张 消防员 克里斯·菲尔德( Chris Fields )抱着婴儿贝里·阿尔蒙( Baylee Almon )的照片,阿尔蒙之后不久在附近的医院夭折。这张照片在全世界范围转载,成为这起爆炸案的象征,还获得了1996年 普利策奖 的现场新闻摄影奖 [93] :98 [94] 。媒体报告中多位儿童死亡的影像又吓到了许多孩子们,之后的研究表明,一些孩子表现出了 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症候群 的症状 [95] 。 儿童成为爆炸案后心理健康问题的主要关注焦点,许多与缓解炸弹心理影响相关,老年人和儿童都同样适宜的服务也融入了社区之中。俄克拉何马州的公立学校也进行了这样的工作,向近4万名学生提供了服务。俄克拉何马城在爆炸过去7星期后对初中和高中学生开展了一次临床研究,这也是当地最早且有组织的心理健康活动之一。这项研究主要在与爆炸案受害者没有任何关联的初中和高中学生中进行,结果显示这些学生虽然深受事件之震憾,而且表现出对这一事件的无力感,但他们在日常的学校和家庭生活上并不存在多少困难。相比之下,与爆炸案的受害者存在关联的学生情况就糟得多,许多人都存在创伤后应激障碍。 [96] 多位儿童在爆炸中失去了一位甚至多位至亲,还有报道称七位单亲家庭的儿童失去了自己仅有的家长。这些儿童之后由单亲家长、养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抚养。失去亲人让这些儿童在心理和情感上遭受磨难,还有一份采访表明爆炸产生的孤儿中至少有十位经历了许多不眠之夜,还对死亡产生痴迷。 [97] 克林顿总统表示,当他看到废墟中拉出婴儿的图像后,自己已经“出离愤怒”到想要“一拳打穿电视机” [15] :54 。他和 第一夫人 希拉里 要求助手们向儿童护理专家学习如何与那些和爆炸案相关联的孩子们进行沟通。总统还在爆炸案三天后向全国发表演说称:“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因为这件可怕的事情而去相信生活、未来以及成年人中有一些可怕的东西……大部分成年人都是好人,他们想要保护我们孩子的童年,我们一定会挺过这一关。” [98] 1995年4月22日,总统夫妇在白宫与超过40位联邦机构工作人员及其子女站到一起,通过现场直播的电视和广播向全国发表演说,表达了他们对儿童的关切 [99] [100] 。 媒体报道 [ 编辑 ] “这是为了什么?麦克维用一场滔滔雄辩说出了原因,但我们的统治者和他们的媒体优先考虑要将他描绘成一个嗜血成性的疯狂怪物……他们这样无异于是在踢皮球。” —— 戈尔·维达尔 ,2002年 [101] 新以百计的新闻卡车和媒体雇员赶到事发地点展开报道,新闻界立即就注意到,这场爆炸案发生的日期正是韦科惨案两周年 [66] 。起初的新闻报道中很多都推测这是由伊斯兰恐怖分子开展的袭击,并具体提及了 1993年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 的幕后主使 [26] :249 [102] [15] :55 。这些报道也导致一些穆斯林和阿拉伯裔受到攻击 [79] :140 [103] 。 由于起初还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其他可能性,因此媒体在呈现给公众的报道中对中东组织和个人横加指责 [104] 。这一时期美国对阿拉伯裔存在的成见对国内生活的许多阿拉伯裔美国人造成了不利影响 [105] 。这些成见可能对一些个人在爆炸案发生后的行为构成了影响,并且还可能正是媒体假定中东团体对事件负有责任的重要原因 [106] 。阿拉伯裔美国人反歧视委员会主席汉姆兹·莫格拉比( Hamzi Moghrabi )批评媒体在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发生仅数天后就对穆斯林和阿拉伯裔予以攻击 [64] 。 随着救援工作接近尾声,媒体的报道重点也转移到案件调查、逮捕,蒂莫西·麦克维和特里·尼科尔斯的庭审以及对另一位人称“无名氏二号”的嫌疑人。多位目击者声称自己看到过第二名形迹可疑的人,并且与尼科尔斯和麦克维都不像 [107] [108] 。 庭审和判刑 [ 编辑 ] 一支救援队于救援工作期间在墙上写下信息要求惩治凶徒。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的正式调查由联邦调查局领头,人称“ OKBOMB ” [109] ,由特别探员韦尔登· L ·肯尼迪( Weldon L. Kennedy )担任负责人 [110] 。他手下监管着900名联邦、州和地方的执法人员,其中有300位联邦调查局探员,200名 俄克拉何马城警察局 警员,125位俄克拉何马国民警卫队成员,还有55名 俄克拉何马州公共安全部 职员 [15] :76 。这也是继前总统 约翰·F·肯尼迪 遇刺 以来最大规模的犯罪专案组 [15] :76 。 OKBOMB 创下了美国历史上刑事案件规模的新纪录,联邦调查局探员进行了28,000次面谈,收集了3.2吨证据,获得的各类信息多达近十亿份 [13] [15] :vii [14] 。联邦法官理查德·保罗·马奇( Richard Paul Matsch )下令将案件审理地点从俄克拉何马城改为 科罗拉多州 的 丹佛 ,因为他认为被告在俄克拉何马州无法得到公正的审判 [111] 。相应的调查令麦克维、尼科尔斯和福捷分别受到独立审判并定罪。 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 [ 编辑 ] 主条目: 蒂莫西·詹姆斯·麦克维 1997年4月24日,麦克维的案件审理以开庭陈辞拉开了帷幕。代表 美国联邦政府 的一组检察官由约瑟夫·哈兹勒领头,他在开庭陈述中概述了麦克维的动机,以及所掌握的证据。他说,麦克维在陆军服役时看过了《特纳日记》一书,从此产生了对政府的憎恨。他将民兵反对增税和《 布雷迪法案 》通过的意识形态视为自己信念的支撑,并且 韦科惨案 和 红宝石山脊事件 的发生让这一信念得以进一步加强 [11] 。控方传唤了137名证人,其中包括迈克尔·福捷和洛里·福捷夫妇,还有麦克维的妹妹詹妮弗( Jennifer ),所有人都作证确认麦克维对政府的仇视,以及采取激进手段加以对抗的愿望 [112] :10 。福捷夫妇都作证称麦克维曾告知他们炸毁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的计划,迈克尔还透露了麦克维所选的日期,洛里则作证表示自己制作了麦克维用来租车的假证件 [113] 。 麦克维的辩护团队中有6位主要律师,领头的是史蒂芬·琼斯 [114] 。据法学教授道格拉斯· O ·林德( Douglas O. Linder )称,麦克维希望琼斯进行“必要的辩护”,即辩称他受到来自政府的“迫在眉睫的危险”,他制造这场爆炸案的目的,是防止政府将来再犯下诸如韦科惨案或是红宝石山脊事件这样的罪行 [113] 。麦克维认为,“迫在眉睫”和“立即”并不能划上等号,“如果一颗彗星飞向地球,并且已经越过 冥王星 轨道,那么它虽然不会立即对地球构成威胁,但却是迫在眉睫的威胁” [26] :285-286 。不过,琼斯并没有按麦克维期望的方式进行辩护,他试图通过合理怀疑的角度为当事人减轻罪责。琼斯还认为,麦克维只是一个更大阴谋的组成部分,并尝试把他描绘成“预先指定的替罪羊” [113] ,但麦克维不同意琼斯的辩护策略。经过一场聆讯,马奇法官作出独立裁决,认为有关更大阴谋的证据缺乏实质性,所以不能呈庭 [113] 。琼斯辩称,这起爆炸案不可能仅由两人来达成,而且也没有任何人亲眼看到麦克维出现在犯罪现场附近,并且对案件的调查工作只进行了两个星期,希望以此来让陪审团对案情存在合理怀疑 [113] 。琼斯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共传唤了25位证人出庭做证,其中包括联邦调查局的 弗雷德里克·怀特赫斯特 ( Frederic Whitehurst )博士。怀特赫斯特在法庭上批评联邦调查局对爆炸现场的调查和关键证据的处理存在草率了事的情况,但他却无法指出任何自己所知晓的直接证据有可信度存疑的情况 [113] 。 案件审理过程中,爆炸案发生后在现场发现的一条断腿成为双方争论的焦点。起初的观点认为这是一条男性的腿,之后才确认这条腿实际上属于爆炸中丧生的一位美国空军女性成员拉凯莎·利维( Lakesha Levy ) [115] 。利维的遗体已经与另一条不匹配的断腿一起下葬,结果只能重新开棺换回她自己的腿后再次下葬。重新取出棺材的腿已经过防腐处理,所以办案人员无法通过检验 DNA 来确定其归属 [67] 。琼斯辩称,这条腿有可能属于另一位嫌犯无名氏二号 [67] 。控方驳斥了这一说法,称一共有8名死难者下葬时都没有左腿,这条断腿有可能属于其中任何一位 [116] 。 麦克维的辩护过程中出现了多起对他非常不利的泄密情况,泄露的内容看起来是他和辩护律师之间的谈话,还有一段供述罪行的谈话内容在不经意间存入了电脑磁盘并落到了媒体手中,麦克维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危及了自己获得公正审判的可能性 [113] 。庭审期间法官颁布了 禁言令 ,双方律师都不得向媒体谈论证据、法律程序或对审判过程的看法。辩方得以将 联邦司法部 一份517页报告中的6页作为呈堂证据,这份报告批评了联邦调查局的犯罪实验室以及该机构的爆破专家大卫·威廉姆斯( David Williams )作出了欠科学且存在偏见的结论。报告声称,威廉姆斯并没有根据法医证据来做出自己的判断,而是在调查中进行反向推导。 [26] :315-317 经过23个小时的商议, 陪审团 于1997年6月2日判决麦克维的全部11项谋杀和阴谋罪名成立 [117] [118] 。辩方要求不要判死刑,减为 终身监禁 ,但麦克维还是被判死刑 [119] 。2001年5月,联邦司法部宣布,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中出现了失误,有超过3000份文件没有向麦克维的辩护律师提供 [120] 。司法部还宣布,死刑因此将推迟一个月,以便辩方可以对这件文件加以检阅。6月6日,联邦法官理查德·保罗·马奇裁决这些文件不能证明麦克维的清白,下令死刑予以执行 [121] 。总统 乔治·沃克·布什 批准死刑执行后(麦克维是联邦囚犯,联邦法律规定联邦囚犯的死刑需经总统批准),麦克维的死刑于6月11日在 特雷霍特 的联邦惩戒所以 注射 形式执行 [122] [123] [124] 。执行过程通过 闭路电视 进行转播,让爆炸案中受害者的亲属可以见证麦克维的死亡 [125] 。麦克维也是38年来经死刑处决的第一位联邦囚犯 [112] :17 。 特里·尼科尔斯 [ 编辑 ] 尼科尔斯一共受审了两次。他首度受审是在1997年,法庭判决他制造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和八起联邦官员过失杀人罪名成立 [126] 。1998年6月4日,法院判处他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俄克拉何马州于2000年以161起一级谋杀(160位不是联邦探员的遇难者和一名胎儿)起诉尼科尔斯,要求判处死刑 [127] 。2004年5月26日,陪审团裁决所有控罪罪名成立,但在是否要判死刑的问题上出现僵局。主审法官 史蒂芬·W·泰勒 ( Steven W. Taylor )于是判定刑期为161个无期徒刑连续执行,排除假释的可能性 [128] 。2005年3月,联邦调查局根据线报对尼科尔斯的故居再次进行搜查,从一处窄小空隙中找到了更多之前遗漏的炸药 [129] 。截至2009年,尼科尔斯仍然在 弗罗伦斯联邦超级戒备监狱 服刑 [130] 。 迈克尔·福捷 [ 编辑 ] 迈克尔·福捷和洛里·福捷夫妇由于对爆炸案的策划知情,因此被视为麦克维的帮凶。迈克尔协助麦克维对联邦大楼进行了考察,洛里也帮麦克维制作了之后用来租车的假驾照 [38] 。迈克尔同意出庭作证指控麦克维来进行控辩交易,为自己争取减刑,同时也让自己的妻子得到豁免 [131] 。1998年5月27日,他因未能及时警告有关部门这起袭击而被判入狱12年,并处罚款75,000美元 [132] 。2006年1月20日,已经服刑十年半的迈克尔因表现良好获得提前释放,他得以进入 证人保护计划 ,获得了新的身份 [133] 。 其他嫌疑人 [ 编辑 ] 办案人员始终没有找到“无名氏二号”,那条不相符的腿也一直没有找到主人,政府之后再也没有公开调查过任何与爆炸案相关的嫌疑人。虽然麦克维和尼科尔斯庭审时各自的辩护律师都提出有其他犯罪嫌疑人涉案,但法官史蒂芬· W ·泰勒认为,没有任何可信、相关或法律上认可的证据能够说明除麦克维和尼科尔斯外,还有第三个人直接与爆炸案有关 [113] 。面对是否还有其他同谋的问题,麦克维这样回答:“是不是因为我炸掉了默拉大楼,然后大家觉得单一个人就可以造成这么严重的破坏这点实在太可怕了?” [134] 。就在麦克维即将受死刑处决的当天早上他发布了自己所写的一封信,里面写道:“对那些拒绝接受事实、执迷不悟的阴谋论者,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倒是说说看,我到底在哪个环节上还需要别人的帮助?钱财?运输?专业技能?智商?战略?……证明一下: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会需要这么一位神秘莫测的‘ X 先生’!” [135] 余波 [ 编辑 ] 爆炸案的幸存者将这棵名为“幸存者之树”的 榆树 作为俄克拉荷马市国家纪念堂的象征。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是2001年的九一一袭击事件前美国本土所遭受最为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 [136] 。根据估算,整个俄克拉何马城都会区有约38.7万人和直接受爆炸案影响的某人相识,佔其总人口数的三分之一 [86] [79] :71 [137] 。 爆炸发生后48小时内,受到攻击的联邦办事处在 总务管理局 的协助下已经得以在市里的其他地点开展工作 [138] 。据 南方贫困法律中心 出版物及信息总监马克·波托克( Mark Potok )表示,他的组织从1995至2005年间追踪到了另外60起规模较小的本土恐怖主义阴谋 [139] [140] ,其中虽然有许多都得以及时发现并制止,但还是有多起造成了 基础设施 破坏,人员伤亡或其他破坏。波托克还透露,1996年时,美国境内一共有约858个本土民兵或其他反政府组织,不过到了2004年时这个数字已大幅下降到152个 [141] 。爆炸案发生后不久,联邦调查局又聘请了500名雇员对可能出现的本土恐怖主义袭击进行调查 [142] 。 立法 [ 编辑 ] 爆炸案发生后,美国联邦政府制定了多项立法,其中又以1996年《反恐怖主义及有效死刑法》最具影响 [16] 。由于对案犯的审理移交到了另一个州进行,克林顿总统于1997年3月20日签署《受害人训示澄清法》,让爆炸案和将来任何暴力行径的受害人有权对案件审理进行观察,并在量刑听证会上提供会对量刑构成影响的证词。对此克林顿表示:“刑事司法程序应该围绕受害人,而不是从旁观者的角度进行。” [143] 爆炸发生后的几年里, 科学家 、安全专家,以及 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 都受到 联邦国会 的传唤,参与要求顾客在购买硝酸铵化肥时出示身份证明立法的制定,法案还要求销售商保有销售纪录。法案的批评者认为,农民本来就需要大量使用化肥,购买化肥也是合法的行为 [144] ,截至2009年,只有 内华达州 和 南卡罗莱纳州 要求买方提供身份证明 [144] 。1995年6月,国会颁布立法,要求在炸药中掺入化学追踪剂,这样其制造的炸弹也就可以追溯到生产商 [145] 。2008年, 霍尼韦尔 宣布开发出了一种即便与燃油混合也不能引爆的氮基肥料。该公司得到了 美国国土安全部 的协助,开发出这种化肥( Sulf-N 26 )作为商业用途 [146] ,其中通过使用硫酸铵来降低化肥的爆炸性 [147] 。 俄克拉何马州学校课程 [ 编辑 ] 爆炸过后数年里,俄克拉何马州的 公立学校 一直因没有要求把爆炸案列入强制性的历史课程内容而受到批评。根据法律规定,俄克拉何马州历史是一项时长一个学期的课程,学生必须参与这一课程的学习才能毕业,但在 教科书 上,涉及这一爆炸案的内容只有一页,最多的也只有两页。该州对学生的学术技能优先级标准中没有要求学习掌握这起爆炸案的知识,更多的是关注于像腐败和 黑色风暴事件 之类主题 [148] 。2010年4月6日,州长 布拉德·亨利 ( Brad Henry )签署了《2750号众议院法案》( House Bill 2750 ),要求将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纳入该州学校的州、美国和世界历史课程 [149] [150] [151] 。 州长亨利在签署这条法案时表示:“虽然1995年4月19日发生的这起事件已经深深地刻在我们和所有记得那一天的俄克拉何马州人民心里,但我们的后代可能会对那天的事情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我们亏欠这一悲惨事件的所有遇难者和幸存者,也亏欠所有受到其影响的人们,我们必须记住1995年4月19日,理解这一事件到底意味着什么,并且对这个州乃至这个国家仍然意味着什么。” [151] 建筑安全和施工 [ 编辑 ] 爆炸案发生三个月后,原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的所在已夷为平地。 爆炸案发生后的几个星期內,联邦政府下令用预制的 纽泽西护栏 把所有大城市的联邦大楼围住来防止出现类似的袭击 [152] 。这些临时性的护栏之后大部分都替换成了永久性的安全屏障,成为 美国联邦建筑保安 长远计划的一部分。新的安全屏障看上去更美观,并且深植地下,令其更加坚固 [153] [154] 。此外,所有新建的联邦建筑物必须配备可以抵抗卡车冲撞的障碍,周边街道也要跟车流有一定的距离,将大楼面对卡车炸弹可能遭受的破坏程度降至最低水平 [155] [156] [157] 。例如联邦调查局的大楼就必须距车流要有至少30米的距离 [158] 。爆炸案发生后对全国所有联邦大楼保安措施改善的总计花费达到6亿美元 [79] :29 。 默拉联邦大楼曾被认为非常安全,以至之前只聘请一位保安 [15] :41 。1995年6月,美国总务管理局发布了《联邦设施漏洞评估》,又称《法警报告》( The Marshals Report ),这份报告导致全国所有的联邦建筑都经历了全面安全评估,还建立了一套对联邦政府拥有或租用的1300个联邦设施安全性进行分级的系统,把所有联邦设施分为五个安全级别,其中第一级所需要的保安措施最为宽松,第五级则最严格 [159] ,而艾尔弗雷德· P ·默拉大楼分在第四级 [160] 。全部52种保安改进分为多个类别,分别是物理屏障、闭路电视监控、场地规划和访问、强化建筑外墙来增加对爆炸冲压波的抵抗力,施釉门禁系统以减少玻璃碎片及其导致的伤亡,还有结构工程设计来防止出现连续性的倒塌 [161] [162] 。 这场袭击还促使了工程上的改进,让建筑物更能承受巨大的力量,这些改进都已经应用到了俄克拉何马州新建的联邦大楼中。 国家地理频道 纪录片 系列《 重返危机现场 》中提出,如果默拉联邦大楼起初是按照 加利福尼亚州 的抗震设计规范来建造,那么它很可能可以经受住这次爆炸。 [163] 反思和探讨 [ 编辑 ] 不少傾向支持麦克维政治观的人都认为他的行径只会适得其反,大部分意见都针对无辜儿童的死亡作出批评,甚至认为麦克维应该选择去暗杀某一位政府领导人。麦克维之前曾考虑刺杀 联邦司法部长 珍妮特·雷诺 ( Janet Reno ),以及曾参与韦科惨案和红宝石山脊事件行动的联邦调查局 人质拯救队 狙击手 朗·崛内 ( Lon Horiuchi ) [24] ,他在爆炸案后也曾表示有时會希望自己没有实行这起爆炸案,改为进行一系列的暗杀 [164] 。那些对麦克维表示同情的人大多将其行径描述为战争行为, 戈尔·维达尔 的文章《蒂莫西·麦克维的意义》( The Meaning of Timothy McVeigh )就抱持这一看法 [165] [166] ;还有记者将他与美國廢奴主義者 约翰·布朗 相提並論 [167] 。 麦克维相信,这次炸弹袭击对政府政策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并举出多个例子为证,如1996年 蒙大拿自由人 对峙的和平解决;爆炸案过后四个月,政府与兰迪·韦弗和他幸存的孩子以310万美元达成和解;还有2000年4月比尔·克林顿表示后悔决定强攻大卫教派营地的声明。麦克维声称:“只要你把恶霸的鼻血打出来,让他知道自己还要再挨一拳,他就不敢再回来了。” [26] :378-383 阴谋理论 [ 编辑 ] 爆炸案引出了多种阴谋理论,一些说法宣称政府中人,甚至包括总统比尔·克林顿都知道会有这一惨案发生却故意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168] [15] :219 。也有一些说法侧重于地方新闻中有关大楼中尚未爆炸其它炸弹的确认,还有一些看法着眼于爆炸案的其他同谋 [80] :265 。此外,还有说法宣称爆炸案是由政府一手操纵,旨在抹黑民兵运动,或是为新的反恐立法提供动力,麦克维只是个替罪羊 [168] [15] :219 [169] [93] :159 ;或是有外国特工,特别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参与其中 [108] [170] [171] 。多位专家对这些阴谋理论进行过争论,政府也多次针对这些说法开展过调查 [169] [172] [173] 。 疏散问题 [ 编辑 ] 艾尔弗雷德· P ·默拉联邦大楼前发生爆炸后,周边的街道立即陷入一片混乱。那些能够逃离大楼的人都离开了,其他被废墟所困的人则就地等待救援人员和志愿者的协助。根据 CNN 的报道 [174] ,雖然市中心区域的其他联邦大楼没有完全疏散,但能够离开该市的人都被勸告尽快离开;大楼周边的人们同時离开,令該處的交通流量急增,因而阻礙了救援人员和各机构前往現場救灾。包括联邦公路管理局 [175] 和俄克拉何马城在内的多个机构事後一同對爆炸案发生后的紧急响应机制进行评估,并針對阻碍救援工作顺利展开的问题提出了更加完善的响应方案。由于當時街道人潮拥挤,又有多个响应机构同时前往事发地点,致使政府分支机构与救援人员之间的沟通出现混乱。此外,不同的救援组织之間亦因欠缺沟通,未有協調彼此的工作,為搜救工作造成不少纷争和延误。俄克拉何马市在之后的报告中宣布,如果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专门负责在多个机构间进行沟通,将更有助于救灾工作的协调进行 [176] 。 2001年的九一一袭击事件发生后,联邦公路管理局经过对包括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在内多个事件加以考量后提议,给主要的大都市地区创建平民疏散路线,这些突出显示的路线将让救援人员和政府机构得以更加迅速地赶赴灾区。希望能够通过帮助平民迅速撤离,救援人员快速到达,让人员伤亡减少到最低限度。 [177] 纪念 [ 编辑 ] 俄克拉荷马市国家纪念堂 [ 编辑 ] 俄克拉荷马市国家纪念堂全景,从左到右分别是纪念椅,时间之门和倒影池,幸存者之树以及纪念楼 爆炸案过后的两年間,成千上万的人们来到默拉大楼旧址,留下毛绒玩具、十字架、信件以及其它个人物品纪念死难者 [93] :105 [178] 。俄克拉何马城收到了很多建造合适纪念馆的建议,但一直到1996年上半年才成立了正式的纪念馆筹备委员会 [79] :119 ,这个委员会名为默拉联邦大楼纪念馆专责工作组,由350人组成,其工作目标是制订纪念爆炸案死难者纪念馆的建筑方案 [98] 。1997年7月1日,由15名成员组成的小组一致同意全部624份提交方案中的一份入选 [179] 。获选的纪念馆方案预计其建设成本为2900万美元,这些资金将通过公共和私人基金筹集 [93] :109 [180] 。纪念堂属 国家公园服务 的一部分,由俄克拉何马城建筑师汉斯·巴兹( Hans Butzer )、托里·巴兹( Torrey Butzer )和斯文·伯格( Sven Berg )设计 [178] ,于2000年4月19日,爆炸案五周年纪念日这天由总统克林顿揭幕 [179] [181] ,之后第一年内就有70万人前来参观 [178] 。 纪念堂有一个倒影池,其上有两扇刻有时间的大门,一扇刻的是9:01,另一扇9:03,水池则代表着爆炸的那一刻(9:02)。纪念堂最南面是一片青铜和石头造成的椅子,每张椅子都代表了一位死难者,排列的位置也与各人当时在建筑物内的楼层和位置相对应,还代表了遇难者的亲人餐桌前的空椅子,同时代表儿童的椅子也比成人的要小。这些椅子的对面则是“幸存者之树”,这棵树原本是默拉联邦大楼的一道景观,经历这场爆炸和火灾后仍然顽强地存活下来。纪念馆还保有大楼没有受损的部分地基,让游客可以看到爆炸的破坏程度。经俄克拉荷马城纪念基金会点算,人们一共在用链条围绕的爆炸现场周围留下了超过80万件个人物品作纪念,这些纪念品如今都转移到了纪念堂的西部边缘。纪念堂北面则是纪念楼。 [182] 旧圣约瑟夫大教堂 [ 编辑 ] 纪念堂临近的角落有一尊由 旧圣约瑟夫大教堂 竖立,题为“ And Jesus Wept ”(意为“耶酥哭了”)的雕塑,圣约瑟夫是俄克拉荷马城的第一座由砖头和砂浆建造的 教堂 ,1995年4月19日的爆炸几乎将之彻底摧毁 [183] [184] 。不过,这座雕像并不是纪念堂的一部分 [185] 。 纪念活动 [ 编辑 ] 俄克拉何马城每年都会为这起爆炸案的死难者举行纪念活动。一年一度的纪念 马拉松 比赛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参赛,运动员也可以对受害者提供援助 [186] [187] 。2005年俄克拉何马州在爆炸案发生十周年之际举行了持续24天的活动,其中还包括一个从4月17日到24日,为期一星期的“国家希望之周”系列活动 [188] [189] 。像往年一样,十周年的纪念活动以上午9点02分进行的仪式开始,标志着炸弹爆炸的瞬间,然后是168秒的默哀,代表168名死难者。仪式中还会由儿童念出死难者名单,儿童则代表着俄克拉何马城的未来 [190] 。 副总统 迪克·切尼 ,前总统克林顿,俄克拉何马州长布拉德·亨利和爆炸案发生时担任州长的弗兰克·基廷以及其他政要出席了仪式并致辞强调“善良战胜邪恶” [191] 。死难者的亲属和爆炸案的幸存者也参加了在俄克拉何马城第一 联合卫理公会 教堂举行的仪式 [192] 。 总统 乔治·沃克·布什 在一份周年纪念活动的书面声明中写下了笔记,其中呼应了他于2001年同意对麦克维执行死刑时的讲话:“对于这起犯罪的幸存者和失去亲人的家庭们来说,痛苦仍然在继续。” [193] 。布什获得了邀请,但未能出席纪念仪式,因为他当时正前往 伊利诺伊州 的 斯普林菲尔德 为 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 揭幕,切尼代表他出席了仪式 [191] 。 参见 [ 编辑 ] 恐怖主义主题 美国主题 法律主题 1993年世界貿易中心爆炸案 2011年挪威爆炸和枪击事件 獨狼恐怖分子 靳如超爆炸案 1984年罗杰尼希教生物恐怖攻击 德勒斯登轟炸 参考资料 [ 编辑 ] ^ 1.0 1.1 Victims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 USA Today. Associated Press. 2001-06-20 [ 2014-04-02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15). ^ 2.0 2.1 Shariat, Sheryll. Sue Mallonee and Shelli Stephens-Stidham. Summary of Reportable Injuries in Oklahoma . Oklahoma State Department of Health. 1998-12 [ 2008-01-10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01-10).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3.0 3.1 3.2 3.3 3.4 Oklahoma City Police Department 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 Bombing After Action Report (PDF) . Terrorism Info: 58. [ 2008-12-18 ] . ( 原始内容 ( PDF ) 存档于2008-12-18). ^ 4.0 4.1 4.2 Case Study 30: Preventing glass from becoming a lethal weapon . Safety Solutions Online. [ 2007-02-13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7-02-13). ^ 5.0 5.1 Hewitt, Christopher. Understanding Terrorism in America: from the Klan to al Qaeda . Routledge. 2003: 106 [ 2014-04-03 ] . ISBN 978-0-415-27765-5 . ^ 6.0 6.1 6.2 6.3 6.4 Responding to Terrorism Victims: Oklahoma City and Beyond: Chapter II: The Immediate Crisis Response .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2000-10 [ 2014-04-03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0-05-28). ^ 7.0 7.1 FEMA Urban Search And Rescue (USAR) Summaries (PDF) . 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64. [ 2008-12-18 ] . ( 原始内容 (PDF) 存档于2008-12-18). ^ 8.0 8.1 Timothy McVeigh is apprehended (Video, 3 minutes) . NBC News Report. 1995-04-22 [ 2014-04-03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5). ^ 9.0 9.1 Ottley, Ted. License Tag Snag . truTV. 2005-04-14 [ 2014-04-03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1-02-27). ^ 10.0 10.1 Witkin, Gordon. Karen Roebuck. Terrorist or Family Man? Terry Nichols goes on trial for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 U.S. News & World Report. 1997-09-28.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12-24).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11.0 11.1 Feldman, Paul. Militia Groups Growing, Study Says Extremism: Despite negative publicity since Oklahoma bombing, membership has risen, Anti-Defamation League finds (Fee required) . Los Angeles Times . 1995-06-18 [ 2014-04-03 ] . ^ 12.0 12.1 McVeigh offers little remorse in letters . The Topeka Capital-Journal. Associated Press. 2001-06-10.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13.0 13.1 13.2 Serano, Richard A. One of Ours: Timothy McVeigh and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1998: 139–141. ISBN 0-393-02743-0 . ^ 14.0 14.1 Lessons learned, and not learned, 11 years later . MSNBC. Associated Press. 2006-04-16.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15.00 15.01 15.02 15.03 15.04 15.05 15.06 15.07 15.08 15.09 15.10 15.11 15.12 15.13 15.14 15.15 15.16 15.17 15.18 15.19 Hamm, Mark S. Apocalypse in Oklahoma . : 62–63 [ 2014-04-04 ] . ISBN 1-55553-300-0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28). ^ 16.0 16.1 Doyle, Charles. Antiterrorism and Effective Death Penalty Act of 1996: A Summary . FAS. 1996-06-03.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10-02). ^ Swickard, Joe. The Life Of Terry Nichols . The Seattle Times. 1995-05-11 [ 2014-04-03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10-16). ^ Bombing Trial . Online Focus (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 ). 1997-05-13 [ 2011-02-27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2-12). ^ Johnson, Kevin. As Okla. City date nears, militias seen as gaining strength . USA Today. 2010-04-16 [ 2014-04-03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1-04). ^ Means, Marianne. Search for meaning produces scapegoats. The Tampa Tribune (Fee required) 使用 |format=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1996-04-20. 使用 |accessdate=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Caesar, Ed. The British Waco survivors . The Sunday Times (London). 2008-12-14.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1-06-29). ^ Baker, Al. Dave Eisenstadt, Paul Schwartzman, and Karen Ball. Revenge for Waco Strike Former Soldier is Charged in Okla. Bombing . New York Daily News. 1995-04-22.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1-02-27).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23.00 23.01 23.02 23.03 23.04 23.05 23.06 23.07 23.08 23.09 23.10 Collins, James. Patrick E. Cole and Elaine Shannon. Oklahoma City: The Weight of Evidence . Time . 1997-04-28: 1–8 [ 2014-04-03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5).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 ( 帮助 ) ^ 24.0 24.1 McVeigh's Apr. 26 Letter to Fox News . Fox News . 2001-04-26 [ 2014-04-03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08). ^ Russakoff, Dale. Serge F. Kovaleski. An Ordinary Boy's Extraordinary Rage . The Washington Post. 1995-07-02 [ 2014-04-03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2-27).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 ( 帮助 ) ^ 26.00 26.01 26.02 26.03 26.04 26.05 26.06 26.07 26.08 26.09 26.10 26.11 26.12 26.13 26.14 26.15 26.16 26.17 26.18 26.19 26.20 26.21 26.22 26.23 26.24 26.25 26.26 26.27 26.28 26.29 26.30 26.31 26.32 26.33 26.34 26.35 26.36 26.37 26.38 26.39 26.40 Michel, Lou. Dan Herbeck. American Terrorist. ISBN 0-06-039407-2 .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Thomas, Jo. Ronald Smothers. Oklahoma City Building Was Target Of Plot as Early as '83, Official Says .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3-10).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 ( 帮助 ) ^ White Supremacist Executed For Murdering 2 in Arkansas . The New York Times. 1995-04-21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05). ^ Lewis, Carol W. The Terror that Failed: Public Opinion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Bombing in Oklahoma City (Registration required) .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 2000 May–June, 60 (3): 201–210 [ 2014-04-04 ] . doi:10.1111/0033-3352.00080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21).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The McVeigh Tapes . 2010-04-19 [ 2014-04-04 ] . MSNBC.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1-03). The truck rental — $250. The fertilizer was about... it was either $250 or $500. The Nitromethane was the big cost. It was like $1,500. Actually, lemme see, 900, 2,700,... we're talking $3,500 there... Lets round it up. I just gave you the major expenses, so go to like five grand... what's five grand? 缺少或 |title= 为空 ( 帮助 ) ^ Smith, Martin. McVeigh Chronology . Frontline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13). ^ Scarpa Jr., Greg. AP Report of Possible Subcommittee Inquiry into Oklahoma City Bombing, Recent Intelligence Concerning (a) Involvement of FBI Informant. and (b) Imminent Threat (PDF) . Forensic Intelligence International .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2-10-29). ^ 33.0 33.1 33.2 Ottley, Ted. Imitating Turner . truTV. [ 2014-04-04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1-02-27). ^ McCoy, Max. Timothy McVeigh and the neo-Nazi Bankrobbers . Fortean Times. 2004-11.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4-16). ^ AP: FBI suspected McVeigh link to supremacist robbers . USA Today. Associated Press. 2004-02-25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4-04). ^ Evidence builds up against Nichols in trial . Boca Raton News. Associated Press. 1997-12-16 [ 2014-04-04 ] . ^ Thomas, Jo. Bomb Suspect Hid Cash, Ex-Wife Testifies . The New York Times. 1997-11-20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05). ^ 38.0 38.1 38.2 38.3 Thomas, Jo. For First Time, Woman Says McVeigh Told of Bomb Plan . The New York Times. 1996-04-30.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08). ^ Florio, Gwen. McVeigh's Sister Takes the Stand Against Him He Spoke of Moving From Antigovernment Talk to Action, She Testified, and of Transporting Explosives . 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 1997-05-06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4-04). ^ Chronis, Peter. Key a 'stroke of genius ' . Denver Post.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16). ^ Rita, Cosby. Clay Rawson and Peter Russo. G-Men Recall Hunting Down McVeigh, Nichols . Fox News. 2005-04-15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2-27).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42.0 42.1 Rogers, J. David. Keith D. Koper. Some Practical Applications of Forensic Seismology (PDF) . Missouri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5–35.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3-10-29).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Tim, Talley. Man testifies axle of truck fell from sky after Oklahoma City bombing . The San Diego Union-Tribune. 2004-04-15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03-18). ^ A Study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Homeland Security Television. 10:42 记录于. 2006. ^ Irving, Clive. In Their Name. : 76. ISBN 0-679-44825-X . ^ 46.0 46.1 46.2 46.3 46.4 46.5 The Oklahoma Department of Civil Emergency Management After Action Report (PDF) . Department of Central Services Central Printing Division: 77. 1996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4-01-21). ^ City Of Oklahoma City Document Management. Final Report. : 10–12. ISBN 0-87939-130-8 . ^ 48.0 48.1 48.2 48.3 48.4 48.5 48.6 Irving, Clive. In Their Name .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95 [ 2014-04-04 ] . ISBN 0-679-44825-X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1-31). ^ 49.0 49.1 Responding to Terrorism Victims: Oklahoma City and Beyond: Chapter I, Bombing of the 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 .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2000-10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0-05-28). ^ Mlakar, Sr., Paul F.. W. Gene Corley, Mete A. Sozen, Charles H. Thornton.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Analysis of Blast Damage to the Murrah Building. Journal of Performance of Constructed Facilities. 1998-08, 12 (3): 113–119. doi:10.1061/(ASCE)0887-3828(1998)12:3(113) .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Holzer, T. L.. Joe B. Fletcher, Gary S. Fuis, Trond Ryberg, Thomas M. Brocher, and Christopher M. Dietel. Seismograms Offer Insight into Oklahoma City Bombing . 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 1996, 77 (41): 393, 396–397. doi:10.1029/96EO00269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09-18).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Library Factfiles: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 The Indianapolis Star. 2004-08-09.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5-22). ^ Crogan, Jim. Secrets of Timothy McVeigh . LA Weekly. 2004-03-24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3-27). ^ 54.0 54.1 Zucchino, David. Tracing a Trail to Destruction. The Clues from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Have Led to. A Small Circle of Malcontents – Not a Wide Network (Fee required) . 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 1995-05-14 [ 2014-04-04 ] . ^ Morava, Kim. Trooper who arrested Timothy McVeigh shares story . Lerner Newspapers (Shawnee News-Star). 2009-02-24.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9-02). ^ 56.0 56.1 Turning to evidence: axle and fingerprints . Kingman Daily Miner. Associated Press. 1997-04-21 [ 2014-04-04 ] . TNT at $5 a stick. Need more. ^ 57.0 57.1 Ottley, Ted. Innocence Lost . truTV. 2005-04-14 [ 2014-04-04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05-17). ^ April 22, 1995 Bomb Suspect Charged. The Oklahoman . 1995-04-22. 使用 |accessdate= 需要含有 |url= ( 帮助 ) ^ A Study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Homeland Security Television. 11:07 记录于. 2006. ^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Case: The Second Trial . CourtTV News. [ 2009-02-21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9-02-21). ^ Michael Moore didn't libel bomber's brother, court says . USA Today. Associated Press. 2007-02-20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1-02). ^ Michel, Lou. Susan Schulman. McVeigh Tried to Have Ammo Mailed His Sister Picked Up Supply After Store Refused His Request to Ship It (Fee required) . The Buffalo News. 1995-04-29 [ 2014-04-04 ] .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 ( 帮助 ) ^ Church, George J.. Patrick E. Cole. The Matter of Tim McVeigh . Time. 1995-08-14: 2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5).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 ( 帮助 ) ^ 64.0 64.1 Fuchs, Penny Bender. Jumping to Conclusions in Oklahoma City? . American Journalism Review. 1995-06.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2-27). ^ 65.0 65.1 Figley, Charles R. treating Compassion Fatigue . [ 2014-04-04 ] . ISBN 1-58391-053-0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03). ^ 66.0 66.1 66.2 66.3 April 19, 1995. World News Tonight With Peter Jennings. 第31季. 1995-04-19. ABC. ^ 67.0 67.1 67.2 Thomas, Jo. McVeigh Defense Team Suggests Real Bomber Was Killed in Blast .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97-05-23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08).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Defense. Design of Buildings to Resist Progressive Collapse (PDF) . 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 2005-01-25: 14 [ 2014-04-04 ] . ( 原始内容 (PDF) 存档于2013-12-24). ^ 69.0 69.1 Mallonee, Sue. Sheryll Shariat, Gail Stennies, Rick Waxweiler, David Hogan, and Fred Jordan. Physical Injuries and Fatalities Resulting From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96-08-07, 276 (5): 382–387 [ 2014-04-04 ] . PMID 8683816 . doi:10.1001/jama.276.5.382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25).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Romano, Lois. Prosecutors Seek Death For Nichols . The Washington Post. 1997-12-30: A3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2-27). ^ 71.0 71.1 Eddy, Mark. April 19, 1995 . The Denver Post.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16). ^ 72.0 72.1 72.2 Winthrop, Jim.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Immediate Response Authority and Other Military Assistance to Civil Authority (MACA) . The Army Lawyer. 1997-07 [ 2014-04-04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2-27). ^ 73.0 73.1 73.2 Davis, G. Victims by the Hundreds: EMS Response and Command . Fire Engineering. 1995, 148 (10): 98–107 [ 2014-04-05 ] . ^ 74.0 74.1 Giordano, Geraldine.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New York: The Rosen Publishing Group, Inc. 2003. ISBN 0-8239-3655-4 . ^ Ottley, Ted.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Bad Day Dawning . truTV. 2005-04-14 [ 2014-04-0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10-15). ^ 76.0 76.1 76.2 Solomon, John. Gov't had missile in Murrah Building (Registration required) . Associated Press. 2002-09-26 [ 2014-04-05 ] . ^ Talley, Tim. Nichols Jury Hears Recording of Bombing (Registration required) . HighBeam Research. Associated Press. 2004-04-23.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2-27). ^ Driver, Don. Marty Sabota. Rescuers search through chill for a miracle (Registration required) . San Antonio Express-News. 1995-04-23 [ 2014-04-05 ] .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79.0 79.1 79.2 79.3 79.4 79.5 79.6 Linenthal, Edward. The Unfinished Bombing: Oklahoma City in American Memory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 2014-04-05 ] . ISBN 0-19-516107-6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30). ^ 80.0 80.1 Stickney, Brandom M. All-American Monster. ISBN 1-57392-088-6 . ^ Candiotti, Susan. Federal Building Demolition . CNN Interactive. 1995-05-23.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12-19). ^ $10 million collected for bombing victims. The Pantagraph. Associated Press. 1995-06-05. ^ San Diego Blood Bank History . San Diego Blood Bank. [ 2014-04-0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12-24). ^ Heinrich, Janet. Maintaining an Adequate Blood Supply Is Key to Emergency Preparedness (PDF) .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2002-09-10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3-12-24). ^ Keating, Frank. Where Terrorists Belong .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99-08-31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05). ^ 86.0 86.1 Witt, Howard. Torment lingers in OK City . Chicago Tribune. 2005-04-17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19). ^ Meet Our President/CEO . Goodwill Industries.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7-06-12). ^ 88.0 88.1 88.2 88.3 Friend, Foe United in Vilifying Attack Reaction: Compassion for victims' families, disgust at blast's callousness run as common threads through world leaders' responses (Fee required) . Los Angeles Times. 1995-04-21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4-05). ^ 89.0 89.1 ' How Deeply We Share the Sorrow' Rabin Also Offers Help. Boutros-Ghali Condemns 'Cowardly Attack ' . St. Louis Post-Dispatch. 1995-04-20. ^ A Mother's Pain For Ever Frozen in Time. The Star. Associated Press. 2005-04-19. ^ 91.0 91.1 FBI: McVeigh knew children would be killed in OKC blast . CNN. 2001-03-29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08-05-10). If I had known there was an entire day-care center, it might have given me pause to switch targets. That's a large amount of collateral damage. ^ Schoenburg, Bernard. McVeigh prosecutor: Focus on victims of Oklahoma City bombing . The State Journal-Register.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10). ^ 93.0 93.1 93.2 93.3 Sturken, Marita. Tourists of History .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7 [ 2014-04-05 ] . ISBN 0-8223-4122-0 . ^ 1996 Pulitzer Prizes-Spot News Photography . Pulitzer Prize.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12). ^ Pfefferbaum, Betty. The impact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on children in the community (Fee required) . Military Medicine. 2009-04-23, 166 (12): 49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19). ^ Pfefferbaum, Betty. Sconzo, Guy M. Flynn, Brian W. Kearns, Lauri J. Doughty, Debby E. Gurwitch, Robin H. Nixon, Sara Jo Nawaz, Shajitha. Case Finding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for Children in the Aftermath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 Journal of Behavioral Health Services & Research. 2003, 30 (2): 215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4-05).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Leland, John. The orphans of Oklahoma City . Newsweek. 1996-04-22, 127 (17): 40 [ 2012-11-27 ] . [ 失效連結 ] ^ 98.0 98.1 Loe, Victoria. Berlin-Based Team's Design Chosen for Bomb Memorial. Winning Entry Evokes Images of Reflection, Hope (Fee required) . The Dallas Morning News. 1997-07-05 [ 2014-04-05 ] . ^ Martin, Gary. President demands execution for bombers (Fee required) . San Antonio Express-News. 1995-04-24 [ 2014-04-05 ] . ^ Thomma, Steven. With his swift response, Clinton grabs center stage . Philadelphia Inquirer. 1995-04-23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4-05). ^ Gore Vidal. Perpetual War for Perpetual Peace (PDF) . Nation Books. 2002: 1, 81 [ 2014-04-05 ] . ISBN 978-1560254058 . ( 原始内容 (PDF) 存档于2014-04-05). ^ Kellner, Douglas. Guys and Guns Amok . : 102 [ 2014-04-05 ] . ISBN 1-59451-493-3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2-05). ^ Progler, J.A. The Utility of Islamic Imagery in the West . Al-Tawhid. [ 2014-04-05 ] . ^ Johnson, David. At Least 31 Are Dead, Scores Are Missing After Car Bomb Attack in Oklahoma City Wrecks 9-Story Federal Building . : 1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16). ^ Miller, Kyle. United We Stood (PDF) . : 1–19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4-04-05). ^ Paul. Common Stereotypes . : 1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1-22). ^ Kifner, John. June 11–17: John Doe No. 2. A Dragnet Leads Down One More Blind Alley . The New York Times. 1995-07-18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05). ^ 108.0 108.1 Krall, Jay. Conspiracy buffs see Padilla, Oklahoma City link . Chicago Sun-Times. 2002-06-18 –通过HighBeam Research. ^ Statement of Special Agent in Charge Danny Defenbaugh Regarding OKBOMB Documents (新闻稿). FBI. 2001-05-11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Ostrow, Ronald. Chief of Oklahoma Bomb Probe Named Deputy Director at FBI . Los Angeles Times. 1995-08-09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4-05). ^ Bombing trial moves to Denver . Gainesville Sun. Associated Press. 1996-02-21 [ 2014-04-05 ] . ^ 112.0 112.1 Wright, Stuart A. Patriots, Politics, and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Cambridg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2007. ISBN 978-0-521-87264-5 . ^ 113.0 113.1 113.2 113.3 113.4 113.5 113.6 113.7 Linder, Douglas O.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 The Trial of Timothy McVeigh . Famous Trials: Oklahoma City Bombing Trial. University of Missouri–Kansas City. 2006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13). ^ Petition for Writ of Mandamus of Petitioner-Defendant, Timothy James McVeigh and Brief in Support . Case No. 96-CR-68-M.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Tenth Circuit. 1997-03-25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Johnston, David. Leg in the Oklahoma City Rubble Was That of a Black Woman .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95-08-31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05). ^ Miller, Richard Earl. Writing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 New York: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ress. 2005: 100 [ 2014-04-05 ] . ISBN 0-8229-5886-4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7-06). ^ U.S. v. McVeigh . Oklahoma State Courts Network.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3-18). ^ Eddy, Mark. George Lane, Howard Pankratz, Steven Wilmsen. Guilty on Every Count . The Denver Post. 1997-07-03.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12-17).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Pellegrini, Frank. McVeigh Given Death Penalty . Time.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09-01-15). ^ Bierbauer, Charles. Susan Candiotti, Gina London, and Terry Frieden. McVeigh execution rescheduled for June 11 . CNN. 2001-05-11 [ 2014-04-0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9-02-17).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Judge Won't Delay McVeigh Execution . The Washington Post. Associated Press. 2001-06-06 [ 2014-04-0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1-03-18). ^ Mears, Bill. Bush approves execution of Army private . CNN. 2008-07-28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28). ^ McVeigh Execution: A 'completion of justice ' . CNN. 2001-06-11 [ 2014-04-0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0-02-21). ^ Day of Reckoning (execution of Timothy McVeigh) (Video) . NBC News Report. 2001-06-11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12). ^ Frieden, Terry. Okla. families can watch McVeigh execution on TV . CNN. 2011-04-12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3-18). ^ Thomas, Jo. December 21–27. Nichols Found Guilty In Oklahoma City Case . The New York Times. 1997-12-28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08). ^ Davey, Monica. Nichols found guilty of murder .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04-05-27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5). ^ Talley, Tim. Nichols gets 161 life sentences . The Register-Guard. 2004-08-10 [ 2014-04-06 ] . ^ FBI: Explosives Found in Nichols' Old Home . Fox News. Associated Press. 2005-04-02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10). ^ Bennett, Brian. Where Moussaoui Is Likely to Spend Life in Prison . Time. 2006-05-04 [ 2014-04-05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5). ^ Transcripts . CNN. 2006-01-20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12-Year Sentence Given Again to Witness in Oklahoma Bombing .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1999-10-0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08). ^ Hamilton, Arnold. New life, identity await Fortier as he leaves prison . The Dallas Morning News (HighBeam Research). 2006-01-18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3-18). ^ Jo, Thomas. ' No Sympathy' for Dead Children, McVeigh Says .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2001-03-2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05). ^ Ottley, Ted. McVeigh in Good Spirits in Final Hours, June 11, 2001 . crimelibrary. 2001-06-11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08-07-06). ^ Kahn, Joseph. A Trend Toward Attacks That Emphasize Deaths .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2001-09-12 [ 2014-04-0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06-05). ^ Kifner, John. In Oklahoma City, remembrance time '95 bombing that killed 168 to be marked (Registration required) .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2005-04-18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3-18) –通过HighBeam Research. ^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Federal Building Security: Hearing Before the Subcommittee on Public Building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Committee on Transportation and Infrastructure . 104th Congress, April 24, 1996. Interview with Dave Barram, Administrator of GSA, p. 6 ^ Talley, Tim. Experts fear Oklahoma City bombing lessons forgotten . The San Diego Union-Tribune. 2006-04-17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Blejwas, Andrew. Anthony Griggs and Mark Potok. Almost 60 Terrorist Plots Uncovered in the U.S.: Terror From the Right . 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 2005 Summer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1).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请检查 |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MacQuarrie, Brian. Militias' era all but over, analysts say . The Boston Globe. 2005-04-1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06-02-02). ^ The Enemy Within . BBC News. 2001-06-07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03). ^ Cassell, Paul. Barbarians at the Gates? A Reply to the Critics of the Victims' Rights Amendment . Utah Law Review. 1999, 479 [ 2014-04-06 ] . ^ 144.0 144.1 Condon, Patrick. Bomb ingredient restricted in 2 states . The Boston Globe. 2004-06-12. ( 原始内容 存档于三月 18, 2011). 请检查 |archive-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Gray, Jerry. Senate Votes to Aid Tracing of Explosives . The New York Times. 1995-06-06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05). ^ Company Creates Hard-to-Ignite Fertilizer to Foil Bomb-Makers . Fox News. Associated Press. 2008-09-23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10). ^ Honeywell Sulf-N ® 26: A New Fertilizer for a New World (PDF) . Honeywell. 2011-07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3-12-09). ^ Alex Cameron. 15 Years Later: Time To Teach Students The Murrah Bombing? . NewsOn6. 2010-03-30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5-12). ^ Ed Vulliamy. Oklahoma: the day homegrown terror hit America . the Guardian. 2010-04-11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08-07). ^ Jennifer Pierce. Governor Henry Signs Bill Making Murrah Bombing Required Learning . News9. 2010-04-06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4-06). ^ 151.0 151.1 Ricky Maranon. Bill adds OKC bombing to education curriculum . The Oklahoma Daily. 2010-04-07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0-12-17). ^ Manjoo, Farhad. Cityscape of fear . Salon.com. 2006-08-26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1-13). ^ Hill, John. Changing Place/Changing Times . Invisible Insurrection. 2004 [ 2014-04-0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3-12-24). ^ Duffy, Daintry. Hidden Strengths . CIO Magazine. 2003-12-0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14). ^ Safeguarding Building Perimeters For Bomb Attacks . Security Management Consulting.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Dixon, David. Is Density Dangerous? The Architects' Obligations After the Towers Fell (PDF) . Perspectives on Preparedness. 2002-10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3-12-24). ^ Nadel, Barbara A. High-risk Buildings Placed In a Class All Their Own . Engineering News-Record. 2002-03-25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Markon, Jerry. FBI's Fairfax Agents Packing For Pr. William . The Washington Post. 2006-10-25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3-18). ^ WBDG Safe Committee. Security for Building Occupants and Assets . Whole Building Design Guide. 2008-10-31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WBDG Safe Committee. Justice Department Issues Recommendations For Upgrading Federal Building Security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1995-06-28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30). ^ Nadel, Barbara A. Oklahoma City: Security Civics Lessons 2 (4). Buildings.com. 2007-04 [ 2009-06-0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9-02-08). ^ Nadel, Barbara A. Designing for Security . Architectural Record.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0-06). ^ The Bomb in Oklahoma City (Oklahoma City). Seconds From Disaster. 第1季. 2004-07-20. 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 ^ McVeigh Considered Assassination of Reno, Other Officials . Fox News. 2001-04-27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10). ^ Vidal, Gore. The Meaning of Timothy McVeigh . Vanity Fair. 2001-0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11). ^ Gibbons, Fiachra. Vidal Praises Oklahoma Bomber for Heroic Aims . London: guardian.co.uk. 2001-08-17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Finkelman, Paul. Analogies: Was Timothy McVeigh Our John Brown? . History News Network. 2001-07-06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5). ^ 168.0 168.1 Crothers, Lane. Rage on the Right: The American Militia Movement from Ruby Ridge to Homeland Security.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 135–136. ISBN 0-7425-2547-3 . ^ 169.0 169.1 Knight, Peter. Conspiracy Theories in American History: An Encyclopedia. Santa Barbara, CA: ABC-CLIO. 2003: 554–555. ISBN 1-57607-812-4 . ^ Berger, J.M. Did Nichols and Yousef meet? . Intelwire.com. [ 2014-04-0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6-09-25). ^ Rohrabacher, Dana. Phaedra Dugan.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Was There A Foreign Connection? (PDF) . Oversight and Investigations Subcommittee of the House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mmittee. [ 2012-10-04 ] . ( 原始内容 (PDF) 存档于2012-10-04).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 ( 帮助 ) ^ Nichols' Lawyers Say Government Leaked Information to the Media (Registration required) . Rocky Mountain News (HighBeam Research). 1997-09-20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1-03-18). ^ Call to reopen Oklahoma bomb case . BBC News. 2007-03-02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0-10). ^ Oklahoma City Government Buildings Evacuated . CNN. 1995-04-1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3-09) –通过What Really Happened. ^ 1 Introduction . Federal Highway Administration.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16). ^ After Action Report: 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 Bombing, 19 April 1995 in Oklahoma City, Oklahoma (PDF) . The Oklahoma Department of Civil Emergency Management. (原始内容 存档 (PDF) 于2014-01-21). ^ Amy Donahue. Robert Tuohy. Lessons We Don't Learn: A Study of the Lessons of Disasters, Why We Repeat Them, and How We Can Learn Them . Homeland Security Affairs (NPS Center for Homeland Defense and Security). 2006-07, II (2)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06-09-24). ^ 178.0 178.1 178.2 Yardley, Jim. Uneasily, Oklahoma City Welcomes Tourists . The New York Times. 2001-06-11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08). ^ 179.0 179.1 About the Designers . Oklahoma City National Memorial. [ 2014-04-06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7-06-23). ^ McLeod, Michael. Hundreds still live with scars of Oklahoma City bombing every day . The Orlando Sentinel. 2007-06-01 [ 2011-03-17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9-04-29). ^ Oklahoma City National Memorial . National Park Service.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13). ^ White, Zachary. The Search For Redemption Following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Amending the Boundaries Between Public and Private Grief . San Diego: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 1998: 70 [ 2014-04-06 ] . ^ Oklahoma Historical Society. Oklahoma City . 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Stillwater.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1-03). ^ Koetting, Thomas B. Compelled, They Come: Visitors To The Blast Site—Oklahoma City/One Year Later . The Seattle Times. 1996-04-16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 ' And Jesus Wept' Statue Vandalized . KOCO-TV. 2003-11-14 [ 2012-03-05 ]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12-03-05). ^ Harper, Justin. Matt Patterson and Jason Kersey. 2007 Oklahoma City Memorial Marathon: Notebook (Fee required) . The Oklahoman. 2007-04-30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12-24).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 Tramel, Berry. Emotion makes Memorial different . The Oklahoman (HighBeam Research). 2006-04-29 [ 2009-04-29 ] . ( 原始内容 (Registration required) 存档于2009-04-29). ^ Page, David. OKC Memorial plans 24 days of events to mark bombing anniversary . The Journal Record. 2005-01-06 [ 2009-04-29 ] . ( 原始内容 (Registration required) 存档于2009-04-29). ^ AFGE Commemorates Oklahoma City Bombing (新闻稿). AFGE. 2005-04-06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15). ^ Kurt, Kelly. Children's pain – Victims speak on bombing anniversary . The Portsmouth Herald.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19). ^ 191.0 191.1 Vice President's Remarks at Day of Remembrance Ceremony (新闻稿). whitehouse.gov. 2005-04-1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5-07). ^ Oklahoma City Marks Bombing Anniversary . CNN. 2005-04-1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2-10-23). ^ President's Statement on Tenth Anniversary of Oklahoma City Bombing (新闻稿). whitehouse.gov. 2005-04-19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5-05). 扩展阅读 [ 编辑 ] Hinman, Eve E.. Hammond, David J. Lessons from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Defensive Design Techniques. New York (ASCE Press). 1997. ISBN 0-7844-0217-5 . Jones, Stephen. Israel, Peter. Others Unknown: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Conspiracy. New York: PublicAffairs. 2001. ISBN 978-1-58648-098-1 . Oklahoma Today. 9:02 am, April 19, 1995: The Official Record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Oklahoma City: Oklahoma Today. 2005. ISBN 0-8061-9957-1 . Hoffman, David.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and the Politics of Terror. Feral House. 1998. ISBN 0-922915-49-0 . Sanders, Kathy. After Oklahoma City: A Grieving Grandmother Uncovers Shocking Truths about the bombing ... and Herself. Arlington, TX: Master Strategies. 2005. ISBN 0-9766485-0-4 . Sherrow, Victoria.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Terror in the Heartland. Springfield, N.J.: Enslow Publishers. 1998. ISBN 0-7660-1061-9 . City of Oklahoma City Document Management. Final Report: 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 Bombing April 19, 1995. Stillwater, OK: Department of Central Services Central Printing Division. 1996. ISBN 0-87939-130-8 . Crothers, Lane. Rage on the Right: The American Militia Movement from Ruby Ridge to Homeland Security. Lanham, MD: Rowman & Littlefield. 2003. ISBN 0-7425-2546-5 . Figley, Charles R. treating Compassion Fatigue . [ 2014-04-04 ] . ISBN 1-58391-053-0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1-03). Giordano, Geraldine.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New York: The Rosen Publishing Group, Inc. 2003. ISBN 0-8239-3655-4 . Hamm, Mark S. Apocalypse in Oklahoma . : 62–63 [ 2014-04-04 ] . ISBN 1-55553-300-0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28). Hamm, Mark S. In Bad Company: America's Terrorist Underground. Boston: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1-55553-492-9 . Hewitt, Christopher. Understanding Terrorism in America: from the Klan to al Qaeda . Routledge. 2003 [ 2014-04-03 ] . ISBN 978-0-415-27765-5 . Irving, Clive. In Their Name .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95 [ 2014-04-04 ] . ISBN 0-679-44825-X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1-31). Kellner, Douglas. Guys and Guns Amok: Domestic Terrorism and School Shootings from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to the Virginia Tech Massacre. Boulder, CO: Paradigm Publishers. 2007. ISBN 1-59451-492-5 . Knight, Peter. Conspiracy Theories in American History: An Encyclopedia. Santa Barbara, CA: ABC-CLIO. 2003. ISBN 1-57607-812-4 . Linenthal, Edward. The Unfinished Bombing: Oklahoma City in American Memory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US. [ 2014-04-05 ] . ISBN 0-19-516107-6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6-30). Michel, Lou. Dan Herbeck. American Terrorist: Timothy McVeigh &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New York: ReganBooks. 2001. ISBN 0-06-039407-2 .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 帮助 ) Miller, Richard Earl. Writing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 New York: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ress. 2005 [ 2014-04-05 ] . ISBN 0-8229-5886-4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7-06). Serano, Richard A. One of Ours: Timothy McVeigh and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1998. ISBN 0-393-02743-0 . Stickney, Brandon M. All-American Monster: The Unauthorized Biography of Timothy McVeigh. Amherst, NY: Prometheus Books. 1996. ISBN 1-57392-088-6 . Sturken, Marita. Tourists of History: Memory, Kitsch, and Consumerism from Oklahoma City to Ground Zero. Durham, NC: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0-8223-4103-4 . Wright, Stuart A. Patriots, Politics, and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Cambridg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978-0-521-87264-5 . Key, Charles, State Representative. The Final Report of the Bombing of the Alfred P. Murrah Building. Oklahoma City, Oklahoma: The Oklahoma Bombing Investigation Committee. 2001. ISBN 0-9710513-0-5 . LCCN 2001117318 . 外部链接 [ 编辑 ] 维基共享资源 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Blast Loading and Response of the Murrah Building 一份独立的工程分析报告,指出汽车炸弹无疑是导致默拉大楼倒塌的唯一原因 俄克拉荷马市国家纪念堂官方网站 《丹佛邮报》:俄克拉何马市爆炸案相关报道 CNN的相关报道页面 死难者名单: Victims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 USA Today. Associated Press. 2001-06-20 [ 2014-04-02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4-02-15). 图片集 克林顿总统在爆炸案纪念祷告会上演说的文本、音频和视频: 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 Oklahoma Bombing Memorial Prayer Service Address . Online Speech Bank: Top 100 American Speeches. Oklahoma City, OK: American Rhetoric. 1995-04-23 [ 2014-04-06 ] . (原始内容 存档 于2013-09-30). 爆炸案时间轴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oldid=47081411 ” 分类 : 美國死刑案件 1995年美国犯罪事件 1995年美国灾难 1995年俄克拉荷马州 1995年美国谋杀案 反联邦主义 美国建筑物倒塌事件 美国汽车和卡车炸弹袭击 美国反恐政策 俄克拉何马州灾难 1995年爆炸案 美国极右翼政治 俄克拉何马城历史 1991年后的美国历史 1995年屠杀 美国屠杀事件 俄克拉何马州谋杀案 俄克拉何马城 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 美国政治暴力事件 比尔·克林顿总统任期 1995年美国恐怖活动 政府建築襲擊事件 隐藏分类: 含有过时参数的引用的页面 含有格式却不含网址的引用的页面 含有访问日期但无网址的引用的页面 引文格式1错误:日期 含有缺少标题的引用的页面 带有失效链接的条目 条目有永久失效的外部链接 含有英語的條目 维基数据存在坐标数据的页面 典范条目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العربية Azərbaycanca Български Català Čeština Cymraeg Dansk Deutsch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añol Eesti فارسی Suomi Français עברית Magyar Bahasa Indonesia Italiano 日本語 한국어 Latviešu മലയാളം मराठी Nederlands Norsk Polski Português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Српски / srpski Svenska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اردو Tiếng Việt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22:21。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2%AE%E7%A5%A8
  邮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邮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条目 需要补充更多 来源 。 (2011年2月28日) 请协助添加多方面 可靠来源 以 改善这篇条目 , 无法查证 的内容可能會因為 异议提出 而移除。 一張郵票主要由四部分組成: 1. 圖樣 2. 齒孔 3. 面額 4. 國名 邮票 是郵政機關發行,供寄遞郵件貼用的 郵資 憑證。发送者为邮政服务付费的一种形式。发送者会将邮票贴在信件上,再由邮局盖章(通常是 郵戳 )销值,以用于在 郵件 被寄出前,證明寄郵人已支付全部或部分傳遞費用。為方便使用,郵票四周一般會打上 齒孔 ,背面則加上一層 背膠 。世界上的第一枚郵票是英国的 黑便士 。郵票發行由國家管理,通常是國家主權的象徵,甚至是某些国家重要的财源,如 列支敦士登 。郵票是收藏品, 集郵 已經成為世界重要風潮之一。 目录 1 邮票的历史 1.1 ... , 无法查证 的内容可能會因為 异议提出 而移除。 張郵票主要由四部分組成: 1. 圖樣 2. 齒孔 3. 面額 4. 國名 邮票 是郵政機關發行,供寄遞郵件貼用的 郵資 憑證。发送者为邮政服务付费的种形式。发送者会将邮票贴在信件上,再由邮局盖章(通常是 郵戳 )销值,以用于在 郵件 被寄出前,證明寄郵人已支付全部或部分傳遞費用。為方便使用,郵票四周般會打上 齒孔 ,背面則加上層 背膠 。世界上的第枚郵票是英国的 黑便士 。郵票發行由國家管理,通常是國家主權的象徵,甚至是某些国家重要的财源,如 列支敦士登 。郵票是收藏品, 集郵 已經成為世界重要風潮之。 目录 1 邮票的历史 1.1 邮票出现之前 1.2 第枚邮票的诞生 1.3 邮票的推广 1.4 法律作用 1.5 邮票应用高潮 1.6 邮票成为宣传工具 1.7 邮票的今天 1.8 新式邮票 2 邮票的特点 2.1 铭记 ... 票 5.10 其他的些邮票种类 6 邮票的蓋銷 7 集郵 8 偽造邮票 9 錯票 10 世界珍邮 11 注释 12 参考资料 13 外部連結 邮票的历史 [ 编辑 ] 邮票出现之前 [ 编辑 ] 在 CACHE

邮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邮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 、 搜索 本条目 需要补充更多 来源 。 (2011年2月28日) 请协助添加多方面 可靠来源 以 改善这篇条目 , 无法查证 的内容可能會因為 异议提出 而移除。 一張郵票主要由四部分組成: 1. 圖樣 2. 齒孔 3. 面額 4. 國名 邮票 是郵政機關發行,供寄遞郵件貼用的 郵資 憑證。发送者为邮政服务付费的一种形式。发送者会将邮票贴在信件上,再由邮局盖章(通常是 郵戳 )销值,以用于在 郵件 被寄出前,證明寄郵人已支付全部或部分傳遞費用。為方便使用,郵票四周一般會打上 齒孔 ,背面則加上一層 背膠 。世界上的第一枚郵票是英国的 黑便士 。郵票發行由國家管理,通常是國家主權的象徵,甚至是某些国家重要的财源,如 列支敦士登 。郵票是收藏品, 集郵 已經成為世界重要風潮之一。 目录 1 邮票的历史 1.1 邮票出现之前 1.2 第一枚邮票的诞生 1.3 邮票的推广 1.4 法律作用 1.5 邮票应用高潮 1.6 邮票成为宣传工具 1.7 邮票的今天 1.8 新式邮票 2 邮票的特点 2.1 铭记 2.2 造型 2.3 发行形式 2.4 齿孔 2.5 涂胶 2.6 材料 3 郵票的造型設計 3.1 内容和圖案 3.2 印刷 3.2.1 中国的邮票印刷 3.2.2 德国的邮票印刷 3.2.3 台灣的邮票印刷 4 售卖 5 邮票的种类 5.1 普通邮票 5.2 纪念邮票 5.3 特种邮票 5.4 福利邮票 5.5 公务郵票 5.6 航空邮票 5.7 欠资邮票 5.8 郵資票 5.9 信銷票與蓋銷票 5.10 其他的一些邮票种类 6 邮票的蓋銷 7 集郵 8 偽造邮票 9 錯票 10 世界珍邮 11 注释 12 参考资料 13 外部連結 邮票的历史 [ 编辑 ] 邮票出现之前 [ 编辑 ] 在1840年邮票诞生以前,出现过有很多种邮件付费形式。 巴黎邮局 的佃户 让—雅各·雷奥尔德·德·维利埃 在1653年发明了一种名为「 付款票 」(或應付票據, 法语 :Billet de port payé),这是与邮票类似的纸样收费条,价值一 苏 。这种付款条背面并无粘性,需要用夹子或绳带固定在信件上。目前这种付款票已經很难见到,而且流传至现世的情况不详。 在 英国 也有类似邮票前身制品。自1680年起 伦敦芬尼邮局 的商人 威廉·杜克瓦 和 罗伯特·穆里 发展出新的邮价统一系统,他们为发信者的邮件盖上邮戳的做法非常受欢迎,致使当时 约克 公爵在邮政领域的 垄断 地位岌岌可危。不过公爵向芬尼邮局施压,迫使后者在两年后放弃该项业务,而且被并入邮政总局。而芬尼邮局一些流传下来的三角形邮票现在依然可在博物馆见到。另外最少有四枚为私人所收藏。 19世纪初一些城市出现了所谓的「 城市信封 」,也可看作为贴在 信封 上印刷邮票的前身。1818年 萨丁岛 出现一盖有邮戳的信纸,1821年前后由不列颠报纸发出的回复卡也已经有邮戳印记。世界上第一张印有邮票的 明信片 是在1838年从 悉尼 发出的邮简。 第一枚邮票的诞生 [ 编辑 ] 邮票的诞生,是由于邮资的征收对象的改变:不再是收信人,而是发件人付费。这是一种「预付模式」(先付费后使用)。而且邮资的费用可以因此而降低,收费也变得简单起来,通信因此走入寻常百姓家。 羅蘭·希爾。 黑便士。 早在1836年来自 卢布尔雅那 的 奥地利人 劳伦斯·科师尔 向奥地利政府提出建议,引入邮票简化邮政服务。 蘇格蘭 书商 詹姆斯·查门斯 在1838年递交了类似的建议。建议可能为 罗兰·希尔 所采纳,而后者在1835年受不列颠政府委托去对邮政进行改革。希尔因此成为邮票使用的倡导人。 在19世纪早期,邮资是按邮件送递路程远近和信件纸张数量分别逐件计算的,即「递进邮资制」,费用由收件人支付。按照规定,邮程在15英里之内收费4便士;20英里内收费5便士;300英里内收13便士……除此之外,按照邮递条件还会另加邮资。邮资非常昂贵。据记载,一封从伦敦到爱尔兰的信件就要花费一个铁路工人一个月工资的两成。如此高昂的邮资不仅平民望而却步,连国会议员也难以承受,为此国会竟决定议员可享有免费邮件。结果一些议员将这些免费邮件大肆赠送给亲朋好友,免费邮件竟占邮件总数的75%,邮政部门因此亏空严重。而民间也想尽办法逃避邮资,诸如请人代送或拒绝收件等方法层出不穷。 希尔于1837年2月22日出版了一本名為《 郵政改革—其重要性與現實性 》的书籍,主张取消邮件免费特权,在英国本土邮件重量只要低于0.6盎司一律只收1便士的改革方案,并且由寄件人预付邮资,还提出用一种印刷精美的邮政用品来预付邮资,引起廣泛迴響。1839年7月22日,希尔的邮政改革主张终于在下议會通过。8月17日,该方案获得了维多利亚女王的通过,决定自1840年1月10日正式实行。1840年3月,第一批邮票240个邮票模版制作完成,4月15日开机印刷,并于同年5月1日正式发行,并且在5月6日生效(但在5月2日已經有人在使用了)。 因为其面值1便士且用黑色油墨印刷,所以收藏家称之为「 黑便士 」,是為世界上第一枚邮票。該邮票图幅为19 毫米 × 23 毫米,无铭记,无齿孔,有背胶,有小皇冠水印。 最初的两枚邮票设计也是多得罗兰·希尔。为之他收到数千份设计,最后都为他弃之不用。邮票上的画像来自于一枚他特别喜欢的1837年纪念币。面值1便士的邮票是黑底的,2便士面值的则是蓝底。 亨利·科巴 为之制作 雕版 ,而印刷工作则由珀金斯, 培根·珀斯印刷厂 承担。而黑便士邮票也有其不足之处,邮票上的黑色邮戳不易看清,且容易洗掉,因此有人钻漏洞将其反复使用。为此,之后的1便士邮票改用红色印刷,1841年2月10日, 红便士 宣告诞生。 邮票的推广 [ 编辑 ] 两枚邮票诞生后不久,其他国家也开始跟着使用起邮票来。1841年和1842年在 美國 出现了一些邮票。1843年 巴西 也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套邮票,共3枚,面值分别为30、60和90雷依斯,被称为 牛眼邮票 ,是世界珍邮之一。1843年3月1日,瑞士苏黎世州发行地方邮票,分别以阿拉伯数字4和6为主图案,这是世界第一套双色邮票。1849年,法国发行了第一套邮票,以穀物女神色雷斯为图案。德国的第一枚邮票则是 黑一 ,在1849年11月1日由 巴伐利亚 王国发行。1850年德国城邦 漢諾威 、 普魯士 、 萨克森 、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还有 巴登 紧随其后。奥地利则在1850年6月1日开始发行邮票,它们在 列支敦斯登 境内同样有效。中國的第一張郵票是 大清郵政 在1878年1月發行的 大龍郵票 。大龍郵票有三個版式,即薄紙大龍、闊邊大龍和厚紙大龍。 很快就有新的邮票种类诞生,例如在奥地利1851年出现的 报纸邮票 。而1871年 秘鲁 值第一条铁路开通之际发行了世界上第一枚 纪念邮票 。但并非所有历史学家都赞成此观点 [1] 。邮票开始具有广告效果。 90雷依斯 牛眼邮票 。 黑一 。 秘鲁 世界第一枚 纪念邮票 。 日本 第一枚邮票。 大龍郵票 「叁分銀」。 法律作用 [ 编辑 ] 邮票的正式名称为“邮值标签”。这个词来自于君主阶层,却很好的说明了邮票的法律历史来由。贴上邮票意味着为运送邮件缴纳了事先规定好的邮资。邮政是属于国家管理的,或者是由国家制定的寡头经营(有时候有其他的名字,如藤和塔西斯家族(Thurn und Taxis)),所以公民的邮政行为属于国家法管理范畴。 德国联邦邮局 在私有化以前的邮政条例是等同于法律条例的,它管理着邮政服务与邮政使用者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有时可以免去 私法 对邮政服务所规定的税款。 邮票应用高潮 [ 编辑 ] 在19至20世纪之交, 一战 前夕,邮票应用达到高峰。由于铁路的迅速发展,邮件成为了最重要的通讯手段。邮票印刷数量达到历史新高。奥地利最主要的5和10 赫勒 面值邮票在1908年印数达30亿。而且这些邮票只能在 奥匈帝国 境内奥地利部分,即 切斯莱坦尼亚 使用。 匈牙利 自1867年 奥匈协议 后独立发行自己的邮票。 随着邮票的发展,出现了所谓的“邮票语言”。邮票在信封上的位置,放法有着某些隐含的含义,例如“永远忠于你”。但是之后这门语言又日渐式微。 邮票成为宣传工具 [ 编辑 ] 东德 的 马克思 邮票。 一次大战期间邮票发展成 宣传 工具。在作战双方国内各自出现其伪邮票,主要是起到丑化对手的作用。而所谓的“间谍伪诈”,就是一方仿制对方邮票,通过中间人以敌方邮递途径传播宣传材料。也因此被人命名为战争邮政伪诈。所以若在战时以私人名义大量购买邮票是很容易引起对方注意的。宣传伪诈则是模仿对方邮票,但是有所更改,以丑化对方(如德意志帝国“Deutsches Reich”被改成无意志帝国“Futsches Reich”)。这些手法在 二战 最甚。例如英美兩國曾大量偽造希特勒紀念郵票,將其頭像改為 希姆萊 。德國也將一些英國紀念郵票中 喬治五世 的頭像改為 斯大林 的頭像,并將錘子與鐮刀圖案畫入其中。但在 冷战 期间也可见。 郵票同樣也可以作為間諜工具。二戰中,一名德國女間諜通過信封上郵票的郵戳得以了解一支法國炮兵部隊的地址與行蹤,最后這支炮兵部隊被幾乎全殲。奧匈帝國曾經以郵票圖案作為情報,以此來達到觀察南斯拉夫各部隊駐地的目的。 不但是敌对双方会将邮票作为宣传工具,就是部分国家,如 法西斯 纳粹德国 通过大量印制邮票制造对 希特勒 的个人崇拜。类似的还有 北韓 的 金正日 , 苏联 的 斯大林 , 罗马尼亚 的 尼古拉·齊奧塞斯庫 、英国的 伊丽莎白一世 , 美国 的开国之父 乔治·华盛顿 、 中國 的 孫中山 和 毛澤東 、 東德 的 马克思 。苏联曾为其卓越的航天技术发行相关邮票,向加盟国显示自身的科技实力。 邮票的今天 [ 编辑 ] 随着当代 邮资机 的应用与 电子邮件 的迅速普及,邮票的使用量在不断减少。即使如此,邮票的每年世界使用量还是数以十亿计的。 收藏者是邮票的一大主顾,为了迎合这些用户,邮政当局发行了很多纪念邮票,例如正值世界杯之际发行的世界杯纪念邮票,还有一些仿古制品。一些小国家的邮票已经不再是为了邮政用途,而是向收藏者售卖,作为自身财政一大来源,如 梵蒂冈 、列支敦士登、 圣马力诺 、 朝鲜 ,还有一些非常贫困的第三世界国家。 新式邮票 [ 编辑 ] 自2002年起,德国的用户可以通过软件 STAMPIT 在 互联网 上下载打印邮票。自从邮政改革之后,邮政事业的垄断开始瓦解,一些私营企业也可以出版自己的邮票。例如 柏林 的PIN AG2004年就 东德 喜剧系列的 Abrafaxe 发行了邮票。 2003年 荷兰 和 芬兰 邮政(后者显示面向企业用户)引入一些可以由用户自己设计的邮票。他们可以将 相片 , 图片 或者是 標識 导入到模板中付印。奥地利在2003年也提供该服务,最低印数为200,但2005年后则降至100。而美国则只需20张即可。瑞士在9月6日发行了四张印有手机照片的邮票,所有瑞士公民都可提供这些手机照片。 奥地利在1988年引入了 全息照片 邮票。但该技术花费甚高,所以并未成为主流,这是为了特定场合而制。这种邮票现只有120张左右,而且自成了一种收集方向。 邮票的特点 [ 编辑 ] 铭记 [ 编辑 ] 铭记用来表示邮票的发行国家与机构。1874年,邮政联盟规定各国邮票都必须印上国名;1889年修订的《万国邮政公约》又明确规定应当用拉丁文来标记国名,但目前该规定没有被严格执行。目前世界各国的邮票铭记主要是采用文字标注,这通常是国名或国名加邮政字样,有的还加注英文。如中国在1992年之后发行的邮票采用的是「中国邮政」+「CHINA」铭记,美国的是“USA”或“US”,日本为“ 日本郵便 ”+ 罗马字 “NIPPON”, 苏联 则是俄文“ СССР ”。英国是唯一的例外,因世界第一枚郵票誕生於英國,萬國郵政聯盟允許英國郵票無需標識國名,因而其邮票铭记为女王的侧面剪影,不标任何文字。欧洲一些国家联合发行的 欧罗巴邮票 上,加注有「EUROPA」和「CEPT」字样。 造型 [ 编辑 ] 邮票最早的造型是 长方形 ,直立比横放要普遍。长方形邮票可以非常美观的放置在 方連 里。长方形的特殊形式— 正方形 的邮票比较少见。匈牙利就很喜欢发行漂亮的正方形邮票。除了四角邮票外,早期的一些邮票还呈现出三角形。其中最有名的是英国殖民地 好望角 发行的一套 三角形邮票 。 最近的十几年,很多国家都发行了形式多样的邮票,例如以足球为主题的圆形邮票。这种邮票不像四角或三角邮票那样容易从方連撕下来,因此它们常以 邮票块 的形式出现。 非洲 國家 塞拉利昂 以其特殊形状邮票而出名,例如 徽章 、 水果 、 鸟 、 地图 和 椰子 形。法国邮政曾发行过 心形 邮票。 由于 矩形 有节省原料的优点,所以成为大量发行的普通邮票票形首选,而三角形也有相同优点,是除矩形外使用最多的票形。有些形状如 圆形 、 菱形 、心形以及包括水果、鸟、地图等各种事物的形状,会浪费原料,所以这些票形多用在发行量较少的纪念邮票上。 好望角 於1868年發行的世界第一枚異形郵票。 德国第一枚圆形邮票( 德国足协 成立100周年)。 发行形式 [ 编辑 ] 邮票常以 小型张 、 小全张 、 小版张 和 小本票 等其他形式的形式发行: 小型张 是指将一枚或数枚邮票印在一张面积较大的纸上,在邮票四周的空白处一般印有相关文字和图案的小开张邮票。 小全张 属于小型张的同类特殊版式,是指全套邮票印在一张纸上的邮票,其面值、图案、枚数与同时发行的邮票完全相同。二者在边纸上大多都会饰以相关图案或说明文字,有时还会以高于面值的价格出售。世界上第一枚小全张是年 卢森堡 发行于1906年的纪念 威廉四世大公 登基小全张邮票。中国的第一枚小全张是中华邮政发行于 民國 三十年(1941年)的「节约建国」邮票。 小本票 又稱為「郵票小冊」,是邮政部门将一套邮票印制成连票并装订成册,配有封底的邮票称为小本票。这种邮票经常由于由于装订的原因而有一边、两边无齿孔或二、三边无齿。 小版張 是邮政部门在发行全版张之外另印制的小开张邮票。小版张四周一般有裝飾或與郵票主題關聯的文字與圖案。 法羅群島 於1987年發行的小型張。 1972年 慕尼黑奥运会 小全张。 「节约建国」小全張。 齿孔 [ 编辑 ] 一枚無齒孔的美國郵票(發行於1851年) 到了今天制齿则成为了针对邮票边缘最受欢迎的加工方法,这种方法也成就了邮票这种独一无二的外形样式。邮票边缘的齿其实是邮票 打孔 的摩登样式。开始的时候邮票的边缘不会怎么被加工。没有齿,使用者需要用剪刀方能从邮票方格分离出来。而英国人亨利·亚瑟尔(Henry Archer)则打算改善这种情况。他首先应用了一种穿孔机,里面有着细小的刀排,人们能用它在两张邮票之间作出等距切口。世界上第一张以这种方法制出的邮票出现于1848年。 亨利·阿舍并没止步于此,他不断改进该机器,后来利用钻芯代替小刀。这种方法非常受欢迎。当第一枚边缘带齿的邮票在 英国 出现后,世界各国也紧随其后应用该做法。 在打孔機發明之后,大部分郵票都是有齒孔的,但有時因不具備打孔條件(如戰爭時期等),小部分郵票也沒有齒孔。這種郵票收藏價值普遍高于有齒孔郵票,有時郵政部門為了滿足集郵者的需求而故意發行無齒孔郵票,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62年8月8日發行的紀94號郵票「 梅蘭芳 舞臺藝術」和1963年8月5日發行的特59號郵票「熊貓」。 涂胶 [ 编辑 ] 2000年 法罗群岛 邮政邮票 邮票的背面会涂胶,之后只要湿润其表面就会产生粘性,可以粘贴到信封表面。时至今天邮票会在印刷之前就用机器上胶。但早期却是先印后胶的,而且在相应的机器出现之前,涂胶是手工用刷子完成的。胶的主要成分是 塑料 ,例如 聚乙烯醇 (PVA),是一种碳多聚物。后来则是动物粘着剂,也见植物粘着剂 ,如 糊精 或 阿拉伯胶 。一些邮局则开始应用带粘性的塑料薄膜。大部分使用者使用 舌头 湿润涂胶层,因此很多邮局想办法使邮票带“味”。例如德邮在1955年到1956年测试了带 薄荷 味的涂胶材料。 亦有部分邮票使用不干胶作为涂胶,如 中华人民共和国 2004年发行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国徽 》特种邮票以及美国2013年发行的国际邮资永久邮票。 材料 [ 编辑 ] 邮票的纸是特制的,要符合技术上的要求,它们既要对防伪识别起作用,又要张张如一(在战争期间就很难做到),所以价格昂贵。 现今的邮票使用的纸会发光。 荧光 、 磷光 和邮票的这种光效增益的性质是不一样的。邮票的这种发光性质一方面可防伪,另一方面自动盖戳机要靠它来识别戳印位置。德国每天需要25 吨 邮票用纸。 两种不同的纸 很多其它的国家则使用 木 或 布 料制邮票。例如 瑞士 就发行过这些邮票,但只面对收藏家。从1955年开始发行邮票的 不丹 ,在1973年4月15日发行了一套68到100毫米的 唱片邮票 ,它们既是邮票又是唱片。苏联1965年印有两枚以航空为主题的铝邮票。东德在1963年发行了一 涤纶 邮票,因涤纶一词Dederon从发音上非常接近东德的德语首字母缩写DDR。 布隆迪 在建国三周年之际发行了 金 薄膜邮票纪念其独立。2003年意大利发行 牛仔裤 料邮票。2004瑞士发行木料邮票。在2000年6月21日,瑞士還發行了世界第一套刺繡郵票。但是归根究柢,纸还是邮票的最实用材料。 2017年8月17日在 香港 发行的「香港珍稀植物」特別邮票的邮票用纸更以森林管理委员会认证纸张印刷 [2] 。 郵票的造型設計 [ 编辑 ] 内容和圖案 [ 编辑 ] 很多国家借用邮票宣传自己。邮票的内容从早期君主元首肖像到现在的多元化内容,如 文化 、 植物 、 技术 、 运动 、 建筑 、 艺术 、名人和盛事。 一枚德国邮票的有效图 世界各國的郵票發行與設計工作都是極為嚴密的。1999年12月7日,中國國家郵政總局成立了第一屆郵票選題咨詢委員會,負責郵票的選題論證。在 德国 邮票是由德国财政局与一个名为“德国邮政艺术组”(Deutsche Post AG)的计划顾问团合作发行。邮票设计者需要将设计图放大六倍,以显示其所有细节。郵票的設計也不是毫無禁忌的,在美國就規定不得為宗教人士發行紀念郵票,總統只有在去世后才能在其生日發行紀念郵票。 邮票的设计不属于官方作品,故受到 版权 的保护。该版权属于邮票发行的邮政局,但是临摹邮票内容却是可以的。如果临摹行为不涉及邮票全貌,而是明显抄袭其中的局部,是触及版权法的。 世界各国对在 书籍 或 网站 贴出邮票的行为反应有别。例如 法罗群岛 是容许他人作其邮票全貌的插图的,在德国这种行为则受到限制:其临摹需要比原图大25%或小10%以上,或者是在其一角印上一斜杠。后者为世界大多数国家所接受。 印刷 [ 编辑 ] 邮票印刷要注意保护设计的完整性。现在有多种印刷方法,也见几种方法混合使用。以下介紹各種印刷方式。 凸版印刷 凸版印刷 是最早的一種郵票印刷方式。近代凸版郵票印刷是照相粉色后銅版制版印刷的,印版版面上有凸起和凹陷,圖紋著墨凸起,空白部分凹陷。印刷時油墨涂在印版上,將紙張放在版面上,從上施加壓力,沾有油墨的印版凸起部分與紙解除就形成紙上的有色圖紋,與蓋章的原理相近。由于印刷壓力較重,因而往往在郵票圖紋邊緣處留下油墨外溢的痕跡,這是凸版郵票的特征與缺陷。世界上 西德 和 羅馬尼亞 經常采用該方法印刷。 凹版印刷 原理與凸版印刷相反。印版上也有凹凸,但涂抹油墨后,凸起部分的油墨會被刮去,之留下凹陷部分的油墨,之后把紙張放在版面上加壓,凹處的油墨便印刷到紙張上,形成有色部分。凹版印刷分為雕刻凹版印刷;照相凹版印刷和電子雕刻印刷三種。雕刻凹版印刷又稱 雕刻版 ,工藝非常複雜,需要由專業雕刻師借助放大鏡用手在鋼板上精確地雕刻出與郵票大小相同的圖案和文字。之后制造成母模,再用母模復制子模拼成印版。這種郵票油墨在紙上隆起,用手觸摸即有感知,可以輕易鑒別出來。雕刻版郵票的特點是墨色深厚,線條突現,立體感強,具有版畫般的藝術效果,但缺點是色彩單調。但是,雕刻版印刷仍然是評判一個國家郵票印刷水準高低的標準。照相凹版又名 影寫版 ,由 捷克 人 克萊爾·格利奇 發明于1890年前后。特點是網紋細,版紋深,表現力強,有濃郁的色彩和細膩豐富的層次感。不僅深受集郵者喜愛,也是當今世界上各國印刷郵票常用的方法。電子雕刻凹版印刷屬于較新的影寫版制版方法,全部由電子計算機控制操作。特色是圖案清晰度高,套印精密度高,而且生產效率也較高。 平版印刷 平板印刷 印版版面上沒有凸凹,圖紋著墨部分和空杯部分處于相同平面上,利用油水不容的原理,圖紋部分親油著墨,空白部分親水不著墨。在印刷過程中,親油部分有油墨形成的有色圖紋親水部分則沒有油墨從而形成票面上的空白。平板印刷又可分為 石版印刷 、 膠版印刷 和 珂羅版印刷 (又名玻璃版印刷)三種。 混合版印刷 用兩種及以上印刷方式混合套印的印刷方式即為混合版印刷。其可以融合各種印刷方式之長,讓郵票達到完美境界。最常用的是 影雕套印 和 膠雕套印 。影雕套印是影寫版和雕刻版的結合,其特色是色調豐富,層次鮮明。膠雕套印則是雕刻版與膠版的結合。 除了上述的四大方式外,還有一種郵票印刷方式,就是 油印 ,這種印刷方式通常伴隨著印刷條件的極端簡陋,常在戰時出現,但平時幾乎不用。另外,近些年也有多種新印刷方式出現。如 日本 的 階調凹版 等。 在正式印刷之前,邮局通常会先进行 试印 。虽然邮票的印刷有着质量监控,再加上试印,但是错版依然存在,例如图像的偏移。这些错版对收藏家有着很大吸引力。诸如颜色甚至图像倒转的严重错误是很罕见的。世界上最有名的错版当属 瑞典 的“ 黃三基林 ”(Tre Skilling Banco),只有一枚传世,还有美国1918年的“ 倒置的珍妮 ”。 联邦社会法庭50周年纪念 德国盲文邮票「Dienst am Nächsten」 中国的邮票印刷 [ 编辑 ] 八年抗战 胜利后 中央印製廠 发行的 中華民國邮票 在中文裏,「郵票」一詞最早見大清帝國光緒14年(1888年)2月21日 臺灣 郵政總局(由清廷首任 臺灣巡撫 劉銘傳 於 臺北 設立)頒佈的「臺灣郵政條款十六條」及3月22日郵政業務正式運行辦理所發行的《臺灣郵票》,此後「郵票」一詞便流傳至今,成為中文裏的標準譯名。而在郵票傳入早期還有「信票」、「信印」、「信資圖記」等對英文「postage stamp」一詞的譯名 [3] [4] 。 中國郵票在 清代 及 中華民國 初年多由外国代印。清代邮票曾在日本筑地活版印刷所、英国伦敦华德路公司、英国伦敦威尔金生公司、德国许莱谢兰特公司等处印制;民初邮票曾在英国伦敦华德路公司、美国钞票公司等处印制。 1941年2月1日,中華民國政府在重慶設置官方有價證券及官方正式文書印製機構- 中央印製廠 , 中國八年抗戰 勝利後,中央印製廠遷設至 上海市 ,並在 北平市 設置北平分廠。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國後,由北京印钞厂、北京人民印刷厂、上海市印刷一厂,华东税务司署造册厂、华东邮政南京印刷厂、上海商务印书馆、上海大业工业公司、大东书局上海印刷厂等承办。其中1959年7月开始投产的 北京邮票厂 负责了绝大部分的邮票印制任务 [5] 。目前在中国大陆,除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邮票印制局(即原先的北京邮票厂)外,负责印制邮票的还有河南省邮电印刷厂与辽宁省沈阳邮电印刷厂 [6] 。 德国的邮票印刷 [ 编辑 ] 德国联邦印刷所 早在100多年前就已经承担了为德国国民印制邮票的任务,而且它是德国唯一的授权邮票印刷所。发行人则是 德国财政局 。印刷所还会印大量的外国邮票。 印刷所成立早期(1879年)使用皇室印刷器,年产6亿张普通邮票。而今天的机器年产量达40亿。印刷追求“无暇”的质量。倘若检察员发现哪怕是最小的颜色走样或是边缘部分出现偏差,就会将邮票定为“错误印刷”而将它销毁。在这种谨慎细密的质量控制下,错版更难出现,反而更刺激了收藏家寻求错版的欲望。 台灣的邮票印刷 [ 编辑 ] 主条目: 台灣郵票 台灣第一張郵票在大清帝國1888年2月設立郵政總局並發行郵票和郵資。 1895年大日本帝國統治後,首先在佔領地設立的野戰郵便局,之後逐步轉移至交通局辦理,台灣的郵件屬歸日本郵政,由遞信省負責製印發行。 1945年二戰後,台灣郵務系統改由中華民國的中華郵政管理,1949年中華民國遷移台灣,同時也將中央印製廠播遷至 臺北縣 三重地區 ,又再搬遷至 臺北縣 新店市 先後成立青潭廠及安康廠,並青潭廠負責印製中華民國郵票迄今。 [7] 售卖 [ 编辑 ] 1997年部长邮票册 邮票能在邮局或是部分文具商店单张或是以方块形式出售。而收藏家的购买方式则不一样。他们通过“收藏者订购”就能够得到约1/4当前发行的邮票。有时还能买到已盖戳的邮票。对收集国外邮票的收藏家来说,订购是最有效的手段。 收藏家可通过“郵票年冊”集得当年某国所有邮票。此外还有其他的邮票售卖形式,如 部长邮票册 。 很多邮票喜欢在 邮票日 发行。世界各国的邮票日不一。第一个邮票日在1935年12月奥地利出现。而从1948年起德国的邮票日则是10月最后一个星期天。奥地利的则大多数在5月份。 邮票的种类 [ 编辑 ] 邮票有很多种。只是因为自其诞生之日起,邮票被赋予越来越多的用途,可分类归纳为: 普通邮票 [ 编辑 ] 主条目: 普通邮票 普通邮票既是最古老又是最为常见的邮票种类。购买普通邮票是交纳邮费的一种方式。普通邮票面值齐全,发行量大,票幅较小,图案比较固定。往往多次印刷,有多种版别。世界第一枚普通邮票即为 黑便士 。 纪念邮票 [ 编辑 ] 主条目: 纪念邮票 大日本帝国 發行的 瀨戶內海 國家公園 紀念郵票。 纪念邮票是为某一事件或场合特别发行的邮票。秘鲁在1871年暨其第一条 利马 和 卡亚俄 之间的条路开通之际发行了世界第一枚纪念邮票,之后世界各国纷纷效仿。许多国家将纪念邮票作为自我广告的一种形式。特别是一些小国家,其纪念邮票成为自身财政来源之一(但是有时也可能存在着宣传目的,例如德国第一枚纪念邮票就是在 纳粹时代 出现的。)纪念邮票主要面向的是收藏者,因为它们基本上不会用到信封上面。所以比起长期邮票,罕见附有纪念邮票的信件。纪念邮票通常票幅比较大,设计印刷精致,图案丰富,不允许重印,有特定的发售期限。 特种邮票 [ 编辑 ] 主条目: 特种邮票 为宣传特定事物而发行的邮票,基本上只要不是普通郵票和紀念郵票的郵票都屬于此類,范围比纪念邮票更加广泛。 福利邮票 [ 编辑 ] 主条目: 福利邮票 又称附捐邮票,是为福利、健康、赈灾、慈善等事业而发行的邮票。其面值分为两部分,一是邮资本身,二是附捐金额。世界最早的附捐邮票是1897年 澳大利亚 新南威爾士州 发行的1便士邮票,其售价比邮票面值高12倍,多余的金额即用于捐赠。 公务郵票 [ 编辑 ] 克羅地亞 的公务邮票(1942年)。 羅馬尼亞 的航空邮票(1963年)。 奥地利 的欠资邮票(1925年)。 主条目: 公務邮票 公务邮票是政府机关单位用于支付公务邮件所使用的邮票。因此在一般邮局是不会看到有公务邮票出售的,而且它们也不能由于普通邮寄。所以实际上是没有滥用或盗用公务邮票的事件的。 第一枚公务邮票于1866年 英属印度 被发行。 中国 的第一枚公务邮票是 中华邮政 在 新疆 发行的凿孔“公文贴用” [8] 。 德国 则要等到1920年才有自己的公务邮票,但 二战 结束后又被废除了。 东德 在1954年到1960年使用过公务邮票。 奥地利 则只有在德国1938年到1945年占领期间才出现过公务邮票。 瑞士 则在1918年到1944年使用过公务邮票。 列支敦士登 从1932年其发行公务邮票。1983年, 美国 发行的公务邮票上注有「美国公文邮票」和「私人使用将罚款300美元」的字样。因此又被称为处罚邮件邮票。 航空邮票 [ 编辑 ] 主条目: 航空邮票 航空邮票适用于 空运 邮件,因此也被称作「空运邮票」。但它们只能用于空运邮件,普通邮递是不能使用航空邮票的。自20世纪中期起,空运邮件成为邮运最重要的手段之一,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会发行自己的航空邮票。票面图案通常为 气球 、 鸽子 或 飞机 等。 德国 和 瑞士 在1912年就引入了第一枚航空邮票。 奥地利 则是在一战时1918年3月30日发行第一枚航空邮票。大部分欧洲国家在 二战 之后废除了航空邮票。现在普通邮票已可用于空运邮件。 欠资邮票 [ 编辑 ] 主条目: 欠資邮票 在很多国家存在着欠资邮票,它们用作计算邮寄欠资。工作人员在邮件寄出之前会给邮费投入不足的信件贴上邮资邮票,并且会在邮件交付的时候结清。欠资邮票既不能作为邮资预付的凭证,邮局也不会销售。 世界最早的欠资邮票出现在1859年,出现于法国。奥地利在1894年发行了第一枚欠资邮票。直到2002年引入 欧元 时被废除。德国从没有过欠资邮票。只有当时享有邮政主权的巴登和巴伐利亚在1862到1870年发行过欠资邮票。瑞士在1878年到1938年间发行过欠资邮票。列支敦士登在1920年与奥地利分开邮政之前一直有用奥地利的欠资邮票。在之后它先是发行奥地利货币欠资邮票,再在1940年转成瑞士货币的。中国最早的欠资邮票发行于1904年4月1日,1956年停用旧币后就再无发行。香港在1923年发行第一套欠资邮票,並於1987年和2004年发行过第二及第三套欠资邮票,直至2016年2月22日被欠资标签取代后就再无发行。 郵資票 [ 编辑 ] 主条目: 邮資票 郵資票又稱郵資券、电子邮票,是由機器發售,面值可依用郵人士之需求來設定的郵品。其名稱,在幾個已採用的先進國家裡各有不同;如最早推出此郵品之 德國 郵政,將其喚作簡易郵票或自動式郵票; 法國 或 美國 則僅視為郵資已付籤條;而集郵人士則通稱「不定面值郵票」。電子郵票與捲筒郵票一樣,係採單排成捲方式印製,以便裝在自動販賣機中,供公眾隨時投幣購買。當把硬幣投入自動售票機內 再按動所需面值的鍵時,由電腦控制的號碼機就在空面值郵票上加蓋面值出售。這種電子郵票一般無齒孔,分有無背膠兩種。是1981年西德首次實驗發行的。电子邮票的使用方法与传统邮票相同,可以单独贴用,也可以同传统邮票混贴,同样要用日戳盖销。 在國際郵政領域內「電子郵票」至今還未成為標準化名詞, 萬國郵聯 法規文件中從未出現過「電子郵票」一詞,只是將其包括在內統稱為「交付郵資標記」。1957年起萬國郵聯不定期編制國際郵政業務多種文字詞彙彙編,但「電子郵票」一詞至今未能列入彙編。由於各國郵政尚未統一「電子郵票」的名稱,叫法五花八門,對電子郵票也沒有形成規範的定義,所以「電子郵票」在國際郵政領域內至今沒有統一命名,還不屬於一個標准化名詞。雖然目前在萬國郵聯法規中,已經在交付郵費方法和特徵方面將電子郵票等交付郵資標記與郵票並列在—起,但是萬國郵聯並未將「電子郵票」正式確認為「郵票」,電子郵票與郵票畢竟在印製發售方式、面值設置、自動出售機數量配置及使用範圍等方面還有一定的區別。 信銷票與蓋銷票 [ 编辑 ] 主条目: 信銷票 主条目: 蓋銷票 蓋過 郵戳 的郵票按其狀態可分為兩類。分別是 信銷票 和 蓋銷票 。信銷票指的是實際寄過信,作為郵資使用過的郵票,也稱實銷票。蓋銷票又稱特銷票,是郵局已表示作為郵資使用過,專為集郵人士提供的郵票。這種郵票比新票略便宜,郵票上郵戳痕跡鮮明清晰,有背膠的保持原膠。 其他的一些邮票种类 [ 编辑 ] 快遞专用郵票 專門用來郵寄快信,于1955年在美國首度發行。 挂号邮票 专供在挂号邮件上贴用的邮票。 军用邮票 供現役軍人或軍事機關減免郵寄費用的專用郵票。世界上最早的軍用郵票于1879年發行,發行國是 奧匈帝國 。 包裹邮票 供寄送 包裹 貼用的專門郵票,又稱包裹印紙。一般不單獨出售,只可在寄送包裹付款時由郵局人員將其貼于包裹上并加蓋。世界上最早的包裹郵票發行于1879年的 比利时 。 报纸邮票 专供郵寄 報紙 和 杂志 。最早于1852年發行于奧地利。 汇兑邮票 供 匯兌 的專用郵票,又稱匯兌印紙,采用飄匯方式辦理郵政匯兌業務時,貼在匯票及其核對收據上的匯款金額憑證。有面值,不能作為郵寄郵件的憑證,最早的匯兌郵票發行于1884年的 荷蘭 。 电报邮票 在發 电报 時使用,非常罕見。 试印票 在郵票正式印刷前,郵局會為了檢查效果而先以郵票樣式印刷一些樣張,是為試印票。 发光邮票 這種郵票因為塗抹了特殊材質,可在暗室內發光。根據發光物質的種類又可細分為熒光郵票和磷光郵票。 加盖邮票 在原有邮票上加盖文字以变更面额及发行者而产生的新邮票就是加字改值邮票。这种邮票的出现多是因为政权轮替与 通货膨胀 。也有在普通邮票上进行加盖以限定使用范围。 永久邮票 又称无面值邮票。邮票上不印面值,其价值永远等于当地基本邮资,以避免邮资变动导致不便。 贺卡专用邮票 中国大陆特有的一种邮票,一般不单独发售,而是贴在邮政部门发行的 贺卡 或 邮资封 上发行。但有商家以低价购得滞销的贺卡或邮资封,将邮票取下贩售。 軍用邮票。 报紙邮票。 电报邮票。 加蓋邮票。 蘇聯火箭紀念郵票 永久邮票 邮票的蓋銷 [ 编辑 ] 'Sarajewo 20/7'的手工消值 为了让邮票不可再次使用,邮局会对邮票进行蓋銷。最常见的是盖戳印(通常是黑色的)上会表明地址和日期。而特殊的 纪念邮戳 和首发日邮戳则是在特殊场合才会被用到,它们除了一般的地址日期外还会有对该事件的标示。收藏者对后者比较感兴趣。 普通邮戳现在都是机器打上的,在邮票上面画上数排直线或波浪线,既没有地点也没有日期。20世纪90年代在加拿大和英国等地,喷墨打印机技术使得机器盖戳更为普遍。 此外还有很多盖戳形式,特别是邮票诞生之初的19世纪。一些小邮局还没有自己专属的邮戳,他们会用删除线画过邮票并用人手写上地点和日期。 一些国家,如 西班牙 ,邮票会被打洞注销。而在 奥斯曼帝国 很长一段时间内邮票都是靠“剪刀或纸刀消值”的。 一些国家在大批量运输邮件时会提前消去邮票的值。邮票会先用特殊的凸版印章或图章消值再送交运输商。这样就不需要逐张盖章,简化了程序。与此相对的是随后消值,这种方法时至今天还可见。邮票会由邮差用橡皮章或者是接受方邮局盖章注销。 集郵 [ 编辑 ] 主条目: 集邮 邮票的广泛使用带携了 集郵 的兴起。法国人 乔治·赫品 (Georges Herpin)在1864年新造了一詞 Philatelist 來表示「集邮者」該詞来源于 希腊语 ,“phil”是“爱,好”之意,“atel”来源于“ateleia”,有“免付”之意,指出了邮票是一种预付的模式。虽然这个词并没有很好的描述了集邮人士的特性,但是并没有妨碍它走进各种字母文字。 现在邮票已成为世界一大热门收藏品。起初人们只是为了装饰而收集邮件上的邮票,并将它们贴在灯罩上,这样的做法经常会烧坏邮票。慢慢地一些爱好者开始用心对待邮票。早期的集邮者都是“一网打尽”的集邮者,他们立志集齐天下邮票,这种雄心壮志也只能在邮票诞生的早期才有实现的可能。当今的邮票发行量如此之大,这种集邮策略很难有可行之道。 随着集邮活动的开展,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集邮工具。1860年出现了第一本 集邮册 。仅仅一年之后的1861年,就出现了 邮票目录 的前身。1862年出现第一份集邮 杂志 ,这是一本在邮票诞生地在1862年12月15日发行的月广告刊( The Monthly Advertiser )。这本杂志主要是一个资源交流平台,还提供一些发布資讯和集邮小知识。 除了集邮工具,越来越多的集邮 协会 和专题活动也开始出现。美国1856年集邮者聚会了一次,1866年他们则更进一步,成立了 精益求精邮票协会 ( Excelsior Stamp Association ),这应该是世界上第一个邮票协会。而随着集邮者协会的增多,它们之间的联谊合并也开始增多。世界最大的集郵組織是位于瑞士 蘇黎世 的 國際集郵聯合會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Philatelu,FIP )。美國有美國集郵協會( American Philatelin Society,APS ); 德国 形成了今天的 德国集邮者联盟 ( Bund Deutscher Philatelisten );奥地利则有奥地利集邮协会联合会( Verband Österreichischer Philatelistenvereine );日本有 日本郵趣協會 ;前蘇聯有 蘇聯集郵者協會 ;中國有 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 ;新加坡有 新加坡集郵總會 。 許多人集郵的目的并非是為了欣賞郵票,而是為了 投資 。郵票通常具有 保值 的功能,其 貶值 幾率相對較小,一些“珍郵”的價格更是始終穩步上漲,因此郵票已與 古董 等 收藏品 相同,成為世界投資市場中的一員。部分投資者甚至視郵票為 股票 ,收藏的目的完全變為儲蓄與增值。而郵市本身也有起落,所以郵票的實際 市場價值 并非任何時候都能保持強勁。 偽造邮票 [ 编辑 ] 主条目: 假邮票 伴随邮票的迅速增长并非只有正的一面。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偽造邮票有利可图。 当第一枚邮票在1840年5月6日在英国诞生没多久,第一枚“全伪”邮票也跟着诞生了。除了全伪的,还有大量半伪的邮票。这些半伪的邮票修改了邮票的面值,再投入使用。手法可以是由化学药品改变邮票上的颜色,或是直接在数字上做文章,提高面值。 还有将已经去值的邮票重新使用的行为,他们将两张(或更多)的去值邮票通过剪贴合成一张未去值的邮票。或者是用化学试剂将去值时画在邮票上面的钢笔线甚至是 邮戳 去掉。还有将一张部分盖戳的邮票和一张新邮票一并,并用新的邮票掩盖戳。 面值50 赫勒 邮票,带漆条纹和没有带漆条纹之对比 其实邮政当局一早就已经使防伪措施,最早的措施是使用 水印 。这种技术在希尔提出使用邮票之时已经被应用。 有些国家则使用 纤维纸 。这种纸可以见到在制作时混入纸浆中的丝纤维。有一些则在纸团还呈浆状时加入有色的丝纤维。这种技术可见于的德国的 巴伐利亚 和 符腾堡 ,还有 瑞士 。有色纸也能起到类似防伪的作用。如果只是纸的正面染色,会被称作“染纸”( gefärbtem Papier )。巴伐利亚的一批邮票就是使用了这种技术。 在 奥地利 则应用 漆条纹 (Lackstreifen),这种措施能很好的对付刷除 邮戳 的行为。但这种漆条纹会在遇水时与部分邮票图案一起溶化。 早期的伪造邮票行为主要是为了少缴邮费,后期则主要是针对集邮者。伪造邮票的方式包括变造、臆造、修补等,具体的还有假无齿、假齿孔、假 水印 、假背胶、假邮戳等。此外,有一种名为「 花纸头 」,带有铭记、面值和齿孔等邮票的要素,实际上没有任何邮资凭证的功能,发行国家多为中东的 阿治曼 、 乌姆盖万 等国,用以骗取外汇,也被视为假票的一种。 胶印邮票容易被伪造,因为胶印机遍地都是。 錯票 [ 编辑 ] 世界上有很多郵票都有錯誤,其中有的是因為印刷失誤,有的則是因為設計者的疏忽導致郵票的內容產生謬誤。而前者導致的,通常會讓這枚郵票身價倍增,世界上許多珍郵都是因此而來的。后者也并不鮮見。 智利 在19世纪末發行的一套 哥倫布 紀念郵票中,哥倫布留著大胡子。 1937年,法國郵政發行了一套紀念 笛卡爾 創立 解析幾何 300周年的郵票,郵票主圖是笛卡爾肖像與其名著《 方法論 》。郵票上圖書的法文名字出現了錯誤。 1951年, 波蘭 發行了一套 巴黎公社 紀念郵票,誤將作曲家 頓勃羅夫斯基·亨利克 的頭像當作軍事家 頓勃羅夫斯基·雅羅斯拉夫 畫在郵票上,該錯誤直到1962年才改正過來。 1956年,東德發行的一套紀念音樂家 舒曼 逝世100周年的郵票中,誤將 舒伯特 的曲譜作為舒曼的曲譜采用在郵票上。 1961年中國發行的《中國共產黨成立40周年》郵票中的 南昌 八一起义纪念馆 畫成了三層樓,實際上應為四層樓。 1972年, 古巴 發行了一套航海史郵票,其中一枚蘇聯 列寧號破冰船 在 北極 海域航行的郵票的背景中出現了 企鵝 。 世界珍邮 [ 编辑 ] 物以稀为贵,一些邮票因为数量少而备受收藏家追捧。世上并没有最珍贵和最稀有的邮票,因为有很多孤本邮票在世。其中最有名的如下: 黑便士 ( 英国 - 1840年) 黑便士 郵票 最为世界第一枚郵票,黑便士是许多集邮者争相收集的对象。然而人们对黑便士的价值有一些误区,并不是每一枚黑便士都价值连城。 事实上使用过的黑便士邮票至今存世极大,在2014年普通的黑便士旧票在EBAY上的拍卖价格只有90-130美元左右。真正珍贵的黑便士是未使用的联票以及带版铭的新票。其中最珍贵的黑便士--VR黑便士是一种公事邮票,此票并没有真正投入过使用,新票价值数十万英镑 毛里求斯 「邮局」邮票( 毛里求斯 - 1847年) 1847年9月,毛里求斯總督夫人舉行舞會,為郵寄請柬,當地郵局發行了兩種郵票,面值分別為桔黃色1便士和藍色2便士,圖案為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側面頭像,各500枚。這是 英國殖民地 最早發行的郵票。郵票由一位名叫約瑟夫·巴德納的鐘表匠雕刻,由于是第一次做而且他視力極差,結果將「post paid」(已付郵費)印刷成「post office」(郵政局)。但是當時沒有人發現這錯誤。舞會結束后,大部分請柬都被丟掉,只有十幾枚郵票被一班輪船運到了 歐洲 和 印度 。1869年后,人們才發現這枚郵票的錯誤。目前實寄封僅發現1個,1993年以500萬美元的價格拍出。而1便士郵票新票存世15枚,2便士新票存世12枚。均為世界珍郵。 萨克森三芬尼郵票 萨克森深红色变体票( 萨克森 - 1850年) 薩克森在1850加入德奧郵政聯盟后,發行了第一套無齒郵票,郵票面值3芬尼,凸版印刷,共印50萬枚,實際售出463058枚,其余銷毀。這些郵票專供寄雜志報紙等印刷品,在取出郵件后大部分都被棄毀,因此存世稀少。而錯色變體票更加稀罕。一枚使用過的錯色變體票四方連于1987年3月14日以50萬 馬克 的價格拍出。 傳教士郵票( 夏威夷 - 1850年) 夏威夷在1851年發行了第一套郵票,面值有2分、5分和13分。由于當時的郵政局長是傳教士的兒子,且貼這類郵票的信件多為傳教士,故有「傳教士郵票」之名。現該票新票2分拍賣價為35000美元;5分為35000美元;13分為175000美元。 3斯基林邦科錯色票( 瑞典 - 1855年) 該郵票發行于1855年,由于印刷工人當時錯把3斯基林邦科的子模錯置在8先令郵票的印版中,使得原本綠色的郵票印成了黃色。1894年,郵王費拉里用400英鎊買走。1922年又以694英鎊賣出。1937年被 羅馬尼亞 國王以5000英鎊買走。1996年以227万美元的高价拍出,是迄今为止世界最贵的邮票。 英属圭亚那 一分洋红( 圭亚那 - 1856年) 1856年初,英屬圭亞那當地的郵票短缺,新印刷的還未從英國送到,因此只能在當地報紙印刷廠內趕印了少量的洋紅色1分和藍色4分郵票。這些郵票印刷的非常粗糙。其中洋紅色一分郵票主要用來貼用新聞報,因此非常罕見。1922年,美國集郵家海因德以32148美元的高價買走。海因德逝世后,該郵票又數易人手,1980年該郵票以93.5万美元的高价拍出,是迄今为止世界第二贵的邮票。 「钱五百文」中心倒印龙票:( 日本 - 1871年) 1953年被一名名為J·C·林斯雷的美國集郵者購得,當時是夾在一本郵集中,「錢五百文」綠色龍票的中心文字印倒了。1973年被日本一名集郵者以75000美元的價格買走,目前已發現的僅一枚。 紅印花加蓋暫作郵票 ( 滿清 -1897年) 或稱「紅印花郵票」,是清朝在1896年國家郵政正式開辦,公佈了《郵政開辦章程》,因其中規定郵資改洋銀計算,在各種較高面值郵票需要均甚迫切下,1897年經將造冊處儲存未經使用之紅色3分海關印紙六十五萬枚,分批加蓋黑色「大清郵政」、「當X圓」、「當X分」、「暫作洋銀X分」等不同款式字樣,以(1)小字當壹圓(2)大字當壹圓(3)當伍圓(4)當壹分(5)小字暫作肆分(6)大字暫作肆分(7)小字暫作貳分(8)大字暫作貳分,等八種面值來暫作郵票,於1897年2月2日(清光緒23年1月1日)起發售,同年9月30日(清光緒23年9月5日)停售 [9] 。其中加蓋的小字當壹圓與肆分郵票兩種,因當局嫌字太小,加蓋數極少,未公開販售,但仍有少量流出,目前存世小字當壹圓郵票僅發現32枚,小字肆分郵票百餘枚,紅印花郵票名列中國珍郵之首,有“東方最珍貴郵票”之稱。2004年12月7日在香港蘇黎世亞洲(ZurichAsia)秋季郵品拍賣會上,一枚紅印花綠色加蓋暫作小字2分郵票以345萬港幣成交,而紅印花小字當壹圓更在2013年北京拍賣會,以577.3萬元人民幣成交(折合港幣722.8萬元) [10] 。 宫门倒印票 ( 中華民國 -1915年) 北京一版宮門倒蓋票 中華郵政于1915年發行的北京老版帆船普通郵票,其中以「元」為面值主圖的郵票是以北京國子監牌坊作為主圖的,通稱「宮門票」。在印刷部分面值2元的郵票時,因套印的紙張倒置,造成圖中宮門圖案顛倒,因此稱為「宮門倒印票」。被稱為「民國四珍」之首,目前存世僅50枚。1996年5月20日在北京的一個拍賣會上以38萬人民幣成交。 倒置的珍妮 倒置的珍妮 ( 美國 - 1918年) 倒置的珍妮,俗称“倒飞机”,于1918年在美国发行。由于印刷错误,邮票中的“ 柯蒂斯·珍妮-4 ” 飞机 的图案上下倒置,估计大约有100张这样的错版邮票存世。印刷上的倒置使该邮票身价不菲,在2006年,一张“倒置的珍妮”大约价值50万 美元 。 藍軍郵( 中华人民共和国 - 1953年) 1953年中國郵電部和軍委通信部聯合決定發行一套軍用郵票,分三枚,圖案相同,面值相同,底紋刷色則分別為桔紅色、棕色和藍色,在集郵界俗稱為「紅軍郵」「黃軍郵」「藍軍郵」。三種郵票印量分別為4250萬枚;3250萬枚;3250萬枚。本來擬定于1953年9月開始下發使用,但是在下發過程中發現沒有信箱代號的情況下容易洩露部隊番號,而且使用對象不易控制。因此最后決定停用。當時已有部分黃軍郵下發,而藍軍郵在8月24日才印畢,因此流出極少,成為珍郵。1999年8月,一枚藍軍郵四方連以374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拍出。 全国山河一片红 ( 中华人民共和国 - 1968年) 全国山河一片红 文化大革命 期间,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各省、市、自治區成立革命委員會而在1968年11月25日發行的郵票,印刷數量3000萬枚,但在發行前北京郵局已提前售出500余枚。由于該郵票中中国和蒙古、缅甸、不丹的国界线与官方国界线不符,而且没有画出南海诸岛,被 地圖出版社 一名編輯檢舉,隨后郵電部緊急宣布暫停發售,今后也不再發行,全部銷毀。另外,還有「大全國山河一片紅」的票樣,沒有正式印刷。大一片紅曾在1999年8月以50萬人民幣的高價拍出。 注释 [ 编辑 ] ^ (英文) Paper Heritage - Peru: 1871 'Trencito' issue . [2007年4月7日] . ^ 香港郵政發行「香港珍稀植物」特別郵票(附圖) ^ 《實用集郵學教程》第18頁,李曙光 ^ 清代科技發展 . contest.ks.edu.tw.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7-10-12). ^ 中国邮票印制简史 . cpi.com.cn. [12.04]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7-12-26). 请检查 |access-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邮票印刷:讲好中国故事 . 中国经济网. [ 2016-10-30 ] . ^ 中央印製廠歷史沿革 ^ 集邮常识 . .sxpost.com.cn. [12.04] . ( 原始内容 存档于2008-03-04). 请检查 |access-date= 中的日期值 ( 帮助 ) ^ 郵票寶藏 紅印花加蓋暫作郵票 互联网档案馆 的 存檔 ,存档日期2007-05-06. 中華郵政全球資訊網[2014-05-29] ^ 紅印花小壹圓东方大观春拍再创新高 北京東方大觀2013年北京京方春季拍賣公司[2014-05-29] 参考资料 [ 编辑 ] 《实用集邮学教程》李曙光 著,人民邮电出版社2002年9月初版, ISBN 7-115-10111-6 / G·776 《精彩纷呈的邮票世界》林衡夫 著,人民邮电出版社2002年6月初版, ISBN 7-115-09922-6 /G·754 Martina Gorgas: Merian Kompass - Briefmarken in Europa . München, Travel House Media 2004, ISBN 3-7742-6767-7 Joachim Helbig: Vorphilatelie . Schwaneberger, München 2004, ISBN 3-87858-553-5 Waldemar Gruschke: Markenländer-Lexikon . Books on Demand, Norderstedt 2004, ISBN 3-8334-1044-2 Guido Schmitz: Es muß nicht gleich die 'Blaue Mauritius' sein. Das 'langweiligste Hobby der Welt' und wie das Briefmarkensammeln richtig spannend werden kann . Martin Schmitz, Kelkheim 2004, ISBN 3-922272-91-6 Gerhard Webersinke: Michel Sammler-ABC. Richtig sammeln leicht gemacht! Schwaneberger, München 2001, ISBN 3-87858-539-X Michel-Katalog Deutschland 2005/2006. Schwaneberger, Unterschleißheim 2005, ISBN 3-87858-034-7 Hans Reichardt: Was ist was? Band 52 - Briefmarken . Neuer Tessloff-Verlag, Hamburg 2001, ISBN 3-7886-2920-7 Heinz Kühne: Wir sammeln Briefmarken . Mosaik, München 1976, ISBN 3-570-02285-4 Buschmann, Konrad: Da ging die Post ab - Die Geschichte der Motorisierung der Post. Bd 3. Michael Weyand, Trier 2002, ISBN 3-924631-98-0 Chris Gatz: Briefmarken - Perlen aus Papier. Phil* Creativ GmbH, Schwalmtal 1993, ISBN 3-928277-08-1 S. Jakucewicz, F.-J. Könsler, M. Szwemin: Eine Briefmarke entsteht. Darstellung und Erläuterung aller Produktionstechniken, Phil* Creativ GmbH, Schwalmtal 1999, ISBN 3-928277-18-9 外部連結 [ 编辑 ] 维基共享资源 中相关的多媒体资源: 郵票 於 維基詞典 中查詢 邮票 。 (英文) 名人郵票史 集郵專輯 德國集郵者聯盟 德國青年集郵者 德國郵票競投聯盟 德國郵票150年 中華郵政全球資訊網 - 郵票寶藏 中華郵票在線 中國集郵信息網 漢堡集郵者圖書館協會 奧地利集郵者協會 瑞士集郵者協會 集郵新聞,趣聞,信息還有更多 集郵百科 集郵辭典:德文,英文和法文互譯 郵票和集郵者史話 WDR的 'Planet Wissen'節目:郵政史 MDR節目「LexiTV」:郵政 郵政和遠程通信博物基金 郵政簡史 郵票歷史 經典郵票 集郵者資訊 經典集郵者-集郵者資訊 (德文) 協和飛機郵集 Phinuminal - 在線郵票硬幣報 私人郵政'post modern'目錄 奧地利郵票史 中国邮票收藏投资网 查 论 编 世界四大平面藏品 邮票 • 烟标‎ • 火花 • 酒标 查 论 编 紙製品 容器 盒子 瓦楞紙盒 煙標 咖啡杯套 封套 外帶盒 ( 英语 : Oyster pail ) 纸袋 paperboard ( 英语 : paperboard ) 紙杯 ( 英语 : paper cup ) 衛生 面紙 餐巾 擦手紙 衛生紙 濕紙巾 ( 英语 : wet wipe ) 文具 連續報表紙 賀卡 索引卡 书信 马尼拉文件夹 ( 英语 : Manila folder ) 邮票 明信片 便利貼 金融 紙幣 名片 優惠券 預付卡 ( 英语 : Pay card ) 存折 出勤卡 裝飾 Ingrain wallpaper ( 英语 : Ingrain wallpaper ) 壁紙 宣傳工具 图书 報紙 杂志 相片 新聞紙 小冊子 銅版紙 感熱紙 娛樂 碎紙片 摺紙 紙玩具 ( 英语 : Paper toys ) 遊戲牌 扑克牌 其他 杯墊 表單 砂紙 防偽紙 牛皮紙 碳式複寫紙 水彩紙 原稿紙 漫畫原稿紙 濾紙 规范控制 LCCN : sh85105428 GND : 4008242-8 NDL : 00574394 查 论 编 邮政系统 組件 邮件 信封 邮票 郵政系統 信箱 邮筒 邮政信箱 邮局 邮资机符志 邮政编码 邮戳 國際回信券 邮路 航空 水陆路 空运水陆路SAL 傳遞方式 郵差 郵輪 邮资机 飛鴿傳書 砲彈 氣球 飛行船 邮件类别 信函 印刷品 邮包 邮简 明信片 盲人读物 附加业务 掛号邮件 保价邮件 存局候领 预约投递 關聯項目 速遞 集邮 邮政史 萬國郵聯 列表 邮政系统列表 取自“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邮票&oldid=47035902 ” 分类 : 纸制品 邮票 郵件 隐藏分类: 引文格式1错误:日期 Webarchive模板wayback链接 自2011年2月需补充来源的条目 拒绝当选首页新条目推荐栏目的条目 含有日語的條目 含有俄語的條目 含有英語的條目 含有德語的條目 包含规范控制信息的维基百科条目 使用ISBN魔术链接的页面 导航菜单 个人工具 没有登录 讨论 贡献 创建账户 登录 名字空间 条目 讨论 不转换 不转换 简体 繁體 大陆简体 香港繁體 澳門繁體 马新简体 台灣正體 视图 阅读 编辑 查看历史 更多 搜索 导航 首页 分类索引 特色内容 新闻动态 最近更改 随机条目 帮助 帮助 维基社群 方针与指引 互助客栈 知识问答 字词转换 IRC即时聊天 联络我们 关于维基百科 资助维基百科 在其他项目中 维基共享资源 打印/导出 下载为PDF 工具 链入页面 相关更改 上传文件 特殊页面 打印页面 固定链接 页面信息 维基数据项 引用本页 其他语言 Afrikaans Alemannisch العربية অসমীয়া Azərbaycanca Беларуская Беларуская (тарашкевіца)‎ Български বাংলা Brezhoneg Bosanski Català Čeština Cymraeg Dansk Deutsch Ελληνικά English Esperanto Español Eesti Euskara فارسی Suomi Français Gaeilge Galego ગુજરાતી 客家語/Hak-kâ-ngî עברית हिन्दी Hrvatski Magyar Հայերեն Bahasa Indonesia Ido Íslenska Italiano 日本語 Basa Jawa ქართული Қазақша ಕನ್ನಡ 한국어 Kurdî Latina Lëtzebuergesch Ligure Lietuvių Latviešu Македонски മലയാളം Bahasa Melayu Malti မြန်မာဘာသာ Plattdüütsch नेपाली Nederlands Norsk nynorsk Norsk Polski Piemontèis Português Runa Simi Română Русский Sicilianu Scots Srpskohrvatski / српскохрватски සිංහල Simple English Slovenčina Slovenščina Shqip Српски / srpski Basa Sunda Svenska Kiswahili Ślůnski தமிழ் తెలుగు ไทย Tagalog Türkçe Українська Oʻzbekcha/ўзбекча Tiếng Việt Winaray Bân-lâm-gú 粵語 编辑链接 本页面最后修订于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03:23。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 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请参阅 使用条款 ) Wikipedia®和维基百科标志是 维基媒体基金会 的注册商标;维基™是维基媒体基金会的商标。 维基媒体基金会是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登记的501(c)(3) 免税 、非营利、慈善机构。 隐私政策 关于维基百科 免责声明 开发者 Cookie声明 手机版视图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3%82%A2%E3%83%89%E3%83%AB%E3%83%95%E3%83%BB%E3%83%92%E3%83%88%E3%83%A9%E3%83%BC
  アドルフ・ヒトラー - Wikipedia アドルフ・ヒトラー 出典: フリー百科事典『ウィキペディア(Wikipedia)』 移動先: 案内 、 検索 「 ヒトラー 」はこの項目へ 転送 されています。その他の用法については「 ヒトラー (曖昧さ回避) 」をご覧ください。 ドイツ国 の 政治家 アドルフ・ヒトラー Adolf Hitler 1938年 生年月日 ( 1889-04-20 ) 1889年 4月20日 出生地 オーストリア=ハンガリー帝国 オーバーエスターライヒ州 ブラウナウ・アム・イン 没年月日 ( 1945-04-30 ) 1945年 4月30日 (56歳没) 死没地 ドイツ国 プロイセン州 、 ベルリン 出身校 基礎学校( 小学校 )修了 シュタイアー 実科学校 途中退校 前職 画家・軍人・諜報員 所属政党 ドイツ労働者党 (1920–1921)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 ... 労働者党 (1921–1945) 称号 第級鉄十字勲章 第二級鉄十字勲章 戦傷章 血盟勲章 黄金ナチ党員バッジ 配偶者 エヴァ・ブラウン (1945) 親族 ウィリアム・パトリック・ヒトラー ゲリ ... - 1945年 4月30日 大統領 パウル・フォン・ヒンデンブルク (1933-1934) 首相職との合、個人による権限掌握 (1934-1945)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 指導者 在任期間 1921 ... 衛隊 大管区 大管区指導者 武装親衛隊 親衛隊階級 ヒトラーユーゲント 歴史 ナチス・ドイツ ミュンヘン揆 バンベルク会議 全権委任法 権力掌握 長いナイフの夜 ニュルンベルク法 オーストリア併合 T4作戦 水晶の夜 第二次世界大戦 独ソ戦 ヒトラー暗殺計画 ホロコースト 非ナチ化 用語 国家社会主義 25カ条綱領 指導者原理 強制的同化 民族共同体 支配人種( en ) 劣等人種( en ... 4月30日 )は、 ドイツ の 政治家 。 ドイツ国首相 、および国家元首であり、国家と体であるとされた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 (ナチス)の指導者。 自由選挙 を経て首相に選出されたものの CACHE

アドルフ・ヒトラー - Wikipedia アドルフ・ヒトラー 出典: フリー百科事典『ウィキペディア(Wikipedia)』 移動先: 案内 、 検索 「 ヒトラー 」はこの項目へ 転送 されています。その他の用法については「 ヒトラー (曖昧さ回避) 」をご覧ください。 ドイツ国 の 政治家 アドルフ・ヒトラー Adolf Hitler 1938年 生年月日 ( 1889-04-20 ) 1889年 4月20日 出生地 オーストリア=ハンガリー帝国 オーバーエスターライヒ州 ブラウナウ・アム・イン 没年月日 ( 1945-04-30 ) 1945年 4月30日 (56歳没) 死没地 ドイツ国 プロイセン州 、 ベルリン 出身校 基礎学校( 小学校 )修了 シュタイアー 実科学校 途中退校 前職 画家・軍人・諜報員 所属政党 ドイツ労働者党 (1920–1921)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 (1921–1945) 称号 第一級鉄十字勲章 第二級鉄十字勲章 戦傷章 血盟勲章 黄金ナチ党員バッジ 配偶者 エヴァ・ブラウン (1945) 親族 ウィリアム・パトリック・ヒトラー ゲリ・ラウバル サイン ドイツ国 指導者兼首相 ( 総統 ) 在任期間 1934年 8月2日 [1] - 1945年 4月30日 ドイツ国 首相 内閣 ヒトラー内閣 在任期間 1933年 1月30日 - 1945年 4月30日 大統領 パウル・フォン・ヒンデンブルク (1933-1934) 首相職との合一、個人による権限掌握 (1934-1945)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 指導者 在任期間 1921年 6月29日 - 1945年 4月30日 ドイツ国国会議員 選挙区 オーバーバイエルン = シュヴァーベン 当選回数 4回 在任期間 1933年 3月5日 - 1945年 4月30日 その他の職歴 ドイツ国防軍 最高司令官 ( 1938年 2月4日 - 1945年 4月30日 ) 陸軍総司令官 ( 1941年 12月19日 - 1945年 4月30日 ) A軍集団司令官 ( 1942年 9月10日 - 1942年 11月23日 ) 突撃隊 最高指導者 ( 1931年 1月1日 - 1945年 4月30日 ) テンプレートを表示 ナチズム 党組織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 指導者 突撃隊 親衛隊 大管区 大管区指導者 武装親衛隊 親衛隊階級 ヒトラーユーゲント 歴史 ナチス・ドイツ ミュンヘン一揆 バンベルク会議 全権委任法 権力掌握 長いナイフの夜 ニュルンベルク法 オーストリア併合 T4作戦 水晶の夜 第二次世界大戦 独ソ戦 ヒトラー暗殺計画 ホロコースト 非ナチ化 用語 国家社会主義 25カ条綱領 指導者原理 強制的同一化 民族共同体 支配人種( en ) 劣等人種( en ) 血と土 第三帝国 書籍・新聞 我が闘争 二十世紀の神話 フェルキッシャー・ベオバハター シュテュルマー 関連項目 ファシズム ムッソリーニ ハーケンクロイツ ナチス式敬礼 ジークハイル ナチ党党大会 ナチス左派 旗を高く掲げよ 宗教的側面( en ) 積極的キリスト教 強制収容所 ヴァンゼー会議 生存圏 新秩序 レーベンスボルン プロパガンダ 日独伊三国軍事同盟 退廃芸術 ハウスホーファー 北方人種 トゥーレ協会 反ユダヤ主義 ドイツ系アメリカ人協会 ネオナチ 第四帝国 表 話 編 歴 アドルフ・ヒトラー ( ドイツ語 : Adolf Hitler , 1889年 4月20日 - 1945年 4月30日 )は、 ドイツ の 政治家 。 ドイツ国首相 、および国家元首であり、国家と一体であるとされた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 (ナチス)の指導者。 自由選挙 を経て首相に選出されたものの、1933年から1945年にかけて制度改革を行い 指導者原理 に基づく党と指導者による 独裁 指導体制を築いたため、 独裁者 の典型とされる [2] 。しかし冒険的な外交政策はドイツを 第二次世界大戦 に導くこととなった。この戦争の最中に ユダヤ人 などに対する組織的な大虐殺「 ホロコースト 」を主導した。敗戦を目の前にした1945年4月30日、 自ら命を絶った 。 目次 1 概要 2 出自 2.1 ヒトラー家 2.1.1 父母と兄弟 2.2 親族 2.2.1 シックルグルーバー家 2.2.2 ペルツル家 3 生涯 3.1 幼少期 3.1.1 生い立ち 3.1.2 父との諍い 3.2 青年期の挫折 3.2.1 リンツでの日々 3.2.2 ウィーンへの移住 3.2.3 放浪生活 3.3 第一次世界大戦 3.4 政界進出 3.4.1 ミュンヘン一揆 3.4.2 権力闘争 3.4.3 ナチ党の躍進 3.5 首相就任 3.6 独裁政権 3.6.1 政治 3.6.2 外交と生存圏 3.7 第二次世界大戦 3.7.1 開戦 3.7.2 独ソ戦 3.7.3 守勢転換 3.7.4 暗殺未遂事件 3.7.5 敗戦 3.8 自殺 4 略年表 5 思想 5.1 反ユダヤ主義 5.2 著作 5.3 宗教観 5.4 対日本・日本人観 5.5 ホロコースト 5.6 健康政策 6 政治手法 6.1 演説 6.2 部下の支配 6.3 ヒトラーと軍事 6.4 芸術やメディアの政治利用 7 人物像 7.1 体格 7.1.1 記録 7.2 健康状態 7.2.1 健康法 7.3 対人関係 7.3.1 ベニート・ムッソリーニ 7.3.2 クーデンホーフ=カレルギー 7.4 女性関係 7.4.1 エヴァ・ブラウン 7.5 趣味 7.5.1 芸術 7.5.2 その他 7.6 資産 8 勲章 8.1 国内 8.2 海外 9 逸話 9.1 生存説 9.2 子供 10 創作作品 10.1 映画 10.2 テレビ映画 10.3 テレビ番組 10.4 舞台 10.5 ドキュメンタリー 10.6 小説 10.7 ゲーム 10.8 漫画 10.9 アニメ 11 参考文献 12 関連書籍 13 脚注 14 外部リンク 15 関連項目 概要 [ 編集 ] 出生地は オーストリア=ハンガリー帝国 オーバーエスターライヒ州 であり、 国籍 としては ドイツ人 ではなく オーストリア人 であったが、民族としてはドイツ人である [3] 。1932年に ブラウンシュヴァイク 州のベルリン駐在州公使館付参事官に任ぜられてドイツ国籍を取得し、ドイツ国の国民となっている。 第一次世界大戦 までは無名の一青年に過ぎなかったが、戦後には バイエルン州 において、 国家社会主義ドイツ労働者党(ナチス) 指導者として アーリア民族 を中心に据えた 人種主義 と 反ユダヤ主義 を掲げた政治活動を行うようになった。 1923年 に中央政権の転覆を目指した ミュンヘン一揆 の首謀者となり、一時投獄されるも、出獄後は合法的な選挙により勢力を拡大した。 1933年 には大統領による指名を受けて ドイツ国首相 となり、首相就任後に他政党や党内外の政敵を弾圧し、 ドイツ史上かつてない権力を掌握した [4] 。1934年8月、 ヒンデンブルク 大統領死去に伴い、大統領の権能を個人として継承した( 総統 )。こうしてヒトラーという人格がドイツ国の最高権力である三権を掌握し [5] 、ドイツ国における全ての法源となる存在となり [5] 、ヒトラーという人格を介して ナチズム 運動が国家と同一のものになるという特異な支配体制を築いた [6] 。この時期の ドイツ国 は一般的に「 ナチス